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在斗罗的生活
如何

我在斗罗的生活
    指导公告

    玄幻  |  苎葩

    金锋冷冷说道。“古玩行里有个规矩。一方买家没放下货物之前,另一方买家不得插手……”“刚才,何猴子已经报了价,我朋友已经给了钱。”“虽然何猴子没接钱,但这笔生意已经敲定……”“这几位都是见证人。”金锋声色俱厉的说道:“买卖双方都认可一千块,临到头却反悔……”“何猴子,你想坏规矩吗?”何猴子倒吸一口冷气,痛苦的闭上眼睛,捂住自己的脸,一屁股蹲了下去。古玩行里的规矩都是不成文的。说白了就是先来后到。何猴子大可反悔不卖烟杆给金锋,但何猴子却是不能这么做。自己在送仙桥做了二十多年的买卖,这一行的规矩最为清楚。正如金锋所说,自己刚才报了价,曾子墨也准备给钱了。自己如果反悔,那么可以卖给余成都高价,不过,以后,这圈子却是没法混下去了。品行没了,人就烂了。而一边的余成都的狂笑戛然而止,笑容瞬间凝结。这时候,金锋冲着余成都冷冷说道。“余成都,你自诩袍哥人家,规矩你比谁都懂。““你,想坏了这行当的规矩吗?”面对金锋的叱问,余成都面色悠变,忽青忽紫,哪有半点刚才的狂妄张狂。鼻孔喘着粗粗重气,明显的被气得不轻。两只死鱼眼睛暴凸出来,死死的盯着金锋,恨不得将金锋一口吃了。金锋坦然而立,静静说道:“规矩,还要不要?”旁边的好些商贩全都默默无语。古玩行里的规矩跟其他行业完全不一样,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都是从百年前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矩。凡是自恃为古玩行里的人,都得遵守这个圈子里的规矩。谁不遵守,谁,就没法子再混下去。虽说余成都是大豪客,有钱人,但规矩就是规矩。就算余成都有再多的钱,再大的势,也得守规矩。围观的群众暗地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群众和游客们虽然不清楚古玩行的这个规矩,但刚才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事,确实是何猴子做得不地道。余成都同样也仗势欺人。周围人的眼神和表情一丝不落的掉进何猴子跟余成都眼里,两个人完全没了脾气。足足停滞了十秒,余成都重重一挥手,冷哼一声,极不情愿却又故作潇洒的大叫。“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规矩,我比你懂!”“烟杆——归你了!”金锋轻轻扭头冲着曾子墨点头。曾子墨当即将一千块递给了何猴子,准备走人。何猴子捂住脸不敢吱声,后悔不迭,拿了钱根本不敢开口说话。余成都愤愤不平,心有不甘,恨恨看着金锋,冷冷说道。“连个来历出处的都不知道的烟杆,还花一千块……”“民国**牌的烟杆,哈哈哈……”“我也是的,跟个农棒子计较什么?”“走,喝茶去!”金锋慢慢转过身,淡淡说道。“余成都,你算有点眼力界。”“还知道烟杆是民国的物件。”余成都冷哼一声,冲着自己竖起大拇指,大言不惭的叫道:“我爷爷袍哥人家,以前芙蓉城裕盛德就是我们家开的。”金锋冷冷说道。“你腕子上戴的是海黄鬼脸满瘤子手串,玻璃底,油润十足,没两年时间盘不出来,刚才我听人讲起,这样的手串价值数万。”余成都哈了声,抬起手腕,傲慢回应:“小子还识货。”“边角料的垃圾,你还当宝。”余成都脸色顿沉。金锋不疾不徐又说道。“你手里拿的十八子是小叶紫檀满金星,满星自然淳朴、鳞纹细腻非凡、棕点致密、油光感足……也算是难得的物件。”余成都更加得意了,白手套捏着十八子手串,指指金锋笑出声。“小子,没看出来,你也是个行家。”“告诉你,这手串是我家传的,到我这辈已经是第三代。”金锋眼皮垂下来,冷然说道:“三代!?”“就不怕你老祖宗从坟里爬出来。”余成都面色一变,低吼出声:“小子,你说什么?”金锋淡定从容,语气平静:“我说过你有点眼力……”“也仅仅是只大号的青蛙。”余成都闻言一愣,跟着狂怒。却只听见金锋又说道:“小叶紫檀十八子、包浆厚实厚重,通红黑亮,牛毛纹几乎磨平,至少也能到宣统那会。”余成都啊了一声,低头看看自己的十八子。“你说宣统就宣统?你算……”金锋不答话,接着说道。“还有你挂着的金链子……”“金子是九七八的大魔都通行标准,成色倒也不错,也是个老物件。”余成都面色稍缓,曼声说道:“那是。我家可是开当铺的。”“大黄鱼我都还存着。”。--边说,余成都边将胸口上的大方牌拿在手里,嘿嘿冷笑:“不过我家最值钱的可是这个。”“看清楚点,山棒子。”“镇宅之宝,清同治翡翠冰种阳绿大方牌。”围观众人露出一丝羡色。翡翠现在已经普及全国甚至全世界,低级翡翠早已泛滥成灾,价格一跌再跌,但高级翡翠却是一件难求。尤其是清中晚期和民国年间的翡翠,那基本都是高等货色,传家之宝,价值颇为昂贵不菲。余成都这块阳绿大方牌足有六七公分高,厚度也在五毫米以上,确实很是罕见。在大方牌上刻着的是望子成龙,在阳光照耀下栩栩如生。金锋眼睛微闭,冷冷说道:“大金狗链子不错,不过大方牌……”“大方牌怎么?”余成都忍不住脱口问道。金锋嘴角斜上翘着,露出一丝鄙视。“满清文士挂腰上的玉佩被你挂脖子上,还用大金狗链子戴着……”“你说怎么了?”余成都张着嘴,一时间愣是说不话来。“像这样的装扮装束,在民国,只有一种人会这么穿戴。”“那就是亡了国却还想装贝勒爷的八旗子弟,天天提着个鸟笼子混茶馆,身上穿的就是自己所有的家当……”“坐吃山空,混吃等死,最后连狗都不如。”啊!这!咝!“噗嗤!”一旁的曾子墨不由得笑出声来,如春风拂面,美不胜收。顿时间,所有人眼睛全都亮了起来。周围的人哄笑让余成都一张脸顿时涨成猪肝色,看着金锋,勃然大怒。“你这个……”金锋却是在这时候上前一步,冷厉叫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大难临头,离死不远!还敢戴这枚红宝冥器。”余成都顿时吓了一跳,看看金锋,再看看自己中指的红宝戒指来。“我戒指怎么了?”

    我真的不想再卧底了
    游戏平台下载

    我真的不想再卧底了
    指导其他

    玄幻  |  逆水千帆

    年轻妇人看了江颜一眼,没说话,快步跟了出去。江颜心头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给他们孩子治病的时候他们一口一个感谢,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瞬间就变为仇人了。“人情冷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了一句。“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领域,以后少不懂装懂!”江颜压根不领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狗屎运。”刚才被年轻男子踹哭的眼镜医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给了林羽一个白眼。这诊所都些啥人啊,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林羽很无语,突然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年轻夫妇抱着孩子上车后就往回赶,一路上年轻男子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说这事没完,年轻妇人劝他算了,毕竟江主任以前也帮过他们不少。“狗屁的主任,我说去人民医院你不听,差点害欣欣没命了!”年轻男子愤恨的骂道,“还有她那个傻逼老公,竟然敢诅咒我们女儿有事,要不是看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女儿治好了,我非扇他不可!”说完他就给卫生局的姐夫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年轻妇人没敢说话,她也没想到一个小感冒会闹得这么严重。年轻妇人叫孙敏,丈夫叫吴建国,家境优渥,所以为人跋扈些。他父亲吴金元曾是清海市卫生局局长,前年刚刚退休,也正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姐夫才当上了卫生局副局长,所以他自信一个电话就能把华安诊所整垮。此时吴金元和老伴已经在家里急的团团转了,对他们而言,孙女就是他们的心头肉。吴建国夫妇带着孩子回家后,老两口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起了孙女,摸摸孩子的头,发现一切正常,老两口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孩子突然间眼皮一翻,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气。吴建国夫妇和两个老人大惊失色,连忙开车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孩子送进急诊室后吴建国气的破口大骂,一口咬定是江颜把女儿害成这样的。吴金元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急诊室,他相信孙女会没事,因为刚才进去的是清海市副院长李浩明,全国知名的内科专家。整个清海市,能请动他亲自做手术的,屈指可数。但是李浩明进去没一分钟,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满头大汉的说道:“吴老,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孩子恐怕保……保不住了……”孙敏和婆婆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排椅上,抱头痛哭。“怎么可能!”吴建国一下窜上来,对着李浩明吼道:“治不好我女儿,你这个副院长也别干了!”“建国!”吴金元呵斥了儿子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李浩明严肃的点点头,说:“凭我们医院的能力,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想转院去京城也来不及了。其实吴金元心里清楚,如果李浩明都束手无策,那去哪里都是徒劳。“爸,我知道怎么能救欣欣!”吴建国痛心的看了眼急诊室里的女儿,急忙把诊所内林羽如何治疗女儿的过程描述了一番。李浩明不敢耽搁,急忙冲进去按照吴建国说的方法将欣欣倒立起来,手掌中空拍了拍她的背,但是没有任何效果。“不可能啊!”吴建国目瞪口呆,脸上豆大的汗珠霹雳啪的往下落。孙敏想起临走前林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也顾不上哭了,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公公和李浩明。“吴老,我建议把这个年轻人请过来,说不定他能有什么办法。”李浩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孙敏看了吴建国一眼,小心翼翼的把吴建国跟林羽的冲突跟公公说了。“胡闹!我早告诉过你为人要沉稳!”吴金元狠狠踢了吴建国一脚,厉声道:“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说完他再也顾不上曾作为局长的威严,小跑着往外跑去,吴建国赶紧跟了上去。江颜忙着在诊室里给病人看病,林羽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来往的护士和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这算什么男人啊,自己老婆在里面累死累活,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只见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了门外,车身上印着卫生监督的字样。随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卫生局制服的男子,领头的正是吴建国的姐夫邓成斌,只见他大手一挥,说道:“给我查,好好查!”照理说小舅子的一个电话不至于让他亲自出马,但一听说事关老丈人最疼爱的孙女,他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赶了过来。毕竟自己要想再往上窜一窜,还得老丈人帮忙疏通关系。“这家诊所涉嫌使用三无假药,需要彻查,请无关人员离开!”卫生局一众工作人员进去后立马给诊所扣了个不大不小的帽子。诊所的患者撤出去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堵在门口看热闹。“邓局,误会,误会啊,我们诊所一向遵纪守法,怎么可能滥用假药呢。”诊所所长孙丰听到动静立马跑了出来,弓着身子一边给邓成斌递烟,一边陪笑解释,心里直纳闷,自己前两天刚去给这个副局长送了两盒人参,怎么今天就查过来了。邓成斌伸手把烟推开,冷声道:“甭套近乎,今天咱公事公办,听说你们这有个叫江颜的医生,因为用药不当,差点夺去一个孩子的生命?”“胡说!我是根据病情合理用药!”江颜有些气不过,从一众医生和护士中走了出来,眼神冰冷的瞪着邓成斌,她能猜到,这应该就是吴建国口中卫生局的姐夫。邓成斌看到江颜后神情明显一滞,显然有些被惊艳到了,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冷声道:“是不是合理用药,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邓局,这话言重了,江医生在我们这一代可是家喻户晓的名医啊。”孙丰陪笑道,“再说,那孩子从我们这走的时候已经好了啊。”“老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墨迹,我连你一块儿抓。”邓成斌冷冷扫了孙丰一眼。孙丰见邓成斌这是要玩真的,吓得没敢吭声,心里暗骂他不是个东西。邓成斌给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他俩立马过去作势要抓江颜,但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江颜跟前,冲邓成斌冷声道:“据我所知,卫生局好像没有抓人的权利吧。”“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有没有权利抓人,关你屁事!”邓建斌气不打一处来,“孙丰,这也是你们诊所的医生吗?”“不是,他是江医生的丈夫。”孙丰一边说,一边给林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冲动。“奥,是他啊,我听说他也给我侄女治病来着是吧,有行医证吗,拿出来我看看。”邓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小舅子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这个人,好像对他意见很大。

    我在都市扮猪吃老虎
    萌新指导

    我在都市扮猪吃老虎
    安卓版应用

    玄幻  |  语兰

    忽然,她抬起翘.臀,下意识地摆动了几下,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呐喊,停了下来。黑暗之,一片寂静,只剩下粗重的喘.息,以及一阵黯然无声的悸动和紧缩……清晨,天刚蒙蒙亮,院子里异常安静,西墙根的大黄狗,趴在水泊之,睡得正香,而房檐顶,依然有积水淌下,水滴不时被晨风吹到玻璃,如蚯蚓般蜿蜒而下。此时,西屋的那张大床,被子高高地耸起,里面的人纠缠了一会儿,大红被子被踢开,一双光洁秀气的小腿轻轻蠕动着,那晶莹玉润的脚趾,一直在抖个不停。几分钟之后,在一声声销.魂的媚叫声,大床又吱呀吱呀地晃动起来。我刚刚尝到甜头,正在兴头,加年轻力壮,精力充沛,很快恢复了体力,抱着怀柔若无骨的妙人,行云布雨,兴风作浪。宋嘉琪虽然结婚多年,但从未圆房,也是初次尝到男欢女爱的滋味,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让她刻骨铭心,欲罢不能。她满面潮.红,媚眼迷离,双手把着床沿,一双白.嫩纤长的美腿如藤萝一般,紧紧缠在我腰间,随着我的动作,有节奏地晃动着。我们俩折腾了将近四十分钟,终于在一阵痉挛之,同时攀到了顶峰,正抱在一起,体会着高.潮后的余韵时,外面却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是一阵大骂声:“小泉,你个混小子,快给老子滚出来!”“糟了,是老爸!”宋嘉琪红着脸,一把推开赤身裸.体的我,慌忙取来睡裙,胡乱地套,低声叮嘱道:“小泉,你先躲起来,千万别出去。”“好的。”我点了点头,也有些吃惊,想来是两人的动静太大,惊动了隔壁的老人,不过我没想到,宋叔叔的脾气这样火爆,居然直接过来找自己算账,这事儿如果闹大了,还真不太好处理。在这功夫,外面忽然传来‘砰砰!’两声响,房门猛地被人一脚踹开,见宋叔叔手里挥着一支擀面杖,冲进屋子,恶狠狠地盯着两人,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英阿姨也急慌慌地跑进来,伸出双手,死死拉着老头的衣襟,身子努力向后仰,带着哭腔喊道:“老头子,你这是干啥,快把擀面杖放下,有话好好说,可别伤到人。”宋嘉琪也有些傻眼,赶忙扑过去,一把抓住父亲的胳膊,惊慌失措地哀恳道:“爸,爸,您别这样,不关小泉的事儿,是我主动的,是我偷偷钻进他被窝的,您老要怪,怪自己的女儿好了!”“死丫头,你给我走开!”宋叔叔正在气头,哪里肯听女儿解释,一下子推开她,往前冲去,挥着手擀面杖,怒声喊道:“臭小子,敢欺负俺闺女,我真是瞎了眼,居然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今儿个咱俩没完!”“爸,爸,你别这样!”宋嘉琪吓得花容失色,一时慌了手脚,忙伸开双臂,用身子堵住老爸的去路,带着哭腔喊道:“小泉,你快跑,老爸气糊涂了,别跟他一般见识。”英阿姨也用了吃奶的力气,死命地抱住宋叔叔的后腰,大声喊道:“小泉,你宋叔叔真是发火了,还不快点走!”我揉着太阳穴,耐心解释道:“宋叔叔,您别生气,消消火,我想好了,娶嘉琪姐当老婆!”“娶你个头!”宋叔叔盯着床单的血迹,眼睛有些发直,他哪里会知道,女儿原本守身如玉,却是想到了别处,更加恼火,除去脚下的鞋子,瞄着我,狠狠地砸了过来,又挥着擀面杖往前冲,声嘶力竭地喊道:“臭小子,你别跑,我非打死你不可!”“不行,讲不清道理,宋叔叔真发怒了,我是惹不起,还是先闪了吧!”见状,我忙胡乱蹬裤子,系腰带,把衬衫夹在腋下,拎起我那双皮鞋,一个箭步冲到窗前,打开窗户,‘嗖!’地一下跳了出去。我的双脚还没落地,听‘吱嘎’一声响,屁股竟然隐隐有些疼痛,回手一摸,忽然发觉,裤子居然被钉子划出一道口子,幸好,只是擦破了点皮,没有伤到肉。我弯下腰,把皮鞋穿好,套衬衫,直接绕到前院,撒腿跑,跑出几十米远,回头张望,却见宋叔叔仍站在院子门口,叉腰大骂,我不禁感到有些头痛,这个宋叔叔,真是让人无语。回到市里,我感到饥肠辘辘,到街边的一家小店,吃了几个包子,一碗混沌,他放下筷子,抬腕看下表,见马要到班时间,顾不回家换衣服,而是急急忙忙地去了单位。来到办公室,我像往常一样,取了抹布,打扫卫生,作为刚来班的新人,我始终严格要求自己,要旁人更加勤快些。可是我刚刚擦拭桌子没几下,觉得肩头疼痛难忍,撩起衣服一看,那里被嘉琪姐咬的部位,已经肿得老高,我皱了皱眉,只能先忍着,等做完事情再去门口的小诊所包扎一下。没过一会儿,潘奕欣挎着包从外面走进来,她一只脚迈进门槛,正好瞄见我站在窗边擦拭玻璃,可我的裤子后面,却划出了一道口子,寸许长的布片飘飘荡荡,里面春.光乍泄,竟然露出臀部的一抹肉色,显然,我只穿着单裤,没有穿内.裤。潘奕欣觉得有趣,拿手掩住嘴,笑得花枝乱颤,打趣道:“叶庆泉,你怎么走光了?”我微微一怔,随即拿手在屁股摸了一把,赶忙转过身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刚才做卫生,一时没注意,被钉子划到了。”潘奕欣抿嘴一笑,把挎包放在桌,走到窗边,柔声道:“你先歇着,我来干吧,免得再让人瞧见。”“好的,谢谢你啊。”我笑了笑,把抹布交给她,转身下楼,准备去诊所简单处理一下肩头的伤口。出了办公楼之后,我摸出手机先给嘉琪姐打了个电话,想让她给我拿一条裤子来换。电话一接通,我刚‘喂!’了一声,却听那边传来咯咯的笑声,惹得我心头又是一阵乱颤,压低声音问道:“嘉琪,宋叔叔的气消了吗?”“没呢,我来店里之前,他还一直骂我呢!”宋嘉琪红着脸,轻轻摇着头道,接着好的问我,道:“小泉,大清早的你不才刚班吗,打电话有什么事情?”我将早裤子的事情对她说了下,让她赶紧给我送一条过来。挂断电话后,我赶忙去了附近的一家诊所。午小诊所里的客人不多,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正在聊天,见我走进来,热情的问我是要买药还是打针?我笑了笑,说我的肩膀可能要包扎下,疼得厉害,说罢解开衬衫的扣子,肩头已经肿成了一个小馒头,面的血浆已经凝住了,那几个牙印依然清晰可见。一个了岁数的老护士忙拿着酒精帮我消毒,随后涂抹红药水,再缠了纱布,老护士一边包扎、一边唠叨,说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玩得太疯了,这要是得了破伤风可是要死人的,回家告诉你老婆,下次别咬得这么狠。她这么一说,满屋子的医生、女护士都哄堂大笑了起来,笑的我挺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赶忙穿好衣服,交了钱后赶忙往回跑。返回办公室后,约莫半个多小时,宋嘉琪来了,走进办公室,将手里的纸袋递给我,探下身子,小声道:“小泉,衣服都在里面,快去换。”“谢谢!”

    我竟然能气死鬼
    是干嘛的

    我竟然能气死鬼
    指导公告

    玄幻  |  秋聆

    码头镇为了感谢第一批挂职几个人对该镇农村工作的大力支持,全市大会后,码头镇邀请第一批的五个人和第二批的三个人在政府召开了会议,对第一批的人员表示感谢,第二批的人表示欢迎。姜照光高度评价第一批几个人取得的成绩,希望第二次来的三个人能保持第一批人的好的作风,继续为码头镇建设添砖加瓦。会议过后,就是乡里的领导干部和新老挂职一起聚餐。聚餐结束,几个人就回到房间,收拾来的时候带来的东西,第二天乡政府将安排车把他们送到单位,做个交接表示,意味着这里的挂职生涯将结束。聚餐后,秦书凯回到宿舍,看到等着自己的胡丽丽。因为全市开会和张富贵留下聚餐等原因,几天不见,两人就有了那个方面的意思。后来,胡丽丽很伤心的说,秦书凯走后,她一个人在乡里感到很孤单,希望秦书凯天天晚上能来陪她。还对秦书凯说,不许背叛她。秦书凯就说,当然不会,需要的时候就打手枪,并且如实汇报,也要求胡丽丽不得受人诱惑。秦书凯还安慰说,年后公务员考试或者事业单位招考,胡丽丽一定要参加,如果能考上也就脱离这里了。第二天早上,很晚才醒来,起床,收拾完了东西,胡丽丽亲自送秦书凯到了车站。昨天晚上,秦书凯拒绝了乡镇派车送他的事,说自己有点事要处理,到时候自己乘车回去。乡里的人都知道秦书凯和胡丽丽的事,也就随着秦书凯自己的意愿。那天,目送秦书凯离开,胡丽丽感觉那滋味真是难受啊,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因为周末秦书凯会来陪她的。天空飘散着洁白的雪花,翻滚的雪花给苍茫大地铺上了一层薄薄晶莹洁白的银毯,给房屋、树木披上了玉丝银线织成的素装。刺骨的寒风从农村广阔的田间掠过,在风中站着的树木发出呜呜的叫,几棵大树光秃的站在田间,就象一个瘦骨嶙峋的病人被剥光了衣服,淌出一副生硬的肋骨一样地刺眼坐在车上,秦书凯的目光像蛇信子一伸一缩,从车里向外看去,似乎要寻找一个熟悉的目标。确信自己所在的位置。寻了半天,什么也寻不到,确信自己从没有来过这里,蛇信子忽然就蔫了,如秋风里的枯草。车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在大地上晃动前行。秦书凯想到张富贵临走时说的话,他说,秦书凯,看出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说一声,只能是能力范围内的,哥肯定不会推卸责任的,假如那次举报,你真的说出什么,我什么都完了。张富贵继续说,从金大洲那儿也知道刘大明准备给你的对象胡丽丽找工作的事,可是你没有支持他,肯定就没有戏了。其实,哥哥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不要把女人看的怎么样重要,假如你有地位了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如果你没有出息,找个老婆都困难。就说胡丽丽,现在你们关系是很好,假如胡丽丽哪一天有了很好的工作会不会嫁给你?张富贵的话,秦书凯一直也在思考,假如胡丽丽真的有了很好的工作,会嫁给自己吗?秦书凯无法知道答案。那天走的时候,张富贵给了一样东西,请秦书凯带给刘小娟。秦书凯知道,在他们挂职先进个人和单位推荐过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刘小娟,后来从别人那儿知道,刘小娟已经调整到县里做了一个局的副局长,已经把工作做了交接,不可能再来乡镇了。张富贵到乡镇的很大目的就是希望看到刘小娟,无果后肯定遗憾。秦书凯看着很小的包裹,心想,不知道张富贵送什么东西给刘小娟?走在熟悉的县城街道上,干净宽敞的马路让秦书凯的心情变的格外好了起来,离开县城到乡下期间的很多事无法对别人说起,也不想说起,毕竟被人弄到乡下一年,不是一件值得宣扬的事,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现在终于回来了。临走的时候,胡丽丽含着泪水无奈的眼神,给秦书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直很难忘记。他知道胡丽丽的眼泪并不完全是为了自己离开乡镇而流的,更主要的是为了她自己,为她自己的未来。秦书凯的挂职结束了,离开给他很多不快的乡镇,可是胡丽丽离开乡镇的日期却还是遥遥无期的 ,因为暂时情况下没有人帮助她,不可改变的现实让她的心情很郁闷。胡丽丽的眼泪,是一种无望的眼泪。回到县城后的第二天,秦书凯收拾一番后,就到单位上班了。他提前半小时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把办公室的卫生好好的打扫了一下,两年没人办公,房间到处灰尘满布,打扫的时候扬起的灰尘呛的他喘不过气来。刘大明也上班了,秦书凯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刘大明的办公室还是原样的整洁干净,心里就忍不住骂,人和人相比,就是不一样,那些办事员就是狗眼看人低,刘大明是领导,办公室就有人整天帮他打扫,而自己因为级别不够高,办公室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好不容易把角落的灰尘都打扫干净了,上班的时间也快到了,秦书凯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嘈杂的讲话声也变的密集起来。他听到副主任胡长贵一边讲话一边用钥匙打开办公室门的声音,就收拾好东西,准备进入胡长贵办公室和他好好的谈谈,大约五分钟后,秦书凯立即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驻村结束,上班后的第一件事情,必须先到分管人事的副主任那里去报个道,告诉领导,我秦书凯回来上班了,这不仅是必须的程序,也是必要的礼貌,否则就算你在办公室里立即开始工作,苦死累死,没到领导面前露个面,领导就会在心里觉的你这个人是不懂机关规矩的。何况从乡镇回来,到底在工作上有没有变动,究竟有什么安排调整,也要请领导给个说法。进入领导办公室的时间必须拿捏准确了,如果在领导刚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你就进去,肯定不行,进去早了,领导正在整理衣服,起身倒杯水,去迟了,领导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办公,左一个电话有一个电话接的正欢。选择大约分钟左右这时进去真是时候,这个时候,领导的茶水也倒好了,放在桌上,忙碌的工作也没有正式开始,掐在这个时间点进去是再合适不过了。秦书凯准确的踩着这个时间点到了副主任胡长贵的办公室的门前。门关着,轻轻的敲了敲门。敲门是机关的人最头疼的事,敲轻了,领导听不见,那是白敲。敲重了,让领导感觉这个人不礼貌,不成熟。如果冒然推门进去,这个时候假如胡长贵在里面做自己的私事,打扰肯定不妥。机关几年,这个度,秦书凯还是能把握的。过了一会里面就传来浑厚的男中音:“进来。”秦书凯推开门进去,脸上早已准备好的恰到好处的微笑及时绽放在领导面前,秦书凯一边随手关上门,一边点着头跟胡长贵打招呼:“胡主任,早上好!”

    我凭什么背叛我自己
    软件安卓下载

    我凭什么背叛我自己
      手机版手机版

      玄幻  |  蓝染夜

      秦书凯听到这儿,的嘴巴一下子张的老大,短暂的惊愕过后,理直气壮的反问道:“董云霄,王娟是你老婆,她怀上了,跟我有半毛关系?你要是不相信,把她叫过来,我要跟她当面对质,不要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可告诉你,董云霄,你要是再敢没有证据胡说八道,当心我到法院去告你。”董云霄却压根不信秦书凯这番话的模样,冷笑了一声说,怎么了?你小子便宜占了,又成缩头乌龟了,我跟王娟结婚才不到两个月,肚子里的孩子都三个多月了,你说那孩子跟你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刚才你搂着我女人的腰,那可是很多人都看到了。秦书凯见董云霄认定了自己的老婆跟他有一腿,心里不想跟这莽夫多说废话,为了不让这件事成为发改委今天的特大新闻,他脖子一埂,速战速决的口气说:“董云霄,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不要胡说八道,现在立即给我滚远点,你要是再敢污蔑我的名声,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董云霄对秦书凯的威胁并不以为然,相反,他伸手一指秦书凯说:“今天老子既然来了,就要让你这乌龟王八蛋尝尝偷人家老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也让你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秦书凯正有些疑惑,这孙子话里到底什么意思,见董云霄一招手,一起来的三个彪形大汉,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向自己走来,个个身上描龙刺虎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秦书凯起身后退,心里很是悲伤,***,看来今天不会这么简单的过去,要是自己真的日了这样女人,那么也不怕承认,都是真实的是逼毛都没看到,更不要说什么进去过舒服了。自己做过的就是今天摸着这个女人的腰,如果说摸了一下,就是这样的代价,这个代价也是太大了。这个时候,几个人一步三摇的走到了秦书凯的身前,而董云霄则是和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几个人的老大,站在后面,看着秦书凯,说道:“秦书凯,我不知道王娟是如何看上你这样的垃圾,不过我马上就会甩了这个女人,不过对你,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跟我道歉,并且给我赔偿,第二,那就是......!”董云霄得瑟的说道。“你和王娟的事情和我无关,想要敲诈,毛都没有,至于说武力,老子什么也不怕!”“好好好,那今天就只能让你明白一下,在这个时候,到底谁才是说了算的!”董云霄看到秦书凯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害怕,这火一下子就上来了,骂了一声之后叫道:“哥几个,上,让秦书凯跪地求饶,高唱《求饶》!”话音刚落,三五个跟班就嗖的一下冲向了秦书凯。几个人冲起来的速度并不快。都是一些普通的混混,顶多会抽个烟喝个酒,能快到哪里去?不过,这些人打架看起来倒是都挺在行的,几个人冲起来,瞬间就将秦书凯的几个退路给封锁了起来,而那董云霄更是聪明,冲在了那几个跟班的后面。这样子等会儿跟班如果先把秦书凯放倒了,那董云霄就能够上前痛打落水狗,而如果秦书凯反抗,那跟班必然会先被打到,自己可以见机行事。站在几人面前的秦书凯,眯着眼睛,看似在看着对面那几个冲向自己的人,其实秦书凯却是在观察四周,父亲小时候训练的东西是很实用的。没什么高手在附近。秦书凯在确定了这个情况之后,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等到前面的人到身前不远的时候,突然上前,对准一个人就是一个扫堂腿,那跟人根本就没有躲闪的能力,叫了一声,倒了下去。周围几个人一下子就被吓到了,瞬间就停住了脚步。只是那董云霄没有停下里,嘴里还一边喊着啊啊啊的一边往前冲。秦书凯看着已经瞬间冲到第一位的董云霄,五指张开,冲到董云霄的面前,一把抓住了董云霄的肩膀,用力一甩,向边上退出几步,倒在地上。“***,还敢打人!”董云霄想不到这个秦书凯日了自己的女人,还敢如此的霸道。“董云霄,我再说一次,王娟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此事到此结束,否则......”“老子不会这么便宜你!”董云霄抓狂的叫到。“小子,有两手嘛,不过日了别人的女人,不会这么便宜的!”那个看是老大的人,从头到尾将这一切都给看了进去,眯着眼睛看着秦书凯说道,一边说着,一边从身后摸出了一根铁棍。其他的几个人也纷纷从身后摸出家伙。有铁棍,木棍什么的。这样的闹起来,整个发改委和其他单位同楼办公的人都出来看热闹,机关永远是看客的人多。这个时候,有个女人的声音大吼道:“你们这是吃了豹子胆了?敢在政府机关闹事?公安局的人已经来了,还不赶紧把手里的东西给我放下,董云霄,你知道这样带人到政府机关闹事是什么后果?”是秦书凯的科长邱大姐出来阻止。随着邱大姐的一声怒喝,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男人住了手,看着董云霄,毕竟这个董云霄才是出钱请他们来的人。董云霄冲着邱大姐喊道,邱科长,我也不想这样,可是这混蛋私通我老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邱大姐不相信这些,质问的口气说,古人说得好,捉贼拿赃,捉奸拿双,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单位小秦上了你老婆的床了?你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那就是诬陷,话是不能乱说的。董云霄伸手一指秦书凯说,我老婆说了,就是这龟孙子主动勾搭他,再说,刚才我也看到这个孙子摸我老婆的身体,难道这个能有假。秦书凯尽管对眼前的一切一头雾水,但是刚才摸王娟的腰那是真的,可是这个时候,还是本能的争辩说,邱科长,我没有,我是清白的,至于说刚才的事情,那就是坐她的摩托车到政府拿文件,根本就不是他说的那样。董云霄生气了,转脸冲着秦书凯骂道,***,你***也是个男人,干出来就有胆承认,你敢说刚才没有摸王娟的身体。有了邱大姐撑腰,秦书凯斗胆直起腰来反驳说,我还是那句话,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干过,至于你看到的,就是我去政府拿文件,坐王娟的摩托车回来的,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就等着收法院的状子吧。董云霄气的又要冲过来动手,被邱大姐一把抓住说,小董,今天给大姐一个面子,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别随便赖到人家小秦头上,再说,你带人到政府机关闹起来,对你也很不好,赶紧把小王先叫过来,我来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董云霄对邱大姐看起来还是比较尊重的,听邱大姐这么一说,挥了挥手,那几个人前来帮助打架的人就走了。后来,董云霄到了楼上,呜咽的口气对邱大姐说,这个事情确实是存在的,连孩子都有了,妈的臭女人,还没结婚就给我戴上绿帽子了,你说我能饶得了这对狗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