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命苦的母亲
功能版本

命苦的母亲
演示说明

玄幻  |  陵浅

外人进去,又不是帮派的,队伍怎么带?“可我不管你怎么带,兵,要给我带好了。”翁光辉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戴处长来上海的时候,一旦要见一小队,我不许出任何的岔子。”“是,区长。”丁远森也无瑕多想:“但请允许我自己带两个人去。”“谁?”“吴开明,还有,高壮。”他就认识这两个人。可好歹算是自己熟悉的是不是?“吴开明?可以。那个高壮,才接替你当助审,不过也没问题,我亲自给你下调令。”翁光辉也没过多犹豫:“小丁,根据我的观察,你能力是有的,但会不会带兵,我不知道。你会带,给我带出一支精兵来,不会带,学着带也要带!”丁远森接口道:“我还有一个要求,一小队里,我认为合适的人留下,不合适的,我希望调走。”“这是你的事情,只要不激化矛盾。”翁光辉也体谅丁远森的难处:“我说了,他们都是徐满昌的人,徐满昌才死,你要谨慎行事。”“是!”“那就说第二件事。”翁光辉沉默了下:“查没高乐田的逆产。”啊?合着一件事比一件事难办啊?高乐田的家在公共租界,怎么查没?“过去,高乐田活着,我们还真没办法。”翁光辉冷笑一声:“现在,他死了,他是汉奸,他的财产,都是逆产,必须充公。这件事,你去办。”我去办?怎么办?冲到人家家里,直接没收家产?人家报警呢?这是你翁区长看中了别人的家产吧?“是有些难办,不然不会交给你了。”翁光辉“语重心长”:“小丁啊,一旦成功没收了高乐田的家产,对我们是有极大帮助的,高乐田一死,高家就剩下孤儿寡母的,不足为虑。他的大儿子,在北平做事。二儿子,在日本留学。一个女儿,才十二岁。”你说的倒简单,那么简单,你怎么不去做?原以为是升官了,可这哪里是好事,根本就是把一堆麻烦砸在自己头上啊。问题是,丁远森根本别无选择。“小丁,还有什么要我协助的,尽管说,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帮你办了。”“翁区长。”丁远森硬着头皮说道:“能不能批我一点钱?哪怕算我借的也成。”钱啊。这钱,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上海公共租界绝对是个好东西啊。丁远森口袋里穷得叮当响。得先想法子到哪去弄一笔钱来才成。“没问题。”翁光辉大笔一挥:“去财务科,领一百块钱。”这对于丁远森来说,就是一笔巨款了。“谢谢区长。”“还有没有别的事了?”“没有了。”“那就抓紧去办吧。”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鲁仁庆。看了区长亲自批的条子,鲁仁庆也没急着立刻签字拨款,而是问道:“小丁,这钱派什么用场啊?”额?区长亲批,还要你个科长来询问款子去处?丁远森也不能得罪这位财神爷:“鲁科长,我刚被任命为一小队代理队长,有些财务方面的开销。”“哦,接替徐满昌的位置。”鲁仁庆点了点头:“坐,小丁。”丁远森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的坐了下来。“抽烟?”鲁仁庆问了声,可动作一点都不像是要拿烟的。明白了,这是让自己发烟呢。丁远森口袋里也没烟,有些尴尬:“鲁科长,我不抽,您抽吧。”鲁仁庆像是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自己掏出烟点上:“按理说,区长批的条子,我是要执行的,可我得入账啊。咱们这个账呢,除了要上海区自己审查,每年,还要向总部交账,什么时候花了多少钱,每一块钱用到什么地方去的,都必须要清清楚楚。账目要是对不清楚,我这个财务科长是要直接担责的,到时候没人帮我扛。所以我不光是对上海区负责,也是直接对南京总部负责的。上次,是徐满昌批的条子,你来财务科领了十块钱,到现在,都还没来入账啊?”丁远森哭笑不得。感情这领了钱,事后还得来入账报告钱的用途?怎么那么复杂?当特务就当特务吧,搞得和一家正规的大公司一样。“你新来乍到,所以我有必要和你说的清楚一点。”鲁仁庆慢吞吞地说道:“哎,我这个财务科长是真的难当啊,你们一线的,的确需要用钱,我也能够体谅你们的难处。可你们也得守规矩啊,有人领了五十块钱,结果入账的时候,怎么也都对不清楚,对来对去,嘿,少了十块钱,我怎么办?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丁远森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鲁仁庆和自己说这么多话的意思了。“鲁科长,您的难处,我理解。”丁远森放低了声音:“其实吧,我这次需要八十块钱也就够了,还有二十块钱呢,我琢磨着吧,行动的时候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那不还得麻烦您,把账给我做明白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这小子,一点就透,有前途。鲁仁庆有点喜欢上丁远森了,本来还以为自己非得再费番口舌才能让他明白,现在,这功夫省下了。这是例行规矩,力行社特务处上海区上上下下心知肚明。这扣下来的钱,比如这次的二十块钱,鲁仁庆拿五块,翁光辉那里五块,财务和出纳每人两块,剩下的,放到上海区的小金库里,以备不时之需。别说是上海了,各个区站大多如此。总部呢,对这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到年底你只有把账目整明白了,可以向财务部报账就行。鲁仁庆在批款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去领钱吧。”徐满昌的死,对一小队来说是极其震撼的。这是一小队说一不二的老大,也是他们的主心骨。现在徐满昌死了,具体的死因还没传达,他们更关心的是谁来接徐满昌的这张位置。一小队十二个人,整个力行社上海区里是人数严重超编的小队。按理说,徐满昌死了,副队长,也是他的把兄弟赵胜最有希望接替他的位置。可谁想到,区长居然安排了一个叫丁远森的人来接班?不就是上次那个一起参加行动,助审官吗?屁大点的人物,他有什么资格?赵胜一肚子的不服气,底下的人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一小队可不比别的地方,在这里,你一个新人耍个官威给我看看?在赵胜的安排下,一伙人全都商量好了怎么对付这个新队长。说好是上午点开会,可到了点,一小队的人才稀稀拉拉的来齐。带丁远森来的,是行动组组长商建宁,一看到赵胜,眉头一皱:“几点了?”“商组长,这不是特殊情况?”赵胜上前发了一根烟:“咱们徐队长死了,死得莫名其妙,昨天兄弟几个聚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商量怎么找到兄弟,帮徐队长报仇,这不喝晚了,起来的也就晚了,真正对不住了。”

魔道祖师爷要出山
    正式版下载

    魔道祖师爷要出山
    优势演示

    玄幻  |  韵倾颜

    张富贵怎么能错过这个美好的时机,对他来说此刻需要的就是看看那女人的……,同时找个机会把自己抖动的家伙放进去挥洒一番。于是说:“别动,让我好好的看看脚!”同时用力一拉,把刘小娟与自己的距离拉近。此刻脸部与她那么地近距离接触,感觉到彼此地呼吸那么地急促,她马上安静下来了,像受惊了一样看着他的双眼,他也看着她,马上说:“怎么了,脚是不是很痛?”刘小娟脸上恢复了笑容:“是啊,有点痛。”“那我要好好的检查检查!”说完,张富贵又低下头,双手捧着脚不住的看,其实那双眼睛如小偷一样盯住女人的**,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能看的都看了许多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张富贵心里要好好享受眼前这“落难”的尤物了。此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思考虑任何事,他决定为了一亲佳人,只有大胆冒险了!张富贵又看了下她的脸,那羞笑尚未褪去,显得更加迷人,他心中的火也在这一刻爆发了无法抵挡,顺手就把她抱到了怀里,捏住了她的臀,向她的白嫩的玉颈吻了上去。刘小娟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干什么嘛。不住的挣扎,后来挣扎就有点虚伪了。张富贵于是把刘小娟抱起来,女人被平躺着放在旁边的床上,如一只带宰的羔羊……吴龙向刘大明汇报说,最近按照他的吩咐,一直在暗中跟踪张富贵,没有发现他不正常的地方,每天晚上下班后就是到宿舍睡觉,或者开车回到市区的老家,当然开始是否回家,不能知道,因为两条腿跟不上四个轮子的,没有发现在外过夜的情况。“最近张富贵和刘小娟就没有在一起?”刘大明眼睛睁的很大,不相信的看着吴龙。都是过来人,谁都知道男女这件事如果有了开头,想收都收不住,尝了甜头,哪能忍的了多久。“张富贵和刘小娟是经常在一起,都是正常的办公来往接待,过后就是各人回自己的宿舍,没有两个人单独在宿舍等的事!”刘大明听到这里,想了想,摇了摇头,感到不正常,这里肯定有什么文章,吴龙因为大意没有注意到。自从没有竞争上队长,刘大明一直就想不出哪儿出了问题,后来听了吴龙看到张富贵和刘小娟**的汇报,就认为机会又来了。让吴龙暗中跟踪张富贵,抓住什么把柄,关键时候把张富贵弄倒。“张富贵平时在乡镇的时候晚上都在宿舍?如果接待,是哪些人?”“不出去现在都在宿舍,有的时候和姜照光书记等人也在一起,一个月一般都聚几次,过后都是聊天。”“如果和姜照光在一起,千万不要跟着。”刘大明知道,做事要有分寸,如果姜照光知道自己安排人跟着他,肯定把自己弄得一无所有,有些人能得罪,有些人不能得罪,官官相护,你能跟踪姜照光,这边的诸侯,知道了能有你的好果子吃,做领导的家伙被人抓住了,那还有什么玩的。“知道了,要不要继续跟踪张富贵?”“要,就不信这个小子突然老实了,继续,肯定会抓住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要抓住铁证,你想要的什么都有了。”刘大明知道,什么东西能调动吴龙的积极性。“知道了,肯定会仔细的观察,有什么情况立即汇报!”“辛苦了,没有办法,对付张富贵,这个时侯只能用非正常的手段,也许这是你和我能抓到好处的最后一招!”对于刘大明不信任的口气,吴龙解释说,我也知道这是关键,最近一直在跟踪,张富贵***可能知道有人跟踪,每天除了上下班,就是吃饭回宿舍睡觉,还有就是开车回市区。你看,我的眼里都是血丝,都是每天晚上跟踪张富贵这个家伙,睡眠不足造成的。吴龙很有底气地解释,刘大明也不会跟踪自己,自己说什么还不就是什么。其实吴龙最近一直没有跟踪,如此的累,那是最近他的对象牛大娟带乡里,和牛大娟做的多。如此男女健身,眼里没有血丝,肯定不可能。“知道了,要注意休息,不过跟踪张富贵,抓住东西那是翻身的关键,不能放弃!”刘大明安慰说,心里却骂道,没用的东西,没有抓着证据,就是累死,也是活该,没用的狗。刘大明最近也很无奈,联系村需要铺路需要钱,每次到发改委提到这件事,一把手田主任总是不耐烦的说,老刘,你也知道单位的不容易,能把几十职工的福利弄好就很不容易了,没有那么多的钱来支持你联系的村,当然单位也不是不问,条件允许肯定考虑。刘大明很生气,心里骂道,***,当初推荐自己下乡的时候,话说的多么动听,全力做好后勤服务工作,要什么单位都会尽全力满足,现在铺一条路也就多万块就不能满足,还指望你什么。就很不满的说:“主任,我也知道单位的实际情况,可是联系的村市委年底考核,对优秀的进行表彰,后劲的批评,我这么做主要是为单位作想,如果因为支持不力被市委点名批评,那是因小失大,再说,我个人也没有什么,主要是单位和主任你。”“刘主任,你说的很有道理,作为一把手肯定比你着急,但是着急没有用,必要拿出真金白银才能解决问题,不过有秦书凯今年从市里争取来的成绩,单位的功劳肯定不会垫底,再说,你能不能如秦书凯一样,从市里那个部门拉一点赞助。”田主任见识的事太多了,肯定知道如何打太极,应付刘大明那是绰绰有余,再说,一个秦书凯,一个办事员能从市里拉回几十万,作为一个副主任拉百万也不是没有问题,联系村的事还好意思向单位张口。有了比较,就有了分析,就认为刘大明不行。刘大明心里就想,操他妈,秦书凯如果不是张富贵的原因,不要说从市里拉赞助,连市里哪个部门的门向哪儿开都不知道,拉屁赞助。嘴上仍然说:“主任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正在和市里相关的部门联系,可是暂时无法到位,就想请局长能不能以单位的名义先支持一点!”“支持一定会支持的,等到春节的时候会考虑慰问的形式给村里的困难家庭送一点温暖,你和秦书凯联系的村每个村慰问家左右,这样也是几万的开支!”田主任肯定不会被刘大明套进去,顺着刘大明的话说。因为,每年县直机关慰问困难户都有任务,到那儿慰问那是一举二得。刘大明没有办法,知道自己不努力,到最后单位肯定会对自己联系的村支持的,那么肯定是挂职要结束的时候,单位那是迫于市委考核的指挥棒才这么做的。失望的回到乡镇,就把不满都发在张富贵身上,假如张富贵不帮助秦书凯和金大洲两个人,那么县里来的四个人帮扶联系村的实际水平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刘大明等人也就不会着急。现在有了张富贵的帮助,差距就很明显了。

    初读易经日记
      点击查看

      初读易经日记
      是什么软件
      
      

      玄幻  |  秋聆

      后来,领导和组织部门沟通,放宽到四个人。最后几位领导班子综合研究,李成万等四人就脱颖而出。听李成万说,那些报名没有机会下去的人,都很生气,到领导那儿去了很多次,表示决心,就是希望能下去挂职。秦书凯当时就骂道,***,一群神经病。李成万就笑着回到说,不是神经病,是一群官迷。这个时候,吕婷推门进来了,看到这个女人,秦书凯就想到这对狗男女一定又要放炮,自己又要听那种哼唧哼唧噼噼啪啪的声音,下面就有了反应,就想到了王娟这个女人。后来,秦书凯就说,自己有点事情出去,今晚就到同学那儿,不回来了。李成万很是高兴,想不到秦书凯今晚这么识相,就说,很好,不过要保护好身体,知道节制。秦书凯说,你控制好自己就行了,不要想着别人的事情。出来后,秦书凯站在外面,看了看夜色,就到了王娟的住处。敲门的时候,王娟真在房间内准备睡觉,听到秦书凯的声音,就想到作为男人有过那个事情,肯定就会想。男人都是吃荤的。王娟想到秦书凯昨晚的猛烈,到现在还在想着那种飘飘然的滋味,做女人很好,这么想着,很是高兴的开了门。入房间,秦书凯就把王娟抱在怀里。今天的秦书凯跟王娟在一起很是熟悉,显的格外卖力,不仅嘴巴甜,不断的说些甜言蜜语的话,实际行动也表现的相当出色。伸手轻轻的抚着女人的身体,昨天都是女人尽心尽力的伺候他,这次他显得特别主动。帮女人轻手轻脚的脱下外套后,又伸手轻轻的把女人的罩子解开,两只大白兔跳出来后,立即被男人含在嘴里,女人的嘴里习惯性的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在叫,又似乎更像是野猫发出的声音。伸出强而有力的双爪,抓住女人前的大件。“噢…”王娟双手环抱着秦书凯。“嗯…用力搓…我要…呼…”王娟扭腰摆臀的叫著。王娟的求饶声不是真正哀求秦书凯放过她,而是要求狠狠的搓,利用粗大的姆指和灵活的食指,立刻逮住小豆,狠狠的扭,这一招似乎很凑效,王娟开始感到不支且做出痛苦的表情,狂摆头部,企图想摆脱秦书凯的手指,秦书凯担心**真的会滑脱,立刻改用食指和中指的关节,狠狠紧夹著**不放。啊…好…嗯…”王娟媚眼如丝,喊出颤抖的淫声。没想到小小的葡萄也做出抗拒,逐渐**发出顽强抵抗的宣言,王娟也不是善男信女,狡猾的她竟然懂得利用天赋的本钱,将身体前浑大的**,以狮子扑免的姿势,将**压到秦书凯的脸前,抵住的鼻孔想令秦书凯窒息。王娟这一招果然狠毒,不过她忘记秦书凯鼻孔下仍有坚固的利齿,马上张开口,对准馒头上一咬,这一咬,令王娟疯狂发出兽性的本色,她两手紧紧箍秦书凯的头,埋在她的馒头上,这一下的转变,秦书凯不能松懈要沉著应战,立刻用力咬她的葡萄,同时用嘴巴大力的吸,希望透过毛孔,将她大馒头吸成小馒头。“啊…咬得好…”王娟突然脱去身上的衣物说。王娟脱下上衣,不甘示弱的爬到秦书凯身上,也许她知道球,不足以对抗秦书凯坚固的牙齿,所以她解除身上的束缚,跨到身上想利用浑大的美臀攻击我秦书凯的根。“啊…啊…”王娟疯狂摇摆臀部,拼命磨擦男人的家伙。一番**过后,女人轻声问秦书凯,为什么今天那么温柔,你不会是想要说,你是真心爱上我了吧?秦书凯现在就是想着能够和王娟在一起,享受男人的乐趣,很是憨厚的冲着女人笑道,我真心对你的,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吗?王娟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的点了一下秦书凯的脑门说,切,你这玩笑可算是开大了,你的真心我怎么就没看到呢?这么小,就知道花言巧语的哄我。秦书凯说,我是真的。王娟就说,以后再说吧。再说,第二天,在发改委田主任的办公室里,朱爱国正坐在田主任对面,慢悠悠的喝着清茶。田主任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包好烟来,扔给朱爱国说,老伙计,这可是我从外地带回来的,本地根本买不到,尝尝鲜吧。朱爱国是个老烟鬼,从年轻时就这样,抽的多的时候,一天甚至要两包烟,所以不管春夏秋冬,只要靠近朱爱国,首先闻到的一定是他身上的那股烟味。朱爱国不客气的伸手接过烟盒,打开来抽出两支,一支扔给田主任,一支自己点上,轻轻的吸了一口后,脸上的笑容灿烂起来,嘴里连声称赞说,不错,是好烟,这烟味不冲,有股子好闻的香味。田主任见朱爱国喜欢,顺手把一盒烟往朱爱国面前推了推说,既然喜欢,就拿去抽吧,反正我是个不太抽的人,放在我这里,时间长了说不定忘记了,也就坏了。朱爱国笑呵呵的说,领导这个大方,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话,顺手把那盒烟揣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朱爱国吸了几口烟后,对田主任汇报工作的口气说,老田哪,按照你布置的任务,我这几天带着纪检组的几个人对秦书凯挂职的消息来源总算是查了个水落石出了。田主任有些诧异的口气说,是吗?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赶紧说来听听。朱爱国把手里的烟最后吸了几口后,把烟蒂用力摁灭在烟灰缸里,冲着田主任汇报说,这件事调查到最后,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到了一个人身上,就是跟秦书凯一个办公室的陆长生。“陆长生?新提拔的那个年轻副科长?”朱爱国点头说,是啊,就是那个小伙子,根据我们的调查,前几天陆长生请了刘大明的侄儿刘流等人在一起吃饭,当时还请了单位里另外几个关系不错的年轻人。就在当晚的酒席上,都是所谓的自己人,所以就喝多了,陆长生就亲口说了秦书凯要到底下挂职的事情,在场的几个人在这一点上供词都是一致的,那就是陆长生泄露出去的。“陆长生不过是一个副科长,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呢?是刘大明告诉他的?”朱爱国摇摇头,继续汇报说,昨天下午,我让纪检组的人找陆长生谈话了,起初他很不合作,一直解释说,之所以那么说,那完全是他个人想象的,认为秦书凯是年轻人中最优秀的,这样的人不去谁去?谈话中总是避重就轻,不说实话。纪检组的同志逼的紧了,他索性拒绝回答纪检组同志提出的相关问题。后来纪检组的同志做思想工作,让他不要认为这是一件小事,这件事能大能小,大了,从一个人的政治素质上讲,你是造谣惑众,给个处分或者开除也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从小处讲,那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到此为止,关键要看陆长生的反省态度。陆长生到底年轻,尽管有些城府,经不出纪检组的同志左右吓唬了一下后,才把实话给吐出来。

      魔女之旅
      规则大厅

      魔女之旅
      手机版介绍

        玄幻  |  北旧

        一句“开工”之后,蓝昊拿着紫砂壶坐在院子中喝起了茶,不多时南宫岩来了,蓝昊请到客厅很恭敬的问道:“将军可否满意?”“很好,你为我建造的家非常不错,我还有一件事求你帮忙。”南宫岩说的严肃。蓝昊做了个请的姿势:“将军有什么吩咐就说,又不是外人。”套套近乎没坏处,南宫岩在灵人的世界身份挺高,而且送给蓝昊的金子卖了二十多万呢,求他办点事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在战场上厮杀二十年,妻子和孩子在家等我二十年,最终也没能回到家中照顾他们,给你留下的金丝珍珠耳环本来是一对,我的后裔有一对,如果碰到了麻烦你照顾照顾,我也不是白求你的,和我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有大生意给你。”蓝昊彬彬有礼,向南宫岩鞠了一躬,极力控制心里的激动:“将军受我一拜,您太照顾我生意了,我们现在就走。”到门市房交代张琦几句,蓝昊开车带上南宫岩到了一处大宅,在蓝昊的印象里石头城可没有这处古香古色的大宅。“将军,这宅子气势恢宏,身份一定高贵。”“进去小心说话,这是公主府邸,石头城六朝古都多少王公贵族都有府邸,底蕴深厚,你的通灵商店以后会有数不尽的财富等着你赚。”蓝昊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上前抱了一下南宫岩,结果可想而知,抱了个空,脑袋磕在了车窗上:“哎呦,又忘了!”南宫岩摇摇头,下车带着蓝昊敲响了大宅的门,开门的人让他们稍等一会儿,五分钟后才带着南宫岩和蓝昊走进公主府。到了客厅,蓝昊一直站着,很快公主在两个丫鬟的陪伴下到了客厅,南宫岩和蓝昊同时行礼,公主摆摆手让他们坐好。蓝昊可不敢坐下,怕摔到地上:“公主我站着就好,不知公主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灵人世界的大人物也是大人物,都是送钱的财神,蓝昊毕恭毕敬。“蓝老板很会来事儿,南宫将军推荐的人果然不错,今年的寿诞就由你来准备,少不了你的好处,现在去管家那领了要准备的物品,准备好了南宫将军会告诉你怎么领钱。”蓝昊再次向公主行了大礼,随着管家退出了大堂,来到账房领了物品清单,清单是一个小本子至少有上千件的物品需要准备。“好好做,少不了你的好处。”管家眯缝着眼睛,眼神有些怪异。蓝昊脑子一转,对管家说道:“陈管家,我会特意为您准备五十刀纸,如果明天您有空可以到我店里,会叫经理给您把事办了。”“后生可畏,做人蛮机灵的,我现在带你出去,南宫将军还要和公主谈事情。”陈管家带着蓝昊出了公主府邸,在外面的车上等了两个多小时南宫岩才出来,上车后蓝昊问道:“将军,她是哪个朝代的公主?”南宫岩沉默了一会儿才回蓝昊:“陈国公主,你有福了。”话简单实用,蓝昊开车返回蓝家祖宅,把南宫将军放在门口,蓝昊独自回到祖宅之中马上叫张琦关店。“张琦叫大家都过来,发财了知道不,来了一笔大生意,要把这次的生意做好,我们能重新装修店面了,而且每个员工的奖金都翻倍!”蓝昊激动,张琦脚下都快飞起来了。所有员工都到了蓝昊面前,蓝昊必须和大家商量,他想不周全的事有两个掌柜和张琦呢,拿出清单小本放在大家面前:“都看一看清单,我门需要准备的物品很多,但是我相信大家的能力。”看到清单之后一个个的都蔫头耷拉脑的样子,清单上的物品太多,要在一个星期内准备好,凭蓝昊和张琦肯定不能完成,而且蓝昊的通灵商店刚刚开张,没有和扎纸工厂或是店铺打通关系,办起来非常困难。“夏白化,董航庆你们两个都是做生意的老手了,这一单要做起来一周之内能完成吗?”夏白化吭哧半天才说道:“不好办,如果能有一个十个人的扎纸铺子能完成,要蓝老板去联系了。”商量了半个多小时,问题只能蓝昊和张琦两人自己解决,夏白化和董航庆都帮不上忙,面临这么大的单,困难也摆在了眼前。蓝昊摆摆手让夏白化他们几个灵人员工去休息,趴在桌子上瞪着张琦,张琦一脸的无奈:“蓝哥,我只能尽力了,明天我门去石头城双峰区找找张老爹,绝对的手艺人,清单上的物品都会做,可他岁数大了,到哪去找十几个人来准备无解。”“想不出来怎么办?睡一觉就解决了。”蓝昊闭上眼睛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张琦愣了半天不知道蓝昊这是什么节奏。做早餐的任务道了张琦的身上,后院可还有个林妹妹等着吃饭呢,两个小时后,林语苏黑着脸,张琦一脸无辜,两人看看桌子上的菜,看看打着呼噜的蓝昊,都没有动筷子。“蓝昊,你快点起来,我饿了!”林语苏声音洪亮,蓝昊跳了起来,手太急把桌子掀了起来,黑乎乎的面条腾空而起落在了蓝昊的脑袋上。“哎呀,烫死我了!”蓝昊疼的直叫,林语苏在旁边捧着肚子笑,张琦双手拿着筷子在蓝昊的脑袋上乱夹。捣鼓了两三分钟才弄好,蓝昊已经成了爆炸头,林语苏依旧笑个不停:“哈哈哈,太时髦了,哈哈哈……”攥紧了拳头,蓝昊又慢慢松开:“唯小人和女子难侍候!”说完逃出了餐厅奔向厨房,三下五除二三碗西红柿鸡蛋面呈现在了林语苏和张琦的面前,张琦给蓝昊竖起大拇指:“蓝哥你的手艺没得说,我刚才做得可惨了,林姑娘给我胳膊打起包了。”撂下筷子就给蓝昊看,蓝昊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好男不和女斗。”“蓝昊,还钱!”尖叫声从林语苏嘴里喊出来。蓝昊赶紧夸林语苏美,漂亮,能用的词都用上了,总算是平息了她的怒火,现在可是关键时期,不能起内讧。“找小姑娘的事,我会全力帮助可以不?”蓝昊站起来到林语苏旁边毕恭毕敬的说着。“看你有诚意,暂时不要你还钱,不过你要陪我去范庄。”“我的姑奶奶,这周不成,我得赚钱呀,刚来的大单,除非你不想要钱了。”欠林语苏的钱事小辫子,也让蓝昊成了大爷,林语苏不得不妥协。“那我叫晓东陪我去。”张琦见两人在面前斗来斗去,悄悄滴走出餐厅,怕自己在两人中间躺枪,等了十分钟出来的事蓝昊,嘴里嘟囔着:“又让小白脸钻了空子。”“蓝哥,单子重要呀,那可是陈国公主,不能得罪,我开车现在我们就去双峰区找张老爹,他和我有点渊源,到了之后或许我们的事就迎刃而解了。”“走走走,等我赚了这一单非要小白脸好看,你说我对林妹妹多好,她怎么就对那个小白脸情有独钟呢?”蓝昊一边走一边问张琦。张琦打开车门,到了驾驶室,启动车子后说道:“爱情我不懂,据说死不要脸就能抱得美人归,蓝哥我看好你。”“你说的对,坚持到底,死缠烂打,就不信斗不过那个小白脸,关键我比他长得帅。”

        不一样的青涩时光
        版本更新

        不一样的青涩时光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碧彤

        在我迟疑的时候,收到了一条信息,是大长腿发来的:“第一天上班,别迟到。”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那女王气透过短息传过来。罢了,既然来了,就来试试吧,大不了再辞职啊,话说,公务员能辞职么。我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监狱的大门,严丝合缝,黑乎乎冷冰冰的大铁门,估计将近十米高,跟周围的墙严丝合缝,上面还有巨大的铆钉,怎么看怎么狰狞,那感觉就像是地狱之门一般。大铁门周围,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像是古代城墙那玩意,反正铁门上面还有很高的水泥建筑,上面写着xx女子监狱,在上面,就是国徽,最上面一左一右,像是瞭望台一样的建筑。我傻不拉几的在那打量,这时候在大门旁边水泥水泥桩的玻璃窗里有个人开始喊了:“什么人,监狱重地,赶紧走!”我还想说这里怎么没站岗的呢,原来都藏在那里面了,就露出一个一米见方的玻璃窗,还用铁栏杆挡住,可算是不能越狱了。我正愁不知道咋进去,一见有人搭理我,赶紧屁颠屁颠走过去,说:“大哥……”我这话还没说完,我就看见里面那人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我靠,我发誓这狗日的是拿出了一把枪,我当时就傻了,赶紧站住,两手往上举起来,说:“大,大哥,我是好人啊……”那人一喊:“谁是你大哥,你是干什么的?”他这么一说,我才听清楚了,这人声音比较粗,但是是个女的!我赶紧麻利的说自己的来历,然后看她没意见,小心的把那红头文件拿了出来,她示意我拿过去,然后让我拿出身份证,打开一个像是银行窗口下面那小小的通道,让我把东西塞了进去,皱着眉头打量了我一会,嘟囔了一句:“男的?”然后她让我往回退了几步,拿起电话打了起来。看见她放下电话,我凑近乎的往前考去,说:“姐姐……”“谁是你姐姐,回去!”那女的一脸横肉,我擦,这里面果然都是内分泌失调的狂暴女人。过了一会,我听见铁门再响,巴巴的看着,足足响了有一分钟多钟,我才看见在大门左边三米处的那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铁门开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冲我喊道:“陈凯?”我赶紧点头。那女人声音冷的像是死了啥一样,冲我喊道:“没嘴么,不会说话,点什么头,赶紧进来!一点规矩都没有!”我去,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为啥都刺挠我?而且这人我听出来了,不是别人,就是上次给我打电话,通知我通过面试的那个女的,这里面的狱警的哦苏哈i神经病么?不是说好的物依稀为贵么,怎么我一点不受待见啊?我走到铁门前面,那女的像是搜犯人一样,先检查了我身上,然后让我把手机和钥匙拿了出来,她在前面,带头走了那黑黑的小门之中。我回头再看了一眼那艳阳天,深吸了一口气,跟着进去。该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不舒服,绝对的不舒服。那个门虽然不算厚,但是门所在的大门墩子比较厚,所以从小门中间来,要通过一个像是地道样的通道,大概是一两米,然后就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监狱。前面带路进来的女狱警头也不会,冲我喊了一声:“站住别动!”我他娘的被她一惊一乍吓了一跳,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她就扭着屁股朝着刚才我看见的那个守卫室走去,虽然是在监狱内,但是守卫室的门依旧是铁的,露出小小窗口。她进去之后,我就开始打量起这监狱里面的情景来。如果说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女子监狱,那就是干净,绝逼是太干净了,那感觉像是有洁癖的人一点点的擦出来的,冬末本就是萧瑟,再配上这不似人间的干净,虽然现代化气息很重,但是让人莫名感觉到荒无人气。跟我想象的一点不一样,监狱里面很大,而且里面看不见人,电影里那随处可见像是散步一样的犯人一个都没有,甚至连狱警都没有。反倒是房子不少,错落有致,将这硕大的监狱,化成一个又一个的区。这时候那门开了,臭脾气的狱警出来,手里拿着我的身份证还有那红头文件,臭屁的从我身边经过,从牙缝里挤出俩字:“跟着。”我真不知道,我是哪里招惹到这个八婆了,就他娘的像是我爆了她的菊花一样,我跟她走的时候,问了一句:“我的手机呢?”那个女狱警站住身子,转过头来用那种表情看着我,有些讥讽,说:“手机?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想要手机就要手机!跟你说,来这手机都要放到警卫室!不准带!还有,以后叫我刘姐,没大没小!”cao,我当时真的有些忍不住了,这一来就给我下马威啊!我强忍着怒气跟着她走进了一个大楼,进了一楼的一个办公室。那个刘姐让我站在门外面,然后自己敲门进去,里面传来一个有些老的女声:“进来。”那个刘姐一进去,立马点头哈腰,语气腔调像是哈巴狗的哼哼:“张指导啊,咱们不是招了一个科员吗,今天来了,你见见吗?”那个老女人的声音穿过打开的房门,传到我的耳朵里:“进来吧。”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老女人,大概是多岁,带着眼镜,短头发,穿着警服,正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眼镜看着电脑屏幕。听见我进来,她抬起头,冲我官方的笑了笑说:“小陈吧,坐坐,你看看小伙子长的真有精神头啊,一表人才,小刘啊,你先出去,去给小陈安排个宿舍吧,我跟小陈聊聊。”那个小刘听见后,点头走了出去,那个指导员保养的不错,眼角稍微有些细纹,但是带着黑框眼镜,还有那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给人一个特别知性的感觉。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现象,所以从一开始进门的紧张,到现在的有恃无恐。指导员一边站起来,一边对我说:“小陈啊,喝水吧,我是张指导员,你可以叫我张姐,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过来问我。”我坐在沙发上,接过张指导员递过来一纸杯水,笑眯眯的说:“谢谢张姐。”张指导员似乎是对我直接称呼她张姐有些惊讶,眼中闪过异样的神情,坐在电脑前,她也不看我,手放在鼠标前,一动一动,而她眼镜上反射出来的图像,让我有些异样的兴奋……张指导简单的跟我聊了一些关于监狱里面的事情,还有我专业的事情,到了后来,她才说:“小陈啊,咱们这监狱中少一位心理指导师,你也知道,女犯人常待在这里,心理总会出问题的,曾经招了几个女心理指导,但都干不了,这才招了你这一个男的,你啊,要好好努力,别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有人敲门,门外姓刘的那女狱警说:“张指导,是我。”张指导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让那个刘姐进来,她走到我面前,我赶紧站起来,她不高,头顶到我鼻尖的位置,不过那胸倒是不小,撑的警服鼓鼓囊囊的,这就是熟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