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535章 异世界狩猎
    特色说明

    更新时间:2021-04-12 15:58:01

    我要打赏
    指导有方
    打赏共734019恒币
    支持可靠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下载苹果版

    我要评论
    下载中心
    评论共1994条
    广告发布

    app下载平台

    “想姐姐的全部……”叶凡嘴里说着,一只手已经搭在了林美心的细`腰上,比起她的妹妹来,她的身材显然丰腴了很多,也柔软了很多。“真的么?”林美心娇嗔了一句。

    回复(88)

    手机版客户端
    淑蕊

  • 穿越千沟万壑
    下载安卓游戏

    林美玉心乱如麻,根本就没有听清楚叶凡的道歉,迅速的穿好衣服, 打开房门就朝外面跑去,似乎生怕再被叶凡拉进去一样……

    回复(53)

    千颜泪

  • 赛迪纳斯1圣痕起源
    中文版下载

    "老师?啊……"叶凡骤然一惊,迅速的手中的烟头灭掉,然后迅速的站直了身子,朝着苏琴行了一礼道:"老师早上好……"说完之后,那双眼睛,又不自觉的落在了那一对巨胸上,没办法,这胸`部真的太迷人了。

    回复(89)

    染慕

  • 逆道成祖
    ios游戏下载平台

    “你敢……”说这话的却是叶凡,感受到司空嫣然护短的心思,他的心里早已经感动的一塌糊涂,小姨还是小姨,还是那个从小就爱他护他的小姨,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点却从来没有变过。

    回复(38)

    碧彤

  • 卡塞尔的小怪兽
    app下载

    “小姨,你呵护了我这么多年,现在小凡长大了,就让我来呵护你吧……”叶凡淡淡地说着,已经松开了司空嫣然的手,朝着前面踏出了一步。他的身影潇洒而孤寂,他的神态镇定而自若,一股无形的霸气散发出来。

    回复(52)

    萦溪

  • 捡到一个女巫
    手机版手机版

    只有洛雪嫣眼神依旧一阵嘲讽,一个只知道逞强的家伙能有什么用?难道他还能够对付对方这么多人么?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做只会让他受伤,最后反而让嫣然姐担心么?

    回复(35)

    莫凛寻

  • 我凭本事虐男主
    下载网

    "难受?哪里难受?"司空嫣然迷离的眸子有了刹那的担忧!"小弟……"叶凡声音很小!"小弟?"司空嫣然一愣,紧接着迅速明白过来,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下午为他洗澡时候的一幕,他已经不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大人了,在某些方面自然有些急切的需求,必须得尽早的给他找女朋友了!

    回复(93)

    白洛

  • 重来1992
    版本活动

    只是自己毕竟是他的小`姨,就算自己不在乎,可是真的和他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以后怎么办?司空嫣然的脑海中闪过了一抹犹豫,而叶凡的身体却是越来越烫,看得迷醉的司空嫣然也是一阵心疼。

    回复(28)

    苣婉

  • 红楼之姜蝉
    下载专区

    尼玛的,自己不过是脱下衣服而已,这胡思乱想做什么呢?再一次压住了心中的躁动,叶凡解开了第二颗纽扣,然后是第三颗……

    回复(85)

    旖葵

  • 网王之黎桅
    策划方案

    "我是新来的……"叶凡老实道,眼珠子却在眼眶打转,好漂亮的胸,不知道她里面穿着什么颜色的内`衣。"我当然知道你是新来的……"苏琴没好气的白了叶凡一眼,这是大一新生,当然都是新来的,"我的意思是,你昨天似乎没有前来报名?"

    回复(12)

    醉蓝

  • 血之王路
    玩家分享

    看着怀中还陷入迷醉状态的司空嫣然,叶凡索性一把将她抱起,只感觉司空嫣然的身躯火热柔软,更有阵阵酒香传来,只让他有些心花怒放,压抑着心中的躁动,抱着司空嫣然朝着楼上走去,一路来到了司空嫣然的房间,将她放在了床`上……

    回复(40)

    童汐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优势演示

      书友还读过

      大明傻王爷
      下载游戏中心

      大明傻王爷
      大厅哪个好

      玄幻  |  涵柏

      “你们好。”季幼青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眼,露出温和而无害的笑容。“季老师,我们坐下说吧。”那名女警道。季幼青颔首,坐在了空余的沙发上。接着,两位丨警丨察一个询问,一个记录的问了她昨天发现自杀女生的经过。没有什么疑问后,负责记录的男丨警丨察合上笔记本,对校长道:“校长,现在文秀岫同学的母亲说文同学是在学校里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才会自杀。这件事在社会上影响很大,领导也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情况。”“应该的。”校长道。“两位想要在学校里问什么,我们都会全力配合。我们也希望早日查明真相,弄清楚文同学自杀的原因,不仅是为了学校名誉,也是为了警醒,防止再发生类似的事。但是,我也相信,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是一视同仁,同学也是互相有爱的,不会出现不公平待遇的问题。我们也很希望丨警丨察同志能还事实于大众,不希望被学生家长误会啊!”两名丨警丨察互相看了一眼,男丨警丨察说,“我们一定会尽快查清楚一切。”他们提出要去文秀岫的班级看一下,校长让杨主任陪同去了。季幼青觉得已经没自己什么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校长叫住。“季老师,你等一下。”“季老师,你等一下。”在季幼青准备离开的时候,校长叫住了她。北阳一中的校长是一个长相很温和,儒雅的男人,已经有五十多岁,但是在每天的着装上,还是打扮得一丝不苟,让性子跳脱的人在他面前,都不自觉的收敛起来。“校长,还有事吗?”季幼青转过身问。校长沉吟了一下,才道:“刚才丨警丨察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件事对咱们学校的声誉影响很大,一大早教育局就已经打电话来询问事情的原由。可是,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文同学会在学校自杀。你是高中部的心理老师,文秀岫也是高中部的学生,我想你代表学校去医院探望她,如果能问出她自杀的原因就最好了。”这番话,说得还算婉转。其实,在校长开口的瞬间,季幼青就猜到了校长的用意。丨警丨察办案讲究程序,等他们去查清楚到底文秀岫是为什么自杀,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可是,每耽误一分钟,这件事在网上的发酵就会更严重。俗话说,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校长是希望她以文秀岫为突破口,搞清楚她自杀的原因,尽快还学校清白。“我明白了校长,我去办公室收拾一下,就去医院。”季幼青接下了这个任务。校长斟酌了一下,又道:“如果需要的话,你可以再叫一名老师陪你过去。”季幼青摇头拒绝,“我先去看看情况吧。”这个时候,搞得人多势众的过去,更会增添误会。“好,那就辛苦季老师了。”校长颔首,也没有坚持。季幼青离开校长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林璇居然还在。她一进门,林璇就紧张的迎了上来。“校长找你什么事?”季幼青笑了笑,“没什么。被你说中了,昨天丨警丨察没找到我,今天去补录一份记录。”林璇了然的点头。突然,她看到季幼青在拿起自己的包和钥匙,又关了饮水机的电源开关,一副要走的样子,不由得上去拦住她。“你干嘛?你不会向校长辞职了吧?”季幼青惊讶的看向她,“为什么这么说?”林璇被她看得有些不知所措,讪笑着低头。季幼青认真的看了她一会,然后才道:“你想辞职?”林璇嘴角微微一扯,低声嘟囔,“刚上班没多久,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我……”季幼青劝她,“你要考虑清楚,这个职位你是好不容易才考进来的。而且,你能保证你换了新的工作,就不会再遇到别的意外?”林璇沉默不语。季幼青在心中叹了口气,声音放缓:“没有人会轻易选择死亡,我们是老师,在学生经历绝望和痛苦的时候,我们应该做的是帮助他们走出这种绝望,而不是拂袖离去。林老师,这条生命是我和你共同救回来的,难道你打算就这样放弃?或者,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而放弃自己的职业和理想?”“!!!”季幼青最后这句话,触动了林璇的心。她瞳孔微微一缩,神情浮现出纠结。过了一会,林璇仿佛想通了般,释然的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她笑道:“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才经历了一点事,就忘记了我当初是多么热爱这个职业,希望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教育事业。”季幼青也笑了,“我倒是觉得,你以后会成为一名很优秀的老师。”“谢谢,你也一样。”林璇的眼中重新出现了光芒,连憔悴的脸色都无法阻挡这种发自内心的勇气。“对了,你是准备去哪?”林璇这才想起来,季幼青似乎要出去。季幼青并没有隐瞒,“校长让我代表学校,去看一看文秀岫。”“你一个人可以吗?”林璇问。季幼青点头,“应该没问题。”林璇早上还有课,又是新来的老师,也不方便请假,见季幼青这么说,只好道:“那行,你去吧。自己小心些,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或者直接报警。”“没那么严重。”季幼青好笑的道。林璇却十分认真的道:“你是不是没看到那些新闻?有些家长情绪激动起来,简直就是恐怖!我们如今也是高危职业了。”“放心吧,我能保护自己。”季幼青跟她说完,又在林璇的目送下,离开了办公室。医院离学校很近,季幼青直接选择了步行。刚到医院,杨主任那边就给她发来了信息,是文秀岫现在所在的病房床号。因为是特殊病人,考虑到她情绪不稳定,所以医院还专门给她安排了一间没有其他病人入住的病房,还紧邻护士站。季幼青按照信息来到病房外的时候,就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了里面身形消瘦的少女,背对着大门,侧着头看向窗外的情景。在门外默默站了一分钟,季幼青并未推门而入,而是先去了护士站,找到了管床医生,了解一下文秀岫现在的情况。“这女孩,醒来之后,就一句话不说。伤口问题不大,我们更多的是担心她的情绪。”管床医生对季幼青道。季幼青问,“她家人没有陪她吗?”不问还好,这一问,管床医生就叹了口气,“就见到孩子的母亲,听说父亲在外地打工,一时半会赶不回来。不过,她那个妈啊……”“她妈妈怎么了?”季幼青追问。管床医生摇了摇头道:“她那个妈是个厉害的。孩子刚醒来的时候还寒虚问暖了几句,后面见她不说话,她妈妈就破口大骂,就差没冲上去打了。幸好被护士发现,及时阻止了。你说,孩子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还骂得下去,打得下去?就不怕刺激孩子再一次想不开?我看那孩子一动不动的样子,恐怕也是习惯她这个妈了。你瞧,一大早的,她妈说昨天已经请了假,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请假了,觉得反正女儿救回来了,一个人呆在医院里有医生护士照顾着也没事,就那么心大的走了。”

      万界合集
      适用范围

      万界合集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玄幻  |  倾夏

      龙城,农历七月十五。今天正好是我二十岁生日。可惜,别说蛋糕,我已经饿了三天三夜,唯有走进面前的当铺。“当了!”我摘下身上仅存的玉佩,递到了高高的柜台上。一双鼠眼目光深邃,滴溜溜的朝着柜台外瞧了一眼,这才把注意力放到玉佩上。“破玉佩一块,价值三个大子儿。”闻言,我一把拉住玉佩的红绳,抢夺回来。“你爷爷的,三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啊!”我气的不行,拿上玉佩就走出当铺,好歹也是块玉啊,这么不值钱?咕咕咕。肚子又开始闹起了革命,饿了三天,粒米未进,我早已饿的头晕眼花。“三块钱?打发要饭的,哼!”我气不打一处来,愤愤的朝着当铺门口啐了一口。我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可不会吃了这亏。我噗通一声坐倒在肮脏的角落中,看着玉佩上简单刻画的方字,无奈的叹出口气来。屋漏偏逢连夜雨,就连路灯都舍我而去,让原本就饿疯的我更是进入了绝望的状态。眼前也渐渐出现了我的家人,但他们渐渐离我远去,我根本追不上。除了我一个,全家人一夜之间便患上了绝症。只不过一个星期,全都离世而亡。我那时候还小,除了哭,根本听不懂他们所说。除了爷爷,用最后一口气告诉我,我的命很奇特,锁命之相。若是想保住方家,二十岁前,隐于世中,等他们时候,不用敛尸,更不能回家!如能挺过二十岁,锁命便会有改变,但却还需改命才行。爷爷也是在这个时候,把玉佩给了我,让我死也要带在身上。如有机缘,便能找到龙城张家。这也是我流落到龙城,一直逗留于此的原因。但在此之前,务必不能透露自己身份。爷爷跟我说完这些,便也没了气息。可留在这时候,一个小小光点在胸口微微亮起,我从来没见过玉片有这种样子,眼中霎时显出了一丝惊讶。突然,玉佩上的房子瞬间就发出了晶莹的光辉来,光芒透着微薄的衣服,散了出来。我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胸口的玉佩变的炙热起来,我想要去拉下那块灼热的玉佩,可当手刚刚触摸到玉佩时,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似乎有很多讯息透过手中的玉佩传递到了我的脑中。无数的星光不停的被吸入到体内,原本灿烂的星空也顷刻昏暗无比。我连连抽搐了几下,身体也紧跟着无法动弹起来。玉佩光芒大盛,直穿天际,巨大的光柱直指天空中一颗未知的星辰。这便是像是激活了某种能量一般,星辰也紧跟着挥洒出奇异的光辉,洒在了玉佩上。由于我不能动,只能任由这种光辉洒在身上。玉佩就像是某种媒介一般,不断的温润着我的身躯。我的身躯也逐渐透亮起来,闪烁着荧光,持续不断……良久,光辉消失,整片天空再次陷入到沉寂之中,星辰也再次被城中灯光遮蔽。我从地上缓缓的爬起来,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这里仿佛经历过一场世纪大战一般,异常疼痛。可窝最关心的额还是胸口那块玉佩,拉开衣服一看,却发现脖子上只挂了一根红绳。红绳下面的玉佩早不见,我赶忙伸手去摸,却只是摸到了一块异常坚硬的皮肤。就像是烙印一般。那微微发着银光的玉佩此时早已镶嵌进了皮肤之下。我用手去触摸的时候,硬化的皮肤微光一闪,没入了皮肤之下,从表面看来,一点变化都没有。“玉尺经?”我稍稍恢复了净身状态,突然就发现了脑海中多了一本经书,立马紧张起来。任凭我看过再多的小说,此刻在脑海中莫名其妙出现一本经书,没吓坏就不错了。而且经书能在我的意识下翻阅,脑中的玉尺经文字也变的越发清晰,这又让我惊喜不已。可是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来,这关乎我家的职业。爷爷曾是一名风水大师,在我小时候就教过我一些堪舆风水上的知识。爷爷曾说过,现在所流传的玉尺经并不是真迹,只有方家才有,但这么多年,爷爷也从未找到。看样子,我脑中的玉尺经并不是后人伪造,是方家努力寻找的那本。这里面缩写的东西可要比小时候看的书精妙多了,光是前面的一段介绍,就让我赞叹不已。我草草的先翻阅了一遍这本经书的大概,顿时,双眸中散发出了烈烈余晖。玉尺经主修风水、堪舆,更有一些诸如算命、卜卦、奇门、星象之篇章,繁复杂乱,却又井然有序。眼下正是夜晚,此处又没人烟,只有一盏路灯散发出惨白的亮光。我便不再顾及,索性盘腿而坐,重新闭上双眼回到脑海中,仔细翻看玉尺经。在灯光下,我不时的呼出一口浊气,又缓缓的吸入,动作从笨拙缓缓变的轻盈。每有一口浊气吐出,我胸口便发出莹莹绿光,旋即又消失在空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气温也逐渐下降,但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就连身上的衣物被露珠打湿,依旧沉寂在某种状态之中……翌日。当一抹晨曦照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也从沉寂中缓缓苏醒了过来,我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三天来没吃过任何东西,却根本看不出憔悴来,反而显得更加精神奕奕。“真是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还真是入迷了。”我自嘲的摇了摇头。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这玉尺经中记录的东西居然这么精彩。一晚上没睡不说,还能这么入神的观看一本经书。在我记忆中,除了连环画能这么用功之外,也别无他物了。咕咕咕。“得先想办法把吃的解决了。”我揉了揉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走出了这片旧楼区,朝着大街上而去。此时正是清晨时分,街面上除了早餐店有人外,似乎也没多少人走动。却没想到,刚走上大街,便和一急匆匆的女人撞了个满怀。“你这人有病吧,见到人还撞上来!”眼前的少女长的相当精致,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上,亮丽的眸子正一刻不停的盯着。那微皱的眉头配上玲珑的鼻子,显得十分秀气。但偏偏鼻头上多了个小黑点。咕咕咕。肚子再次发出了几声抗议。三天没吃,身体早已有些支撑不住。我想着要不就从这丫头身上弄点钱花花,反正自己饿的都有些头晕眼花了。我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女孩还以为我要占她便宜,不停的往后退,嘴里也骂了起来。“你别过来啊,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可喊非礼了!”被女孩这么一说,我淡淡一笑,回答道:“别怪我多嘴,你今天要有口舌,会破财。”我为什么这么说,也正好是昨天一夜的功劳,正好他通读了面相十二宫的那部分,根据玉尺经中记载,鼻头那里叫准头,也就是所谓的财帛宫,鼻主财星莹若隆,两边厨灶若教空,仰露家无财与栗,地阁相朝甲柜丰。

      安郜的奇幻人生
        有什么不同

        安郜的奇幻人生
        大厅安全

        玄幻  |  雪色无香

        回到蓝家祖宅,张琦拍了蓝昊后背五六分钟才止住了呕吐,蓝昊站起身:“她这是谋杀,太坏了!”“蓝哥,你小点声吧,老爷子可很喜欢林姑娘,一心想要她做孙媳妇。”蓝昊不怕别人就怕爷爷蓝洪,立刻住嘴,一肚子的火气不知道和谁撒呢,陈晓东自己找上门来了。“你谁呀,等等。”张琦拦住了陈晓东。“我来找语苏,语苏,语苏我是陈晓东!”蓝昊正愁没地方发火呢,陈晓东自己找上门了,林语苏出来见到陈晓东也是奇怪,刚刚分别来的太快了。推开张琦,陈晓东来到林语苏面前献媚:“语苏,这是最新款的欧米茄手表,我给你戴上。”林语苏没有反对,蓝昊有心无力,但他知道以长补短,让张琦准备食材,他要大显身手,绝对不能输给陈晓东。“原来是晓东兄弟呀,来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出去迎接你呀,来来来快看看我的家,院子大吧?”蓝昊一直都不承认陈晓东比他大,叫兄弟已经叫顺口了。陈晓东不是傻子,在石头城能有这样一栋大院没个几千万是下不来的,他是有点本事,但想要买下这样的院子目前办不到。“兄弟祖上的确不简单呀,能留下这么大一处院子,兄弟好福气。”陈晓东意思是院子不是蓝昊自己赚来的。“哎,你说气人不,谁叫我有个好爷爷呢,晓东兄弟刚刚也没有醉,不如我们再好好喝一顿。”“那我和语苏就麻烦蓝兄弟了,刚好我要送给语苏很重要的东西,蓝兄弟做个见证。”情敌已经杀到家里来,蓝昊处于下风,得给爷爷争气,走进了厨房,先给自己的小弟张扬打了电话,得有人给他捧场戏才好唱下去。张琦买菜回到祖宅,见蓝昊窝在厨房,上前说道:“蓝哥,白天陈晓东得得嗖嗖,晚上我来办他。”“白天晚上都不能输给他,先练练我的手艺,等一会儿有他好瞧的。”蓝昊龙飞凤舞,一桌子菜一蹴而就,林语苏总算夸了他一句:“蓝昊,你可能就做菜可以。”陈晓东更加得意:“语苏,你租下蓝兄弟的房子不如去我的公司,我那公司有的是房间让你开侦探社。”张琦白了一眼陈晓东,嘟囔道:“看把你能的。”话音刚落陈晓东就接到了电话,端起来的酒也喝不下去了,站起身到一边说道:“老付你不能这样办,我的公司刚刚有了起色你不能把大厦收回去呀……”蓝昊笑了,张罗着吃饭喝酒,林语苏哪还有心思吃饭呀,陈晓东搞科研一步一步做起来的,把房子收回去,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不能按时交货的话,那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林妹妹,晓东兄弟太忙,咱们吃啊。”林语苏根本不理蓝昊,心思都在陈晓东的身上,陈晓东挂断电话说道:“我不能陪你吃饭了语苏,我要回公司去。”“哟哟,晓东兄弟也有为难的事呀,你要是求求我,或许还能帮你解决呢。”陈晓东心中恼火,瞪着蓝昊:“你要是能让人不收房子,我管你叫爷爷!”曾几何时陈晓东也是城府极深的少年,凭借自己的头脑闯出了一番天地,以笑脸迎人闻名圈内,可在蓝家祖宅面对蓝昊,没有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对手越是恼怒,蓝昊就越是淡定:“好啊。”说完还不忘夹一口菜放进嘴里满满的咀嚼,品尝陈晓东暴怒的味道,林语苏在旁边说道:“晓东遇到了困难,你就不要说风凉话了。”陈晓东不相信蓝昊有那本事,一个卖烧纸的怎么可能认识那些做房地产的大人物,转身就要走。蓝昊叫住陈晓东:“我一个电话,你租的大厦就不会收走。”话说的没滋没味,但陈晓东听在耳朵里字字挖心,迈出门口的脚又收了回来,重新回到蓝昊面前:“你如果真有本事,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等着啊。”蓝昊拿出电话给张扬拨过去。“小张,你是不是知道天源大厦被人收回的事呀?”说话的语气很强势,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张扬的回话,电话放出的外音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得到。“大哥,你想用天源大厦呀,我现在就让老付去收房子,你晚上过来就办手续。”张扬和蓝昊在演戏,陈晓东的身体僵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蓝昊问他什么意思,没什么反应,林语苏碰碰他才回道:“蓝昊大哥不要让他收回房子。”“小张你都听到了吧?不要收回房子,人家做的好好的,别断了人家的买卖。”“没问题大哥,还有什么指示?”蓝昊寒暄几句挂断了电话,立刻翘起了二郎腿,摊摊手说道:“没办法,就这么简单,晓东兄弟我们之前可说好了叫爷爷,不会忘了吧?”陈晓东脸色立刻变了,林语苏不想陈晓东难看:“蓝昊差不多就好了,你不过一个电话,不要太过分。”“好了好了,我不过开个玩笑,晓东兄弟咱们继续喝酒。”表面上蓝昊非常淡定,可心里面早就波澜壮阔了,从来都是别人踩他,今天这踩人的感觉还真不错,但在林语苏面前得表现出大度。陈晓东哪有喝酒的心情,来到蓝家祖宅是埋汰蓝昊的,却被蓝昊埋汰的体无完肤,愤愤而走。“不送了陈老板,科技精英!”蓝昊不忘记给陈晓东的心上扎一刀。林语苏出门去送陈晓东,憋了半天的张琦从椅子上起来又唱又跳:“咱们老百姓呀今个儿真高兴,高兴……”听到蓝昊咳嗽,张琦也没有反应过来,手舞足蹈的非常滑稽,蓝昊咳嗽的越来越厉害,张琦说道:“蓝哥,我那有咳嗽药我给你拿去。”蓝昊一脸的无奈,双手捂住脸不敢看张琦的表情,林语苏在张琦跳舞的时候已经在门口站着了,可惜蓝昊提醒张琦,他没有懂。哼了一声,林语苏留下了尴尬的张琦和蓝昊出了餐厅,回了自己的屋子,蓝昊说道:“张琦,以后说话背后得长个眼睛,林妹妹就喜欢小白脸,我给小白脸办这么大的事都没有给我好脸子。”“哥,我相信你的实力,要不我给你唱一首回心转意呀?”“一边待着去,准备准备晚上开工了。”有什么别有病,忘了什么别忘了赚钱,看看通灵商店这两天的账本蓝昊激动的都痉挛,半天踩缓过来。“天色不早了,快把夏白化他们叫过来我要开个会。”蓝昊精神抖擞,出了餐厅,到了门市房。张琦已经把夏白化他们都给叫来了,蓝昊让他们坐好:“大家都不要紧张啊,虽说我玉树临风,身材伟岸,但做买卖不是靠帅就能成事的,大家业绩都很好啊,所以每人发两刀纸作为奖金。”“蓝老板大气,能为你这么大方的老板做事,真是我的荣幸。”夏白化没有白叫这名字,一通瞎白忽。做为保安的尚武和独孤勇就没有那么会说话了,声音却也洪亮:“好!”蓝昊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谁还没点虚荣心呀,过惯了人人喊打的日子,突然有了一批非凡的员工为自己打工,自己跑火车的嘴再也不是空穴来风了。

        狴犴遗族
        最新引导

        狴犴遗族
        是什么意思

        玄幻  |  白洛

        “都做些什么工作呢?”“都是简单的工作,不需要什么技术。帮客人写单下单,传菜,收盘碟什么的。”这倒是真简单,无非就是跑堂嘛。“什么时候可以上班?我上夜班,日结的那种,你看行吗?”房东太太爽快地拍一下手:“行,没问题。晚上七点半左右我带你去摊子和我侄子说一下。”她转身准备出门去另一栋楼巡视时,我心里仍然有些发虚,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落在我头上?“房东太太?你家里有姑娘吗?”房东太太乐了,笑得差点把地面都震动起来。“小靓仔,有姑娘,也不能介绍给你了!”笑着像坦克一样地碾着路面去了。她最后这句话,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但一下子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管了,先休息,准备上晚班!午睡了一下,收拾了一下衣物,看了一下报纸,等到天黑,下楼。我没有花钱去吃晚饭,我觉得,在烧烤摊里上班,还用自己花钱吃饭吗?那不是白浪费在这样有一堆吃的单位上班吗?我是那种有摆在眼前的资源而不用的人吗?明显不是啊。一路上房东太太把我家的情况摸了个底儿掉,爸妈是做什么的,有没有资产,和几个兄弟姐妹啥的,要不是她是带我去上班,我几乎会觉得她是这替村里联防队在查户口呢。“我说房东太太,我家情况你都摸了个遍,是不是打算介绍个姑娘给我啊?”我和房东太太取笑道。“怎么?小伙子这么有模有样,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吗?”房东太太奇怪地问我这个她遗漏的问题。我放声大笑:“不是没有,是觉得,自己现在,自己都养不活,所以,把女朋友们,都放走了!”房东太太也笑:“小伙子心态不错,会有前途的!女朋友,不用愁。”这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得我后背一寒,几个意思?你是会看相的吗?知道我家里种了一院子的桃花树不成?康宁烧烤摊,门面不大,但架不住门前就是大马路的绿化带,而且这条路还只是修好,根本没开通,好家伙,这一大片的露天位置,全是他摊位的桌子椅子占着。桌子是那种可折叠的小四方桌,可以挤四个人,满满至少摆了十多桌,还有不少的路面空间,这要是全摆开,至少能有三十桌。凳子是那种小塑料凳,高高一摞放在门店前。我和房东太太到的时候,已经有五六桌人在甩开膀子吃着烧烤,喝着啤酒,抽着烟,胡侃着。门店口摆开的一长条烧烤的架子,一个面色被炭火熏得乌黑的中年人,双手在不停地忙碌着。一边眯着眼看刚刚被另一个小伙传上来的单子,一边对着单下从身后早分门别类放好各种材料的篚子里取食材出来放在架子拷着,一只手又拿着各种料孜洒在食材上。手法熟练的很,一看就是个老摆摊了!房东太太带着我进了门店,我才看到,门店里有个小柜台,柜台后面,坐着一个年青人,看不出高矮,正在拿计算器对着单子和钱。“康宁,晚班帮工的人我给你带来了。”房东太太明显和他很熟,直接将人往他眼前一带,然后自顾自在拿桌上的杯子倒水喝。他这时才把头抬了起来,看这脸面,怎么和房东太太的脸有点熟呢?“哦,大婶过来了?吃过了没有?要不要叫老叶烤点东西给你吃?”原来是真是房东太太的侄子?“我吃过饭了,你这里的东西,我可吃不习惯。你安排他工作吧,夜班,日结,下午和你打电话的时候说过了。”康宁小老板抬头上下看了我一眼,抬手叫来那个刚刚送单的小伙。“小罗,带这个…”这时,他才想起来,还不知道我叫什么。“你叫什么?”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里有些东西,但一下子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我叫江宁。”我没有多说话,不了解情况下,多观察少说话才是正途。“你叫小罗带你一下,不懂的去问老叶。马上就客人多起来了,你要尽快上手。小罗一会儿就下班了,你就接他的手。”他很直接,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我也不含糊,直接出门找另一个小伙小罗去接手工作去了。胖房东太太坐了一会,和我打个招呼,回去了。小罗和我年纪差不太多,听到老板招呼,看到我过去找他时,就马上停下手里的活,将手里的笔,下单排纸递了给我。“交给你了,我下班了!”他比老板还干脆,把东西一交,就直接转身要走。我愣了一下,这不是要带我一下怎么个操作规程吗?“那个,小罗,老板说要你带我一下,熟悉一下,我刚刚第一天来,以前没做过这个工种!”这小罗脸上满是痘痘,看着年纪和我差不多,青春期还没有过去的样子啊。不像我,青春期早早就过去了。“很容易的,不用带,自己做一下就知道了。”接着仍然转身去了店里面,我看着他从康宁老板手里拿了三十块工钱就走了。原来也是个日结的短工?但是,这家伙,怎么看着好像不怎么待见我的样子,老天爷,这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好不好?我好像没有哪个地方得罪过他啊!这时,外面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已经落座了。我就这么啥也没培训的情况下,匆忙进入干活的状态。还好只是下单,将单子递给烧烤的老叶,虽然没有人带,刚开始一两桌忙乱一下,总算没有出错。抽个空的时候,我递单子给老叶时,问了他一句:“叶叔,中班的那个小罗,是什么情况?刚刚好像看我很不顺眼的样子?”“帮我拿支烟。”老叶手里忙得很,根本没法空出手来拿烟点上。我在他的手边的台子上的双喜烟盒子里摸出一支,塞在他的嘴边。老叶用铁钳夹起一根烧红的炭火将烟点燃,狠狠地往肺里吸了一口,看得我很心动,像吃大餐美味的那种感觉。“那小子本来是上晚班的,他白天还可以弄点别的班上一下,今天康宁老板不知道为什么把他调到中班了,搞得他其它班时间不太够上,他不敢对老板发飙,肯定对你抢了他晚班的家伙不顺眼了!”我这才恍然大悟,我这是抢了人家的班了?问题是,这个安排又不是我做出的?瞪我也没用啊。“江小子,你和老板啥关系啊?小罗来这里帮工有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关照你,应该不会调他的班到中班的啊!”我笑了。“康宁老板是我房东太太的侄子!”老叶惊讶了一下,什么时候会有房东这么好,帮外乡租客介绍工作了?而且还介绍到自己家亲戚这里来?我接着笑道:“房东太太还有个小我三岁的女儿!她看上我了!”老叶大笑,笑得把烟灰震到了鸡翅上,他无动于衷,直接将油刷在鸡翅上,在火中上下翻转着。“你的房东太太有没有女儿,我是不知道,但小老板有个漂亮的妹妹倒是真的。”

        童心拾遗录
        ios版可靠

        童心拾遗录
        手机版客户端

        玄幻  |  烟雨江畔

        “还能怎么谢?给钱啊,人民的币”老道士搓了搓手指头,随后继续说道:“这香火钱也不是我要,回观里是要敬神的。看你家里不富裕也不多要,那啥——你给准备十万意思意思就行。”原本男人脸上还带着笑模样,听到老道士开口要十万的香火钱之后,嘴立马就裂了起来。随后他抱着肩膀蹲在了地上,哭丧着脸说道:“老神仙,你看把我卖了值不值十万?要不你把黄仙叫回来,让它上了我的身”“事儿给你平了,现在哭穷装死了?这样的事情道爷我见的多了,少来这一套!”老道士见到男人不打算给钱,原本打算发作的。可是又看到这一户人家实在是没啥油水,当下在心里盘算了一番之后,放缓了语气继续说道:“那你自己说,最多能给多少?”男人愁眉苦脸的说道:“家里原本还有点钱,这些日子都给这个败家娘们儿请神看病了。家里还拉着两万多的饥荒,要不我找亲戚凑凑,你先拿个三百?”“我要十万你给三百?就地还钱也没有这么还的,一口价八万八”“家里穷啊,我还拿着村里的低保。最多能给三百五”“别给脸不要脸啊,最后讲一次价了,六万六”“我也豁出去了,不过了!最多三百八”“五万!”三百八十五”经过一番不对称的讨价还价之后,最终男人凑了五百块钱。男人平时借惯了也不怎么还,没几个人赶借给他钱。就这点钱也是凑了半天,五百块钱凑出来一小口袋毛票。最大的才是个二十块钱,一块五毛的一大堆这让以为能捞一笔的老道士十分不满,数好了钱数之后,他骂骂咧咧的带着小孩子走出了这户人家:“你们家没好,等着遭报应吧。这次是被黄仙迷了,下次是狐仙,再下次是刺猬。过两年生的孩子像豆杵子”原本男人还想着送送,听他骂得难听也拉不下脸相送。任由这一对师徒俩推着自行车走出了自己家大门。老道士气哼哼的偏腿上车,随后一把将小孩子拽了上车。正准备骑车回家的时候,发现大门外面竟然停着一辆奔驰轿车。农村路上没有路灯,黑乎乎的也看不清车上有没有人。想着自己带着小徒弟连打带骗的只得了五百块钱,还要连夜骑车回家,凭什么人家舒舒服服的坐在豪车,自己还要累死累活的当下,老道士越想越气,将肚子里这点邪火都撒在奔驰车上了,一口浓痰啐在了车灯上,随后冲着奔驰骂道:“老天爷瞎了眼呐!什么王八蛋都能坐这么好的车。这钱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来的,你媳妇在外面靠人,你蒙头挣得王八钱”黑灯瞎火的,老道士老眼昏花以为车上没人,骂完还不算完,冲着车头的位置就是一脚。这一下直接将车头踹出来一个瘪,就在他准备再来一脚的时候,车灯突然亮了起来,随后车门打开,从驾驶位上走下来一个两米多高的男人来。这男人一身黑西装,走到了车头看了一眼车灯上的痰渍,和车头的凹陷之后,一把抓住了正要骑车离开的老道士,说道:“那口吐沫我不跟你计较,刚才这一脚得说到说到吧?”老道士没想到车上还有人,见到自行车被男人抓住,他急忙回头冲着小孩子说道:“死孩崽子!我不是让你老老实实坐着吗?胡乱伸什么腿,看看踹着人家车了吧。赶紧给人家赔礼道歉”训完了孩子,老道士又换了一副笑脸,冲着高大男人说道:“看在我的面子上了,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嘛,这孩子不小心碰到的,又不是成心踹的。你们都是有钱人,家大业大的也不在乎这点钱。”见到自己无缘无故的被老道士训斥,小孩子脸上都是愤怒的神情,瞪着老头子呼呼的喘着粗气。只不过他从小被老道士养大,虽然心里憋屈却又无可奈何。高大男人完全不吃老道士这一套,他指着车头的凹陷说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今天不把修车钱给了,你们爷俩那也别想去。我也不讹你,一千”“什么就一千?你欺负我这个老头子没见过世面吗?”听到男人让自己赔一千块钱,老道士的脸上瞬间变得涨红。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把毛票来,塞进了男人的怀里,继续说道:“就这么多”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后面的车门打开,刚才趴窗户看热闹的中年胖子从车里走了下来。笑眯眯的冲着高大男人说道:“破军你这是干什么?不就是一个瘪吗?谁踹的不是踹?看看你把人家吓的”说话的时候,胖子走到了老道士的身边。嘿嘿笑了一声之后,便将目光转移到了车后座的孩子身上。仔细端详了一眼坐在车座后面的小男孩之后,他从怀里摸出来一包中华香烟。取出来一根递给了老道士,随后再次说道:“刚才我在窗户外面都看到了,老师父你好本事啊。教出来的徒弟三两下就把黄仙赶走了,这比一般跳神的可厉害多了。”看到这个胖子好说话,似乎没有让自己赔钱的意思。老道士这才松了口气,他笑嘻嘻的接过了香烟别在耳朵上,这才说道:“都是雕虫小技,那是道爷我有好生之德,没有亲自动手。要不然的话一张符纸请下来太上老君”看着老道士说的唾沫星子乱溅,胖子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那是那是,看得出来老师父你就不是凡人。不知道贵师徒怎么称呼?要是以后我也遇到个鬼啊神的,去哪能找到你们师徒帮忙?”听到可能会有新买卖,老道士立马收敛了笑容,挤出来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说道:“你好眼力,既然都看出来,那我也不瞒着你了。老道士我法名孔大龙,是前明崇祯皇帝的三太子,刚刚出生的时候正赶上闯贼李自成攻打北上京。当时我父皇崇祯爷一剑斩断了我姐姐的胳膊,还想要刺死我然后全家一起殉国。幸好当时我师父黎山老母降世临凡,施展神通救下了我。带到了终南山学艺”胖子笑眯眯的耐着心思听老道士胡说八道,正听到老道士说他在终南山巧遇白素贞前来盗取灵芝仙草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胖子掏出手机听了一下之后,对着电话说道:“他去云南干什么?苗疆的死人潭行了,我亲自去一趟吧”三言两语挂了电话之后,胖子转头对着老道士说道:“真是不巧啊,家里出了点事。我得赶紧回去一趟这是我的名片,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直接打这个电话找我。对了,你这高徒怎么称呼?”老道士接过名片,借着奔驰的车灯光亮,看到上面印着——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局长高亮的名字。他心里一边盘算着这个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是个什么单位,一边应付着说道:“我这徒弟法名车前子看不出来老板你还是个局长,那啥,正好有点小事,贫道我打算重塑三清金身,老板能不能”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高胖子已经从怀里摸出来支票本。写上了数字之后,撕下来这张支票递给了老道士,随后笑着说道:“记得啊,不管什么事情,打这个电话”看着已经绝尘而去的奔驰车,老道士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是真的。借着车尾灯他数了数支票后面几个零:“个十百千万、十万要不娶个老婆还俗大儿子,记得明天早上去村子外面囤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