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的系统升级了
特色版本演示

我的系统升级了
平台怎么下载

玄幻  |  玄檀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林凡将这条信息编辑完成,而后群发了出去。他的眼眸之中,浮现出浓浓的复杂之色。三年了。为了报恩,他从全球暗黑世界归来,入赘白家已经整整三年时间,而在这三年之中,他因为没钱,没势,没有工作,受尽了周围人的白眼和嘲讽。给白家人当牛做马,轻则骂,动则打,对于曾经的暗黑帝王林凡来说,他已经彻底受够了。而现在,他终于做下了这个艰难的决定。叮!叮!叮!就在这时,一道道短信提示音传来。林凡打开手机,顿时看到上面多了一条条信息:商业罗琳阿姨:“小凡,阿姨终于等到你这句话了,从今天开始,环球集团旗下,位于非洲赛比亚的八个油田,划到你私人名下,另外,环球集团将无偿出让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到你名下。你将成为环球集团新一任董事长,实际控股人,环球集团位于华夏境内的所有产业和人员,都任由你全权调配,无需通知集团。”地下玫瑰阿姨:“凡,你终于做出这个决定了!我们血狱等待你王者归来,等待太久了,我马上通知炎黄分部,你将成为炎黄地下的王!”军界霓凰阿姨:“小家伙,你终于开窍了!做什么上门女婿,不如来做军界的战神,今天开始,炎黄军部将授予你炎黄军座头衔!从此,你就是炎黄军界的林座!”“……”这一条条信息的内容,绝对堪称惊世骇俗,但是林凡看到之后,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丝毫意外和惊喜。反而,他的眼眸之中,泛着一丝丝浓浓的复杂:“三年了,原本我只是想要报答当年那个小女孩的一个馒头救命之恩!可是现实的残酷,人们的势利,却让我不得不再做那个暗黑帝王!”呼!林凡轻轻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之间,竟然形成了一个骷髅图案,缓缓消散。让这一刻的林凡,显得异常的神秘和诡异。只是就在这时。当他手里的烟蒂,刚刚扔落在地,顿时从身后的别墅之中,传来一道喝骂声:“林凡,你又死哪去了,快进来帮我们把洗脚水倒掉!”听到这话,林凡的身体一僵,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玩味的笑意。当下,潇洒的踩灭烟头,缓缓走进别墅之内。顿时看到自己的岳母沈玉梅和妻子白伊正坐在沙发上,刚刚泡完脚。见到林凡走进了,岳母沈玉梅顿时仿佛见了老鼠的猫一般,浑身炸毛,怒声骂道:“哼!你这个没用的东西,竟然还跑出去偷懒,地也没拖,衣服也没洗,我们白家养你这个废物是干什么吃的?”“快点,把我们娘俩的洗脚水倒了!”对于岳母沈玉梅的恶劣态度,林凡早已经习惯,他的面色平静的出奇,当下端起两盆水,便欲向着洗手间走去。窝囊!怯懦!看着自己丈夫这副模样,妻子白伊心中一阵不忍,她想要帮助林凡反驳什么。可是话语还没有出口,顿时电视机上,一则插播新闻,响彻起来。“现在播报一则重要新闻:米国最新消息,掌控全球经济百分之七十的环球集团正式对外宣布,上个月刚刚从非洲赛比亚收购的八个油田,将无偿转让给一名华夏青年。另外,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同样无偿赠送给那名华夏青年。”嘶!当看到这则新闻播出之后,无论是岳母沈玉梅,还是妻子白伊,尽数倒吸一口凉气。八个油田?那价值要数百亿之多。最为恐怖的,却是环球集团的百分之五十一股权,那绝对已经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了。即便是在全球,也绝对是超级大佬级的存在。岳母沈玉梅和妻子白伊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华夏青年,才能无偿获得如此之多的财富,简直难以想象。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重大新闻:炎黄军部召开发布会,从今日开始,军座之位将再添一人!名为——林座!从此我炎黄,将拥有四大军座!”什么!这一则消息,又是让沈玉梅母女吓了一跳。军座,乃是炎黄历史上,最为崇高的将军头衔,每一个人都是万人敌,统御一方,外拒强敌,更是所有炎黄子民心中的神灵偶像。而现在,竟然再添一人,足可见那位林座的恐怖之处。这一刻。岳母沈玉梅的脸上,充斥着无边的羡艳之情:“一个掌控了全球最为庞大的经济财阀环球集团,成为环球新主人!一个成为新一代军座,制霸一方,受万人敬仰!唉,人家是林座,我家的废物女婿也姓林,但只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说着,岳母沈玉梅的目光,不由落在端着洗脚水的林凡身上,顿时脸上的怒火越来越浓:“哼!林凡,你看看!同样是人,同样姓林,人家是什么人物,你是什么废物!天天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东西,我白家要你有什么用!”沈玉梅话语异常刻薄。听到这话,林凡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越发玩味。他很期待,若是有一天。自己这个尖酸刻薄的丈母娘知道,她嘴里的林座是他,她嘴里的首富是他,那脸上的表情将会多么精彩。当下!林凡淡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端着洗脚水,向着洗手间走去。看着林凡的背影,白伊的俏脸之上,同样浮现出一丝丝复杂和不甘。毕竟同样是男人。那个神秘的华夏青年,已经掌控了环球集团这个巨无霸,那个林座更是震惊炎黄,成为四大军座之一。而林凡呢?竟然还在吃软饭,天天靠她这个老婆养活,混吃等死。这一天一地的差距,简直悬殊的无法对比。想到这里。白伊的心头,异常烦躁,没好气的对着林凡喊道:“林凡,赶紧倒了洗脚水,换身衣服,一会陪我去参加同学会!”同学会?林凡微微一怔,结婚三年来,这还是白伊第一次要带自己参加聚会。“好!”林凡答应的极为干脆。三年来!他原本想用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报答白伊当年一个馒头的救命之恩。结果,带给她的却是别人的嘲笑和无尽的羞辱。而现在!林凡再次成为了那个世界的王,他会让以前嘲笑白伊的人闭上嘴巴,让那些羞辱白伊的人,献上膝盖。当下,林凡进入卫生间,将洗脚水倒掉,这才走进了自己房间。很快,换了一身休闲装出来。只是,当白伊和沈玉梅看到林凡的衣着之后,母女二人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林凡,你是不是故意给白伊去丢人的?你这套衣服,是三年前的。像一件破烂一样,这样穿出去,我们白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这个废物,真是丢人!”沈玉梅的脸上,充满了嫌弃。就连白伊这一刻心头也很不开心,皱眉劝道:

伪帝的时代
    哪个好Store

    伪帝的时代
    是什么样的

    玄幻  |  伴音

    “不过,咱可先说清楚了,我是求财的,可不要命!“放心,两只眼睛一个肾,最多三局,出不了人命!”萧逸一屁股坐在赌桌前,指了指桌上的骰子,“玩点简单的,咱就……摇个骰子吧!”“萧逸。”小七最后喊了一声。萧逸瞟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女人,一言不发!赌局,开始了。哐啷……骰盅落桌!“大还是小”“小”萧逸随口说出了一个字,随意的,就像赌的不是自己。小七看着都替萧逸急。“就这水平还敢跟老子玩狠得?”当骰子被揭开那一刻,小七差点瘫坐在地上,五点大,萧逸第一局输了。“一只眼了!”大光头咧咧嘴。“继续,这次换我摇!”萧逸一脸平静的接过骰盅,粗糙的手法略减笨拙。哐啷……一下、两下、萧逸怔了下,眉眼间一下明朗了。一连摇了十几下,大光头瞅那架势,笑的都裂开了嘴!咋地,你抡开了膀子摇,还能摇出个花儿来不成?砰……骰盅落桌,萧逸嘴角也翘起了一丝弧度。“小”没等萧逸问话,大光头嘴里就蹦出来一个“小”字。听完大光头的话,萧逸笑了,刚才他摇骰子的时候就发现里面被注了水银,这次大光头的急切回答,更加确切了。萧逸没再理会其他直接抱起了丫丫。“几个意思?来横的?”萧逸也不废话把骰子拿过来就朝着桌上一拍。“还让我说的明白点吗”看着桌上碎掉的骰子,还有水银。大光头望着萧逸离去的背影,脸色难看死了。从里面出来,小七脑子里面还是一片混乱,就这么没事了?“以后别赌了行不行,不为了我也为了丫丫。等把赌债还完,我们一家好好的过日子”“我答应你”面对小七希冀的目光,萧逸内心的柔软被碰触了一下,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对陌生的母女,不等小七开口,萧逸就先说话了。“我想一个人走走”“那......那你早点回来,我和丫丫等你”萧逸想自己一个人走走,想以后的生活,想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小七母女。突然他觉得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对了爸妈昨天打电话让他回家拿钱还赌债,萧逸怀着忐忑和复杂的心情一步步的朝着记忆中家的方向走去。“晓晓,这个学期结束爸给你找个工作,就别去学校了”“凭什么啊?”“咱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爸也不想...”“又是我哥,为了他就不让我上学。凭什么啊为了他看看咱们家现在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你和你哥不一样,他现在,一事无成,要再这样下去,他那个家都要散了啊。”“不听,我不听。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要上。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呜呜,从小到大,你们有什么都是先我哥,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都是让着他,我难道就是捡来的,呜呜呜”萧逸走到家门口,听到这些,心被狠狠的揪了一把,还有种暖暖的感觉。前世不论多有钱多成功却没有这种感觉。“爸妈我回来了”平复了下内心,萧逸推开门笑着进来。“快进来, 我去给你们做饭”萧逸他妈红着眼说道。“怎么了”“没.....没什么”“什么没什么,就是因为他让我上不成学,还说没事。为什么你们就那么偏心,我难道不是亲生的呀,我恨你”萧晓狠狠的瞪了一眼萧逸哭着跑了出去,屋里面就剩下父亲萧建明、萧逸和母亲黄淑兰,气氛有点压抑。看着父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萧逸有点难受。“爸妈,你们担心我的着落,还有晓晓的学费吧”“家里事你少操心,我和你妈活一天家里的事就轮不到你操心,你少赌点就是对家里最大的贡献,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七和丫丫着想呀。”“你爸说的对,咱们家这种条件你也知道,真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你就听妈句劝,别赌了行吗。”“恩,以后不会了。但是晓晓的学还是要上的,妈我饿了,你去做点好吃的,我去看看晓晓跑哪了”“还在生气?”“要你管,你跟来干嘛,我恨你,不想看到你”“当然要管,谁让你是我妹妹”萧逸看着坐在路边的萧晓笑着说道,只是萧晓似乎不怎么愿意搭理他,直接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眼角还挂着泪花。“都哭成小花猫了,都不可爱了”“哼”萧逸边给萧晓擦眼泪边说着,这次萧晓没有再躲闪,兄妹俩感情挺深的。不知道是因为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关系,还是晓晓看起来和上一世自己妹妹特别像,萧逸对这个妹妹格外亲切。“爸妈说让你上学了”“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可.....可咱们家里没钱”“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哥,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没有,是我以前不懂事,只知道赌,不求上进”萧逸看着妹妹这样,心里说不出的心酸,穷人孩子早当家一点都不假。萧晓不是不理解家里,只是对于她一个十五六的小女孩而已,缀学的事情,一下子太接受不了了。“哥,我刚才也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我想好了,等过几天我就跟着小英去饭店刷碗。到时候等我赚到钱了,把钱都给你我一分都不留,听说饭店管吃管住,我也用不到。这样你就能给嫂子和小侄女买好多东西了”“哥,还有就是你别赌了,这些年爸妈还有嫂子丫丫他们过得太苦了,他们太不容易了。”“哥的事你不用操心,上学的事没商量,你必须上”“哥,算了吧,咱们家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爸妈说的对,你是男的,你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你都老大不小了,也不能这么晃荡下去,咱们家的钱还是留给吧。至于我就算了,再闹下去,也只能让他们为难,这样挺好,挺好”萧晓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看着懂事的妹妹,萧逸眼圈也红了。萧逸最终没有要爸妈的钱,虽然他现在还欠着不少债务,但是看着已经生出白发的爸妈还有懂事的小妹,他怎么忍心拿走家里唯一的积蓄。“臭娘们,你男人欠我们三千块钱,赶紧还”“能不能宽限我们几天?”“ 老子宽限你们,谁宽限老子啊,少废话把你男人叫出来”“就几天”小七面对上门要账的只得苦苦哀求,丫丫害怕的抱着妈妈纤细的腿懂事的不哭也不闹,只是眼睛里面露出害怕的样子。“没钱是吧,弟兄们搬东西,把值钱的搬走”“你们.....你们不能这样,,等有了钱一准还”看着要把电视机搬走,小七伸开双手拦着不让他们搬,电视是这个贫穷的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也是丫丫童年唯一的乐趣。“让开”“不行,你们不能把电视搬走”“兄弟们把这娘们儿拉开,今天老子还搬定了”丫丫的哭声、小七和这些人撕扯的声音乱成了一团。

    我毒到灵魂深处
    软件优势

    我毒到灵魂深处
    功能客户端
    
    

    玄幻  |  楠晴

    当周青皮摇头晃脑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一边的小阎王听得愣头巴脑的,却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嘴里连连称是。周青皮拿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小阎王,心中暗道,老子大小也算是诗书传家,这《三十六计》脱口而出,你个小阎王能听出个屁来?要不是原侦缉队队长凌海跟着鬼子大队长横山去了奉天的话,凭你阎震还能当上侦辑队队长?真要是那个姓凌的站在这里的话,周青皮也不敢拽这釜底抽薪之计的典故,要知道那凌海可是个人物,离开同昌城前,曾经是鬼子的头号心腹。反过来看看这阎震,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还他娘的外号小阎王。周青皮心里长叹了口气,这就叫虎落平阳啊。要是换成以前的话,这姓阎的在自己面前,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往前算算,东北军还在的时候,这同昌城的县长就是他周青。只不过这东北军刮地皮刮得太厉害,为了能坐稳这县长的宝座,周青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去下边乡镇里面收粮收税,这一来二去的,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青皮。本以为自己得了这么个恶名,也算对得起东北军了吧?没成想,鬼子还没来呢,城里的东北军呼拉一下跑得全没影了,把他这光杆县长扔在了城里。没办法,周青皮只能开城投降。但是让周青皮意外的是,鬼子并没有看在他开城投降的份上,继续让他当县长,反而把他打发回了牵马岭老家。为这事,周青皮天天坐在这家里窝火。要说牵马岭老周家,那也是当地大户,手里的银洋也是一箱箱的在地窖里藏着。有时候,周青皮真想拉起队伍和鬼子真刀真枪的拼一拼。然而还没等周青皮亮出胆子来,去年突然传出消息,西山那边的梁丹遇害了,被鬼子打了埋伏,死在了水口子的河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周青皮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子。我滴个老娘,那梁丹是什么人物?人称白马双枪,据说梁丹上了马,连子丨弹丨都打不着。结果如何,还不是让鬼子给杀了?随着梁丹一死,西山里上千号的人马烟消云散。这让周青皮在家里张大了嘴,半天都没说话来。要说自己这浑身上下有几斤几两,周青皮还是很有底数的,和人家白马梁丹那是没法比。可现在梁丹都完了,他周青皮还敢和鬼子玩命?到是突然听说,圣清宫的王老道突然带着百十号道士又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等一干人马,在牵马岭拉起老营,和鬼子打了起来,实在让周青皮感到意外。周青皮暗想,这王老道是不是吃素吃得晕了头了?西山刘龙台那么多人马现在都被鬼子给灭了,你王老道又没长那三根救命毫毛,你和鬼子掐个什么劲啊?不过周青皮到底是不比旁人,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就在圣清宫的王老道和鬼子玩命的时候,周青皮也同样散尽家财,暗地里招兵买马,收拢了几十号亡命之徒,暗作打算。果然不出周青皮所料,同昌城里的鬼子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换了一个叫黑田的家伙。这黑田带着人和王老道打过几次,可牵马岭直通闾山,那蝎虎子、李白脸之流又都是当地悍匪,黑田不熟悉地形,数次都吃了王老道的亏。等到手底下的人报告说,现在同昌城门口的悬赏上,王老道的人头已经被鬼子抬到了一千大洋,周青皮在家里一拍大腿,立马跑到同昌城面见了黑田。那王老道不是自称“穷党”吗?周青皮告诉黑田,自己拉起了一票人马,自称“富党”,就是专门和王老道对着干的。他王老道不是熟悉地形吗?我周青皮也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虽说人马没有王老道多,可周青皮有钱那,他手底下这几十号人,机枪土炮可还真有几门,比“穷党”强多了,只要黑田能信任周青皮,拿下王老道,打下牵马岭,那还不是眨眨眼皮的事情?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黑田一听周青皮的话,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向周青皮承诺,如果周青皮能帮助皇军消灭王老道,立刻就把县长的宝座送给周青皮。此时此刻,周青皮站在牵马岭下曾家屯的前面,看着曾家屯鸡飞狗跳的样子,周青皮心里这得意洋洋的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说到底,这鬼子虽然打仗厉害,可毕竟是外来人啊,这要没有他周青皮的帮助,鬼子就算是打下了同昌城,也睡不踏实啊。说实话,真要是那西山的白马梁丹还活着,借周青皮个胆子,他也不敢投降鬼子。想当初同昌城里的几个大汉奸,李西侯、何大耳朵等人,不是全死在了梁丹的手底下?不过现在不同了,就看看圣清宫王老道这点人马刀枪,别说今天黑田还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队出兵,就算是单凭“富党”的人马,周青皮都十拿九稳能活捉王老道。也正是因此,小阎王看向周青皮的眼光越发的恭敬起来,小阎王心里明白,这周青皮终究是同昌城的地头蛇,凭他小阎王这两把刷子,是斗不过周青皮的。反倒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周青皮眼瞅着就是同昌城的伪县长了,要是他在黑田那里替自己美言几句,别说这侦辑队的队长了,就算是保安团的团长,不也照样手拿把掐?想到这,小阎王一脸讪笑的说道:“周县长就是高明,今天这一仗打完,牵马岭就算是彻底平静了,周县长功不可没啊!”“哪里,哪里……”周青皮连肉皮都笑出纹来了,却还是连连摇头,“这一仗,那首功当然是黑田太君。要是没有黑田太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王老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你我都是替皇军效力的,在边上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自然是份内的事。不过嘛,只要扫平了牵马岭,从今以后北镇到同昌这一条线,算是畅通无阻,皇军也能高枕无忧了。”周青皮只有最后这句话才是最有份量的,要知道牵马岭地处交通要道,联结着同昌与北镇的交通路线,王老道的“穷党”掐住了牵马岭,就等掐住了鬼子的脖子。要不然的话,鬼子能这么着急,非灭王老道不可吗?从今以后,这条道上想要安宁,鬼子就非指望他周青皮不可,那他周青皮这县长的位子,也就坐得越发稳当了。小阎王也不是榆木脑袋,这点话音还能听不出来?立刻点头道:“要怎么说,这同昌城还得是您周爷当县长呢,换了别人,根本就不行。”心里却想着,你他娘的周青皮真要是有那胆量,去年梁丹还活着的时候,你咋没敢出来呢?还不是怂包一个?但不管咋说,现在同昌城里除了鬼子肯定就是周青皮最大了,小阎王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有啥事,周县长您只管吩咐,小弟在这里打个包票,但凡您吩咐下来的事,那就是我亲爹吩咐的一样,我这是立马照办。”周青皮拿眼皮扫了小阎王一脸,这小阎王今年三十多岁,还一脸的皱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快五十了呢。他周青皮虽然眼瞅奔四十的人了,可保养得不错,越活越年轻。他乐意给自己当干儿子,自己还不乐意要呢。再者说了,这小阎王就是个势力小人,带着侦辑队的人欺负欺负老百姓到是拿手,可真要出了事,你还指望他,那都不如找个泥菩萨去上柱香呢。

    网游之西游道圣
    什么意思

    网游之西游道圣
    玩法安全

    玄幻  |  沐之凝

    “老黄,你门路很广啊,这个年代还能弄到这样的烟?”陈六合跟黄百万蹲在工地旁吞云吐雾。“嘿嘿,这烟便宜。”黄百万大喇喇的说道。陈六合打量了黄百万一眼,笑道:“老黄,你说你在这干苦力,好歹也有一两百一天,干嘛要把裤腰带勒的这么紧。”黄百万毫不避讳的说道:“没,我一天只有八十,被工头抽去了一百二,他不说,但我知道。”想了想黄百万又道:“我有个小妹在离山里有十几公里的镇上读高中,我供着,苦我不要紧,不能苦了读书人,读了书才有大出息,不能像我。”“吃得了这个窝囊亏?”陈六合打趣的问道。黄百万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招牌式不讨人待见的笑容:“我十三岁走出大山的时候老母亲就跟我说过,吃亏是福。”陈六合没再说话,轻轻拍了拍黄百万的肩膀,他觉得身旁这个面黄肌瘦跟竹竿一样的刁民,肩膀很宽,脊梁也很硬!“黄大牙,你他吗的不用干活啊?今天是不是不想要工钱了?”这时,有个人模狗样的中年人走过来,对着黄百万就是一顿呵斥。陈六合昂头看去,脸上挂着笑容没有出声,黄百万脸上更是堆满了谄媚,道:“刘经理,好哥们来了,我陪陪他,最多几分钟,马上就去干活。”刘经理看了眼陈六合,眼神中露出轻蔑的神情,旋即对黄百万骂道:“干你麻痹,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今天工钱减半,但活不能少干。”“得得。”黄百万点头哈腰,一点脾气都不带有的。等刘经理走了,黄百万看不出半点怒气的对陈六合歉然道:“六哥,嘿嘿,让你看笑话了。”陈六合摇摇头:“我倒觉得你以后肯定会比那个刘经理有出息。”黄百万咧咧嘴,问道:“六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吩咐?”陈六合点头道:“你在杭城混了十几年,对这里肯定熟悉,是有一个事情想让你帮忙。”黄百万丢掉烟蒂,道:“那六哥算是找对人了,别的不敢说,就这杭城一块,哪条深街小巷就没有我老黄不知道的,说吧,什么事,我老黄绝不带眨眼的。”陈六合说道:“我手上有这么一个事情,有一定的危险,弄不好或许会丢掉小命,你敢不敢去做?”“敢!”黄百万想也没想,直接应承。“好,先看看这个再说。”陈六合从兜里掏出一团纸条,皱巴巴的,黄百万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也就分把钟的时间,他就用打火机把纸条烧了。黄百万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六哥,给我多久时间?”“两天。”陈六合伸出两根手指,顿了顿,又笑问:“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们?”“六哥吩咐的,我老黄只管办事,我脑子不好使,只有一膀子力气。”黄百万说道。“你自己小心点,黑龙会不是什么善茬。”陈六合站起身。陈六合走了没多久,黄百万就吐了口吐沫,站起身,直接向工地外走去,身后传来刘经理的喝骂:“黄大牙,你他吗的死去哪?不要干活?我看你他吗是活腻了。”而黄百万则是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他觉得他自己就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潇洒过。两天的时间眨眼即过,两天里,陈六合什么也没干,就是整天游手好闲,除了雷打不动的洗衣做饭和接送沈清舞,最大的乐趣就是把破三轮骑到哪个广场公园,看着形形色色的都市丽人与丝-袜白-腿。陈六合对大长腿一直是情有独钟,当然,也少不了超薄丝-袜的锦上添花,他一直认为,丝-袜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伟大的创造,具有无比巨大的杀伤力。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银行,当然,女人是穿腿上,男人是穿头上,但都有着征服的效果!两天里,秦若涵给陈六合打了无数个电话,但每次陈六合都是漫不经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秦若涵几次都想冲过来咬死这个混蛋王八蛋。也不知道那娘们现在对陈六合是不是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但这些,陈六合丝毫不去在乎,不慌不忙、不急不缓。值得一提的是黄百万,这家伙已经有两天两夜没回来过了,也没有任何消息。陈六合倒也不担心,如果黄百万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的话,那活该这辈子只能苦苦挣扎。交给黄百万的那点事情,如果他自己出马的话,自然是能够轻松搞定,但黄百万既然想活出个人样,那么自然需要付出,陈六合不是雷锋,不会施舍。机会他已经给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黄百万自己的本事。这晚,正当陈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饭的时候,消失了两天的黄百万终于回来了,只不过此时此刻黄百万的样子有些狼狈。蓬头垢面嘴角淤青不说,破旧的衣服上还沾了鲜血,几条刀口散布在肩膀、背脊,大腿上也挨了一刀,血淋淋的,走路一瘸一拐。看着黄百万,陈六合没有起身迎接,让黄百万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沈清舞没有言语,更没有多问,默默的回到房里,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医药箱。虽然遍体鳞伤,但黄百万从走进院门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咧着笑,他从怀里掏出几张相片,放在陈六合眼前:“六哥,这些或许对你会有用。”陈六合没有去看那些相片,而是打量了一下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从沈清舞手中接过医药箱,道:“我帮你处理下伤口。”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不轻,有一处可以见骨,陈六合拿针线帮黄百万缝上的,没有麻药,院内自然响彻着黄百万那杀猪一样的惨嚎。不过这看似弱不禁风的汉子倒也算是个硬骨头,就着一口烈酒,楞是扛了过去。处理完伤口后,黄百万的脸色发白,嘴唇都在颤抖,点燃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对着陈六合咧嘴直笑。陈六合问道:“这两天没少吃苦头?”“跟我当年在湖北那边行骗的时候差远了,三天两头被人追着满街砍。”黄百万说道。陈六合点点头,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那一幅幅亲密甚至淫-秽的画面看得陈六合津津有味,相片有十多张,男主角是同一个人,女主角却有三四个。黄百万在一旁讲解道:“这家伙就是周云康,这瘪犊子风流的很,两天换了四个娘们玩,那些娘们长得是一个比一个水灵,看得我都想上去给那些娘们一炮子。”黄百万接着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周云康不但好色,而且色胆包天,说出来六哥估计都不相信,这狗东西不光玩良家,还玩少丨妇丨,甚至连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过,简直是做多了孽,可谓是百无禁忌。”“哦?”陈六合来了兴趣。说起这事,黄百万也是浑身来劲,指着一张相片上的风韵妇人道:“这奶-子大屁股圆的大娘们看到没,她其实是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二奶,可在暗地里,跟周云康也有一腿,你说这特么的是不是很刺激?”陈六合没问黄百万是怎么查到这么多的,也没问他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虽然他知道过程一定很凶险,但很多事情,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我!为国术正名
    资料下载区

    我!为国术正名
    演示活动

    玄幻  |  倾映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