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930章 将军在隔壁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更新时间:2021-04-12 15:25:11

我要打赏
旧版升级版
打赏共683135恒币
哪个好Store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苹果客户端下载

我要评论
官方版升级版
评论共4111条
ios软件下载平台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单机游戏下载

    书友还读过

    燃犀随笔
    新手游免费下载

    燃犀随笔
      下载站

      玄幻  |  易烟

      我郁闷的不行,那时候真的是憋坏了,要是搁着以前自己撸撸也就没事了,但是偏偏那次跟那个东北虎妞差点走火,这让我有点食骨知髓,知道男女之事,快乐不仅仅是出来的那一刹那,最主要的是过程。那时候tj市没一个同学,想找人出来聊天也没人,查成绩的时候刚好是大晚上,小姐,我是不敢找了,这次要是再进去,我他娘的连被保出来的钱都没了,但是实在是饥渴,我想了想,狠下心来,去了蓝月亮酒吧。这酒吧夜店,自然是一夜情圣地,要不是那些天我憋的实在是不行了,**上脑,看着母狗都有感觉,恨不得对着老干妈撸的劲,我也不敢去酒吧。那时候已经是将近年关,酒吧的人不时少反多,很多在外地的人都回来,想着在这遇见点什么,我在门口徘徊了好久,最后还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酒吧门童把我拉进去了。说实话,第一次进,我腿都有些发抖,这夜场,还是跟朋友一起去比较好,自己去,气场太小了。那时候dj不知道放的什么歌,在外面我还没注意到,但是进去震的耳朵都疼,进去之后,我粗略一看,就看见那舞池中,像是游鱼一般摆动的人群,男男女女,女的普遍是黑丝低领,露着半个胸脯,有的人甚至下面也露着大白腿,红蓝灯光打在上面,配着那亢奋的音乐,形成病态的一种热闹,糜糜乱乱,不过,我喜欢。我咳嗽了一声,自己壮胆,来到酒吧吧台处,那堆着不少男男女女,我找了一个空座坐上,偷偷看了一眼别人喝什么,尼玛,喝什么的都有,鸡尾酒也有,啤酒白酒什么都有,我脑子蒙了,倒是看着有几个画着夜店妆的女的看我,我脸上一红,赶紧冲着吧台里面的妹子喊道:“给,给我来瓶啤酒。”那妹子冲我微微一笑,说:“帅哥,我们这都是按打来的,最低半打。”我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不过没人注意到,赶紧说:“那,来半打吧,来半打……青岛俩字还没说出来,赶紧收嘴,改口说,百威。”我喝了一口啤酒之后,脸上那发烧的劲头才渐渐消了下来,我转过身来,看着那舞池中跳舞的人,想着看到底能有没有艳遇。美女倒是有几个,看着顺眼的也不少,不过就算是我使劲的用眼睛挖她们,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娘们,好像是没有一个对我感兴趣的!这尼玛操蛋的,我半打啤酒喝了将近一个小时,没有一个人过来给我搭讪!这把我都憋出尿来了。问清楚厕所在哪,我心里嘀咕着往那走,按说我长的也不差啊,为啥没女的过来搭讪?走到走到厕所里,耳朵里还震的嗡嗡的,不过刚等我尿出来,我听见一股异样的声音从隔壁传来。“嗯,嗯……啊……”听见这声音,我赶紧把耳朵贴到厕所木质的隔板上,这次听的是跟清楚,一个女的,压低了声音,恩恩啊啊的,那动静好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苏的让人心肝发颤。伴随这声音,我还听见那啪啪带着水的动静,不过外面音乐有些吵,我不知道这啪啪的动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我口干舌燥,一直听说酒吧厕所有打野战的,没想到今天居然被我碰见了,那女的一开始还有些压抑,不过后来直接放开了,一边啊着,一边还倒吸着凉气,看来是舒服的不行了。那狗日的男的这时候还**的问道:“爽吗,**,喜不喜我在这干你?”那女的不知道是不是听见这话兴奋了,啊啊叫的更卖力了。这男人声音咋有点熟悉?这绝对是对我的折磨啊,这可比看毛片刺激多了,我趴下身子看,能看见两双鞋子,其中穿着高跟鞋的那个女的,丝袜被退到脚踝处,那白蕾丝小裤裤,还能看到一点小边。我咕噜咽了一声吐沫,这太刺激了,我自己硬的都不行了,隔壁叫的更浪,但是我心里却像是猫挠一样,痒死我了。我恨不得趴在地上,多看一点,但是这厕所下面隔板就是那么高,不可能再多看一点了,我抬头一看,这两个厕所隔板也就是两米多高,那时候我头心里什么道德,害怕完全抛之脑后了,一壮胆,悄悄站在那马桶上面,弓着身子,一点点的站起来。开始不敢站的太高,头顶都没有直起来,但是隔壁的两人依旧啪啪,啊啊的,似乎是丝毫没注意到这,不知道那男的干啥了,那女的突然**的大声了一下,我心里那团火直接炸开了,哪怕是挨揍,我也要看一眼!我站直了身子,喘着粗气往隔壁看,一个长头发的女的,正双手扶在厕所墙上,裙子被掀起来,丝袜被退到退到腿弯处,撅着大白屁股,嘴里哼哼这,那头发随着背后那人的一耸一动而微微飘荡着。我了个靠,这完全跟看毛片不是一个档次啊,我呼吸急促,偷窥的快感,加上这活春宫图,我头充血,都蒙蒙的了。我死死的盯着那女孩的屁股,一点都不想放过,假想着自己是她背后耸动的那人,可是这时候那一直闷头推动的男人突然抬头,和我对眼了。“操!”我和那个男的同时骂了一句,这尼玛世界太小了吧,那个男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被大长腿叫做连皓的人!连皓慌忙提着裤子,一边喊着:“草泥马,我干死你!”伴随着这,还有那女人的尖叫声,我哪能等他过来干我,从马桶上跳下来,直接朝着酒吧外面跑去,我这点也实在是太背了吧,在这种地方居然还能遇见他。这时候酒吧里面不知道干啥了,不光是舞池中的,那椅子周围的人也扭着身子跳了起来,我拼命的挤开人群,朝着外面钻去,惹来一阵咒骂,那连皓提着裤子出来后,冲着我喊:“你他娘的给我站住!虎子,光头,拦着他!”本来从厕所到门口曲曲折折也就十米,但是十米,被这群跳舞的浪汉**给堵住,我几乎跑不动,不过好处是他们三个几乎也跑不动。好容易挤出来之后,我撒丫子狂奔起来,后面他们三个一会也跟着追了出来,我专门朝着小道钻,不过那连皓好像是对我恨之入骨,死死的跟着,转弯的时候,我没看见前面有人,跟迎面来的人一下撞了满怀。啊的一声,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我前面炸开,让我心里忍不住的想,这尼玛是撞碎了瓷器吗?我喊了一声对不起,赶紧摸黑往前跑,跑了四五分钟后,没听见后面有动静,再回头的时候,发现连皓他们已经不在后面了,我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往前走了一会,我心里越想越不是味,这刚才撞到的明显是一个萌妹子,那下撞的不轻,会不会撞坏人家,我心里一向对美女什么的没有免疫力,再说了,连皓他们几个也不是啥好鸟,刚才那个地方那么黑……我心里越想越不是味,到了最后,我骂了一句,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去他娘的,然后找了块砖头,就往回走。小时候我干过这种b事,同桌小马尾辫被小流氓调戏,我拿着砖头英雄救美过,不过狗血的是,到了最后,那马尾还是跟小流氓好上了。

      燃爷的大佬夫人
      官方免费下载

      燃爷的大佬夫人
      下载工具

      玄幻  |  白曦儿

      余成都还有个外号叫余专家,送仙桥里好些个商贩都是他的粉丝,从侧面也证明这个余成都有两把刷子。他祖辈是开当铺的,家里藏的东西不少,从小耳读目染,倒有些眼界。听见余成都一口道出这烟杆的年代,众人也有些惊奇。这当口,余成都看着烟杆上那JB两个英文字母,不由得咝了声,皱紧眉头,摸着下巴自言自语。“JB!?”“捷豹?!”“结巴!?”“劲霸!?”“咝……”“这个是啥子意思喃?”“明明烟嘴跟烟杆包浆都差不离,铜绿铜锈也是老的,烟嘴年代至少也得有一百年了……”“可……这JB又是个啥意思?”“难道是烟杆的牌子?”余老板身边的几个跟班小弟凑趣的讨好接话。“鸡扒牌烟杆!?”余成都回头就是一巴掌,怒道:“鸡扒个锤子。”“你才是个鸡扒。”“你听见过有叫鸡扒牌的玩意没有?”挨打的跟班捂着肿起老高的脸,嗳嗳嗳的苦笑着,满脸苦相。周围的摊主和路人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余成都抠着光秃秃的脑袋,眼睛眯成一条线,皱眉苦脸,似乎已经陷了进去。“难道谁叫JB这人!?”“嗳,我说,这烟杆你卖了多少。”何猴子比起了一个手势:“一千。”“呃……一千块!?”“倒也不算贵。也不离谱。”余成都点着烟来,曼声说道:“我出一千五。给我包起来。我拿回去慢慢琢磨琢磨。”听到这话,何猴子顿时眉开眼笑,不住点头。“余老板就是大气。”余成都倒也不客气,挥手叫人拿来手包,开始数钱。何猴子则转向曾子墨,呵呵说道:“美女,不好意思,对不住,这烟杆人余老板要了……您……”曾子墨怔了怔,娇声说道:“何老板,这烟杆你要卖两个买家吗?”何猴子呆了呆,嘴里啊啊两声,灿灿笑说:“这不是……不是……”“人余老板那个……”“嘿嘿……对不住您了……”曾子墨紧紧的抿着嘴,瑶鼻轻哼。余成都嗯了一声,笑了起来,满脸横肉堆在一块。色眯眯的打量着曾子墨,咂咂嘴戏谑叫道:“怎么?”“美女你也想要这烟杆?”曾子墨看也不看余成都,对何猴子娇声说道:“何老板,做生意讲的诚信,我先拿到的烟杆,我已经付钱,你这是什么意思?”何猴子面色难堪,嘴里打着哈哈。余成都却是色色的笑着说道。“要我说,这样的旧家什还真不适合你这样的黛玉妹纸……”边上的人全都哄笑起来,看曾子墨的眼神中充满了猥亵和欲望。曾子墨玉脸一下红潮涌动,杏眼水雾蒙蒙,羞恼异常。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下更显娇嫩,都快滴出水来。胸口起伏不定,那高高的连绵应在众人眼底,无数人暗地里吞着口水。余成都粗鲁不堪的话语令自己羞愤难当,自己这个天之骄女何时受到过这样的调戏当当中侮辱。莲藕般的手轻轻颤抖,更显苍白。没有半点犹豫,当下就要丢了烟杆。这时候,一只黑乎乎的手握住了曾子墨的玉臂,轻声说道:“你不放手,谁也拿不走。”金锋的话语传入曾子墨耳内,不知道为什么,曾子墨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侧首看看金锋,轻轻嗯了一声,将手里的烟杆握得紧了些,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手臂就在金锋黑乎乎的手里握着。余成都哦了声,漫不经意的扫扫民工打扮的金锋,鼻子里哼了一声,满是轻蔑。“哎呦喂,美女出门还带着保镖的啊……”“电影里都是道士下山,我看你倒像是个农棒子下山……”金锋瞥了余成都一眼,冷冷说道。“吃了大便记得要刷牙!”。余成都笑容顿时凝结,盯着金锋,嘶声叫道:“小子,你想搞事是不?”一脸肃容的金锋清冷说道。“我看上的东西,没人能拿走!”眼神中的那股豪情aa如高山般伫立。余成都面色阴森,冷笑说道:“巧了。我也看上这个玩意了。”“我今天还就非得把买了。”金锋淡淡说道:“你买不走。”余成都冷冷说道:“你试试!”金锋静静说道:“你试试!”虽然金锋这个男人穿着打扮就像是个民工,甚至连民工都不如,但脸上那股子精气神却是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金锋看自己的那股子眼神令余成都很不舒服,嘶声叫道:“我今天还真就买定这烟杆了。”余成都话一出,身后那些个狐朋狗党兼小弟们齐刷刷的站出来,冷笑迭迭望着金锋。周围的人微微变色,不约而同的往后退。瞧这架势,估计要开片的节奏了。曾子墨有些发慌,低低拽拽金锋,轻声说道:“不买了。我们走吧。”金锋却是不不为所动。余成都占尽天时地利,满脸嚣张,极尽蔑视扫扫金锋。“跟袍哥斗。作死!”大声叫道:“不是我瞧不起你,小子。在哥的眼里,你就是这个……”“跟我斗?!”“哥的钱堆起来,比你还高。”“猴子,你这烟杆喊价多少?”何猴子瞪圆了眼睛,摊开手来,五指张开。余成都大叫一声好!冷眼鄙视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五千就五千!”“我,不还价。”“袍哥人家不差钱!”“这个**烟杆,我拿回去慢慢研究!”何猴子大喜过望,双手伸出去就要从曾子墨手里拿烟杆。曾子墨挨着金锋站在一起,玉臂与金锋的靠在一起,丝丝酥麻。“怎么办?”“我有钱。我们跟他抬价吧。”金锋转头看了看曾子墨。“我说过,你不放手,没人能拿得走。”平平静静的一句话,曾子墨却在金锋眼中看见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一瞬间,曾子墨的心都在颤栗。“怎么样?没话说了吧?”“小子,告诉你没钱就别装。”“现在这年月,比的就是谁的钱多。”“你,现在没话可说了吧。”“猴子,把烟杆给哥拿过来。”何猴子嗳嗳应承,双手就要抢曾子墨的烟杆。面对余成都和何猴子的步步紧逼,金锋此时此刻,上前一步。沉声一字一句说道。“规矩,还要不要?”何猴子顿时间心中咯噔一下,浑身僵硬,双手定在半空。慢慢抬起头来,摊主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兄弟……”这一幕出来,令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余成都猖狂至极,大笑说道:“什么规矩?”“你给我讲规矩!?”“我钱多,我就是规矩。”

      全球轮回我真不是攻略之神
      软件安卓下载

      全球轮回我真不是攻略之神
      怎么样计划

      玄幻  |  淑篮

      刘大明把女人轻轻的搂在怀里,愤愤不平的口气说,这董云霄也太不是东西,晚上对你真下得了手,他哪里还把你当成是他的老婆,不过今天的事情幸亏那个秦书凯做了替身,否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女人眼里噙着泪问道,老刘,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那个家是不能再回了,我这肚子里可是你的骨肉,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再说,那个秦书凯现在也一定要自己给他个说法。刘大明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董云霄跟王娟的婚事,他是介绍人,那就是为自己的马子找个合法的老公,当初就是因为王娟怀上了,他一心想要王娟帮自己生个儿子出来,才会出此下策,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横生枝节,儿子还没生出来,自己跟王娟的事情倒是差点被董云霄给撞破了。身为官场的老狐狸,刘大明心里明白此事的重要性,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一定要安抚住王娟,绝对不能把自己这个正宗奸夫给秃噜出来,否则的话,自己在陵水县为官多年的一世英名就算是彻底毁了,这还不算,其他方面的负面影响多不胜数。人到了最危急的关头,首先考虑的一定是自保,这是一种本能,刘大明亦是如此。刘大明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膀说,没事,大不了跟董云霄离婚,再说,董云霄知道这个事情,也不可能和你过日子了,你放心,你的住处我来安排,至于董云霄那边,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尽快答应跟你离婚,你现在的任务是安心养胎,你是知道的,我家几代单传,我老婆又生了个女儿,现在计划生育抓的这么严,根本就指望不上我老婆能生二胎,你肚子里的这个可是我刘氏宗族传宗接代的希望。王娟可能是没想到刘大明竟然说出这样的解决问题办法,她心里不由一凉,照刘大明建议的解决方案,自己岂不是成了刚结婚就离婚的名声不好单身母亲,领着一个私生子以后一辈子过着被人指指戳戳的日子?遇到关键问题的时候,王娟把刘大明看的更透了,这老男人心里压根只是贪恋自己的年轻貌美,从来没设身处地的真心替自己想过,他倒是想得美,还指望让自己给他生儿子?做梦去吧!见王娟沉默不语,刘大明也意识到自己对此事的表态有些操之过急了,必定引起了女人的内心不快,赶紧补充说明道,你放心,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的,对你和孩子负责的。王娟伸手把刘大明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拿开后,往前走了两步,坐在刘大明办公室的木制沙发上,轻轻的摇头冷笑了一声说,刘主任,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刘大明被王娟的问题一下子问住了,是啊?他不过是陵水县发改委的一个副主任罢了,把王娟从工厂调动到机关来,已经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了,自己还能怎么补偿她呢?像是下定了决定一般,刘大明低沉的口气说,我那里还有一万块的私房钱存款,这钱我老婆是不知情的,要不,你先拿着用。那会一万块的概念相当于现在的百万富翁,一旦某处出现了“万元户”,是要被报纸新闻大肆宣传的。王娟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倒是一下子愣住了,在机关呆了一年多,小女人也精明了不少,懂得机关人袖子里玩火的那一套。她故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说,老刘,你还是先拿出来看看再说吧,你也不过是县发改委的副主任,一个月工资几百块,哪里来的一万块存款?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刘大明见王娟不信他说的话,急切的口气解释说,那都是我帮底下人要项目资金的回扣,这些年聚起来,总共也就这么些钱了,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这钱就是你的。“不行,你得先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否则的话,我怎么确定你的确有这笔钱?”刘大明低头沉思了片刻,终于艰难的做出决定,他点头说,好吧,我可以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但是你也必须兑现承诺,把孩子给我留着。王娟扭着屁股转身要离开,临走时冲着刘大明来了一句,先把钱打过来再说吧。从刘大明的办公室出来后,王娟心里其实早已做好了打掉孩子的准备,先不说孩子生下来要背上一个私生子的身份,按照眼下的情况,离婚是在所难免的,自己还这么年轻,想要再找个男人不难,可要是带上个孩子,那可就说不定了。刘大明帮自己调动工作到发改委,自己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难不成自己还指望这老男人供养自己一辈子,再说,这个老男人也是靠不住的,不过是把自己当成是发泄的工具。秦书凯正着急到哪里去找王娟呢,王娟却大大方方的推门进来了。一进门像个没事人一样,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处理办公桌上的一些文件。瞧见王娟进门,其他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到这女人的身上。可是,这女人很是镇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秦书凯有些激动,头一个站起身,走到王娟面前,一副激愤的口气质问道:“王娟,咱们也算是同事一场,你为什么要诬赖我?“王娟根本就眉头抬头,一头雾水的样子反问秦书凯:“小秦,你这唱的哪一出啊?我什么时候诬赖你了?诬陷你什么?”秦书凯倒是被王娟给反问住了,一时愣怔在那里。***,这是什么世道,难道是自己的不是,自己可是无辜的,为什么这样,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抱过她的腰。秦书凯不知道说什么好。邱大姐坐在位置上,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王娟,你该知道今天你老公董云霄带人到发改委的事情?王娟见邱大姐插嘴,很是不高兴的说,事情从头到尾我是看到了,也许他和小秦是有什么事情要谈,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从来不问,怎么啦?绝对的装逼。装逼成这个样子,那也是相当有水平的。邱大姐很是不了解的问,王娟,董云霄带人来打秦书凯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原因?我认为你要好好的处理这个事情,如果要是真的闹起来,那么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特别是小秦。王娟脸上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男人之间发生点矛盾,那也是很正常,否则,怎么说男人都是激动的动物,本来是小事,可是如果人为的操着就变成大事情了,我说怎么小秦见了我这副模样呢?原来是背后有人说三道四,没事找事,现在这世道啊,就是小人多。王娟根本就不理邱大姐。任凭再好脾气的人听了这话,也会忍不住要发火,邱大姐毕竟是这个科室的一把手科长,一下子激动起来,“忽”的从自己的座椅上站起来,冲着王娟的方向喊到:“王娟,你这话里怎么带钩子啊?谁背后说三道四了?谁又是小人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了。”王娟又是冷笑了一下,转头面向邱大姐说,我说话,邱科长着什么急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邱科长非要强出头,这又不是年底评先进,也有人主动站出来抢,真是奇了怪了!

      热爱幻想的一号君
        ios官方版下载

        热爱幻想的一号君
        手机版客户端

          玄幻  |  星千语

          我在风衣里藏了把刀,偷偷的跟在老婆身后。老婆叫穆婉茹,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是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的院花。其实在一个月前,我就开始怀疑老婆是不是出轨了。一个月前,我被学校破格安排到市里参加优秀老师的培训,培训结束后,同事要拉我去喝酒,不过我惦记着新婚的老婆,连夜打车回了家。因为想给她一个惊喜,就没有提前打电话。结果回家后却发现老婆不在家,再看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我马上拿出手机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我问她在哪里,说我想她了。电话那头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才传来老婆慵懒的声音。她告诉我说,在家睡觉,刚刚已经睡着了,结果给我的电话吵醒了……我的心好寒,隐隐的发痛,一直以来都是那么温柔体贴的老婆,居然对我说谎了。在这一刻,我怀疑她出.轨了。但我没有拆穿她,因为我是那么的深爱着她,我在心里给她找了无数说谎的理由,黯然离开了家。为了维系她的谎言,我在小区对面的公园抽了一夜的烟,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来。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也渐渐的淡忘了这件事,心里安慰自己,老婆是怕我担心,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可就在昨天晚上,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昨天是周六,我和老婆一早就约好去吃饭看电影,享受二人世界。结果吃到中途,她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医院有急事,就匆匆地离开了。直到凌晨,老婆才带着明显的疲惫回到家,我心里有些不满,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来啦,今天很累了吧。”“对不起,今天实在是……”“没事,我明白的。”我笑了笑,迎上去抱住她,“老婆,我想你了。”“我先去洗个澡吧。”老婆推开准备亲热的我,匆忙去了卫生间。我当时也没多想,顺手倒了一杯牛奶帮她备好。这是她多年养成习惯,睡前肯定要喝一杯。看到她裹着浴巾回房,我兴冲冲进入了洗手间,简单冲洗了一下,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把纸篓子碰倒了。我扶起来的时候,瞥了一眼纸篓子,忍不住一怔,眼神骤然一紧。纸篓的卫生纸下面,露出一条黑丝裤袜,那是她下午陪我出门时穿的那件,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条裤袜是我帮她买的。此时裤袜的裆部位置,被撕裂了长长的一道口子,十分的醒目。裤袜裆部挺厚的,不可能是老婆自己撕开的,难道是某个男人?让我更难过的,两边有破丝的裂痕,上面还有一些遗留下的男性的污物。我紧咬着牙齿,可以断定的是,这裤袜质量很好,何况是后面那个隐私的位置,不可能是老婆自己扯开的。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老婆被人从后面的场景。想到老婆刚刚疲惫的样子,更像是被人欺负后虚脱的模样,我的心就是狠狠的一揪,看了一眼洗出来的裙子和内.裤,仔细辨认的话还能看到裆部的位置上有遗留的痕迹。想到老婆一回来就匆忙进了卫生间,原来是想清洗那些脏物。我非常愤怒,牙齿紧咬着,颤抖的拿起那条黑丝裤袜,上面的味道和潮湿。我有一种被背叛的绝望和愤怒。她是被一个男人撕开裤袜,至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恐怕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象出来。她难道是被强迫的?念头刚起,我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刚才她那么主动清理这些东西,有条不紊的,更像是深思熟虑下的举动,如果不是今天不小心,我根本不可能发现。没想到一向保守,温柔的老婆,会做出这种事,难道这些年我都被蒙蔽了吗?我脑袋里充斥着怒火。那上面的味道,和那道尚未干涸的印记,让我感觉耻辱和愤怒。我越想越是心痛。我转身推开了卧室,想要当面质问她,不过她已经睡着了,望着恬静的透着一抹疲惫的样子,我很难想象,她会是那样的女人。我愤怒的想着。虽然我很爱我的老婆,甚至愿意为她去死。可这不代表,我会忍受她去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而熟视无睹。我要叫醒她,把裤袜扔她脸上,让她说出来今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到底和哪个混蛋偷.情?可就在我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老婆梦呓,喊着的是我的名字。我止住了脚步,心里充满了纠结,心疼,疼爱,愤怒和不满。我突然想到,若现在直接叫醒老婆,发泄一顿,虽然很出气,却解决不了问题。发生这样的事情,换做是谁,都不会直接承认的,最终的结果,就是我和她大吵一架,很可能永远找不到那个混蛋。“不行,我绝不能放过那混蛋。”我死死的盯着老婆魔鬼一般性.感的身材。我听说男人偷.情,搞别人老婆是会上瘾的,而她又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还是一个护士,那个混蛋绝不会只玩一次就放手。我要等,等下一次他们的时候,当场在床上抓住他们。我转身看了一眼客厅桌子上的水果刀,杀心暗起。这一次,就让那个混蛋,知道搞别人老婆的代价。周日休息,我一夜没有睡好,后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下,我起来的时候,特意先去了一趟卫生间,纸篓子已经倒空。我有些沉默,望着洗手台上,挤好的牙膏和水,她确实很贴心,把我照顾的很好,我收拾好之后,准备和老婆好好谈一下。“老公亲一下,看看洗的香不香。”老婆看着我从卫生间出来,走上前撅了撅粉嫩嫩的嘴唇。我敷衍的亲了一下她的嘴唇,感觉象果冻,冰冷中有点香腻。可一想到这双嘴唇,肯定亲过别的男人,或许还亲过那个男人尿尿的那个地方,我就有些恶心,扭头喝了一杯水漱了漱嘴。她穿着浅蓝色的居家服,头发高高挽起扎起一个简洁的马尾辫,露出一段白皙修长的脖颈,淡淡的妆容,浅白色的裙子把她的臀部曲线包裹的十分的挺翘饱满,堪称是魔鬼一般的娇俏身材,让很多人都艳羡我,娶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现在因为老婆的好身材,我却非常的痛苦。我面对她的时候,总会想到那双扯开裤袜,我一想到温柔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我就满肚子火气。老婆叫了我两声,我才反应过来。“老公快点吃饭,我特意给你准备的。”老婆很温柔,走过来把我拉到桌子旁边,端了一碗粥给我喝,告诉我是大补的。“难道我不能满足你吗?”我皱了皱眉,难道是因为我没办法满足她,她才出去找那个男人的。“老公大早晨说这个话干嘛,人家都害羞了。”老婆脸色红红的,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如果我不能满足你,你会不会去找其他男人,恩,我只是假设的问一下。”我放下海鲜粥。“老公你已经够强了,人家每次都很满意的。”老婆脸色红红,很是娇羞。

          人在东京开始打卡
          有什么不一样

          人在东京开始打卡
            建议推荐

            玄幻  |  余非年

            余成都还有个外号叫余专家,送仙桥里好些个商贩都是他的粉丝,从侧面也证明这个余成都有两把刷子。他祖辈是开当铺的,家里藏的东西不少,从小耳读目染,倒有些眼界。听见余成都一口道出这烟杆的年代,众人也有些惊奇。这当口,余成都看着烟杆上那JB两个英文字母,不由得咝了声,皱紧眉头,摸着下巴自言自语。“JB!?”“捷豹?!”“结巴!?”“劲霸!?”“咝……”“这个是啥子意思喃?”“明明烟嘴跟烟杆包浆都差不离,铜绿铜锈也是老的,烟嘴年代至少也得有一百年了……”“可……这JB又是个啥意思?”“难道是烟杆的牌子?”余老板身边的几个跟班小弟凑趣的讨好接话。“鸡扒牌烟杆!?”余成都回头就是一巴掌,怒道:“鸡扒个锤子。”“你才是个鸡扒。”“你听见过有叫鸡扒牌的玩意没有?”挨打的跟班捂着肿起老高的脸,嗳嗳嗳的苦笑着,满脸苦相。周围的摊主和路人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余成都抠着光秃秃的脑袋,眼睛眯成一条线,皱眉苦脸,似乎已经陷了进去。“难道谁叫JB这人!?”“嗳,我说,这烟杆你卖了多少。”何猴子比起了一个手势:“一千。”“呃……一千块!?”“倒也不算贵。也不离谱。”余成都点着烟来,曼声说道:“我出一千五。给我包起来。我拿回去慢慢琢磨琢磨。”听到这话,何猴子顿时眉开眼笑,不住点头。“余老板就是大气。”余成都倒也不客气,挥手叫人拿来手包,开始数钱。何猴子则转向曾子墨,呵呵说道:“美女,不好意思,对不住,这烟杆人余老板要了……您……”曾子墨怔了怔,娇声说道:“何老板,这烟杆你要卖两个买家吗?”何猴子呆了呆,嘴里啊啊两声,灿灿笑说:“这不是……不是……”“人余老板那个……”“嘿嘿……对不住您了……”曾子墨紧紧的抿着嘴,瑶鼻轻哼。余成都嗯了一声,笑了起来,满脸横肉堆在一块。色眯眯的打量着曾子墨,咂咂嘴戏谑叫道:“怎么?”“美女你也想要这烟杆?”曾子墨看也不看余成都,对何猴子娇声说道:“何老板,做生意讲的诚信,我先拿到的烟杆,我已经付钱,你这是什么意思?”何猴子面色难堪,嘴里打着哈哈。余成都却是色色的笑着说道。“要我说,这样的旧家什还真不适合你这样的黛玉妹纸……”边上的人全都哄笑起来,看曾子墨的眼神中充满了猥亵和欲望。曾子墨玉脸一下红潮涌动,杏眼水雾蒙蒙,羞恼异常。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下更显娇嫩,都快滴出水来。胸口起伏不定,那高高的连绵应在众人眼底,无数人暗地里吞着口水。余成都粗鲁不堪的话语令自己羞愤难当,自己这个天之骄女何时受到过这样的调戏当当中侮辱。莲藕般的手轻轻颤抖,更显苍白。没有半点犹豫,当下就要丢了烟杆。这时候,一只黑乎乎的手握住了曾子墨的玉臂,轻声说道:“你不放手,谁也拿不走。”金锋的话语传入曾子墨耳内,不知道为什么,曾子墨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侧首看看金锋,轻轻嗯了一声,将手里的烟杆握得紧了些,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手臂就在金锋黑乎乎的手里握着。余成都哦了声,漫不经意的扫扫民工打扮的金锋,鼻子里哼了一声,满是轻蔑。“哎呦喂,美女出门还带着保镖的啊……”“电影里都是道士下山,我看你倒像是个农棒子下山……”金锋瞥了余成都一眼,冷冷说道。“吃了大便记得要刷牙!”。余成都笑容顿时凝结,盯着金锋,嘶声叫道:“小子,你想搞事是不?”一脸肃容的金锋清冷说道。“我看上的东西,没人能拿走!”眼神中的那股豪情aa如高山般伫立。余成都面色阴森,冷笑说道:“巧了。我也看上这个玩意了。”“我今天还就非得把买了。”金锋淡淡说道:“你买不走。”余成都冷冷说道:“你试试!”金锋静静说道:“你试试!”虽然金锋这个男人穿着打扮就像是个民工,甚至连民工都不如,但脸上那股子精气神却是有种目空一切的感觉。金锋看自己的那股子眼神令余成都很不舒服,嘶声叫道:“我今天还真就买定这烟杆了。”余成都话一出,身后那些个狐朋狗党兼小弟们齐刷刷的站出来,冷笑迭迭望着金锋。周围的人微微变色,不约而同的往后退。瞧这架势,估计要开片的节奏了。曾子墨有些发慌,低低拽拽金锋,轻声说道:“不买了。我们走吧。”金锋却是不不为所动。余成都占尽天时地利,满脸嚣张,极尽蔑视扫扫金锋。“跟袍哥斗。作死!”大声叫道:“不是我瞧不起你,小子。在哥的眼里,你就是这个……”“跟我斗?!”“哥的钱堆起来,比你还高。”“猴子,你这烟杆喊价多少?”何猴子瞪圆了眼睛,摊开手来,五指张开。余成都大叫一声好!冷眼鄙视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五千就五千!”“我,不还价。”“袍哥人家不差钱!”“这个**烟杆,我拿回去慢慢研究!”何猴子大喜过望,双手伸出去就要从曾子墨手里拿烟杆。曾子墨挨着金锋站在一起,玉臂与金锋的靠在一起,丝丝酥麻。“怎么办?”“我有钱。我们跟他抬价吧。”金锋转头看了看曾子墨。“我说过,你不放手,没人能拿得走。”平平静静的一句话,曾子墨却在金锋眼中看见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一瞬间,曾子墨的心都在颤栗。“怎么样?没话说了吧?”“小子,告诉你没钱就别装。”“现在这年月,比的就是谁的钱多。”“你,现在没话可说了吧。”“猴子,把烟杆给哥拿过来。”何猴子嗳嗳应承,双手就要抢曾子墨的烟杆。面对余成都和何猴子的步步紧逼,金锋此时此刻,上前一步。沉声一字一句说道。“规矩,还要不要?”何猴子顿时间心中咯噔一下,浑身僵硬,双手定在半空。慢慢抬起头来,摊主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兄弟……”这一幕出来,令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余成都猖狂至极,大笑说道:“什么规矩?”“你给我讲规矩!?”“我钱多,我就是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