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的王妃是小狐妖
下载专区

我的王妃是小狐妖
平台下载链接

玄幻  |  璃沫延

机关有不成文的规定,一二号车牌必定是一二把手的座驾,而田主任这样的部委办局一把手,车牌号码也是有序排出来的,组织部,纪委,宣传部等一些单位的领导,因为位置比较重要,车牌号往往更加醒目特殊些,而田主任作为发改委的一把手,车号显然比这些领导就要逊色多了。田主任心想,自己这辈子是出身比较贫寒,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农民,凭着自己的本事混到今天这地步,已经算是光宗耀祖了,可是自己的女儿田梦涵可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又是个大学生,起点高不说,在自己这个当领导的老爸照应下,大学毕业后分配的工作也不会差,要是女儿以后能有机会坐到处级干部的位置,也算是一代更比一代强了。田主任正站在窗口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想着女儿的未来,办公室的门被谁推开了,人都已经进来了,却没提前敲门,这让田主任心里感觉些许不快,这点机关规矩都不懂,这到底谁这么莽撞?回头一看,刘大明满脸带着不自然的笑正往办公室里进来。田主任有些不悦的关上窗户,他心里明白刘大明为什么一大早就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今天一早的陵水日报他已经看过了,报纸上公布的消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田主任若无其事的表情招呼着刘大明说,刘主任来了,赶紧坐下吧,尝尝我从九寨沟带回来的好烟。刘大明应声坐下,瞧着田主任一脸平静,他的心里却早已火龙滚滚,恨不得立即将对方烧死。前两天自己坐在办公室瞧着秦书凯的时候,心里还有一种猫捉老鼠的戏弄感觉,这才两天的功夫,自己也变成被老鼠了,他这心里堵的慌,一时竟不知道该跟田主任从何说起。田主任到发改委当了两年一把手了,他刘大明一直是田主任的铁杆随从,任何时候都是极力拥护田主任做出的任何决定,虽说,大家的心里都明白,副职拥护正职主要是想从一把手主任手里得到一个副职该有的权利,可两人之间一直以来都是配合默契,相安无事。无欲则刚,有欲则弱。刘大明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因此这两年在田主任面前都是扮演弱者的角色,遇到任何大事一定会先等田主任做决定,就算有时候之前做了一些铺垫和引导工作,诱导田主任做出让自己比较满意的决定来,那也是田主任亲口说出来的,他凭什么对自己有意见?这次,自己被田主任狠狠的耍了一把,被弄到乡下做挂职,之前一点迹象也没有,更别提事先通气,足见田主任对自己的怨气有多大,他这是要让自己丢人现眼之余,还白白的浪费了一年最宝贵的仕途进步时光啊。田主任瞧着刘大明闷声不吭的坐着,心里早已看透刘大明来找自己的目的,这厮身为一个副职,摆不正位置,背着一把手在后面搞小动作,玩弄自己于鼓掌之上,现在自己想办法把他排除出发改委的权力范围之内,倒是要看看,他一个连进场资格都没有的运动员,凭什么出风头争名次。田主任虽然年纪大了,做事依旧有往日的心狠手辣,自打看清楚刘大明竟然敢在背后操纵自己,操纵整个发改委的领导班子为所欲为后,他思虑再三,安排发改委的纪检书记朱爱国代表党组到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哪儿去了一趟,代表发改委党组做了汇报,说根据部长的要求,单位在推荐一位年轻干部的基础上,想推荐一位科级干部到村做挂职干部。多一个少一个人下去到村做挂职干部,对常委组织部长来说不是问题,有单位主动推荐,肯定热烈欢迎,于是就让朱爱国回去补了一份推荐表,盖上单位的公章,交到县委组织部干部科。除了田主任和朱爱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内情。到了常委会上,一个副科级干部,很多常委听都没有听说过,更不谈什么了解,既然组织部报上来,也不是提拔重用,不过是派下去做挂职,谁去谁不去和很多常委没有任何关系,到这里不过是走个过场。于是,刘大明的名字出现在了挂职的名单中。刘大明总算是开口了,他有些低沉的声音问田主任,田主任,今天的陵水日报您看过了吗?田主任并不准备跟刘大明绕弯子,直接了当的说,刘主任一大早过来,是为了报纸上公布的驻村名单上也有你的事情吗?刘大明好不容易挤出一点笑说,田主任,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外地考察,临走的时候,把内外事务都交到我的手里,这工作上千丝万缕的,我做的还算可以吧。当然,工作上难免会得罪一些小人,要是田主任因为什么事情对我有误会,可一定要当面提出来,我也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田主任瞧着刘大明直到现在还在跟自己演戏,轻轻的笑了一下,很诚恳的口气解释说:“老刘,你是一个有多年党龄的老同志了,担任领导职务也有很多年,又分管单位的人事工作,应该明白下乡挂职这种任务,安排之前要是通气的话,多少会有些枝节出来,这跟我们提拔某个同志的程序是一个道理,事前都沟通过吗?那是不现实的,真的都沟通了,很多事根本无法实施,大家都是等到公示出来了,才知道自己已经被提拔了。”刘大明沉着脸,闷声听着田主任给自己的解释。田主任端起水杯啜了一小口水,瞧着刘大明那副耷头耷脑的模样,心里不由一阵窃笑,就这点道行竟然跟自己玩起了手段,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田主任又喝一口水,看着刘大明继续说:“就像我们单位推荐秦书凯做挂职干部,我也没有授权事先让任何人和他沟通,你推荐了,研究的时候,大家意见都是一致的,那就决定了,拍板了,这个时候才让你代表党组和他谈话,宣布决定,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刘大明听到这里,心里很不舒服,想不到自己经常用的这一招,从局长的嘴里说出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听,似乎是另外一种意思。田主任不管刘大明想什么,继续说:“秦书凯的事,过后很多人打招呼,希望党组能改变决定,我都回绝了,研究决定的事,哪怕错了,也要执行到位。至于你的事,组织部要求我们推荐一个优秀有经验的副科级领导干部,就想到你在乡里做过副乡长,农村经验丰富,很适合这个条件,就推荐了,但是最后如何决定,那就是县委的事,部门也不好干涉一个副科级领导干部。下面怎么给你解释,怎么谈话,就是组织部的事,因为科级干部的管理权限在组织部,不在咱们发改委内部。”田主任太知道如何应付下属的疑问,很快就把问题和责任全都给推脱的一干二净。刘大明听田主任说了半天,心里总算是明白了一个现实,那就是自己要下乡是决定的确是田主任支持决定的,而为什么田主任要背后对自己下刀子,从田主任这个老狐狸的言辞中,自己是不可能找到标准答案的,自己被突然调整的真实原因,可能还需要自己回去慢慢的研究。

我的徒弟都是妖孽啊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我的徒弟都是妖孽啊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玄幻  |  之桃

我毫不介意地把我的基本情况说个一二。如果想从别人嘴里知道实情,首先自己得实诚。最重要的是,我这人,既长得不矮,还有点长相,不说帅得明显吧,但干净,整洁,方正,左边的脸上,还有一个小凹窝,有知道底细的人,还以为是小酒窝,其实,是我小时候,被鸡笼上的一支竹片扎穿了脸,那时医治水平不高,愈合不够而留下来的凹窝,只会更容易让人有好感,特别是花痴系的小姑娘。果然小姑娘轻笑了起来,用小手挡一下小嘴。我注意到,她的手指和她的身高不符啊,这么细长?白嫩?而且这小嘴,咋这么小?这要是亲个嘴的话,不是都直接把整个嘴给吞了?我鄙视了一下我自己,这啥时候了?咋还有这闲心?“那还真是挺坑的!不过他说的倒也没有错,显村,是一个很大的城中村,里面有很多农民房,出租屋,最靠近市中心的城中村。很多外来人,第一站都会选择在那里。”好吧,老刘这个鸟坑货,总算没瞎扯蛋。印象分从刚刚降到的五十分,加到了五十一。“那里出租屋好找吗?都什么价位?”这是我现在面临的头等大事。丝毫马虎不得。“有贵也有便宜,看你想住什么样的。好一些的,大概五百左右,差一些的,三百。再差一些的,大概也有一二百的。”听到这里,我心里直接往下沉。“你还挺了解的?”“我也住那里啊。”小姑娘脸还是有些微红。“啊?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那我跟着你下车就走对路了。等到了站,我赔你的奶!”小姑娘连忙说不用不用!公车再次急刹,她身后的两个乘客,一个站不稳,直接撞在了小姑娘背上,小圆脸疼得整个人挤在了扶柱上,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直接抓住我的前胸,好家伙,这指甲,这么长,掐在我的胸口,疼得我哦的一声长喊出来。小姑娘听到我好像是被踩到肾一样的疼叫声,马上将手指改抓为推,另一只手扶稳扶手,再次俏脸飞红地将身体艰难后仰半个身位。她扭过头去追问撞她的两汉子:“你们也扶稳一些啊!”可不是,看她的小脸,刚刚被撞的一刹那,煞白了一下。就这小身板,没散架都不错的了。后面两个也没给她好脸:“你应该去骂司机,不是说我们!哪个坐车的,不会磕一下碰一下!怕被撞就打的嘛!”小圆脸大概没怎么碰到撞到了她还这么凶霸的人,小脸上时青时白的,双手可见地在发抖,又不知道接着说什么。这我就看不过去了。“我说,你们两个,自己没扶稳,撞到了人,还不知道说句对不起啊?还这么凶巴巴的?啥素质?”欺负女人?太他娘的过分了吧?要欺负,也是我欺负啊!哪里轮得到你们?那两个被我突然冲了一口,完全不服气地梗着脖子道:“关你屁事啊!”我站直了身体,显得接近一米八的个头,露出袖子里结实的肌肉,眼睛里稍睁大睁圆一些,认真的冲那两人说道:“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我的眼睛余光是有看到小圆脸的,刚刚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现在完全平静了下来,微仰着头看着我,明显眼里有几颗小星星。两个凶巴巴的乘客,肉眼可见地怂了下来。不吭声了。两个站后,他们不敢正面看我一下,就下车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横的怕有肌肉的?还真他娘的有道理。看这二人下车后,车内的气氛,顿时都松了下来。“刚刚,谢谢你喽!”小圆脸仍然容易脸红,大概没见过什么叫英雄救美?就这么,剩下的路上,在轻松的氛围下,有的没的闲聊几句,从她嘴里了解到了不少显村以及其它一些花城的情况。比如坐公车,要提前准备一些硬币,这里是没有人找零的。比如找工作,要看花城日报和花城都市报,一块钱一份,有很厚的一打,里面除了新闻外,有着大版大版的各种广告,包括招聘的信息。摇晃了十多个站,终于到站,下车。过马路,跟着小圆脸进入这个传说中的显村。在站了村口,我就看得有些傻眼了。看不到头的密密麻麻的农民房,四层起步,六层不算高。楼和楼之间,就算是主街的房子,两个阳台之间只差不到半米的距离,我感觉如果没有防盗网在中间隔着,完全可以在晚饭后到处在空中窜窜门!后来我才知道,这他娘的就是传说中的握手楼。当然,还有非主街道的接吻楼!一楼全是店铺,各种各样的店,小饭馆,烧烤,还有数不清的士多店,甚至暂时搭建的电话间,形形色色的人流,满地的各种碎垃圾……“这里真是国际大都市花城?”我看得有些愣神,不由自主地问边上的小圆脸。小圆脸扑哧一声笑出来,马上用小手掩住小嘴。那模样,略有些娇俏可人。“不然你以为呢?如果不是这个环境,你觉得在这个地方,会有这么便宜的房子出租吗?”这时,几乎每栋房子的一楼,都会挂着一个牌子:出租,单间,二间,三间。“欢迎来到城中村!”小圆脸笑眯眯地回答道。我快速地盘算了一下,一个单间,就要一个月,估计还要押金,还不知道押多少,如果是押一付一的话,这里就要,这么算,自己还能剩下一百多一点的流动资金?“妹子,刚刚在车上,你说要谢我的?”我觉得,好人卡不能发了就算了吧?总要有点实惠的才行。小圆脸错厄了一下,估计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地马上提出这个口头上谢的要求。自己只是客气客气好不好?你还真敢提要谢?我估计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她马上有些警惕起来,眼神明显和刚刚的和谐神情不太一样了。身体的位置都稍然往后了半分。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我是那种人吗?我心里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但是她先说话了:“看你钱被偷的份上,我请你吃点东西,还是可以的。”我有些乐,这姑娘还真是谨慎,怕我说出要为难的帮助。“请我吃饭倒不用,太便宜你了。”说完这一句,我故意停滞了一下,眼里带着戏谑地看她一眼,很明显,她的警惕心再次加强了。“其实是这样,我现在身上一共就多块钱,我想租个单间,我也不太懂这里的行情和这里的本地话,想麻烦你帮我搞搞价。如果能不要押金最好,我可以先付月租金的!”我相当认真地说着我的实情,顺便真诚地提出我的请求。很多人在和妹子交往时喜欢先仰后扬,我却喜欢先扬后仰,我觉得这样效果更好。我是整个班中,唯一一个在毕业留念册里,一本都不够写的,专门要买多一本,留给其它班的女生,据说在留念册到女生宿舍时,有个别女生差点因为其它人写的内容要把册子给截留不让后面的人写,因为一个宿舍的其它女生看不过去了才没有得逞。

我的兄弟欧阳询
最新V10.1版

我的兄弟欧阳询
介绍演示

玄幻  |  若夏白

小七看着父女俩乐呵呵的样子,嘴角不由的笑了笑。“这是给你的”“什么?”“打开看看就知道了”萧逸趁着丫丫自己玩的时候,把一个小盒子给了小七,小七打开的瞬间,感觉特别闪亮。是钻戒,小七一下子捂住了嘴,世界上哪个女人不喜欢首饰呀,小七当然也不例外,惊喜来的太突然了。萧逸的两次出手,让八一汽水厂的生意彻底火爆了起来,这种火爆能持续多久不好说,但是足够萧逸拿到这一百万欠款了。这也是萧逸小试牛刀一把,接下来等拿到钱之后他才能开始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今天难得有空闲,他准备好好陪陪老婆和孩子。“喜欢吗”“喜欢,可是......”“没那么多可是,喜欢就行,戴上吧,结婚的时候也没给你买件像样的首饰”“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小七看着闪闪发光的钻戒很是艰难的把眼睛移开,最近萧逸的钱来的也太快了。“帮人要账”萧逸逗弄着丫丫头也没回,小七的手一下子就僵硬了,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来。“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半天没听到动静的萧逸,转过头来看到小七脸色一片煞白。“你是不是帮人要赌账啊”“赌账?”萧逸这才想起来,之前帮别人要过赌账。“你怎么老往赌博方面想啊,是不是只有我赌才正常”“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别想那么多了,今天带你俩好好去逛逛,把需要买的都买上”“走喽走喽,粑粑带你去买好吃的”萧逸没有再和小七解释什么,抱起丫丫来准备逛商场去。“妈妈,那个好漂亮呀”“粑粑,抱丫丫去那边看看”丫丫第一次逛商场很兴奋,小七也眼睛发亮,这么高档的地方她也是第一次来。萧逸倒是没什么兴趣,这个年代的商场比起前世的商场来说功能和设计都很落后。“ 去把这件衣服试试”“不要,太贵了”小七看到上面的价格哪还有勇气去试。“让你去试就去试”面对萧逸的强势,小七小心翼翼的拿着衣服去了试衣间。在小七去试衣服的时候,萧逸带着丫丫转悠。“就你这穷酸样,能穿的起这么漂亮的衣服吗,赶紧给老娘脱下来,你们这店到底行不行啊,什么人都让进来”“看什么,这衣服你配穿吗,你有钱吗”女人的大嗓门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小七看着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满脸通红,一副不知所措。“爸爸,他们是不是再说妈妈?”丫丫有点怕怕的抱着萧逸,萧逸脸色一片冰冷,抱着丫丫直接朝着小七走去。就在这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还想骂的时候,萧逸直接一个耳光扇上去,不止是这个女人愣了,就连小七也瞪大了眼睛。“你特么信不信我弄死你,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敢打老子的女人”“你没事吧”萧逸直接无视了眼前这个男人,转过头来看着小七。小七摇了摇头,要拉着萧逸走。“戚少敏,你别走啊,这个打人的男人不会是你背着你老公找的吧”“你放屁”这个男人的话彻底激怒了小七,本来还想走的小七一下子就爆发了。原来张大方和小七是同一个厂子里面的,一直垂涎小七的美貌,今天看着小七穿的这么靓丽,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张大方的老婆哪能看不出张大方的鬼心思来,醋劲上来对着小七就是一顿臭骂。“谁不知道你老公是个烂赌鬼,怎么有钱来这里买衣服,你不是跟了别的男人是什么”“你.......你”小七被气的不知道说什么,这个年代女人还是把声誉看的还是挺重的。要不是怕吓着丫丫,萧逸早就揍这对狗男女了,这对狗男女嘴巴实在是太臭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他老公?你怎么就知道我没钱?”“就你这穷酸样,还有钱?天大的笑话。我敢在这里给我老婆买任何东西,你敢吗”“老公你真好”刚才挨了萧逸一巴掌的女人此刻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的男人。面对这种挑衅萧逸笑了一下,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拿钱砸人。“这件、这件,还有这件”萧逸没有理会张大方和他老婆,对着几件衣服指着,看着萧逸指的衣服张大方笑了,这是准备买最便宜的来充数啊。“这些都不要,其他的都给我打包”“啊”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萧逸。“是我的话不清楚吗”“不.....不是,您确定真要这么多?”“我老婆这么好看,买这么多衣服有问题?”“没.....没问题,我这就去”张大方夫妻俩完全惊呆了,被萧逸的大手笔吓到了,不是说小七家里穷的吃饭都是问题吗,怎么突然这么有钱了。他之前是见过萧逸的,之所以那么说是想羞辱萧逸。张大方一直幻想着萧逸是为了面子假装的,直到萧逸把钱交完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张大方现在根本顾不上找萧逸和小七的麻烦,拉着老婆就跑,一转眼就没影儿了。“你怎么买这么多,快去退了,这得花多少钱”“别管多少钱,你就说爽不爽”小七看着张大方夫妻俩狼狈逃走的样子,点了点头。“这就对了,对待这种人就别和他讲理,用钱砸人是最正确的,买买买是最爽的”“粑粑,好厉害,坏人跑了”“丫丫也很厉害”时间转眼即逝,就在萧逸陪着老婆孩子的时候,整个晋城沸腾了,各方都关注到了八一汽水厂的动作,如果说第一次大家被八一汽水厂的动作惊艳到而且能模仿,这一次却只能感慨,能人辈出啊。“萧少,这些钱是你的报酬”“好像有点不对吧”“不对?”“恩,和说好的数目多了不少啊”“萧少是说这个啊,我做主又给萧少加了五万,希望萧少不会嫌弃少”王长河生怕萧逸嫌弃少,看到萧逸没有拒绝松了一口气。他是真的被萧逸惊到了,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原本以为萧逸会仗着家里的背景去逼迫对方,谁知道萧逸居然搞出这么大的阵势来。这让王长河起了其他心思,欠他们厂钱的单位多的是啊,要是萧逸都能帮要回来,那他王长河说不准能更进一步。“王经理,无功不受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萧少能不能再帮我......”“王经理,咱们可事先说好的,之所以做这一单,也是因为我缺钱。现在钱赚到手了,你觉得我还会继续帮你要账吗”萧逸一眼就看穿了王长河的心思,所以没等他说完,就开始拒绝了,开玩笑,他可是要打造自己商业帝国的男人,要不是没启动资金,这一单也不会做。“抱歉刚才唐突了,不谈要账的事情。我这里有笔生意要和萧少谈,不知道萧少有没有兴趣”“谈生意?”

我穿越成了一条鱼
    游戏中心下载

    我穿越成了一条鱼
    相关下载

    玄幻  |  浅糖

    宋嘉琪像是触电一样,忙把腿后撤了一下,小声抗.议道:“睡觉老实点,别乱动。”我并不理会,反而更加大了胆子,伸出胳膊,隔着被子,把她揽到怀里,轻轻拍了拍,微笑道:“嘉琪姐,你胆子倒是不小,这样过来,不怕我吃了你?”宋嘉琪眯着眼睛,微笑道:“不会的,你答应过,咱俩要当一辈子的好姐弟。”我有些无语,低声道:“那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不能当真。”宋嘉琪蹙起秀眉,嗔怪地道:“那怎么成,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带反悔的!”我笑了笑,轻声说道:“那时情况不一样。”宋嘉琪眨着睫毛,纳罕地道:“怎么不一样了?”我盯着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沉吟的道:“那时你还在生气,没有办法,只好妥协了。”宋嘉琪嫣然一笑,摇头道:“这不是理由!”我笑了笑,伸手从枕头下面,摸出那个粉红色的本子,轻轻一晃,轻声道:“那么,这个理由充分吗?”宋嘉琪愣了一下,随即俏脸绯红,羞恼地道:“小泉,你太不象话了,居然偷看人家日记!”我笑了笑,低声道:“嘉琪姐,要是不看到日记,我哪里知道你的心思。”宋嘉琪板起面孔,伸出小手道:“还给我!”我点了点头,把本子递了过去,嘿嘿一笑,道:“白天当姐弟,晚当情侣,怎么样?”宋嘉琪收起本子,摸了下发烧的面颊,佯怒道:“去,去,别闹了,不然,姐姐真生气了!”我心里没底,试探着道:“生气会怎么样?”宋嘉琪哼了一声,淡淡地道:“一脚把你踢下去,然后绝交!”我有些愕然,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道:“真的?”宋嘉琪把嘴一撇,气呼呼地道:“当然了!”“那你踢吧!”我伸出双手,揽过那具柔软娇嫩的身子,用力抱在怀里,体会着那份绵软滑腻,心情好到了极点。宋嘉琪有些紧张了,拿手推着他,结结巴巴地道:“小泉,小泉,别这样,快松手。”我笑着摇头,轻柔地压了去,盯着那张彷徨无计的俏脸,小声道:“别怕,你像那晚一样,装睡好了。”“不,不行!”宋嘉琪挥起粉拳,敲打着我的前胸,有些着急地道:“臭小子,快下去,你压得我喘不气了!”“别紧张,放松一些!”我捉住她的双手,低下头,温柔地吻了下去。宋嘉琪又羞又恼,左右摇晃着脸蛋,不肯让我得逞,虚张声势地恫吓道:“小泉,再这样,我可要喊人啦!”“别喊,亲一下好。”我连劝带哄,也不见奏效,索性把心一横,硬是堵住她娇艳的嘴唇,用力将她的牙齿顶开,缠住那条柔软滑腻的香舌,热烈地吸.吮起来。“唔,唔唔!”宋嘉琪惊慌失措,双手推着我的肩膀,眸光逐渐迷离,鼻息也渐渐沉重,只一会儿的功夫,放弃了抵抗,扬起下颌,任我大肆侵略。我趁着这机会,把手探进她的睡裙里,温柔地游弋着,像极了在水草游荡的水蛇,在平静的水面,激起一道道涟漪。“啊”宋嘉琪霞飞双靥,满面晕红,身子在不停地摆动着,如同一尾搁浅的美人鱼,高.耸的胸脯更是急促地颤动,秀眉轻蹙,似嗔似喜,口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媚态十足。只是,当我将她的蕾.丝内.裤剥下,丢到旁边时,她好像突然惊醒,赶忙握住我手腕,仓皇地央求道:“小泉,不行,我们到此为止吧?”我轻轻摇头,拉过那双纤细秀美的美腿,放在肩头,悄声道:“嘉琪姐,你乖些,要听话!”“不嘛!”宋嘉琪扭.动着腰.臀,带着哭腔,拉长声音道:“小泉,你别这样,我不许你这样!”我有些哭笑不得,也不吭声,只是拉开架势,轻轻地点击着,似乎随时都将策马扬鞭,一跃而入。宋嘉琪娇.喘连连,两只小手攥成了拳头,紧紧地贴在腿边,在一波电流般的悸动之后,她忽然扬起身,伸出白.嫩的小手,一把握住了那里,轻轻挥动着,哆哆嗦嗦地道:“用……我用手好啦,小泉,你别乱来。”感受到那份柔软滑腻,我倒吸了口凉气,下面愈发地英姿勃发了,他微微一笑,只伸出手,轻轻一推,宋嘉琪那柔美的身子,便轻盈地倒了下去。“唔!”宋嘉琪意识到了什么,用手捂住面颊,呜咽一声,慌乱地扭.动腰.臀,试图做出最后的抵抗。“乖哈,别乱动!”我深吸一口气,找准了位置,将小小泉缓缓地挤了进去……“呀,疼……好疼!”宋嘉琪双肩微颤,俏脸忽然痛苦地扭曲了,十根尖尖玉指,猛然抓住我的肩头,长长的指甲深深地陷入肉,身子也像弓弦一样绷紧了。我俯下身子,轻吻着她滚.烫的面颊,温柔地道:“没关系的,一会儿好了。”“不嘛,你出去,快出去!”宋嘉琪咬着嘴唇,泪如雨下,拼命夹.紧双腿。“乖,听话!”我吻着她脸的泪痕,开始轻轻发力,大床开始吱呀吱呀地,有韵律地晃动起来。“啊!别……哼!不要!”宋嘉琪满脸通红,拿手捂住小嘴,可下身传来的感觉,还是让她忍受不住,低低地呻.吟着。我心里像是燃烧着一团火,盯着那张红艳艳的俏脸,起伏有致的娇躯,骤然加快了速度,发起更加凶猛的进攻。宋嘉琪只觉得身子软绵绵地,娇酥无力,几乎身下的每一次冲撞,都让她在疼痛之,感到到异样的满足,那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她脑海里面一片空白,两只玉足却绷得笔直,不时地颤动着。我征服欲大起,捧住宋嘉琪的俏脸,让她不能摆动,身下加大了幅度,狠狠地撞击过去。宋嘉琪神态娇媚,闭美眸,双手拉扯着床单,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那声音柔美动听,仿佛天籁之音,充满了销.魂蚀骨的魅惑。不知过了多久,在一阵迅猛的冲刺当,宋嘉琪的俏脸扭曲着,她忽然睁开水雾缭绕的双眸,猛地坐起,狠狠地咬住我的肩头,轻声道:“小坏蛋,快一点……”她咬得是那样用力,令我有种错觉,似乎自己肩头的一大块肉都被她咬了下来,疼痛激发了我体内的兽性,抱着她耸动起来,宋嘉琪松开檀口,伏在我肩头大口地喘.息,那气息如麝如兰,芳香宜人,吹在耳边麻酥.酥的,让人难以自持。日期:-- :

    我给世遗送外卖
    各种活动

    我给世遗送外卖
    安卓下载中心

    玄幻  |  灵珑

    王建才一听就火了,说:“这样的人你们开除他好了!”可话虽这样说,人家却不会这样做,要不然也不会打电话给他这个王书纪。对于杜睿琪嫁给丁志华的事情,王建才也听说了,这个丁光信和方鹤翩的儿子在余河县还是挺有名的,交了很多女朋友,最后都没成,有人说是方荷兰的眼光太挑剔,有人说是丁志华的要求太高,还有人说是丁志华有问题,跟他接触过的女孩子后来都自己选择了放弃,究竟是怎么样,反正是众说纷纭。杜睿琪选择嫁给丁志华,王建才觉得可以理解,毕竟人家的家境摆在那儿,比朱青云是强多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朱青云被女人给甩了之后竟然是这副德性,连工作也不要了!这哪是一个男子汉的作为呢!对于朱青云,王建才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当初叫他不要去杜家庄小学,到黄麻镇中心小学来,偏不听,非得跟着那个女人去那么个狗不拉屎的穷旮旯,现在可好,被人家一脚给蹬了,落了个什么都不是!王建才抽了一支烟,许久才说了一句:“你打算怎么办?”“我想到舅舅的镇上去。”朱青云小声地说。“现在想到我那儿去了?你以为黄麻镇真的是我王建才的,说来就来,说不来就不来?”王建才没好气地说。其实他心里早就给朱青云想好了退路,现在正面临期末测试,各个学校的工作都安排得很紧张,学校里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临时加人,辅导站倒是可以塞进去,就先让他打杂吧,反正他也不愿意教书,杜家庄是彻底没脸回去了,等下学期开学再安排他做个辅导站的干事,不过这事还得给教育局的朋友说一声,人家才是主管单位啊。“财哩,帮帮青云吧,啊?今后他就不敢胡来了,你带在身边也好管教。”朱青云的母亲又在一旁说道。“今天看在我姐姐的份上,我答应你,到黄麻镇来,不过没有具体的事做,先打杂吧!”王建才说。“好。”朱青云面无表情地说。“下周一到我办公室来找我,要早点啊,晚了我可不等你!”王建才看着朱青云说,起身往门外走去。“财哩,留下来吃饭吧!”母亲跟着走了出去。“我那边还一大堆事儿呢!走了!”王建才说完,钻进等在门外的吉普车里。车子很快就启动了,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门前的公路上。杜睿琪和丁志华有半个月的婚假,等到杜睿琪休完婚假回去,期末测试也结束了,所以杜睿琪就不用再回杜家庄小学去上课了。对于他们的婚假,婆婆方鹤翩早就安排好了,让他们去旅游,选择的地方是上海。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是许多小城市人向往的地方。于是第三天,杜睿琪和丁志华坐上了信江到上海的火车。杜睿琪很期待即将到来的旅行,对于上海她有许多美好的想象。上海外滩、东方明珠电视塔、城隍庙、大世界、野生动物园等,都是她想去的地方。尤其是上海的时装,她很想在那儿为自己挑几件心仪的衣服。坐了整整一天半的火车,两人才到了上海。方鹤翩给他们联系余河县驻上海办事处,让他们住在那儿,说是比较安全。来到上海办事处,两人都累了,接待员安排他们住下后离开了,并吩咐晚餐到楼顶厨房去吃。两人都没有胃口,没打算上去吃饭,冲完澡倒头便睡。两人醒来后已经是晚上了,丁志华觉得肚子咕咕叫,于是和杜睿琪两人出去吃东西。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哪儿有好吃的,就沿路随意地走着。彼时的上海还没有现今的繁华,街道两边的房子也都还比较古旧,沿街的店铺装修也比较普通。夏天上海的夜一贯的闷热,走在街上,看到许多出来纳凉的人,都穿着睡衣,汲着拖鞋,摇着蒲扇,讲着依依浓浓的上海话。杜睿琪看着这些人的生活,觉得也不过如此,大城市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啊!走着走着,看到一条街巷中有一家“信江饭店”的招牌,两人不约而同拐了进去。简陋的小店,已经过了晚饭时间,显得有些冷清。店主正在收拾东西,见到有人进来,立刻热情地迎上来。“两位要吃点什么?有各式小炒,还有信江炒米粉,要不?”女店主草着一口信江普通话说道。杜睿琪一听就想笑。“来两盘信江炒米粉,一大碗西红柿鸡蛋汤。”杜睿琪用家乡话说道。“原来是老乡啊,难得难得!快请坐。”女店主听到乡音格外热情。两人坐下来,看见里间一对小夫妻正在打情骂俏,那样子看上去真是幸福。杜睿琪看在眼里,不免又想起了朱青云,曾经他们也是这样,那时的日子多幸福啊!按道理现在是自己的蜜月时期,应该是最甜蜜的时候,可是和丁志华之间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找不到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杜睿琪把目光移向了角落里的电视机,新闻里正在播的是古南省一个副省长因贪污被判死刑的事情,这是当时轰动全国的一个案子,杜睿琪专心地看了起来。节目中正在讲述这位副省长从一位贫苦出生的农村娃到巨贪的跺落史。看着这些,杜睿琪觉得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这时的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几年后,自己也要陷进权利斗争的漩涡中,当然这是后话。丁志华不关心电视,他正羡慕地看着房间里那对小夫妻打情骂俏。他心里很想杜睿琪也也能这样对待自己,这样才是夫妻啊!可现在睿琪对自己好像还没有这样的热度,一定要趁这几天的时间,好好培养两人的感情。这样想着,丁志华不知不觉就抓住了杜睿琪的手,杜睿琪扭头看了一眼丁志华,本想挣脱出来,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就这样被他握在手里。看到杜睿琪并没有表示抗拒,丁志华很开心,不停地抚摸着杜睿琪的手臂。很快一盘炒米粉上桌了,好大的一盘啊!粗粗的信江米粉被炒得粘稠粘稠的,里面放了青菜、肉丝和辣椒,金黄的酱油色泽也很诱人,也许是饿了,看着这样的米粉杜睿琪顿时觉得很有食欲!这是当年在信江师范的时候,杜睿琪吃得最多的食物,每次去市里,这是必吃的,每次都觉得特别好吃!丁志华给杜睿琪拿了一双筷子,示意她先吃,杜睿琪也不推让,拿起筷子就大口吃了起来。还真是当年的味道!不一会儿,另一份炒米粉和西红柿鸡蛋汤也都上来了,丁志华早就饥肠辘辘了,看着杜睿琪吃的时候就差点流了口水,于是马上草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很简单的晚餐,两人却吃得很舒服很开心。吃完后,两人又沿着街面走了一会儿,丁志华说太晚了,要早点睡,明天准备去城隍庙逛,得早起。于是两人返回住处。其实丁志华是想着完成自己在新婚夜没有完成的事情。杜睿琪洗漱完后躺在床上看书,丁志华进来把杜睿琪手里的书拿开,在她脸上吻了一下。杜睿琪明白丁志华的意思,往旁边挪了挪身子,丁志华伏在杜睿琪的旁边,开始试探着吻杜睿琪,杜睿琪闭上眼睛,勉强配合着丁志华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