书友还读过

我有一个宗主系统
指导经验

我有一个宗主系统
手机版客户端

玄幻  |  漌柠年

但肖媛媛并不敢给我看账本,甚至都不敢说。只是告诉我,公司的人现在都被许琴给糊弄住,对我非常不利。她让我赶紧离婚,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而且越快越好。她眼神之间的闪躲,让我意识到事情不简单。我不再为难她,毕竟她还要在这工作,养家糊口。我直接去找杨瑞,在走廊上就看见许琴在那耀武扬威地训斥着新员工,老板娘派头十足。许琴见到我,秒变小白花,护着肚子,蹙着眉头,“林姐姐,都是我的错,你别再伤害杨总了,他胳膊到现在还是青紫一片!您现在又带一个男人来,要打就打我吧!”一边说着,一边还害怕地看着我身后的男人。戏精!“我竟不知现在瑞龙公司是你当家!这是当我不存在吗?”当初注册这家公司,我可是占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我走过许琴身边,直接将她挤到边上去,有本事现在再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一个肚子疼!让大家都看看,她跟杨瑞珠胎暗结。杨瑞听到动静,将我拉到办公室里,跟以前一样,先是训斥我一番。只可惜现在的我不会这样逆来顺受。“给我一百万,我们离婚,好让你那儿子光明正大。否则,我将你以次充好的事捅给所有的合作伙伴!”我盯着他的脸,曾经的最爱,忍不住犯恶心。看我泛酸的样子,杨瑞脱口而出,“贱人!”呵呵,我贱,的确挺犯贱!我坐在沙发上,就看他给不给,这钱我必须要拿到手,去给我爸做手术。杨瑞又开始跟上次一样地威胁我,将渣男形象发扬光大。“如果我爸出事,我跟你同归于尽,你最好相信我说到做到!”我将茶几上的茶壶直接摔在地上,四分五裂。他有些发愣地看着发飙的我,这是第一次。在我的再三逼问下,他犹犹豫豫地说出了实话,公司现在十万的流动资金都没有,下个月员工工资都不知道用什么发。钱都被他拿去给他妈买房子,也就是说,我现在逼不出来任何钱。我逼着他立刻卖房子,卖车。杨瑞反正就在那装死,不管我说啥,他就是没钱。这是要逼得我走投无路吗?我失魂落魄地走在阳城的大街上,找不到一个帮忙的人!直接撞上了前方的人,我本能地说着对不起!“林小姐,总是习惯撞上我吗?”庄逸阳戏谑地说,伸出手揉着我头发,自然地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我整个身体立刻绷直,有些不爽地推开他,“放开,你是我的谁?”“我是这小东西他爸!”庄逸阳冷冷地指着我的肚子,似乎刚刚片刻柔情根本就没有存在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当初杨瑞觊觎我的设计方案,现在庄逸阳完全是觊觎我肚子里的娃。“庄总,请自重!我这肚子跟你可没有半点关系,顺便请你不要再派人保护我,受用不起!”我后面跟着个男人,我怎么回临城?也不知道他怎么训练出来的员工,跟一天就一句话!本以为甩掉他,却跟鬼魅一样如影随形。庄逸阳用手捏着我下巴,“你如果敢打掉这孩子,我要你生不如死!”我挣脱不开,“这孩子与你无关,我的父亲现在躺在手术床等我救命,你懂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这些天的委屈,让我不管不顾地在大街上冲着庄逸阳大吼起来。擦着眼泪,这孩子难道我就不心疼吗?昨天晚上几乎一夜未眠,想的就是这孩子的去留!只能舍弃,救我的父亲。孩子我准备做掉,还会去管孩子的父亲吗?我现在已经生不如死,还怕吗?我无畏无惧地盯着庄逸阳的眼睛,作为阳城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会缺少给他生娃的人吗?最终他败在我的眼神下,拉着我上车,换个地方谈。“留下这孩子,你父亲的事,我解决,你婚姻的事,我解决!”庄逸阳靠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显得有些疲倦跟烦心,让我不由地心软一下。他对这孩子的重视,比甩一张支票让打掉,让我心中舒服些。但是我家的事与他无关,再说这孩子生下来,就让他抱走,我怎么活下去?“谢谢,但是我不卖孩子!”我拒绝这样的交易,让这孩子将来叫别人妈妈,我做不到。庄逸阳指着大门,让我离开,不愿意再谈下去。别墅区,根本就打不到车子,我不愿回去,最后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打到一辆车,精疲力尽。我妈又打电话来催,催我回去,医生等着安排手术。二十万就如一根稻草压垮我,现在只是开始,整个治愈需要五十万。这钱我到底上哪才能弄到?只能先回去,找医生商量商量手术延迟,我再想办法筹钱。回到医院,见到我妈,看着她满脸着急,这样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说出口。谁知道,我妈一把抓住我,“雯雯,医生说你的体检报告不合格,要等你嗓子炎症消了再手术,你感冒了吗?”体检不合格?嗓子发炎?我嗓子发炎了吗?这个影响手术吗?推迟好,推迟好!一瞬间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不过这钱怎么不是杨瑞打来的,反而是一个姓庄的人打过来的。你上次在电话里跟杨瑞吵着闹离婚,究竟怎么回事?”我妈这钱到位了,就开始审问我当时的事情。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将实话跟我妈说,让她误解我跟杨瑞是因为钱吵架。庄逸阳还是插手这件事,看来医生说的话,也是他安排的呢?我安抚好妈,就直接打电话质问他,为什么替我做决定?这是在威胁我,如果不答应留下孩子,就不给我爸做手术吗?可这本来就是无法两全的事情,只能二选一,我选择我爸!庄逸阳却给我多了一个选择,如果在十天内,他找不到跟我爸匹配的肝源,那就不阻止我割肝救父。那手术的钱就当是我人流的补偿。如果找到肝源,那我就必须要按照合同生下孩子,并且交给他抚养。我同意的话,随时就可以签合同。病房里,我妈在照顾我爸,看着他们相依为命,作为女儿,我怎么能让这个家散?所以,我只有同意庄逸阳这一条路。我要求跟他面谈,他似乎很忙,在我看合同的空档,还用电脑处理了几个问题。孩子能够有这样的父亲,未来一定是无限光明,比跟着我要好太多!我得感谢孩子,如果没有他的存在,还真没办法救我爸,所以我得让孩子活下来。我提出三点要求,第一,如果找到肝源,我要为孩子哺乳三个月,此后就不要让孩子知道我的存在。第二,庄逸阳不得要求或者干涉我的生活。第三,帮我取得该得的利益,并且让杨瑞付出代价。听完我的话,他笑了,然后点头,完全同意。除此之外,他还额外补贴我五百万,并且找最好的专家,为我爸治疗。

日梦
下载吧

日梦
功能版本

    玄幻  |  冰洁雪儿

    陆长生见刘大明追问,下了狠心一般,低声对刘大明汇报说,刘主任,我听说田主任下周就回来了?刘大明眉头一皱,这陆长生怎么关心起田主任什么时候回来这种无关紧要的消息了?就算是田主任回来了,他还不一样是甩手掌柜,每天喝喝茶,看看报,下班找几个下属打打麻将,过他的预科二线日子,跟他陆长生要汇报的工作有多大关系?刘大明点头应付说,是啊,根据行程安排,下周一应该回到陵水县。陆长生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后,把声音压的更低了,说出了一件令刘大明意想不到的事情。陆长生说,刘主任,你知道秦书凯这个人吧,你可要当心啊,秦书凯要到田主任面前告你的黑状呢。刘大明原本躺在椅子上的身体一下子直起来,他有些紧张的眼神盯着陆长生问道,好端端的,秦书凯为什么要告我的状?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我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人啊?陆长生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说,刘主任,这个事情我也是听秦书凯本人说的,这家伙嘴上没毛,说话不一定靠谱,要是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刘主任千万别介意。刘大明现在只关心秦书凯到底为什么原因要到一把手主任面前告他的黑状,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赶紧冲着陆长生摆手说,你***其他的废话就别多说了,你只说秦书凯为了什么事情要告我?陆长生汇报说,昨晚上,他跟秦书凯等人一块吃饭,秦书凯心情欠佳,很快就喝高了,醉酒后两人一道回单位分配的单身宿舍,他听见秦书凯断断续续的在骂刘大明不是个东西。陆长生听秦书凯嘴里说出刘主任的大名,赶紧问他,刘主任平常对大家都挺好的,为什么要背后骂他呢秦书凯酒后吐真言告诉陆长生,刘大明平常在单位下属面前的斯文和儒雅都是装出来的,其实背地里就是一披着羊皮的狼,把王娟的肚子搞大了,却把脏水泼到自己头上,弄得董云霄找人打自己,他心里不服气,所以要等田主任回来后去找田主任告状。陆长生说到这里,瞧着刘大明的脸色已经从猪肝色变成了铁青色,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因为说话过多有些干涩的嘴唇继续汇报说,秦书凯说了,这件事要是田主任不给他一个说法,他会继续上告,直到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真相为止。即便是在官场混迹多年的刘大明,此刻也很难保持内心的平静,他没想到自己在处理王娟一事上竟然百密一疏,漏掉了对秦书凯这个小人物的关注,现在这条小鱼竟然也想要闹出一番大浪来,自己得赶紧想办法应付才行啊。刘大明好不容易控制住内心因为听到这消息带来的震撼,尽量伪装出平静的语气对陆长生说,小陆啊,这件事你做的不错,有什么消息就该及时向领导汇报,省得单位里有些资格比较浅的年轻人犯错误,这样吧,你回去后,也劝劝小秦,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可以先来找我谈谈也是可以的,另外,这件事要注意保密,别再随便泄露给其他人了。陆长生点头说,我明白。陆长生走后,刘大明的心里翻江倒海起来,他没想到事情会横生枝节,这个秦书凯竟然在关键时刻在背后跟自己捣乱起来,瞧着小伙子平日里闷声不响的,竟然一肚子坏水,这样的愣头青,要是不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刘大明心里暗自盘算着,最好在田主任回来之前,把秦书凯的麻烦给解决掉,否则的话,为了应付田主任,还不知道要多花多少心思和钱财。刘大明有些焦躁的伸手摸了一把自己头上所剩无几的几根毛,又习惯性的拿起桌上的报纸报纸上第一版的一则消息映入他的眼帘:今年的月日 省委决定,从省级机关抽调一批干部和近几年进机关缺乏基层锻炼的大中专毕业生,到徐州、淮阴、盐城、连云港四市加强农村基层工作,六月还将有名科技专家出任各地的科技副县长,全省正在营造一种上级机关工作人员选拔优秀人才支援基层农村建设的良好氛围,市县各级机关也在积极响应,从本单位挑选优秀人才下派驻村,帮助基层农村为改变落后经济面貌做出贡献。农村建设,那是全省都关注的事情,所以省市县文件那是一个有一个,这个时候,刘大明的心里一下子想起县里上次发下来的文件,大概意思是要每个单位推选一两个优秀的年轻大学毕业生去乡下挂职,帮助农村经济发展。看到文件的时候,刘大明心里还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年头,谁会想到乡里去受那份洋罪,因此并没有把这份文件放在心上。此时想起这份文件,头脑中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要是在田主任回单位之前,把下乡挂职名单定为秦书凯的话,秦书凯可就不用每天在到发改委来上班了,每天不在眼前晃悠,自然省心了不少,自己背后在田主任面前,再给这愣头青多上点眼药水,只怕就算是秦书凯到田主任面前告自己,田主任也未必搭理他。主意打定后,刘大明立即开始忙碌起来。首先自然是找秦书凯谈话,当挂职是要首先征得本人同意才行的,不管秦书凯是不是同意这件事,作为单位的领导人,有些程序上的工作还是要按部就班进行的。最近几天,秦书凯的日子过的相当轻松,这反而让秦书凯有点不习惯。本来,每天自己就像是上足了弦的发条,每天都在高速运转着,现在突然歇下来,什么事情都没有,整个人的状态就松懈了下来,人反而觉的没精神。这天,秦书凯正坐在办公室里无聊的发慌,邱大姐对他说,小秦啊,今晚一起去吃饭吧,我介绍几个美女给你认识一下。秦书凯知道,邱大姐是想给自己介绍对象,这个女人虽然脾气有点古怪,但是对秦书凯个人的事却很热心,经常要给秦书凯介绍对象,有的时候,秦书凯挨不过面子也去看了几个。本来,人家女方看到秦书凯这个小伙子长的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单位稳定,一开始都会很满意,聊了几句后知道,秦书凯的家庭条件,以及没有房子的事实后,就全都变了脸。现在的女孩都现实的很,现在有个在国内很火的婚配节目上,就有个长的挺漂亮的女嘉宾,当着全世界观众的面说出了,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拜金择偶观,这句话引发了民众广泛的争议。虽然,大多数人的观点都说,物质不代表婚姻是否幸福的标准,但却还是挡不住不少女大学生,在父母的陪同下,没毕业就开始到婚姻介绍处登记,想要找个有钱、有房、有车、有型的“四有”男人嫁了的社会现实。按照这个“四有”标准,当时的秦书凯就一条符合,有型,却又是最不重要的一条。秦书凯的心里,其实不想去,条件没有具备之前,自己不想去丢这个人,对邱大姐说,谢谢老大姐关心,不过,我这人上了桌子喝几杯就控制不住自己,你带我出去,到最后我还总给你丢人,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

    入主星河
      平台下载

      入主星河
      安卓版应用

      玄幻  |  顾语夏

      砍着砍着,在我左边的王哥忽然尖叫着跳起来,我们都吓了一跳。我看见王哥原本满头的黑发忽然间没了,成了一个光头,地上到处都是散乱头发。这还不算,接下来我们中的一个成员姓黄,硬生生的被一根树枝缠住挂在树上。他拼命的喊救命。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救下来,李队长的胳膊忽然靠在背上,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推到在地上。我们正在惶恐之时,那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仍然哭丧着脸,眼睛冒出血。我们当时吓坏了,赶紧扶起李队长,两个人架着他飞速的向山下跑。我们恨不得长了翅膀,接连摔了几脚之后,只能怨父母生我们时长的腿太少了。我们好不容易跑到山下住处,迎面正好碰到上级下来检查工作的领导,领导看着我们狼狈的样子,当时不分青红皂白训斥了我们,说我们不好好工作,在山上打架,并扣了我们几个人的公分。我们是有苦难言,有言难辨。领导走后,崔大队长知道我们的苦衰,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停地摇头叹气。今年注定我们要挨饿了。上级扣了我们分,我们就没有足够的粮食。最后大家商议后,一致决定自己开荒种粮养活自己,为此我们种了很多的马铃薯,还栽种了一些李子树。那时来林场拉木材的是一辆大解放牌货车,司机是湖南人,姓廖,说话很是幽默。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个助手,因为当时政策规定,必须要有两个人一起才能来拉木材,否侧就是违规。当廖司机来拉货的时候,我看见他是一个人来的。李队长问他原因。廖司机说他的那个助手在半路上得了病,只好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里。崔大队长便让我和廖司机一起去松花江区送木材。我也很想暂时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躲避那个女鬼,求得一时的清静。当晚装完木材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我和廖司机上了路。货车从我们居住的左面一条山谷小路里开出去,然后进入大路。那时大路没有现在这么好,那时都是些土路。到了大约半夜时分,我们来到了一处小山坡前,车子由于装了很多的木材,非常沉重,上坡的时候像蜗牛一样慢腾腾的向上爬。听司机师傅说,这辆车是年产的,出自长春汽车厂,质量还是不错的。他滔滔不绝的说着这辆车子的性能和优越性。从他的说话里,我知道他是个很专业的司机师傅。车子终于爬了上去,从汽车的灯光里我看见下面的路还是比较陡。廖司机换了空挡,让车子自己自动向下滑行,这样可以节省些汽油,当时汽油是很珍贵的材料。当车子行驶到一座小桥边上时,车子忽然熄火了。廖司机有些意外,他咦了一声,然后重新启动。可是他试了很多次,还是没有成功。这下子可把他这个办事很有原侧的湖南人急坏了。他来的时候给我说,要在天亮前准时把这车木材安全送到木材加工厂,为此他还给领导保过票。我说很有可能是线路出了故障,他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手电筒,交给我,我们一起下车去检修。这里是一片荒野,今晚上没有月亮,四周黑漆漆的。一阵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寒颤。他准备打开前车盖,检查里面线路。这时从旁边不远处传来一阵咳嗽声。深更半夜的,又在荒芜人烟的地方,哪里来的人。我急忙把手电筒照向那个地方。灯光照到之处,我看见有个新坟墓,在坟墓之上端坐着一个老太婆,眼睛闪着寒光,我看见她正对着我们咧嘴笑。我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惊叫了一声,慌忙跳上了车。廖司机尖叫了一声,紧随其后,跳上来。我们把车门关紧了,他又慌忙启动车子。幸好车子启动开了,廖司机立刻踩足了油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小桥。我见车子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心里稍微平静了些。当我们到了小桥中间的时候,我看见从对面忽然过来两个人,他们骑着车子。廖司机急忙踩刹车,可是无法使车子停住,车子好像失控了。我们撞了上去,一阵金属相撞的声音,我们的车子已经到了对岸。这时车子缓慢下来,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更不敢下车去查看,停了一下之后,廖司机继续开着车子向前飞奔。大约到了天亮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松花江区一个十字路口。这时路上已经有很多人了,打扫卫生的工人正在卖力的工作。前面有个交警向我们挥动旗子,示意我们停车接受检查。我们的车子停靠在路旁,我和廖司机下了车。这个丨警丨察指着车子的前部问我们出了什么事。我看见车子前面的保险杠被撞坏了,上面到处都是鲜红的血迹,这分明是撞了人。我们被带到了丨警丨察局接受询问。我们只好原原本本的把这件事情说了一遍。询问我们的丨警丨察满脸的疑惑,我知道他们是不相信的,最后他们说要勘察现场后再做结论。我们被临时关进了小屋子。过了几天,前去调查的人回来把我们放了,放得时候那个人脸色凝重,嘴里说这怎么可能。事后经过打听,得知我们撞死的那两个人皮肤早已经腐烂了,据当地人指认,他们是不远处村子里人,因为车祸死了已经快一年了,被埋在离小桥不远处一座树林里。我们把木材送到了木材加工厂,领导为此事大发雷霆。廖司机因没有按时送来木材影响了整个工厂的生产秩序被开除了,我只好自己想办法回林场。我去问木材厂的厂长,什么时候发车去呼兰林场。厂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是本地人,姓朱,都叫他朱厂长。朱厂长说要等到三天之后,我只好住在厂子里,等着他们。闲来无事,便到外面闲逛。我早就想买本诗歌的书籍看看,于是出去转转,在大街上书摊前,除了毛主席的诗词,没有发现别的书本。在呼兰林场的时候,工作之余,写一点小诗歌,同事们都亲切叫我“小诗人”。可是自从遇见那个可怕的粉红色女子,还有那个苍老的老太婆,以及那两个身子腐烂了却能骑车行走的僵尸以后,我的心里就有些改变。我在大街上闲逛了会,最终决定不买诗歌书本了,如果有可能,想买本佛学方面的书。我记得上学时曾接触过一点这方面书,叫做《金刚经》。《金刚经》据说是佛祖所写的,意义深奥,都是一些讲解世间万物变化的,非常神奇的一部书籍。我在上高中时曾听老师说过此书,只是一直没有看见过。学校的图书室里也很少开放,即使偶尔开放一次,也尽是些我不爱看的儿童性质的读物,看来毫无兴趣。这本书很难买到。我问了几个卖书的,都说没有这种书。最后我在一个小巷子里,看见有个年长的老头,估计有八九十多岁了,花白的胡须,坐在一个凳子上晒太阳。我过去和他攀谈起来。这个老头很健谈,我们说着说着,便拉到了鬼怪上。这个老头似乎对此很有兴趣,他歪着头向四周看了看,见没有别人,便对我说他有本这方面的书,他说自己年纪大了,眼睛花了,如果我想要可以免费送给我。

      我和猫妖
      简介

      我和猫妖
        综合客户端

        玄幻  |  冉末兮

        缜云监狱坐落在华夏国西南边境,这个监狱的名字或许不是那么如雷贯耳,但这个监狱的重量,却丝毫不弱于京城的秦城监狱。在秦城监狱里,关押的或许都是巨贪与巨富,服刑前没有足够高的地位无法走进那座监狱。而缜云监狱与秦城监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座监狱里关押的清一色都是极度重犯,随便拖出一个人来,身上至少都背负着几条人命,要么就是常年游走在几国国界边境上的毒枭与军火贩子。总之一句话,能住进这里的,没有一个不是穷凶恶极的重犯要犯,而且不是被叛了终身监禁就是被判死刑。就是这么一座坐落在西南荒凉区域且充满了煞气的监狱,今天来了几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一辆挂着军区牌照的军用越野车急停在监狱正门之外,下来两个人,分别是一男一女。他们这个组合,别说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即便是丢在热闹繁华的大都市,也极其吸人眼球。只见那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肩膀上扛着一颗闪闪发亮的将星,看他的年纪,约莫才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竟已是少将军衔。而那女的,美丽无双、明媚动人,在一袭职业套装的包裹下,身段更是婀娜万千,绝对属于那种能让这座监狱内的牲口引起动乱的祸水级别。他们一下车,就跟着早就候在监狱门口等候多时的监狱长走进了这座令人闻风丧胆的重镇监狱。他们行色冲冲,脸上都挂着焦急与不安,特别是那妙美女子,一双好看的柳叶眉始终紧紧皱着,有很重的心事。“监狱长,人在哪里?”少将神情严肃的问道,三人步伐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监狱长的办公室。“我已经差人去请了,很快就到。”监狱长说道。“请?监狱长,你确定是去请,而不是去提审?”貌美女子眉头一挑。听到这略带讥讽的话,监狱长也是笑笑,独自坐在窗口抽烟,也不愿意去多做解释,他们今天要见的这个人,没有人比他这个监狱长还了解,那个人曾经的辉煌与经历,足以称之为一声传奇。他也从来没把那个人当做是一个重刑犯。“婉玥,见到那个人后,务必收起你的轻视。”少将军衔的中年男子皱眉提醒一声。“刘叔叔,那个人真的能够救出我父亲?”苏婉玥有些质疑的问道,连南都军区的一支王牌精锐特总小队都铩羽而归,她不相信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扭转乾坤,而且更荒唐的是,这个人还是缜云监狱被判了终身监禁的重刑犯。若不是对那位身为南都军区参谋长的赵爷爷有所信任,她都想掉头离开。“在整个西南地区,如果连陈六合都做不到,那么我们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少将说道。闻言,苏婉玥肩膀一颤,道:“刘叔叔,这关乎到我父亲的生死存亡,不能儿戏。”少将想了想,看着苏婉玥,神情无比肃穆的说道:“婉玥,以你们家绿源集团的地位,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一些被封锁的信息,一年前,那次轰动国际性的巨大外交事件,你听说过吧?”“我知道,某国皇室神社一夜之间血流成河,死伤三十八人。”苏婉玥说完,神情一震,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少将点头:“你猜的没错,这件事情就是陈六合做的,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太大,陈六合这个被上面多次称为国之重器的人也不会落到锒铛入狱的下场。”“你知道当初有多少人联名保他没保下来吗?陈六合是谁?军中的骄傲,真正的国之重器,一个在和平年代立下过赫赫战功的人,时至如今,军中都有着不少属于他的传说,他的能力毋庸置疑,如果这次事情他都不能摆平,那么在眼前的形势下,就真的没人能够摆平了。”少将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他怎么会在这里服刑?我一直以为这个人应该会在秦城。”苏婉玥讶然,一年前的那件事情她道听途说过,那是轰动性的大事件。“秦城?”少将轻笑了一声,意味深长道:“京城有多少人不敢让他去秦城啊......”没等苏婉玥去琢磨这句信息量无比庞大的话,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身材高挑挺拔的青年。青年穿着囚服,留着一头短寸,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并不是非常英俊,但那如刀刻般的五官却是异常硬朗。“你就是陈六合?”看着青年,苏婉玥问道,说实话,看到陈六合本人,苏婉玥有些失望,因为从陈六合的身上她没感受到任何军人该有的铮铮铁血,反倒有一股子生无可恋随遇而安的懒散气,她很难把这么一个散漫的囚徒想的有多么伟岸。“呵,稀客啊,还来了位少将?”陈六合随意的扫视了一眼,眼神都没在苏婉玥这个足以让他打九十分以上的惊艳美女身上过多停留,便很自来熟的绕到监狱长的办公椅上坐下,操起桌上的香烟就点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按理说,严明规定,这里的服刑犯都必须要带着手铐脚铐,然而陈六合却是个异类,他从来不需要带那些东西,因为很多人也知道,那玩意对他来说压根没用,只是个摆设。若是他当真有异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座监狱能拦得住他!“长话短说,陈六合,这次我们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紧急事件,想要请你出山。”少将站起身,开门见山的说道。陈六合吐出一个烟圈,眼神在苏婉玥那曼妙的身姿上来回打量了一眼,才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一个少将请我帮忙?我没听错吧?不知道我现在是服刑犯吗?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么你们可以回去了,我没兴趣也没时间。”少将并不气馁,他盯着陈六合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只有你出山,才能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顿了顿,少将双手撑着桌子,上身前倾,一字一顿道:“有国外佣兵入侵我国领土,完成了恐怖活动后还想离开,你也曾经身为一个军人,最优秀的军人,难道这短短的一年监狱生活,把你身上的军人血性都磨灭了吗?”“外敌入侵?”陈六合抬了抬眼皮,道:“这好办,直接调动强劲火力,乱炮轰死不就完了?”“如果有这么简单我们就不会来找你了。”少将叹口气,指了指苏婉玥道:“这位是绿源集团董事长苏伟业的独女苏婉玥,这次那些佣兵来华夏就是为了挟持苏伟业,而苏伟业的手中掌控了一些重要的商业机密与技术,我们坚决不能让苏伟业被劫持出境,让国外势力得逞。”“现在,苏伟业已经在那只佣兵小队的手中,他们此刻正在西南边境,随时可能出境,到时候损失的可不是仅仅具有巨大商业价值的机密,更是我华夏国的颜面!”少将掷地有声。闻言,陈六合才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在杀人的同时还要救人,这个难度系数不小啊,难怪你们会找上我。”“对方来头不简单吧?”陈六合问道。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ios版游戏

        我在半岛做翻译老师的那几年
        是什么

        玄幻  |  点蓝

        那影子轮廓分明,仿佛还在左右摇晃着,伴随着阴风像是要从玻璃里钻出来。王谦愣住了。这尼玛……真的有鬼!?当王谦忍不住想要夺门而出的时候,风停了,那影子也消失不见了。但王谦肯定自己不是眼花,那的的确确是一个人影。他壮着胆子靠近窗边,探头出去一看,窗户外面别说阳台,连个落脚的地方都不存在。“咕噜。”王谦咽了咽口水,总算知道这五十万有多难赚了。他站在原地思考了良久,掂量着是命重要还是钱重要。就在这时,他转身的时候无意间绊到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个花盆,里面种着芦荟,估计是特意放在房间里除味的。“嗯?”只是当他目光落在花盆里的一块石头上时,眉头逐渐挤成了一团。弯腰捡起那块鹌鹑蛋大小的石子,外表普通呈半透明状,可握在手中却如同握着一块寒冰,让王谦的掌心都感到一阵刺痛。“这是……月阴石?”翻遍了记忆,王谦总算认出了这块看似普通的石头。在《纯阳无极功》杂篇中曾有记载,天地中有一种奇特的石头,经由无数岁月才在大自然中蕴生而出,这种石头就叫日阳石,基本只有在火山口等*地带才能找到。日阳石内含有庞大的日精之气,对修炼纯阳无极功的人有极大妙用,足可使修炼事半功倍。而相对的,还有一种月阴石,也是天地自然蕴生。月阴石中同样有着极为浓郁的阴气,亦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但这两种东西基本都只存在记载中,这个年代就算找到了也没谁认得,况且这俩样石头外表都和卵石差不多,根本不会被注意到。可没想到自己真是祖坟冒了青烟,今天居然找到了一枚月阴石!月阴石在平常时候对《纯阳无极功》的修炼者是没用的,长留于身边甚至还会让修炼进度停滞不前。可如今王谦修炼出岔,体内阳火正旺,这月阴石就可以说是能救他命的宝贝了!“感谢祖宗八辈,咱老王家总算不会在我这绝户了。”王谦感动得险些落泪,不过没有急着把月阴石收起,而是直接在房间里研究起来。月阴石算得上灵物,乃是吸收月*华诞生,而其除了蕴含浓郁阴气外,也具有一些别样的功能。比如说……制造一个虚假的幻象。这就类似于催眠,不过比平常的催眠更加高级,只要不是直接去触摸,你根本分不出真假。至于月阴石所产生的幻象,则跟周围之人的意念有关。之所以会产生一个鬼影,估计跟赵财生他老婆做的那个噩梦有关。而此刻这石头握在他的手里,跟他是直接接触,他的意念所产生的影响自然就成了最大的。王谦坐在大床上捏着下巴一番琢磨,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奸诈的微笑……清晨五点半,外面天已经逐渐开始亮了。赵财生等人在大厅里抽着烟,俱是无言。他老婆早已醒来,此刻还惴惴不安的窝在沙发一角。又过了几分钟,旁边一个男人不耐烦道:“财哥,那家伙上去都一个多小时了,唬人的吧?”“我看那就是个神棍骗子,陈浩北,你找的什么人,想拍财哥马屁也靠点谱啊。”旁人怨言不断,基本都是针对陈浩北的,谁让他是财哥最得力也是最亲近的手下呢。财哥似乎也有点焦躁了,烟抽了一根又一根。终于,他站起了身,准备上楼。可这时,哐当一声巨响,一个人影从二楼飞了下来。像是被砸飞出来的王谦一个空中转体°,稳稳当当落地后,那张造价不菲的卧室门也紧随其后,砸在了大厅中间。“呔!恶鬼还不伏法,非要我打得你魂飞魄散不成!?”王谦手中不知从哪掏出一把桃木宝剑,指着二楼一声怒喝,如雷霆一般让所有人脑袋里嗡嗡直响。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就见二楼又飞下一道影子,不过只到了半空中就停下,竟在空中站住了。那影子身上穿着死人才穿的寿衣,化着殓妆长发狂舞,面目逐渐变得狰狞。“鬼啊!”大厅里除了赵财生他老婆全是一溜烟的汉子,此刻却也吓得够呛,无头苍蝇般到处乱窜慌作一团。至于赵财生他老婆,早在那‘女鬼’出场时就已经晕过去了。唯一还算镇定的,也就只有赵财生了。他被陈浩北护住退到了墙角,声音有些微微颤抖:“王大师,这就是那只鬼?”“不然呢,你还想要几只?”王谦扭头吐槽了一句,再面对那女鬼时已经正色肃容。便听那女鬼叽里呱啦吐了一串外国话,还分不出是哪国的语言。陈浩北壮着胆子问道:“王大师,她,她是哪国鬼啊?怎么听不出她说的什么意思。”“人说人话鬼说鬼话,你是活人当然听不懂。”王谦说着也叽里咕噜随口念叨了一堆,却是对那女鬼说的。陈浩北见状惊道:“王大师居然还会说鬼话?”“你以为,我可是专业的,最擅长说的就是鬼话了。”王大师哼笑一声,就不再跟他们多言,直接一跃而起一剑刺向那女鬼。这一跳之下三米来高,又是让陈浩北等人大感震惊,而那一剑刺出竟还有一道金色的剑气射向女鬼,更是令人惊奇。然而女鬼也不是好惹的,鲜红的双唇一张吐出一团黑雾,金光没入黑雾中就消失不见了。而后黑雾翻腾,一只只还连着皮肉的骨爪伸了出来,直往王谦抓去。“哼!”王谦一剑劈开那些鬼爪,冷哼道:“倒是有点本事,不愧是修行了八百多年的厉鬼。”“八百多年?”众人一听这话就感到头皮发麻,更是忍不住想要逃跑了。“怕什么,别说八百年,就是八千年我也收了她!”王谦大喝一声,忽然弃了木剑,双手凝成一个指诀,一脚跺地扎稳了马步,嘴中叫道:“天灵灵地灵灵,拜请义勇武安王……”一番神神叨叨的念咒,忽然大厅之中狂风大作,那女鬼趁势本想攻击王谦,却忽然惨嚎一声退入了二楼卧房中。再看王谦,浑身金光大方,一道虚影逐渐在他身体表面凝实。“弟子一心专拜请,关圣大帝速降临,神兵火急急急如律令!”当王谦的咒语终于念完,他身体表面那个虚影也清晰了。“妈耶,关二爷上身!?”角落里的大汉们瑟瑟发抖。此时的王谦手抚长须,一柄关刀直指二楼卧房,怒喝道:“恶鬼,哪里走!”说罢,他一跃腾空竟直接跳到了二楼走廊上,正准备钻进卧房跟女鬼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提醒众人:“吾且去斩了那厉鬼,尔等在此莫要进来。”“是是是。”一行人等小鸡啄米般点着脑袋。关二爷上身的王谦这才点头转身,叫道:“常山赵……不对,关二来也!”大厅当中,所有人都窝在墙边和角落,听着楼上卧房不时传来的惨叫和怒喝,以及各种家具被砸碎的声音,又是紧张又是兴奋。今天他们居然真的看见鬼了,而且还有传说中的关二爷显灵,拿出去吹一辈子都不为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