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27年浑浑噩噩的日子
预览版特色功能演示

27年浑浑噩噩的日子
特色功能

    玄幻  |  忆白玥

    张强提早上车,给赵倩留了位子,凝视着车窗外,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赵倩的到来。赵倩笑眯眯地拖着行李箱,披着秀美的长头发直挺挺地韵味十足地向大巴车走来。张强从位子上站起来,连忙跳下车,跨步迎上去,笑盈盈地说:“赵老师,早上好啊!让我帮你提箱子吧!”“不重,我自己来吧!”赵倩笑着说。张强接过行李箱,甜甜地看着赵倩说:“赵老师,这是我喜欢做的事儿,你就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哈哈!”赵倩微微地翘了翘嘴角,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帅哥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张强同志!”张强提着行李箱爬上了车,赵倩跟在后面。此时,全车的人们都看着这对帅哥美女。但赵倩和张强却没有感觉到,彼此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方的身上。张强和赵倩一起坐在第二排靠右的位子,赵倩靠窗。好像车上就他们两个人,靠得很紧,海阔天空地聊,无所顾忌地聊。他们似乎没有了距离感,相处起来如此自然。因为他们的心早已紧贴着,彼此都有强烈的期待感。张强转头看着赵倩的俏脸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听说你爸妈也是教师啊?”赵倩笑着说:“是啊,我们一家都是搞教育的!”张强笑嘻嘻地说:“我喜欢和教师一起,我爸过去也是教师,但后来改行了!”赵倩好奇地问道:“哦!原来你爸曾是教师啊!现在在哪里高就呢?”张强淡淡地说:“和我同单位,他也在县住建局。”赵倩继续打探道:“那你妈妈也是干部喽?在哪儿工作呢?”张强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是啊,她在公务员局。”赵倩微微一笑说:“你们一家都是公务员啦!”张强专注地看着赵倩,假装一本正经说:“我倒是喜欢一家都是教师!要不,我和你同家吧?”赵倩听了张强的话语,有点儿紧张,张强是话中有话,明显是变着方式向赵倩表达爱意。赵倩却假装听不懂,便笑着说道:“你想的美啊!你是男人,怎么可以和我同家呢?”张强调皮地笑了笑说:“就是男人才可以和女人同家啊!世界上有没有两个女人同丨居丨啊,有也是同性恋啊!哈哈!我嫁给你不就得了吗?”赵倩心砰砰直跳,红着脸温柔地说:“张强,你这是向我求婚吗?有那么直接的吗?好,你嫁给我,那是‘倒插门’,你可不能反悔哦!”张强抓住赵倩的手低声而又极其温柔地说:“可以吗?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赵倩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但语言上却说:“我不嘛!哪有那么快的?哪有在车里求婚的啊?咱们还不是很了解啊!”张强干脆把赵倩另一只手也握住,笑着说:“你可以考验我啊,我等着你!”坐在隔壁排的张秀,转过身来,笑眯眯地看了看赵倩,又看了看张强,好像发现什么秘密似的,对着张强点了点头,然后转回身子,和她同位的欧阳囡说:“哈哈,他们俩对上了!你发现了吗?”欧阳囡不明白张秀意思,便说:“什么对上啊?什么跟什么对上啦?”张秀轻声地说:“我哥和赵倩对上了!他们估计会谈恋爱了!”欧阳囡这才明白过来,笑嘻嘻地转头去看着赵倩。张秀和欧阳囡都是赵倩的同事,但赵倩却不知道张秀就是张强的堂妹。赵倩看到张秀和欧阳囡诡异的样子,便抽回自己的手,向右移了下屁股,故意离张强远一点儿。张强也跟着向右移去,他们的身体又黏在了一起。赵倩没地方移动,只好说:“张强,她们在看我们呢!保持距离,注意形象哦!”张强厚着脸皮,挤着赵倩笑哒哒地说:“没事儿,我不怕!”赵倩轻轻地推了一下张强说:“你不怕我怕,光天化日之下,你不羞羞啊?”张强这才收回身子,端端正正地坐着,便笑着低声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夫人原谅!”赵倩笑着说:“你不但身体上吃我豆腐,语言上也侵犯了我,你该当何罪?”赵倩口头上这样说,心里却甜滋滋的,因为她想张强吃自己的豆腐,渴望得到张强的爱。女人一旦缺爱,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接受男人的肢体暗示,甚至自己也会用肢体暗示男人,尤其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赵倩也不例外,因为她也是正常的女人,更何况她已经和第一个男朋友分了手。张强嬉皮笑脸地说:“你迟早是我的人,只是提前了点儿,顶多是‘提前罪’哈!”“就你皮厚,一点儿都不感到害羞!都不怕被人家听到!看来你是恋爱专家咯?你告诉我,你谈了多少个女朋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赵倩故作严肃地说。张强继续调皮地笑着说:“我……我没谈几个,倒是很多女生喜欢我,你还不抓紧时间追我,后悔的人是你哦!哈哈!”赵倩故作鄙视的样子说:“彻!你好大的口气哦,等我来追你,你做梦去吧,哈!”张强笑咧咧地说:“你不追我,那就我来追你啊!哈哈!”赵倩说:“你追不到我滴,我会飞滴!哈哈!对了,张强,你是读理科的吧?”张强睁大已经笑眯眯地说:“对啊,我读理科的啊!怎么啦?”赵倩瞟了一眼张强说:“你读理科的人,怎么也这么油腔滑调的啊?”张强被赵倩这么一电,心胸一股暖流直冒,笑着说:“是吗?按你说,咱们读理科的人都不会谈恋爱啦?”赵倩笑哈哈地说:“我觉得学理科的人,只会做题啊,怎么还会勾引女孩啊?哈哈!”张强盯着赵倩微红的脸蛋说:“我啊,只会勾引你,一个名叫赵倩的仙女!”赵倩双眼闪烁着亮光,笑盈盈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仙女啦?”“你不是说你会飞吗?会飞的女孩,长得漂亮的女孩,就是仙女啊!”张强得意地笑道。赵倩笑嘻嘻地说:“哇塞,我成仙女啦!太开心喽,我可以飞走啦!”说完伸出双手,拽着手掌。张强突然唱了起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我伴仙女双双飞……”赵倩哈哈大笑起来说:“张强,你疯了吗?车上有这么多人,你的皮实在太厚了,你羞不羞啊?哈!你有本事再唱一遍?”车上顿时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爆出一阵狂热的笑声。教育局体卫艺股的股长邱松青站起来说:“张强同志,请再唱一遍,我们都支持你追仙女啊!”其他团员也附和道:“同意,张强再唱一遍,大家一定支持你追咱们的团花!”张强真的站起来把原来唱的改着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夫妻双双把歌唱……”张强把车里的团员逗乐了,又是一阵掌声和笑声。张秀站起来说:“下面有请张强和赵倩一起把“夫妻双双”再唱一遍,大家同意吗?”齐声道:“同意,同意!”,掌声如雷。赵倩站起来,红着俏脸笑着说:“张秀!你怎么搞的啊?咱们是同事,你别恶作剧哈!大家看,到酒店啦,还是不要唱的好!下车喽!”

    男二也不好攻略
    软件下载app

    男二也不好攻略
    操作技巧

    玄幻  |  冷陌歆

    没敢出去,就在这医院找了个病房住下来,洗澡休息。就这样过了三天,我爸转到普通病房,就在这时候,那些闲言碎语传到他耳朵里。气得他当场就骂我妈,等我来的时候,接着就骂我。“打电话,让那个男人来!必须要马上来!”我爸气都喘不了,我妈赶紧给他顺顺胸口。我站在那小声地解释,“他工作忙,怕是不能马上来!”“你是不是要气死你爸,赶紧打电话,你总不能大着肚子一个人生娃吧!”我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我不敢打,庄逸阳那样的人,会到医院来看我爸,听他的怒骂吗?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是不是有家庭?林靖雯,他要是不来医院给我个交代,那我就去找他,现在就去!”我爸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我赶紧扑过去阻止他。“我打,我打!他没有结婚!”我对庄逸阳根本就不了解,他没有结婚还是报道上的。我走到外面,小声地给庄逸阳打电话,将这里的事情解释了一下,恳请他帮忙。“抱歉,我现在在Y国,后天有一笔很重要的生意要谈!”庄逸阳冷冷地拒绝了我,直接挂断电话,没让我说第二遍。电话的盲音,让我不知道如何处理?难道要找一个人来冒充庄逸阳?可瞒住一时哪能瞒到孩子出生?我胆怯地回到病房跟我爸传达了庄逸阳的话。我爸问了庄逸阳的情况,我也小心翼翼地回答。“这样的人家会娶你吗?林靖雯,我就这样教你的吗?去当人家小三,还觉得光荣吗?立刻马上去打掉这个孩子,跟他分手。”我爸气得捶得床直震。“爸,你别这样,求您了!”我哭着握着他的手,不在乎他在激动的时候,打在我身上。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不答应庄逸阳的条件,我根本没有能力救我爸。这样的话,我不敢说,说出来,我爸真可能会自杀也不接受。“打不打胎?我就问你,打不打胎?你不要脸,你爸我还要脸!”我爸伸出手抽自己的脸,我妈跟我一人抓住一只。我看见病服上都有血迹了,赶紧吓得出去叫医生。医生过来的时候,我爸还是那么激动,最后打了镇定,才能检查。伤口崩裂,必须重新缝合。我妈捶打着我的肩膀,“你是不是要气死你爸!是不是?现在跟我去打胎!”我爸再次被推到手术室,进行伤口缝合。我心都在滴血,面对我妈的打骂,只是护住肚子,其他地方随她了。梅子姐几次要上来阻止我妈,都被我用眼神阻止。只要我爸好好的,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才是人间最惨的悲剧。医生摘下口罩,有些指责地对我们说,“病人伤口有些感染,家属们一定要注意一些,别惹病人再激动!”我连连应下,我妈则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到底是当着医生的面,没有再多说什么。我爸很快就醒过来,就一句话,如果我不让庄逸阳来,他就不吃药,不吊水,不接受任何治疗,死了算。否则现在就去打胎,绝对不接受我婚外生子。无奈之下,我又给庄逸阳打电话,响了三次,没有人接。或许是他觉得不耐烦,后面直接关机了。根本联系不上,最后我只能跪在那求我爸,“他在国外,五天,您就等他五天行不行?”我爸一个茶杯就砸过来,我用胳膊挡了一下头,茶杯掉落在地上,四分五裂。“三年前,你为了个男人跪下,现在你又为了个男人跪下!既然我跟你妈在你心中一点分量都没有,你走吧!”我爸哭了,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见他哭。那眼泪就跟锤子一下揣着我的心,我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是个不孝女,一次又一次地让父母伤心。庄逸阳说两天后有一个重要的生意,那五天的时间应该回国。可是我根本联系不上他,这可怎么办?我知道没有资格提这要求,显得不懂事,可为了我爸,我只能求他。接下来的每天我都在担心紧张中度过,还剩下最后一天,我终于电话打通。求了半天,他答应来到病房。我算是睡了一个安稳的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化了个淡妆,求人就得有求人的姿态。在医院门口,我等了他三个小时,看见他来,小跑着过去。庄逸阳就如同太阳一样,瞬间照亮我的生活。“一会不管我爸说什么,你能不能先答应下来!如果他说话不好听,你就当为了孩子忍一忍。事后不管你加倍骂我,甚至打我都可以,好吗?”我卑微地说着,求他让我爸顺心。只要我爸能够活下来,做什么都可以。庄逸阳看看我,嗯了一声。到了病房,我给爸妈介绍了一下庄逸阳,他也配合着喊了叔叔阿姨。我爸全程冷着脸,“雯雯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庄逸阳点点头!“那你什么时候打算娶她?我们家不要你任何彩礼,这孩子绝对不能成为私生子。”我爸本来很生气,但是看见庄逸阳,就知道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在我们临城,女儿出嫁都是要高价彩礼的。我爸如此说,就是在为我做脸。庄逸阳转头看着我,我哀求地看着他,哪怕就是骗骗我爸就好。我不会当真的,也不需要他娶我。庄家是什么家庭,怎么会娶一个二婚的女人?我这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不白日做梦,再说我并没有爱上他。“对不起,我没有打算娶她!”庄逸阳一句话,让我所有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我爸气得满脸通红,但没有立刻发火,“既然这样,你就走吧!我女儿跟这孩子就跟你没有关系了!”庄逸阳站起来,却没有走,反而看着我,“林靖雯,你跟我走!”我爸也看着我,“如果你今天敢走出这个病房,我立刻死给你看!”我抱着头,痛苦不堪地蹲下来,为什么一定要将我逼到如此境地?肚子好疼,腿间感觉有一股热流,难道老天爷也在责怪我吗?我妈冲过来,拽着我的衣服,“你给我起来,告诉他,你要打胎,让他滚!”肚子疼得浑身都在发抖,我妈这一拽一拉,让我更是疼得冒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庄逸阳轻轻推开我爸,拦腰抱起我,就往妇产科走去。我妈在后面哭喊骂着,仿佛我就是她的仇人。我拽着庄逸阳的衣服,忍着剧痛,质问他,“为什么不能骗骗他?”“骗了这一次,下一次呢?是不是直接逼着我们领证?林靖雯,你该清楚自己的身份!”庄逸阳说着薄情的话语,让我自嘲地笑了。是啊!我该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一切本来就是奢望。那就让这个孩子落了吧!大家一拍两散,再也不相见!这对我们来说,都是解脱。以他的身份,有千千万的女孩子愿意给他生孩子。在别人眼中,我不过是运气好,否则哪有资格怀上他的孩子。

    安世乱了卿
    安装指导

    安世乱了卿
    安装说明

    玄幻  |  琦箬

    “那你到哪儿弄钱啊?当初跟人家借了八万块,这几个月咱们省吃俭用还了三万,还欠人家整整五万块啊,那可不是凑一凑就能凑到!”“我说有钱就有钱,你别问了!”孟浩说,站在路口左右一瞅,“孔琳开了一家奶茶店,应该没这么快回家吧?”“是!她老公好像接手了一家小工厂,但那家小工厂暂时还没钱赚,所以孔琳还没舍得将奶茶店关掉!”孟馨回答。“那咱们就到孔琳家附近找个地方吃了饭再说吧!”孟浩说。兄妹俩走去公交站点坐上一辆公交车,到孔琳家附近下了车,先找一家风味餐厅吃饭。孟浩先吃完了,站起身来说道:“我先出去找钱去,你等会儿直接去孔琳家,一个小时后我到孔琳家找你!”孟馨答应一声,孟浩先把单买了,出餐厅走去附近的一家彩票售卖点。买彩票大概是所有梦想着一夜暴富的人最常用、也最简易的手段,相信天底下绝大多数穷人,都曾有过买彩票的经历。然而彩票带给人的顶多就是一个希望,一个梦想,真正中大奖的几率,连千万分之一都没有。孟浩也曾买过彩票。尤其是他姨妈病重那段时间,他花了好几百块钱买彩票,结果别说中大奖,连个小奖都没捞到。不过这一次不一样,有了《星空算数》初级算法,他可以轻而易举推算出必然会中奖的号码。今天周六,是大乐透开奖时间,孟浩等店里几个彩民买完彩票先走了,这才走近柜台买了五注大乐透。大乐透由七个号码组成,而孟浩买的这五张彩票前六个号码都相同,只第七个号码分别是、、、、。老板一边替孟浩打单,一边呵呵笑问:“小伙子,五注都买同样的号码,看来是很有把握呀!”“我做梦梦见了这个号码,所以来试试运气!”孟浩半真半假,突然笑问,“对了老板,你平时也买彩票吧?”“买呀!开彩票站点的,就没有不跟着买的!”“那你也跟着我买几张吧!尤其第七个号码是‘’的这一张,我敢肯定能中一等奖,剩余的全部都是二等奖!”“你是做梦还没醒吧?”老板觑他一眼,“真要这么有把握,为什么不多买几张一等奖,为什么还要买四注二等奖?难道二等奖能比一等奖奖金还多?”“我不多买几张一等奖,是因为我这些彩票都是送人的,倘若人人都送一等奖,那个影响太大了,而我不想引起万人瞩目!”“还万人瞩目呢,你就继续做梦吧!”老板冷笑一声,“我看你穿着打扮也不像是个有钱人,真要有把握中大奖,你能舍得全都送人?”那老板嘴里说着话,一边将打好的五张彩票递给孟浩。孟浩笑一笑不作争辩,只跟老板借了一支笔,要了半张纸,将他确定会中一等奖的七个数字写上,再将他的电话号码也写上。之后他将纸递回给老板,说道:“老板是这样,我今晚等着用钱,我把我下注的号码留给你,把我的电话号码也留给你,如果我今晚中了一等二等奖,你马上打电话给我,我以一张二等奖彩票,换你二十万现金如何?据我估算今晚的二等奖最少会有二十三万奖金,你转个手就可以尽赚三万多块!”老板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孟浩,一边将那张纸随手丢在一边,一边说道:“行啊,等你真中了奖我打电话给你!”“那就多谢了!老板你可别忘了照我写的这个号码买,我确信你今晚准能中个一等大奖!”老板实在是懒得理他,只管看着眼前的电脑。等孟浩走出店门,老板才不屑地哼出一声:“就凭你那个穷酸样,还教我买彩票!我是要买,但肯定要绕过你选的这几个号码!”他一边说,一边瞅着孟浩写的那张纸,果然尽量避开纸上的七个数字,再参照每天研究的彩票走势图,买了几注今晚开奖的大乐透。孟浩暗笑老板在开奖以后肯定会后悔死,不过他当然不会告诉老板他确定中奖的依据,而是装起彩票走到路口,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红山市北郊。在他打小的那处建筑工地附近下了车,就在路口稍微站了一站,看见两男一女往这边走了过来。走在前边的正是对孟浩有恩的建筑工地小包工头程河,另一个则是跟孟浩有仇的赵砌匠。而那个女的则是赵砌匠的老婆苏蓉,目前是在建筑工地后勤打杂。这对夫妻爱财如命,五天前正是赵砌匠受聂三少指使,将一块板砖扔到了孟浩头上。而他们得到的报酬,不过是区区三万块钱。孟浩已经将这些事推算得清清楚楚,虽然他因祸得福,对赵砌匠的仇恨并不明显,但有仇不报,不是他孟浩做事的风格。“孟浩是你呀!”程河老远看见,喜得赶紧走过来,“谢天谢地你没事,要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孟浩赶忙迎上,跟程河握了握手,才问:“我听说程哥私人掏腰包垫了三万块钱帮我支付医药费,是有这回事吧?”“我能怎么办啊?”程河唉声叹气,“公司说我不该招你,没有开除我就算不错了!可是你在医院躺着,我总不能也撒手不管,只能凑了三万块先帮你垫上!还好你没事,要不然……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程哥对我的好处我都记在心里,日后必有报答的时候……”孟浩诚诚恳恳的一句话没说完,苏蓉撇着嘴开口插话。“报答?你一个做小工的,又是一个瘸子腿,这辈子连自己都养不活了,还有本事报答程哥?我听着怎么像是说笑话呢!”“就是就是,程哥要等着你报答,只怕早就饿死了!”孟浩在工地从未表露过向家女婿的身份,所有人都以为他就是一个穷困潦倒不得不到建筑工地打小工的瘸子腿。但这次孟浩从建筑工地摔下来,朱笑笑曾经代表向思思去跟建筑公司交涉过,程河由此知道孟浩的背景不俗。所以听赵砌匠跟苏蓉一唱一和,程河尴尬地赶忙说道:“千万不要这样说!你们是不知道孟浩的身份,他可是……”“对了程哥!”孟浩一口打断程河的话,“我刚买了几张彩票,送你一张,说不定能中个一等二等奖!”他一边说,一边掏出一张彩票递上去。“中奖?哪有那么好中奖的!我说人啊还是应该踏实一点,别成日想着天上能掉大馅饼!就你一个打小工的要是能中奖,我苏蓉都能穿越成个皇后娘娘了!”“就是就是!随便拿一张彩票出来就说能中奖,真要能中奖,你能舍得送给程哥?还记得程哥的好处呢,一张彩票就把程哥打发了,程哥你也太好糊弄了!”程河见孟浩递彩票过来,本来没想伸手接。但听赵砌匠夫妻满脸讥诮大肆嘲讽,苏蓉更是咯咯咯咯笑不停。程河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赶忙将彩票接在手里,呵呵笑着说道:“既然孟浩有心,那我就接着了,但愿能中个一等大奖才好!”孟浩点头一笑,又掏出一张彩票递向赵砌匠,说道:“赵哥平时待我也不错,也送赵哥一张吧!今天晚上就开奖,赵哥记住晚上八点半,一定要在央视一台收看结果!”

    爱与心理学
    玩家引导

    爱与心理学
    怎么样计划

    玄幻  |  洛黎灵

    胡丽丽说,我这次回来是想跟你打听一下,今年的公务员招考政策和有关事业单位招考的信息,想问问市发改委关于考试方面的面试辅导班和基础知识培训班,能否有作用,我想参加培训,到时候参加考试。此时的秦书凯哪还有心情谈这个话题,他嘴里支支吾吾的应付着胡丽丽的问话,两腿中间的物件却一刻不停的向女人发起了冲击。激情过后,胡丽丽枕在秦书凯的胸前说,自从秦书凯离开后,常常夜不能寐,总希望也能很快的离开乡下,想来想去,对于自己这样没有关系和背景的人,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参加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招录考试了,凭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一份正式的工作才是自己现在最想要的。秦书凯知道胡丽丽的心里对自己上次没有帮她安排工作的事情一定还是心有芥蒂的,可是这样的事情是很难解释清楚的,就算自己把实话跟她说了,她也未必会相信,想想还是算了,就没有开口。胡丽丽见秦书凯一直不出声以为他对自己有什么意见,她心想,以自己目前的条件能找到秦书凯这样条件的男朋友已经很不错了,可不能让他飞了,于是又主动的把身体缠到了秦书凯的身上,两人缠缠绵绵的又来了一次。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了,秦书凯每天踩着脚底下的水泥路上班,到了单位的办公室大楼里,每个房间的地上铺的全都是木地板,跟在乡下的工作条件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秦书凯想,难怪现在的人宁愿留在大城市里漂着,也不愿意回条件差点的家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要城里一张床,不要乡下一栋房,确实是有理由的。一天傍晚,斜阳西下,再过几分钟就要到下班的时间了,发改委大楼的走廊里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一些老资格的同志已经迫不及待的拎起早已收拾好的公文包,匆匆下楼。秦书凯规规矩矩的坐在办公室里,两眼盯着电脑,浏览一些最近科的工作内容,等到时间一到,就准时下班。办公室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桌上放着的手机配合似的响起振铃声,秦书凯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是李成万的电话,自从挂职干部结束回城后,李成万这两个月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道去了哪儿,电话联系,竟然说已关机。秦书凯对着电话说:“你最近似乎如老鼠钻到地底下挖洞去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人影,是不是嫖娼被派出所抓去,还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连面都不敢露了。”李成万带着骂字的口语声,笑着说,秦书凯,你他妈狗嘴永远吐不出好东西来,心态就不能阳光一点,把人往好处想,枉我今晚打电话,想请你到饭店大吃一顿。秦书凯就说,今晚怎么想请我吃饭,怎么了,又有什么喜事啊?是不是在外面找了个女人?秦书凯知道,李成万人长得不怎样,却很有女人缘。身边一直不缺少各色各样的女人,不知道这些女人图他什么。李成万说,别***贫了,快点过来,告诉你一件好事,大好事,你来了就知道了,保证让你今晚一定不虚此行。秦书凯见李成万的口气不像是开玩笑,就笑着说,好吧,你说今晚聚餐的地点,下班后就过去。不知道这个家伙失踪两个月,能带来什么好消息。李成万说,交通宾馆不见不散。那天晚上,秦书凯进入包间,发现来的人有的是认识的,有的是不认识的。不知道今晚李成万把这么多人,聚集到一起,什么形式的聚餐。结束后,秦书凯回到住处,想到李成万对说的话,几乎是一夜无眠。李成万说,知道今天晚上,我为什么把很多挂职干部找在一起吃饭吗,你看看来的人都是因为挂职工作受过市委和县委表彰的。今晚,为什么把他们都找来,那是因为最近市委出台关于对优秀挂职进行培养重用的意见,这个意见到了县里能不能准确实施,可是和在座的人息息相关。秦书凯说,我他妈一直在懊悔下乡,照你这么说我们这次去乡下似乎是赚了,有机会提拔了,是不是?李成万说,市委的大政策就是这样要求,意见也已经出台了,只要咱们这些得过表彰的挂职人没犯什么大的错误,按照正常的程序应该是这样的。当然能不能提拔,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县委说了算,同时,也需要大家的呼声,这样县委也才重视。秦书凯就兴奋的拍了拍李成万的肩膀说,小子,你提供的消息很重要,今晚这顿饭真是吃的太高兴了,有了这个意见,不管能不能提拔,但是如果单位考虑提拔人的时候,毕竟这是一个借口。李成万就说,在官场,想要有自己的一席之位,就必须手中掌握权力,拥有权力是投身官场的人所追求的最终目标。我们都还那么年轻,只要继续努力,有机会就尽量的争取,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李成万没有回到和秦书凯共同的住处,那是因为吕婷的父母在城里有了房子,所以李成万经常会到那边去过夜,毕竟两人是进出很多次,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一个星期后,市委关于挂职干部可以重点培养的文终于下来了,在普水掀起了一阵 风,很多人特别是第一批人员都有了想法,而那些受过表彰的人更是摇摇欲试,知道一个文件下来,县委肯定会做个样子落实一下,肯定会提拔一批人的,那么是能在这个时刻吃到蛋糕呢。不久,听李成万说县委特地为如何落实市委的文件,提拔一批挂职干部的事情开了个常委会,在这次会议上,县里主要领导明确表态,既然有文件就要执行,县委组织部近期要按照要求考察一批优秀的挂职干部,尤其是受过市县表彰的挂职干部。也要求各个县直单位,在部门职位空缺的情况下,优先考虑在有过挂职干部工作经历的同志,鼓励和调动年轻干部到基层的干事热情。过一段时间不久,就是听到有挂职干部被组织部考察的消息,能被组织部考察,说明就是科级领导干部,那是县城很多人奋斗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目标。李成万和金大洲也在考察之列,考察金大洲的那个晚上,金大洲给秦书凯打了电话,高兴的说:“小秦,很高兴被组织部考察了,你在单位也要好好争取,有了机会就要抓住,否则,等到这阵风一过,挂职干部的招牌就不值钱了。”秦书凯就说,感谢领导提醒,自己会争取的,不过没有强硬的关系,领导肯定不一定把科长的位置给自己。金大洲就说,你该努力就要努力。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秦书凯就说,知道了。感谢提醒。考察过后,大约一周的时间,县委开了一次常委会,过后就是干部任前公示,让很多人眼红。公示说,经县委研究,决定将拟提拔任用的金大洲等名同志予以公示,征求广大干部、群众的意见。经过一个星期的公示,后县委开了一次常委会,这些公示的人就经过发文,任命为领导干部。金大洲的职位为县委办副主任,李成万被提拔到了县纪委任廉政室主任,纪委比一般单位高半级,所以李成万也就成为副科级的干部。

    拔剑破天
    免费版下载

    拔剑破天
    最新V10.1版

    玄幻  |  白宁

    大长腿咯咯笑着,说,哟,小菜还是个处男,姐姐我这是捡到了啊。我红着脸说,不是处,只是好久不错了……尼玛,这臊的我。大长腿一副我懂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脸,说,乖乖,姐姐就喜欢你这种嫩雏,快去,洗白白,然后让姐姐吃了你,姐姐都湿了。操,还有什么话比这更撩人的,我恨不得把自己衣服撕烂了,赶紧脱下来,老子好久不洗澡了,其实也不好意思,身上穿着一个湿乎乎的内内,就想钻进去。这时候我往想着把衣服放到床上,往里一走,却在床上看见一对白花花的东西,我去,当时我就楞住了,看了好一会,我才意识到,那白花花的东西居然是婚纱!哄的一下,我脑子就炸开了,我回过头来,抱着大长腿,说:“想不到你口味还挺重啊,来宾馆cos起来了,婚纱啊,我刺激,不过,我喜欢啊!”大长腿只是嘿嘿笑着,推开我,让我赶紧去洗澡。我乐的找不到北了,推开洗刷间就钻了进去。我把热水开大,哗啦啦的浇在我身上,这尼玛还跟做梦一样啊,我这是要约炮了啊,真的要约炮了,还是八分轻熟女,不过肯定是黑木耳,黑木耳怎么了,我就喜欢黑木耳!我洗的特别干净,尤其是那里,打了好几遍肥皂,都快洗秃噜皮了。不过就在这时候,门口铛铛传来敲门声,本来我那下面硬的都像是烧火棍了,这一听敲门声,肥皂直接掉地下了,那东西也吓软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大长腿轻轻软软的叫了声,谁啊?门外一个爷们喊,小茹,是我。当时我直接吓蒙圈了啊,哆嗦的不知道该干嘛了,这,这尼玛,这是什么节奏?还不等我脑子反应过来,门吱呀一声就开了,大长腿居然开门了!!!“小茹,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行不行?明天就订婚了,你怎么还逃婚?”那个男的就站在厕所门口说。原来大长腿叫小茹,不过,这男的说订婚了什么意思?那婚纱他娘的不是cos的装备,是真的用来结婚的东西?!大长腿呵呵一笑,说:“生气,为什么生气,连皓,你别以为我除了你就没别的男人了,你可以玩女人,我同样也可以养小白脸,我是干什么的,你也知道。”那个连皓一听,连忙说:“小茹,我知道你是气我的,对不起,那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大长腿嘘了一声,制止了连皓继续说话,她说:“听,这是什么声音……”我在厕所里,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大长腿一说有声音,我也支愣着耳朵听,这狗日的大长腿,不是来害我的吧。“操,这是谁的衣服!”那连皓没听见什么声音,倒是看见我的衣服了,我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让你**上脑,乱脱衣服,脱你妹啊!“洗澡水响,谁在里面!”说着,那连皓一脚把门踹开,我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那里,然后两人对眼了,我操……我脑子一片空白,知道这肯定是完了。这尼玛后悔的啊,刚才我还想着大长腿会不会跟我一起进来洗澡,故意留门,留你麻痹!连皓看见我楞了一下,我看他那连直接成了绿色的,骂了一句操,就朝我踹来,我心虚啊,又光着屁股,赶紧往边上一躲,可是地上滑,连皓进来,踩到肥皂,没踹到我,俩人摔在了地上。这尼玛连皓摔地上后也不放过我,掐着我的脖子,骂着,m,我弄死你!大长腿冲着连皓喊了一声:“住手!连皓,滚,你给我滚!你看见了吗,老娘也有小的,我就订婚前给你戴绿帽子,怎么了,给我滚,别他妈来烦我了。”操,美女说脏话都那么好听,我被掐着,看着那大长腿,那一刻,真他娘的有女王范!连皓听了大长腿的话,爬了起来,点着头,指着我说:“行,小子,你有种,你给我等着,我弄不死你我不叫连皓。”说着摔门就走了。我本也想装下逼,放个狠话来着,但是心虚啊,而且那连皓一身阿玛尼,气场又强,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的,我这小菜比那什么放狠话啊。大长腿看见连皓走了后,骂了一句:“操。”然后开门走了出去。等我哆哆嗦嗦穿好衣服的时候,那大长腿也没回来,就算是我是傻逼,我也知道自己被大长腿给利用了,草泥马,逼没操上,倒是来这捡肥皂了,那狗日的掐的我真疼。不过这都是皮外伤,我约炮出师未捷,以后还怎么约?心灵上的创伤啊!还有,我更害怕的是,这狗日的连皓是什么来头,我得罪了他,会不会死的很惨?大长腿最后到底是没回来,我他妈没有来被摆了一道,心里很不爽,不过,摸了好几次,也帮我打了次飞机,也算是收回点利息,我想给大长腿打个电话,但是想了想,这狗日的,是她坑我的,应该是她给我道歉。装逼模式又开始,既然知道人家不肯给日,我也就走了,到楼下时候,前台小姐叫我说,问我是不是退房,说大长腿已经离开了,要把房款退给我。操,老子是那种人吗,不就是押金吗,我随口一问,多少押金,小姐说,两千。尼玛,我身子一抖,老子可是吃了一星期方便面了,套套的钱还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本来装清高的我,面不改色的结果退还的多押金,溜了。这一晚,揩了心目中最想上类型女人的油,然后还白捡了块钱,虽然挨揍了,但是我心情还是愉悦的,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给那大长腿发了一个信息,虽然你拿我当挡箭牌,但是,我不生气你。发完之后,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好贱。不过郁闷的是,短信过了一会提示发送失败。回到家都点多了,看着兜里那被压扁的套套,我苦笑了一下,哎,这第一次约炮以失败告终,还尼玛被揍了,点真被。有些欲火中烧的我,找了几个毛片,自己解决了一下,然后躺在床上,但是脑子里都是那大长腿精致的小脸,那说女王不女王的气质,当然,最主要的是那被黑丝紧紧包裹的修长大腿,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极品。翻来覆去,最后我还是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给大长腿重新发了一遍信息,可是短信一直闪啊闪,就是发送不过去。我登上qq,在那个群里找queen这个人,但已经提示没有符合条件的人了,至于我那最近联系人中,同样是没了queen的存在。我心里感觉不妙,拨通了那电话号码,可是还没通,对面就提示对不起,对方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请稍后在拨。我操,这女人好狠的心,居然把我拉进黑名单了,本来还抱着一点希望,但是这次是**裸的被耍了。以后的日子,我偶尔回想起这个骗我说约炮,但其实把我当成挡箭牌的女人,但是,现在天下之大,我去哪找她,不是没想过换手机打她电话,他妈的,我换手机号打了,那手机号居然停机了,换号了!操他娘的,这世界上,好人难当啊,好炮更是难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