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开局就巅峰
平台下载网站

我开局就巅峰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玄幻  |  珊璃陌

    张强也站起来笑哈哈地说:“大家还是先下车吧,改日再唱哈!”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市区酒店了。团友们等车停妥后,纷纷提着行李包有秩序地下车。张强提着赵倩和自己的行李箱,与赵倩并排跟着队伍走进酒店。赵倩刚吃完晚饭回到酒店房间洗了把脸,正想着,张强会不会找她一起逛街?她渴望着,等待着,向往着。正在这时,赵倩的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是张强微她:“晚上一起逛街好吗?”“好的呀!去哪儿逛呢?都有谁一起啊?”赵倩激动地回道。赵倩口头上这样问张强,实际是想和张强单独行动。正中赵倩下怀,张强说:“就咱俩,我在酒店门口等你!”赵倩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过去,激动地说:“我马上到!请帅哥等我!”张强在酒店门口盯着大门,急切地等着赵倩,不时的看手机上的时间表。也许女人都是这样,说马上就到,还是要等一些时间的。这时候的张强有点焦急,就怕赵倩改变主意,但他又能耐心等待着,不管等多久,只要赵倩能来就行。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赵倩就到了,对于张强来说,好像等了一天。看到赵倩到,张强激动地说:“谢谢赵老师赏脸!请!”赵倩学着张强,微笑地说:“不客气,这是我喜欢的事儿!”张强哈哈大笑起来说:“太荣幸了,也有美女这样说!”赵倩边走边笑着说:“这不是你常说的一句话吗?哈哈!”张强甜甜地看了看赵倩说:“看来你也会甜言蜜语啊!赵美人!”赵倩也甜滋滋地笑了笑说:“这都是和你学的啊!撩妹专家,爱情专家!”“专家不敢,专业还说的过去哈!去哪里玩啊?要不我陪你去服美儿买件衣服?”张强凝视着赵倩笑道。他能抓住女人的喜好,懂得女人的心思,的确称得上撩妹高手。赵倩淡淡一笑说:“不用,我不太喜欢逛实体店,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网上买的。这样省时间啊,逛实体店浪费时间。”张强稍微弯下腰端详着赵倩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买啊!赏个脸,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好吗!”赵倩心里甜滋滋的,嘴上却说:“不要,无功不受禄!我们还是去逛公园吧,公园安静。”张强满脸笑容地说:“那我们就去南岸景观公园吧,那里非常安静,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是一个谈恋爱不二的选择。”赵倩笑了笑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和你谈恋爱呢!”张强招招手,拦下一部出租车,两人坐上后车座。张强说:“师傅,我们去南岸景观公园,多少钱,我先给你!”师傅说:“大概十元吧,一会儿打表再给吧!”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赵倩也没躲闪。彼此心里像吃了蜜似的。十五分钟就到了目的地,他们付了车费下了车,牵着手并肩走进公园。公园上没太多的人,他们边散步,边嘻嘻哈哈地聊天。这时,一对年轻夫妇牵着三、四岁的女孩儿走过来,小女孩走在中间,看到张强和赵倩喊道:“叔叔、阿姨好!”也许是赵倩的职业病发作,也许是母性在作怪,看到孩子就兴奋起来,蹲下去抱着小女孩笑着说:“小朋友好!谢谢啦!”小女孩笑着说:“阿姨,你不用客气!阿姨我喜欢你,你好漂亮哦!你叫什么名字啊?”赵倩亲了小女孩一口笑着说:“阿姨叫赵倩,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也对着赵倩的脸蛋亲了一口说:“阿姨,我叫雯雯,上面一个下雨的‘雨’,下面是文章的‘文’。”赵倩笑着说:“雯雯的名字真好听,你好可爱,阿姨也喜欢你!”夫妇俩笑着说:“雯雯,我们该回家了,不要影响叔叔阿姨。你们好好玩,再见!”夫妇俩牵着小女孩向公园的门口走去。赵倩笑了笑说:“张强,你喜欢孩子吗?”张强使劲地点了点头说:“我超喜欢孩子,更喜欢女孩子,我希望有一个像你一样美若天仙的女儿。你给我生一个吧!好不好?”张强总是会借题发挥,说得赵倩晕乎乎的,甜滋滋的,美哒哒的。于是,赵倩便迷失了方向,顺着张强的话题说道:“要是生个男孩儿呢?”张强开心的笑着说:“那就再生一个啊!”赵倩又说:“第二个还是男孩呢?”张强调皮的笑盈盈地说:“再生一个,直到生女孩为止啊!”赵倩瞟了张强一眼说:“你想得美啊!我又不是生育工具,哼!”他们走着走着累了,就找到一条长椅坐下来。在微弱的灯光下,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说:“我爱你,咱们在一起吧!自从认识你以后,我每天都想你,真的想你!我是很认真的!答应我好吗?”此时此刻,赵倩的心跳得特别厉害,便深情地笑了笑说:“张强,你真的喜欢我吗?那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呢?”张强盯着赵倩的脸说:“你太美、太优秀了!我不敢向你提出来,就怕遭到你的拒绝,所以才等到现在啊!”赵倩虽然没有在语言上答应张强,但却乖乖地让他紧紧的抱着。赵倩和男人拥抱虽不是第一次,但不知为什么心跳得空前厉害。他们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很久,很久,但对一对疯狂的第一次拥抱亲吻的年轻人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儿。过了许久,赵倩轻轻地推开张强说:“张强,咱们回去吧,太晚了!明天还要排练呢!”张强神情地凝视着赵倩说:“倩儿,再坐一会吧,我不想就这样和你分开,我想一辈子都抱着你!”“强儿,我们还是回去吧,来日方长呢!我也希望你就这样抱我一辈子,我也不想离开你啊!”赵倩柔声柔气地说。张强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那好吧!咱们先去吃点儿东西,不然你会肚子饿的!”“还是不要吃了,我怕胖!”赵倩推辞着。张强赞道:“你的身材非常苗条,比舞蹈系的女孩还好看!稍微胖一点点没事儿,再说吃一次夜宵也胖不了啊!”“好!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走吧!吃什么呢?”赵倩不想扫男朋友的兴,便笑着说。张强抬起右手指了指前方,笑盈盈地说:“美女有请!”赵倩扬起手说:“帅哥前面带路!”赵倩跨步向前走去,张强紧跟着。他们才走了几步,张强越前一步牵起赵倩的手说:“倩儿,咱们并排走!”“好哒!你的手真暖和,血气方刚,有阳刚之气!”赵倩笑了笑说。张强得寸进尺地笑嘻嘻地说:“我的身体更暖和,冬天就像火炉,我可以为你暖和一辈子!”他们边走边聊,一会就到小吃店了。“倩儿,你喜欢吃什么?我来点!”张强问道。赵倩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事儿,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对吃没有太多的讲究。”其实,赵倩喜欢吃店里的牛肉片,但她不说,让张强去猜,看看眼前的男人到底懂自己多少。

    我能算万物
      怎样

      我能算万物
      app下载平台

      玄幻  |  点蓝

      “有病啊你!?”辣妹一声吼,直接让车厢里所有目光都投射过来。王谦脸皮厚,不在乎众人目光,辣妹显然也没这个觉悟,只有那个夹在中间的女生头已经快埋进了胸口。“老子让不让关你屁事啊,找茬是吧?”辣妹唾沫横飞,还顺带狠狠的推了王谦一把,可惜她发现后退的是她自己。王谦一米八出头的身高,虽然不显壮硕,却也不是她能推得动的。扫了这辣妹一眼,见车已经快到站了,王谦淡淡道:“你是男人嘛你就自称老子,别在这烦我,你长太丑影响我心情。再见。”说完的时候车正好也停了,王谦正准备下车,一个和苏酥那个有点相似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包包砸了过来。王谦一偏头,顺手抓住了她手腕,然后轻轻一推就把她送到了一米开外。辣妹跌倒趴在地上,尚不敢置信王谦居然真的动手。“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王谦说罢直接跳下了车,他可不想被人诟病自己打女人。“你给我等着!”下车后王谦还能听到辣妹的嘶吼,却完全没有将她放在心上。星海好几千万人呢,你上哪儿找哥去?正准备走,旁边经过一个脚步匆匆的娇小身影,正是那个怯弱的女生。嗯?这是怕留在车上有麻烦么?“那个,刚刚多谢你了。不过,我不是初中生。”女孩转过头来道了声谢,然后就转身匆匆离开了。看样子我在她眼里也不算好人啊,王谦摸了摸带着唏嘘胡渣的下巴,心道这妹子眼光还行。起码能一眼认清我不是好人的本质,不容易。先去就近的银行取了几千块钱傍身,然后又跑到了中和堂,也是王谦本次的目的地。在星城中药房不少,但只营中药就只有中和堂一家,而且外面难找的珍稀药材,在中和堂基本都能找到。当然,价钱不便宜。王谦这是第二次来,第一次是两个月前,问了价格后他就老老实实去酒吧捡尸了。因为练功出错,他的阳火一直燃烧着,寿命也十分短暂。而要将阳火炼化可不容易,要么吸收足够多的阴力,借用阴力来调和阳火。要么,就是用外物来逐渐消磨掉阳火。用药肯定是来得更安全一些,毕竟王谦对自己的定力可没什么信心,保不准哪次自己一个没把持住,直接*焚身把自己烧死那可就搞笑了。唯一的难点就是没钱,这年头药本来就贵,况且他要的还不是普通药材。加上苏酥说的那三个条件,让王谦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缺钱过。找柜台开了一个方子,全是些外头听都没几人听过的稀罕物,一算价格足足三十万,还说是给他打了折的。王谦心里大骂黑商,拿着方子到了另一个柜台取药。“王谦先生,您的药。”声音有点熟悉,王谦一抬头,愣了几秒后喃喃道:“我靠,果然是黑商,这么有名的店居然还招童工。”站着板凳上提着药包的女生欲哭无泪:“我真的不是初中生啊……”“小妹妹,东西没少吧?”王谦将油纸包着的药包拆开,仔细的清点着里面的东西。他面前的女孩哭笑不得道:“肯定没少的,还有……我真的不小了。”王谦抬头望了她一眼,很认真的问道:“几岁哦不,十几岁了?”“我已经了。”女孩咬了咬唇,满腹委屈。“?”王谦审视的目光充满了怀疑。一米五左右的身高,如今稍微发育早点的小学生都差不多这么高了。而且她的皮肤很是光滑,长相和身材大概也就十二三岁的水平。“您的发票。”女孩泪珠子都要落下来了,显然对自己的外表和身高十分介意。王谦也没多说,把药重新包好,接过发票时无意中触碰到了女孩的手指,心中当即惊了一下。极阴之脉?如果说苏酥的阴体阳脉万中无一,那极阴之脉就真的是可遇不可求了。而且极阴之脉大多命短,少有能活过三十岁的,故而发现的几率就更小了。王谦不动声色的缩回手,临走前拿柜台上的纸笔写下了一串号码,交给女孩儿后笑道:“我可以治好你的病,有需要的话联系我,不收钱的哟。”一番眉飞色舞,吓得小妹妹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王谦这才潇洒离去,拿着价值三十万的药包回家了。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和尚出去准备摆摊了,王谦翻腾出来药罐,开始熬起了药。直到晚上十来点,药终于是熬好了,王谦端着瓷碗咽了咽口水,这才小心翼翼的送到了嘴边。这随便抿上一小口可就是好几千块呀。“咕噜咕噜。”一整碗中药喝进肚里,可是连味道都没尝着三十万就没了。王谦心在滴血,不过还是马上收敛心神,开始就着那股强劲的药力炼化经窍中经久不息的阳火。若有旁人在此,就能见他盘坐在床上,胸口以奇异的节奏不断起伏着。而他的头发逐渐枯黄,身体表面的皮肤更是冒着热气,干枯如树皮一般甚至出现了皲裂。不过这种情形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身上冒出的热气更多,但皮肤、毛发开始恢复原样。一个多小时后,王谦睁开双眼,长长的吐了口气。体内的灼热感消减了许多,都让他差点有些不适应了。而经窍中的阳火也小了许多,比苏酥亲他之前还要小上一点。虽然按照这个进度想彻底除去阳火还差得远,但起码能让他多活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里,他必须努力赚钱、泡妹!别人泡妹是为了生活,哥是为了生存,哎。午夜时分,属于荷尔蒙的时间到了。王谦又来到了一家熟悉的酒吧附近,等待着他今晚的第一个‘猎物’。华灯闪耀,在霓虹照耀不到的黑暗处,王谦一如既往的吐纳着,但也同时注意着不远处酒吧门口的动静。终于,半个小时后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包包左摇右晃,险些撞在了路旁的电线杆上。“来了。”王谦微微一笑,趁着还没人下手前先走了过去。“姐,你怎么又喝这么多啊。”还是熟悉的套路,王谦上前扶住这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准备顺势带她离开的时候,酒吧里却出来了另外几个人。其中一个有点眼熟,而且他们一出来就直往这边走来。“喂你谁啊,抱着我姐干嘛!”一头酒红色头发,时髦野性的打扮,这不就是早上公车上那个小太妹么?感情这个女人是有同伴的,好死不死居然还是‘熟人’。不过王谦好歹经验丰富,在她嚷嚷出来后第一时间低头瞧了一眼这醉酒女的脸,然后拍额苦笑道:“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说罢,他放手就要离去,却被几个青年围住了。小太妹上来扶住了醉酒女,抬头望了一眼王谦,当即就把他认了出来:“靠,居然是你这王八蛋。早上算你跑得快,现在居然还想捡我姐的尸?给我往死里打!”五六个青年纷纷狞笑上前,打架这事儿对他们来说可是家常便饭,也不会有丝毫顾忌。

      我在外星当魔王
      下载平台安卓游戏

      我在外星当魔王
      软件升级版

        玄幻  |  南霜

        现在是骑虎难下,不答应也要答应了。要是这时候退缩,即便是赢了也会被大家当成怂包。我和虎子一商量,干脆就决定答应了。管他那么多呢,反正我俩也不打算去盗墓,那个秘密告诉他们也无所谓。我和虎子转身回来的时候,白皙在一旁笑着说:“怕了?”三爷也过来说:“两个小辈不知道天高地厚,白姐,不要放在心上。”白皙说:“三爷,你这俩小辈可真的是头铁啊,敢这么和我叫板的人不多了。”三爷说:“您多担待,小孩子不懂事。”我看着三爷一笑说:“三爷,没必要和他们说小话,我答应了。将军令赌我的那个秘密,就这么定了。”众人听了之后一片哗然,从大家的言谈中我感觉得到,这将军令非同小可。胡小军这时候拿着一个罗盘,在院子里走了个来回,他把罗盘收了,说:“这宅子里不可能有穴,小子,你指给我看,穴在哪里了。”胡小军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怀疑自己了。他拿着罗盘走了一圈,要是有穴,他的罗盘一定有反应的。但是他一口咬定没有穴,难道是我看错了?这《入地眼》难道不灵?算了,豁出去了,现在想下驴也找不到台阶了。我抬手一指说:“穴就在柿子树下,挖之前准备两个铁钩子,点上一堆火,别让那血葫芦伤到人。里面有棺,开棺之后,立即勾住那血葫芦,架在火上烧成灰。”胡小军这时候笑了,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柿子树下不可能有穴,你看错了。”虎子说:“叽叽歪歪说那么多干啥,挖开看看就知道了。”尸影这时候对身边一个小伙子小声说了几句,很快,小伙子带来了几个大汉,拿着铁锹过来就准备开挖。我说:“准备好铁钩子和一堆火。别到时候乱了分寸。”尸影点点头说:“已经在准备了,老陈,要是这次你看对了,我服你!”白皙也说:“姓陈的,我还真的不信你能看这么准,这么多大家都没看出来这里有穴,你就看出来了?”我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白皙说:“可以,你狂。我看你怎么收场。这里有穴,简直不可思议。”这边已经开挖了,挖了十几分钟之后,柿子树就放倒了。同时,这边的钩子也做好了、钩子是用麻花钢做的,后面绑了一根竹竿子。在旁边点了一堆火。尸影说:“老陈,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就看你灵不灵了。”我这时候呵呵笑了,小声说:“不灵的话,我磕头,告诉你秘密就是了。”尸影皱着眉,在我耳边小声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要是你不灵,我看你怎么走出这个院子。你麻烦大了知道吗?”说心里话,我还真的没想那么多。但是很快,那边的人挖到东西了。先是挖到了一块磨盘,这磨盘直径一米左右,只有上盘,压在这里了。这是我没看出来的,但是我意识到,这磨盘不会只有这一块。我说:“穴有浅深之法,在于阴、阳、浮、沉四字。阳则气从下升,阴则气从上临。下升则气从棺底而起,上临则气从棺盖而入。棺盖入者葬于脉底,棺底起者葬于安上。沉则深,浮则浅,二者凭于生气。山高则深,山低则浅,南边气薄,气浮于上,宜浅;北边气厚,气沉于下,宜深。这磨盘为太阳,宜浅,下面是棺,棺下还有磨盘的下盘,是为太阴,宜深!”我这番话一出来,虎子彻底听傻了,但是他最先反应过来,啪啪啪啪开始给我鼓掌。但是随声附和的人很少。胡小军这时候也蒙了,说:“你的意思是,这磨盘下就是棺材了,是吗?”我说:“还要挖三尺。”胡小军一摆手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边的人开始挖了起来,几个壮汉很快就挖了三尺下去,大家都围了上去,聚精会神地伸着脖子看着。就听当的一声,铁锹挖到东西了。这么一清理,没有清理出来棺材,而是清理出来一副红漆大板柜。我说:“主人家买不起棺材,把家里的板柜腾出来了,装了这孕妇。这孕妇八成是难产而死的。”这下,大家都不说话了,全部看着胡小军。胡小军这时候后知后觉,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何我没有探查到这里有穴了。是那磨盘扰乱了我的罗盘。那磨盘在这里行太阳之气,把下面的阴气给阻挡了。”虎子说:“马后炮的话就别说了。技不如人就要服输。”胡小军说:“我承认看走眼了,但是我还是不相信,这小子能看穿里面葬的是个孕妇。”别说是胡小军怀疑,就连我自己都怀疑这《入地眼》,难道葬的是个孕妇也能体现出来吗?只能拭目以待了。两个壮汉在一旁准备好,这边就开始清理周围的土石了。清理出来之后,准备开棺验尸。板柜也就两寸后的板子,年代久远,板子已经腐朽。几下就把这板柜的盖子给撬开了。这板柜这么一撬开,顿时一股阴气涌了出来,在周围的人们都感觉到了寒冷。这时候已经是五月底了,天气虽然不是很热,但是这样的冷气还是很少见的。就像是进了一个山洞的感觉。板柜的盖子掀开的瞬间,大家看到的是一具已经白骨化的尸体,身上的换衣服也破破烂烂,并没有看到有婴儿血葫芦。胡小军这时候呵呵笑着说:“你说的婴儿血葫芦呢?”我心说完了,难道我看错了。我凑过去看了下,虽然没有婴儿血葫芦,但是很明显,从衣服来看,这死去的是个孕妇。她的衣服腹部异常宽大。我拿过来钩子,将衣服勾起来,说:“这是孕妇。”胡小军说:“但是你说的血葫芦呢?小子,我看你是看走眼了吧。”我现在真的不觉得我是看走眼了,要是没有血葫芦,那俩孩子哭个什么劲呢。也就是这时候,那俩孩子在后面又哇哇大哭了起来。我死死地盯着尸体,这尸体竟然突然动了一下。这已经白骨化的尸体动了下,就说明是有外力的。很明显,这外力在尸体下面。那血葫芦就藏在尸体下面。我对另外一个拿着钩子的人说:“注意点。”这是个很精明能干的人,同时也非常强壮。他胳膊上的肌肉高高耸起,应该是个练家子。他朝着我点点头,很坚定地看着板柜里的尸体。我用钩子勾住了这白骨化的尸体,然后慢慢地将尸体翻转过来。这一过来,顿时在下面就看到一个青皮小孩儿,一头黄毛,眼睛血红,满嘴獠牙。他愣是在板柜下面开了一个洞,就藏在下面的洞里。这一见到天日,他慌了神,猛地就窜出来,那哥们儿手疾眼快,直接就挥动钩子,直接就勾住了这青皮小孩儿的脖子。这小孩儿在钩子上惨叫起来,流出来的都是黑血。大家顿时吓得往后闪开,这哥们儿将竹竿子一转,就把这青皮小孩儿架到了火上,烧得吱吱响。这青皮小孩儿挣扎了一会儿,忽然忽地一下烧了起来,也就是片刻,就化成了黑灰,从钩子上脱落下去到了火堆里。

        我真不是绝世好人
        收藏回复

        我真不是绝世好人
        哪个好Store

        玄幻  |  沛珊

        这件景泰蓝花觚高四十厘米,器形采用的是商周时代的觚形,满身五颜六色、花团锦簇、金碧辉煌、繁花似锦,大气磅礴,美不胜收。见到这尊景泰蓝花觚的瞬间,曾子墨也是被震撼到了。逛店的三四个藏家富豪们纷纷围了上来,冲着景泰蓝花觚指指点点,眼露羡色。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在今时今日,像这般明代珍宝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曾子墨在徐文章的提醒下戴上手套,上手花觚抚摸,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脸上露出一抹动人的异样笑容,嘴里不住的赞叹。“真漂亮。太美了。”“就是她了。我爷爷一定会喜欢。”“一定会!”在经过曾子墨的同意后,旁边的几个富豪藏家们也戴上手套,拿着专业的鉴定眼镜上手把玩。每个富豪都对这尊景泰蓝花觚赞不绝口,不住夸赞。若不是因为古玩行里的规矩,几个富豪怕是就要砸出天价当场抢了这尊花觚。“这尊花觚是高卢雄鸡国回流来的,我花了很大的人情,总算不负曾总所托。”“原持有人是帝高卢雄鸡国没落贵族菲尔斯男爵。他的祖辈当年是驻安南国的外交官。”“此件花觚就是当时的两广总督所赠,放在家里已经一百多年。”“来历明确,有据可查,传承有序,百分百真品无疑。”“谢谢徐老板,我非常满意,包起来吧。”徐文章点头微笑,将景泰蓝放回木盒里。而曾子墨则拿出了支票。一桩生意就要达成。就在这时候,旁边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什么时候光绪民仿景泰蓝也能冒充景泰皇帝了?”这话一出,所有人无不一愣。一起转过头来,不远处的茶几旁坐着一个身着普通,相貌平凡的少年。曾子墨嗯了一声,几个富豪藏家微微一愣。博雅斋老板徐文章却是脸色一沉。“你是谁?”“你说这尊景泰蓝花觚是光绪时期民仿的?”笑容可掬的徐文章微笑说道:“小伙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我博雅斋在锦城甚至全国古玩行里也算是小有名气,我徐文章在锦城收藏协会也添居副会长一职……”“我们博雅斋从不卖假货。我徐文章做了三十年生意,靠的就是诚信……”旁边几个富豪藏家纷纷点头附和。“没错。我跟徐老板打了几次交道,都是真品无疑。”“我从徐老板手里收的那幅黄宾虹《松山图》可是赚了不少呐!”“徐老板的人品,我们信得过!”徐文章面露得意,冷蔑的瞄了瞄金锋,讥笑嘲讽。“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真是可笑。”金锋淡定从容的回应说道。“听这么一说,那就不是你徐老板的人品问题……”“而是,你的眼界毛病!”徐文章面色顿变,冷厉说道。“我博雅斋有个规矩,只要鉴定是假的,我博雅斋假一赔十!”金锋端坐在远处的椅子上,慢慢扭头过来,面色冷峻,淡淡说道:“假一赔十!?”“你赔不起!”虽然金锋穿着一般,甚至有些褴褛,膝盖下面破了一大块皮,血迹斑斑。但金锋的所说的话清冷如寒冰,众人心底不由得咯噔一下。徐文章脸色唰的下再变。指着金锋冷冷说道:“你——好大的口气!”正要说话间,曾子墨却是站了起来:“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走到金锋身边,剪水双瞳柔柔的看着金锋:“你……你懂景泰蓝!?”金锋点头:“懂!”曾子墨轻声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光绪年的?还是民仿的……”“你……你都没摸过……”金锋转过头来,眼睛直视曾子墨。曾子墨被金锋那深邃如海的双眸一刺,心房一震。忍不住垂下臻首,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金锋淡淡说道:“你有!”曾子墨呼吸顿时一顿,一时间竟自说不出话来!眼前的金锋就像是一座亘古不化的南极冰山,冷酷无情!金锋起身走了过去!边走,金锋边说。“景泰蓝始于罗马皇帝亚历山大,忽必烈西征时由阿拉伯传入中原,盛于宣德景泰,到康乾三代达到顶峰……”“制作工艺复杂,经过锤胎、掐丝、填料、烧结、磨光、鎏金等多项工艺。”“每项工艺都有极高要求,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徐文章冷笑迭迭:“哟,看不出来你年纪挺小,懂得不少。倒是个内行。”“你倒说说,我这景泰蓝怎么就不是景泰年而成了光绪了?”“还是民仿?”“你有什么证据?”金锋手一把抄起景泰蓝花觚,横在胸前。众人面色一变,正要阻止。金锋屈指在景泰蓝花觚上轻轻一弹。景泰蓝花觚顿时发出一声沉闷的回响。但见金锋这个动作,一旁的徐文章猛地间收紧了双瞳。横抱曲弹!这样的动作,自己只有在十年一度的全国古玩大会上,见过一个人用过。那人是全国古玩行里的泰山北斗。这时候,金锋沉声说道。“光绪年间,八国联军入侵,海门大开,景泰蓝风行欧美,一时间官作民仿盛行……”“其中就有一家叫老天利的民间作坊,生产的景泰蓝在芝加哥世界贸易博览会和巴拿马万国博览会拿了两个第一……”这话出来,富豪们眼睛纷纷一亮。满脸气愤和鄙视的徐文章也在这一刻心头一凉。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年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却是谈吐惊人,说起景泰蓝的历史来更是如数家珍。要知道,就算是自己这个古玩行的老玩家对景泰蓝的历史也只懂了个七八分。会那一手横抱曲弹绝技,更能说出老天利这三字的,绝对是高手!难道……徐文章心里泛起一阵不详……嘴里却是咬牙硬挺着叫道:“你凭什么说这是民仿?”“我做了热释光和器物分子鉴定,这件花觚成份与明代景泰蓝成份几乎就没有差别……”金锋神情冷漠的说道。“我说过,你的人品没问题。”“你——的眼界……”“——太差!”金锋手握景泰蓝花觚,手腕一翻,花觚在手腕上转了一圈,轻轻落下。这一手绝活出来,在场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明景泰蓝从宣德开始,所有填充釉料采用的都是极其珍贵的松石绿。”“而这种松石绿,乾隆之后便已绝迹”说到这里,金锋大步走到一方博古架,取下一件民国时期的景泰蓝胭脂花盒。回到原地,将两件景泰蓝放回条案,冷冷说道:“自己拿挑刀挑原料看!”

        我能升华诸天万物
        软件下载

          我能升华诸天万物
          活动平台

          玄幻  |  宁茗

          两年之后,当我重新回忆梳理起这天夜里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捕捉这一天夜里的细节,我才意识到,从这一天晚上开始,一场企图将我们家族连根拔起的阴谋自此拉开了帷幕,而我正在一步步落入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王斌一走,我们这一桌正好两男两女,喝酒的气氛看起来和谐了许多。记不清楚喝了多少酒,反正大家都有点醉。醉眼朦胧间我愣怔地看着坐在我对面李扬嘴角的美人痣,心里莫名躁动。李扬发现我不时盯着她看,一脸魅惑地笑了笑,同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上颚的牙齿,用一只手在我的手上拍了一下。这个销魂的动作让我一下子冲动起来,瞬时觉得**上脑。李扬端起酒杯,说:“唐少,咱们走一个呗。”我说好,端起杯子和她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忽然我感觉到坐在旁边的张萍用手碰了碰我的大腿,差点碰到我的裆部。我受惊扭头看着张萍,她冲我顽皮地挤挤眼,又用嘴巴示意我往桌子底下看。我顺着她嘴巴努的方向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李扬正把手插进了李玉的裆上。我再往桌面上看他们的表情,两个人都一脸正经,一点都感觉不到他们正在桌子底下搞的罪恶勾当。妈的,这对狗男女也不知道避嫌,完全把我当成透明体。那句老话果然一点都没错,酒是色媒人,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喝酒到一定程度就会欲火上脑,情不自禁。我又扭头看了眼张萍,她也正看着我,我从她暧昧的眼神里看到了一团火正在熊熊燃起。张萍的手也不老实了,往我的下面伸过去。我浑身一激灵,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捂着嘴巴咳嗽了一声,把手伸到桌下抓住了张萍的手,强行阻止了她的进一步行动。过了一小会,大概李玉和李扬两个人都憋不住了,李玉跟着李扬前后脚去了厕所。张萍把手搭在我的大腿上,似笑非笑地说:“你想不想去厕所观摩一下现场,一定很火爆哦。”我说:“算了,万一我们闯进去惊着我兄弟,搞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多不好。”张萍站起身,满脸兴奋地说:“我去看看,你等会我。”张萍说完就往厕所快步走去,我拦都没拦住。我坐在沙发上平息了一下心情,可一想起李扬舔嘴唇的动作就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复。几分钟后,张萍回来了,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看起来坏坏的样子倒有几分迷人。我说:“你笑得怎么这么奸诈,那两个人在厕所到底干吗呢?”张萍坏笑地说:“你说呢?”我故意说:“我怎么知道啊,我又没去看。”张萍在我的大腿上打了一下,笑着说:“果真很火爆哦,李扬这个浪蹄子,简直了,那口活我是自愧不如。来,喝酒。”李玉和李扬去厕所的时间有点长,我和张萍喝了三瓶啤酒这两人才回来。这期间张萍不断地和我碰杯,每次都一饮而尽,喝完瞪着两颗眼珠子盯着我把酒喝干净才罢休。这个女人太能喝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把我灌翻。李玉和李扬回来后喝酒就有些心不在焉,我注意到李扬头发有些凌乱,衣服多了许多褶皱,她脸色绯红,而李玉则有点气喘吁吁。我冲李玉不怀好意地坏笑了一下。李玉这狗东西依然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样子貌似一个正人君子。张萍猛地喝下一杯酒,悄悄地把手伸到桌子下面,无意地把手搭在我腿上,不时用指甲掐我一下。酒喝得太多了,我有点迟钝,可还是因为这个动作小腹一热,扭头看了看张萍,她却假装没事一样和李玉碰杯喝酒。我在心里忍不住想,尼玛,真会装!这浪货今晚一个劲勾引我,是不是也想让我把她办了?又喝了两杯,李扬站起身来说太晚了,必须回家了。李玉也急忙站起身说要去送她。我虽然酒意正酣,不过考虑到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一个女人说要回家没有理由阻拦,只好和他们互道再见。李玉走后,我对张萍说:“要不我也送你回去吧,时间不早了,我喝得也差不多了,再喝就真要出洋相了。”张萍却酒兴正酣,说:“再坐会吧,这么早回去也睡不着觉。”我说:“我真不行了。”张萍说:“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你不知道吗?”我反驳道:“酒量不行也不能说啊,这是什么混蛋逻辑!”张萍说:“那也不行,我们把剩下这两瓶喝完再走。”然后两个人你来我往又喝了起来,我感觉自己的头正一点点发晕,酒量就要到一个极限。张萍干了一个满杯,放下酒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看着我笑了一下。这个舔嘴唇的动作有些淫|荡,我感到自己身体又有了反应。张萍把手又搭在我腿上,有意无意还掐了我一下。她说:“哎,你说刚才那个女的是真的回家去了吗?”我说:“应该是吧,不回家她还能去哪。”张萍哼了一声,说:“她能回家才怪,肯定是跟你朋友开房去了,刚才他们在卫生间一定是没过瘾,这会应该已经开好房又开始了。”我笑了一下,说:“开就开呗,年轻人就应该及时行乐嘛,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张萍说:“看不出来,你思想挺开放啊。”我说:“嘿嘿,大家彼此彼此。”张萍问:“没想到你思想也这么不健康啊。”我自嘲说:“我也是人啊,正常人都有需求吗,难道你不需要?”张萍忽然又问:“唉,你约的那个姑娘为什么不来?一点面子都不给你,简直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我解释说:“她说身体不方便,不能喝酒。”张萍撇撇嘴巴,不屑地说:“这种鬼话你也信,肯定是有了别的约,那个人在她心目中比你还重要,所以才放了你鸽子。”被人拆穿了谎言,我觉得很没面子,只好自我解嘲地说:“放鸽子就放吧,反正我和她也不是很熟,没所谓。”张萍说:“你这个人倒是蛮大度的,脾气也好,这点我很喜欢。”我说:“不大度又能怎么样,人家又不欠我什么,我有什么权力去指责人家。”张萍忽然把手放到了我两条腿中间,我身体不由往后缩了缩,说:“我可是个色|狼,你别挑逗我,万一我兽性大发你可就惨了。”张萍笑嘻嘻地说:“果然是色|鬼,碰一下就这么大反应,肯定在想坏事,局长大人的思想可一点都不健康,小心我向纪检举报你。”我心想,你个贱人敢挑逗老子,不过老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我说:“纪检管天管地还管到老子硬不硬了,难道不举的局长就是好局长?”张萍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局长大人可真幽默哦。”我不想跟她继续磨叽下去了,身体难受得不行。我站起身,说:“酒喝完了,我送你回家吧。”张萍不太情愿地说:“哦,好吧。”站起身,张萍身体贴着我的身体,故意装作酒醉,把我贴得紧紧的,两个硕大的胸脯在我身上层来蹭去。她这架势像是要把我硬上了似的,只听说过男人揩女人油,没见过像她这样揩男人油的,搞得我一直搭着帐篷,难受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