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的师妹是剑仙
是什么东西

我的师妹是剑仙
建议推荐

玄幻  |  樱语

尚庭松听了,眉头微皱,沉默不语,在这个话题,他很赞同我的说法,但处在他这个位置,却不太好表态,半晌,才微笑道:“在这方面,我们青阳市不会出现类似的问题。”我点了点头,笑着道:“这点我也确信了,自从看到章报之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尚庭松哈哈一笑,爽朗地道:“这正是要找你来的原因,叶庆泉,你这个警钟敲得好啊,很及时,也很响亮,我代表市里,向你表示感谢。”我笑了笑,赶忙说道:“尚市长,您言重了,感谢不敢当,不过,现在我可以坐了吧?”“快请坐,请座,哈哈!”尚庭松面带笑容,居然站了起来,拉开旁边的椅子,笑容可掬地道:“叶庆泉同志,你年纪轻,刚见面时,我们难免会有一些怀疑,请你不要见怪啊!”我坐下之后,笑着说道:“尚市长,您太客气了,我不过是平时喜欢阅读这些闲书,读的多了,有时候自己难免瞎琢磨一番,正巧碰到农机厂搞意见征集工作,所以我才试了一下。”尚庭松双手抱肩,有些感慨地道:“叶庆泉,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却底蕴深厚,见识不凡,真是难得的人才啊!”我笑着摇头,赶忙谦逊地回道:“尚市长,您太过奖了,不过是仗着年轻胆大,在领导面前班门弄斧而已。”尚庭松哈哈一笑,摆手道:“小叶,你过谦了。”“过分的谦虚,可等于是骄傲了啊!”刘先华端起酒杯,笑吟吟地道:“来,叶庆泉,我敬你一杯。”我赶忙推辞,笑着道:“刘厂长,我一会还要回单位班,您也知道,我刚参加工作,要是被我们领导看见我喝酒去班,怕是对我……”刘先华自己是农机厂的一把手,对我的话是深以为然。他愣了一下,随即脸露出理解的表情,连连点头道:“是我考虑不周,听了你一席高论,都快忘记你是个才工作的年轻人了。”尚庭松侧过身子,好地道:“叶庆泉,听说你还是前几年我们省的科状元?的是江州大学?以你当时的成绩,完全可以燕京、清华之类的,为什么江州大学呢?”我听了之后,稍有些犹豫……学时,我每次考试都排在学校的前三名,老师们认为以我的成绩,高考有很大的希望能进清华、北大。但我妈妈去世前曾叮嘱,让我以后不要去京城大学,所以高考报志愿时,我只填了我们本省的江州大学。当时老师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也为我惋惜。但我凭借儿时的记忆,隐约知道,我那素未谋面的父亲好像在京城工作,妈妈不想让他打扰我以后的生活,才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决定。但这些埋藏在心底的事情我没必要说,于是笑了笑,轻声道:“不想离家太远,考了江州大学了。”“不错,不错!”尚庭松展颜一笑,望着我赞不绝口,随即取出名片递给了我,微笑着道:“叶庆泉同志,你很好,是个相当不错的苗子,这是我的名片,以后遇到什么难处,可以随时和我联系。”“谢谢尚市长。”我笑着点头,恭敬的双手接过名片,扫了一眼,郑重地收起来。我知道,能够绕过秘书,直接给尚庭松打电话,这已经是一种特权了,不过,这个电话非常重要,轻易不能打。散席之后,尚庭松作为领导先走,刘先华和周衡阳紧随其后,到外面去结账,三人离开包厢后,一直醉得不醒人事的宋建国忽然坐起,冲着我使了个眼色,悄声的道:“小泉,我们也快走吧。”我登时愕然,随即醒悟,咧嘴笑了起来,没想到宋叔叔这么厚道老实的人,居然也会装醉。不过,我还是扶着宋建国走出去,微笑着道:“宋叔叔,你没什么话想要问我的吗?”宋建国叹了口气,轻声道:“小泉,你写的那章其实我不太懂,但是你做的这么好,我看着也很欣慰,没什么好问的,叔叔相信你。”宋建国的价值观简单而朴素,没有什么大道理,可是这样简简单单的语言,却让我十分的感动。因为我心里清楚,换成别的人,是没有胆子把材料递去的,毕竟万一出了事情,是会受到连累的。刚参加工作的这段时期,我感觉是紧张又带着一丝悠闲的日子,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进入资源局工作已经快一个月了。周五的下午,局里没多少人,高启荣从办公室里探出了一个脑袋,吩咐我道:“小叶啊,你去帮我叫办公室的小宣来一下。哦!对了,之后再顺便帮我去后勤处那边挑几个件夹回来,一定要挑仔细点啊,挑好一点的。”“好的,领导,我这去。”?我站起身,微笑着点头道“尼玛!件夹居然还要挑好一点的,你能不能找个好一点的借口啊?”走出办公室,我在心里暗自嘀咕。自从次穆婉兰对我说,高启荣与办公室的宣丽玲有暧昧关系,这段时间,通过我暗观察,发现每次只要让我叫宣丽玲去他的办公室,高启荣都会以各种理由打发我离开。我的招子也很亮,每次都故意磨磨蹭蹭的拖延很长时间才回到办公室里,所以高启荣对我这么识相的表现也非常满意。当然,有时候我不免也会寻思着,想偷看一下他那休息室的春.色美景,领略一下那高启荣的本事,看他到底有多雄厚的本钱,竟然这么厉害,隔三差五的在办公室里正法美女。下楼之后,我刚走到局办公室门口,见楼梯拐角处一个人影闪过,扭头一看,正好是宣丽玲从卫生间出来,准备进办公室。估计是这段时间宣丽玲去过几次高启荣的办公室,加局里多少有一些流言蜚语,宣丽玲也能猜到我多少知道一点她和高局的关系,

我和修仙女友
萌新指导

我和修仙女友
APP稳定版下载

玄幻  |  旎滢

我微微一愣,扭头看向四周,然后急忙拉开左手臂上的衣服。七道淤痕依旧存在,仿佛是在诉说着昨夜的一切。那并不是幻觉。“苏笑嫣到底是不是人,她是什么意思?”我揉了揉眉心,感觉有些头疼。“这么多未接电话?都是周元天的?”手机上未接电话足足有将近五十个,全部是属于周元天的。他仿佛是预料到昨晚我会出事一般,疯狂的电话只是为了确认我是否出事了。这周元天绝对不是好人,就是他把老子选成了祭品!我想起昨夜苏笑嫣说过的话,此刻肺都是快要气炸了,恨不得直接生吞了周元天。叮!不过就在这时,我手机铃声响起,有短信发了过来。“不要离开,诅咒已经形成,你必须继续待在大洼湖收费站,你的心我暂时保管,短时间内那些邪祟不会再对你下手。”短信内容很简单,落款是苏笑嫣的。“我的心?”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思索间,我将手放在了胸口上。这完全是属于下意识的动作,但下一秒却让我眼睛直接瞪大!我居然没有了心跳?!人没有心还能活吗?我愣在了原地,额头上冷汗噗簌簌的滴落了下来。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就在我呆愣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依旧是来自于周元天的。我回过神来,脸色不是太好的按下了接听键,但却没有开口说话。“小韩?”周元天试探性的问道,仿佛是在确定我的死活。“嗯。”我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了周元天。“你还活着?”周元天听到我的声音后惊呼了一声,非常的惊讶。不过在隐约中我又感觉到周元天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我要是死了,还能接电话吗?”我冷笑着,话语间尽显不耐烦。“咳咳...开个玩笑。”周元天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玩笑?有的玩笑,可是会出人命的!”“小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能是知道无法避开我的质问了,周元天没有再装疯卖傻。“什么意思?在我前面是不是还有几任收费员?另外,你认识李文华吗?”我虽然不准备辞去工作,但也没装备装傻充愣。“李文华?你怎么会认识李文华?!”周元天听到李文华后的反应很大,让我感觉到意外。他的声音在这一刻都是加大了几个分贝。“我认识李文华,这很奇怪吗?”我想到李文华出现的那晚,当时我还以为这是周元天的安排。但现在看来,周元天根本是不知情!“你来运管所,见面谈。”周元天深吸了一口气,几秒钟后才沉声说道。见面就见面,我还怕你不成?经历了那些脏东西的惊吓,现在我的胆子明显是大了很多。十几分钟后,我沉着脸出现在了周元天的办公室中。“你来了,先坐吧。”周元天看到我后,脸色明显是变化了许多,似乎是有些心虚。“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李文华的?”等我坐下来后,周元天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我上班的第一天,他来过运管所,是他和我一起去上班的。”我不以为然的解释说道。此时我还不知道这样的话语会引起什么样严重的后果。啪!周元天听到我的话后,直接站起身来,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靠!你干什么?!”我本来心情就是不好,此刻更是直接炸了。“干什么?我是要打醒你!李文华已经死了整整一年了,你居然说见过他,你确定自己不是得了精神病?!”周元天指着我的鼻子叱喝说道。“李文华死了整整一年了?”我打了个冷颤,后背顿时生满了鸡皮疙瘩。李文华已经死了一年。那天晚上出现的又是谁?我身体在轻微颤抖。哪怕是见过了很多脏东西,但内心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是有人在给我开玩笑?还是周元天撒了谎?又或者那天晚上出现的,就是李文华死后化作的邪祟?”我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了很多念头。“这是李文华的资料,你不要认为我是在骗你。”周元天轻哼一声,此刻从旁边拿过了一份文件夹,扔在了我的面前。李文华,男,死亡年龄……很详细的一份资料,是关于李文华的。而且在上面还有李文华的照片!这让我直接确定了我那天晚上见到的,确实就是李文华!“不要想太多了,好好上班,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周元天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周元天办公室走出来的。李文华不是人,那苏笑嫣呢?为什么我没有了心跳,但却还可以活着。还是说我也已经不是活人?浑噩回到宿舍,我点燃一根烟抽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就在这时,我看到桌子上多出了一封信。我眉头微微一挑,将那封信拿了起来。“大洼湖村,找郑道天!”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八个字。落款处则是写着李文华的名字!我手掌一抖,将信直接扔到了地上。一个死人,居然给我写信?“老子心跳都没有了,还怕什么?我倒要看看你想要搞什么鬼!”抽完一根烟后,我暂且冷静了下来。将地上的信捡起来后,我咬牙走出了宿舍。半个小时后,我已经是来到了大洼湖村。这里距离大洼湖收费站很近,也是大洼湖收费站附近的三个村庄之一。“李文华是沙岗村的,离这里好像也不是很远。”站在大洼湖村外,我自语说道。不过因为这里是在山区,哪怕是两个村庄距离很近,但却不能用眼睛看到。“娃娃,你要找谁?”刚刚走进大洼湖村,在村口位置我看到了一个正在晒太阳的老大爷。老人家满脸皱纹,穿着黑色衣服,看上去应该有七八十岁的样子了。只是看着老人家穿着的衣服,我总是感觉有些不正常。纯黑色的衣服,这很像是参加葬礼时的服侍。“大爷,我要找郑道天,您知道他住在哪里吗?”我笑着问道,递了一根烟给老人家。“你说的是老郑啊!他可是我们方圆十公里的出了名的大师,我当然知道他住在哪里了。”老人家接过香烟,满脸笑容的说道。“大洼湖村号,那就是老郑的房子,不过老郑一般情况下可是很少出手的,娃娃你未必能请动他。”“啊?那可怎么办?”我微微一愣。老人家见状笑了。“我看你这娃娃还算不错,这个给你,老郑看到这个,怎么着也得给我周老四一个面子!”周老四将一块黑不溜秋的玉佩递到了我的面前。玉佩有香烟盒大小,看上去不像金属,更不像玉石。

我撑不下去
客户端旧版

我撑不下去
中文版下载

玄幻  |  楠晴

瞧见秦书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身边有人冲着中年女人说,老板,今天咱们秦兄弟是贵客,你可得把你们洗浴中心的头牌贡献出来伺候好他。中年女人早已看见秦书凯的表情,伸手冲着美女招手说,小倩,赶紧过来一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大帅哥。被称呼为小倩的姑娘扭着丰满的臀一步三摇的走到了秦书凯面前,秦书凯有些不好意思直视姑娘,赶紧把眼神移向别处。中年女人对着小倩耳语了几句后,小倩主动伸手拉住秦书凯的一只手低声说,咱们走吧。那说话的语气,倒像是一对谈恋爱的人约会要去看个电影什么的,秦书凯感觉自己有些鬼使神差的跟在小倩的脚步后头,慢慢的往内场走去。走在前头的小倩,发浪的臀部不住动,秦书凯这才发现,其实她的身材充满肉感,身体丰满,胯骨宽大,偶尔回头瞧自己一眼,那双大眼睛像做梦一般显出她深沉的天性的骚动。到了小包间后,小倩让秦书凯换好衣服后,躺在那张按摩床上,自己也换上了特殊的工作服。小倩脸上始终带着柔和的笑,伸手从床边的小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瓶说,帅哥,我先帮你做一个香熏推油好吗?秦书凯此刻依旧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这么美丽的姑娘,竟然在这种场合,为自己单独服务?这不是在做梦吧?小倩已经动手来扒掉秦书凯的下面的裤子,眼看身上唯一的遮羞布要被撤下来,秦书凯本能的捂住裤子说,按摩就按摩,脱裤子干什么?小倩捂嘴一笑说,我们的推油是全身都要推的,包括你捂住的地方,所有的客人都一样,不单单是这样对你。听了这解释,秦书凯只得放下了坚持的那只手,长这么大,除了在王倩面前,他还从来没在其他陌生女人面前脱的一干二净过,这次若不是瞧着姑娘长的实在太好看,他是说什么也不肯的。说白了,男人打着按摩的名义走进了包间,心里必定想的依旧是另一个目的,有些男人,一旦进了狭小空间,立即会卸下所有的伪装,直奔主题,而秦书凯那时还不会这么干,因为经验不足。小倩先是用精油涂满了男人的全身,然后骑到男人的身上,慢慢的搓揉男人的身体,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当搓揉到男人特殊区域的时候,女人竟然把嘴巴用上了。早已激动的男人早已憋不住了,从床上翻身起来,把女人按倒在按摩床上,三下五除二的扒掉女人身上少的可怜的武装后,女人立即光着身体的躺在那里。一丝不挂的小倩平躺,玲珑有致的身材,胸前两只馒头随着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那白玉似的大腿修长而光滑,雪白的肌肤充满弹性。秦书凯看着女人那被**燃烧的娇美的脸蛋,感觉她是那样的妩媚,俏丽与娇媚交汇成一张极富夸张的脸庞。秦书凯不由意乱情迷,“你……你……你……好美”小倩心里自然是一阵高兴,弄了了半天,鱼儿终于上钩了,小倩伸出舌头来,卷舔着艳唇,腾出手来轻轻的搓揉男人发涨发硬的家伙。男人再也忍不住了,按住她狂吻起来,而她也热烈地回应着,将自己的身体像是菟丝花一样死死的缠绕在男人身上。想法来的时候,人跟动物没什么差别,男人的阳物迅疾的找到女人的桃花源口,使劲的把家伙往洞口塞进去,刹那间,身底下的女人嗯嗯唧唧的扭动起来,男人只感觉家伙被温暖包裹起来,浑身的舒爽感觉刺激的男人忍不住上下动,随着男人的每次进出,女人必定往上挺起一下身体,似乎要把男人更加紧紧的包裹。不一会的功夫,男人的身上早已大汗淋漓,身底下的女人悄悄的调动下面的某种感觉,相当有技巧的那么一下,男人立即从喉咙里发出低吼一声,趴倒在女人身上。女人是欢愉场的老手,相当清楚干这种事的火候,如果想要男人再来一次,多收一次服务费的话,可不能一次就把男人的体力消耗殆尽,做这行的人,看重的只有一个钱字,遇上服务对象是秦书凯这样的帅哥是运气好,遇上了变态的顾客,只要服务费给的高,也是财气好,总之,戏子无情,这个地方的女人无义,这是千古名言。田主任在朱爱国和办公室主任等人的陪同下,送刘大明和秦书凯到码头镇报道。早上起来,看到雨下的很大,秦书凯就想到今天田主任不会冒着雨送自己下去吧,毕竟雨天乡下的路并不适合很好走,所以很是舒服的休息。到了下午点钟,电话就打了过来,问秦书凯做好准备没有,下午四点准时有车到他住的地方接人。秦书凯心里就骂道,***,想让我走,也不用这么着急,下雨天也不愿让人休闲,真***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狼。骂是骂,心里再不愿意,行动还是要积极配合,官场如战场,上级的命令就是一切。于是很不情愿的收拾东西,等待班上的车来接。路上,秦书凯才明白为什么单位一定要今天把他们送到码头镇报到的原因。几天前,发改委田主任和农业局的一把手局长、县委办的一把手主任已经电话约好,今天三个部门的领导一起到码头镇去,把三个单位驻村的人一起送过去,隆重而节约。码头镇的几套班子对此事也很重视,平时这些一把手想办法请都请不来,一下子来了三个,对码头镇的领导来说是很重要的事,再说来的领导都是单位抓实权能拍板的人,说不定哪天有什么事就求到这些人,所以接到通知的当天,镇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立即召开几套班子人员会议,研究接待事宜,中层以上干部都要求参加。会上,镇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从政治上讲述这次迎接的重要性,并要求这次接待由镇长武大文总负责,全力以赴做好这次几个部门一把手的接待工作,对每一个环节要考虑细考虑全,哪怕会议室鲜花的摆放都不能出问题。分管党政办的副书记全力以赴做好相关汇报材料的准备工作,要求短小精悍,有特点有创新有成绩,这样来的几个领导人才能有印象。其余的副镇长要求分管条线的工作人员这几天要认真做好上班下班的考核工作,不能出问题。几个领导来的那天,天不作美,下了点雨,尽管如此,乡里还是按照原计划,安排镇党政办公室主任赵大海带领几个人到县里来乡镇的道路中段等着,看到几个领导的车就立即打电话汇报,这样就能保证,这群县领导到达镇政府大门口的时候,就能看到镇几套班子和中层干部都在大门口冒雨等待。大约点半左右,县里的一行人到达镇政府大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站在大门口,如鸭子被拉长脖子向他们观望,赶紧下车。姜照光赶紧迎接上去和下车的几个领导一一握手,互相到个礼貌性的招呼后,姜照光就在前面带路,把一群人引到镇政府楼上的会议室。

我给过你机会的
介绍指导

我给过你机会的
苹果版文档

玄幻  |  冷陌歆

迷彩服瞪了司机一眼,粗声粗气的道。司机看看迷彩服,再看看被扔下车爬在一起的三个光头,张张嘴,又闭上,苦着脸发动了车。对于貌似比光头还暴力的迷彩服与李小亮,车内的人连嘀咕也不敢,只是目光闪烁的向这边看两眼,又慌乱的转到别处。迷彩服坐到了李小亮的另一边,换位子什么的,根本不用迷彩服开口,周围的人不是因为没地方坐,估计早闪开了。林玉芳已坐直了身体,脸红红的向迷彩服致谢。李小亮心里不舒服,自己多少也出力了吧,林玉芳居然没谢他,好象他做这些理所当然一样。迷彩服呵呵一笑,摆了下手,不在意的道:“不用谢,我就看他们不顺眼。我叫郑国,哎小子,你也练过吧,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李小亮呆了呆,摇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郑国瞪大眼睛,一指林玉芳道:“你别说不认识她,那三个垃圾明摆着是找她的,你会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不相信我?”“不是这样的。”说话的不是李小亮,而是林玉芳:“小亮真的是我刚巧碰到的,不过那些人是坏人,他们,他们是……”说到这里,林玉芳又吞吞吐吐了。郑国看看四周,似乎明白林玉芳是有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便点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啊,小子,你叫小亮?呵呵,你是学生吧?”郑国把话题引到了别处,李小亮当然不会傻的不明白。两人说说笑笑,天南地北的乱侃。李小亮的知识面广,什么都能聊几句,到后来聊到机械车床,边上的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也有了兴趣,插起话来。三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中已到了平罗县城。下车后,几人还约着去喝一顿。那戴眼镜的中年人,自称是玉江市丰收机械厂技工,叫赵西明。与李小亮谈的火热,一时不想离开,郑国请客他也没客气,也一起进了酒店。对于赵西明,李小亮与郑国倒不反感。在车上,赵西明没有站出来,但李小亮明白,如果林玉芳不是他认识的人,估计他也不会充英雄。毕竟人有避凶趋吉的本能,人到中年那份热血冲动少了,也明白自己量力而行的道理,赵西明一看就是那种技术型的文化人,没有能力对抗彪悍流氓。林玉芳对众人心存感激,又胆小怕事,期期艾艾的把事说出来,李小亮郑国他们也只听明白了一个大概。大体上就是林玉芳被骗了,对方骗了林玉芳的钱财后还准备把林玉芳卖掉,结果林玉芳找了一个机会跑出来了,后来碰到了李小亮。李小亮暗为林玉芳庆幸的同时,心里又一紧。虽然林玉芳说的模糊,但从今天碰到的这事上来看,对方的组织不但大胆妄为,做事严密,而且能量不小。记的事上那戴墨镜的光头可是说过车站通知的话,如果防人逃走能通过通知的手段来阻止,这些人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个大人物。骗人钱财的方式又是金字塔式的结构,很有可能是现在刚刚兴起的传销。虽然国家已有打击的趋势,但还没有明文下来。如果这个骗钱方式与黑帮结合起来,那危害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了。再说,从林玉芳的身份上看,这伙人的目标已瞄上了农民。还好林玉芳上过两年小学,如果她大字不识,连回家的车都不认的,想逃都不可能。现在的农民又有多少识字的?再加上他们本性纯良憨厚,容易相信人,又有些农民特有的狡黠与欲望,很可能人人中招。下林村会怎么样?义父李忠军又怎么样?李小亮突然心里慌慌了……感觉一阵风暴即将来临,而且今天自己也露脸了,以后少不了麻烦。郑国与赵西明似乎也想到了一些东西,也沉默起来。啪!郑国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恼火的道:“原本以为玉江是个很朴实不错的地方,没想到居然有这样肮脏杂碎,这绝不能放过。”郑国并没有说自己的具体身份,只是隐约的说自己是吃公家饭的。从身手上,李小亮已知道郑国不简单,他猜着郑国很可能是丨警丨察机关的人。赵西明看了眼郑国,摇了下头,他大概认为郑国太年轻,便道:“郑国兄弟,这种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可以解决的,有些事虽然令人气愤,但咱们却不是救世主,也没有救世主的能力,能让自己人不受伤害,这才是最重要的。”赵西明明哲保身的话,李小亮有些不认同,不过想想自己现在,也只能把这份不认同放在心底,心里暗暗下决心,如果下林村的人还有被骗的,一定想办法救出来。郑国横了赵西明一眼,语气不善的道:“老赵,我就看不起你这种人,如果人人都象你这样,那些混蛋只会越不越嚣张。他们现在这样,也都是你这种人惯的。”赵西明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的话对方听不进去,也就不言语了。郑国却不想就此作罢,冷哼一声道:“如果人人都啥事不管,今天咱们也不会在这里喝酒。这事我是管定了,如果把这伙孙子搞进去,还当个屁公务员。小亮,咱们两对脾气,你要不也同哥一起干吧。”李小亮心说,这话杂听着同要入伙梁山似的,也太不靠谱了。他苦笑了一下道:“国哥,只要你说了,我当然愿意跟你干。虽然就我一个人,但咱也不含糊。不过这除黑打恶之类的事,还得动用官方力量比较有效果,毕竟他们名正言顺。”郑国愣了一下,端起酒杯,拍了拍李小亮的肩膀道:“是哥欠考虑,你还是个学生,这事你帮不上啥忙。不过你这兄弟我是交定了。”说完一饮而尽。李小亮也举杯喝掉杯中的酒。之后三人再不谈这事,一顿饭吃的虽不是兴高采烈,但气氛也不错。郑国与李小亮的关系倒是越来越亲密,赵西明倒也是自始至终面带微笑,没有什么嫉妒或别的想法,他就是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人。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已是下午四点左右。李小亮与林玉芳还要有十来里路要走,便向郑国赵西明告辞。郑国本想送李小亮回去,但他酒喝的不少,被李小亮推辞了。不过分开时,郑国拉着李小亮的手说如果有事,让他去县武装部找他。李小亮才知道自己猜的有些出入,没想到郑国不是丨警丨察机关的,而是武装部的。他对武装部没啥概念,只知道与民兵有关,自己找他帮忙的话还真不知道他能帮什么。不过,他觉着这多少也算县城里的一个官方朋友,有事指不定真能用上。去车站的路上,林玉芳紧挨着李小亮,眼睛不住的四处看。李小亮以为她想逛逛,再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便说:“嫂子,要不咱逛逛再回家?我这里有钱。”林玉芳却摇了摇头,有些紧张的道:“小亮,咱还是快回去吧,这里也不太安全。”李小亮这才意识到林玉芳不是想逛街,而是有些紧张。他想起三个光头,不由问道:“嫂子,你是说,平罗县也有他们的人?”

文娱:请别叫我大佬
介绍指导

文娱:请别叫我大佬
优势引导

    玄幻  |  顾云都

    听到动静的龚启明和其他同学也围了上来,龚启明上前从木仁两人手中拿过铜钱,擦了擦,看了几眼,说道:“这是乾隆时期的,看来这里确实会有不少好东西。不用着急,这应该只是来的香客掉下来的,不是埋藏起来的,大家不要灰心。”听了老师的话,木仁两人也恢复了过来。周围的同学看到了,也连忙找地方探测了起来。林默也沿着围墙再次探测了起来,龚启明也在旁边探测起来,两人在围墙两边探测着,不一会儿,两人的探测器先后都发出了声音,木仁过去帮老师了,林墨和刘毅轩两人也赶快挖了起来,不一会从土里挖出了一根钉子,两人大失所望。林默拿起探测器往坑里探了一下,发现还有声音,林默边挖边探,发现这东西很深,便拿铲子将坑扩大开来,便接着很下挖,挖了有半米左右,林默感觉铲子碰到了一个硬物,小心的把土铲开,看到了一块金黄色的东西。刘毅轩刚刚负责把林默挖出来的土移到另一边,不过一直注意着林默挖的坑,看到挖出了东西,连忙问道:“这是黄金?”“应该是吧,我也不是很懂,不过在土里埋了这么长时间还是金黄色的,应该就是黄金了。”林默边说边挖,金黄色的东西也显露出来,不过不是块状的,而是一个直往二十厘米左右圆形的小罐子,上面还盖着一个盖子,林默连忙将罐子周围的土清理出来,将罐子取了出来。这次林默看清了,罐子高约十厘米左右,罐口直径二十厘米左右,整个罐身光滑,没有刻划任何图案和文字,打开罐子,林默用手试了试盖子,发现并不是很紧,稍稍用了力就将罐子打开了,林默向罐里看去,里面是一些手饰和土,其他东西没有看到。林默转头对刘毅轩说道:“毅轩,赶紧找样东西垫上,我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看看,去卡车那边,顺便拿个桶过来,装东西。”刘毅轩听了便连忙向车子那边跑去。龚启明那边己经结束一会了,看到林默这边又挖到了好东西,也凑了过来,看到老师过来了,林默把罐子递给了老师,问道:“老师,这是不是金的?”龚启明接过罐子在手里颠了颠,回道:“肯定是金子,这东西这么压手,你感觉不出来,这几年你学的东西都忘了。”林默听到连忙摇手回道:“老师,没有忘,只是对挖出来的东西不太懂,征求一下您的意见。”“哼。”龚启明冷哼了一声,对林默的辩解很不满意。“林哥,东西拿来了。”刘毅轩还隔着一段距离便叫道,林默抬头,刘毅轩己经跑到了跟前,林默连忙说道:“快把东西放下,我们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说着从刘毅轩手中接过帆布和水桶,把水桶放一边,把帆布在地上铺开,又从老师手中接过罐子,把里面的东两小心倒出来放在帆布上。里面多是一些黄金饰品,还有一些玉和翡翠,林默几人数了起来,把饰品挑出来放在一边,林默拿起一个翡翠手镯擦干净,整只手镯青翠不含一丝杂质,放在手上,就如同一件天然不经修饰的艺术品一般。不过林默对玉石并无多少研究,老师平时也没说过翡翠,林默对这个手镯的感觉也只是一种单纯的欣赏,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喜爱,并不清楚这个东西的价值。于是向老师问道:“老师,我觉得这个手镯不错,但我不大懂翡翠,你帮我看看。”听到林默的询问,龚启明抬头看了看林默手中的手镯道:“不错,眼光挺好。”说着便伸手接过林默手中的翡翠,仔细打量了一翻说道:“这应该是一个冰种满绿的翡翠,很好。”“那龚教官,这东西值多少钱?”刘毅轩听到龚启明的话问道。龚启明听到后狠狠瞪了刘毅轩一眼,吓得林毅轩满脸尴尬,才说道:“你怎么就只知道钱钱钱的,这么好的东西是用来卖的吗?”刘毅轩听到龚启明有些生气,连忙回道:“龚教官,我没那个意思,只是想问问他的价值有多少。”林默和乌力吉木仁两人也连忙劝说,才让龚启明消了气,继续说道:“这可是个宝贝,能够做很多人家的传家宝了,至少值好几万大洋的,赶紧找东西来包上,省得碰坏了。”刘毅轩听了,连忙向车跑去。林默和乌力吉木仁听了兴致更高起来,连忙对剩下的东西挑拣起来,后面又路续发现了一些玉器,不过成色都没刚才的手镯好,便放在了一旁。刘毅轩从车上拿回了一个盒子和一块帆布,几人将帆布切成小块,把玉器包起放到了盒子里,经过几人清点,有十几件玉器,不过除了一件翡翠手镯为大件外,其他的都是一些玉烟嘴,玉扣,有的是和田玉,有的是翡翠,此外还有一堆人金银饰品,被几人放回金罐子里,一起放进水桶里去了。林默想起刚才老师也挖到了东西,便问道:“老师,刚才你们挖到了什么东西?”听到询问,龚启明回道:“只是一个铜印,生锈了,也不知道是谁的。”说完便让乌力吉木仁给他看看。林默拿过来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便抬头想问老师,可惜龚启明已经回去接着探了起来,林默也没了兴趣,把铜印放回桶里接着探了起来。经过刚才的发现,林默的兴趣也被钩了起来,原本以为除了后世新闻报道的那些宝贝不会再有其他大的收获,可没想到还能挖出这么多东西,看来后世的新闻也没报道全,想到这里,林默赶紧拿起探测器又探测了起来。林默拿起探测器又开始探测起来,探测器中间又响过几次,可惜不是钉子之类的杂物,就只是几枚铜钱,也没发现其他更值钱的东西。林默发现己经探完了一堵围墙了,又向另一堵墙走去,“林哥,快过来,我这边发现大货了,快来帮我挖一下。”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林默抬起头来,发现杨海城在自己前方不远处叫自己。“老师,海城那边有发现,我们过去看看吧。”林默看到老师也将围墙另一边也探测到头了,便叫了老师,龚启明听了点了点头,几人向杨海城处走去。杨海城离几人有米左右,不一会就到了,只见杨海城围着一个老木桩在哪探测着,旁边站着与他一起的两个人,两人叫赵长泽和张希文,两人在军校里平时都和杨海城玩在一起,是杨海城的好朋友,和林默也很熟。林默走上前向两人问道:“老赵,老张,怎么回事?”赵长泽指了指杨海城面前那个树桩,说道:“我们刚刚探到这里,发现这树桩周围一探全是声音,希文觉得应该是挖到宝贝了,便叫了你们过来帮忙。”林默听了点了点头,也拿起探测器到树桩旁探了起来。“嘀嘀…………”才到树桩旁,林默的探测器就响个不停,不一会儿,林默把树桩周围探了个遍,发现树桩周围都响,看来是发现埋宝处了,可自已记得后世报道中是在墙下面,看来下面应该是其他的了,看来自己猜得不错,肯定还有其他的宝藏。想到这里,林默连忙招呼几人过来一起挖,说道:“咱们先从树桩周围开始挖,看看东西在树根上面还是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