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673章 有多久没见过星星了
安卓版体彩

更新时间:2021-04-12 15:27:17

我要打赏
app软件下载
打赏共963026恒币
建议推荐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苹果下载中心

    我要评论
    安卓下载
    评论共1927条
    下载平台

    萌新指导
    逸笛

  1. 一梦游江湖
    平台下载链接

    董云霄说,也许这个王娟有其他的想法......董云霄的父亲说,其实,这个事情和那个秦书凯不是有什么关系,你要做的就是要想办法跟踪你的媳妇,我想现在是离婚的关键时候,她会和那个男人联系的,等到清楚情况了,再给我汇报。

    回复(25)

    旎滢

  2. 我的妖气藏不住了
    指导攻略

    贾仁达的话让刘大明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在机关里混的时间长了,贾仁达的回话在刘大明看来,就是要断了请他帮忙操作这件事的念头。无奈之下,刘大明一副乞求的口气说,贾仁达,咱们老同学一场,若不是兄弟这次遇上了难处,我也不会过来找你,我知道这件事难度大,你放心,该找人找人,该花钱花钱,只要是能把这件事给办成了,我刘大明以后为你老同学做牛做马,必定报答你的这份大恩情。

    回复(71)

    初夏

  3. 温梨迷妹日记
    介绍指导

      想到这里,贾仁达推辞说,刘大明,现在市里对下面县里的干部上调卡的很紧,这件事难度很大,不是一步就能到位的,这件事既然你已经张口了,我会放在心上,有机会再说吧。

      回复(10)

      萧月

    •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更新日志

      秦书凯不知道这个警察为何找自己,自己可一直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难道是刚才那个和董云霄之间的争斗,那也是董云霄得人闹事,自己是正当的防卫,就说,是的,有事情?

      回复(15)

      璃分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app软件下载

      书友还读过

      覆海滔天
      安卓下载平台

      覆海滔天
      下载工具

      玄幻  |  贺然许

      吴龙是秦书凯高中的时候校友,以前就相互认识,不是很了解。金大洲,这个人听人私下说过,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服务过县委书记、副书记,早就该提拔了,倒霉的就是两个书记都因为贪污受贿被抓了起来,金大洲也就因此受到牵连。打狗看主人,主人都倒了,狗也没什么好结果。发改委的领导表面上对这次下派做挂职的两个人很重视,田主任指示邱科长按照最好的标准,给两个人准备了被子、水瓶等生活用品。既然做,就要做到最好,不管下去的人怎么看待,至少让县委领导知道,发改委领导对此项工作是高度重视的,达到这个效果也就足够了。机关工作原本如此,任何事必定有不同的说道,尽管身在其中会感觉有些累,可若是不了解其中法则,则会更累。经过了一番挫折和打击的秦书凯,现在的心态比之前成熟了不少,原本说话就不多的他,现在几乎成了闷葫芦。临走之前,发改委领导班子还在酒店为刘大明和秦书凯举行了隆重的送行仪式。平遥酒店位于陵水县城西郊位置,酒店远远望去,飞檐碧瓦,粉墙红门,门的正上方 “平遥酒店”四个描金大字,是本地出去的一位国家领导人题的,据说国家的省市的领导来此视察,都是下榻在这里。这是秦书凯头一次踏足如此奢华的酒店,以前每次从门口经过,他是从来都不敢想象,自己这样的机关小人物有机会在这样高档的酒店消费,可今晚梦想竟然成真了。带着几分好奇,秦书凯一进门就四处打量起酒店内部的陈设来,餐厅是包厢式的,里面的餐桌直径约米,餐具每个碗碟茶杯上都涂上金色的,小姐基本都是左右的个头。听服务员说,餐厅里的最低消费是元每人,烟酒另收,秦书凯在心里暗暗的计算了一下,这一顿饭吃下去,少说也有大几千呢,自己一个月几百的工资,竟然吃这么高档的大餐,他感觉心里有些心疼,可惜即便是自己不吃,饭菜也无法折换成现金让自己带回去,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提出要求把自己的那份折换成现金的。那天晚上,发改委田主任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后,冯圆让刘大明坐在田主任左边,秦书凯右边。秦书凯不肯就坐,按照规矩,那是副主任才能坐的位置,一个办事员怎么能不懂规矩呢。冯圆就说,今天不按照级别,你是主角之一,这顿饭原本就是为了你和刘大明主任送行,你肯定要坐在这个位置,其他的副主任也附和朱爱国的说法。推让了几次后,还是田主任最后发话了,秦书凯才有些不安的在田主任身边坐了下来。等刘大明和秦书凯安排坐下后,几个副主任和冯圆及一起来的科室长们,才开始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吃饭有吃饭的规矩,座位有座位的一套规矩。以前一本书上说过这种场合,也叫饭局,关键不在于吃什么饭,而在于局。局,就是各式各样的小圈子,进入了局,吃什么都一样,局的过程和结果却各不相同。秦书凯心里也明白,今晚的饭局,大家看中的其实是饭局以外的东西。田主任那天很和蔼,一直陪着刘大明和秦书凯讲话,告诉他们码头镇是一个千年古镇,有很多的地方值得一看,还说那儿现在的书记、乡长等他都认识,以及他们的爱好,能力,擅长。说好了后天,他将和朱爱国一道,亲自把刘大明和秦书凯送到乡里。田主任在说话的时候,来陪客的办公室主任、研究室主任等人也就开始给刘大明副主任或者别的班子成员敬酒。到了饭桌上,领导是谈大事,是把方向的,下属来是干什么的,是来喝酒营造气氛的,是来给领导做面子的。今天晚上,来的人谁都知道,田主任之外,刘大明和秦书凯是众人敬酒的对象,所以等把田主任的酒敬完后,就把目标盯住刘大明和秦书凯,每个人两杯下来,秦书凯再把每人两杯回过去,就是一斤白酒下去。这个时候,看到室邱科长端起一碗酒,对刘大明说,老领导平时关照很多,这次老领导被县委选拔重用,在此,下属敬领导一碗酒。说完,站在那儿,就把一碗酒喝了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箭,到了酒桌上,喝多少酒,不是自己能控制的,邱科长此刻在酒桌上的豪爽劲,跟之前在办公室同事面前扮演的知心姐姐模样,多少有些不搭调,搞的秦书凯两眼盯着邱科长一杯见底的模样,心里忍不住嘀咕,邱科长到了酒桌上怎么会变成这副形象?秦书凯知道,下面的目标将是自己,于是装着接电话,走到外面,很快到了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秦书凯看到老同学李成万正在卫生间的门口,很奇怪,就问:“你在这干什么?”李成万说,我要去挂职,单位也在这边给我送行呢,我看到你的身影就追了过来,对了,你今晚又是一场恶战?跟谁拼酒呢?要不要兄弟两肋插刀一回?秦书凯没想到李成万也下乡了,忍不住问道,你在单位干的好好的,没听你说过得罪领导啊?真的下去?李成万说,切,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们农业局是僧多粥少,年轻人多,位置却少的可怜,为了有个合适的理由优先提拔,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这下乡的名额。秦书凯不由愣了一下,原来还有单位里的人是争着要下乡的?***,看来各个单位的情况真的不一样。当着老同学的面,秦书凯嘴里不干净的说:“妈的,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是明摆着被人摆了一道,才会被发配下乡,这不,单位说送行,让几个人来陪,还不就是想让我喝醉,他们是不知道老子的深浅,一回进去收拾他们一个片甲不留。”李成万知道秦书凯的超大酒量,忍不住笑道,谁要是栽到你手上,也只能自认倒霉了。秦书凯一脸坏笑道,行了,不跟你多说了,一帮领导都在等着老子去教训呢,老子平时不行,今晚得罪老子的人,都要成为猪,改天我再联系你。李成万说,你少喝点,明天早点起来我带你到另外的酒店去认识一位朋友,是市里到这边挂职的,也许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秦书凯就说,好吧。秦书凯和李成万分手,慢慢回到了包间,包间门一开,里头很多人都在看着秦书凯。秦书凯清楚众人眼里的内容,在这之前,单位没有人知道自己的酒量,这时候这帮人肯定认为自己不行了。秦书凯重新落座后,再看看刘大明副主任,已经是满脸通红,说话已经有点罗嗦,知道这个老狗喝多了。想一想也正常,这么多的人都来敬酒,不喝多也不可能。单位一科长孙平站起来,看着秦书凯说:“秦科长,刚才你出去,没有和你喝酒,你将代表咱们发改委到乡下驻村,老哥很敬佩,年轻有为,陪你喝一碗怎样?”面对孙平的主动挑衅,酒桌上所有在座的人都能看透此人的心思,酒桌上能把别人给灌醉了,那是一件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事情,今天当着田主任的面,孙平想施展一下自己的酒功,博田主任一笑,让领导都来看看,自己是怎么把秦书凯这么一个大小伙子灌醉的。

      等下一个天亮1229
      软件下载中心

      等下一个天亮1229
      推荐

      玄幻  |  旎滢

      那拉提山如一块绿色的翡翠横卧在巩乃斯河畔。山势高大雄浑,威而不猛,秀而不媚。位于那拉提山东侧的大东沟是公园的主景区,沟深近公里左右,这里山清水秀,草甸林灌相间,错落有致。临河之处是旅游者落帐之胜地。山涧峡谷幽深,两岸峭壁陡立,怪石嶙峋,天造石门高耸入云,洞壑神秘莫测,瀑布飞流,水落深潭,溪流淙淙,充满大自然的神韵,是难得的探幽寻胜之佳境。”张凡快起来,快看草原到了“。肃省来的李辉第一次见如此大如此漂亮的草原有点激动,正在系统学习的张凡被李辉打断了。虽然草原漂亮可张凡没啥心情观赏,昨天一顿酒下来还没缓过劲来,进入系统学习的时候体会不出来,结果一出来不行,又累又饿,张凡感觉现在给他一头牛,他都能吃的下去,给他一张床他能睡到昏天暗地。现在不是学生了,不能随便任性。张凡咬着牙跟随着大部队,巴图很会做宣传,他来之前已经让办公室主任做好了一个大红色的条幅”夸克县医院大学生下乡活动“。午前,巴图让新来的大学生们拿着条幅拍照,这要用来做宣传,当然了这种宣传是让领导看的。没系统前张凡肯定会和院长几个主任拉拉关系,套套近乎啥的,现在有了来历不明的系统,巴结领导的心思了也熄了,全都放在系统了。终于熬到了吃午饭,草原的蒙人的帐篷里放着长条形的矮桌子,大家盘腿席地而坐,当然了帐篷里铺的是地毯。草原蒙菜是主打个原生态、新鲜、豪爽。烤全羊了两只,夸克县特有的熏马肠、大盘鸡、黄焖牛肉,菜一盘盘的朝端,张凡口水都下来。可当穿着民族服饰的服务员端着银碗开始挨个敬酒的时候,张凡再一次的懵逼了,这要饿死的节奏啊。昨天体会的白酒的刚烈以后,打击的他有一股对酒而死的心,真的喝不了。面对领导的劝酒张凡不好推脱,可几个民族小姑娘那是贩子张凡的对手,抡起巧舌,最终劝酒的小姑娘把张凡的那碗酒给喝了,不是被张凡说动的,是被烦的。张凡那个嘴碎,叨叨叨、叨叨叨唐僧一般说个不停,豪爽的姑娘一生气咕噜一下吧给喝下去了,然后带着鄙视的眼光走向下一位。当然了鄙视的眼光是没办法影响张凡的食欲,不停的吃啊吃。草原民族,随便拉出来一个能歌善舞。蒙人的小姑娘不仅唱着歌,唱高兴了还拉着客人们跳舞。别人听歌的时候张凡在吃,跳舞的时候张凡还在吃。那些蒙人小姑娘看着张凡饭桶般的样子更加的鄙视了,没人请他跳舞,正好张凡也乐得自在。年轻能吃是正常的,可张凡已经吃了一个羊腿,一个羊尾巴。还是了不少的鸡肉、牛肉,反正每个菜都吃的很多。系统加身的时候已经强化了张凡的身体,强化的也不逆天。身体消耗增大摄入相应的变大,消化也加速,如果你不消耗,也对应的摄入变少。这也是因为医生这个职业太累,未来的科学家对应的一种程序保护。当张凡吃饱放下筷子的时候。场第三轮的银碗敬酒已经开始。不过居马别克已经醉了,他对象都拉不住他了,非要和人家蒙人小姑娘喝个交杯酒,估计酒醒以后他对象会好好的收拾他的。张凡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表演的时候,发现院长巴图也在观察着大家。张凡想了一想,端起茶杯走了过去,没牛逼之前一定要尊敬眼前牛逼的人物,这是张凡几年小贩生涯下来总结的。走到院长身边,张凡盘腿坐下,边疆省有个规矩是站着喝的酒不算数,所以一般喝酒敬酒都是坐着的,挺人性化的规矩。”院长,我以茶代酒给您道个歉,昨天您给我们接风,结果我丢人。“假不假的不管了,但是态度得有一个,”哈哈,张凡啊,男人喝醉不丢人,不能喝才丢人啊,以后要加强锻炼,来的几个大学生你是,更应该起带头作用,你说是不是呢,今天先放过你,我也拿茶和你碰一杯。我看好你啊“拍了拍张凡的肩膀,和张凡碰了一杯茶。对应的张凡也诚恐诚惶的表示以后一定在院长的带领下迈向未来!给院长敬酒的人很多,张凡说了几句和对方喝了几口茶后,赶紧的让位置给后面等着敬酒的人,巴图说的话像风一样吹了过去,一点都没进入张凡的心,是一句不走心。周末两天,第一天喝的横七竖八,第二天都没啥精神去玩,去草原温泉泡了半天的温泉,打道回府。周一,张凡他们大学生各科主任再一次的来到院长办公室。今天要分科了,小医院的分科是院长一句话的事情,巴图结合学生们的意向综合大家的体质,两天来的表现做出了决定,像李辉的女友王莎想去妇产科,可她豆芽般的身材绝对吃不消,所以巴图把王莎分到了儿科。如居马别克,哈人,和当地少数民族容易沟通,而且性格较开朗,所以去急诊科。李辉去了内科,张凡被分到了外二科。外二科是骨科和脑外。主任努尔五十三岁,骨科副高,他带着张凡回到科室。开晨会的时候把张凡介绍给了大家,副主任石磊脑外的主治四十来岁,吐逊脑外的副高石磊岁数大点,陈启发骨科的住院医师,四十来岁还没执业证,护士长古丽,四十多岁,挺漂亮,不过有点发福了,维人妇女婚后如果不发福,哪表示着老公没本事,生活不好,所以一般维人妇女婚后都会发福。虽然这两天医院带着张凡他们出去玩,张凡也没落下系统的学习,这几天吃的好,精力足,外科基础已经学完,创伤骨科已经刷了一半。张凡也有自己的考虑,县级医院骨科,最多的还是创伤,关节置换之类的应该不多,算有也不会让张凡手的,所以张凡先刷创伤骨科。虽然在系统学习了,可人家系统是有要求的,每个对应的科目必须在实际生活有一定数量的应用才能进入更高一级。目前能看到的数量不少,如一个外伤缝合要达到三百例才回进入肌腱缝合,让后才是神经血管缝合。人家也是寻循序渐进的。熟悉了一周后,按捺不住的张凡开始频繁的跑急诊科,一周过去了,张凡他们科室还没做过一台手术,病号也是小鸟一两只,不是泡病号的是打架住院赖床要赔偿的,正经的病号一个都没。没手术没实际应用,进入不了更高级别的联系,天知道着系统会不会哪天忽然消失了,为了以后幸福的生活,张凡是抓紧一切机会的去实际操作,都有点不要脸了。他不仅去急诊科,还跑去人家外一科普外科去混手术,外一科胆囊、阑尾较多,要不是县医院的妇产科没男医生,他都有心去妇科给刨妇产去缝肚子。外二科主任努尔是哈人,因为快退休了,每天早晨开个晨会去喝酒不管事,天天摇摇晃晃的,副主任石磊脑外的,又不好说骨科的人,再说张凡也不是逃班。而陈启发看着张凡蹿下跳的只能自己嘀咕嘀咕,谁让他没执业证呢。这样,科里只要没事,他去其他科找活干,还抢着干。

      躺赢的我怎么就大反派了
      点击查看

      躺赢的我怎么就大反派了
      日志指导

        玄幻  |  夏沁

        “也就你这一脑子浆糊的能听不出来。”田豹子白了韩大肚子一眼,“虽说李白脸和蝎虎子现在都投靠了‘穷党’,但毕竟王老道的老营是在牵马岭,这鬼子于情于理都应该先打牵马岭才对。难不成是声东击西,引蛇出洞?想先佯攻李白脸,把王老道的人马从牵马岭老营给吸引出来?”这番话象是在问韩大肚子,又象是在自言自语,更何况这么深奥的问题韩大肚子哪懂啊?田豹子抽了抽眼角:“可蜈蚣沟那地方九曲十八弯,大白天进去都得迷路,更别说这黑灯瞎火的了。鬼子真要有这劲头,还不如去打白石沟,好歹白石沟还是很适合炮兵发挥的。”“那不能!”韩大肚子仿佛突然明白过劲来了,“白石沟的许三姑虽说也和王老道联手过,但是那个老娘们阴不阴、阳不阳的,到现在也没正劲八摆的加入‘穷党’,算不上是‘穷党’的人,鬼子就算是真的去打白石沟,王老道也未毕出手。尤其这回鬼子还带了这么多小钢炮,要我说啊,王老道真能保住牵马岭老营就算不错了,哪还有功夫去帮别人啊。可李白脸就不一样了,他是和王老道喝过血酒的,他要是出事了,王老道不能不伸手。”“嘿嘿!”田豹子看了韩大肚子一眼,“就你这点心思,这辈子也达不到王老道的境界。”“达不到就达不到呗!”韩大肚子却蛮不在乎,“人家都说了,王老道那是太上老君座下的童子转世,专门来救苦救难的,我一个杀猪的,哪比得了啊!”田豹子到没心思和韩大肚子斗嘴。自从王老道拉起队伍打鬼子之后,这民间的风声四起,说啥的都有。不光是太上老君座下童子,还有人说王老道是关帝爷的马前周仓呢,反正就是瞎白话呗。田豹子虽然也穿了一身道袍,但对这种事是从来不信的。“不对劲,肯定不对劲……”田豹子仍然在摇着头,“就算是佯攻蜈蚣沟,可牵马岭老营也不能一点动静都没有啊。你听听,现在枪声一直在往蜈蚣沟里面推,就凭李白脸手底下那点人马,肯定顶不住鬼子这么打。再说,哪怕是王老道看透了鬼子的诱敌之计,但蝎虎子是李白脸的把兄弟,他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那……那谁知道啊!”韩大肚子可真懒得去想这些事,又咬了一口羊腿肉,“我说,你要真能打,我就陪你你就去前面看看,别光说不练,在这坐着光动嘴有啥用?”“我?”田豹子突然脸色一白,讪讪的笑了笑,“我现在就是一个闲人。王老道心眼好,让我在圣清宫挂个单,我可不是打仗的材料。”“你这说得不是挺明白吗?”韩大肚子追问了一句,可再看看田豹子的脸色,知道再着急、再往下说啥也是白费劲,便只好说道,“算了,吃吧。你那还有酒没有?”“有个屁!”一说到酒,田豹子又来劲了,“有多少酒能架得住你这大肚子?我上回好不容易带回来半葫芦小烧,可到好没等我闻着味着,你到是先……”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田豹子却猛然的屏住了声息,小声说道,“不好,有人来了!”牵马岭是辽西医巫闾山的余脉,绵延数十里分为大小牵马岭,由老爷岭圣清宫的院监王子仁道长创建的抗日武装“穷党”的总堂就设在了大牵马岭的老营之上。往日里牵马岭老营由王老道亲自坐镇,又有蝎虎子、李白脸、曾氏兄弟等一众干将为其左膀右臂,着实让同昌城里的鬼子和伪军头疼不已。而今天却大不相同。牵马岭下面的炮声已经停了一会儿了,就连枪声也都已经渐渐弱了下来,估计一场大战将将结束。可让人奇怪的是,从头至尾,做为重中之重的牵马岭老营,却是一枪未发,甚至连一点人喊马嘶的声音都没有传过来。到是由李白脸把守的蜈蚣沟枪声大作,虽然大伙都知道蜈蚣沟那地方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可今天鬼子是有点发疯了,愣是把李白脸的人马堵在蜈蚣沟寸步难行,气得李白脸哇哇大叫。但叫也没有用,鬼子的小钢炮虽然炸起来不说土崩石裂,可缺德就缺德在那炮弹象长了眼睛似的,居然能绕过石头直接把炮弹砸到事先挖好的战壕里。李白脸还有心思和小鬼子拼命,但他手下的兄弟们可就受不了了,一个个也不等李白脸指挥,就从战壕里跳出来往蜈蚣沟深处钻,把蜈蚣沟前面的阵地就这么白白的送给了鬼子。“这帮王八犊子!”李白脸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这大冬天的硬是让李白脸出了一身的汗,那张小白脸上除了土就是泥还有冰茬子,李白脸眼看着鬼子和伪军守住了蜈蚣沟的山口,一时半会儿是没有往里冲的打算,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想想也是,这蜈蚣沟是出了名的九曲十八弯,就算是有熟人带路,大白天的都容易迷路,更别说这黑灯瞎火的,小鬼子哪敢往蜈蚣沟里面进?“不行!”李白脸还是摇了摇头,他这蜈蚣沟距离牵马岭老营不远,这边打得热火朝天,老营那边咋一丁点动静都没有?李白脸估么着王老道那边肯定是出事了,要不然的话王老道绝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否则他也不可能带着手下的兄弟投靠了王老道的“穷党”。“李白脸!”就在李白脸正琢磨着呢,突然外面山口有人喊了起来,那声音又尖又细活象个太奸,不问可知正是同昌侦缉队的队长人送外号小阎王的阎震,“李白脸,死了没有?没死就给老子个动静!”“小阎王,你死了老子我也死不了!”李白脸喊了一声,“咋的?今儿个突然长卵子了,想和李爷单挑吗?”“少他娘的废话!”小阎王回骂了一句,“姓李的,老子今天来是给你条活路。实话告诉你,王老道已经被黑田太君带人抓了,蝎虎子也已经投降了皇军。等一会儿黑田太君再带人收拾了许三姑,这整个牵马岭可就剩你李白脸一个刺头了。你是打算自己麻溜投降啊,还是等着皇军给你剃平了啊?”还没等李白脸说话呢,蜈蚣沟里已经“嗡”的一声乱成一团。那王老道就是“穷党”的主心骨,此时一听说王老道被抓,蝎虎子投降,李白脸部下的一百多人可就全乱了套了。便有人悄悄的对李白脸说道:“大哥,要不咱……”“别听小阎王放屁!”李白脸怒道,“王老道睡觉都睁了一只眼,凭鬼子那两把抄儿还想抓他?我大哥蝎虎子更不可能投降鬼子,你们他娘的长点脑子行不?”被李白脸这么一吼,人心算是稍稍静了静,“哼,再者说了,我李白脸敢带着人和鬼子干,可就没想过投降这么回事。谁要是再敢提这两个字,别说我李白脸翻脸不认人!”虽说这几句话把大伙都给镇住了,可黑暗中却谁也没看清楚,李白脸的一张白脸越发的没有了血色。他招了招手,叫了几个心腹过来,让他们带着人守住山口的几处要道。他知道这三更半夜的小鬼子不敢攻进蜈蚣沟来,只要守住这几条要道,蜈蚣沟就丢不了。而李白脸自己在安排完防守之后,却趁着黑夜悄悄的潜了出来。别看山口处连鬼子带伪军还有侦缉队的人总共得有百十来号,还架着两门小钢炮,但这蜈蚣沟毕竟是李白脸苦心经营的地盘,想拦住他李白脸的话,这小阎王还得再练个百八十年再说。

        皓月凌空星月明
        平台app下载

        皓月凌空星月明
        优势演示

          玄幻  |  逸年

          又折腾了七八分钟,在穆婉兰媚媚的惊呼声,大床猛地抖动了几下,微微颤动起来,过了好一会,我探出脑壳,掀开了被子,望着脸色红润的穆婉兰,嘿嘿地坏笑起来,轻声道:“兰姐,这麻酥.酥的感觉真好。”穆婉兰轻吟了一声,伸出瓷器般精致的玉臂,在我胸前推了推,羞恼地道:“小坏蛋,快出去!”我咧了咧嘴,笑嘻嘻地道:“别急,兰姐,让它在里面在动一会。”“别说流氓话!”穆婉兰臊得满脸通红,屈指在我额头敲了一记爆栗。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眉花眼笑地道:“兰姐,昨晚我们俩难道说的还少吗?”穆婉兰白了我一眼,用手捂了脸,咬着粉唇,有些伤感地道:“我真是失心疯了,喝了点酒鬼迷心窍,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情来。”我听的微微一愣,心里嘀咕:咦!这女人什么意思啊,那天他和高局在办公室……加第二天早我打扫卫生时,还看见了纸篓里的卫生纸……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装起清纯来了,有意思吗?“小泉,你经常锻炼吗?身体好结实呀。”穆婉兰没有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紧紧地搂着我,手掌在我胸口轻轻抚摸着,轻轻喘着香气道。这次我和穆婉兰缠.绵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算是彻底将穆婉兰给喂饱了,让她在一个小时之内两次到达了快乐的巅峰,完完全全的享受了一回做女人的乐趣。“嘿嘿!兰姐,怎么样,刚才爽不爽啊?”我躺在她身边,扭头看着她,一脸的坏笑。“舒服死了呢,姐都好多年没体验过这种高.潮的感觉了。”穆婉兰喘着气,有点感慨的说道。“兰姐,你别骗我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像兰姐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哪里会缺少男人。”我甜言蜜语的灌着迷汤。“你个小坏蛋!”穆婉兰满脸潮红的乜了我一眼,娇嗔的道:“你把兰姐我看成是什么人了呀,难道是个男人我会让他床?”“兰姐,那……那个……”我故意欲言又止,嘿嘿一笑,将话题转到了高启荣身。“你不是想问高启荣嘛……”穆婉兰只瞄了一眼,猜出我在琢磨什么,她轻蔑的笑了一声,不屑的道:“要不是让他给我帮忙,我才懒得应付那个老色鬼呢。你刚进资源局,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这些事以后你自然会了解的。”“兰姐,那老家伙那天下午把你叫进他办公室,你们都……做什么了啊?”我壮起胆子,笑嘻嘻的问她,一付欲言又止状。虽然基本断定他们是在里面嘿咻了,但看见刚才穆婉兰的神态表现,却觉得又有点不像,我懒得琢磨了,干脆确认一下。“你个小坏蛋!什么意思呀你?”穆婉兰捏着我的鼻子,扭过头看着我,一脸疑惑的问道。我暗咬了咬牙,干脆把话挑明,道:“兰姐,我……我第二天看见字纸篓里的卫生纸,不是……那个……你们在一起啊?”“卫生纸?……我们在一起?……”穆婉兰愣了愣,脸一付恍然大悟状,突然冷冷一笑,道:“怎么?合着搞了半天,你以为是我和那老色鬼……?”“兰姐,我不知道,随便问问嘛。”我表面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切!我算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做,躺在家里也够我一辈子吃喝了,高启荣那区区一个副科级的老色鬼,凭他也想睡老娘我?他肚子里倒是有这份鬼心思,但也要老娘能看他才行啊!……”说着,穆婉兰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告诉你吧,光是我知道的,你们局里有两个小姑娘和他有一腿,其一个是局办公室的,另一个是财务科的,那老色鬼凭着手那点破权,这些年可没少做这种事情。”说到这儿,穆婉兰恨恨的乜了我一眼,面带寒霜的道:“算了,懒得说这些破事,你现在都知道了,赶快走吧,早还要班呢。”我一听对方这语气,心里登时“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刚才说话没注意,将大美女给得罪了。但我哪知道这间有这许多曲折,也不能怪我啊。可这时候和女人讲道理是不行的,唯有赔小心是策。好话说了一箩筐,穆婉兰募得咯咯笑了起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撅着小嘴道:“干嘛啊你,不会这么快爱姐姐了吧?”我翻了下白眼,轻声的道:“爱不爱的先放一边,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那又怎么样?”穆婉兰撇了一下嘴角,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哼了一声,淡淡地道:“不怎么样,只不过,除了我以外,任何男人都不能碰你!”穆婉兰愕然,吃惊地望着我,伸出芊芊玉指,点着我的脑门,饶有兴致地道:“小.弟弟,你讲一点道理好不好?我们两个算是发生了点什么,也只是暂时的你情我愿,却不受法律保护的。呵呵!算是你们高局长也不敢管我,你倒好,居然有胆子管起老娘的事情来了?”我笑了笑,把头转向窗外,目光却逐渐变得锐利起来,轻声的道:“高局?哼!他算个屁。像你之前所说,凭他区区一个副科级局长,我至于要怕他?现在只不过是才参加工作不久,低调做人罢了。”穆婉兰秀眉微蹙,道:“不会吧,他好歹也是你们局里的二把手,你能奈何得了他?”我淡淡一笑,语气凝重地道:“给我半年时间,或者最多一年,我能把他踩在脚底下,你要不要打个赌?”呆了一呆,穆婉兰双手捧腮,怔怔地望着我,好地道:“小.弟弟,你该不是认真的吧?”我轻轻点头,微笑着道:“当然是认真的。”穆婉兰撇了撇嘴,白了我一眼,道:“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才参加工作的新丁,说起大话来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小.弟弟,姐姐真服了你了!”我嘿嘿地笑了起来,却没有吭声,这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穆婉兰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是送牛奶的。”“兰姐,我们俩的事,你可千万别和高局说漏嘴了啊。”等到穆婉兰拿牛奶回到卧室,我叮嘱她道。我还是有点担心她一不小心告诉了高启荣,不过我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这女人是老江湖了,说话、办事肯定会有分寸。再说了,穆婉兰和自己在一起,说给高启荣知道,对她这样有身份的集团老总来说,可也没有半分的好处。“切!看把你吓得,刚才是谁在一旁把大话吹的呜呜作响的?”穆婉兰咯咯一声轻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呀?”她说着,娇俏的乜了我一眼,指尖顺势在我脸庞轻轻划过,那付冶艳的表情堪金莲,赛过妲己,把一个三十多岁花信小少丨妇丨那种独特的魅力,展现得是淋漓尽致。早晨班时,我婉拒了穆婉兰送我的好意,坐公交车,晃晃悠悠的直奔资源局。可没料到的是,我因为莫名其妙的得罪了杨浩,现在遇到麻烦了,之前陈发全还真说的没错。刚走出车站不远,看到杨浩正在路边吃着早点,我稍一犹豫,还是向他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太乙决
          app客户端下载

          太乙决
          ios官网下载

          玄幻  |  慕青

          张强也站起来笑哈哈地说:“大家还是先下车吧,改日再唱哈!”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市区酒店了。团友们等车停妥后,纷纷提着行李包有秩序地下车。张强提着赵倩和自己的行李箱,与赵倩并排跟着队伍走进酒店。赵倩刚吃完晚饭回到酒店房间洗了把脸,正想着,张强会不会找她一起逛街?她渴望着,等待着,向往着。正在这时,赵倩的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是张强微她:“晚上一起逛街好吗?”“好的呀!去哪儿逛呢?都有谁一起啊?”赵倩激动地回道。赵倩口头上这样问张强,实际是想和张强单独行动。正中赵倩下怀,张强说:“就咱俩,我在酒店门口等你!”赵倩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过去,激动地说:“我马上到!请帅哥等我!”张强在酒店门口盯着大门,急切地等着赵倩,不时的看手机上的时间表。也许女人都是这样,说马上就到,还是要等一些时间的。这时候的张强有点焦急,就怕赵倩改变主意,但他又能耐心等待着,不管等多久,只要赵倩能来就行。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赵倩就到了,对于张强来说,好像等了一天。看到赵倩到,张强激动地说:“谢谢赵老师赏脸!请!”赵倩学着张强,微笑地说:“不客气,这是我喜欢的事儿!”张强哈哈大笑起来说:“太荣幸了,也有美女这样说!”赵倩边走边笑着说:“这不是你常说的一句话吗?哈哈!”张强甜甜地看了看赵倩说:“看来你也会甜言蜜语啊!赵美人!”赵倩也甜滋滋地笑了笑说:“这都是和你学的啊!撩妹专家,爱情专家!”“专家不敢,专业还说的过去哈!去哪里玩啊?要不我陪你去服美儿买件衣服?”张强凝视着赵倩笑道。他能抓住女人的喜好,懂得女人的心思,的确称得上撩妹高手。赵倩淡淡一笑说:“不用,我不太喜欢逛实体店,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网上买的。这样省时间啊,逛实体店浪费时间。”张强稍微弯下腰端详着赵倩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买啊!赏个脸,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好吗!”赵倩心里甜滋滋的,嘴上却说:“不要,无功不受禄!我们还是去逛公园吧,公园安静。”张强满脸笑容地说:“那我们就去南岸景观公园吧,那里非常安静,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是一个谈恋爱不二的选择。”赵倩笑了笑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和你谈恋爱呢!”张强招招手,拦下一部出租车,两人坐上后车座。张强说:“师傅,我们去南岸景观公园,多少钱,我先给你!”师傅说:“大概十元吧,一会儿打表再给吧!”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赵倩也没躲闪。彼此心里像吃了蜜似的。十五分钟就到了目的地,他们付了车费下了车,牵着手并肩走进公园。公园上没太多的人,他们边散步,边嘻嘻哈哈地聊天。这时,一对年轻夫妇牵着三、四岁的女孩儿走过来,小女孩走在中间,看到张强和赵倩喊道:“叔叔、阿姨好!”也许是赵倩的职业病发作,也许是母性在作怪,看到孩子就兴奋起来,蹲下去抱着小女孩笑着说:“小朋友好!谢谢啦!”小女孩笑着说:“阿姨,你不用客气!阿姨我喜欢你,你好漂亮哦!你叫什么名字啊?”赵倩亲了小女孩一口笑着说:“阿姨叫赵倩,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也对着赵倩的脸蛋亲了一口说:“阿姨,我叫雯雯,上面一个下雨的‘雨’,下面是文章的‘文’。”赵倩笑着说:“雯雯的名字真好听,你好可爱,阿姨也喜欢你!”夫妇俩笑着说:“雯雯,我们该回家了,不要影响叔叔阿姨。你们好好玩,再见!”夫妇俩牵着小女孩向公园的门口走去。赵倩笑了笑说:“张强,你喜欢孩子吗?”张强使劲地点了点头说:“我超喜欢孩子,更喜欢女孩子,我希望有一个像你一样美若天仙的女儿。你给我生一个吧!好不好?”张强总是会借题发挥,说得赵倩晕乎乎的,甜滋滋的,美哒哒的。于是,赵倩便迷失了方向,顺着张强的话题说道:“要是生个男孩儿呢?”张强开心的笑着说:“那就再生一个啊!”赵倩又说:“第二个还是男孩呢?”张强调皮的笑盈盈地说:“再生一个,直到生女孩为止啊!”赵倩瞟了张强一眼说:“你想得美啊!我又不是生育工具,哼!”他们走着走着累了,就找到一条长椅坐下来。在微弱的灯光下,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说:“我爱你,咱们在一起吧!自从认识你以后,我每天都想你,真的想你!我是很认真的!答应我好吗?”此时此刻,赵倩的心跳得特别厉害,便深情地笑了笑说:“张强,你真的喜欢我吗?那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呢?”张强盯着赵倩的脸说:“你太美、太优秀了!我不敢向你提出来,就怕遭到你的拒绝,所以才等到现在啊!”赵倩虽然没有在语言上答应张强,但却乖乖地让他紧紧的抱着。赵倩和男人拥抱虽不是第一次,但不知为什么心跳得空前厉害。他们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很久,很久,但对一对疯狂的第一次拥抱亲吻的年轻人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儿。过了许久,赵倩轻轻地推开张强说:“张强,咱们回去吧,太晚了!明天还要排练呢!”张强神情地凝视着赵倩说:“倩儿,再坐一会吧,我不想就这样和你分开,我想一辈子都抱着你!”“强儿,我们还是回去吧,来日方长呢!我也希望你就这样抱我一辈子,我也不想离开你啊!”赵倩柔声柔气地说。张强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那好吧!咱们先去吃点儿东西,不然你会肚子饿的!”“还是不要吃了,我怕胖!”赵倩推辞着。张强赞道:“你的身材非常苗条,比舞蹈系的女孩还好看!稍微胖一点点没事儿,再说吃一次夜宵也胖不了啊!”“好!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走吧!吃什么呢?”赵倩不想扫男朋友的兴,便笑着说。张强抬起右手指了指前方,笑盈盈地说:“美女有请!”赵倩扬起手说:“帅哥前面带路!”赵倩跨步向前走去,张强紧跟着。他们才走了几步,张强越前一步牵起赵倩的手说:“倩儿,咱们并排走!”“好哒!你的手真暖和,血气方刚,有阳刚之气!”赵倩笑了笑说。张强得寸进尺地笑嘻嘻地说:“我的身体更暖和,冬天就像火炉,我可以为你暖和一辈子!”他们边走边聊,一会就到小吃店了。“倩儿,你喜欢吃什么?我来点!”张强问道。赵倩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事儿,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对吃没有太多的讲究。”其实,赵倩喜欢吃店里的牛肉片,但她不说,让张强去猜,看看眼前的男人到底懂自己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