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生灵跃迁
日志指导

生灵跃迁
安装可靠

玄幻  |  白清年

我皱了皱眉,老婆应该是叫那个高大鹏来接她。没过多久,我看到一辆奥迪车停靠在老婆的身旁,她笑着上了车,我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在俯身帮她扣安全带。老婆竟然欣然接受,两个人还笑着说着话,看来不是第一次偷偷约会了。可惜隔得太远,我看不清楚那家伙的样子。我脸色瞬间一沉,心里凉飕飕的,她走这么远原来是怕人知道。我想到那个混蛋帮老婆扣安全带的时候,肯定在偷看她的胸部,我恨不得冲上去把她给揪出来。我望着奥迪车开始启动,我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里。“师傅,跟上那辆车。”我急忙指了指道。“小伙子又是你啊,挺巧的。”师傅认出了我刚下车,不过他看我脸色不好,没有再说什么。“师傅麻烦你跟紧了。”我没想到这么巧,刚下了车,又被我拦到了同辆车。我没心情和师傅闲聊,拿出了手机拨打老婆的电话,我其实很希望她能主动的向我解释,我不断的拨打他的电话,想要看她怎么说。电话拨过去,我隐约看到前面奥迪副驾驶座上的老婆接了电话,还示意驾驶座上的男人不要说话,她没想到我在后面的出租车上,把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电话接通,我强忍住心里的愤怒,语气平淡的问她在哪里的?“在家睡觉的,昨天有点累了,老公你在哪里的?那边怎么有车响。”老婆电话里回答道。我脸色有些难看,老婆果然一直在撒谎,我一想到她当着那个男人的面,竟然谎称在家睡觉,来骗自己的丈夫。如果老婆和对方不熟悉,会坐在后排,而现在她坐在副驾驶,又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说她在家睡觉,两人的关系很可能已经非常的亲密。我一想到老婆坐在副驾驶,穿着那条紧绷性/感开叉很高的裙子,坐在驾驶座的男的只要稍微一瞥,就能看的一清二楚,依他们俩的关系,很可能那个男人一手开车,另外空出来的手正在用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或者更甚者,那手已经摸进了她的大腿里面。我脸色铁青,心里很愤怒。一想到老婆今天特意穿着的黑丝裤袜,我突然心里一惊,想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上一次老婆被突然叫走去加班,隔天在商场里我看到了秦主任,我心里就断定她那天裤袜被抠破,沾染上男人的精/液,是那个秦主任。现在想一想,她那天很可能是谎称加班,把我扔在餐厅,出去约会的对象,是这个高大鹏,而不是秦主任。如果不是舒雅的帮忙,调取了她的通话记录,我到现在估计还蒙在鼓里,认为那天和她发生关系的肯定是秦主任。现在想想,那天晚上的男人应该就是他,今天的奥迪车主,高大鹏。而高大鹏和那个短信男有过频繁的通话记录,我不敢再往下想去。我的心一片冰冷,越往下想,我越是感觉老婆和短信男早就有过关系,而高大鹏只是第二个接手的罢了,难道她是短信男介绍给高大鹏的,玩过老婆身体的人不止是短信男,还有这个高大鹏。我一想到她在我面前如此的羞涩,清纯,而在外面竟然不止和两个男人发生过关系,搞不好还是P,我的心就犹如刀搅的一样,疼的让我无法呼吸。我没有心情说话,在电话里说了一声没事,就挂了。“小伙子,你老婆可是集合了万千男人的幻想与一身啊,不过听我一声劝,女人如果不忠了,就趁早离开,要不然你就完全放开,在外面也养个小老婆,大家各玩各的,如果你内心放不开,那个事会把你折磨疯的。”中年司机有些感叹道。“你见过我老婆?”我皱了皱眉道。“刚刚上了奥迪车的应该是你老婆吧,我刚刚还想超车去接你老婆的,没想到她在等那辆奥迪车。”中年司机嘿嘿一笑。我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还要靠他,我肯定立即下车。看得出来中年司机对老婆也非常的感兴趣,说道老婆的时候,从他的语气中透着兴奋,我心里非常的不爽。一想到门卫的老王,出租车司机,在心里肯定都在幻想着她,她的穿着从背后看确实惊心动魄,黑丝修长的双腿,是那么的修长,被裙子包裹的圆滚滚的翘/臀,惊人的有弹性,踩着高跟鞋后更是凹凸有致充满着浓郁的女人味。我一想到那天晚上的被扣破的裤袜,以及我在后面粗/暴进入时她脸上的表情,就忍不住浮现出坐在主驾驶座的秦大鹏。他的样子我没有见过,不过我脑海里却浮现出类似秦主任以及隔壁老王,出租车司机的模样,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在后面侵犯老婆,而她呻/吟,娇/喘求饶而又配合的场景。这样浮现出来的场景,让我的脑子快要炸了。“兄弟,他们停车了。”中年司机开口道。我急忙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前方奥迪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酒店旁,我心里一寒,偷/情都这么小心翼翼,怪不得我一直没有发现。我付了车钱就把司机打发走了。“小伙子这个送给你了,或许有用。”中年司机随手递给我一个扳手,我看了一眼确实需要,正打算掏钱,司机挥了挥手,开车直接走了。我把扳手放进包里,快步走进了这个酒店里,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先一步到了前台那里,扬了扬包装作一脸焦急的样子。“美女你好,刚刚进去的两个人包忘记了,我是他们的司机,里面有重要的文件,你看他们在哪个房间,我要尽快送过去。”我装作着急的样子,并描绘了一下老婆的长相,对于那个男人我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只能尽可能的说起老婆的模样。我不知道老婆在哪个房间,只能通过前台。我担心前台会打电话过去求证一下,不过我明显过虑了,前台只是扫了我一眼,加上对老婆记的很清楚,就告诉我,并顺手指了指,告诉我去那边坐电梯。我道了一声谢,快步上了电梯,在电梯里我的心跳得非常快,心里很复杂,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捉奸,没想到我也有今天,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到了八楼以后,我很快找到了,我强忍着一脚踹开的冲动,先把手机调成振动模式,然后打开了照相机功能。我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凑近门口的位置,我就能听到隐约间的女人呻/吟的声音,我的心像是被刀搅了,疼的让我几乎要窒息。我不敢在门口徘徊太久,我怕保安突然上来,到时候就前功尽弃。我只有一次机会,担心会搞错。我先拨打了一下手机号,尽管我隐约间听到的呻/吟声,确定很大可能是老婆发出的。我电话拨过去,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接通。“喂,老公有什么事情吗?”老婆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和散漫,好似用力过猛之后,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心中一寒,一想到她和高大鹏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地摊上扔的到处都是她的衣服,她一手接电话的时候,身上还被高大鹏压着,慢慢的耸动着,使得她说话都慵懒无力。

末世之我活在虚拟世界里
知名平台下载

末世之我活在虚拟世界里
演示说明

玄幻  |  沐子霖

我笑了笑,打断他的话道:“方哥,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还是想着马怎么把嘉琪姐哄开心才是!”方正源却摇了摇头,跳下车子,低声的道:“小泉,停下,咱们商量些正经事。”我微微皱眉,刹住车闸,回头道:“方哥,你今儿是怎么了,好像怪怪的。”方正源蹲在路边,双手抱头,表情痛苦地道:“小泉,方哥有事求你帮忙,这次不是借钱。”我把自行车支好,走了过去,轻声的道:“方哥,什么事情啊,你说吧。”方正源低头望着脚下,失神地道:“有些不太好开口,小泉,方哥要告诉你个秘密,不过,你要保证,不能把这件事情传出去。”我立刻明白他想说什么了,摇着头道:“方哥,你想说什么事情我都清楚了,不过,真的抱歉,那个事情我帮不忙。”方正源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苦笑着道:“那天吵架的内容,你果然都听到了。”我没有否认,而是轻声道:“方哥,如果实在想要孩子,去领养一个吧。”方正源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没用,我家有个亲戚,有个是领养的,结果那孩子长大后,很不孝,把老人打得快不行了。”“那毕竟只是个别现象。”我有些挠头,在这件事情,我其实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方正源抬起头,哆嗦着嘴唇道:“都怪那次演习,马勒戈壁的!那个新兵蛋子,把手榴弹丢错地方了,要不是我扑去,周围几个人都得报销。”我点了点头,小声道:“这我听说了,方哥,其实你心地很好,很善良。”“那又有什么用?”方正源把脸扭到旁边,轻声的道:“小泉,这件事情既然都挑明了,也再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我摇了摇头,回绝道:“方哥,我和嘉琪姐之间,只是姐弟之情,不能发生那样的关系。”方正源叹了口气,怅然道:“这也是找你的原因,要是别人,我还不放心呢。嘉琪那么漂亮,被别人尝到甜头,不好断了,以后会很麻烦,你心地善良,总不会害我的。”我涨红了脸,连连摆手,道:“方哥,你不要再说了,这事儿绝对不可以。”方正源走了过来,摇晃着我的肩膀,焦急地道:“一次,只要了,我们两口子搬家,走得远远的,咱们各自过日子,互不打扰,怎么样?”我把脸转到旁边,轻声道:“算我愿意这样做,嘉琪姐也不会同意的。”方正源听了,像是抓到救命稻草,忙不迭地道:“小泉,你不用担心,她那边的工作,我会想办法去做通的,女人嘛!都是那样子,算心思活了,嘴里也是万万不肯的。”我深吸了口气,轻声道:“方哥,你先别急,这事儿太突然了,你让我再想想。”方正源额头冒汗,不遗余力地恳求道:“小泉,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我沉思半晌,咬了咬牙,苦笑着点头道:“好吧,嘉琪姐要是同意,我干。”推开低矮的栅栏门,两人走进小院,拴在西墙根的大黄狗扯着铁链,蹿下跳,汪汪地叫了起来,我把自行车放好,走到正房门口,敲了几下房门,笑着道:“英阿姨,开门啊!”约莫两三分钟后,英阿姨推开房门,对着我笑笑,又扫了眼旁边的方正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声音冷淡地道:“正源,你还好意思过来?”方正源耷拉着脑袋,狼狈不堪地道:“妈,我知道错了,这次是专门过来赔礼道歉的。英阿姨哼了一声,撇了下嘴道:“得了吧,每次都这样,没一次能改掉,你啊,还是趁早回去,别耽误功夫了。”方正源碰了软钉子,有些不甘心,陪着笑脸道:“妈,我想和嘉琪说几句话,她要是还生气,我转头走。”英阿姨顿时火了,瞪了他一眼,一抬手道:“嘉琪不在,去别处找吧!”我笑了笑,轻声道:“英阿姨,我们大老远赶过来看您,总得让我们进门喝口水吧?”英阿姨点了点头,把房门打开,侧过身子,小声道:“小泉,你进来坐,别管他,这人别的能耐没有,知道欺负嘉琪!”“话也不能这样说。”方正源嘟囔一句,走到窗边,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我进了屋子,径直向西边那间卧室走去,推开房门,果然看到宋嘉琪,她正躺在床,身盖着一件毛毯,遮挡了那具曲美诱人的身子,走近了才发现,她面色略显憔悴,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我有些心酸,悄声问道:“嘉琪姐,你怎么了?”宋嘉琪伸出白.嫩的小手,理了下秀发,娇慵地坐起,怀里抱着毛毯,柔声道:“有些头疼,好像是感冒了。”我坐在床边,关切地问道:“吃过药了吗?”“吃过了,现在感觉还好。”宋嘉琪勉强一笑,悄声道:“小泉,听爸爸说你这阵子工作很忙,怎么到这来了?”我笑了笑,向窗外努努嘴,小声道:“方哥知道错了,把我搬来当救兵,来请你回去。”宋嘉琪轻轻摇头,咬着粉唇,语气坚定地道:“不回去了,我想好了,这和他离婚!”我将信将疑,试探着问道:“嘉琪姐,你是认真的?”宋嘉琪点点头,赌气地道:“当然了,日子过成这样,真是没法维持了,我宁可一辈子单身,也不愿和他在一起了。”我想了想,微笑道:“那也好,我出去和他说说吧,早点分了,也许对你们两个都好。”宋嘉琪却伸出右手,拉住他的胳膊,‘扑哧’一笑,蹙眉道:“你个小屁孩,正经事不做,管人家两口子的闲事干嘛!”我摸着鼻子,嘿嘿笑了起来,轻声道:“知道你舍不得,毕竟在一起几年,还是有感情的,对吧?”宋嘉琪眼圈一红,哽咽着道:“他这个人吧,毛病虽然多些,可心眼不坏,对我也很好,真要离了,确实有点舍不得。”我叹了口气,小声劝道:“嘉琪姐,既然这样,消消气,有什么矛盾,当面说开好了。”宋嘉琪转过俏脸,默默地流泪,半晌,才抹了眼角,悄声道:“叫他进屋吧,好好哄哄我妈,老人家真是气坏了呢!”“好吧。”我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方正源站在门外,如同热锅的蚂蚁,团团乱转,见我出来,赶忙凑过去,焦急地道:“怎么样?”我笑了笑,轻声的道:“嘉琪姐那边没事儿了,是英阿姨还在生气,你得哄着点。”方正源长吁了口气,笑着道:“那没事儿了,我这丈母娘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人还是蛮好的。”我点了点头,微笑说道:“手脚勤快点,多帮老人干点活,她自然会对你有好印象了。”日期:-- :

十里鲸落一念山河
电脑版客户端官方下载安装

十里鲸落一念山河
软件优势

玄幻  |  柔倾语

又看了其他手枪几眼,可惜并不认识,不过应该不是勃郎宁,于是便转头向斯科特问道:“斯科特,MA、M、M和M这几种枪和子丨弹丨多吗?”斯科特诧异的看了林默一眼,要知道这个时候的中国可没多少人知道这些枪的名字,都是“马牌”“枪牌”“花牌”的叫着,更别说MA这种在中国很少的枪了,不过斯科特还是回答道:“MA比较少,只有把,不过子丨弹丨倒是很多,其他三种枪都很多的,不知道林你要多少。”听到斯科特的回答,林默想了想,MA到了二战时美军差不多人手一把,并在军队中服役到了世纪年代,可靠性自不必说,而且威力足够大,对于他们这些毕业生来说是很适合的,毕竟他们虽说毕业就是军官,但也只是底层军官,还是要冲在第一线的。至于另外三种手枪,倒是可以买一些留着以后送人。想到这里,便对斯科特说道:“那把MA我都要了,至于另外三种,每种要把,子丨弹丨按每支两千发配齐就行了。”斯科特点了点头,林默便看向林海城三人,看到三人正拿着手枪在看,便看向小箱子里,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不错的枪。看着看着,便发现在角落里有一支小手枪被其他手枪压着,便伸手拿了起来,小手枪十分小巧,只有CM左右,看了看枪口,口径很小。林默仔细想了想,恍然大误,这不是M嘛,一款袖珍手枪,用得还是.英寸ACP手枪弹,可是这个时代十分有名的间谍手枪。林默又在手上试了试,只有巴掌大小,感觉十分适合女性使用,倒是可以给家里的女子防身用,要知道现在社会可是十分混乱的,有把枪防身也是需要的,便对斯科特说道:“斯科特,把M也给我来把,子丨弹丨也照着刚才的来。”听到林默的话,斯科特向林默的手上看去,想了一下道:“林,这种手枪我只有把,子丨弹丨也只有两千发,不过林,我可以知道你买这枪是用来做什么的吗?要知道这手枪在我们那可是被称为间谍手枪,普通人是不会买的。”斯科特边说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林默,看到斯科特的眼神,林默知道他是误会自己了,便对他解释道:“我是看这枪小巧,买来给家眷防身的,要知道中国可不太平,这些枪和子丨弹丨我都要了。”听到林默的解惑,斯科特突然高兴的对林默道:“林,你真是我的福星,我怎么没想到可以把这些枪卖给家眷防身,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林,我决定把这些小枪和子丨弹丨都送给你了,作为这个好主意的报酬。”林默点了点头,并表示了感谢,并没有拒绝,因为林默知道在西方有的是人会对好点子付钱。只是斯科特没有想到,今天自已对林默是特工的猜测会在不久后成真,林默也想不到斯科特会一语成谶,自己会在阴差阳错之下走上一条自己从没想过的道路,成为林默人生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此时的两人还在亲切的交流着。在两人还在交谈的时候,杨海城三人也选好了自己的枪,三人M、M和M都各自选了几支,杨海城便对林默道:“我们都选好了,该怎么带回去,我们就带在身吗?”听到杨海城的询问,林默想了想,冲杨海城摆了摆手道:“不用,这么多枪带在身上不方便,过会儿选好后让斯科特送娄叔那边先寄存着,过段时间方便了再取了带回军校就行。”斯科特听到我的话,便对我们说道:“杨,林说得对,你们虽然是军校学生,但还是只带一把回去就行了,其他的枪要找个地方放着,带回军校不合适。”林默听到点了点头,这么多枪和子丨弹丨,像个军火库一样,带回军校确实不方便。林默想起仓库里还有两堆箱子,便指着大一些的那堆箱子对斯科特问道:“斯科特,不知这里面是什么枪。”斯科特顺着林默的手看去,对林默说道:“哦,你说这个,这些都是长枪,对你们应该没什么用吧,对了,里面还有一些冲锋枪。”斯科特边说边打开了几个箱子。林默几人朝箱子里看去,只见一支支崭新的步枪整齐的摆放在箱子里,林默伸手拿起一支在手里看了看,原来是春田步枪(听名字像是日本武器,其实这是一把纯正的美国枪,只是该枪是由美国春田兵工厂于年研制和生产,从而得名M春田式步枪,史称春田式,服役于年月日。.毫米口径,旋转后拉式枪击仿自德国系列毛瑟步枪。加上M或MB.倍瞄准镜,射击的精度使得此枪广受信赖,由于此枪性能良好,一直也被视为狙击枪之首选。)林默回忆起前世的资料,想到自己班里也有几位神枪手,倒是可以卖了送给他们,想到这里,便对斯科特问道:“斯科特,这里有没有春田狙击步枪,我说的是专门选出来加装了瞄具的狙击枪,可不是普通枪上加装了瞄具的。”林默说得不错,狙击枪一般是从一堆步枪里挑选出来具有超高精度的步枪,并不是每把枪加个瞄具都行的。听到林默的话,斯科特有些郁闷,他实在想不到林默居然会这么识货,要知道他在上海的时候可是随便吹吹牛就能将买枪的人唬得一楞一楞的,不过斯科特倒没多想,只是觉得南京果然是卧虎藏龙。想到这里,便对林默说道:“林,你可真是识货,平时我是从来没在中国卖出过这东西,不过这次一个朋友特意让我带一些新货过来试试水,刚好有把,不过我只能匀五把给你,其他的枪我还有其他用,不过瞄具有很多,有.倍的,倍和倍的,不知道林你要多少?”林默想了想:“那行,五把我都要了,瞄准镜每种倍数都要,每支枪配两套,这东西在中国可不容易找到。”现在的中国可不是后世的那个制造业大国,现在的中国各种物资非常匮乏,更别说瞄准镜这东西了,所以林默在买一些中国比较稀缺的东西时,都会格外注意,尽量多买一些东西备用。想到这里,林默又对斯科特说道:“斯科特,我还想订购一批瞄准镜,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渠道。”斯科特疑惑的看向林默,他实在看不明白林默在想什么,不过还是想了想回答道:“可以,我朋友应该有渠道,不过你要多少,要是多的话我朋友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他还要向厂家订购,会有一段时间才能到货,不知道你等不等得了。”林默听了冲斯科特摆了摆手,说道:“没事,我并不急用,你帮我订一千个.倍镜,个倍和倍镜就行了。”斯科特听了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不过心里非常惊讶,斯科特实在不明白林默买这么多东西有什么用。杨海城三人听到林默的话也是一肚子的疑惑,杨海城张了张嘴,还是把话咽进了肚子里,因为这里不是提问的地方,别看他平时总是大大咧咧的,有时还会做出一些令人大跌眼镜的事,但他并不傻,知道有些事什么时侯能做,什么时侯不能做。林默没有理会几人,看向了放着冲锋枪的箱子,里面存放的是一把把崭新的汤普森冲锋枪(汤普森冲锋枪由于开枪的声音嗒嗒嗒地似打字机,还被称为“ChicagoTypewriter”,即芝加哥打字机,此外还有芝加哥小提琴(ChicagoViolin),压死驴冲锋枪的称呼。中国早期称之为“手提机枪”或“冲锋机关枪”等。汤普森冲锋枪由美国O·V·佩思和T·H·奥克霍夫设计,在年代结束时设计,并由美国陆军军械部小武器部队主任约翰·T·汤普森准将自己的枪械公司Auto-OrdnanceCorporation(AOC)来担任生产工作。M研制成功后,最早的生产型是M,相继出现了M、M系列冲锋枪。其中MA式于年研制成功,并少量装备了美军,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还为盟国军队所使用。

沈先生再陪陪我
是什么意思

沈先生再陪陪我
哪个好Store

玄幻  |  雨薇染

单个包房面积达平方米,一张超大的围台摆在包房正中央,天花板可以像天幕一样开启,按下电动按钮,在音乐声中面积近百平方米的玻璃天花板缓慢向两侧拉开,如同汽车的天窗一样。菜牌,除了传统的鲍鱼、鱼翅、海鲜外,印象最深的是一种煲粥,一小碗粥,几口就吃完了,元每客。那天晚上,财政局分管副局长带了一个处长和张富贵,还有就是秦书凯和金大洲。交通局来的是一个分管副局长和三个处长一个办公室的办事员。众人坐下后,财政局的副局长说,今晚很荣幸和交通局的领导在一起喝酒,主要是加深感情,联系工作,按照普安的惯例先把两杯喝了,再介绍来宾。两杯过后,交通局的领导就把来的几个人都做了介绍,后来财政局的就把自己带过来的几个人给来宾做了介绍,然后开始一个一个的相互喝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各类的话题。因为人数相等,所以把对方的几个人喝了一遍,再和自己的人一遍,每个人就是半斤多酒下肚,到了一个量,以后怎么喝和谁喝那就要看领导的眼色了。在中国,只要有官在的地方,就有不平等的地方,包括吃饭喝酒,那是官让你喝,你才能喝,否则,那就是没有原则,没有政治性的乱喝,领导不仅会瞧不起,别人也会不待见。下属们就等着领导的吩咐。这个时侯,服务员给每个人上了一碗鱼翅,财政局的副局长就一边用小勺子喝一边看着张富贵说,小张,你联系的村要铺几条道路,就要麻烦交通局的胡局长帮忙,你一定要陪领导喝好,这样才能把路铺好。领导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说,下属就要当成圣旨来看待。张富贵就端着一碗酒,从座位上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以后很多事麻烦给予帮助,敬局长一碗。胡局长就说,怎么能这样喝,我岁数大了,少喝点,也就端起了碗。张富贵就说,局长你随便。说完,站在那儿,把一碗酒喝了下去。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交通局的人看到自己的局长被财政局的人敬酒了,赶紧也从座位上下来争先恐后的给财政局的领导敬酒。不要认为领导现在是在和人喝酒,其实,下属们的一言一行领导都看到眼里,带下属们来就是要他们喝酒的,领导来是谈事情的。任何时候,下属要分清目的。如此一番下来,很多人就喝的差不多了,就停下来,等待下一个兴奋点的带来,下面的兴奋点,醉酒就是这个时候产生的。秦书凯已经到外面的卫生间扣吐了一次,张富贵把自己带来就是喝酒的,下面肯定还是要喝很多酒的。众人抽烟的抽烟,喝酒的喝酒,休息一会,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胡局长,下面再让张富贵处长陪你喝一碗,他挂职地方的事情你一定要关照,能不能评为先进就看你局长的帮助了。虽然,主要领导已经决定,但是这个时侯戴高帽子还是必要的。胡局长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满嘴酒气地说,工作上的事情只要有可能,肯定会关照的,我昨天看了你们的报告,三个村接近公里米宽的路和公里米宽的路,不是大问题,今年全部解决。但是如果想拿个先进,这个酒再喝就要有个喝法。几个人的眼睛就看着胡局长,等待下文。胡局长说,很简单,如果下面谁陪我喝,我喝一碗,他就喝一瓶,等到今晚带的酒喝完了,路今年也就全部铺好了,今晚的酒也就结束了,想喝等路铺好了,一起喝庆功酒。来的时候,秦书凯看到带了两箱酒,每箱六瓶,就是瓶。财政局的副局长就问服务员,还剩下几瓶。服务员告知还有三瓶多一点的数字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就说,张富贵,下面怎么喝就是你们的事,今年联系村的路能不能一步到位完成任务,就看你们的表现能不能让胡局长满意。张富贵就看着秦书凯。秦书凯太知道眼光里的含义,就站起来,让服务员开了一瓶,拿着一瓶酒走到胡局长身边说,局长,我敬你,请你多关照。说完,就站在那儿,把一瓶酒咕噜咕噜喝了下去,拿着空的瓶子,等着胡局长把一碗酒喝完,才回到座位上。大家都鼓掌。出了宾馆的门,张富贵狠狠的拍了秦书凯肩膀。秦书凯知道,这一拍里隐含着很多的内容,一是对秦书凯的佩服。当时秦书凯陪胡局长喝下一瓶酒后,金大洲也陪着胡局长喝了一瓶。剩下的一瓶酒让谁喝下去,还没有结果。胡局长就说,如果不喝下去,那么任务今年肯定完不成。几个人就相互的看看,张富贵明显的多了,金大洲也是严重的超量。秦书凯就站了起来,对胡局长说,局长,这个桌上我岁数最小,这瓶酒怎么说也该我包了,说完,站着把一瓶酒喝了下去,让所有人吃惊。胡局长看着秦书凯把酒喝下去,当时就对几个处长表态说,财政局的事你们要放在心上,今年一定全部到位。张富贵一拍另外的意思就是小伙子,够意思,以后不会亏待你的。因为这顿饭,让财政局分管的副局长很有面子,如此的喝酒作风,说出去那是够吹很长时间牛逼的。同时,张富贵和秦书凯的关系也无形中前进了一步。等到把交通局的几位领导送上车后,财政局的副局长很高兴,他对张富贵说,你们几个表现的非常好,从没有醉酒的交通局胡局长肯定也没有遇到这么喝酒的,估计以后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在我面前狂了。都是官场上的人,谁的底细都知道的很清楚。后来,财政局的副局长走后,张富贵就请秦书凯、金大洲还有财政局同来的处长一同到酒店不远处的洗浴中心去泡泡,说醒醒酒。进入洗浴中心,几个人泡过后,又上去请小姐推拿了一通,再修修脚,一直到点多才结束。这一番下来,秦书凯就感到市县的差别,不管从接待、环境等,他进入张富贵的办公房间看到,里面的办公条件那是县里永远也赶不上的,也就了解县里的很多干部想方设法向市区调动的原因。还有就是人员的接触面比较宽广,起点高,对一个人以后仕途的发展那是很有好处的。当天晚上,三个人又一同返回普水,因为秦书凯说回县城有事情,张富贵就让市局的司机把他们一同送到了普水。路上张富贵很兴奋的说,下面的时间就可以拉开腿睡觉,因为村里急需解决的铺路问题,都已经顺利的解决了。秦书凯和金大洲就很感谢的说,都是张处长帮助的结果,以后有什么事要我们做的,说一声肯定不遗余力。因为,两个人知道,如果不是张富贵从市级层面上来协调,铺路等问题,估计自己的单位都没有能力解决。张富贵就很大气的说,我只是牵个头,给个机会,功劳是你们喝酒喝来的,特别是小秦,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喝酒,真是长了见识,知道什么是喝酒,什么叫酒量啊。金大洲就说,小秦是因为张处长这么鼎力帮助,提供机会,只有如此喝酒才能代表我们两个人对张处长的感谢。任何时候,拍马屁是永远没有错的,错的就是不会拍马屁,不拍马屁,让马感到屁股发痒,那就坏事了。到了县城后,张富贵和金大洲两人走了,秦书凯就和柳橙联系,问,柳姐,我已经到了普水,你在哪儿?

末世之签到系统
安装说明

末世之签到系统
下载链接

玄幻  |  雯雨

我让父亲失望了,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我拿起了匕首,和人打架。被学校除名,这段过程就不说了。想想就恨。在房间里,她就没停止过哭泣,看着我狰狞的表情被痛苦扭曲的脸,一次一次不停的烫,烟灭了再点上,火小了在用嘴吹,让它燃烧的更旺一点,如果那时候她说要我的手指头,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砍给她,一点点痛根本不算什么,我的头这二十多年被开瓢了七八次,后脑一个寸的刀疤至今不长头发,夏天剪个平头清晰可见。我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你犯了我,我就要你的好看。我睚眦必报啊!烫完烟疤以后,伤口火辣辣的疼,我烫的很深,现在只要一喝酒就会显出来,因为我皮肤白,喝酒以后会发红,这朵梅花就展示的更明显。她也有点懵,她说这辈子都忘不了我了,然后我们开始接吻,纠缠在一起,我的脖子和身上,腿上,后背,到处都是她种下的草莓印,那会酒精上头了,后面的事情不记得了。我一直睡到第二天十点才醒,油条也没去翻了,那是我第一次旷工,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子敬,我走了,来世有机会我一定去找你,我会嫁给你,做你的妻子,为你生儿育女。我泪如雨下,在痛苦中不可自拔,我的第一个女人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命中,而我也记住了这一天,年月日。我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在镇上走着,萝卜干那里也没请假。不管了,心里的那种痛和对她的思念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我甚至想着追她家里去,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建材店的门口,也许是鬼使神差吧。我不知道怎么走来的,那里根本不是我回家的路,或许我也不想回家。老妈很快发现了我,“儿子,今天放假吗”我看了看她,半天以后喊了一声"妈妈,我要喝水,我饿了老妈端来一杯水,又到隔壁小店下了一碗馄饨,买了两个包子。我坐在她店里一边吃着一边想着杨,老妈叫我几次都没听到,等我发现的时候店里多了一个小姑娘我才醒来。鹅蛋脸,细细的眉,头发扎了两根辫子,眼睛很大很有神,如果给她戴个面具只露眼睛的话和王菲一模一样。她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坐在她家里吃东西,还叫她妈妈为妈妈。母女二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那边方言类似上海话有有些不同,当时我是听不懂的。说的同时小姑娘不停的拿眼瞄我,过了一会,看我吃完了,走过来伸出右手很有礼貌的说;你好,我叫苗苗,张苗苗。我伸出手去握了一下,柔若无骨,好似被电了一下,我没什么表情:你好,曹子敬,就这样我的第二个女人出现了,所谓无巧不成书,我刚失恋,然后就遇到了苗苗。和她聊了一会,她与我同岁,只是五月的生日,比我大了快个月。与她的年龄不相配的是她比我成熟很多,她发现了我脖子上的草莓,也没多问,只是明显变了一下脸色就恢复了,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过了一会我和老妈告辞要去萝卜厂上班了,也告诉了苗苗具体的地址,虽然失恋了,生活还要继续。回到厂里一看,地上堆的和小山一样了,小辣椒也神色复杂的看着我,问我去哪了,怎么半天没来,如果我一直不来她们晚上下班前就会集体下来装箱,装完才能走。我说表叔那有点忙不开,帮了半天,我那时候已经开始学会撒谎了,这是一个不好的开端,以前我是不撒谎的。到后面越来越顺畅,撒谎也就习以为常了。拼命的装,到晚上她们都走了,我还在装,小辣椒要来帮我,被我赶走了,我看她挺烦的,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那牙齿我真不能接受。社会真的是让人快速成长的好摇篮啊!就这样过了几天,晚上我也不出去溜达了,在家里看书,没事练练钢笔字。那天上班快到下班的时候,门卫大爷来找我,说外面有个姑娘找,我跑出去一看,是老妈的女儿,苗苗。我有点惊讶,但是还是把她领进我仓库,厂里管的也不严,认识的人就可以带进来,萝卜干也不是黄金,不怕你偷。再说谁会偷,我干了那么久一包都没拿过,根本就吃不下去,那么恶心。车间一片哗然,这小子太能搞事情了,刚弄走一个最漂亮的,几天时间又勾搭上一个本地人,他们肯定是这样想的。反正就是羡慕嫉妒恨,各种眼神都有,我当然面无表情,一边装箱一边和苗苗说些闲话,她很好奇,东看西看,还跑去车间要装萝卜,大嫂们倒也耐心,教她怎么装。反正装了就是钱啊。很快下班了,苗苗说请我吃饭,把我带到一个小饭店,点了几个菜,问我喝什么,我不想喝白酒,就拿了瓶啤酒,我意思我瓶你喝瓶。这小姑娘千杯不醉啊,让我刮目相看,很快瓶都喝完了,她好像还没够,而且喝到后面还很伤感,看来也是有故事的人啊。啤酒涨肚子啊,喝了就要不停的去厕所,又拿了两瓶,我说喝完就不喝了吧,我明天要起早翻油条的,我一直都是个好同志啊。同龄人之间还是很有话题的,我给她唱歌,心太软,中国人,朋友什么的,反正当年火的歌曲都唱了,喝了酒会兴奋嘛,我平时很少喝。除非表叔他们坚持,或者雇主请客喝一点白酒。她说我唱的好,不去做歌星可惜了,我母亲是音乐老师,父亲也有一把好嗓子,京剧唱的很好,年我家买了录音机,什么冬天里的一把火天天听,谣传费翔.米,小时候信以为真。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上海的 加油 好男儿 进入万名后被淘汰,海选几十万人啊。老婆给我报的名。喝完我们出来压马路,漫无目的的走,我不想去桥那里,就引着她往另外的方向走,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看到一个电影院,我以前没来过这边,这个镇还是挺大的,我以前一直在东南方向活动,西边真没来过,她问我看不看电影,她要请我,和这妹子约会真是好啊,我从来没花过一分钱,而且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在和我约会的几个月里,只要出来见我,我没见过她一件衣服穿两次的,每一次都是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虽然说可能价格不是很贵,但那也是上百套了。或许她每天除了买衣服就没其他的事情做了,我特么那会最多十套衣服了不起了,而且都是几十块钱的货,但是我天生架子好,搭配的好,穿什么都好看,这是她说的不是我说的。看了一场华仔的电影叫什么忘了,古装的,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先送她回了家,然后自己回去洗个澡睡觉,我那时候体力好,站在外面用水桶提水井里的水就这样从头浇下,十月的天已经开始凉了,我一直洗到月快结束的冷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