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混战2693
预览版特色功能演示

混战2693
指导其他

玄幻  |  小米粒

刘大明把女人轻轻的搂在怀里,愤愤不平的口气说,这董云霄也太不是东西,晚上对你真下得了手,他哪里还把你当成是他的老婆,不过今天的事情幸亏那个秦书凯做了替身,否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女人眼里噙着泪问道,老刘,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那个家是不能再回了,我这肚子里可是你的骨肉,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再说,那个秦书凯现在也一定要自己给他个说法。刘大明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董云霄跟王娟的婚事,他是介绍人,那就是为自己的马子找个合法的老公,当初就是因为王娟怀上了,他一心想要王娟帮自己生个儿子出来,才会出此下策,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横生枝节,儿子还没生出来,自己跟王娟的事情倒是差点被董云霄给撞破了。身为官场的老狐狸,刘大明心里明白此事的重要性,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一定要安抚住王娟,绝对不能把自己这个正宗奸夫给秃噜出来,否则的话,自己在陵水县为官多年的一世英名就算是彻底毁了,这还不算,其他方面的负面影响多不胜数。人到了最危急的关头,首先考虑的一定是自保,这是一种本能,刘大明亦是如此。刘大明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膀说,没事,大不了跟董云霄离婚,再说,董云霄知道这个事情,也不可能和你过日子了,你放心,你的住处我来安排,至于董云霄那边,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尽快答应跟你离婚,你现在的任务是安心养胎,你是知道的,我家几代单传,我老婆又生了个女儿,现在计划生育抓的这么严,根本就指望不上我老婆能生二胎,你肚子里的这个可是我刘氏宗族传宗接代的希望。王娟可能是没想到刘大明竟然说出这样的解决问题办法,她心里不由一凉,照刘大明建议的解决方案,自己岂不是成了刚结婚就离婚的名声不好单身母亲,领着一个私生子以后一辈子过着被人指指戳戳的日子?遇到关键问题的时候,王娟把刘大明看的更透了,这老男人心里压根只是贪恋自己的年轻貌美,从来没设身处地的真心替自己想过,他倒是想得美,还指望让自己给他生儿子?做梦去吧!见王娟沉默不语,刘大明也意识到自己对此事的表态有些操之过急了,必定引起了女人的内心不快,赶紧补充说明道,你放心,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的,对你和孩子负责的。王娟伸手把刘大明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拿开后,往前走了两步,坐在刘大明办公室的木制沙发上,轻轻的摇头冷笑了一声说,刘主任,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刘大明被王娟的问题一下子问住了,是啊?他不过是陵水县发改委的一个副主任罢了,把王娟从工厂调动到机关来,已经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了,自己还能怎么补偿她呢?像是下定了决定一般,刘大明低沉的口气说,我那里还有一万块的私房钱存款,这钱我老婆是不知情的,要不,你先拿着用。那会一万块的概念相当于现在的百万富翁,一旦某处出现了“万元户”,是要被报纸新闻大肆宣传的。王娟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倒是一下子愣住了,在机关呆了一年多,小女人也精明了不少,懂得机关人袖子里玩火的那一套。她故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说,老刘,你还是先拿出来看看再说吧,你也不过是县发改委的副主任,一个月工资几百块,哪里来的一万块存款?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刘大明见王娟不信他说的话,急切的口气解释说,那都是我帮底下人要项目资金的回扣,这些年聚起来,总共也就这么些钱了,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这钱就是你的。“不行,你得先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否则的话,我怎么确定你的确有这笔钱?”刘大明低头沉思了片刻,终于艰难的做出决定,他点头说,好吧,我可以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但是你也必须兑现承诺,把孩子给我留着。王娟扭着屁股转身要离开,临走时冲着刘大明来了一句,先把钱打过来再说吧。从刘大明的办公室出来后,王娟心里其实早已做好了打掉孩子的准备,先不说孩子生下来要背上一个私生子的身份,按照眼下的情况,离婚是在所难免的,自己还这么年轻,想要再找个男人不难,可要是带上个孩子,那可就说不定了。刘大明帮自己调动工作到发改委,自己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难不成自己还指望这老男人供养自己一辈子,再说,这个老男人也是靠不住的,不过是把自己当成是发泄的工具。秦书凯正着急到哪里去找王娟呢,王娟却大大方方的推门进来了。一进门像个没事人一样,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处理办公桌上的一些文件。瞧见王娟进门,其他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到这女人的身上。可是,这女人很是镇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秦书凯有些激动,头一个站起身,走到王娟面前,一副激愤的口气质问道:“王娟,咱们也算是同事一场,你为什么要诬赖我?“王娟根本就眉头抬头,一头雾水的样子反问秦书凯:“小秦,你这唱的哪一出啊?我什么时候诬赖你了?诬陷你什么?”秦书凯倒是被王娟给反问住了,一时愣怔在那里。***,这是什么世道,难道是自己的不是,自己可是无辜的,为什么这样,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抱过她的腰。秦书凯不知道说什么好。邱大姐坐在位置上,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王娟,你该知道今天你老公董云霄带人到发改委的事情?王娟见邱大姐插嘴,很是不高兴的说,事情从头到尾我是看到了,也许他和小秦是有什么事情要谈,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从来不问,怎么啦?绝对的装逼。装逼成这个样子,那也是相当有水平的。邱大姐很是不了解的问,王娟,董云霄带人来打秦书凯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原因?我认为你要好好的处理这个事情,如果要是真的闹起来,那么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特别是小秦。王娟脸上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男人之间发生点矛盾,那也是很正常,否则,怎么说男人都是激动的动物,本来是小事,可是如果人为的操着就变成大事情了,我说怎么小秦见了我这副模样呢?原来是背后有人说三道四,没事找事,现在这世道啊,就是小人多。王娟根本就不理邱大姐。任凭再好脾气的人听了这话,也会忍不住要发火,邱大姐毕竟是这个科室的一把手科长,一下子激动起来,“忽”的从自己的座椅上站起来,冲着王娟的方向喊到:“王娟,你这话里怎么带钩子啊?谁背后说三道四了?谁又是小人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了。”王娟又是冷笑了一下,转头面向邱大姐说,我说话,邱科长着什么急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邱科长非要强出头,这又不是年底评先进,也有人主动站出来抢,真是奇了怪了!

幻想世界快递员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幻想世界快递员
指导攻略

玄幻  |  紫翠

王娟心里叹了口气说,你呀,就是一榆木脑袋,遇上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没想想事情的前因后果?秦书凯有些纳闷的眼神看向王娟。王娟摇头说,我就知道,你对所有情况一概不知情,你知道刘大明为什么要逼着你下乡吗?秦书凯摇头。“你是不是跟陆长生透露说,你要到田主任面前告刘大明的黑状?”秦书凯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好像有一次我喝醉了,说过几句相关的话。王娟嘴巴咂巴了一下说,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什么事情都没干呢,就搞的满城风雨的,陆长生转脸就把这件事汇报给刘大明了,知道吗?秦书凯摇头说,不可能,陆长生跟我是老乡,平常相处的很好,他怎么会把我说的私密话告诉刘大明呢?“说你傻,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傻,陆长生跟你一样没什么背景和关系,他想要在机关里混得一席之位,你以为他还有什么好招数使出来,巴结领导可是陆长生最擅长的,要不刘大明能提拔他当副科长?”秦书凯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娟,很显然,王娟说的话对他内心震动不小,如果连被自己视为兄弟般的陆长生都会在背后对自己下手,那邱科长呢?自己求邱科长帮自己说情的事情,她会帮忙吗?王娟见秦书凯的脸上露出严重受伤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说,秦书凯,你别这样,车到山前必有路,说不定你的事情还有转机。秦书凯两眼看着王娟,低沉的语气说,我不是担心自己下乡的事情,我是伤心陆长生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王娟看着秦书凯受伤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答案,不由摇头苦笑道,秦书凯,你知道吗?我在发改委上班这么长时间,我是真的感觉这帮人都是疯子,为了所谓的权力,私底下什么样丑恶的嘴脸都有,就说邱科长吧,都快四十岁的人了,为了升官,主动把自己送到田主任的床上去,给这么个老头子折腾,你说这又是何苦呢?还有刘大明,别看他是个副主任,他到了上级领导面前跟个面人似的,为了巴结领导,什么样下三滥的事情没干过?陆长生就更别提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单位里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跑到领导面前嚼舌头根去,你的事情若不是他在背后使坏,刘大明又怎么会动了让你下乡的心思?瞧着王娟越说越有些义愤填膺的表情,秦书凯感觉到她的真诚,自己刚才还在楼下犹豫这不肯上来,看来,自己是辜负了王娟对自己的一番信任了。秦书凯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对王娟说,王娟,我上次对你说话那态度,你可别放在心上,到了市里,有空回来就联系我,我一定随叫随到。王娟见秦书凯站起来,伸手拉他说,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在办公室,你这干嘛呢。秦书凯顺着王娟的手势被拉坐下后,身子一个不稳当,正好跌进了王娟的怀里,他赶紧想要坐直身子,却见王娟的脸上已经飞起两片红云,害羞的女人看起来愈加娇媚,正值壮年的男人看了哪里能控制的住心旌摇荡。不想看,可是还是想看,从高处看到王娟的前面花花的肉时候,秦书凯感觉到自己两腿中间的物件一下子立起来,这让他感觉呼吸急促,脸上像火烧般热起来。王娟是过来人,一眼瞧见秦书凯的样子,心里很是好笑。后来,看到秦书凯两腿中间撑起一个小帐篷,心里一下子激荡起来,一种说不出的想法在血液里疯狂游走,浑身竟是像被火烧一样,无法自已。不知道是谁先靠近了谁,总之两个**的年轻男女不由自主的相互靠近,索取,尤其是秦书凯,头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身体,尽管浑身激动,却根本无从下手,只是勇猛的撞击。王娟是个过来人,很是耐心的拿着男人拔的家伙,把它引导进入自己的身体,秦书凯感到下面冲进温暖的地方,很是激动,在女人的运行下,很是被动的运动着。毕竟那是第一次,所以在沙发上很快的完成了男人的第一次。二十几岁的壮年男人,第一次接触到女人身体的滋味,那种美妙和激动是无法形容的,秦书凯休息一会儿,看着女人就像看到了肉,需要立即上去狠狠的吃,所以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发情的野兽般,主动的把女人压在身上,尽情的索取。好在,王娟是善解人意的,她对帅气又单纯的秦书凯原本有好感,只是顾忌自己跟刘大明的那层关系,才不敢往那方面想,今晚,像是老天爷故意恩赐给她机会,她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主动去触碰男人的那个地方,让男人一下子发狂起来,她只是尽情的享受老天送给她的享乐机会。一秦书凯是一次一次在女人的身上冲动。经历了跟秦书凯在一起的疯狂,她才感觉到,这几年,自己跟刘大明在一块干的事情,不过是应付差事罢了,跟眼前的这个男人在一起,才让她真正享受的女人的乐趣。身强体壮的男人精力是无比旺盛的,两人从沙发上做到地上,又从地上做到床上,一夜过来,记不清奋战了多少回,直到累的实在动不了了,两人才相拥着在沉沉睡去。秦书凯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早已满地,他有些疑惑自己手臂上的沉重,一眼看到王娟睡在怀里,吓的赶紧坐起来。睡眼惺忪的王娟也被他的叫声弄醒了,睁眼看到秦书凯赤身的惊慌模样,忍俊不禁笑出声来。秦书凯这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一时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呆呆的手里紧紧拽着被子的一角,坐在床上。王娟的表情是轻松的,她伸手抚摸了一把秦书凯的脸蛋说,不要多想,男女之间就是这样,你情我愿,一会洗洗脸,穿好衣服去上班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秦书凯听了这话,一下子羞愧难当起来,尽管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云里雾里,可自己主动上了女人的身体是事实,作为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对自己的行为不负责任呢?秦书凯低声说,对不起,要不,咱们......。王娟明白这个年轻小伙子要说的话,无所谓的笑道,要不怎么样?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肚子里还怀过别的男人的孩子,就算你肯,你家里人也不会同意,你别胡思乱想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不能全怪你。秦书凯几乎被王娟的大度感动的要哭出来,他有些愧疚的口气说,这怎么可以呢?我是个男人,必须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王娟见秦书凯一副死心眼的模样,忍不住叹气说,秦书凯,你实在是太善良,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我现在有种感觉,这次去下乡对你来说,不一定就是坏事,离开了发改委错综复杂的环境,对你来说,说不定是一种解脱,或者说也是对你的一次提高。秦书凯对王娟的话有些一知半解,他疑惑的口气说,到了乡里就没有这种明争暗斗了吗?只要有人的地方,还不是一样有竞争和排挤?

凤弈天下之异能手环
APP稳定版下载

凤弈天下之异能手环
平台ios下载

玄幻  |  媛蝴

“明白了,零零三。”胡耀祖压根没认真听,也跟着大家齐声说。“以后,路能走多远,就靠你们自己了,”零零三接着说,“现在由零零幺开始分配房间,每个床位都有编号。”说完他退到旁边。零零幺站了出来,“零零九。”“到。”“床号。”“长……长官,我能……能拿我的行李了吗?”胡耀祖大胆地问,结巴的他半天才把话说完,大家开始哄笑。“零零三刚才说了,你们的东西已经成为过去,全部都扔了,现在是新的开始,你们回到自己床位上,换上新衣服,把原来的东西都放在门口的箩筐里,听明白没有?”“明白了,长官。”胡耀祖大声回答。“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长官,只有代码,以后你叫我零零幺。”“是,零零幺。”胡耀祖找到自己的床,换下衣服,把旧衣服放在门口的箩筐里。这衣服比他身上穿的好看多了,质量也非常好,他的衣服是母亲亲手做的,布料很粗糙,虽然舍不得,还是必须得扔。幸运的是,那一块大洋他一直放在身上,穿在袜子里面,不然,现在肯定还要倒贴一块大洋,太不划算了。胡耀祖躺在床上,这房间和之前住的房间布局是一样的,只是床位不同,人也都换了。大家都不准说话,都躺在床上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可能大家都和胡耀祖一样后悔来到这里,但是谁想什么,大家都不得而知。院子里传来集合的声音,胡耀祖不敢怠慢,跑到院子里站好。“现在是吃饭时间,你们要记住桌号,不要乱坐,听明白没有?”零零幺说。“明白了。”胡耀祖被分到八号桌,每人都拿到一个大碗,打好饭,再去打菜。居然有肉,大块的红烧肉!这让胡耀祖极为惊喜,他都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都想不起来肉的滋味了。“能……能多舀点吗?”胡耀祖试着问打菜的人。“不够吃再来舀,这里管饱。”打菜的人和他们一样脸上也有油彩,人还算和气,给胡耀祖加了一勺肉。“谢谢。”“零零九不要说话。”零零幺吼起来,胡耀祖暗暗吃惊,院子里这么多人,零零幺居然能清楚地记住他的代码。他不敢说话,马上端着饭坐到八号桌,埋头吃饭。他和同桌的几个人一样,都吃得飞快,每个人都很饿。胡耀祖快速吃完一碗饭,他担心没有饭菜了,赶紧去添,等他走到打饭处的时候,看到又抬了满满一盆肉来。看来,真的管饱,第二碗,胡耀祖放慢速度,他连吃三大碗,总算饱了。他早都忘记了上一次吃饱饭是什么时候,平日在家,都是人穷无转路,稀饭涨大肚,多半时间都是靠野菜和一点粮食加很多水煮一大锅充饥,能把干饭吃饱,真没印象了。晚上,没有安排活动,又不能到处走动,只能傻呆呆地躺在床上,到了半夜,胡耀祖醒来想要逃跑。他坐了起来,看到旁边床的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其他床也都空着,他心里嘀咕着,这些人是吃多了拉肚子,还是都想跑呢?不能说话,所以不敢问。胡耀祖走出房间,他听到几声枪响,吓得急忙走进茅房,有一群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都在左看右看,可能都是和胡耀祖一样被刚才的枪声吓到茅房来的。坑都占满了,已经没有坑给胡耀祖,他只好站着,看着外面。砰……砰……又有枪声,占着茅坑的人都提着裤子跑回房间。胡耀祖并没拉屎,也跟着提裤子往房间跑,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回到床上,只有他旁边的床位一夜都空着,没人回来。胡耀祖睡意全无,看着天花板一直到天亮,他知道,看来逃走是没有希望了,可能这是自己的命吧,这话,他重复着在心里说了一晚上。“集合。”天刚刚亮,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外面响起了声音。胡耀祖听到这两个字就慌忙起床往外跑,零零幺昨天已经说过了,集合只有五分钟时间,当然,也有动作慢迟到的,被当场打了板子,是真打,下手相当狠,被打完的人站都站不起来。“立正。”大家都挺直腰杆,零零幺说过,不要求大家动作多么标准,但是必须精神,而且队伍也没有按高矮顺序排列,站得很随意。“现在我们就在院子里跑步,我不喊停,任何人都不能停下来,明白没有?”“明白。”胡耀祖以为昨天有人逃跑,没回来,大家都会被训斥,可是,零零幺一个字也没提,就让大家跑步。跑步,对于胡耀祖来说是小菜一碟,这活儿不累,大家都慢慢跑着,他也慢慢跟着,挨了板子的人也在跑,因为屁股痛,速度比走路还慢,动作特别怪异和难看。零零幺也跟在队伍后面跑,速度也慢,跑了一小时左右,才喊停。即使速度再慢,也跑了一个小时,叫停的时候,大家都坐到地上起不来了,被打的那个人,没办法坐,只能趴下休息,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嘶声,大家都同情地偷看他。“半小时休息结束,开始吃早餐。”零零幺重新念吃饭的桌号。胡耀祖吃早餐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积极了,因为他不担心吃慢了就没了,这里反正管饱,大脑里想的是如何逃出去。吃完,在院子里休息半小时,又跑步,跑一个多小时,休息一会又跑,一天都是跑步,一直跑到天黑。吃完晚饭,休息一个小时又跑步,两个小时后,才由零零幺念编号去洗澡,洗澡间里,大家的腿肚子都已经在发抖。洗完澡根据零零幺念的编号去房间,胡耀祖拿到的新衣服上编码是零零幺,他只好拿回去重新把编号换成零零九。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跑步也累人,倒到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半夜又听到枪声,胡耀祖心里骂着,居然还有傻蛋想逃跑,看来,想跑的人很多。每天的生活都一样,没有波澜,起床、吃饭、跑步、睡觉,不断重复。到了夜里,每个人都累得和死人差不多,个个像僵尸一样躺在床上动也不动,没有一点声音,但是,夜里偶尔还是会传来枪声。一个星期后,胡耀祖和平日一样跑步,跑完,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后,零零幺没像往日那样喊他们继续跑,而是发给每人一个黑色头套。“现在,每个人,都把头套戴好,大家排队走出去。”“是,零零幺。”胡耀祖戴上黑色头套,往前看去,除了有一点光影,什么也看不到,低头可以从缝隙处勉强看到自己的脚尖。大家按照命令,每个人手搭着前面一个人的肩膀,跟着往外走,然后上了车。胡耀祖没怎么坐过车,就是以前跟着大哥进县城的时候乘过一两回,很是颠簸。却不记得在哪里听说过军车很平稳,这车一路不怎么摇晃,所以,他猜想,应该是军车吧。没过太久,车上传来命令,“下车。”听得出是零零幺的声音,同时听到了呜呜鸣笛的声音,其中一个人低声说,“火车!”

寂无轩辕
下载官方版

寂无轩辕
下载链接

玄幻  |  芍葩

刚开始她只是偶尔来找我,因为我每天上班,她不来的时候我下班就在屋里锻炼,看书,写字,日子过的平静。对她我没有爱的感觉,但也不排斥,她对我好啊,我就是受不了人家对我好,然后在一次酒后我亲了她,感觉和杨不同,她技术不错,舌头很灵活,嘴里淡淡的薄荷味口香糖味。后面她对我更好了,几乎是每天都来,车间那些大嫂们也很喜欢她,每次都是把零食喂给她们吃,除了小辣椒不怎么和她说话,每个人都对她很好奇,问东问西。天冷以后她给我买了厚被子,新的床单,被套,热水瓶,鞋子衣服,无微不至的那种。此后这么多年,除了我老婆,我找不出第二个对我这么好的女孩。晚上,他把他父亲的本田王备用钥匙偷出来,我从院子里推出来,然后发动带上她跑遍了附近十里八镇,摩托车是父亲在家的时候教会我的,可以说父母教会了我很多。我带着她跑到乡间,把人家养鱼的草棚点着,然后逃窜,又给人家的围墙给推倒,慌乱而逃。她说很刺激,很兴奋,我觉得很像港片里演的那些,一个穷小子带着富家千金到处做坏事,那段时间很逍遥,我们亲嘴拥抱,但是始终没有跨过最后一道防线,他不愿,我也不是很想,只是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命根子很尴尬。我们一直以为她爸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油天天烧能不知道嘛,那天她递给我一百块钱说她爸让我给车加油,并且让我第二天去他家里吃饭,她爸要见我。那一刻我突然很紧张,有一种丑媳妇见公婆的感觉,我不知道对她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爱,是感激?是依赖?我不爱她,我只是喜欢那种有人照顾有人疼的感觉。她父亲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厉,可能是常年做生意的,人很和善,就像和珅一样,对谁都是笑嘻嘻的,个子没我高,家里这个店他是不管的,他在市里有生意。一大桌子的菜,是我出来这么久吃的最丰盛的,有她的爷爷,奶奶,她父亲,还有老妈,还有一个中年人应该是她的伯父。酒桌上我很拘谨,有点放不开,第一次面对这一家老小,她父亲给我倒上酒,喝的是当地有名的女儿红。还是热过的。一杯下肚,很舒服,甜甜的暖暖的,此后多年,我一直热爱喝黄酒,和这次也有一定的关系吧。很快每个人都敬了一圈,在家的时候父亲的那些应酬没少看,所以还是懂礼的,先是爷爷奶奶,再伯父,再老爸老妈。但是那个菜就不说了,不是很合我胃口,有一个像菜心一样的东西,绿色的很好看,我看她奶奶不停的在吃,我夹起一根丢进嘴里,我擦,什么玩意,这么难吃还这么臭,比大便还冲,比芥末还难吃。我放在嘴里不知道该这么办,不好意思当面吐啊,找个机会弯下腰吐在地上了,后来才知道那叫什么海菜梗。真是太臭了,我接受不了。我能感觉到她家里人对我还是很满意的,知书达理,有礼貌,为人谦虚,喝了一坛以后,她父亲还要开,我说我不行了,不能喝了,我都喝了十几杯了。后来知道,这酒的后劲厉害啊,半夜我的头都在晕,喝的时候像糖水一样。好喝。时间很快,转眼就是冬月,我开始在屋内烧水洗澡了,距离过年也不远了,表叔的工作还在继续,我们厂又放假天,我还是去给他帮忙。下午的时候表叔带我去她姐姐家,按理也是我表姑,她见过我小时候,我不认识她,一看长这么大的帅小伙了,也是很高兴,问我奶奶好。就要张罗给我找个本地的姑娘招亲,我也没说什么,好吧,看你能给我找个什么玩意,果然还真不是什么好玩意,矮就算了,还脸上有雀斑,平胸就算了,两腿并拢站直了能塞进一个拳头,这罗圈腿,我心里问候了表姑十八代祖宗。第二天还要给我张罗,说人家里很有钱什么的,我连忙打住,就你那眼光,再多的钱我也不愿意,何况苗苗对我不错,我跟她说了一会她就不说了。下午的时候苗苗来我住的地方找我,说晚上一起吃饭,然后上街买东西去了,要给我买洗发水,洗面奶,搽脸的,说冬天冷要搽脸,不然容易老。我之前是什么都不搽的。这姑娘对我真没的说,太体贴了,感动她走以后,我拿个大盆到井边开始提水洗衣服,她那千金之躯,我也不愿让她给我洗内衣丨内丨裤什么的,我一直都是自己洗,要说表婶和那些隔壁的工人老婆们也是过分,从来没帮我洗过一次衣服,我记得我刚到萧山的时候父母来信,父亲写给我,母亲写给表婶和表叔,信中让她们多关照我,主要就说生活中,我在家从没做过家务,出来以后不但什么都要自己做,早上还生煤球炉照顾他们。这时候有两个本地老太太走过来,贱兮兮的,真的是贱,她们问我多大了,要给我介绍对象,本地做女婿。另一个老太太对那个老太太说,张家那个姑娘好像是流产过的,纳尼?这时候我基本能听懂当地方言了,我停下手里的事情,问那个说话的老太,你刚才说什么。那个老太对我说,刚才到你家的那个小姑娘以前打过胎!晴天霹雳,一句话把我炸懵了。我楞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衣服晾完的,脑子里就两个字打胎 打胎苗苗那么小,怎么就打胎了,难怪一家人对我那么好,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向我透露半分,是要拿我当接盘侠吗?那一瞬间,我很生气,感觉自己被人戏弄,被蒙蔽了。天快黑的时候,苗苗来了,我神色不善,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把袋子里的洗发水,沐浴露什么的往我桌子上放,我看着她,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我还是不忍心去伤害她,就这样吧,我慢慢远离她就是,我也想过那个老太骗我,可再一想,这种事情,就算她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造谣毁坏一个小姑娘的清白啊,老妈虽然客气,这种事情要是给她知道那个老太还有命在吗。换成是我女儿我也会杀了她。我说苗苗你把东西拿回去吧,以后也别老往我家跑了,别给我买东西了,我马上过年就要回去了,明年也许不会再来了。她楞了一下,很快她就想明白了,她真是个聪明人,她猜到我知道些什么了,眼中有泪花,什么也没说,放下东西很快就走了,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晚饭也没吃成。我在屋里坐了一个多小时,仔细的想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点点滴滴,也想了我自己。想到我们骑摩托出去玩的时候,她开心的笑脸,有些东西装是装不出来的。和她在一起,我很轻松,没有负担,不用担心吃什么,玩什么,一切都是她买单。想了很多,我决定了,我要大度一些,我要包容她,至于以前的事情,他愿意就说,不愿意我也不再介意。我发现我开始在乎她了,她走的时候大眼睛里的泪水刺痛了我,我已经让杨很伤心了,我不能再让她伤心了,我要让她笑,一辈子笑,当时我是这样想的,我要娶她,很有一种舍身取义的感觉,又好像要上断头台之前的那么悲壮,

夫人今天轰动全球了吗
优势下载

夫人今天轰动全球了吗
介绍演示

玄幻  |  凤瑛

虽然不是很帅,但坏坏的笑容还是很有魅力的嘛。只是看到那些经常出入酒吧的消息就是来气。“老家那边来了几个表弟妹,现在准备带她们去汉江大桥捕捉野生的软软呢。”这次终于是那个坏人的消息了。不过看到消息还是有点哭笑不得。自从自己在节目里说喜欢去汉江大桥发泄心情后,就经常有人说要去汉江大桥捕捉自己了。“那你捕捉到野生软软你会怎么做?”“我要把她带回家。”“哼哼,你把她带回家是不是要做什么羞羞的事情,哼哼,男人!”“怎么会呢,我是把软软捉回家天天唱歌给我老婆听呢。”“嘻嘻,怎么今天嘴巴那么甜?”“因为今天是例假来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只能这样哄你开心。”钱多多在旅游车上笑得好温柔,然后在外卖软件上找了红糖水的店,选好发过去。“你填一下地址,我请你。”“好的,谢谢老板。”金软软捧着红糖水,瞬间觉得原本每次都会有点痛的坏习惯不见了。看着钱多多之前发来的相片,用手指摩擦着手机屏幕。低声叹息:既然你自己都说不会有结果的,你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好呢?“哎呦,我们小个子队长思春啦?”作为长期住宿舍的三人组金软软,小太阳,帕尼。刚才软软在沙发玩手机那种状态她们都看的一清二楚,只是想偷看跟谁聊天时却给她机灵的躲过了。“请你喝东西还那么八卦干嘛?”小太阳装模作样的感叹现在的女人有异性没人性,抱着帕尼表演着刚才软软那痴女的模样。“懒得理你,我出门了。”这个时候一直呆萌呆萌的帕尼弱弱的问了一句:“软软,今晚要给你留门嘛?”“滚蛋(* ̄m ̄)!”软软去到电梯门口还能听到房里两个疯女人的笑声。“多多导游,这里哪里容易碰到我们软软努那呢?”钱多多翻了个白眼,他怎么会知道哪里能碰到金软软。更何况下午碰到金软软的概率,还是不说了,免得扫了她们兴致。“你们注意了,看到戴着口罩墨镜帽子的多留意一下,分分钟你就碰到你的偶像啦!”钱多多一边瞎扯淡,一边回复着小萝莉的信息,作为一个老导游,一心二用早已经是熟能生巧的技巧。当小团友拍照时,钱多多才好拿根烟偷得浮生半日闲。金软软其实已经看到那个男人,默默跟着他走了一段路。听着他不时的讲解着汉江公园,还有一些旁听而来的八卦感到好笑。虽然软软中文不太好,但有一些还是听到了。比喻那个坏人不是说自己是咖啡店店员嘛?怎么别人都叫他导游?名字不是叫李寻欢嘛?怎么别人叫他多多导游?如果不是软软专门走到他前面认真观察了一下,还拿出手机里的相片互相对照,她都不敢相信这个就是跟她网恋一年多的男朋友。想到他经常说的:出来混一定要取好外号!连名字都是假的,你对我还会是真的吗?本来兴致勃勃过来撞一下偶遇的,这就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金软软看着汉江,突然感觉好可悲。虽然知道了网恋不靠谱,虽然知道这个男人靠不住。可是无意中得知居然连名字都是假的还是感觉自己好可怜。也对。毕竟他天天都说自己是半岛少女的梦,也曾经开玩笑跟自己说过他是一个大玩家。只是,为什么自己还会抱有一丝丝希望?金软软,你好傻啊。“多多导游?”钱多多收到小萝莉的消息时较忙四处张望,这是要奔现了嘛?不会是坦克f吧?只是广场这里虽然人不算太多,但也不算少,毕竟这里游客还是蛮多的。“不用找了,我已经走了。”“我知道网恋不靠谱,只是没想到你连名字都是假的。”钱多多心颤了一下,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难不成还要把心挖出来给她看不成?“我好累(′;︵;`),先这样吧…”久没有拨动的心,钱多多知道它动了,虽然波动不大,但那种痛苦他经历过,他明白,那是心疼的感觉。弹视频,拒绝,弹语音,拒绝,继续弹,继续拒绝。好吧,成年人哪有那么脆弱,把手机放回口袋,刚巧旁边有个街头歌手刚唱完一首歌。钱多多摸了一下旅游团一个比较文静的姑娘的头,轻声的说道:“你不是很喜欢软软的歌嘛?我唱给你听。”小姑娘不懂为什么一直都很阳光的导游哥哥突然变换的心情,只是用力的点点头。在付出半岛币获得了唱歌的机会。钱多多扫视了一下现场,感觉每个人都不是她,又或者每个人都是她。“我不知道你在不在这里,但我想唱首歌给你听。”“听得见吗?”“轻微的伤痛也会流泪内心在呼喊走过你身边经过你面前我的世界就只有你…”钱多多唱歌水平顶多就是ktv麦霸那种,但唱歌分两种:一是按技巧,二是按情感。钱多多不能够确定谁是他网恋了一年多的小萝莉女朋友,但他能够肯定今天他们在人海中相遇了。轻声吟唱着这首歌,人一生中会大概会遇到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所以你走丢了,我不怪你。我怪的是,为什么不出来见一见呢?“在你面前真的连呼吸都会停止你对我如同缘尽一般仅仅在擦肩而过的瞬间就这样离我而去的你就连一步再也无法靠近让我彷徨让我流泪像个傻瓜像个孩子…”为什么ktv麦霸唱歌虽然没达到专业标准,可是大家就会觉得他投入了情感。那一声声呐喊,那青劲爆起的吼唱,低音时那微微的哭音都会不自觉的打动人心。渐渐的周边本来想走的人停下来脚步,轻声交谈的人们也安静倾听。虽然语言不通,就连旅游团的小伙伴们都默默的拿出手机拍照。钱多多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了小萝莉,毕竟一年多的无话不谈的人,就算没见过面,也是不可替代的一位吧?他曾经想过两个人见面一定是在温馨的咖啡馆内,两个人还没有说话就认出了彼此,然后轻声的问候着:“你好。”“渐渐地走近有一点点胆怯却依旧无法阻止这份爱默默地站在远处仅仅是远望着你也算是爱了吧也许这等待这思念即使摸得到即使听得到也会被忽视吧.”钱多多能想象到小萝莉今天或者怀着喜悦的心情打算给自己一个惊喜。她渐渐的走近,才发现,现实原来跟网络是会有欺骗的。或者她今天只是纯属的路过,然后看到钱多多的时候,打招呼的话可能都已经来到了嘴边。可是,最后,还是没说出口。“距离越来越近有一点点胆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