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炮灰女配的锦绣田园
是什么软件

炮灰女配的锦绣田园
下载正版网

玄幻  |  逝漌墨

而我则需要配合检查,饮食,生产,总之一切以孩子为主。“庄先生,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卖孩子,你已经帮我爸交了治疗费,够了!”听到五百万,我有些恼火。难道我的孩子就是用五百万买断的吗?我有尊严,同样我的孩子也有!摸着肚子,我在心中说着谢谢,说着对不起!绝对不能再让人侮辱他,任何人都不行,包括庄逸阳这个生物学爸爸。“那就如林小姐所愿,合同马上就好!”庄逸阳带着疏离的微笑,仿佛这就是最普通的一桩生意。我不再理他,看着窗外的雨滴,短短一个多月,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落笔无悔,最少我让生命中另一个重要的人可以活下来。庄逸阳留下梅子大姐负责我的衣食住行,他则飞往下一个地方。庄逸阳的办事效率很快就凸显出来,不到两天,就逼得杨瑞主动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去离婚,他同意我的条件。我又飞回阳城,回到住了两年的家,收拾了一些私人物品。在前婆婆的骂声中,跟杨瑞签了离婚协议。并且要求他立刻转账一百万到我的账户,不知道庄逸阳究竟拿捏了他哪点,一直哭穷的他,同意了。我们这才到了民政局办离婚,在整个过程中,杨瑞都是黑着脸怨恨的表情。许琴居然也出现在民政局,这是坐等杨瑞跟我离婚,立刻上位吗?我冷笑着扬起手中的离婚证,冲他俩竖中指,“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林靖雯,当初真应该给你配个流浪汉!”杨瑞恼羞成怒地说,这算是明着承认我跟庄逸阳的事情,是他算计的呢?呵呵,让我跟庄逸阳睡,既能让我离婚,又能去找庄逸阳算账,拿点钱。一箭双雕,这样的男人真可怕!幸亏早点脱身!我挑着眉头,故作得意地说,“感谢你让我怀了庄逸阳的孩子,母凭子贵,这辈子我都富贵荣华了。真没见过,上赶着往自己头上戴绿帽子的男人!小心再被绿,查查孩子到底是谁的?”我故意在杨瑞心中布下怀疑的种子,这个男人除了他妈,谁都不会相信。“你胡说,瑞哥,我是干净的身子跟你的。不像她,故作清纯!”许琴立刻紧张地解释,但是这话,却让我如雷击一般。原来杨瑞一直都不信我当初的话,难道女人的第一次都会有血吗?算了,往事不再争论,现在最主要的是分割瑞龙公司,我占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杨瑞,你是花钱将股份买回去,还是分割公司?”无论杨瑞选择哪一种,我都将在以后的日子里,成为他强劲的竞争对手。“除了这一百万,你什么都别想得到!别以为搭上庄逸阳,就能够让我害怕!”杨瑞气呼呼地拒绝。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谈,让庄逸阳继续出手吧!不到一周的时间,肝源找到了。也就意味着,我要为庄逸阳生下这个孩子,手术安排在下周一,还有三天的时间。而杨瑞在业内人人喊打,无人合作,进行中的项目,全部都暂停。现在还没有涉及赔偿,否则就会连累我。我坐等他打电话求着答应当初的条件。然而却没想到他狗急跳墙,直接飞到临城闯到我爸的病房里。在走廊上就开始嚷嚷着,我婚内出轨,现在联合野男人,逼着他离婚,还打击他的公司。总之在他的口中,我十恶不赦,水性杨花,就应该立马浸猪笼。我赶过来的时候,他正骂得起劲,“梅子姐,帮我!”如果让我爸妈听见,那后果不堪设想。这位梅子姐,来历不凡,否则庄逸阳也不会安排她贴身跟着我。杨瑞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可是她的速度再快,也没有阻止我妈的到来。“杨瑞,你再闹下去,给你送警局去!”我压低声音警告着杨瑞,一个大男人学女人撒泼。当初我被他逼得那么狠,也没有在公司大闹。“好啊,那就让警局的人看看,你给老子戴绿帽子,怀野种,现在勾搭野男人逼死我是吧!我要是死,你们全家没一个能活!”杨瑞看见我妈,那更是大声地喊着。我妈站在那摇摇欲坠,死死地盯着我,“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们离婚了吗?”“妈!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您听我解释!不是我,不是的。”我语无伦次,面对我妈,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怎么说。我恨不得现在拿刀剁了杨瑞,我爸生死关头,他居然闹到医院来。当初让他拿钱救人,我爸妈等着他这个做女婿的来,他干什么呢?只顾威胁我离婚,现在却做出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林靖雯,你就是个婊,子!”杨瑞话还没有喊完,就被梅子姐抽了一个大嘴巴子。抽得好!就得抽得他这张臭嘴说人话为止。护士过来,将围观的人赶走,也呵斥我们,处理家务事,换个地方,不可以在病房大喊大闹。梅子姐将杨瑞拽到楼下,我妈使劲拉着我,“既然你说不是的,那现在去检查,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怀孕?”我泪如雨下,“妈,你别这样,别这样!”瘦弱的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拖着我走。“那你就是怀孕了,却不是杨瑞的孩子?”我妈死死地盯着我,如果我不说实话,今天是过不去了。我默认地点头,还未开口解释,就被我妈抽了一巴掌。“你走,我没你这样的闺女!怪不得有人给你打钱,又帮忙寻找肝源。你这是自己不愿意救你爸,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爸就在这中间没了,你这辈子就跟那野男人过吗?”我妈失望地看着我,跌坐在椅子上。这是她第二次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第一次是我非要嫁给杨瑞的时候。“不,妈,不是的。我愿意救爸,我现在就打掉孩子,用我的肝,好不好?”我跪在地上,摇着我妈的腿。不管怎么解释,我妈都已经认定我是那白眼狼。用我的肝,不管那合同,不管庄逸阳,我不能没有爸爸妈妈。如果他们都不要我,我在这个世上就没有亲人了。我哭着去找医生,要求他让我上手术台。但是医生强烈拒绝,先手术后人流,会出人命的。现人流后手术,我爸已经等不了。我妈拒绝跟我说话,我爸暂时还不知道当日的事情,所以责怪我妈。本↘书↘首↘发↘追.书.帮↘我默默地给他擦完脚,不敢多说一句话,就出去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过来,在我爸面前嚼舌根,晚上我都不回去,就在走廊睡陪护床。这样严防死守,终于到我爸进到手术室,我跟我妈守在外面,却没有相依在一起。梅子姐给我端来吃的,也给我妈端一份,她直接黑着脸推开。我这肚子饿,不吃就头晕,避免晕倒在外面,我选择吃。一边吃,一边接受我妈那埋怨的眼神,她心中指不定怎么怪我!手术成功送到ICU,我终于松下一口气,好好地睡一觉。

平静的小镇
简介

平静的小镇
app客户端下载

玄幻  |  白曦儿

一句“开工”之后,蓝昊拿着紫砂壶坐在院子中喝起了茶,不多时南宫岩来了,蓝昊请到客厅很恭敬的问道:“将军可否满意?”“很好,你为我建造的家非常不错,我还有一件事求你帮忙。”南宫岩说的严肃。蓝昊做了个请的姿势:“将军有什么吩咐就说,又不是外人。”套套近乎没坏处,南宫岩在灵人的世界身份挺高,而且送给蓝昊的金子卖了二十多万呢,求他办点事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在战场上厮杀二十年,妻子和孩子在家等我二十年,最终也没能回到家中照顾他们,给你留下的金丝珍珠耳环本来是一对,我的后裔有一对,如果碰到了麻烦你照顾照顾,我也不是白求你的,和我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有大生意给你。”蓝昊彬彬有礼,向南宫岩鞠了一躬,极力控制心里的激动:“将军受我一拜,您太照顾我生意了,我们现在就走。”到门市房交代张琦几句,蓝昊开车带上南宫岩到了一处大宅,在蓝昊的印象里石头城可没有这处古香古色的大宅。“将军,这宅子气势恢宏,身份一定高贵。”“进去小心说话,这是公主府邸,石头城六朝古都多少王公贵族都有府邸,底蕴深厚,你的通灵商店以后会有数不尽的财富等着你赚。”蓝昊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上前抱了一下南宫岩,结果可想而知,抱了个空,脑袋磕在了车窗上:“哎呦,又忘了!”南宫岩摇摇头,下车带着蓝昊敲响了大宅的门,开门的人让他们稍等一会儿,五分钟后才带着南宫岩和蓝昊走进公主府。到了客厅,蓝昊一直站着,很快公主在两个丫鬟的陪伴下到了客厅,南宫岩和蓝昊同时行礼,公主摆摆手让他们坐好。蓝昊可不敢坐下,怕摔到地上:“公主我站着就好,不知公主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灵人世界的大人物也是大人物,都是送钱的财神,蓝昊毕恭毕敬。“蓝老板很会来事儿,南宫将军推荐的人果然不错,今年的寿诞就由你来准备,少不了你的好处,现在去管家那领了要准备的物品,准备好了南宫将军会告诉你怎么领钱。”蓝昊再次向公主行了大礼,随着管家退出了大堂,来到账房领了物品清单,清单是一个小本子至少有上千件的物品需要准备。“好好做,少不了你的好处。”管家眯缝着眼睛,眼神有些怪异。蓝昊脑子一转,对管家说道:“陈管家,我会特意为您准备五十刀纸,如果明天您有空可以到我店里,会叫经理给您把事办了。”“后生可畏,做人蛮机灵的,我现在带你出去,南宫将军还要和公主谈事情。”陈管家带着蓝昊出了公主府邸,在外面的车上等了两个多小时南宫岩才出来,上车后蓝昊问道:“将军,她是哪个朝代的公主?”南宫岩沉默了一会儿才回蓝昊:“陈国公主,你有福了。”话简单实用,蓝昊开车返回蓝家祖宅,把南宫将军放在门口,蓝昊独自回到祖宅之中马上叫张琦关店。“张琦叫大家都过来,发财了知道不,来了一笔大生意,要把这次的生意做好,我们能重新装修店面了,而且每个员工的奖金都翻倍!”蓝昊激动,张琦脚下都快飞起来了。所有员工都到了蓝昊面前,蓝昊必须和大家商量,他想不周全的事有两个掌柜和张琦呢,拿出清单小本放在大家面前:“都看一看清单,我门需要准备的物品很多,但是我相信大家的能力。”看到清单之后一个个的都蔫头耷拉脑的样子,清单上的物品太多,要在一个星期内准备好,凭蓝昊和张琦肯定不能完成,而且蓝昊的通灵商店刚刚开张,没有和扎纸工厂或是店铺打通关系,办起来非常困难。“夏白化,董航庆你们两个都是做生意的老手了,这一单要做起来一周之内能完成吗?”夏白化吭哧半天才说道:“不好办,如果能有一个十个人的扎纸铺子能完成,要蓝老板去联系了。”商量了半个多小时,问题只能蓝昊和张琦两人自己解决,夏白化和董航庆都帮不上忙,面临这么大的单,困难也摆在了眼前。蓝昊摆摆手让夏白化他们几个灵人员工去休息,趴在桌子上瞪着张琦,张琦一脸的无奈:“蓝哥,我只能尽力了,明天我门去石头城双峰区找找张老爹,绝对的手艺人,清单上的物品都会做,可他岁数大了,到哪去找十几个人来准备无解。”“想不出来怎么办?睡一觉就解决了。”蓝昊闭上眼睛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张琦愣了半天不知道蓝昊这是什么节奏。做早餐的任务道了张琦的身上,后院可还有个林妹妹等着吃饭呢,两个小时后,林语苏黑着脸,张琦一脸无辜,两人看看桌子上的菜,看看打着呼噜的蓝昊,都没有动筷子。“蓝昊,你快点起来,我饿了!”林语苏声音洪亮,蓝昊跳了起来,手太急把桌子掀了起来,黑乎乎的面条腾空而起落在了蓝昊的脑袋上。“哎呀,烫死我了!”蓝昊疼的直叫,林语苏在旁边捧着肚子笑,张琦双手拿着筷子在蓝昊的脑袋上乱夹。捣鼓了两三分钟才弄好,蓝昊已经成了爆炸头,林语苏依旧笑个不停:“哈哈哈,太时髦了,哈哈哈……”攥紧了拳头,蓝昊又慢慢松开:“唯小人和女子难侍候!”说完逃出了餐厅奔向厨房,三下五除二三碗西红柿鸡蛋面呈现在了林语苏和张琦的面前,张琦给蓝昊竖起大拇指:“蓝哥你的手艺没得说,我刚才做得可惨了,林姑娘给我胳膊打起包了。”撂下筷子就给蓝昊看,蓝昊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好男不和女斗。”“蓝昊,还钱!”尖叫声从林语苏嘴里喊出来。蓝昊赶紧夸林语苏美,漂亮,能用的词都用上了,总算是平息了她的怒火,现在可是关键时期,不能起内讧。“找小姑娘的事,我会全力帮助可以不?”蓝昊站起来到林语苏旁边毕恭毕敬的说着。“看你有诚意,暂时不要你还钱,不过你要陪我去范庄。”“我的姑奶奶,这周不成,我得赚钱呀,刚来的大单,除非你不想要钱了。”欠林语苏的钱事小辫子,也让蓝昊成了大爷,林语苏不得不妥协。“那我叫晓东陪我去。”张琦见两人在面前斗来斗去,悄悄滴走出餐厅,怕自己在两人中间躺枪,等了十分钟出来的事蓝昊,嘴里嘟囔着:“又让小白脸钻了空子。”“蓝哥,单子重要呀,那可是陈国公主,不能得罪,我开车现在我们就去双峰区找张老爹,他和我有点渊源,到了之后或许我们的事就迎刃而解了。”“走走走,等我赚了这一单非要小白脸好看,你说我对林妹妹多好,她怎么就对那个小白脸情有独钟呢?”蓝昊一边走一边问张琦。张琦打开车门,到了驾驶室,启动车子后说道:“爱情我不懂,据说死不要脸就能抱得美人归,蓝哥我看好你。”“你说的对,坚持到底,死缠烂打,就不信斗不过那个小白脸,关键我比他长得帅。”

骑士聊天群
特色功能演示

骑士聊天群
综合客户端

玄幻  |  琉璃晶冰

没敢出去,就在这医院找了个病房住下来,洗澡休息。就这样过了三天,我爸转到普通病房,就在这时候,那些闲言碎语传到他耳朵里。气得他当场就骂我妈,等我来的时候,接着就骂我。“打电话,让那个男人来!必须要马上来!”我爸气都喘不了,我妈赶紧给他顺顺胸口。我站在那小声地解释,“他工作忙,怕是不能马上来!”“你是不是要气死你爸,赶紧打电话,你总不能大着肚子一个人生娃吧!”我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我不敢打,庄逸阳那样的人,会到医院来看我爸,听他的怒骂吗?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是不是有家庭?林靖雯,他要是不来医院给我个交代,那我就去找他,现在就去!”我爸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我赶紧扑过去阻止他。“我打,我打!他没有结婚!”我对庄逸阳根本就不了解,他没有结婚还是报道上的。我走到外面,小声地给庄逸阳打电话,将这里的事情解释了一下,恳请他帮忙。“抱歉,我现在在Y国,后天有一笔很重要的生意要谈!”庄逸阳冷冷地拒绝了我,直接挂断电话,没让我说第二遍。电话的盲音,让我不知道如何处理?难道要找一个人来冒充庄逸阳?可瞒住一时哪能瞒到孩子出生?我胆怯地回到病房跟我爸传达了庄逸阳的话。我爸问了庄逸阳的情况,我也小心翼翼地回答。“这样的人家会娶你吗?林靖雯,我就这样教你的吗?去当人家小三,还觉得光荣吗?立刻马上去打掉这个孩子,跟他分手。”我爸气得捶得床直震。“爸,你别这样,求您了!”我哭着握着他的手,不在乎他在激动的时候,打在我身上。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不答应庄逸阳的条件,我根本没有能力救我爸。这样的话,我不敢说,说出来,我爸真可能会自杀也不接受。“打不打胎?我就问你,打不打胎?你不要脸,你爸我还要脸!”我爸伸出手抽自己的脸,我妈跟我一人抓住一只。我看见病服上都有血迹了,赶紧吓得出去叫医生。医生过来的时候,我爸还是那么激动,最后打了镇定,才能检查。伤口崩裂,必须重新缝合。我妈捶打着我的肩膀,“你是不是要气死你爸!是不是?现在跟我去打胎!”我爸再次被推到手术室,进行伤口缝合。我心都在滴血,面对我妈的打骂,只是护住肚子,其他地方随她了。梅子姐几次要上来阻止我妈,都被我用眼神阻止。只要我爸好好的,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才是人间最惨的悲剧。医生摘下口罩,有些指责地对我们说,“病人伤口有些感染,家属们一定要注意一些,别惹病人再激动!”我连连应下,我妈则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到底是当着医生的面,没有再多说什么。我爸很快就醒过来,就一句话,如果我不让庄逸阳来,他就不吃药,不吊水,不接受任何治疗,死了算。否则现在就去打胎,绝对不接受我婚外生子。无奈之下,我又给庄逸阳打电话,响了三次,没有人接。或许是他觉得不耐烦,后面直接关机了。根本联系不上,最后我只能跪在那求我爸,“他在国外,五天,您就等他五天行不行?”我爸一个茶杯就砸过来,我用胳膊挡了一下头,茶杯掉落在地上,四分五裂。“三年前,你为了个男人跪下,现在你又为了个男人跪下!既然我跟你妈在你心中一点分量都没有,你走吧!”我爸哭了,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见他哭。那眼泪就跟锤子一下揣着我的心,我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是个不孝女,一次又一次地让父母伤心。庄逸阳说两天后有一个重要的生意,那五天的时间应该回国。可是我根本联系不上他,这可怎么办?我知道没有资格提这要求,显得不懂事,可为了我爸,我只能求他。接下来的每天我都在担心紧张中度过,还剩下最后一天,我终于电话打通。求了半天,他答应来到病房。我算是睡了一个安稳的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化了个淡妆,求人就得有求人的姿态。在医院门口,我等了他三个小时,看见他来,小跑着过去。庄逸阳就如同太阳一样,瞬间照亮我的生活。“一会不管我爸说什么,你能不能先答应下来!如果他说话不好听,你就当为了孩子忍一忍。事后不管你加倍骂我,甚至打我都可以,好吗?”我卑微地说着,求他让我爸顺心。只要我爸能够活下来,做什么都可以。庄逸阳看看我,嗯了一声。到了病房,我给爸妈介绍了一下庄逸阳,他也配合着喊了叔叔阿姨。我爸全程冷着脸,“雯雯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庄逸阳点点头!“那你什么时候打算娶她?我们家不要你任何彩礼,这孩子绝对不能成为私生子。”我爸本来很生气,但是看见庄逸阳,就知道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在我们临城,女儿出嫁都是要高价彩礼的。我爸如此说,就是在为我做脸。庄逸阳转头看着我,我哀求地看着他,哪怕就是骗骗我爸就好。我不会当真的,也不需要他娶我。庄家是什么家庭,怎么会娶一个二婚的女人?我这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不白日做梦,再说我并没有爱上他。“对不起,我没有打算娶她!”庄逸阳一句话,让我所有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我爸气得满脸通红,但没有立刻发火,“既然这样,你就走吧!我女儿跟这孩子就跟你没有关系了!”庄逸阳站起来,却没有走,反而看着我,“林靖雯,你跟我走!”我爸也看着我,“如果你今天敢走出这个病房,我立刻死给你看!”我抱着头,痛苦不堪地蹲下来,为什么一定要将我逼到如此境地?肚子好疼,腿间感觉有一股热流,难道老天爷也在责怪我吗?我妈冲过来,拽着我的衣服,“你给我起来,告诉他,你要打胎,让他滚!”肚子疼得浑身都在发抖,我妈这一拽一拉,让我更是疼得冒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庄逸阳轻轻推开我爸,拦腰抱起我,就往妇产科走去。我妈在后面哭喊骂着,仿佛我就是她的仇人。我拽着庄逸阳的衣服,忍着剧痛,质问他,“为什么不能骗骗他?”“骗了这一次,下一次呢?是不是直接逼着我们领证?林靖雯,你该清楚自己的身份!”庄逸阳说着薄情的话语,让我自嘲地笑了。是啊!我该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一切本来就是奢望。那就让这个孩子落了吧!大家一拍两散,再也不相见!这对我们来说,都是解脱。以他的身份,有千千万的女孩子愿意给他生孩子。在别人眼中,我不过是运气好,否则哪有资格怀上他的孩子。

在黑暗中守护
官方下载网址

在黑暗中守护
苹果游戏下载

玄幻  |  森霖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庄夫人居然将周思颖带到这里来。、她这是要做什么?利用周思颖,让我去流产吗?我站在那,坐下都不敢,看着周思颖,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天之骄女。完美的外形,骄傲的学历,良好的家世,跟她对比,我就是个狗尾巴草。“思颖,我带你来,不是让你跟逸阳吵架!而是怕逸阳被这女人给蛊惑了!”庄夫人拍着周思颖的手,亲密无间。周思颖得体地微笑着,“伯母,逸阳跟我说过了,林小姐生完孩子就会离去。不会影响我们生活的,林小姐,是不是?”她真的完全不在意,换句话说,我这样的根本就不配做她对手。“周小姐,您放心!我跟庄总之间是有合同的。生完孩子,我自然就会离开!”我有些气愤,他为什么要将这件事告诉她。这一点自尊都不给我留吗?“一个女人连自己孩子都不要,真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卖!既然如此,逸阳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现在就将这个孩子做了,免得生下来受罪。”庄夫人大义凛然地装好人。周思颖没有反驳,而是一脸微笑地盯着我。原来庄夫人不过是她手中的枪,她不是不在意,只不过故意表现出来的。“伯母,这好歹是逸阳的孩子,如此逸阳会难受的。还是让她生下来,我会当做亲生的。”周思颖见我没有说话,接着发力。她要做一个完美无缺,温柔贤惠的女人,这些事情,就由别人做。所以她跟庄夫人之间,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我捂着肚子,不管是谁,都别想动我的孩子!“你又不是不能生,等你们结婚后,生三五个,伯母都帮你们带!”庄夫人一副好婆婆的样子,这两个人之间表演得那真是一对好婆媳。个顶个都是演戏的好手,我真得尊称一句戏精。“我的孩子,我做主!轮不到你们来决定,如果庄逸阳让我走,我保证不会多留一分钟。”我自嘲地说,面对她们的打压,我只能坚守那点可怜的自尊。如果不是当初庄逸阳非要保住这个孩子,那早就没有了。不是我死皮赖脸地跟着庄逸阳,他现在让我走,我立刻就走。但是这个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我爸死了,我妈现在不要我,这孩子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是我让你走呢?”周思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终于露出本来的面目。如果是我让你走呢?周思颖这一句话,就将我所有的盔甲击碎。她是他的未婚妻,现在驱逐小三,于情于理都是理所当然。我后退了一步,“周小姐,对不起,我跟庄逸阳是有合约的,我赔不起!”对,我赔不起违约金!这是一个留在他身边非常好的借口,我知道这样做很可耻。可我不想走!“违约金,我给你!如果你真的爱他,就该明白,你的存在,是他的污点。他不需要一个私生子,让别人诟病他的私生活。”周思颖的每句话,就跟刀子一样戳在我的心上。周思颖看我有些松动,让庄夫人先一步离开。客厅就剩下我们两个人,面对她,我太缺少底气了。“庄逸阳是我的未婚夫,你跟他之间的恩怨,他解释给我听了!换句话说,正是因为那份合约,他不好意思来赶你走,毕竟你给他怀个孩子不容易。”周思颖突然又好声好语地拉着我的手坐下来。不好意思赶我走?他是要我来开,所以这些天才没有出现,电话也很少吗?“他说需要这个继承人,已经确定是个男孩!如果他真的不要孩子,可以让他亲自跟我说吗?”我真的不相信庄逸阳会做这样的选择。面对我的坚持,周思颖叹口气,伸出手抚摸着小腹。“本来我是不想打击你,但是你要真相,我就给你。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你的就不重要了,明白吗?我会给你一笔钱,让你们后半辈子无忧无虑,这孩子的去留你自己决定!”周思颖拿出一张卡,放在茶几上。从头到尾,一句骂我的话都没有,反而做出如此周全的决定。这就是豪门世家选的当家主母的气派跟胸襟吗?原来如此,有了嫡子,谁还在乎私生子呢?可这比打我骂我还让我难受,他要我走,一句话就可以。为什么非要让他未婚妻来?“好,我走!”话都说到这份上,如果我再不走,那岂不是不识相。“需要我叫人过来帮你吗?”周思颖非常满意我的回答,这是迫不及待就要我离开。我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这里的一切都是庄逸阳给我买的。“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现在就走,这卡我就不要了,既然我选择留下这孩子,就有办法养大他!”这是我儿子,不需要接受别人的怜悯。从此以后,这就是我一个人的儿子,跟谁都没有关系。“逸阳这样的男人,注定身边的女人不会少。如果每一个我都要生气,那我就不能成为他的未婚妻。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会给你发请帖!”周思颖声音里都透着欢快,显得很高兴。梅子姐看着我,有些欲言又止,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跟她道别后,我没有回头,直接就离开了。我本以为自己会哭,但却一滴眼泪都没有。为母则刚,从此后我就要为肚子里的小人儿负责。没有再去住酒店,而是非常快速地租了一个房子,先安顿下来。租房子的过程中,我还遇见一个熟人,肖媛媛。瑞龙公司倒闭后,她丢了工作,最后只能在一家中介公司做会计。她看我肚子大了,主动帮忙,中介费打了个折扣,还帮我买东西。看着她忙前忙后,我知道她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当日的愧疚。很小的一套公寓房,租金便宜,小区安全,目前是我最好的选择。留着肖媛媛吃了一顿饭,听她说起杨瑞如今的惨况。他双手被废后,许琴第一时间卷走他所有值钱的东西跑路。又被庄氏集团告上法庭,赔偿损失。最后被迫卖车卖房偿还债务,跟他母亲如今住在一个又小又破的房子里。“姐,你当真跟那庄逸阳在一起吗?”肖媛媛又跟以前一样称呼我。但是这话,让我沉默地摇头。“那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你现在一个人,到时候生孩子,坐月子,可都需要人。”肖媛媛说得很隐晦,劝我打胎。毕竟一个离婚的女人,肚子里踹个娃,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我笑笑没解释,她也就没有再追问。当初离婚的那一百万,如今也就落下七十万,我还有六个多月生孩子,再哺乳一年,等到孩子上幼儿园,算起来得要三四年时间。这点钱根本不够花,所以我必须要挣钱。我现在是个孕妇,一般企业是绝对不会要我。找了好几家,才勉强有一家保险公司同意接收我,但是不给底薪,不签劳动合同,只能凭单子吃饭。公司平台上的老客户很多,一个个都要上门服务,才会有开新单的机会。

暖屏掩旧年
版本更新

暖屏掩旧年
下载网

玄幻  |  颖芍

“八点半我看电视剧都来不及,看什么开奖结果!”苏蓉嘴唇一翘,“老赵,要买彩票咱自己买,别占人家两块钱的便宜!”“孟浩既然有心,你们就收着呗!”程河打圆场,从孟浩手里接过彩票,就着路灯看了一看,“咦,两张彩票前六个号码都一样,就最后一个号码我这张是,老赵这张是!”“是!前六个号码我把握比较大,所以我说至少能中个二等奖!”孟浩说。“还二等奖呢,我就不信了!”赵砌匠伸手将孟浩给他的那张彩票从程河手里抢过来,也就着路灯看了一看,“行,我今晚就等着开奖,看看你孟浩是不是真有本事一口猜中中奖号码!”“你敢!晚上我要看那个穿越剧,你敢跟我抢电视!”“我也就是说说,反正彩票是人给的,不要也是白不要!”“要了也是白要!就他那个满脸晦气的瘸子腿,能中奖鸭子都能上树了……”那夫妻二人再不理会孟浩,而是一边嘀嘀咕咕说着话,一边先往前边走了。“程哥你租的房子跟他们在一起?”孟浩看着那夫妻的背影,随口一问。“没有,那夫妻的脾气谁敢跟他们住得太近呀,我租的房子离他们老远,只不过是一个方向而已!”程河回答。“那程哥一定要记得晚上八点半,收看央视一台,我确信你这张彩票至少能中个二等奖!”“行,我晚上一定看!”程河呵呵笑着将彩票收起,这才跟孟浩扬手告别。孟浩眼瞅着更前方赵砌匠夫妻快要消失的背影,脸上划过一抹阴冷的笑意。他可不是圣人,赵砌匠敢冲他扔砖头,他肯定不能让赵砌匠好过。跟程河分了手,孟浩重新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孔琳住的小区。孔琳跟她老公买了一栋两室一厅的房子,目前还没有要小孩儿。不过孔琳一个十几岁的小表妹在她家里住,孟馨晚上只要跟这个小表妹一块儿睡就行。孟浩赶到的时候,孔琳的老公还在工厂加班没回来,一眼看见孟浩,孔琳习惯性地流露出热情的笑脸。孟馨使眼色想问孟浩有没有弄到钱,孟浩只当没看见,从兜里掏出两张彩票递给孔琳,说道:“刚在你们家小区旁边的彩票点买了几张彩票,我有预感至少能中个二等奖,所以送你两张吧!”孟馨没想到他哥说出去找钱,居然是买彩票去了,一时满脸尴尬无话可说。孔琳却笑呵呵地接过彩票,说道:“那敢情好,我这两天正想去买彩票碰运气呢!孟哥既然这样说了,肯定能中个大奖!”她将彩票珍珍重重收进茶几下边的小屉子里。小表妹伸手拿出彩票玩,孔琳赶忙说道:“可别弄烂了,要不然中了奖也无法兑奖!”小表妹嘿嘿一笑,又将彩票重新收进屉子里。正好门铃响起,孔琳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不由得一个愣怔,叫道:“马叔,马婶,我不是说了等几天嘛,怎么你们又来了?”“什么叫我们又来了,你们家欠了我们家的债不还,我来讨债天经地义,你今天再不还,我就坐在你家里不走了!”一个女人尖着嗓门,一边推开孔琳走进门来。那女人四十多岁年纪,尖尖的下巴狭长的额头,一看就是个刻薄相。她身后跟着一个瘦瘦的男人,瘦得皮包骨头一样,也不像是个好心人。“怎么回事?”孟浩问。“我们家阿勇不是新接手了一家小工厂嘛,就是从马叔马婶手上接的!本来说好半年之内交清转让费,可这才过了两个月,他们就追着讨债,昨天来了,今天又来……”“孔琳你这话什么意思?”马婶气势汹汹一口截断孔琳的话,“你看哪一家工厂转让能拖半年才交清转让费的?我们能让你们拖俩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当初咱们确实说好了半年之内交清啊!……算了马婶,我先送走客人再跟你说!……孟馨真是不好意思,今晚我就不留你在家里住了,你跟孟哥先回去,改天我再跟你联络行不?”因为孟馨还欠着孔琳五万块钱,偏偏赶上今晚有人上门讨债,那就让孔琳大不自在,生怕孟浩孟馨以为她是跟马叔马婶串通好了在演戏。孟馨更是满脸通红,只能望着她哥孟浩,多希望孟浩能够从兜里掏出钱来。孟浩自然明白孟馨的意思,赶忙上前一步说道:“没事的孔琳,这件事要不让我来解决吧!”“你来解决?你谁呀你!”孔琳还没说话,马婶抢先开口,一边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孟浩,“我瞧你这模样,不像是个有钱人吧?孔琳可还欠着我们家整整十万块呢,你真有本事替他们解决?”“他能解决倒好了,反正今晚拿不出钱来,我们就不走了!”马叔说,满不在乎地往沙发上一坐。孟浩微微一笑,说道:“我的确不是个有钱人,不过我还欠着孔琳几万块钱,待会儿我直接把钱还给你们就是!”“孟哥,你……有钱?”孔琳一愣之后谨慎发问,“孟哥我真不知道马叔马婶今晚会过来,这本来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要不你跟孟馨先回家吧,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再让他想想办法!”“不用了,我待会儿一定有钱还马叔马婶!”孟浩说。“待会儿?要待多久?”马婶抢口发话,“你有钱就马上拿出来,我们可没时间跟你磨叽!”孟浩想了一想,从裤兜里又摸出一张彩票来。“是这样的马叔马婶,我今天买了几张彩票,每一张都至少能中二等奖,照今晚开奖的大乐透积攒下来的奖金核算,二等奖能有二十三万多!如果两位等不及,干脆用我这一张彩票,抵了两位的十万块欠账如何?这样你们明天去兑了奖,可以尽赚十三万!”他说得平静淡然,满客厅的人却都一脸懵逼。孟馨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她哥会说出这种话来。孔琳则冷下面孔满脸无语。马婶好不容易咽口唾沫,像看傻一样看着孟浩,老半天才问出一句:“是你傻还是我傻?我如果没听错的话,你是想拿两块钱的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欠账?”“没错!”孟浩点头。“哥你别说了!”孟馨不得不开口阻拦,恨不得地上有条地缝钻进去。马叔嘿嘿嘿嘿笑起来,笑得一张瘦脸格外狰狞。“你小子还真说得出口呀,敢拿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块钱,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看你是存心想要赖掉我们家十万块钱吧?”“真不是!我可以保证我这张彩票可以兑换二十三万奖金……”“够了!”马婶忍无可忍尖声打断孟浩的申辩,“你这穷酸B真是有出息啊,一张彩票就想抵我们家十万欠账,你是当我傻呀还是当你傻?算了算了,你就是个打酱油的,我懒得跟你说废话!孔琳我告诉你,这小子既然说出这种话来,今晚你要是不把十万块钱全部还清,我老两口干脆就死在你们家算了!要不然再过几天,还不知你们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她一边说,一边果然往地板上一坐,摆出一副死痞活赖的模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