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触碰心弦
下载正版网

触碰心弦
优势升级版

    玄幻  |  姿蝉

    我和苏笑嫣一直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不过都是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当我问她私人问题的时候,苏笑嫣总是敷衍我。虽然好奇,我也没有一直追问。到了下半夜,苏笑嫣困了,就躺在收费亭的靠椅上睡了。可能是因为有苏笑嫣相陪,我也放松了警惕,完全忘记周天元的叮嘱,不要睡觉的事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睡了过去。“咯咯!”“咯咯咯!”迷糊中,我听到奇怪的声音,好像是笑声,又好像是咬骨头的声音,反正有种让人害怕的感觉。我抬起头,揉了揉眼睛,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顿时吓得我一个踉跄,直接向后倒去了。血煞!这畜生竟然找到这里来了,正趴在收费亭的窗户上,咧嘴对我笑。我下意识的转身推苏笑嫣,让她来对付血煞。“小嫣,小嫣……”可是无论我怎么推,苏笑嫣都没有反应,由于她的脑袋是朝外面,我一急之下,直接把她拉起来,可当我看清楚苏笑嫣的脸时,吓得我连忙放手。苏笑嫣变成怪物了,整张脸就像个骷髅头。我顿时一想不对,苏笑嫣死了,肯定是血煞干的。其实在我心里,已经喜欢上苏笑嫣了,她对我很好,又长的很漂亮,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我心如刀绞。看着趴在窗户上的血煞笑的更欢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拿起我坐的那张凳子,就砸了过去。可是血煞很灵活,就像猴子一样一下跳开了,还对我拍了几下屁股。真是太欺负人了,反正要被他缠死,我干脆和他拼了算了。想到这里,也顾不得它是个什么东西,心里只有愤怒,和伤心,脑子一热,就跑出收费亭,追了过去。见我出来,血煞一个劲的跑,我就在后面拼命的追。大概追了一百多米远,血煞突然停了下来,我根本没想到他回来个急刹,差点就撞上去了。“哇!”我还没反应过来,血煞突然转过头,张开一张血盆大嘴,几乎能一口吞了我,吓得我直接往后退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而血煞慢慢朝我走来,本来个头只有猴子大小,一下变的比我还高大。我心想完了,完了。我自己死了就算了,还连累了苏笑嫣,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难道我今天真的躲不过这一劫了吗?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突然我脖子上的血灵眼发出一阵强光,照的血煞一下就缩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接着就要逃跑。就当我要追过去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叫我。“韩源你醒醒,韩源你快醒醒啊!”是苏笑嫣的声音,我还感觉到她在摇晃我的身体,突然眼前一阵白光。“咦,我这是……”刚才居然是个梦,我醒来后,看到自己还是坐在收费亭里面,苏笑嫣站在旁边,着急的看着我。“韩源,你进入别人的梦魇了。”“梦魇?”“嗯,刚刚我熟睡的时候,就听到你在喊我的名字……”说到这里,苏笑嫣脸色红了一下,然后又告诉我,她见我情况不对,就要叫醒我,可是怎么也叫不醒。才发现我在梦里被人控制了,而她又没办法进入我的梦境,所以只能干着急,好在我终于醒了。虽然是个梦魇,但我还是心有余悸,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说来也奇怪,我把在梦里的事情说一遍,还有血灵眼的反应都告诉了苏笑嫣。苏笑嫣又拿着血灵眼看了好一会。“韩源,这次你走运了,这个血灵眼真是个好法器啊,你被人带进梦魇,如果不是血灵眼,估计你就要一直被困在梦魇里面了。”“真有这么好?”“那当然,不仅如此,它除了能对付一般的邪祟之外,还能提升你的战斗能力,并且能看穿幻境。”这么厉害,我心中一阵激动。不过我并没有感受到有战斗力。苏笑嫣告诉我,因为何时潜在的能力,如果想要发挥自如,还得训练一下才行。“要不这样吧,你不要回宿舍了,去我那里,我教你一些防身的技能,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能应对突发状况。”这么好的事,岂有拒绝的理由?下班后,我和苏笑嫣来到她的住处,距离大洼湖也不是很远,坐公交车也就半个小时的样子。本来以为苏笑嫣是带我上她家的,没想到这是她租的公寓,面积不大,一房一厅,刚好够她一个人居住。不过让我有些吃惊,一般女孩子的房子都会布置的很温馨,比如会摆放花朵和一些布偶之类的。但是苏笑嫣这里一点都没有,反而有很多做法用的东西。“你坐会,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吃完早餐,我就教你。”苏笑嫣洗澡去了,我就好奇的拿起她桌上摆放的那些法器来看。很多东西都是在电影中见过的,比如什么桃木剑,铜钱剑,罗庚,照妖镜之类的东西。随后桌上的一张相框勾起了我的注意。照片中,有两个男人,还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小女孩和苏笑嫣很像,应该就是她了,不能把别人的照片摆在这里吧?但是后面那两个男人却有些奇怪,虽然都是一副笑脸,但是皮肤黑黑的,而且靠左边那个男的有种让人发毛的感觉。“看什么呢?”就在我认真打量的时候,苏笑嫣已经洗完澡出来了。转过头,顿时让我有种汹涌澎湃的感觉,本来以为苏笑嫣和其他女孩子与众不同,没想到也有小女人的一面。只见她穿着一件卡通睡衣,尤其是卡通人物那一对大眼睛,正好在胸口,看起来有种让人想入非非的感觉。“哦,没什么,这些都是你平时对付邪祟用的嘛?”我看的太入迷,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扯开话题,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到女孩子家里,有些紧张。“嗯。”苏笑嫣点点头,没有多说,又转身去了厨房。没一会,两碗热乎乎的面条就煮好了。这个点确实饿了,主要是苏笑嫣的手艺特别好,一碗普通的面条,让她煮出了海鲜味来,我三两口就嗦完了。收拾好碗筷,苏笑嫣便开始教我。“玄术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我现在只能教你一些入门之法,平时也可以应急用。”“好,我一定会好好学的。”我本来以为玄术正如其名,都是一些呼风唤雨之术,没想到苏笑嫣却拿了一只黄纸折的千纸鹤给我,让我用意念来控制千纸鹤,直到千纸鹤能随意飞行,就算成功了。“这也太玄乎了,真的能飞起来吗?”“你不信?那我示范给你看吧!”苏笑嫣没有废话,直接那着一只千纸鹤放在自己的手掌心,全神贯注的盯着千纸鹤,几秒钟后,奇迹发生了。千纸鹤真的飞了起来,她还用意念控制千纸鹤在我头顶盘旋。“你也不用太着急了,在我师门,我的资质还算比较好的了,也用了一个月才学会,慢慢来。”

    领主之诡秘世界
    下载指导

    领主之诡秘世界
    介绍引导

    玄幻  |  沛珊

    握在手中的触感就像是某种骨头似的。只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才会呈现出乌金般的黑色?“谢谢您了大爷!”不过想到这块玉佩能请动郑道天出手,我还是非常兴奋的对周老四表示了感谢。走进大洼湖村。我这时才发现,在大洼湖村内基本上很少能看到人迹。而且就算能看到人,也都是一些老人。看来村子里的年轻人应该是出去打工了。经过一番寻找,我终于是来到了大洼湖村号。这是一片老宅子,屋顶上都是生满了杂草,看上去就像是被废弃了几十年似的。“郑道天就住在这里?”我微微一愣,然后开始用手敲门。碰碰碰...我敲门很有节奏感,但却一直是得不到任何回应。不过就在我满脸疑惑想着郑道天是不是不在家时,院子的大门居然是自己打开了!“郑大师在吗?”我走进院子,开口喊道。只是在我连喊了几句后,院子里依旧是非常的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响起。而且在我走进院子的瞬间,我感觉院子里似乎是有一股阴寒之气存在似的。这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是生了出来。我搓了搓手,目光开始打量郑道天的院子。和房顶差不多,院子里也满是荒草,而且长势很好。旺盛的荒草几乎都是有半人多高了。只是透过那些荒草,我隐约中好像是看到了几个木箱子。“院子里放木箱子?”我有些疑惑,一步步朝着前面走去。但下一秒我身上的汗毛却是直接倒竖了起来!那隐藏在荒草里的又哪里是什么木箱子,分明就是几口棺材!咕嘟!我吞咽下一口唾沫,很怕那几口棺材突然炸开,然后几只青面獠牙的僵尸一蹦一跳的出现。“现在是白天,就算是僵尸邪祟应该也是不敢出来吧?”我心中安慰了自己一声,然后不再看那几口棺材,握着黑色玉佩朝着老宅的堂屋走去。“郑大师,您在家吗?”快要走进堂屋,我还在呼喊着郑道天。依旧是没有声音回应我,但我却在郑道天的堂屋里又看到了一口棺材!这口棺材外面刷着红油漆,体积要比院子里的棺材大上很多。“郑大师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材?”我满心的疑惑,却没有注意到手中的黑色玉佩此刻也是绽放出淡淡的光辉。“停下来!”就在我准备迈步走进堂屋的时候,一声断喝却是突然在院子里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只干枯老迈的手掌就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拉住了我的手臂!“啊!”我被吓了一跳,嘴里发出一声尖叫。“叫什么叫?你差点就闯祸了知不知道?还有你手里的冥骨是谁给你的?”干枯手掌的主人是一位男子,皮肤黝黑满脸皱纹,此刻他满脸严肃的看着我,最后目光更是锁定了我手中的那块黑色玉佩。“周老四给我的。”啪!我刚刚回答完男子的问话,他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靠!我脸色再次黑了下来,这已经是今天我第二次被人打脸了。“周老四会给你冥骨?你知不知道屋子里的棺材就是周老四的?他已经死了一年了!”“死了一年了,那我刚才看到的是什么?”这两天虽然经历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但听了眼前这男子的话,我还是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哼!”男人冷哼一声,没有搭理我,转身往堂屋走去。瞥了眼身后的那些棺材,我就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跟了出去。出去后,男人坐到藤椅上,拿着一个紫砂壶,咕噜噜的喝了几口水。“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灌了几口水后,男人将紫砂壶放下,冲我问道。“我是来找郑道天的。”虽然不知道男人的名字,但是我心里也能猜出个大概来,眼前的男人应该就是郑道天了,但是他骨瘦如柴,如果是大晚上遇见,还真有些吓人。“我就是,你找我做什么?”郑道天一点都不好奇。果然不出我所料,眼前就是郑道天。“是李天华让我来找你的。”郑道天听完,脸上的表情立即凝固,起身走到我跟前,将我全身上下,前前后后都打量了一遍。我被他看的很紧张,不知道他想干嘛。半晌过后,郑道天叹了口气,又坐回藤椅上,摇晃起来。“前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从郑道天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丝的惋惜,既然李天华让我来找他,想必郑道天肯定知道什么。“小伙子,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次的来意,你惹上大麻烦了。”“嗯,我知道,但是李天华让我来找你,我想前辈应该知道这件事,希望前辈能和我说一下。”“这件事以后再说,还是解决你当前的麻烦吧!”我不明所以,然后听郑道天告诉我,刚才周老四给我的那块玉佩,是冥骨所铸。所谓的冥骨,就是死人骨头,通常一些恶鬼都会利用冥骨与活人交易,如果活人接过冥骨,就是答应死人的请求。如果不做到,便会被恶鬼纠缠。我听完之后,顿时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还能怎么办,冥骨你都拿了,要不是我刚才及时出现,你就着道了,不仅你玩完,就连我都得完蛋。”郑道天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有没有这么严重啊,不就是一块死人骨头嘛,而且我并没有答应他什么啊!”虽然害怕,但是我觉得郑道天说的有些过了。啪!刚说完,脸上又挨了一巴掌,整张脸都发麻了。我也是有脾气的人,刚要发飙,郑道天就告诉我,只要我接了冥骨,不管有没有承诺,那也算是默认了。里面那些棺材,装的都是邪祟,他用阵法封住那些死去的魂魄,他们这才不能四处去作恶,如果阵法找到破坏,那些邪祟便会出来,后果将不堪设想。听完之后,我一阵心有余悸。“大师,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把冥骨还给他行吗?”郑道天没有说话,起身走进里面的一间房里,几分钟后,身上挂着一个破布袋走了出来。“你能找到这里,我们也算有缘,既然遇上了,我也不能不管,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件法器来护你,等我炼化他们,你们之间的契约自然会消除。”本来还以为郑道天会带我去古玩街,弄些古老的法器来护我,可能想到他要带我去古墓探险。虽然害怕,但是和性命想比,我也没那么害怕了,而且郑道天还是个大师,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这个古墓就在大洼湖附近,没多久就来到古墓入口。所谓的入口,就是在山腰上的一个盗洞。居郑道天所说,这座古墓在很久以前就被人给盗过了,但是一些小物件还是有的。因为很多陪葬的小物件不值钱,所以很多盗贼不会顺走,但是作为法器,那是非常的好,尤其是古铜钱。

    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帝的权臣
      详细介绍

      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帝的权臣
      下载游戏中心

        玄幻  |  冉末兮

        高二学生庄小栋出现在我的心理工作室那天,天气不是很热,但我却热得心情烦躁,进入不了工作状态。我做了足足五分钟冥想,才让自己的心定下来,完美印证了心理学家武志红所说的《身体知道答案》。庄小栋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脸形方正,棱角分明,英武帅气。与他的长相极不相称的,是他的神态。他局促不安,眼神怯生生,神经质的不安,像咒怨里的惊恐者。双肩紧缩,双手垂在前侧,整个身体语言是:我要站哪儿?我要干什么?我好不安!这类紧张的来访者,我接待过很多。首先要做的必须是让他身体放松下来,否则你没办法进入他的内心,也就没办法帮到他。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微笑着说:“小庄,来,坐这里,这个很舒服,你试试看”。我指着催眠椅让他坐下,小庄怯生生地坐上去,我将催眠椅背放平,让小庄的整个身体躺进椅子里。我一边做这些,一边跟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在我做完这些之后,小庄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小庄,可以跟我讲讲,想让我帮你什么吗?”我坐在小庄左侧,语气轻柔。“老师,他们老是看不起我……总是说我说我像个傻逼。”小庄的话不太顺溜,很多停顿。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被同伴孤立,就是被全世界孤立。“你觉得别人看不起你,孤立你,那你一定很难过吧!”小庄最需要的是情感的宣泄,情感流动了,负能量才会减少。我这样说,是希望他尽情表达自己的情感。“是的,老师,我不知道怎么讲……真的好难过……”话还没有说完,小庄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对于心理治疗来说,是件好事。他能在我眼前哭,说明他在我这儿,是感觉足够安全的才会哭出来,并且哭出来本身,就是有治疗作用的。看到他哭,我有点意外,通常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对自尊比什么都看得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下心防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反常之处就是心理治疗的突破口。“现在感觉怎么样?心情有没有舒畅一点?”小庄点点头。“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情绪,都有不同的方式。有的人伤心了,会找朋友聊天;有人伤心了,会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大哭一顿;也有的人,会去喝酒,大醉一场。每一种表达都无所谓对错,只要让自己感觉更好就是OK的。当你有开心或不开心的情绪时,你会怎么表达呢?”小庄接下来的回答让我很意外,我想象中的回答是:“我会静静地坐在教室里不说话,下课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一坐,吹吹风。”事实上,小庄的回答却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我常常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情绪永远不分对错,都是真实的,你明白吗?只有不同,没有不对!”我讲过这些之后,小庄皱在一起眉头舒展了一些。从小庄的话里,我听到了他对自己的攻击,人在攻击自己时,内心无疑是最难受的,而我的话,减少了他对自己的攻击。“老师,也就是说,我是正常的,是吗?”我点点头,“我觉得很正常,你不觉得吗?”听我说完,小庄的脸上展现出了微笑,整个身体都舒展了起来,不再紧缩自己的双肩与胸口。“可以告诉我,你用哭来表达情绪,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吗?是一直如此,还是在某个事件之后才如此?”无论何时何事何人,突然的转变,都反映了内心的剧变,而且,我隐隐地觉得,小庄身上还是有一些东西没有表达出来。小庄眉头皱了起来,眼球向左上方转去,这是一个人陷入回忆的经典表情。过了两分钟,他说:“好像跟一个瓶子有关。”然后他就停住了,眼神飘忽,有些东西,他不愿意想起。“我听到你提到一个瓶子,那个瓶子可能是不太好的回忆,甚至有点恐惧,是吗?”我希望小庄能战胜恐惧感,人要治愈,就要跨过一些不敢跨的坎儿,若跨不过去,那坎会越变越大,大到无法承受,便成为心病。经过长长的沉默,庄小栋开始了长长的回忆:“那是一次秋游,老师带我们去西湖,傍晚的时候,我们在湖边野餐,就是在英雄纪念碑那里,吃过饭后,我跟几个小伙伴在玩,突然看到一只狗在纪念碑下掏出一个东西,我跑过去,用石头去砸那只狗,那狗没有尾巴,直立起来,很奇怪“。”它前脚握着一个东西,它看我要砸它,它也用那东西砸我,我就用手去接,接住了,那东西在我手上凉凉的,是个玻璃瓶。我再抬头看那只狗,一头扎进西湖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小伙伴们围过来,问我刚刚是什么往水里跳了,我说是只狗”。说到这里,小庄抬头看了看我,继续往下说:“那时小,没多想。有个同学要过来抢我手上的瓶子,我双手护住那瓶子抱在胸前,我感觉那时的我很勇敢,换作现在,我可能都不敢护我自己的东西,就在我们抢夺的过程中,瓶子一下摔在了地上,一股黑烟冒出来,一只天牛飞了出来,浑身黑油油的,一下子向我飞来,我那时胆大,一点都不怕,伸手去抓,几个同学也伸手去抓,我感觉我好像抓到了,手心还痒痒的,但摊开手,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到这里,小庄的嘴角带着笑,眼里也带着笑,满是轻松的表情,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但与此不相称的是,他整个身体又变成了紧绷的状态了。我想到一个心理学名词,叫反向形成,讲的是,有的情绪我们无法承受,于是会呈现出与那情绪相反的情绪,比如特别恐惧时,会体验到“哎,我怎么一点都不害怕了呢?”“恐惧是我们很正常的情感,是人就会有,并且它也是在提醒我们‘要小心哦,要防备危险哦’,我从你的身体上看到了恐惧,可以再回忆下那时的感受吗?”在我的认同下,小庄深呼吸一口,闭上了眼睛,缓缓捋起了袖子,手臂上一个天牛纹身,非常逼真,它的甲壳、头顶的双节都充满质感,那黑中透亮的高光,都完美地呈现了出来。小庄一言不发,眼里含泪。我有点懵了。不知道小庄此时向我展示纹身用意何在?更让我不解的是,小庄对于这个纹身所透露出来的恨与恐惧。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去摸那个纹身,这个作死的迷之冲动,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就在触及纹身时,我手指像被电击了一般,麻麻的,我心头猛震,汗毛倒竖,就跟在大冬天光着身子站着雪地里一样。那天牛纹身竟然缓缓地迈开了四条细腿,向我的手指上爬来,更恐惧的时,我想往回抽手,竟然抽不动,我想大声地叫喊,也叫不出声,我看到小庄也是一副惊骇的表情。我们就这样不动不叫,过了两三分钟(但当时感觉好久好久),那个天牛完完全全地伏在了我的右手手背上,身体晃了几晃,抖了抖翅膀,便不动了,隐没成我手背上的一个纹身。

        轮回之无妄相机
        下载官方版

        轮回之无妄相机
        官方版可靠

        玄幻  |  梦兮

        我皱了皱眉,老婆应该是叫那个高大鹏来接她。没过多久,我看到一辆奥迪车停靠在老婆的身旁,她笑着上了车,我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在俯身帮她扣安全带。老婆竟然欣然接受,两个人还笑着说着话,看来不是第一次偷偷约会了。可惜隔得太远,我看不清楚那家伙的样子。我脸色瞬间一沉,心里凉飕飕的,她走这么远原来是怕人知道。我想到那个混蛋帮老婆扣安全带的时候,肯定在偷看她的胸部,我恨不得冲上去把她给揪出来。我望着奥迪车开始启动,我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里。“师傅,跟上那辆车。”我急忙指了指道。“小伙子又是你啊,挺巧的。”师傅认出了我刚下车,不过他看我脸色不好,没有再说什么。“师傅麻烦你跟紧了。”我没想到这么巧,刚下了车,又被我拦到了同辆车。我没心情和师傅闲聊,拿出了手机拨打老婆的电话,我其实很希望她能主动的向我解释,我不断的拨打他的电话,想要看她怎么说。电话拨过去,我隐约看到前面奥迪副驾驶座上的老婆接了电话,还示意驾驶座上的男人不要说话,她没想到我在后面的出租车上,把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电话接通,我强忍住心里的愤怒,语气平淡的问她在哪里的?“在家睡觉的,昨天有点累了,老公你在哪里的?那边怎么有车响。”老婆电话里回答道。我脸色有些难看,老婆果然一直在撒谎,我一想到她当着那个男人的面,竟然谎称在家睡觉,来骗自己的丈夫。如果老婆和对方不熟悉,会坐在后排,而现在她坐在副驾驶,又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说她在家睡觉,两人的关系很可能已经非常的亲密。我一想到老婆坐在副驾驶,穿着那条紧绷性/感开叉很高的裙子,坐在驾驶座的男的只要稍微一瞥,就能看的一清二楚,依他们俩的关系,很可能那个男人一手开车,另外空出来的手正在用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或者更甚者,那手已经摸进了她的大腿里面。我脸色铁青,心里很愤怒。一想到老婆今天特意穿着的黑丝裤袜,我突然心里一惊,想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上一次老婆被突然叫走去加班,隔天在商场里我看到了秦主任,我心里就断定她那天裤袜被抠破,沾染上男人的精/液,是那个秦主任。现在想一想,她那天很可能是谎称加班,把我扔在餐厅,出去约会的对象,是这个高大鹏,而不是秦主任。如果不是舒雅的帮忙,调取了她的通话记录,我到现在估计还蒙在鼓里,认为那天和她发生关系的肯定是秦主任。现在想想,那天晚上的男人应该就是他,今天的奥迪车主,高大鹏。而高大鹏和那个短信男有过频繁的通话记录,我不敢再往下想去。我的心一片冰冷,越往下想,我越是感觉老婆和短信男早就有过关系,而高大鹏只是第二个接手的罢了,难道她是短信男介绍给高大鹏的,玩过老婆身体的人不止是短信男,还有这个高大鹏。我一想到她在我面前如此的羞涩,清纯,而在外面竟然不止和两个男人发生过关系,搞不好还是P,我的心就犹如刀搅的一样,疼的让我无法呼吸。我没有心情说话,在电话里说了一声没事,就挂了。“小伙子,你老婆可是集合了万千男人的幻想与一身啊,不过听我一声劝,女人如果不忠了,就趁早离开,要不然你就完全放开,在外面也养个小老婆,大家各玩各的,如果你内心放不开,那个事会把你折磨疯的。”中年司机有些感叹道。“你见过我老婆?”我皱了皱眉道。“刚刚上了奥迪车的应该是你老婆吧,我刚刚还想超车去接你老婆的,没想到她在等那辆奥迪车。”中年司机嘿嘿一笑。我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还要靠他,我肯定立即下车。看得出来中年司机对老婆也非常的感兴趣,说道老婆的时候,从他的语气中透着兴奋,我心里非常的不爽。一想到门卫的老王,出租车司机,在心里肯定都在幻想着她,她的穿着从背后看确实惊心动魄,黑丝修长的双腿,是那么的修长,被裙子包裹的圆滚滚的翘/臀,惊人的有弹性,踩着高跟鞋后更是凹凸有致充满着浓郁的女人味。我一想到那天晚上的被扣破的裤袜,以及我在后面粗/暴进入时她脸上的表情,就忍不住浮现出坐在主驾驶座的秦大鹏。他的样子我没有见过,不过我脑海里却浮现出类似秦主任以及隔壁老王,出租车司机的模样,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在后面侵犯老婆,而她呻/吟,娇/喘求饶而又配合的场景。这样浮现出来的场景,让我的脑子快要炸了。“兄弟,他们停车了。”中年司机开口道。我急忙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前方奥迪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酒店旁,我心里一寒,偷/情都这么小心翼翼,怪不得我一直没有发现。我付了车钱就把司机打发走了。“小伙子这个送给你了,或许有用。”中年司机随手递给我一个扳手,我看了一眼确实需要,正打算掏钱,司机挥了挥手,开车直接走了。我把扳手放进包里,快步走进了这个酒店里,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先一步到了前台那里,扬了扬包装作一脸焦急的样子。“美女你好,刚刚进去的两个人包忘记了,我是他们的司机,里面有重要的文件,你看他们在哪个房间,我要尽快送过去。”我装作着急的样子,并描绘了一下老婆的长相,对于那个男人我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只能尽可能的说起老婆的模样。我不知道老婆在哪个房间,只能通过前台。我担心前台会打电话过去求证一下,不过我明显过虑了,前台只是扫了我一眼,加上对老婆记的很清楚,就告诉我,并顺手指了指,告诉我去那边坐电梯。我道了一声谢,快步上了电梯,在电梯里我的心跳得非常快,心里很复杂,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捉奸,没想到我也有今天,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到了八楼以后,我很快找到了,我强忍着一脚踹开的冲动,先把手机调成振动模式,然后打开了照相机功能。我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凑近门口的位置,我就能听到隐约间的女人呻/吟的声音,我的心像是被刀搅了,疼的让我几乎要窒息。我不敢在门口徘徊太久,我怕保安突然上来,到时候就前功尽弃。我只有一次机会,担心会搞错。我先拨打了一下手机号,尽管我隐约间听到的呻/吟声,确定很大可能是老婆发出的。我电话拨过去,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接通。“喂,老公有什么事情吗?”老婆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和散漫,好似用力过猛之后,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心中一寒,一想到她和高大鹏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地摊上扔的到处都是她的衣服,她一手接电话的时候,身上还被高大鹏压着,慢慢的耸动着,使得她说话都慵懒无力。

        莽荒纪之第二本尊
          功能版本

          莽荒纪之第二本尊
          最新引导

            玄幻  |  戚莫伊

            这女的一笑,先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她说:“我叫尸影。我是在美/国出生的,但是我祖籍在河南尸乡。你们的东西不错,我想要。”虎子把东西拿出来,尸影接过去,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皮包来,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放大镜,在牌子上反复观察,看了又看,说:“开个价吧。”虎子直接就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一万。”我心说你真敢要价啊,张嘴就一万,瞬间就变万元户。尸影听了之后,点点头说:“成交。”我心说就这么痛快?这美利坚的同志就是有钱啊!想不到虎子这时候一笑说:“你听我说完,我说的是美金。”我一听就懵了,我可是听说过,一美金就是十块钱人民币啊,这虎子一张嘴就是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这都够买一辆夏利了。尸影这时候皱皱眉,随后把牌子放下了,她说:“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们要告诉我,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同意的话我们就成交,不同意,你们就去问问别人吧。”虎子这时候皱皱眉,他说:“你留个电话吧,我们回去商量商量。”尸影点点头,她在名片上写了个饭店的电话,她说:“我在这里就住三天,三天后我去上海。你们最好快点商量。”说心里话,我现在心都快飞出来了。一万美刀,那就是十万人民币,我一下就是十个万元户了啊!我巴不得现在就成交。但是虎子看起来并不着急,他拉着我出来一直拽着我上了三轮车。我上了三轮车,抱怨说:“虎子,一万美刀,你还绷什么劲啊,小心绷断了。”虎子笑着说:“老陈同志,你别急,我也看出来了,咱们这东西,值钱。这到底是什么呀,你不好奇吗?我们先找个明白人去问问再说。”虎子我俩往回走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俩先找了个面馆,吃了两碗炸酱面。吃完之后,虎子骑上三轮车拉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到了胡同口没有骑进去,而是直接过去了。他带着我去了潘家园儿旁边的一个老胡同里,进去之后,把车停在了一栋大门楼子外面,没有下车,而是骑在车上朝着院子里喊:“李闯,你大爷的,在家了吗?家里有喘气的吗?”门很快就开了,是一个姑娘开的门。这门一开,这大姑娘像是乌龟一样把头伸出来,看着我们说:“我说怎么这么臭呢,虎子,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怎么张嘴就喷粪啊,信不信我抽你大嘴巴,抽得你满地找牙。”“甭废话,李闯在家吗?”姑娘回过头喊了句:“闯,虎子找你。”“好嘞!”里面有人喊了句。“我拉屎呢,等我一下。”姑娘这时候从院子里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一双拖鞋,出来之后上下打量我,说:“虎子,这是你朋友?我怎么没见过呀?”“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陈原,这是大娟子,李闯他姐。”虎子很不上心地介绍了一下。大娟子这时候对着我伸出手来,说:“你好。”这是我第一次碰大姑娘的手,握上大娟子手的时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手好软啊。我的脸顿时就红透了,呼呼冒火一般。大娟子似乎是看出来了,看着我一笑,把手抽回去,捂着嘴转身就嘎嘎笑着跑进了院子。虎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说:“老陈同志,这样婆子你也拍?我看你是饥不择食了吧。要拍你也拍那美籍华人那样的啊。这大娟子就是个女汉子,小时候没少劫道收拾我。多亏我爸把我送我舅舅家去了,不然我觉得自己会被她欺负死。”“虎子你怎么说我姐呢?”一个小寸头,尖嘴猴腮的小伙子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还一边提裤腰带呢。出来后看到虎子就乐了,说:“虎子,这几天忙啥呢?没见你出来溜达啊!”虎子说:“有正事儿,听说你在潘家园儿三爷的铺子里干学徒呢,寻思着你怎么也比我们强。有样东西你给??。”“啥东西啊,破瓷片还是前清年间的尿壶啊,我对那些玩意可没兴趣。你丫能有啥好东西?你家好东西都被革委会给抄走了,就给你家留下一副大胖小子的年画。就这还是因为贴的时候浆糊刷多了,实在是扣不下来。”虎子说:“你还别瞧不起人,这次是金的。”听说是金的,这李闯顿时眼睛就亮了,说:“金的?走,去我屋,让我开开眼。”我们下了车,把车锁好。然后进了这大院子,进去之后,李闯带着我们进了厢房,坐好之后,虎子对我一挑头,我把东西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李闯拿过去前后看看,然后看着上面的文字说:“这是契丹文啊,我看不懂,不过我可以印下来,给三爷看看。怎么的,这东西要出手?”虎子说:“是啊,要出手。”李闯说:“这么着,先印下来,然后我给三爷看看,看看三爷收不收。我看这是好东西,就看三爷看得上看不上了。”虎子说:“闯,主要问问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对这是个什么玩意挺感兴趣的。”李闯一拍胸脯说:“得嘞,包我身上。”虎子说:“还没吃饭呢吧,走吧,哥们儿请你下馆子去,想吃啥,随便你点。”“随便点?虎子,我发现你小子挺阔啊!今天就宰你了。”李闯一笑,露出来一颗虎牙。我们三个从屋子里出来,李闯对着正房那边喊了句不在家吃了,和朋友出去吃。没等正屋答应,我们就快速到了外面。找了个馆子,要了几盘饺子,几个菜,弄了一瓶二锅头,我们三个就喝了起来。吃饭的时候,虎子把我介绍给了李闯,我俩握了手,就算是朋友了。接着,虎子开始吹捧李闯,把李闯捧得挺开心的。其实我知道,虎子就是为了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啥。李闯拍着胸脯保证,明天给我们消息。我和虎子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虎子妈很担心我们,见到我们回来了,也就放心了。虎子说租了个铺子,过两天就搬出去了,虎子妈问虎子哪里来的钱,虎子说你别管了,反正不是偷的。这虎子从小在滦县长大的,和他妈也不是太亲。虎子妈也就不怎么敢管他,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多问了。让我们早点睡觉,别熬夜。第二天中午,我们过去督促房东搬家,房东正一车一车往外拉呢,我和虎子帮了半天的忙,到了下午的时候就搬完了。随即钥匙就交给了我俩,这房子就是我俩的了。房东还给我们留了家具,缺点别的,我和胖子去了旧货市场,拉了几三轮车回来。天黑之后,我俩还就有了家了。虎子和我去找了李闯,还是在大门口喊他。李闯出来后说:“你们怎么才来啊?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三爷说了,让你们明天带东西过去一趟。这东西他想要,过去谈谈价钱。”我和虎子回到了家里之后,连夜搬家。虎子爹妈帮着我俩搬家。到了我们的新家,帮我们忙到了半夜才走。我看得出来,虎子的爹妈挺照顾虎子的,应该是觉得把他送给了舅舅,有些亏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