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有大白的几个月
手机版应用

有大白的几个月
功能客户端

玄幻  |  芩燕

“谢谢区长。”丁远森也没有推辞,接了过来。一次自己一手导演的成功行动,却连嘉奖名单都不配上?二十块钱法币也还算可以了,这一时期法币的购买力还算比较高的。问题是,自己的功劳眼睁睁的被人抢走?丁远森从来不是那种吃了亏还要忍气吞声的主。有仇不报是傻子。劣势是,自己在上海区一个朋友没有。徐满昌虽然只是个小队长,但耕耘良久,两区长都有所顾虑。优势是,至少翁光辉看起来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当然,一旦出了事,第一个抛弃自己的,也一定是翁光辉!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是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还是当自己的助理审查官。可巡捕房早晚都会找到自己的。别人出事了,力行社还会出面交涉,但自己这个新人?“回来啦?”一回到宿舍,吴开明正在那里抽烟:“小丁,听说你们把高乐田给解决了?”“你也知道了?”“这有什么不知道的,高乐田的死讯传来了,一小队又集体出动,你还暂时调了过去,不是你们做的还有谁做的?”吴开明笑着说道:“我来猜猜,报上去的嘉奖名单里,没你的份吧?”丁远森一怔:“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徐满昌的人啊?”吴开明一脸的不以为然:“咱们上上下下谁不知道,自从徐满昌当上了这个小队长,整个一小队全都是他的人。温义雄还是他的把兄弟。就那个小虎,是他远房亲戚的孩子,进去了,被他当个下人一般使唤。”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咱们一个小队,按理说是七个人,正副队长加五名队员,可是一小队呢,生生被他搞出了十二个人。”丁远森皱了一下眉头:“中队长也不管?”“管?区长都管不了。”吴开明撇了下嘴:“一小队资料最老,戴处长亲自嘉勉过的,本来多少有些特权,再加上……算了,算了,不说了。”看他欲言又止,丁远森摸了摸口袋:“走,咱们吃饭去。”“哟,下馆子?”“下馆子。”“可以,你小子有钱啊。”“这不,刚弄到一点钱,咱们成舍友到现在,都还没在一起喝过酒呢。”丁远森来到这个时代,也逐渐了解到,特务的生活,可远没有电影电视里说的那么舒服,整天大鱼大肉的,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底层特务。薪水低,福利几乎没有,就连牺牲了的抚恤金不光少得可怜,而且没有一年半载的批不下来。还有住的地方。底层特务四个人一个宿舍,丁远森这间运气好,暂时没有新的特务住进来。狭小的空间里,挤着四个人,那环境可想而知。可那有什么办法?酒是个好东西。感情能不能够增加两说,但喝酒的人喝着喝着肯定话会多起来。嘴上没把门的,一些原本不该说的话,也会秃噜着就说出来了。吴开明来力行社一年多了,虽然还只是个底层的小小特务,但知道的事,究竟要比丁远森多的多了。喝了几杯酒,他的话也不出所料的开始多了起来:“你可别小看徐满昌,他可是有来头的,他是吴广利的门生。”“吴广利又是谁?”丁远森对这些人实在是不了解。“青帮的,按照辈分来说,是‘悟’字辈的。”吴开明娓娓道来:“大通悟觉,上海滩三大亨,黄金荣其实是没辈分的,因为他没师承啊。按照帮规,他是不能收徒弟的。可黄金荣聪明啊,不收徒弟,收门生。杜月笙呢,是悟字辈的,三大亨里,辈分最高的,是通字辈的张啸林。吴广利拜的老头子,就是张啸林,所以算是悟字辈的,这么说来,他倒和杜月笙辈分一样,平起平坐。只是杜月笙的势力远在他之上,吴广利自然不敢以平辈自居,杜月笙也从来没有亏待过他。”丁远森这才算了解了。原来徐满昌背后是有帮派份子在那撑腰,而且是和杜月笙辈分一样的大流氓头子。吴开明喝了盅酒,又继续说道:“徐满昌不光是吴广利的门生,还和他沾着亲。你也知道,咱们在上海工作,随时随地要和青帮的打交道,就连委员长不也……吴广利一些不想亲自出面对付的人,往往会借助徐满昌掌管的小队,让力行社的人出面,徐满昌就是凭借着这层关系,看起来整天笑嘻嘻的,其实谁都不看在眼里。前任马区长,和现在咱们的翁区长,其实早就对他看不顺眼了,但就是因为吴广利的这层关系,所以对他无可奈何。”因此,前任区长和现任区长,对他能够采取的,只是压制住他,这样既不得罪了吴广利,又能够让徐满昌不至于权利再进一步增大。丁远森有些头疼了。怪不得翁光辉要通过自己的手,来对付徐满昌,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自己个屁大的小特务,怎么对付徐满昌?丁远森忍不住又问道:“我听说,咱们翁区长和徐满昌有些不对付?”他这其实也是在试探。吴开明笑了笑:“你听谁瞎说的,咱们翁区长怎么可能和一个小队长有矛盾?”这一听,就是言不由衷的话。“伙计,给我们再加一道笋干肉丝,再来一壶酒。”丁远森大声说道。吴开明这才觉得满意,等到酒菜上来了,压低声音说道:“我这也是听人说的,你听听就算了,可别传出去了。那还是三年多前的时候了,那时候,咱们还是叫上海站呢,翁区长接任了上海站站长的位置,一上任,就遇到了一个案子……”年上海法租界的丨警丨察搜查了红党的一个地下据点,查获的材料中有一份红党的报告,报告中叙述了江西省红军的部署和装备及其他军事情况。法国丨警丨察署的中国侦缉队队长范广珍是青帮成员,也是戴笠的秘密特工。他把这份绝密情报送给他的顶头上司、上海站站长翁光辉。翁光辉意识到这份文件极为重要,决定不向戴笠转达这一情报,准备把这份极端重要的情报直接送到委员长手里。他得知当时有一艘中国军舰在上海造船厂检修,便决定借用这艘舰艇,直接把它驶往九江,然后在那儿登陆到庐山,亲自将报告送给庐山的委员长。当翁光辉乘坐的军舰一离开上海,他在上海站的一个部下就向戴笠报告了这一情况,戴笠闻知怒不可遏,立即下令准备好一架飞机,以最快的速度从南京飞到九江。令翁光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乘坐的军舰驶入九江港时,戴笠率领一支特务分队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军舰一靠码头,戴笠立刻命人上去把翁光辉扣押起来,不仅搜走了翁光辉视若珍宝的秘密报告,还威胁他,要对他施以酷刑。后来在戴笠虽然没有杀掉翁光辉,但撤了他的职。翁光辉是黄埔三期的,和军中不少人关系不错,在他那些同学的斡旋下,最终写了一份保证书,戴笠这才将他官复原职。

一统万界之苍生印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一统万界之苍生印
是干嘛的

玄幻  |  妙妗

生意好得出奇,这里的人流,用川流不息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上班时间几乎没有什么空座,一个人吃完,还没收拾出桌子,就马上有人填补进来了。我粗粗算了一下,这个早上,估计能赚个好几十,甚至上百的。而且都是现结,不赊不欠的,卖多少,赚多少!这东西的成本,简直低到极点啊!某位大人物说过的,人多力量大,果然是有点道理的啊。万一我找不到工作,或者是没碰上合适的,干这个好像也挺赚钱的!出了村口的道,马路对面,就是花城的新城市中心,一堆堆的高楼大厦,干净的马路,整齐的大树,景观,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流,都显示着这座城市的繁华和活力。在马路的这头,我回过头去看显村的时候,感觉很梦幻,一条街道的两边,两个世界!一在天堂,一在人间。我没时间悲春伤秋,收拾心情,迅速赶往人才市场。来到传说中的人才市场时,那里已经人满为患了,一个个求职者,都在排着队等着进门。他们要不就挎着包,要不手里就拽着一堆填好打印或是复印的简历。很多人都穿得很正式,衫衣,西裤,皮鞋,有的更打着领带。我在求职者队伍里,简直辣眼睛。T恤衫,休闲裤,休闲鞋,完全一幅学生还在校园里的打扮。我也想西装革履,精神抖擞,一幅社会精英的打扮,但现在不行,我只剩二百多大洋,只能把这点钱,完全分配在活着上。我连简历都没有做,更没有去打印复印啥的,那些都要另外给钱,我觉得不划算。等到了里面,看看有没有招聘公司自己有表的,我就直接填了,省钱省事儿!临进门的时候,我才发现,队伍自然地分成了两个入口。一个写着:本科及以上学历入口。他们拿出证书,直接就进去了。另一个入口写着:大专及以下入口。我一个五流大专院校,也只能往这个入口去了。轮到我的时候,保安拦住我:“票呢?”“啥票?”我有些蒙。“门票啊!”然后我看到后面的几个,人人手里都拿着一张门票。“还要门票?”“本科以上,可以免费入场。大专及以下的,要买票入场。五块钱一张!”保安口气有些硬。我觉得,我这是被鄙视了。到底是鄙视我的学历,还是鄙视我的穿着,我没看出来。进人才市场,还要收费了?还要五块钱的门票?这可是我两天早餐的钱!这个时候,每一分钱,我都觉得珍贵无比。“进不进?不进的话,去室外的普通招聘场吧!那里不要钱!”保安根本没有要等我考虑好的意思,后面的排队者,也纷纷往前挤过来。我听到不要钱,马上将路让了出来,迅速从排队的队伍里撤了出来。我现在才了解了一点情况。原来这地方,是有区分的。楼上的,是按学历或门票进的,而楼下一个露天大棚里,也有不少招工的,这里是免费开放的。当然,招工企业的质量,我估计也是肯定有区分。哪一家有实力的企业,会在大热天而且露天的棚里招聘的?哪一家有底气的公司,不是在空调大房子里,衣冠楚楚的,人模人样的!我觉得,我可以进里面看一看情况再定。现阶段,也没有我挑三拣四的余地。反正今天招聘会也要到下午才结束,有的是时间。里面的大棚,是搭在人才市场中间凹进去的空地上,一眼看去,至少有数十家摊位在招工。林林种种,各种行业都有。每一家招工企业都在摊位前贴着招工说明,我大概看了我前面的几家,差不多上面都写着不限学历,不限工作经验什么的。大多数都是招的普通岗位的,有文员,有助理,最多的是普通销售员和什么储备干部。我心里略有些放松,这里招工条件,还挺适合我的。至于这什么储备干部,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和听说。还没等我靠近招工摊位,就有好几个摊位上的人拿着登记表冲我喊:“靓仔,是不是找工作啊?过来看看!”“想找什么工作?我们这里有很多工种可以选择!”这是什么情况?我顿时有些迷,我怎么感觉到了这里,好像有一种我是买方市场的样子,他们也是一付奇缺新员工的样子,这么让我占主动地位了?我只是好奇靠近了,然后问了一下:“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马上有两个热情洋溢的招工代表出来,拿条凳子给我坐下,表格和笔放在我面前。“填资料,先填资料!”我拿着笔,手足无措。“那个,要不先说一下,你们主要是做什么的?招哪些工种?”“你先填,边填我们边说嘛,不耽误。”招工的小伙子,热情到无法招架。“我们哪,是一家科技公司……你边填,我们边说。”我略感无奈,填个个人资料表,真有这么急的吗?落笔,开写。我似乎有留意到,左右隔壁的几个招工摊位,看到我开始填资料了,表情有些懊丧。我填到电话那一栏,突然停了下来。我想起一件事了,如果他们要通知我上班的话,怎么找我?“嗯?怎么停下了?填完,把上面需要填的都写上!”招工者代表小眼镜催促道。我就有些疑惑了停下笔:“你不是说要给我介绍一下公司的吗?”“是啊,是啊,你把这些填完,我们边看表,边和你谈啊!”我看着这个年纪和我差不了多少的小眼镜,笑眯眯地说着:“不如先聊一下,万一大家不合适,不是白填了?”小眼镜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过我这个看上去初入职场的人,会有这么细的心思。刚要说话,后面来了一个穿白衬衣的比小眼镜看着稍成熟一点的青年。“行,那就先聊一下。聊个大概,你觉得合适考虑,你再填!”我立即把脸转向白衫衣,心说,这还算点招工的样子嘛。“江宁,嗯,字写得不错。刚来花城啊?”白衬衣没有说公司和个人,先看了一下我写的那部分资料,开始小聊,他还是有点经验。“是的,我昨天才到花城。今天就过来找工作了。”“之前有过什么工作经历吗?有做过些什么工作?”“全职的,一份都没有做过,兼职的,倒有不少。送货的,派传单的都有,在学校里,也干了一年多的勤工俭学。”我有一说一。“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是一家做电脑软硬件的公司,这次招收的,是作为储备干部培养的。”白衬衣开始介绍公司情况了。哦,和自己的专业,还是相当接近的。自己大专,学的不就是电脑信息管理吗?我提起了兴趣。“那,这个职位的主要工作内容是什么呢?”“方方面面!全方位的。包括接单下单,录单,收款,安装,送货,清库存等一系列工作。这个活,我们是打算多方面培养,等能力上来,我们开分店的时候,就可以作为新店长的优先考察对象!所以,这个职位,叫储备干部!”

一朝权后
软件下载

一朝权后
指导其他

玄幻  |  漌柠年

那些女人就说真没有用,你还是男人吗,你晚上用什么钢盔,干脆直来直去。赵大奎就说,我就是不用,过后她背着我吃什么药结果还不是一样。没有办法,只好等老婆什么时候想要孩子了,再努力吧!可是自己的心里最明白,这样的理由也撑不了多久,赵大奎就想有个小孩,至少在外人面前能保住自己作为男人的脸面。他的父母听了儿子的话也觉的是应该有一个孩子,研究了一番后,赵大奎就和刘小娟想了个办法,一起去医院做人工受精,到时候可以用医院提供的精子放进刘小娟的肚子里,只要刘小娟的肚子大了,除了自家人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实情,这样不仅孩子有了,赵大奎的面子也保住了。赵大奎的父母也觉的这个主意不错,谁让自己的儿子没用呢,也只好这么办了。主意打定,赵大奎和刘小娟就找到离家乡千里之遥的苏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准备实施既定的计划,没想到在医院生殖中心门诊挂号的时候就看见一大群闹事的人把医院的生殖中心门诊部团团围住,一大帮的主任专家根本没有办法帮患者看病。两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一对多年不孕的夫妻在这里采用了人工受精的办法,生了个孩子却是个痴呆儿,这下,夫妻俩几乎崩溃了,盼星星,盼月亮,花了昂贵的医疗费,人也受了不少罪,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这样的残忍,这是他们绝对不能接受的,于是,两口子找到医院,要求医院负一些责任,毕竟生孩子的精子是由医院提供的,没想到,医院推脱说,按照国际惯例,人工受精的成功率只有%,这样的结局属于正常结果,医院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俩口子无奈,只好出此下策,封了医院的大门。赵大奎和刘小娟见到这场面,心里先都凉了半截,赵大奎故作幽默的说,花钱买东西都有个售后服务,保质三年五年的,这东西连个售后服务都没有,要是出了问题可真是只能自认倒霉了。两人商量了一下,如果费了很大的周折却生了个不健康的孩子,还不如现在这样更好些。于是暂时打消了做人工受精的念头。回来的路上,赵大奎想到家中父母期盼的眼神,心里有了个念头,他对刘小娟说,要不,等回家后,我跟父亲说一声,让你到乡下挂职一段时间,或许你能有办法怀上个健康的孩子。刘小娟瞪大了一双眼睛,看着赵大奎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赵大奎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低下头,眼里噙着泪,哽咽着说,谁让我是个没用的男人呢,为了赵家的香火,为了我的脸面就只有委屈你了。刘小娟看着痛苦的赵大奎,把脸扭向窗外,眼里已经满是泪水,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深爱的男人啊,可是眼见他如此的痛苦,自己又能做什么呢。回来后,婆婆单独和刘小娟谈了一次,跟她交代了一些注意点,于是刘小娟被提拔到乡下做了副镇长。目的很明确,在那个远离县城的地方,刘小娟和哪个身体健康的男人进出几次,怀上孩子,立即打道回府。刘小娟到了乡里,看到乡下的很多人就没有了兴趣,那都是一群饿急的狼,看每个女人的眼光都是希望能扒开女人的衣服,直接进入实质。刘小娟也知道,包括姜照光在内的很多政府大院内的男人,都对自己有那个想法。无望的时候,正好来了挂职的,除刘大明外,都是年轻小伙子,让她看到了希望。作为女人,肯定如挑选衣服一样打量着几个小伙子,秦书凯首先进入视野,之外就是市区来的张富贵。后来,仔细的打听,知道秦书凯还没有结婚,对性是摸索阶段,这个时候的男人很容易对成熟的女人入迷,到时候秦书凯动了真感情,整天缠着自己,那就麻烦了。后来,就把借种的目标放在张富贵身上,有几点有利条件,一是张富贵是结过婚的人,玩玩可以,如果说离婚那是不可能的,作为官场的张富贵,肯定也知道这个道理。二是,张富贵挂职结束后,之间能有个好的结果很好,没有,也就不会有任何的关系了。三是,张富贵是市区的人,以后不容易见面,没有同一个县城经常见面的尴尬。女人如果有这个方面的想法,男人都是被动的,何况对刘小娟摇摇欲试的张富贵,所以很快就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有了这层关系后,张富贵很高兴,认为自己又如以往一样占了漂亮女人的便宜,却不知道自己被这个女人当成配种的公猪一样,只是配种的工具,只要任务完成,那么就会如卫生纸一样被女人扔出去。吴龙最近心里很不平静,也无法平静。来的几个挂职的人联系的村都有了实际的可以看见的成绩,特别是秦书凯和金大洲等,这两个人自己一点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是因为拍好了张富贵的马屁,如狗一样听张富贵的使唤,就有了不小的收获。看到差距,吴龙就很着急,打电话问农业局的余副局长,希望能听到好的消息。余副局长上次带人来考察后,当场也做了表态,说回去要好好地落实,近期希望有扶持的实际行动。做官的,说任何话不要当做是真的,那是作秀,那是表态度,不负责任的领导说过就当着是放屁,转眼就忘了。余副局长对吴龙的问话,很官僚的回答说,这件事情是考察过了,但是资金上的事需要一把手局长和其他班子成员的认可,我一个人也拍不了板,等有机会开党组会的时候研究再说吧,再说这件事不能着急,今年不行就明年吧。吴龙虽然不是老官场,也知道这是应付的话,单位肯定不会为此开党组会议研究,局长只要拍板就可以了。说不定余副局长肯定就没有当回事,例行的考察一番后,就把这件事给忘了。牛大娟如以前一样,周末把人送过来,也把男人需要的身体送过来,都是饥渴了很久的年轻人,身体的**那是见面就起火,都是过来人,旧物重玩,图的就是直接,两个人很快扯去对方的武装,直奔主题。如此快节奏,如快餐一样,一对男女光着身体,一上一下猛烈的进出,激情喷洒过后,抱在一起很久,从快乐的天空堕落了下来,步入现实。吴龙就很不高兴的把在码头镇的事说了一遍,说现在秦书凯等人因为跟着张富贵,联系的村都有实实在在的成绩,而自己现在是一无所有,单位的余副局长也是阴奉阳违,如此下去很有可能就是在下面白白的牺牲一年的光阴。牛大娟枕着吴龙的胳膊,摸着他胸前的肌肉,深有同感的说,谁知道跟着刘大明这个人后面会是这个结果,要不你也和秦书凯金大洲等人一样,跟着张富贵后面混得了,这样联系村的事也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到时候大家一个水平线上,评优评先不好分出先后,就是大锅饭,虽然得不到好处,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落后。女人很多时候考虑问题很实在,能看到的抓到自己手里的才最踏实。

鱼然又止
规则大厅

鱼然又止
登陆网站

    玄幻  |  白洛

    却依旧无法阻止这份爱。”一曲完毕,掌声雷动。悲伤的歌为什么会在下载量往往都在前面呢?因为我们喜悦忘的太快,悲伤却常常无法遗忘。钱多多顾不上周围的加油声,再来一首之类的。凭直觉,他觉得在树下的那一位就是小萝莉。她戴着口罩,戴着墨镜,头上还顶着一顶帽子。可,男人的第六感就是那么不可理喻。人群渐渐的散了,毕竟谁都有自己的生活,钱多多又不是大明星,既然没有再来一首,遇见了就当多个谈资吧。虽然,那小伙子唱歌唱的好感人。金软软听钱多多唱歌已经好多次了,以前不开心的时候都会让他唱歌哄自己。但钱多多每次都会耍赖皮的唱小星星之类的儿歌,莫非他是觉得我说话萝莉音就真的是小姑娘不成?看着钱多多在舞台上动情的感情还不停的在四周观察哪个是自己,好像有点可爱。不对,是有点可笑。大骗子。歌有心声,你唱的是你的心吗?你是在胆怯嘛?你是在害怕爱上我吗?还是你是在逃避?他发现了我了吗?他目标明确的往我走来。虽然我戴着墨镜,但我知道我自己跟他对视了好几次,只是那呆子不知道而儿。这是要见面了吗?“是你吗?”“是。”两个人沉默着,因为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明明心里都有好多话想对他她说。钱多多回头示意自己的团友在原地等分钟,他有些事情要处理。傻子都能看出来两个人有故事,一阵搞怪的话传来。“导游叔叔你安心的去谈恋爱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大叔,加油,要把得美人归啊。”“一群皮孩子!”两个人没有走多远,毕竟他的团友都是一群未满岁的孩子,走远了他也不放心。依靠在汉江边,经过刚才一群皮孩子的打闹确实气氛好了不少。钱多多总感觉对面那个人他认识,不过带着口罩看的不太清楚。只是总有种熟悉感。(明星私底下的相片加上口罩墨镜帽子,你们懂得。)“怎么了?”金软软偏头看着汉江,风吹来凉凉的,她闭上了眼睛张开双臂。“那我要在后面抱着你吗?”钱多多作势往她身后走去,一副的泰坦尼罗号的男女主的标准动作。“少来,别想占我便宜,网络上给你占的便宜还不够多啊。”软软笑骂着双手把钱多多推开,墨镜下翻了个可爱的白眼。“我跟我女朋友亲热怎么算占便宜呢?”男人泡妞脸皮一定要厚,不厚的话你单身的概率一定大!这是作者君的经验之谈。“其实,我是想着今天过来跟你见面,然后笑着拍拍你的肩膀,然后你会笑着看着我,我就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软软声音有点低沉,低下头双腿没意思的踢着地面。她兴致勃勃的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然后想给自己的男朋友一个大大的惊喜。最后才发现全是欺骗。。这个时候,话语已经显得苍白,成熟男人正确的打开方式。钱多多霸道的一手把软软拉入怀中,双手把身前的女人狠狠抱住,因为身高的关系,软软头到多多的脖子高一点点。这个时候的场景就是女人在怀里头靠着肩膀,男人贪婪的闻着那头发的清香。一开始,软软有点惊慌,不过后面钱多多的动作让她安心下来,她也不反抗,只是双手也把多多抱住。“你有什么问的,我都告诉你。”只怪自己当初太傻了,完全没有一丝丝防备,谁会想到她会突然从一个普通网友变成网恋女朋友呢?钱多多非常记得当初自己可是口口声声说过自己的猎艳的光辉往事。“你真的是个渣男嘛?”“嗯。”“你真的有过好多次感情经验?”“还行。”“什么叫还行!”明显这话不能够让软软满意,后果就是背给她用力的拧了一下。“真的确定恋爱关系的就十个八个吧!”这时候金软软已经无力吐槽了,除了初中时候拍了个纯纯的牵手初恋。到后来也有一些男性好友表示过好感顶多也就暧昧一下。十个八个,这还叫还行?这时钱多多带着宠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痒痒的,暖暖的。“除了名字跟职业,我把我的所有都告诉你了。”两个人默默的拥抱着,可能是几分吧,又或者几个小时?钱多多只是感叹时间过得好快,他还舍不得把她放开。软软整理了一下她的长发,她觉得如果两个人真的一起,她不知道钱多多会不会有所改变,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介意他的过去。还有他之前经常表达出对娱乐圈那种厌恶,如果脱开口罩他又该会有怎样的表现?软软调皮的笑了笑,可惜那笑容没人能看的见。“你还不让我见你么?”看着有些发呆的软软,钱多多不禁有些烦恼,原来她以前说的会经常放空是真的。这个时候放空适合吗?“我觉得还是不脱口罩为好,因为我发现我自己完全还没有准备好。”“没准备好是不是真的从网络上那个无话不谈的那个女朋友变成一个你陌生的女人。”“我还没准备我男朋友的感情故事会那么丰富。”“我没准备好作为你女朋友而骄傲的站在你身边。”这就是现实,莫非我长的好差劲?可是她之前不是见过好多我的相片了嘛?钱多多自嘲的笑了笑,他知道她不喜欢烟味,但钱多多这时候也顾不上了,因为不抽烟的话他怕自己那敏感的泪腺会控制不住。随着烟进了肺然后从口中化成一个烟圈,钱多多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落魄的悲情男人。没准备好吗?还是只有我把网络上的话当真,而你只是把它当成一个笑话。金软软好奇的看着钱多多甩帅着喷烟圈,她是一个讨厌烟味的人,这个时候她好想跳起来用手指把那飞得高高的大大的烟圈弄破。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做这个动作时,钱多多幽幽的话让她感觉身体有点冷。“或者你是这辈子都不会准备好?”是啊,两个人得确存在好大的差异。她感情专一,他有点太过滥情。她是大明星,而他是个小导游。他喜欢旅游交友泡吧,而她只想着宅家里。他是华夏人,而她却是半岛人。他会为了她一辈子都在半岛嘛?还有好多好多,金软软都不敢想下去了……………金软软之前从一本书看过一句话:两个人一起一定会有差异性,只是相和的情侣会互相迁就对方。两个人性格,爱好,世界观都有那么大的差异,谁会迁就对方呢?反正,她,金软软肯定不会。或者她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人陪,就算陪她聊天也行。这不算爱情吧。想到这里,金软软恭敬的给钱多多鞠了一个躬:“对不起。”

    亦心安才心动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亦心安才心动
    下载网址

    玄幻  |  楠晴

    徐满昌做梦也没有想到,丁远森居然会杀了自己。谁能想到?丁远森用最暴力的手段,帮自己解决掉了麻烦。后续还会有麻烦的,可他不在乎。这样的时代,你不吃人,人就得吃了你!这样的时代,你当老好人,你就是一头猪!“鲁科长,您下班啊,我来帮您拎。”丁远森一到单位,看到财务科科长鲁仁庆出来,立刻殷勤的迎了上去。“你是那个……那个……”“丁远森,审讯室的丁远森。”“哦,对,是你,是你,也下班?”“哎,下班,您瞧,这东西我看着怪沉的,我帮您拎回去。”“哎哟,谢谢了啊,我家离这不远。”鲁仁庆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丁远森。他做梦也都不会想到,帮他拎东西的这双手,一个小时不到前,刚刚才杀了一个人。丁远森一路陪着鲁仁庆说话,说自己是个新人,什么都不懂,还要请鲁仁庆这样的老前辈多多关照才是。鲁仁庆当然不会去刻意关照这个毫无背景的新人,嘴上敷衍着,可心里总算是对丁远森留下了一些印象。一路把鲁仁庆送到了家门口,丁远森把东西放下:“鲁科长,我先回去了。”“进去喝口茶吧。”“啊,不用了,不用了,您先忙着。”丁远森哪里会不知道他只是在那假客气一下?徐满昌的尸体很快就会被发现了。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考验。在路上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宿舍,吴开明大概又有什么任务,还没回来。在宿舍里坐了一会,去隔壁宿舍,找个借口借了一块肥皂。老实说,还是有些心神不定的。徐满昌的尸体被发现后,会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自己刻意没有带走的金表和金戒指,会不会被发现尸体的人给顺走了?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数。点的时候,洗刷一下上床睡觉。眼睛是闭着的,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都睡不着……天还蒙蒙亮的时候,丁远森就起来了。吴开明还没回来。不能早去上班,否则会被人发现反常的。看到床头柜上有根烟,大概是吴开明剩下的,从来不抽烟的丁远森,鬼使神差的拿起烟点上。大口大口吸着。在那百无聊赖的坐着,好不容易熬到了点,这才穿好衣服出门。才出去,就看到吴开明急匆匆的回来了:“快,出事了。”“怎么了?”“徐满昌被杀了。”“什么?”丁远森“大惊失色”:“什么时候的事?”“好像是昨天下午被发现,晚上确认了身份,听说翁区长在捕房待了大半个晚上,认领尸体。”“啊,那我得赶快回去。”开始了,终于要开始了!力行社特务处,上海区总部。各个科长的负责人,各大队大队长都被叫去开会了。底下的特务们全在纷纷议论徐满昌之死,但都没有准信。一进办公室,行刑手高壮叫了声:“哎哟,你可算回来了,出大事了。”“徐队长被杀了?”“你也知道了?”“打进来就听说了,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人说是寻仇,有人说是情杀,鬼才知道怎么回事。”高壮正在那里兴致勃勃说着,办公室门推开,情报组组长古希夏走了进来。“古组长。”丁远森和高壮两个人立刻站了起来。“嗯。”古希夏点了点头:“发生了点事,大概你们也有所耳闻,我们正在展开侦破,最近可能会有比较多的人被带进来,要加强审问。”“是。”“高壮。”“即日起,由你担任审讯室助理审讯员。”“是!”高壮一怔,助理审讯员不是丁远森?丁远森心里也是一沉,难道自己暴露了?“丁远森,你到区长办公室去一趟。”“是!”丁远森有些头皮发麻。“小丁啊,出了点事。”翁光辉在那看着一份文件,也没抬头:“徐满昌被杀了。”“是,我来上班的时候听说了。”丁远森平静地说道。“我昨天晚上去认的尸,是徐满昌。”翁光辉专心致志看着文件:“巡捕房请了法国大夫来验尸,那些外国医生交关的厉害,一验,就知道死亡时间是下午点到点之间。死因嘛,被硬物连续砸击头部而死。”“真是残忍。”丁远森一声叹息。“是啊,很残忍。可也奇怪了,抢劫吧,身上的财物一样没少。寻仇?倒有可能,做我们这行的,谁没有几个仇人?”说到这里,翁光辉终于放下了文件,抬头看向了丁远森:“小丁,我听说你昨天下午身体不舒服,出去买药了?”丁远森一颗心沉到了底,那么短的时间,翁光辉就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动向:“感冒了,不舒服,去配了点药。”“去哪配的?”“宝璐源药铺。”“咱们附近就有药铺,要跑那么远做什么。”翁光辉意味深长的一笑:“被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还以为徐满昌的事和你有关呢。对了,昨天我让你帮我去宝璐源顺道带的六神丸你帮我带回来没有啊?”一秒钟的时间,丁远森确认了几样事。翁光辉已经猜测到徐满昌之死,和自己有关了。是他暗示自己去对付徐满昌的。然后,他在保护自己。下午离开的这段时间,是自己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嫌疑。现在,有了翁光辉的证明,这条嫌疑也不复存在。最后一点,才是最可怕,也是后患无穷的:从这一刻开始,自己成了翁光辉的人。自己永远都有一个把柄握在翁光辉的手里。无论翁光辉将来要自己去做什么,自己都必须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不想了,还是那个办法,走一步看一步。必须尽快在这里站稳脚跟。丁远森立刻回答道:“带了,昨天回来的时候您下班了,我放在办公室,一会给您取来。”翁光辉很满意。丁远森有两个回答:他否认曾经帮人带过药,那么,就是坚定的拒绝自己承认和徐满昌的死有关。第二个回答,顺着翁光辉的意思去说话。把自己最大的把柄坦然的交给对方。这一刻,丁远森就是“自己人”了。既然是自己人,那什么都好办了。翁光辉满意的点了点头:“徐满昌死了,一小队缺了个队长,我观察你很久了,在审讯室埋没了你的才华,去一小队当个代理小队长吧。”“是,谢谢区长栽培。”“先别谢,我还有两件事要你去完成!”“先别谢,我还有两件事要你去办。”翁光辉声音低沉:“徐满昌在第一小队经营的时间非常久,全小队差不多都是他的人,你这个队长恐怕不好当啊。”丁远森默默的点了点头。何止不好当,简直是屁股坐到了火炉上。吴开明对他说过,一小队几乎都是帮派分子,在徐满昌的调教下,能力是有的,但就听徐满昌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