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秋与他
中文版下载

秋与他
支持玩法

玄幻  |  秋棋

我很感激她的用心,竟然把重复的号码都给标注好了,我看起来就省事很多,我找了一遍,也没发现老婆的号码,这让我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没有老婆的号码,说明这条线索已经断了。我仔细看了看另外几个号码,还没开口询问舒雅的,她就一一告诉我了。这个机主经常通电话的号码,有三个,一个是电信的,两个是移动的,电信那个号是一个叫高大鹏,通话记录最为频繁,剩下两个移动她就没办法查出来了,毕竟她妈妈做的是电信的工作。我拿过那张A纸走到旁边的电话亭,打通了两个移动的手机号码,拨过去之后,冒充认错人了,确定了这两个号码都在外地,应该和老婆没太大关系。剩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电信号码,我打过去之后,一直处于忙音中。我把最后的希望锁定在仅剩下的那个电信号码上,只要能找到高大鹏,就可以找到给我发信息的那个人是谁,然后再逼他说出,关于老婆的一切,整个问题就解决了。我想通了这一切后,就把A纸放进了包里。“徐老师,这些能帮助你吗?”舒雅小声问道。“舒雅太感谢你了,对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我感激道,望着舒雅有一些忸怩的表情,我忙是拍了一下脑门,她是我的学生,请她单独吃饭明显不合适,我想了想拿出了一百块递给她。“徐老师你这是做什么?”舒雅退后了几步,不解的看着我。望着周遭望过来的眼神,我被当成了一个拿钱诱骗小女孩的坏人了。我忍不住有些埋怨,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老师又不是坏人,你怕什么。舒雅摇了摇手,嘟囔了一声,我也没有听清楚到底是什么,我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把钱塞进了她的手心里,因为推让的关系,我的手臂不小心碰触到了她的胸口。我感受到那上面的饱满和柔软,眼神忍不住扫了一眼,估计刚刚来的时候,她跑的太快,领口开了忘记扣住,一件白色的胸罩包裹住两个已经颇显规模的小馒头,还有一道略有深度的沟壑。舒雅愣在了那里。我心里竟然有一些害怕,如果舒雅喊非礼,在学校附近如果被抓住,我别说转正,估计实习期都要提前结束,到时候一穷二白,没有工作,估计老婆更能明目张胆的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刚刚只是不小心,老师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不要太在意,不小心碰触一下,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很正常的。”我干咳一声,一脸正经的说道。舒雅哦了一声,默默的低下头。我出于内疚,又多给了她一百块。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嫖客一样,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学校的一些传闻,听说有些高中生为了期末分数,被一些老师占便宜,有的还会献身。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怪怪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舒雅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个好学生而已,当然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为了以后方便交流,我向她要微信号码,原以为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看舒雅好似很不情愿,在我的强求下,她不情不愿的给了微信号,确认通过之后就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随后让她注意那几个号码的通话记录,嘱托她早点回家,我扭头直接打车也回去了。等我走之后,舒雅的脸色红红的,迟疑了一下,翻弄出来手机直接屏蔽了我,让我无法看她的朋友圈,才转身上了公交车。我一到家老婆就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鱼和炒土豆,老婆接过我的公文包,问我怎么电话也不接,回来这么晚。我随口应付了一句,在开会,手机没电了。“老公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过去你每次回家都会抱着我,现在都不理我了。”老婆从后面抱着我的腰,有些撒娇道。“或许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吧,你也知道,我实习期快结束了,要准备转正的事。”我皱了皱眉,我很想告诉她,是因为你的出/轨,你的不坦白,才导致今天这个局面的。“那你可要注意身体,来,先吃饭吧,不然都凉了。”老婆颇为体贴和善解人意,帮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帮我拿过来拖鞋换上。“对了,我的手机没电了,有个电话我需要现在打过去,你的手机让我用一下。”我笑着对老婆道。老婆没有怀疑,把手机解开密码后递给了我。我接过手机有点激动,如果她的手机里有那个短信男的号码,几乎可以证明她和那个人确实发生过关系。等我把号码拨完之后,并没有显示短信男的号码,随后扫了一眼通话记录也没有那个人,心里稍稍安心了些许。我想到早晨老婆接的秦主任的电话,我搜了一下秦主任的名字,很快那个号码出现,对照了一下,发现短信男的号码和秦主任的完全不一样。还好,秦主任的也是电信号码,我默默记住号码。在我快放下手机的时候,我抱着试一试,把那个有舒雅从短信男通信记录中,提取出来的叫高大鹏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没想到竟然显示了出来。上面备注的名字并不是高大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赵丽莎。我皱了皱眉,难道老婆故意用女人的名字混淆视听,其实这是个男人。我突然想到会不会发短信的男人,也在老婆手机上,只不过没有备注,通话后就删除了记录,所以我才搜不到的。我一想到老婆偷偷的和这些男人联系,我就一阵的愤怒,一个秦主任,一个短信男,还有这个叫高大鹏的男人,这三个男人到底和老婆有什么关系,一个正经女人怎么可能会和这么多男人有联系。老婆疑惑的问我怎么没有打,我摇了摇头告诉她,忘记了手机号码,我把手机还给了老婆,心里一阵心烦意乱。吃过饭老婆在刷锅,我坐在沙发上望着厨房里忙碌的老婆,看上去确实非常的贤惠,如果能如同过去那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可惜,这一切随着她的谎言和她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渐渐的已经远去了。老婆收拾好东西后,擦了擦手走到了我身边,笑着道:“老公,你等着,我给你泡泡脚。”不大一会,她端着一个洗脚盆走了过来。她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就帮我脱掉袜子,放进了洗脚盆。“老公舒服吗?”老婆帮我搓着脚,笑着仰头问道。我嗯了一声,告诉老婆挺舒服的。我的脚被老婆的双手揉着确实很舒服,平常我是不会让她这么服务我的,不过我今天却没有抗拒,一是我心烦懒得说话,二是我想看她是怎么服务人的。她的按摩非常的到位,我感觉到脚心的穴道好似都被照顾到了,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水桶里的水轻溅扬起有一些打在她的胳膊和脖颈上,她每次用力微微弯腰的时候,领口的双/峰都会同一时间跃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老婆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胸罩,一抹深深的沟壑,在黑色的映衬下极尽迷人,饱满的白皙雪峰有一大部分,显现在我的眼里,那惊人的沟壑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心跳加速。

容颜承殇之美人无泪
平台怎么下载

容颜承殇之美人无泪
游戏中心下载

玄幻  |  宸宫

这女的一笑,先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她说:“我叫尸影。我是在美/国出生的,但是我祖籍在河南尸乡。你们的东西不错,我想要。”虎子把东西拿出来,尸影接过去,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皮包来,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放大镜,在牌子上反复观察,看了又看,说:“开个价吧。”虎子直接就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一万。”我心说你真敢要价啊,张嘴就一万,瞬间就变万元户。尸影听了之后,点点头说:“成交。”我心说就这么痛快?这美利坚的同志就是有钱啊!想不到虎子这时候一笑说:“你听我说完,我说的是美金。”我一听就懵了,我可是听说过,一美金就是十块钱人民币啊,这虎子一张嘴就是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这都够买一辆夏利了。尸影这时候皱皱眉,随后把牌子放下了,她说:“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们要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同意的话我们就成交,不同意,你们就去问问别人吧。”虎子这时候皱皱眉,他说:“你留个电话吧,我们回去商量商量。”尸影点点头,她在名片上写了个饭店的电话,她说:“我在这里就住三天,三天后我去上海。你们最好快点商量。”说心里话,我现在心都快飞出来了。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我一下就是十个万元户了啊!我巴不得现在就成交。但是虎子看起来并不着急,他拉着我出来一直拽着我上了三轮车。我上了三轮车,抱怨说:“虎子,一万美刀,你还绷什么劲啊,小心绷断了。”虎子笑着说:“老陈同志,你别急,我也看出来了,咱们这东西,值钱。这到底是什么呀,你不好奇吗?我们先找个明白人去问问再说。”虎子我俩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俩先找了个面馆,吃了两碗炸酱面。吃完之后,虎子骑上三轮车拉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到了胡同口没有骑进去,而是直接过去了。他带着我去了潘家园儿旁边的一个老胡同里,进去之后,把车停在了一栋大门楼子外面,没有下车,而是骑在车上朝着院子里喊:“李闯,你大爷的,在家了吗?家里有喘气的吗?”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个姑娘开的门。这门一开,这大姑娘像是乌龟一样把头伸出来,看着我们说:“我说怎么这么臭呢,虎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嘴就喷粪啊,信不信我抽你大嘴巴,抽得你满地找牙。”“甭废话,李闯在家吗?”姑娘回过头喊了句:“闯,虎子找你。”“好嘞!”里面有人喊了句。“我拉屎呢,等我一下。”姑娘这时候从院子里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一双拖鞋,出来之后上下打量我,说:“虎子,这是你朋友?我怎么没见过呀?”“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陈原,这是大娟子,李闯他姐。”虎子很不上心地介绍了一下。大娟子这时候对着我伸出手来,说:“你好。”这是我第一次碰大姑娘的手,握上大娟子手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手好软啊。我的脸顿时就红透了,呼呼冒火一般。大娟子似乎是看出来了,看着我一笑,把手抽回去,捂着嘴转身就嘎嘎笑着跑进了院子。虎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老陈同志,这样婆子你也拍?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吧。要拍你也拍那美籍华人那样的啊。这大娟子就是个女汉子,小时候没少劫道收拾我。多亏我爸把我送我舅舅家去了,不然我觉得自己会被她欺负死。”“虎子你怎么说我姐呢?”一个小寸头,尖嘴猴腮的小伙子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提裤腰带呢。出来后看到虎子就乐了,说:“虎子,这几天忙啥呢?没见你出来溜达啊!”虎子说:“有正事儿,听说你在潘家园儿三爷的铺子里干学徒呢,寻思着你怎么也比我们强。有样东西你给??。”“啥东西啊,破瓷片还是前清年间的尿壶啊,我对那些玩意可没兴趣。你丫能有啥好东西?你家好东西都被革委会给抄走了,就给你家留下一副大胖小子的年画。就这还是因为贴的时候浆糊刷多了,实在是扣不下来。”虎子说:“你还别瞧不起人,这次是金的。”听说是金的,这李闯顿时眼睛就亮了,说:“金的?走,去我屋,让我开开眼。”我们下了车,把车锁好。然后进了这大院子,进去之后,李闯带着我们进了厢房,坐好之后,虎子对我一挑头,我把东西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李闯拿过去前后看看,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说:“这是契丹文啊,我看不懂,不过我可以印下来,给三爷看看。怎么的,这东西要出手?”虎子说:“是啊,要出手。”李闯说:“这么着,先印下来,然后我给三爷看看,看看三爷收不收。我看这是好东西,就看三爷看得上看不上了。”虎子说:“闯,主要问问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对这是个什么玩意挺感兴趣的。”李闯一拍胸脯说:“得嘞,包我身上。”虎子说:“还没吃饭呢吧,走吧,哥们儿请你下馆子去,想吃啥,随便你点。”“随便点?虎子,我发现你小子挺阔啊!今天就宰你了。”李闯一笑,露出来一颗虎牙。我们三个从屋子里出来,李闯对着正房那边喊了句不在家吃了,和朋友出去吃。没等正屋答应,我们就快速到了外面。找了个馆子,要了几盘饺子,几个菜,弄了一瓶二锅头,我们三个就喝了起来。吃饭的时候,虎子把我介绍给了李闯,我俩握了手,就算是朋友了。接着,虎子开始吹捧李闯,把李闯捧得挺开心的。其实我知道,虎子就是为了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啥。李闯拍着胸脯保证,明天给我们消息。我和虎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虎子妈很担心我们,见到我们回来了,也就放心了。虎子说租了个铺子,过两天就搬出去了,虎子妈问虎子哪里来的钱,虎子说你别管了,反正不是偷的。这虎子从小在滦县长大的,和他妈也不是太亲。虎子妈也就不怎么敢管他,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多问了。让我们早点睡觉,别熬夜。第二天中午,我们过去督促房东搬家,房东正一车一车往外拉呢,我和虎子帮了半天的忙,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搬完了。随即钥匙就交给了我俩,这房子就是我俩的了。房东还给我们留了家具,缺点别的,我和胖子去了旧货市场,拉了几三轮车回来。天黑之后,我俩还就有了家了。虎子和我去找了李闯,还是在大门口喊他。李闯出来后说:“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三爷说了,让你们明天带东西过去一趟。这东西他想要,过去谈谈价钱。”我和虎子回到了家里之后,连夜搬家。虎子爹妈帮着我俩搬家。到了我们的新家,帮我们忙到了半夜才走。我看得出来,虎子的爹妈挺照顾虎子的,应该是觉得把他送给了舅舅,有些亏欠吧。

少女综合症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

少女综合症
官方下载网址

玄幻  |  潇湘夜雨

其中一个头牌朝着身边的男人说着,那个男人就是她们的经理。我全身无法动弹,却能听到他们说话。“他恐怕又是为了那些女孩来的!”另一个头牌沉声道。经理紧紧的咬着后槽牙,吱嘎乱响,狠言道:“真是找死!”那头牌再次问道:“怎么处理?还是像以前一样绑起来然后扔海里?”她们的目光都看向了经理。这些家伙,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那几个妖艳贱货说着就要把我给抬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脑中玉尺经似乎感觉到了我身上的不对。整本书上霎时间光芒大盛,充斥着整个大脑。我的大脑一下子被这金光浸润,迷迷糊糊的身体也一下子有了力气。那几个家伙还想抬我起来,却被我狠狠一脚,直接踢中其中两个头牌的脑袋。她们可都是女的,我中了迷药才能制服我,现在还想弄死我?头牌们被我一提,瞬间就散了阵型,经理见状,也冲了上来,但他们又岂是我的对手。腾腾腾几脚,就已然把几个头牌踢飞出去,但那经理却是个男人,他的身体要精壮许多,我一脚上去,自己却倒了回来。“哼,小子,没想到没把你晕倒,不过你也逃不出这里!”他说着,微微转头,朝着身后头牌使了个眼色。那头牌摸着肚子,强撑着站起来,到了门口,直接把门一关,屋子里再次黑了不少。应急灯刺啦刺啦两声,从绿色光线突然就转变成了红色,似乎是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一般。红色光芒照射在经理的脸上,让他显得更加的狰狞恐怖了。“居然能找到这里来,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你们这里太脏了,我来打扫打扫!”经理似乎是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眼神之中也冒出了火光来。“放肆!不管你是谁派来的,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能到这里来的,只有横着出去!”经理说着,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居然靠到了墙壁上,而在他后面,则是那面一张张符箓。经理露出森森白牙,在红色光线下,显得更为渗人。他的手摸到了墙壁旁的一根棍子,紧紧捏在手中,大吼一声,朝着我的面前就冲了过来。我毫不畏惧,就他这种货色,也想跟我正面对抗?我可是有玉尺经的男人,这么多天玉尺经对我的滋润,早已让我的身体变的如同钢铁般坚硬。虽然我现在还不太能运用什么风水玄术,但至少简单的还是能走一下的。“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此话一说出口,玉尺经也跟着亮了起来,我的身体如同接收到了玉尺经的命令,微微发出了亮光。就如同一个神仙一般,冲过来的经理看到我的身体亮起来,吓了一跳,脚下也一个趔趄,跌倒在地。“这……”“哼,要是我没点本事,还能到这里来?”我反问一声,嘴角上扬,居然还想搞我,先搞清楚我是谁再说!我身上的亮光也渐渐加强,刚才念的这段,便是道家的金刚咒,风水玄术大多都来自于道家法咒,有攻击,也有防御的,更有一些如同清心咒的法术,那些一般都有特定的用法。就比如说我被某个鬼怪魅惑后,如果在心智清醒的情况下用出清心咒,那这种魅惑就会对我没用。当然,如果鬼怪实在太强,那我也根本没机会用出清心咒。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先用出金刚咒的原因。金刚咒作用很简单,便是让身体防御加强,经理不是想揍我嘛,那就来吧,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臭小子,就你这点本事,老子弄死你!”经理再次冲了上来,手中木棍朝着我也挥了过来。可是木棍朝着我的胸前打来,却根本伤不了我分毫。当!我的身体发出了金属般的声响来。“打死你!”经理似乎是疯了一般,又再次拿起木棍敲打下来,这一次,力气奇大。可是木棍敲在我的身上,直接碎成了木屑。经理懵了,他算是彻底认识到了我的可怕之处,整个人木纳的站在那边,手也在微微颤抖。“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他紧张的问道。“哼,害了这么多人,居然还说我是怪物,要是我猜的没错,这些符箓封的都是一些枉死之魂吧?”经理脸上凶气暴露,倒退了好几步,再次贴到了墙壁上。“你还真是个不好惹的家伙,但我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弱!”说完,他朝着身边的那些头牌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靠过来。没想到这些头牌十分听话,虽然脸上依旧还是一股子不想去的表情,但身体终究还是靠在了周围的墙上。而她们的身后,分别都贴着符箓。难道说……我当时心里一紧张,顿时就猜到了她们想要做的事情。果不其然,在经理的一声令下,几个头牌都已经做好了准备,手也朝着上方摸去。我一个人怎么阻止的了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呢。我刚想要出手,但他们的速度更快,经理最快拉下了其中一张符箓。而后,其他几个头牌全都抓住了符箓,一张张的撕下,房间里瞬间就阴冷下来。原本发出红色光芒的应急灯变的更加通红,似乎预示着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哼,枉死之魂?今天就让你看看,这些枉死之魂是有多么忠心!”经理说完这样的话,阴冷的笑了两声,就见到他身后被撕下来的符箓突然烧了起来,在一阵火光之下,一道冰冷的阴气就钻入到了经理的鼻子中。他的整个身体在我的眼里突然就冷了下来,如同掉入冰窖一般。再加上房间里冷下来,让我原本身上的金刚咒也跟着就消散了几分。没想到这些枉死之魂居然如此厉害!“啊!”经理尖叫一声,眼睛中冒出了一丝丝的蓝光来,而后,其他的那些头牌也紧跟着就吸入了阴气,一个个的变异了!枉死之魂这么多?靠!老子居然进了一间鬼屋了!“我不管你是谁,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死!”经理似乎用最后一丝人类的理智在说话,或许也是鬼怪在叫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我必须要保护好自己才行。“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四字真言又再次从我嘴里落下,我的身体上也微微闪过一丝青光,静心咒完成念咒,我整个人都清明了不少。来吧!你们这些枉死之魂,老子要干是你们,超不超度看老子心情!经理似乎并没有这么快冲上来,不停的吸收着周围的阴气。经理眼中闪过一抹怒意,冷笑一声:“有意思,小子,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的嘴角抽搐两下,真没想到,这些小鬼还真不怕我。既然这样,那你们真的完了,老子本想着打败你们,再超度你们一下。现在,完全没这个必要!“就凭你?不过是个废物小鬼而已,也配在我面前叫嚣?”

她如星辰般
最新V10.1版

她如星辰般
指导玩家

玄幻  |  叶渺妜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赊刀人的一生
知名平台下载

赊刀人的一生
手机版客户端

玄幻  |  木槿分

张钰琪傲然的说道,但看着李信面不改色的脸,于是继续往上加价钱,但李信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她瞬间愤怒起来。“你可真贪婪!回去给你万!赶紧给我一个弄好的椰子,我快渴死了!”张钰琪皱着眉头厌恶的说道。“呵呵!我不要钱!你求我我就给你!”李信冷笑两声,他十分不爽张钰琪这种大小姐性格,非要她求自己才给。“你太过分了!我张钰琪这辈子没有求过任何一个人!你居然想让我求你!”张钰琪瞬间愤怒起来道。“那我管不着了!我不要钱,只要你求我,我就把椰子给你,并且还帮你开好哦!”李信见到张钰琪愤怒的样子,内心暗爽起来,当表面继续吊儿郎当的说道。“我不要了!我张钰琪哪怕今天饿死,死海里,也不会喝你的椰子!”张钰琪咬牙切齿的说道。“哦!我拭目以待哦!”李信声音中充满着不信任道。“哼!”张钰琪冷哼一声,然后坐到阴凉的地方,她尽量不要浪费力气。李信见张钰琪似乎想和自己对着干,心中冷笑,然后上树再摘下几个椰子,然后放到一边。太阳越来越大,温度越来越高,哪怕躲在阴凉的地方,还是忍不住流汗。张钰琪口干舌燥,小脸都有些红了起来,然后用手擦着额头上的香汗,咽下口中的唾沫,但却依旧不能滋润干涩的喉咙。张钰琪感觉自己有些头昏了,眼前甚至出现了幻觉。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个椰子。当下一秒李信的脸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幻觉。“你想干嘛?”张钰琪往后撤去,一脸警惕的问道,但眼神忍不住看向李信手中已经开好的椰子。张钰琪咽了咽口水,然后把眼神撇开,心想我不渴,我不渴,我真的不渴。但很可惜,心中越是这么想,眼神就越离不开。“咳咳!”李信见张钰琪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椰子,心中有些好笑,于是忍不住咳嗽两声。张钰琪反应过来,连忙坐正身体,警惕的看着李信。“要不要?”李信把椰子在张钰琪眼前晃了两下说道。“要……我才不要!”张钰琪原本要脱口而出,但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立马拒绝了。“哦!真的不要吗?”李信用诱|惑的语气问道。“我……不要!你赶紧走!”张钰琪有些忍受不了,于是开始赶走李信,来个眼不见心不烦。“那太可惜了!我就把它扔在这里了!如果不见了也就算了!”李信蹲下来把椰子放在张钰琪面前,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张钰琪疑惑的看着李信的背影,然后又看了一眼眼前的椰子,咽了咽口水,使劲摇了摇头说道:“鬼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绝对不能喝!”张钰琪直接闭上了眼睛,但脑海里还是会不由自主浮现椰子,于是瞬间睁开眼睛,立马偷偷看了一眼李信,李信此时正背对着她,所以也注意不到张钰琪的小动作。张钰琪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口中喃喃自语道:“他刚才说了,这是他扔掉的,不算给我的!”张钰琪连忙拿了起来,然后对着口就喝了下去,椰汁的香甜在口腔徘徊,缺乏水的身体瞬间活了过来。“香吗?”李信的声音突然在张钰琪身边响了起来。“香!”张钰琪放下椰子,舔了舔嘴唇,脱口而出道。张钰琪说完这番话后,脸色瞬间黑了起来,转头看了一眼李信,然后愤怒的说道:“你故意的!”“这是你自己喝的!我只是问了你一句,你有必要发什么脾气吗?”李信感觉到对方的喜怒无常,顿时很是无语道。“你管不着!”张钰琪也很是无理取闹的说道。“那行!我不管你!”李信冷笑着说道。李信在周围溜达了一圈,这片椰树林并不是很大,只有来棵树,其中每棵树上有个左右的椰果,除去刚才吃掉了几个,还剩下不少。这些椰子能够维持最基本的水分补充,但却不能补充蛋白质,所以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食物。在荒岛上找食物无非几种,下海抓鱼,或者进丛林找野果,但这个不知名的荒岛上鬼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如果遇到狼或熊之类的,那可就危险了,所以说,现在尽量看能不能抓鱼了。现在的温度还是很高,但李信必须要出去了,如果等到太阳下山,找不到食物,今晚就要挨饿了。张钰琪看着李信,皱起眉头问道:“你去哪啊?”“抓鱼!”李信头也没回,很冷淡的说了一句。张钰琪一听,立马开始思考起来,她虽然不觉得李信能够抓到鱼,但想到就如刚才一样,自己原本觉得李信不可能打开那个椰子,但他却出乎意料的拿出了一把小刀。所以说,李信去抓鱼的话,很可能也会成功。“不行!我已经得罪他!如果他抓到鱼肯定不会给我,所以我得阻止他!”张钰琪站了起来,眼中闪过微微光芒说道。李信顺着沙滩走,来到一处礁石林,上面是非常高的悬崖,这里有海浪不停的拍打过来,溅起阵阵水花。李信走了过去,看是否有鱼会被海浪打过来,然后落入这片礁石林中。一个个礁石杂乱无章,礁石里面的水很浅也很清澈,这里的风比较大,所以哪怕阳光很大,也并没有感觉到太热。李信站在一块礁石上面,向下望去,阳光刺露水面,然后反射进眼睛。李信眨了眨眼,眼神一撇,一条白影在不远处突然闪过,于是赶紧走了过去。张钰琪在后面追了过来,见李信似乎想在这里抓鱼,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小心翼翼的踩上一块礁石,紧跟着就踩上另一块,慢慢的追了过去。李信已经来到刚才白影闪过的地方,但这里却并没有见到鱼,慢慢回头看了一眼,一条巴掌大的鱼在他腿边上悠悠的游着。李信屏住气,全神贯注,然后如猛虎下山一般双手插进水中。很可惜,并没有抓到,反而整个人还跌进水中。此时到来的张钰琪见到这个场面,忍不住嘲笑道:“哈哈!你看你的样子!还抓鱼,我看是鱼抓你吧!”“呸!你千万别让我抓到鱼,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鱼香!”李信爬了起来,吐掉口中的海水,然后对着张钰琪狠狠的说道。“切!”张钰琪一脸不屑的说道。李信此时已经上了岸,因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没有抓鱼的工具,仅凭一双手很难抓住鱼的。上岸之后,李信先是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因为刚才又进水了,但打开之后继续亮屏,显然它依旧扛住了一次水的考验。真是谢天谢地,李信心中庆幸不已。张钰琪见李信离开后,但她却没有离开,因为她知道这个地方有鱼,所以更加不能让李信抓到。张钰琪撇了一眼李信离开的身影,然后赶紧脱下大白板鞋来,紧跟的是紫白相见的高筒袜,露出一双玲珑般的小脚丫子,踩进水中,口中倒是一口凉气,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