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都市之逍遥仙尊
官方下载

都市之逍遥仙尊
安卓客户端下载

玄幻  |  语兰

口吐狂言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长发男子,身那件花衬衣看去有些新潮,皮鞋也是铮亮,但脸庞那道长长的刀疤破坏了还算有点男人味的五官,平添了几分狞恶。“虎哥,给我个面子行不行?她们都是厂子弟,不懂事儿,你不和他们一般见识,改天咱们在一起喝一盅。”张军一边示意站在孔香芸二女面前那个脸色煞白的青年让开,一边笑着道。“张科长,我要不是给你面子,今晚我把这小子废了,但你既然出面,我不和这小子一般见识了,让他马给我消失!另外,你也得让我在兄弟面前过得去才行吧?这样,让这两位小妹子陪我和兄弟跳一曲,怎么样?”长发男把手指的关节按得格格作响,脸的伤疤在灯光下格外碜人,尤其满脸横肉加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让旁边一些本来咬牙切齿准备联合起来对付这帮外来家伙的青工们也有些迟疑了。张军有些为难,这个家伙在周边镇横行霸道,他也面熟,但是不太常来厂里惹事儿,前两次都被自己劝开了,这一次看来对方似乎不太想买自己面子了。可是要让自己去叫那两个女孩子和这个家伙的兄弟跳舞,那他也作不出,真要这样,他这个保卫科长也别混了。最好是那两个女孩子知趣一点,主动把这个责任揽过去,可这两个女孩似乎都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哪里还知道这些?“叶庆泉,那个吓坏了的小子是朱荣鑫,我们低一届,你可能没印象了,他老子是分管生产的副厂长朱长志,整天爱出风头,这下可好,要倒霉了。”汪昌全悄悄在我耳边道:“张军不得不出面,否则他以后的日子难过了。”空气有些凝滞,我本不想掺合这事情,这是张军的份内事儿,但是看见张军镇不住这个场子,我不能放着孔香芸不管不顾了,毕竟是同班同学,我只有出面了。“陪你们跳舞?你算什么东西?不陪你又能怎么样?”我推开人群走了进去。长发男子一下子感觉到了压力,来人只有一个,但是气势却很是迫人。“妈的!哪来的王八蛋,不想活了?”长发男子旁边一个压抑不住怒火的家伙一下子扑了来,连长发男都没有拉住。我身体微微一偏,猛一抬腿,把对方蹬了个狗啃泥,道:“嘴巴给放干净点!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漂亮的一腿,长发男意识到眼前这个外表斯的小伙子不是好惹的主儿,狗蛋也是打过多场硬仗的老手了,却连丝毫反应都没有被对方一腿蹬出去,半晌爬不起来,看样子是吃了大亏。吸了一口气,长发男瞳孔一缩,打量着我,道“小子,你混哪里的?在农机厂这片没见过你啊。”“你管我混哪里的。”我同样冷冷的盯着他,道:“反正和你不是一条道的,老子今天没心情和你们废话,趁早滚!”长发男有些愤怒,这个家伙口气如此大……他正犹豫着想要动手了,一旁有人已经喊了出来:“哟!那不是小泉嘛?前几年为了他姐姐,差点把李华军打的半身不遂……”听见议论声,长发男登时恍然。李华军当年在青阳也算是标准的狠角色,被我干趴下后一蹶不振了,这事情,作为资深混混的长发男当然知道。长发男朝我冷冷的点头道:“原来是你小子啊!”这时他心里真的犹豫了,他是地痞,打架闹事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家常便饭。但混混打架也是有原则的,要么为名,要么图利,混混其实最不愿意的是招惹像我这样的人。因为我这类人不混社会,但打起架来却偏又心狠手辣、还敢拼命。他算打赢我,也没啥可吹的,对他的名声丝毫没有帮助。而且凭我以前干趴下李华军,和刚才轻易放倒他兄弟的一幕,他也没把握打赢我。长发男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环视了一眼四周,看见我几个同学都已经凑近身后,周围农机厂的子弟也把圈子越围越小,他清楚,再不走,到时候恐怕想走都走不了了。“行!你牛逼!”长发男恨恨的扭头离开,狗蛋刚从地爬起来,原本还想接着打一架,但见自己老大脸色难看的快步离开,他也不敢吱声了,灰溜溜的跟着离去。舞厅里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百双惊、艳羡的目光围绕着我身旋转,让我好生体会了一次英雄的感觉,尤其是能够得到同龄女姓的青睐目光,相信无论哪个男姓都会有点飘飘然。“叶庆泉,这一次多亏你了!”女孩明亮的目光带着些许说不清楚的味道在我的脸回旋,清脆的问道:“听同学说你毕业回青阳市机关工作了?”“说哪里去了,不说咱们是同班同学,算不是,看见你这样的大美女被人欺负,我也得仗义出手啊。”淡淡的幽香萦绕在我鼻间,让搂着孔香芸纤细腰肢的我遐思万千,微笑道:“我刚进资源管理局,工作没多久。”“你在江州大学不是学生会主席吗?以你的成绩,应该能留在省会玉州呀,算不能留在玉州,起码也得分到青州市的单位,怎么回到我们青阳这县级市来了呢?”孔香芸惊讶的扬起脸庞问道,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得娇嫩,仿佛有一层水光要浸润出来。“呵呵!想留在省会和青州的都挤破头了,家里没点关系的,还是算了吧。”“唉!也是。可你好歹也是在青阳市政府机关工作,以后还是大有前途的……”孔香芸叹了口气,道:“哪像我们,一辈子只有呆在这山沟里了。”“青阳其实也厂里好不了多少,都差不多。”我随口说道。“那不一样,青阳市区毕竟繁华一些,不像农机厂这里,转来转去都是这么些人,想要买个好点的东西,得去市区。”孔香芸的瓜子脸距离我不足半尺,发丝缕缕不时掠过我脸颊,洗发水的香味更是直往我鼻孔里钻,鼓胀的胸房挺拔高.耸,再无初时代的青涩。加我右手扶在对方腰背,那一抹胸带子隔着单薄的连衣裙正好落入我手指,一种莫名的情愫如春天田野里的野草般疯长起来。此时的我脑海突然蹦出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一曲终了,我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手,颇有风度的陪着孔香芸回到舞池边缘,那个紫裙女子已经站在一旁,先前的介绍已经让我知道对方是厂子弟学校新分来的老师凌菲。凌菲扎着一双羊角辫,显得青春妩媚,圆圆的脸一对酒窝甚是吸引人。韩建伟和汪昌全早已十分热络的在和凌菲交谈,不过我一眼看出凌菲似乎对二人没有多少兴趣,虽然看去很有礼貌,但是那股骨子里的倨傲感,连孔香芸都感觉得到。日期:-- :

开局在超神学院朝九晚五
适用范围

开局在超神学院朝九晚五
官方下载

玄幻  |  古嘉宁

说完,孙胖子将手里的文件合上,随后笑着对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说道:“不是我说,你这师父也是又故事的人,和村里的女人关系都不错。当年原本他是没有领养、监护人资格的,可是经不住全村的女人都给他证明,你这才让孔大龙收养。你三岁的时候,有人家请孔大龙去家里驱邪。当时因为你太小,你师父便带上你一起。根据当事人的口述,那次驱邪原本已经搞砸了,孔大龙让被狐仙迷了的女人按在地上抽大嘴巴。他又哭又叫的声音吓到了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的你,当时三岁的你也哭闹了起来,结果你的哭声竟然惊走了女人身上的狐仙。孔大龙这才知道你是个宝贝知道你有这个本事之后,孔大龙从此之后便一直带着你去降妖驱邪。每次只要你一动手,不管是妖还是魅,都被吓的立即逃走。原本你师父的日子过的很拮据,靠你挣到了钱之后这才好了起来。不过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们师徒俩突然大幅降低了出外降妖驱邪的频率。虽然干的活少了,你们却更加的不愁钱了。每隔一两个月,孔大龙便会得到一笔数额不小的汇款。也是从这个时候,他得了赌博的臭毛病。只不过不管他输了多少钱,总有有人补上这个窟窿。直到半年前,原本一直稳定的汇款突然终止。加上你师父赌的越来越大,开始在外面借钱,最后这笔帐挂在了哥们儿我的身上。”车前子虽然说不了话,不过心里还是无比的惊讶。孙胖子说的事情,很多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老登儿跑路了,这个胖子从哪知道的?孙德胜好像猜到了车前子心中所想,他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不是我说,看起来里面很多的事情,小兄弟你也不知道。那哥们儿我继续说,你的身世虽然还没有搞清楚,可是这么多年以来,谁给你们师徒俩汇的钱,哥们儿却查到了”说着,他从公文包里又取出来厚厚一摞银行汇款存根。让车前子看到了这些存根上面的金额之后,孙胖子继续说道:“一共是一百三十三笔汇款单,金额总数是七百一十三万。合着一年七十多万,开始两三年的汇款人就是我们民调局前句长高亮的秘书王璐,每笔账走的都是民调局关系公司的帐,难怪了,每次局里对账的时候都查不到。不过七、八年前,高老大去世之后,汇款的公司便改成了象港的一家贸易公司。这家公司的马老板和哥们儿我也是熟人,我去问过,是高老大在走之前,亲自嘱咐过马老板。让他继续负责你们师徒俩的日常用度,说你们师徒俩日后会帮他渡一场大劫难。可惜啊,马老板的目光太浅了。给了七年的钱一直见不到回报,便自作主张的不再给你们师徒俩汇钱。不过坏事也能变成好事,我们哥们儿这才见了面”终于要说的话说完,孙胖子长长的出了口气。喝了口水,又缓了一会之后,再次对着车前子说道:“该告诉你的,哥们儿我都说了。这算是有诚意了吧?不是我说,哥们儿我接替高老大做了民调局的句长,原本你们师徒俩后半辈应该我管。不过小兄弟你也看到了,哥们儿我刚刚让人把句长捋下来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说到这里,孙胖子装模作样的长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眼看着你没落魄吧?之前还想要请你给哥哥我做个私人助理,可是我攒下来那点家底,都还了你们师徒俩的帐了,实在是没有闲钱。不过好在哥们儿我在民调局还有点脸面,上下托关系最后给你弄了个调查员的位置。你身体康复之后,咱们哥俩就在一个马勺里混饭吃了。别小看这个调查员,吃饭不成问题,剩下的钱就还我的利息。咱们不着急,能还多少算多少。还不上的利息就进本金,再重新算利息”说着,他又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份合同。和刚才的欠条一样。盖上了车前子的指纹,然后有替他在上面签好了名字。车前子气得翻起了白眼,要是他能动的话,这时候已经和孙胖子拼命了。现在只能眼看着自己莫名其妙的欠了这么一份合同,照着上面利滚利的算法,用不了几年,欠的钱就要过亿了。孙胖子这边刚刚弄好合同,病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随后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个人和之前的辣子、吴仁荻都不一样。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不出来此人的真实年纪。动作表情还有些羞涩,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学毕业不久,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看到白发男人进了病房,孙胖子冲着他打了声招呼:“老杨,听辣子说你找我?不是我说,什么事情不能回去说?你还跑到医院了。”这个叫做老杨的娃娃脸男人抿嘴笑了一下,说道:“还说我,大圣你不是一样吗?民调局的事情都不管了,跑到这里和这个小道士说悄悄话。”“不是我说,哥们儿我现在是二室调查员,局里的事情有杨书籍,什么时候轮得着我这个小调查员管?”孙胖子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直说吧,什么事情要哥们儿我帮忙?”老杨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车前子,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开口说道:“我收到了个消息,有人在九河鬼市上看到了广元冥鉴,那个我用的着”孙胖子一听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和杨书籍说啊,现在你们俩加上大杨穿一条裤子,不是我说,都他么三杨开泰了。你一张嘴,杨书籍要什么给什么。”听了孙胖子的话,老杨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们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三只羊,加在一起也算计不过你孙大圣。敢说杨军不是你故意放在杨书籍身边的?我是看破不说破,民调局刮的风都是你吹过去的。和你实话实说,盯上广元冥鉴的可不止我一家。欧阳偏左已经往九河跑了,那边鬼市的水深,小心淹着他”听到欧阳偏左这个名字的时候,孙德胜的眼睛眯缝了起来。看了一眼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随后对着老杨说道:“亲兄弟明算帐,老杨你进不去鬼市,那哥们儿我要是替你拿到了什么广元冥鉴的话,你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老杨这次就是来和孙胖子讨价还价的,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孙德胜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道:“一次换一次,只要大圣你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句话”孙德胜有些‘不满’的说道:“什么叫一次换一次?说的那么生分,好像老杨你不帮哥们儿我,我就不帮你似的。那啥,用你的地方先欠着,眼前有件小事要先麻烦你。看到床上躺着的小兄弟了吗?哥们儿心软,看不得他再这么受苦”老杨知道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的人是谁。他摇了摇头,对着孙德胜说道:“这是吴主任送进来的人,你让我救治他?那躺着不能动的人就要换成我了再说了,大圣你找错人了,救人的活儿是杨军擅长的,我擅长的是送人。你让我弄死个把人也就是吹口气的事。可是救人就是外行”

惧血
苹果版Store

惧血
ios游戏下载app

玄幻  |  琉棋

按照陆长生的交代,他是从刘大明的侄儿刘流嘴里得到这消息的,那晚喝酒的时候,酒后失态,才会一时说漏了嘴,让很多人都提前知道了消息,第二天上午单位召开的挂职动员会议,大部分人心里都有数,那会议其实就是为了秦书凯开的,因为挂职人员的名单是早就定好的。田主任的表情铁青的有些怕人,朱爱国忍不住摇头说,老田啊,事情我是给你调查清楚了,底下到底怎么处理,就看你的了。田主任冷冷的笑了一下说,在怎说,孙猴子再狡猾还能翻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这个刘大明既然狗胆包天,我要是不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朱爱国瞧着田主任那发狠的模样,并不吭声,只是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慢悠悠的点上,在朱爱国的心里以为,这件事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想必田主任应该会推翻刘大明所作的决定吧,秦书凯那个愣头青肯定是不用再被刘大明算计下乡了,不知道田主任心里最合适的下乡人选到底是谁呢?人生最吸引人之处就在这里,在谜底没有揭开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正因为所有存在的未知,日子才会过的更加有滋味,连朱爱国也没想到,田主任对此事的最终处理结果,远远比他想的还要果断,利落,让刘大明几乎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挂职工作,按照市委和县委的统一部署,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刘大明把本单位的秦书凯报上去后,认为那是铁定的事实,所以很是得意,也就很是风光,那天在党组会上,建议秦书凯作为单位的挂职,没有任何阻碍的通过,让几个副职看到了自己说话的份量,所以这几天另一名副主任胡长贵对他显出了特别的尊重。同单位为官,都是副职,但是,说话的份量是很不一样的,有的人说话在一把手主任面前那是一钱不值,说明主任没有把这个人当回事;有的人说话,一言九鼎,在发改委,有此份量的人现在非刘大明副主任莫属了。机关的人,别的本事没有,见风使舵的本事是一流的。很多人看到之前流传的小道消息通过党组会变为现实,就感到刘大明现在的位置是越来越重要。于是,别有用心的人,就带上不菲的礼物,到刘大明家里说是汇报工作,其实是希望得到关照。昨天晚上,副主任胡长贵也到了刘大明的家里,向刘大明汇报说,下午因为分管科室的业务过于繁忙,陆长生不能胜任,于是向田主任做了汇报,却被田主任批评了一顿,希望刘大明出面帮助,给增加一个人手。这么说,那就是告诉刘大明,你的马子王娟不上班或者说上班不出力,所以无人干事情。刘大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胡长贵也是副主任都向自己汇报工作,这才是做领导的感觉。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说,老胡,田主任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一把手主任是做大事的,这些芝麻小事肯定不会问。再说,科室的工作,邱科长身为领导,总不能整天不干事拿工资,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秦书凯很快要走,你就要重点想办法调动老同志的积极性。胡长贵听了这话,心里就很反感,秦书凯是你弄走的,王娟是你的马子,最近几乎看不到人,现在没有人做事,不给我添加人,反而把棍子打到我的头上。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乱说话,只是诉苦说,老刘,话是这么说,可是对于邱科长这样的老资格,谁能指使动,所以只能希望陆长生尽快全程熟悉工作,希望他能把办公室的所有业务都领下来。刘大明知道对胡长贵这样的角色要哄着,这样才能继续控制在手里,就做出一副同情口气对胡长贵说,老胡,你说的我都能理解,可是田主任不能理解。当前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弥补,指望秦书凯是不可能了,邱科长又无法指使,只有指望陆长生,我想如果给陆长生一个级别,肯定能调动积极性,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哄着胡长贵的同时,刘大明没有忘记给陆长生弄点甜头,最近一段时间,陆长生给他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作为领导要想有威信,要想下属拥护你,关键的一条就是给下属提拔的机会,否则,谁还愿意跟在你后面混。胡长贵心说,陆长生不是很刚被提拔为副科长嘛,怎么又要弄个级别?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可刘大明既然提出来了,他虽然不想推荐陆长生,但是想不到更好的解决问题途径,只能点头说,这是一个好办法,你是分管单位人事的,就让人事科拿方案吧,到时候党组会上我肯定积极支持。一直小心翼翼为官的胡长贵,对单位里风向的把控是相当到位的,现在一把手田主任经常不在班,发改委的大小事宜几乎都是刘大明一锤定音,现在刘大明要提拔陆长生,肯定得了陆长生的好处,反正他又不分管人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了党组会上看看风向再说,要是田主任态度很明朗的话,自己对刘大明的决定自然也是不反对的,万事做决定之前,给自己留条后路是必须的。此刻正得意的刘大明哪里会想太多,听到胡长贵依附自己的决定,心里很高兴,表态说,老胡,你说的事情呢,你也不要过分担心,田主任当时肯定是不了解情况,才会当面给你撂脸子,明天我会去解释的。另外,明天我会找陆长生谈谈,让他尽快把秦书凯手里的工作接下来,不折不扣的做好。胡长贵见刘大明一副大包大揽的口气,俨然把自己当成是发改委的内当家了,心里虽然不高兴,倒也不想多事,于是敷衍着说了几句拍马屁的好话,起身告辞离开。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刘大明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下身配一条深色西裤,脖子打了一条条纹领带,神采飞扬的出现在发改委的办公大楼走廊上。一路上,很多相熟的人主动向他问好,他都一一回应,身为领导人,有些表面工作是肯定是要做好的,尤其是亲民这一块,连中央领导没事都会下基层跟老百姓握手拍个照片什么的,自己身为县里的一个基层单位领导干部,在这一点上也该向中央领导看齐才对。进入办公室后,刘大明伸手拧了一下扣的有些紧的领带,这领带戴起来的确是显得精神了不少,可就是扣子不容易弄的端正好看,老婆今天一早在家忙乎了半天,才把扣子弄好,结果还是有些嫌紧了。刘大明心说,要是王娟在跟前就好了,这姑娘心灵手巧,人又聪明,打领带这点小事到了她手里简直小菜一碟,可惜最近怀孕后,就不和自己亲热了,还有以后王娟到了市里上班后,自己想要见一面就鞭长莫及了,那么水嫩的一个娘们,想起来都有些流口水,若不是为了儿子,他又怎么舍得把小美人弄到市里跟自己相隔那么远?头脑中想着王娟,想着未来的儿子,刘大明伸手端起桌上的水杯,慢悠悠的品味一般,很是得意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一个男人家里有着死心塌地的女人,外面有个漂亮的情人,那是多么快乐的事情。真想着,就听见有人敲门,刘大明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推门进来的人是陆长生,看起来陆长生今天的脸色不好看,他慢腾腾的踱着步子走到刘大明的办公桌前,站稳了脚跟后,却又欲言又止。

都知道洛洛不是这个世界的
    指导经验

    都知道洛洛不是这个世界的
    游戏官方版下载

    玄幻  |  映易

    到了会议室,按照事先摆好的席卡,每个人在印有自己名字的席卡后面的位置上坐下来,镇政府负责后勤的女同志赶紧给每个领导倒水。待领导全都坐定后,姜照光就开始讲话,说感谢几位领导冒着雨前来码头镇指导工作,感谢把四位优秀的干部送到码头镇,那是全镇上下的光荣和骄傲,为了让各位领导多的清楚码头镇,关心支持码头镇的建设。先把镇里的几位领导介绍给县里的领导。后来,来的县里的同志也把来人给大家介绍了一遍,特别是四位挂职。然后就是武大文镇长代表镇政府,向各位领导汇报镇里的经济和社会等方面的情况,以及今年的发展目标。汇报结束后,姜照光就请来的领导讲话。到了这个场合,谁都知道来是联系感情的,不是挑刺的,是来唱赞歌的,好话人人都会说,不过是用词的不同而已。包大宽因为是组织部的领导,又是挂职干部单位的代表,就对几个挂职干部提出了希望。包大宽要求四名挂职干部要安下心来,做好小学生,向镇各位领导学习,向老农民学习,有的放矢,认真踏实的做好挂职干部工作,为码头镇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作为挂职干部的单位,也会按照市委的部署,县委的要求,为他们做好后勤服务工作,让他们安心工作。一套程序下来后,也就花了半小时的时间,一行人从会议室出来后,直奔和码头镇隔着一条废黄河的邻县宾馆聚餐,聚餐结束,意味着秦书凯等四人就被安置到了码头镇,以后工作就将有镇政府安排管理,到所联系的村开展工作。当天晚上,田主任一行人后备箱里装满了当地土特产,回到县城,秦书凯四人则留下来,等待镇政府的安排。分管农业的副镇长让党政办主任把四个人带到镇政府大院内的招待所。赵大海安排人把每个人带来的行李送到每个人的房间,同时解释说,以前的扶贫人员、挂职人员都是这样,吃饭住宿在镇里,村里根本没有条件提供食宿,村里水电设施和吃饭等也不方便。从热闹的酒桌上下来,突然到了乡村这种夜半蛙鸣的感觉中,秦书凯心里感觉有些不适应,他从水瓶里倒点热水,洗洗后,躺在那边,听着外面沙沙的春雨声,不由想起那首“夜雨疏雨不堪听,独坐寒斋万感生。今夜故人江上宿,如何禁得打篷声。”自己现在已经到了乡下,底下的路到底该怎么走?是混一年回去,还是踏踏实实的真心为老百姓干点实事,这是秦书凯现在迫切要考虑的问题。一墙之隔的刘大明也睡在铺上想心思,只不过他想的是这一年绝对不能白混,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采取行动,争取把码头镇挂职工作队队长的职务拿到手,虽然这是职位虚的,但是意义却不同于一般。拥有这个职位,说明这个乡挂职干部的管理都在自己手里,那么整个队伍取得的成绩就是自己的,到时候评选先进就是队长说了算。虽然先进不能和提拔直接挂钩,但是先进是基础,有了这个先进后,一切才会更加顺理成章。刘大明在头脑中思考了一下,这个队长不出什么问题的话,也应该是自己的。县里来的几个人,只有自己是科级干部,其余的都是科长副科长,听说市财政局下来了一个人,是一个副科级的副处长。这个人是市里下来的,那么就要当心此人把队长的位置竞争了去,必须尽快的动手。到了码头镇的第二天,刘大明很早就起来,到镇政府食堂吃了早饭,期间和食堂的师傅聊起很多事,问了姜照光书记一般早上吃饭和办公的时间,在乡里做过副书记的刘大明知道,食堂师傅,地位不高,对领导的行踪和习惯比任何人都清楚。食堂师傅知道刘大明是县里派下来的干部,在外人面前就有点炫耀地说,乡里主要领导的作息习惯,他是一清二楚,就说了姜照光等人的作息时间,让刘大明心里有了底。早饭后,刘大明梳洗了一番,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就走进姜照光的办公室,礼貌性的握着姜照光的手,很真诚地说:“姜书记,从今天开始,就是你手下的兵了,还请姜书记多关照啊,有什么事认为能做的,尽管吩咐。”“哪里?县里领导到码头镇,是组织上对码头镇的大力支持啊。你是县里的领导,也在乡里做过领导,到我们这儿,就是充实乡镇班子力量。”很多次的官职扶贫等事情,告诉姜照光,有职务的领导到乡里不管挂职扶贫,县里都会下文挂个职务的,挂职副镇长副书记等,就是为了对这些人有个说法,能参加镇里的很多会议,政治上的待遇。刘大明和姜照光以前也打过交道,知道姜照光这个人做事比较武断,在乡政府的口碑不是太好,但是很得县长的看重,县里的县委书记是去年下半年从市经贸委主任的位置上提拔下来的,对全县的所有干部不是很了解,县长有时候说话的权威性反而比县委书记更强势几分。那天,如刘大明所预料的,一切进展的十分自然,也达到预期的效果。两人自然就聊到挂职的事。刘大明说,对基层工作我是多年不接触,很不熟悉了,将来很多地方还要请书记多批评姜照光哈哈一笑说:“挂职,我理解不就是到下面转一圈吗?对于你们,下来走一回,获得提拔的资本。对于乡里,需要你们这些干部啊,信息灵,路子熟,到了这里,就能为我们解决很多实际的问题。”“不管做什么事,还得靠姜书记和大家将来的大力支持,特别是姜书记的正确领导。”如此的一个人,姜照光很满意,说明这个人上路子,知道到了一个地方就要适应环境。不像很多的干部,扶贫或者挂职到了乡里,整天高高在上,自认为了不起,其实什么事也做不了,在乡里几年就是混混转转几年。跟姜照光相谈甚欢后,先弄了个印象分,刘大明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发现分管农业的副镇长刘小娟带着农经助理胡天正在等自己。刘大明赶紧招呼说,什么风把咱们的刘镇长给吹来了?刘小娟笑道,刘主任客气了,我是应了上级领导的指示,特意过来问一下刘主任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尽管吩咐?刘小娟看上去不到岁,那天吃饭的时候听姜照光介绍说是县团委下来的,很年轻的女干部,前途不可限量。刘大明当时就想,这么漂亮的女人,有此漂亮的资本,不要说是副镇长,就是乡镇丨党丨委书记也是指日可待。很多女同志,走上官场,利用身体开道,进步的步伐是别人坐飞机也赶不上的,所以就有“你往床上一躺,我就让你入党;你把腿一开,我就让你进步飞快;你把一切奉献,我让你收获一大片”的说法。刘大明配合的笑道,不敢当啊,我们下乡可是为你们当地百姓服务来了,哪里有什么资格敢使唤刘镇长这样的领导呢?刘小娟见刘大明会说话,并不想跟他多费嘴皮,冲他笑笑,站在一边等着听下文。

    九芒界灭
    游戏下载

    九芒界灭
    各种活动

    玄幻  |  沐西

    我登时害怕了。我问这里是不是最近死了人。王哥小声的说:“上个月我们上山砍树,在一处大树下发现有个女子,全身裸露,已经死了。看上去是被人掐死的。我们在那里挖了个坑,把她埋了。”我问王哥是不是附近村子里的人,王哥说不是的,他们通知了附近村子,没有人认识她。我想那个女子是不是被人害死的。她死后灵魂没有消散,变成冤魂野鬼,附在了那兔子身上。又过了几天,我上山砍伐树木的时候,按照王哥指点,找到了那座坟墓。坟墓很小,没有墓碑,孤零零的呆在深山树林里。中午我们休息的时候,有一阵哭声从远处的树林深处隐隐约约传来。我们都吃了一惊。林青说我们要不过去看看。我们的队长姓李,是本市人,我们都叫他老李,他长得五大三粗的,有些胆量。他领着我们几个人向着那个声音走去。声音越来越近,我看见有一个人坐在那座孤坟上,耷拉着头,看上去是个女子,在哭。老李回头看了看我们,然后来到她的面前。这时这个女子慢慢地抬起头来,我看见她就是我前几天看见的那个女子。她的嘴咧开了,向外流血,眼睛从眼眶里挤出来,用根筋吊着,挂在鼻子两旁。老李惊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爬起来就向回跑。我以最快速度转身就跑,我边跑边想能在白天出现的鬼,一定是个厉鬼。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默默祈祷这个厉鬼千万不要追来害我。她要是敢害我,我操她祖宗,我要她八辈子倒霉,要她倒大霉。我看见其余人都拼命地跑,一直跑到山下我们住的地方。老李的鞋子跑掉了,脚上磨出了血;老王把膝盖磕肿了,走路一拐一腐的。我把大砍刀也跑丢了。我气喘嘘嘘的看了看林青,他没有说话,而是喘着粗气默默的去喂那个大黄狗。这时大队长从一个屋子里走出来,他带着一副眼睛,听说是刚派来的大学生,大约二十多岁的年龄,姓崔。崔大队长走过来,问我们为何回来这么早。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当时正在反对迷信,破除牛鬼蛇神,有许多信神信鬼的都被抓起来了。最后老李憋得脸都红了,只好说了实话,说我们在山上遇见了鬼。崔大队长一听这话,当时就把我们批评了一顿,说都什么社会了,还信鬼信神。这事要是被上级领导知道了,一定会处分你们的,还是赶紧回去干活吧。我们情不自愿的又回到了山上,我提心吊胆的继续砍树。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几个人围成一圈,脸向外,边砍树边留意四周动静。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我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山林回到住处。吃过晚饭,我们心有余悸的谈论着白天遇见的那个女子。半夜时分,门外响起大黄狗剧烈的狂叫声,我们谁都不敢起来开门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开门发现大黄狗死了。我们都说这狗死的蹊跷。最后崔大队长下令剥皮吃肉。下午我们从山上回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听伙夫说大黄狗身上一点血也没有,真是奇怪。我们看着一锅狗肉,谁也吃不下去。到了夜里,刮起了狂风。大风把屋门刮得正响。我们躺在被窝里,谁也不敢睡觉。过了会,门外传来敲门声。老李问谁,门外没有人回答。屋里盛水铁桶不知为何倒了,发出很大的响声。我吓了一跳,铁桶好好的没人推它为何倒了。我抬起头,突然看见在屋里的一个凳子上,坐着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从头发里,隐隐约约看见她的两只流血的眼睛。我心里猛地一紧,不由得尖叫了一声。老李也看见了,也叫了一声,他胆子大些,稍后从身后摸来头枕,扔向那个女子。女子哭起来,然后慢慢地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屋门边消失不见了。我一夜也没睡好。她为何来到我们屋子里,她和我们这些人有仇吗。这件事我们谁也没有对外说,说了也没有人信。接下来几天,我们不是在山上的树林里遇见这个女子,就是在晚上半夜时分,在屋子里的凳子上看见她。屋门关的紧紧的,我们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进来的。这个样子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我们都受不了了,有些精神恍惚了,最后商议了会,认为这个女子怕大黄狗。以前大黄狗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女子从没进屋过。我们决定到村子里买只狗养着,就这事我们告诉了大队长小崔。崔大队长说这事要请示上级领导。其实我们自己可以从附近的村庄里买到的,只不过没有领导的批示,谁也不敢去做,不然会被处罚的。白天我们无精打采的继续上山去砍树,晚上回来照样不敢睡觉,担惊受怕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在半夜出现,坐在我们前面的凳子上,向外流血泪。大约过了一个月,上级来了批示,说购买狗的理由不充分,没批准。那个时候人都吃不上,哪有粮食喂狗。这下子我们唯一的希望破灭了,我们一下子都病起来,集体发高烧,都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这一下子愁坏了大学生崔大队长,因为砍树是有指标的,每个月必须完成一定数量,完不成的要处分领导,下属也会被扣分。扣分意味着全年的粮食少了,要挨饿的。崔大队长成天呆在我们屋子里给我们端茶送饭,给我们熬制从山上采来的中药,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可是我们的高烧持续了一个星期,就是不退烧。其间那个女子也没有来过。最后把崔大队长愁坏了,秘密的派这里的小赵,在晚上去附近的村子里去请巫师。可是小赵一去就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才知道他死在了半路上。这一下吓坏了小崔,他派了两个人在中午时候去附近村子里请巫师。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巫师来了,他是个七十多岁的一个老头,花白的胡子,背上背着一个破布袋子。他挨个翻着眼皮看,然后又问我们是不是看见了什么脏的东西,我们都点头说是。这个老头从背上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木碗,装上砂子,放在一个桌子上,然后插上三炷香,又让小崔装了一碗清水。随着香烟升腾,老头突然跳起来,满脸的怒气。他的嘴里念念有词,说着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最后把一卷黄纸烧了,把灰放进水碗里。他示意崔队长把那碗放了黄纸灰的水挨个给我们喝了。我们昏昏沉沉的睡了。到了第二天,我们醒过来,感觉好了。崔大队长在没有领导批示的情况下,私自从附近村子里买来一只小黄狗。就因为这个事,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崔大队长后来被革职查办,还蹲了牢房,差点死了,这都是后话。我们好了,又都上山照样去砍树,这回我们换了地方,离那可怕的坟墓远了。可是有一天,怪事还是出现了。我们上山砍树时有意躲避着那个坟墓,尽量离的远些。有一天,我们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来到山上,惊异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的每棵树上都被用红色血迹画了一条长长地竖线。李队长知道这些红色线有些古怪,但是为了不影响上级交给的指标,还是硬着头皮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