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青春的倔强从追梦开始
策划技巧

    青春的倔强从追梦开始
    安装可靠

    玄幻  |  问九烟

    但这,也对力行社这一组织产生了巨大变化。从此以后,戴笠确保自己在每个秘密特务组都有个负责内部监视的间谍,这些间谍的名字无人知道,于是其他特务就不敢绕过他而自己去找委员长了。这样,戴笠便积极地扞卫了自己在委员长眼里必不可少的角色,同时使自己成为对蒋政体的其他领导人安全的主要卫护者。于是力行社便堂而皇之地对周末去上海寻欢的南京要员们采取保护措施。丁远森恍然大悟:“难道那个出卖翁区长,秘密向戴处长报告的人就是……”“没错,就是徐满昌!”怪不得,怪不得。这么说,翁光辉不是讨厌徐满昌,而是恨其入股了。这人差点害的翁光辉丢了命啊。“那以后,戴处长每次来上海,都会见一下一小队,一是一小队资格老,二来,大约也有徐满昌通风报信的关系在内。”吴开明的声音很低:“翁区长不敢动徐满昌,除了青帮关系,还有一层就是戴处长的关系。他要真除掉徐满昌,不是摆明了就是说自己对戴处长当年处置自己的事情不满吗?”丁远森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既然如此,有戴处长护着,徐满昌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了,还只是个小队长啊。”是不是这个道理?戴笠只要暗示一下,徐满昌早就平步青云了。“这我可就不明白了。”吴开明摇了摇头:“上面的怎么用人,我们这些小特务怎么能弄得清楚?我要是真的有这本事,恐怕早就当上大队长了。”丁远森苦笑一声,这事情看起来,真的没辙了。翁光辉这是把一个烫手的山芋强行塞到了自己手里啊。还想要对付徐满昌?一对付,别说是吴广利了,估计戴笠就第一个砍了自己脑袋!上海,中山医院。这是上海滩最有名气的医院。院长的来头自然不用说,所有的医生都是优中选优。想做中山医院的住院医师?申请书除了签名以外,一律要用英文书写。而且,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背景,有多大来头,申请书一定要态度谦卑谨慎才行。进来了,还不算完,必须要找保人和保证书。保证书得这么写:服务期间,严格遵守医院服务规章,决不中途脱离。要求之严,在中国绝无仅有。丁远森还是第一次来到中山医院。等候就诊的病人不少,但秩序很好。有两个病人在那一边抽烟一边聊天,声音都很低。这个时代的抽烟,并不被视为有害健康的不良嗜好。相反,美国医生还大力推荐病人抽烟,广告上居然说抽烟对治疗哮喘等病有很好的效果。所以,在医院里抽烟根本没人来禁止,你只要不把烟灰烟蒂乱扔就行了。暂时动不了徐满昌,没办法,只能先来看看三姨太的情况。这也是吴开明弄来的情报,三姨太住进了中山医院。问题是,自己也不知道三姨太叫什么名字。总不能跑到护士那里,直接问,福州路枪击案的幸存者是不是住在这里吧?那非被护士报警不可。正在那里琢磨着怎么办,忽然看到一个病房门口,站着两个巡捕。丁远森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躲在一边暗暗观察。等了差不多有来分钟,病房的门打开,一个穿着西装的外国中年男人走了出来,随即,两个巡捕跟在他的身后离开。应该就是那个中央捕房的探长英国人罗登了。那么三姨太就在那里?被他们抢先了一步。眼看着巡捕离开,丁远森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冒次险。他朝左右看了看,来到病房门口,一咬牙推门走了进去。他也做好了准备,如果里面住的真的是三姨太,她发现自己只要一叫,自己就立刻逃跑。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三姨太!她的额头上包着纱布,一只手也受了伤。听到又有人进来,三姨太看了一眼,出人意料的是,她看起来特别的平静,淡淡说道:“你来了。”似乎,她早就知道丁远森会来。丁远森关上了门:“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三姨太笑了笑:“你是来杀我灭口的吗?”一句话,已经清晰的告诉丁远森,她知道高乐田的被杀,根本就是丁远森安排的。丁远森摇了摇头。“坐吧。”三姨太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刚才,罗登探长第二次来了,还是老问题,我有没有看清是谁杀的高乐田,我说没有看到。第一次来,他只简单的问了下,今天来,他问我,有没有人刻意接近过我,向我询问关于高乐田的事情。”他妈的,徐满昌真的把自己卖给巡捕房了。丁远森心里恨恨的骂了声。三姨太在那继续说道:“我说不知道,他又问到了咖啡店的事情,我说有,但不记得那人长得什么样了。然后我说自己头疼,罗登探长说明天再来。”“谢谢你。”丁远森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高乐田是个大汉奸……”“我只是个女人,不懂得这些。”三姨太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帮你隐瞒,我是因为感谢你。”“感谢我?”丁远森一怔。“我今年二十一岁,以前,是跟着我爹一起跑江湖唱‘滩簧’的。”三姨太出神地说道:“那年,我们到了上海,我才十七岁,卖唱的时候被高乐田看中了,想娶我当小的,我爹不肯,他就找到巡捕房,冤枉我爹偷东西。”三姨太的悲惨命运,在上海滩乃至全国各地屡见不鲜。无非就是一个恶霸看中了某个女人,然后冤枉对方。三姨太的父亲被抓到了巡捕房,为了救爹,三姨太只能委身当了高乐田的小妾。她父亲虽然被放了,但在里面受尽折磨,再加上自己闺女居然这样,气急之下,加上身体原因,没过多少时候就死了。“我想为我爹报仇,可我害怕高乐田,我不敢。”三姨太虽然说得很平静,可她的声音分明有些颤抖:“还有大太太,总是骂我,打我。高乐田害怕大太太,也不敢为我出头。现在他死了,我爹的仇也报了,我,谢谢你。”丁远森怎么也都想不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三姨太说完了这些,叹了一口气:“小丁,你叫什么名字?”“丁远森。”“我叫姜冬妮,是不是很土的名字?”“不土,一点不土。”三姨太笑了笑:“好了,你走吧,一会大夫要来了。”丁远森站起身,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下:“下次,我给你带几本书来。”“你别来了。”姜冬妮笑了,有些悲哀的笑了:“我喜欢看书,但其实,我不认得几个字,书上的好多字我都不认得。”暂时安全了。至少,短时期内姜冬妮不会出卖自己。这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刚出医院,丁远森赶紧往边上一闪。罗登探长没走,而且正在轿车边和一个人聊天。徐满昌!你大爷的,直接来医院询问情况了?

    青春醉了谁的白头
    下载平台安卓游戏

    青春醉了谁的白头
    介绍指导

      玄幻  |  沐涵

      周毅按照萧逸的办法,很快就生产了一批中奖的汽水,把这些汽水和之前生产好的放到了一起,为了打开市场,周毅还特意让人把每个经销商要的货的中奖率都提高了一点。这次周毅也是拼了,直接对经销商放出话,非但不需要经销商先结货款和押金,还承诺只要半个月内没有销售出去的汽水,他分文不取。这个消息一出,业内的人都沸腾了,很多人认为周毅这是做最后的挣扎,很多人都在看他的笑话。这也无形之中给做了一波广告,萧逸并没有闲着,他对于周毅还没那么自信,想要把亲自看看市场反应。假如周毅的经销渠道实在烂的不行,他只能另外想办法了,好在情况看起来还不错。“狗蛋,你今天怎么这么大方,想要请哥几个喝汽水啊”“这么热的天气,我请兄弟们喝个汽水怎么了。”“狗蛋,你这大方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不过今天狗蛋是真的不错”“狗蛋是不是发财了啊”面对众人的追问,狗蛋很是得意,刚才本来是想买一瓶汽水解渴,谁知道小卖部的老板和他说八一汽水能中级,运气好的话可以开出再来一瓶,狗蛋半信半疑的来了一瓶,结果狗蛋的运气好的爆棚一连开出五瓶来,结果只花了一块钱。看着狗蛋嘚瑟的样子,小卖部的老板娘实在看不下去了:“狗蛋你嘚瑟个毛啊,你怎么不说说,这么多瓶汽水是你花了一块钱买的啊,只花了一块钱就中了这么多瓶,还好意思在老娘面前嘚瑟。”“快说说怎么回事?”众人顾不上狗蛋的尴尬,围着老板娘问,实在是一块钱能喝到这么多汽水太有诱惑力了。“中了,中了,再来一瓶”很快人群中就不断的传来不断再来一瓶的惊喜叫喊声, 场面很是火爆。全市各个地方都在上演着类似的一幕。“哥,神了”三宝看着火爆的场面,眼睛都直了。“老周这次一定要给我拿够足量的货,昨天你这汽水一下子就卖疯了”“周厂长,我要十万块钱的货”“对,我们也要货”“.............”天不亮的时候就有不少经销商排着对在等拿货,把看门的大爷吓了一跳,自从厂子成立以来还没有出现这么火爆的情况。八一汽水彻底火了,仅仅用了半天时间火爆全城。连萧逸都没想到居然会搞出这么大的场面。全城仿佛一下子只剩下了八一汽水,大家只买八一汽水,其他的都不买。刚开始很多经销商一脸懵逼,反应过来之后自然蜂拥而来。“萧少,真是神了,一夜爆火啊,照这样的趋势干下去我这厂子牛大发了”“周厂长,趁着热度加紧生产,别到时候看着钱拿不到啊”“这个萧少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周毅整个人状态也不一样了,看起来很是自信。只有萧逸知道这种火爆的场面持续不了多久,很快就会出现模仿的。没有一点技术含量,这只是出奇制胜。“厂长,不好了不好了。”“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看不到我这里有贵客啊”“对不起,厂长真的出事了,外面打起来了”“怎么回事?”“我......我也不知道”周毅听到打起来了脸色都变了,刚有点起色就出事了。萧逸也皱了皱眉头。很快周毅和萧逸到了,要不是大家都克制着,说不准真的出大事了,就这样还有两个人倒在地上。“大家静一静,我是厂长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你是厂长来的正好,你们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啊”“就是,这不是欺负人么,大家伙不答应”“对,不答应”场面有点混乱了,周毅看着激动的人群,脸色苍白,这是要出大事了啊。萧逸看着周毅吓呆的模样,知道要是再不采取措施的话,要出大事了。“都静一静,别特么吵了,要是再吵,谁也别想拿到货”萧逸站在了周毅面前,让人群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你谁啊,这里有你的事情吗,让周厂长出来,我们要听周厂长的”“别管我是谁,我说的就是周厂长的意思”“对对,萧少的话就是我的意思”周毅赶紧顺着萧逸的话,几百人的场面实在是太吓人了,他自问掌控不了这个局面。“先说说怎么回事?”“你们这是欺负我们这些做小买卖的啊,为什么先给他们拿货,不给我们呀”“对呀,凭什么呀,难道我们这些人就不是客户。别以为你们的汽水火了就看不起我们,我还告诉你们,要是没我们你们喝西北风去吧”人群中有两个人一直挑动着众人的情绪,很多小经销商也跟着起哄,希望可以早点拿到货。萧逸看着这两个人,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有问题。不过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主要是如何把场面控制住。“怎么回事?”“萧少,你别听他们胡说,就算再给我个胆子也我也不敢啊,周厂长都再三强调,一定要按照流程办事。他们来的最晚,又想早拿到货,所以才.....”库管知道萧逸是周厂长的贵客,不敢怠慢赶紧告诉了事情的经过。萧逸用冷冷的眼神盯着闹事的人,这些人被萧逸的目光触及到,忍不住低下了头。“不能听他们的一面之词,谁我们也排队了啊。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你们就是欺负我们这些做小生意的”刚才挑事的人装着胆子大声的喊着。“事情到底怎么样肯定会查清楚,乱哄哄的,还怎么做事。不能因为你们的事情耽误大家伙,这样大家谁也拿不到货”“对啊,我们是来拿货的,不是来看戏的”“赶紧把问题解决了,我们着急拿货”大部分人都着急拿货,这不瞎耽误大家伙功夫嘛。“为了不耽误大家的功夫,对厂里面的规定不满的可以派两个代表,这样既可以解决问题,又不耽误大家伙”“对啊,这主意好”周厂长听到萧逸的话,眼前一亮。“就你俩了”萧逸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对着刚才闹得最欢的两人指了指。不等两人说什么,就被萧逸连扯带拉的拽到了一边。很快事情就搞清楚了,果然是有人故意捣乱。“王八蛋,就见不得我一点好啊,快乐汽水这是**裸的报复,他们一直想要收购我们厂,我不同意,没想到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周毅听完后破口大骂,萧逸倒是觉得没啥,商场如战场,用什么样手段的人都有。只是这手段太低劣了,有样学样不好吗,非得要这样。这快乐汽水厂也成不了啥气候。“这件事给我们提了个醒,接下来肯定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周厂长要做好准备”“只要有萧少在,我这心里就有底了”周毅对萧逸倒是很有信心。这件事之后,又过了两天市场上终于出现了同样再来一瓶的汽水,而且不止一家。萧逸对此很早就预料到了,只有周毅还傻傻的觉得凭这个,他的厂子就能做大做强。

      请让我做好配角
      特色功能演示

      请让我做好配角
        安卓客户端下载

        玄幻  |  姿琦

        在我与张叔聊天时,那头小灵体还在旁边,它试图让张叔看见她,但无论他在张叔面前做什么,张叔都不能意识到他的存在,并且似乎张叔身上有些什么东西阻止着他的靠近,尝试了几次之后,这小灵体就安静地托腮坐在旁边。等张叔走后,我又安慰了会小灵体,便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太困了,没办法。在睡眠中,我能感觉到那小灵体一直在骚扰我,一会儿吹我耳朵,一会儿挠我鼻子,但因为它没有实体,它做的这些小动作对我并没有多大干扰,只是有些如静电般的感应,若有若无,就类似于那种走黑路,感觉背后有人盯着的那种感应。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我匆匆办了出院手续。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住院,第一次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不简单啊,两个第一次就这么奉献了!一共花了多块钱!其中包救护车的钱、途中吸氧的钱、在医院检测的钱、输液的钱。说真的,我以前一直以为救护车救人是免费的!是不是我太单纯了!回到了公寓,当天夜里请了张叔吃了顿饭,自然不在话下。本来还想约上邻居一起的,但实在不知道怎么联系那几个为送我去医院出了力的人,虽然同住公寓同住一层,但只是点头之交,不知姓名、便不知联系方式,冒然敲门实在太过唐突,只好作罢!吃罢晚饭,回到公寓,便实在睡不着了!今天是月底,距离下一次痛疼,只有天了。庄小栋说过,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痛一次,即然农历月初一的剧痛应验了,那么农历月十五的剧痛必然也会兑现,我可不能冒这个险啊,那种剧痛我可不想再次体验啊,我情愿去死,也不想再体验那痛了。有科学家给痛感分等级,说女人生孩子的痛感是最痛的十级,男人被爆蛋的痛是七级,前晚的那种痛,绝对有二十级。如此恐怖的疼痛等级,我实在难以相信庄小栋可以忍受,这完全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忍受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小栋没有跟我说实话,他必定隐瞒了一些东西。我一看手机,正是晚上九点半。我看了看庄小栋的咨询记录,惠台中学高一二班学生,后面还有电话号码。我纠结了片刻后,还是拨通了庄小栋的电话,一直到响铃结束,都没有接电话。到九点时,我又拨打了一遍,这一次,庄小栋接了电话。在我自报家门之后,庄小栋有点意外。“林老师啊,您找我有事吗?我刚下自习”,声音很小,旁边似乎还有老师讲题的声音。我心中虽然窝着火,心想,我找你有什么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但还是平静地说:“小栋,我请你夜宵吧!我想跟你聊一聊”,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了片刻,然后传来了无可奈何的一声:“好吧,老师”。然后,我们约好了吃饭的地点,就在惠台中学北门的精英巷的萨利亚西餐。之所以挑这一家,一是因为离他的学校近,一是因为他在咨询中曾跟我提起过,那里的意国面特别好吃,就是有点小贵,一碗面要三十多元,这个价格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确实算贵了。我记得我上高中时,两块钱可以吃一大碗炒面,当然,那是年的事了。我要了个包间,方便谈话,私密的环境,会更容易拉近两个人的心。我给庄小栋点了一份抹茶意面,一块牛排,一份橙汁;我给自己点了一份鸡肉意面,一份可乐。我先是询问起,离开咨询室之后,他人际关系有没有什么样的变化。当我问起这个时,庄小栋跟我讲了很多,语气中满是开心。自从那晚离开我的咨询室后,他觉得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轻松,与同学聊天时,不再听到同学杂乱的心声了,而是可以投入地聆听与表达,与同学的关系亲近了好多。特别是与同桌的关系,由原来的爱搭不理,变成了特别铁的兄弟,看电影、打台球都愿意叫上他了,以前他是绝不会同小庄玩的。听到小庄讲起这些,我很开心。毕竟他是我的来访者,我是他的心理咨询师,他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没有理由不开心。原本我问这些,只是为了降低他的心防,但听到他讲这些,我还是受到了我心理师角色的影响,与他就这问题谈论了好久。我们一直聊到了十一点,我还没有转入关于天牛纹身引起疼痛这件事上。我们聊着聊着,庄小栋突然停顿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我:“老师,前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你有~痛吗?”。我们之间立即又陷入一种沉默,这是我此行的目的,但却似乎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很多种有技巧的说法后,最后还是用最没有技巧的方式说:“有!”,说了这个字后,便没再说话,而盯着桌子对面的庄小栋。庄小栋没敢与我对视,而是低下了头。虽然他低下头,但我能看得见他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他脑子里有战斗在进行,说出真相,还是继续保密?我是从他的微表情中,猜测出来的(我们双眼没有对视,我无法读取他的心声)。在这又漫长又短暂的沉默里,庄小栋果决地抬起了头,以缓慢低沉却利落的声音说道:你去中医院的李长亭医生,只要他肯见你,你就有救了!在后来的沟通中,我了解到,李长亭是位三代家传的老中医,已经退休,被反聘回中医院,每周只在周六下午才去上班,从下午三点到五点,这两个小时,老人家只能看三四个人,所以要见他必须要提前三四天挂号才可以。之前庄小栋因这手臂上的虫子而疼痛时,托了好多关系联系上李长亭,老人家说,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蛊虫,他给开了份药方拿回家喝,一周的剂量,过后果真就没有再疼了。而庄小栋之所以对我保密,因为李长亭老医生特意叮嘱过,千万不要传与外人,因为这蛊说起来是封建迷信,传出去对中医院以及他本人都不太好。但因为庄小栋知道那疼得有多么要命,又见我如此关心他,他便不好意思再向我隐瞒了。听到庄小栋说完,我心花怒放,仿佛死者又拥有了重生的机遇一般。看起来似乎无解的事,如果找对了人,解决起来竟然就这么容易吗?我连带着也非常感激起庄小栋,如果他一直不告诉我这些,我不知道还要疼痛多少次,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忍过去。快十二点时,我送庄小栋回宿舍,我也驾车返回佳兆业公寓的居所中。当下便立即在微信小程序中搜索“惠州中医院”,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结果想不到还真的搜到了,迅速关注了,进入小程序中。在预约与挂号这一栏中,我看到李长亭老中医的照片,一位眉须皆白的老人,一看就是个有水平有慈悲心的人。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眉毛,眉毛特别长,眉梢尾部一路弯下来垂到了颧骨处,如果要扎上道士的发髻,那可真的是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息啊。不过一看他的预约表,我真的是失望了。据庄小栋说要提前三四天预约才能约到他的号,但实际上我只能约天后了,距第二次剧疼发作仅一天。庄小栋连喝了一周的药,才有了效果。如果我那时才去看医生,那不是还没等药发挥作用,我就疼死了过去?!

        秦庭关
        指导经验

        秦庭关
        平台下载

        玄幻  |  白曦儿

        我越想越是烦躁。“徐志,你咬牙切齿的,在想些什么呢?”一道温柔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我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涩,喊了一声,嫂子你来了。对面和我说话的女老师,她老公是我大学时的辅导员刘伟,我毕业后一直叫他刘哥。我能留在上海实习,多亏了刘哥的帮忙。当我到了这家中学的时候,我才知道,刘哥的老婆是我实习那个班级的生物老师。刘哥对我很好,逢年过节都会喊我去他们家吃饭,有了这层关系,渐渐地,我和嫂子的关系也挺亲近的。“早上肯定没吃饭吧,刚刚都听到你肚子响了,喏,先吃点垫垫,别想那么多,先填饱肚子。”嫂子抿嘴一笑,从她的办公桌上,拎了一个保温盒打开,取出饭菜放到我的桌子上。“嫂子,这不合适吧,这是你的午饭。”我有些尴尬,因为今天老婆的事,把吃饭的事情给忘了,想到十点多了,食堂也没饭了,只能等中午凑一顿了,刚刚确实肚子饿的响了。“没事,我最近减肥,你吃吧。”嫂子笑着道。“那要么这样吧,嫂子,我中午请你吃饭。”我确实有些饿了,而且嫂子饭盒里的米粉肉也是我爱吃的,想了想也就不推辞了。嫂子身高一米六出头,时常穿着一身正规的职业裙装,瓜子脸,皮肤很白皙,说话的声音,很温柔,特别笑的时候,显得很亲切迷人,让人有一种碰到亲人的感觉。或许毕业后就当老师的关系,很少接触社会,她看起来有一些腼腆,弯腰帮我把饭盒打开,很温柔的递给我筷子。嫂子不经意弯腰的时候,白色衬衫最上面的钮扣崩开了一个,白色衬衣覆盖下的一对高/耸的雪峰,显现出大半,肌肤白皙,微露淡淡的青筋,颤颤惊惊,我忍不住瞟了一眼,竟然比老婆的D罩/杯还要大上一些的感觉。我知道嫂子穿着挺保守的,没想到她衣服下的身材也这么的棒,刘哥还是挺有福气的。突然一道印痕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露声色的再瞟了一眼,那道淤痕在嫂子雪白的双/峰上,如果不是刚刚嫂子弯腰,我估计还看不到的。那道印痕像是手指大力的捏,揉造成的,带着明显的手指头印。看来当时,用的确实劲挺大的,想到柔弱,略微腼腆的嫂子被这样大力的揉/搓,当时肯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我对刘哥的粗鲁有些不满,“嫂子,刘哥对你还好吗?”我担心嫂子在家受了委屈,听说大学那边最近评先进老师,刘哥难道是为了拿职称,压力大,才把火气发泄在嫂子身上。“挺好的,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嫂子笑着道。我看了看嫂子,想到她也是成年人了,我也不好太直接去问,毕竟人家是夫妻。不过我心里却咯噔一声,嫂子说挺好的,难道她很享受那个粗鲁的过程?我突然想到,老婆不会是受不了我平淡的生活,才会选择出/轨,寻求更刺激的性体验吧?我想到这里,胸口有些发闷,有些吃不下去了。“怎么了?难道今天做的不好吃吗?”嫂子有些疑惑道。“嫂子我能问你一个事吗?”我突然放下筷子道。“你说,搞的还挺严肃的,呵呵。”嫂子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嫂子我哪里严肃了,只是随口问问,呵呵,你别太紧张,我就是想知道,女人心里是不是都有寻求刺激的想法?”我装作随意的问道,只是不想气氛太紧张。“刺激?当然有,比如我有时候就很冲动的想游泳,不过我不会水。”嫂子笑着道。“嫂子我说的不是游泳这一类的体育运动。”我有一些哭笑不得,看了一眼她保守的职业装下包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脑子冒出一个念头,她去游泳,肯定很多人都盯着看的。我深吸一口气,不敢再乱想。“那是什么?”嫂子不解的望着我。我望着嫂子望过来的眼神,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很想知道她的想法,因为她和老婆性格挺像的,或许我能在她这里,知道老婆的心理想法。我尽可能说的比较隐晦一些,费了好大功夫,才让嫂子有些明白了。“啊。”嫂子脸色刷的一红,有些嗔怪的看着我,我被看的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我依然盯着嫂子看过去,我很希望知道这个答案。“其实怎么说呢,太平淡的生活确实需要一些调剂的,这样夫妻生活或许会更好一些。”嫂子脸色红红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去看我,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我感觉这个时候的嫂子,好似一个伟大的母亲一样,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我其实挺不想去难为嫂子,但是我心里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看到她双/峰上的那几道指痕,我猜想她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嫂子你也喜欢这个吗?”我咬牙再次问道。“你怎么问这个?不回答行吗?”嫂子有些尴尬,避开了我的目光,装作在收拾东西。我张了张嘴,我看出了嫂子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吗?”停了一会,嫂子似是感觉到了我的期许,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抚了抚刘海,脸蛋挂着一些酡红。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告诉嫂子,虽然这个话题很让她为难,但是我确实很想知道。或许她看出了我的认真,或许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让她胆子稍微大了一些,她还是扭扭捏捏的给我说了。我听到嫂子说,她有时候是不太喜欢的。我皱了皱眉,有时候不爱喜欢,难道大多数是喜欢的吗?看不出来外表端装的嫂子,还挺喜欢刺激的生活,难道外表本分,温柔的女人,内心是很压抑,需要迫切释放的吗?比如出/轨?比如虐待?“嫂子,整个过程,你会感觉……舒服吗?”我没有过多的纠结嫂子是不是真的喜欢,直接问道她的感受,因为老婆的表现,让我感觉老婆内心是很开放的。“这……还好吧。”嫂子好似怪我问的太细了。嫂子肯定以为我在故意挑逗她,殊不知,我心里只是想了解一下女人的心理,我对老婆越来越不理解了,昨天晚上我的粗/暴,虽然她很抗拒,但是她身体的表现却比平常更亢奋,更配合。这让我忍不住怀疑,老婆那条被扣裂捅破的黑丝裤袜,是不是那个男人很暴力的直接用手指扣开,然后从后面直接占有了她,一想到老婆在厕所里,在楼道里或是在车上跪在那里,被人从后面暴力的侵犯,我心里有些压抑的难受。嫂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叹息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摆弄着电脑。我以为她生气了,有些不太敢,也不太好意思再和她继续那个话题。过了一会,嫂子竟然走了过来,帮我收拾起了凌乱的桌子,把我赶到了一旁去吃饭。我哦了一声,其实有时候嫂子会帮我很多忙,其实我挺感激她和刘哥的,依我的资历和背景,如果不是刘哥的帮忙,我肯定没办法就近在上海的一家中学实习。

        枪炮领主
        支持安全

        枪炮领主
        下载游戏大厅

        玄幻  |  妙妗

        按照陆长生的交代,他是从刘大明的侄儿刘流嘴里得到这消息的,那晚喝酒的时候,酒后失态,才会一时说漏了嘴,让很多人都提前知道了消息,第二天上午单位召开的挂职动员会议,大部分人心里都有数,那会议其实就是为了秦书凯开的,因为挂职人员的名单是早就定好的。田主任的表情铁青的有些怕人,朱爱国忍不住摇头说,老田啊,事情我是给你调查清楚了,底下到底怎么处理,就看你的了。田主任冷冷的笑了一下说,在怎说,孙猴子再狡猾还能翻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这个刘大明既然狗胆包天,我要是不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朱爱国瞧着田主任那发狠的模样,并不吭声,只是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慢悠悠的点上,在朱爱国的心里以为,这件事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想必田主任应该会推翻刘大明所作的决定吧,秦书凯那个愣头青肯定是不用再被刘大明算计下乡了,不知道田主任心里最合适的下乡人选到底是谁呢?人生最吸引人之处就在这里,在谜底没有揭开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正因为所有存在的未知,日子才会过的更加有滋味,连朱爱国也没想到,田主任对此事的最终处理结果,远远比他想的还要果断,利落,让刘大明几乎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挂职工作,按照市委和县委的统一部署,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刘大明把本单位的秦书凯报上去后,认为那是铁定的事实,所以很是得意,也就很是风光,那天在党组会上,建议秦书凯作为单位的挂职,没有任何阻碍的通过,让几个副职看到了自己说话的份量,所以这几天另一名副主任胡长贵对他显出了特别的尊重。同单位为官,都是副职,但是,说话的份量是很不一样的,有的人说话在一把手主任面前那是一钱不值,说明主任没有把这个人当回事;有的人说话,一言九鼎,在发改委,有此份量的人现在非刘大明副主任莫属了。机关的人,别的本事没有,见风使舵的本事是一流的。很多人看到之前流传的小道消息通过党组会变为现实,就感到刘大明现在的位置是越来越重要。于是,别有用心的人,就带上不菲的礼物,到刘大明家里说是汇报工作,其实是希望得到关照。昨天晚上,副主任胡长贵也到了刘大明的家里,向刘大明汇报说,下午因为分管科室的业务过于繁忙,陆长生不能胜任,于是向田主任做了汇报,却被田主任批评了一顿,希望刘大明出面帮助,给增加一个人手。这么说,那就是告诉刘大明,你的马子王娟不上班或者说上班不出力,所以无人干事情。刘大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胡长贵也是副主任都向自己汇报工作,这才是做领导的感觉。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说,老胡,田主任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一把手主任是做大事的,这些芝麻小事肯定不会问。再说,科室的工作,邱科长身为领导,总不能整天不干事拿工资,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秦书凯很快要走,你就要重点想办法调动老同志的积极性。胡长贵听了这话,心里就很反感,秦书凯是你弄走的,王娟是你的马子,最近几乎看不到人,现在没有人做事,不给我添加人,反而把棍子打到我的头上。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乱说话,只是诉苦说,老刘,话是这么说,可是对于邱科长这样的老资格,谁能指使动,所以只能希望陆长生尽快全程熟悉工作,希望他能把办公室的所有业务都领下来。刘大明知道对胡长贵这样的角色要哄着,这样才能继续控制在手里,就做出一副同情口气对胡长贵说,老胡,你说的我都能理解,可是田主任不能理解。当前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弥补,指望秦书凯是不可能了,邱科长又无法指使,只有指望陆长生,我想如果给陆长生一个级别,肯定能调动积极性,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哄着胡长贵的同时,刘大明没有忘记给陆长生弄点甜头,最近一段时间,陆长生给他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作为领导要想有威信,要想下属拥护你,关键的一条就是给下属提拔的机会,否则,谁还愿意跟在你后面混。胡长贵心说,陆长生不是很刚被提拔为副科长嘛,怎么又要弄个级别?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可刘大明既然提出来了,他虽然不想推荐陆长生,但是想不到更好的解决问题途径,只能点头说,这是一个好办法,你是分管单位人事的,就让人事科拿方案吧,到时候党组会上我肯定积极支持。一直小心翼翼为官的胡长贵,对单位里风向的把控是相当到位的,现在一把手田主任经常不在班,发改委的大小事宜几乎都是刘大明一锤定音,现在刘大明要提拔陆长生,肯定得了陆长生的好处,反正他又不分管人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了党组会上看看风向再说,要是田主任态度很明朗的话,自己对刘大明的决定自然也是不反对的,万事做决定之前,给自己留条后路是必须的。此刻正得意的刘大明哪里会想太多,听到胡长贵依附自己的决定,心里很高兴,表态说,老胡,你说的事情呢,你也不要过分担心,田主任当时肯定是不了解情况,才会当面给你撂脸子,明天我会去解释的。另外,明天我会找陆长生谈谈,让他尽快把秦书凯手里的工作接下来,不折不扣的做好。胡长贵见刘大明一副大包大揽的口气,俨然把自己当成是发改委的内当家了,心里虽然不高兴,倒也不想多事,于是敷衍着说了几句拍马屁的好话,起身告辞离开。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刘大明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下身配一条深色西裤,脖子打了一条条纹领带,神采飞扬的出现在发改委的办公大楼走廊上。一路上,很多相熟的人主动向他问好,他都一一回应,身为领导人,有些表面工作是肯定是要做好的,尤其是亲民这一块,连中央领导没事都会下基层跟老百姓握手拍个照片什么的,自己身为县里的一个基层单位领导干部,在这一点上也该向中央领导看齐才对。进入办公室后,刘大明伸手拧了一下扣的有些紧的领带,这领带戴起来的确是显得精神了不少,可就是扣子不容易弄的端正好看,老婆今天一早在家忙乎了半天,才把扣子弄好,结果还是有些嫌紧了。刘大明心说,要是王娟在跟前就好了,这姑娘心灵手巧,人又聪明,打领带这点小事到了她手里简直小菜一碟,可惜最近怀孕后,就不和自己亲热了,还有以后王娟到了市里上班后,自己想要见一面就鞭长莫及了,那么水嫩的一个娘们,想起来都有些流口水,若不是为了儿子,他又怎么舍得把小美人弄到市里跟自己相隔那么远?头脑中想着王娟,想着未来的儿子,刘大明伸手端起桌上的水杯,慢悠悠的品味一般,很是得意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一个男人家里有着死心塌地的女人,外面有个漂亮的情人,那是多么快乐的事情。真想着,就听见有人敲门,刘大明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推门进来的人是陆长生,看起来陆长生今天的脸色不好看,他慢腾腾的踱着步子走到刘大明的办公桌前,站稳了脚跟后,却又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