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最强灵异直播作死系统
下载网

最强灵异直播作死系统
指导和帮助

玄幻  |  微微

萧晋也动情的反握住她的手,满脸疼惜地说:“不好,少一分都不卖。”萧晋的话一出来,董雅洁就差点儿傻了,茫然的眨眨眼,问:“你、你说什么?”“我说少一分都不卖。”“为什么?你不是懂姐姐吗?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疼姐姐吗?”董雅洁不甘心的还想继续感情攻势,萧晋却没了耐心,看看表,说:“董姐,价格的事儿,咱就甭纠结了成不?说了不会降就绝不会降,你要是再这么玩下去,一不小心涨一毛可不怪我。”嗖的一下,董雅洁的手就缩了回去,屁股也挪的离他远远的,一张俏脸冷漠如冰,哪里还有一点刚才自怨自艾的样子?“萧先生做事,真要这么绝吗?”想耍猴却被猴耍了,她气的恨不得当场把萧晋咬死。萧晋耸耸肩,说:“做生意嘛!自然是要追求利益最大化,董姐是女强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好吧!”董雅洁深吸口气,扭头对方菁菁道,“去把东西拿来。”方菁菁这会儿早就被俩人刚才那番表演给震懵了。自家老板在谈判中利用性别优势耍手段的样子,她之前倒是见过,但像萧晋这样一边疼惜怜悯一边捅刀子的家伙,她真是头一次见,三观都险些被刷新。难道说,所谓成功的商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看来,自己这辈子估计也只适合当个助理了。“菁菁,去拿东西啊!”见她半天没反应,董雅洁又说了一遍。“哦哦,我这就去。”方菁菁反应过来,赶紧一溜小跑的出了办公室,没一分钟,就推了一辆小车回来。萧晋首先在小车上看见的是一整匹白色的缎子,旁边摆着两个盒子,其中打开的那个里面满是五颜六色的丝线和整整二十套粗细不一的绣花针,没打开的不用说,装的应该就是图样了。他走过去打开,果然,里面放了五幅画,有山,有水,有花,有树,还有鸟鱼,都是刺绣中最常见的图样。“既然萧先生做事这么绝,那咱们就公事公办。”董雅洁冷冷的望着萧晋,说,“以昨天那件红牡丹为准,七天,五副天绣,有半副次品,我就绝对不会给你超过五角的价格,你同意吗?”萧晋根本就不担心这个,因为周沛芹说了,她的水平在村里还算差的。点点头,他说:“可以,不过,如果五副天绣都达到了你的要求,那么我希望,一针一元的价格,董小姐就不要再纠结了。”董雅洁咬咬牙:“一言为定。”“爽快!”萧晋笑着冲她搓了搓手指,说,“预付款,两万,麻烦董小姐赶紧给我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抓紧时间赶回去呢!”啥都没拿来,就说了几句话,一张嘴就要两万,你当你高级陪聊啊?董雅洁心里暗骂,不过也懒得为这点钱再跟萧晋掰扯,直接让方菁菁从保险箱里拿出两沓钱丢了过去。“大老板办事就是敞亮!”萧晋拿着钱冲董雅洁挥了挥手,推起小车就走,到了门口忽然又扭回头来,笑嘻嘻的问道:“不知道董姐这会儿还喜不喜欢我呢?”董雅洁啐了一口:“想让我喜欢,先把自个儿阉了再说。”萧晋哈哈一笑,扬长而去。董雅洁气咻咻的坐回沙发上,问方菁菁道:“菁菁,你确定查清楚了,这家伙真的只是个支教老师?”“查清楚了,他的籍贯、大学都跟昨天在咖啡馆所说的一样,”说着,方菁菁的表情忽然气愤起来,“就是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太可恶,一个个尸位素餐,档案管理混乱的不行,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查到他到底是去了下面哪个县区。”“继续查,花点钱也无所谓,”董雅洁咬牙切齿道,“一定要找到他手里的那些绣工不可!”楼下,还不知道董雅洁已经想要对他釜底抽薪的萧晋把东西搬上车后,就让司机开车往回赶,在下午两点多才到达了囚龙村山外的青山镇。在进山的路口,有两个汉子牵着三头驴等在那里,萧晋让司机把东西卸下来,自己迎上去挨个儿发了根烟,笑道:“等久了吧?辛苦两位大哥了。”那两个汉子是本家兄弟,都姓梁,年纪大一些的名叫梁建国,年纪小一些的叫梁胜利,都是村里老实巴交的农民,见到萧晋还有些局促,拿着烟连连摆手道:“不辛苦不辛苦,萧老师去城里给俺们找财路才辛苦呢!”萧晋摆摆手,“这算什么财路啊!一点小钱儿而已,举手之劳。”梁胜利比较机灵,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连忙问:“这么说,萧老师这趟事儿,是办成了?”萧晋笑着点头道:“成了,以后咱村里,只要是会祖传绣活儿的,月收入就不会少于三千块。”“三千块?天爷呀!这可比出去打工挣的还多啊!萧老师你没骗俺?”“胜利哥,瞧你这话儿说的,我要是在这事儿上骗你们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啊?”说完,萧晋哈哈大笑。“那是,那是。”梁胜利跟着一起憨厚的笑。一旁的梁建国也跟着笑,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别扭,有些嫉妒,也有些郁闷。这时,那边司机已经把东西都卸下来了,萧晋过去付了车钱,就招呼两个汉子把东西装到驴背上的筐里。别看驴子比马和牛都小,走起山路来却再适合不过,几百斤的东西驮起来轻轻松松,吃的还不需要太精细,简直就是吃苦耐劳的典范。装好东西顺着小路慢慢上山,一路上梁胜利都跟萧晋有说有笑的,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没多久,萧晋就发现梁建国的不对劲了,就问:“建国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梁建国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烟才艰难的开口:“萧老师,这能挣钱的事儿,只……只有绣活儿吗?”萧晋一听就明白了,这位家里的婆娘如果不是外村的,那小时候就肯定没好好学天绣,以至于现在好不容易碰上月收入三千块的好事儿,却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郁闷才怪,估计回去拿皮带抽媳妇儿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挣钱的活计多着呐!”这事儿萧晋进城的路上就想好了,所以直接就拍着梁建国的肩膀笑道,“我还想着让村里出去打工的人都回来呢!没有挣钱的门路怎么行?”梁建国瞬间就精神了,激动道:“真的?还有别的挣钱路子?”“当然,”萧晋用脚跺了跺脚下的路,说,“我的最终目标,就是让咱们村里所有的人都月收入起码上万,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修一条能走车的路,回去我就跟老族长说,一天一百块,建国大哥,你干不干?”梁建国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农村汉子啥都没有,就是有一把子力气,农忙的时候还好,农闲的时候,除了晚上在炕上折腾婆娘之外,都没个发泄的地方,现在好了,干一天活就有一百块钱,一个月下来也有三千块,二傻子才不干呢!走在后面的梁胜利要比他镇定一些,开口道:“俺的娘咧!咱村的壮劳力虽然只有八个,可是加在一起,一天光工钱就得八百块,一个月就是三八二十四……两千……两万四啊!萧老师,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赘婿之逆天帝尊
下载游戏中心

赘婿之逆天帝尊
可以选择吗

玄幻  |  雨芍

返回身上,不一会,转回来,手里拿着票子:“您辛苦,这是二百块钱,您拿着和弟兄们喝茶去。”赵胜不客气的接过了钱:“薛管家,照理说呢,是这价。可今天我们队长上任,您说您就不代表崔老板意思意思?”“要的,要的。”薛管家又拿出了一百块钱:“丁队长,这是我孝敬您的,您别嫌少,现在买卖难做。等改天您有空了,我请您喝茶去。”“丁队长,您看这?”赵胜也不敢自己做主。丁远森生平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事情:“你看着办。”“好勒。”赵胜一挥手:“收队!”“丁队长,赵副队长,您走好。”等到这些特务一走,薛管家对着地上“呸”了一口:“一群瘪三!”“老刘头,一人一碗馄饨。”“哎,好勒,您稍等。”夜晚的马路边,摆着一个馄饨摊,锅子里冒着热气,边上放着一张小桌子,两条长凳。“老赵。”丁远森坐下来说道:“这一车烟土利润不少吧?咱们出来一趟,就弄三百块,是不是少了点?”“这就不错了。”赵胜接口说道:“这些卖烟土的,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到,什么巡捕房啦,警务处啦,卫生处啦。总之到处都要用钱。上海滩的几个大老板和他们的夫人,三节两寿,礼是一定要到的,要不然别想做了,还有他们的手下也不能白做啊。这么一算下来,真正到他们手里的也不多,咱们这就知足了。”知足?丁远森哪里知足。忙了那么久,一共到手三百块,再一分,自己拿到的不过一百五十块钱。这大上海什么都能没有,但就不能没有钱。没钱,寸步难行。“再说了,这崔瞎子不比从前了,可要是大的走私贩子和烟土商呢,咱们也招惹不起。”丁远森却留上了神:“这上海滩都有哪些大贩子?”“有啊,比如高乐田。”“高乐田?”赵胜点了点头:“他开了一家‘福鑫公司’,专做走私、贩卖鸦片,听说一年能捞不少的钱,要不然他怎么养那一大摊的人?”丁远森听的非常仔细:“没人找他的麻烦?”“哎哟,他不找人麻烦就不错了,还去找他麻烦?”赵胜苦笑一声:“他现在是个死人了,可他活着的时候,势力大着呢。”怪不得翁光辉要让自己去查没高乐田的家产。看样子,这家伙攒了不少的钱啊。丁远森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老赵,咱们这么小打小闹,真弄不到几个钱,我有个想法,要是能成功了,哥几个都能好好捞上一笔。”赵胜一听就来精神了:“丁队长,您说。”“你认不认识罗登探长?”“认识,怎么能不认识?”赵胜一听便说道:“中央捕房的探长。”“你和他关系呢?”“还行,过去和徐满昌一起见过几次。”“你能不能安排个时间,让我们见个面?”“成啊,这事包在我身上了!”高乐田的死,让高府上下如丧考妣。尤其是他的大老婆高钱氏。高乐田是个大商人,还是上海滩有名的色鬼。民国政府早就规定了一夫一妻制,可民国的法律也管不到公共租界,高乐田还是一共娶了四房姨太太。据说外面的小老婆还有大把。管家的是他的正房夫人高钱氏,整日里吃斋念佛,可却是出了名的毒辣。高乐田原先有四房姨太太,四姨太据说就是被她逼死的。高乐田的死讯传来,高钱氏觉得天都要塌了。以前仗着他的势力,做的坏事不少,得罪的人更多,现在他死了怎么办?一边办着葬礼,一边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三姨太的身上。就是这个丧门星啊。老爷跟她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可这人好端端的就没了。尤其老爷死了,可这小狐狸精却居然还好好的活着。“去!去!”高钱氏咬牙切齿:“去把那个小狐狸精从医院里给我揪出来,我要让她给老爷陪葬!”“哎,这就去,这就去。”赵胜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到了中午的时候,他就悄悄的告诉丁远森,罗登探长答应见面了,见面的地点就在中央捕房。丁远森也不敢怠慢,立刻和赵胜一起出门。反正翁区长也说了,让一小队休息一段时候。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赵胜对中央捕房熟门熟路,一进来,里面的人大多都认识他。“老赵,等会,探长在办事,一会就见你们。”“哎,成,我们就在外面等着。”可是这一会,就足足等了一个来小时。就连赵胜也都有些不耐烦了。丁远森却还是保持着耐心。十有八九,这是罗登准备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呢。可要处理好接下来的事,还非靠这位探长不可。又等了有十来分钟的时间,罗登才终于有时间见他们了。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罗登。“你就是丁远森?”一开口,罗登就问道。边上的翻译还没来得及翻译,丁远森已经用英语回答道:“是的,我就是丁远森,罗登探长。”他这是自学的英语,有的时候在表演魔术的时候,可以和外国客人进行互动。对方会说英语,罗登也不奇怪,面色一沉:“来人,抓了!”“探长先生,我做错什么了吗?”丁远森丝毫都不害怕。罗登阴沉着脸:“我们怀疑你和一场谋杀案有关。”“探长先生,请你明说,什么谋杀案,我谋杀了谁。”罗登一拍桌子:“你涉嫌谋杀了高乐田先生!”丁远森笑了:“探长先生,我听说大英帝国是最讲究法律的,如果你有证据控告我谋杀,那么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如果没有证据?我是一个守法的国民,同时也是国民政府的公务员,你这么对待我,不怕引起重大纠纷吗?”罗登一时倒也无话可对。力行社不会轻易去招惹巡捕房,同样,如果不是迫不及待,巡捕房也不会随便去找力行社的麻烦。这是共识。如何保证公共租界的安全,才是工部局最看中的。他的确没有证据,如果现在就扣押了丁远森,力行社一旦来要人,肯定会引起工部局警务处的干涉。罗登的脸色很不好看:“也许现在我没有证据,但我一定可以找到的。我向你保证!”“探长先生,你瞧,我是主动来你这的。”丁远森丝毫都不在意:“难道你不问问我来的目的吗?或许你认为,你将来完全不会和我们进行合作了?”罗登在那沉默了。巡捕房,和力行社,本来就是彼此合作彼此利用的关系。巡捕房一些不方便出面做的事,往往都会请力行社帮忙。比如让某个人神秘的失踪等等。而徐满昌一直都和罗登是合作关系。现在徐满昌死了,这让罗登有些头疼。“你们,都先出去,我和丁好好的谈一谈。”

子莫首zero
版本活动

子莫首zero
软件升级版

玄幻  |  安白

我耐心地说:“我什么都没听说过,我想我的意思你没明白,我不想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做人的原则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上官天骄不服气地说:“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你以为你不想找麻烦,麻烦就不来找你。你又是空降下来的,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你前途无量。别说一个小小的局长,就算是江海市市长的位子说不定早都给你预留着了。”上官天骄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但女人太聪明了未必是什么好事。虽然她说得有道理,可在江湖上混讲究心照不宣,大家心里都明白,可谁都不会轻易说破。这丫头虽然和我关系还不错,但说话也太随便了,简直是信口开河了。我认真地说:“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可这又怎么样,难道我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实话跟你说,其实我对从政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我能选择,我更愿意去经商,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看这些无聊的文件。所以上官同志,请你以后在办公室说话还是要注意分寸。”上官天骄到底是个聪明人,听出我的话外音,吐了吐舌头,乖巧地说:“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我告诉你个小道消息,你想不想听?”我假装非常感兴趣地说:“什么小道消息?说来听听。”上官天骄神秘地笑了笑,说:“也是关于你的。”我不耐烦地说:“你怎么又来了,还没完了是不是?”上官天骄满脸委屈地说:“不是刚才的事,是关于你的私生活的。”我心里一阵紧张,我的私生活怎么会传到局里面?我惊讶地问:“什么私生活,我平时无非是和几个朋友去酒吧喝喝酒,能有什么小道消息。”上官天骄说:“就是关于你喝酒的事,听说你昨天晚上半夜带着一个女人去酒吧喝酒了,喝完酒还……”我吓了一跳,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肯定与林娜娜有关。这个不知好歹的臭丫头,放了老子的鸽子不说,居然还敢传我的闲话。我黑着脸说:“还什么,你继续说。”上官天骄轻笑了一声,说:“还和那个女的去开房了呗,据说那个女的又肥又难看。唐局,我说句你不爱听的,我真没想到你平时不动声色,居然这么重口味。”我已经确定是林娜娜这个**养的给我传的闲话了,同时我也感到十分后悔,一直以来我都坚持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这次刚有突破这个原则的念头就遭到了惩罚。其实我刚调进局里就对上官天骄有想法,当然,局里对上官天骄有这个想法的男人不在少数,可我一直都坚持这个原则,有两次我和上官天骄一起出差,我都忍住了自己灵魂里蠢蠢欲动的欲望。这次居然被一个小姑娘耍了,恨得我牙根疼。我假装恼怒地说:“哪个王八蛋敢造我的谣,是不是不想混了。”上官天骄说:“哟,你看你就这点承受能力,一点都沉不住气怎么能成大器。刚才还口口声声说对从政没兴趣,一转脸就摆出局长的威风吓唬人。”我说:“这纯粹是胡说八道,我昨晚确实和几个朋友去酒吧喝酒了。我朋友和她女朋友吵架,让我帮他劝劝他女朋友,怎么就变成我和一个又肥又难看的女人去开房了。”上官天骄惊叹道:“看来传言不虚啊,你还真和一个女人半夜跑到酒吧去了。”我不服气地辩解,说:“我去酒吧怎么了,我为什么就不能去酒吧了。”上官天骄说:“你当然能去酒吧,你不仅能去酒吧,你还能去夜总会呢。你又没结婚,就算是找了个女人去开房也正常。局长也是人嘛,也有需求,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至于激动成这样吗。牛局和办公室副主任王莉在自己办公室办事被人撞破了,全局的人都知道,人家不还照样当局长嘛,你怕什么啊。”我说:“可恨的是这些人凭空猜测,我要真找了个女人去开房也不冤枉。可我确实没有啊,这不是乱扣帽子嘛。”上官天骄劝慰说:“好了唐局,一点小事没必要往心里去。我还有点工作要忙,先出去了。我就不打搅领导工作了。”我说:“你等等,帮我查查是谁传的谣言。我一定要找她掰扯掰扯,她凭什么给我乱戴帽子,简直太不像话了。”上官天骄眨巴着眼睛,说:“你真想搞清楚?”我态度坚决地说:“必须搞清楚,我要把这些谣言的源头找出来,让她当面向我道歉。”上官天骄说:“好吧,我尽快帮你查清楚。不过我如果帮了你这个忙,你怎么感谢我?”我说:“我请你吃饭怎么样?”上官天骄不屑地说:“吃顿饭就想把我打发了,那我不成了要饭的了,没这么便宜。”我纳闷地吻:“那你想要什么?”上官天骄想了想,说:“这我得好好想想,总之我查出来你就欠我一个人情,以后你必须还我。”我说:“好吧,就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尽快帮我搞清楚。”上官天骄得意地笑了起来,她清脆的笑声在我的办公室里回荡着。上官天骄一边笑着,一边转身扭动着屁股走了出去。我盯着上官天骄的臀部,心里却想起了别的事。其实不用特意去查,我就知道一定是林娜娜传出去的,我之所以要上官天骄去查证,就是想把这件事做实,好好整整这个可恶的丫头。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我把近期需要处理的工作基本都处理完了,身心感到一阵轻松。看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心里开始盘算起下班了去干什么。也许我应该先去风和日丽广告公司去看看近期的业绩,顺便再和副总叶琳谈谈下一步的计划。晚上再约个人去郑大厨饭店去吃饭,让李嘉文给我汇报下这个月的经营情况。我说过,我对经商的兴趣大过从政,经商赚钱让我更有成就感,所以几年前我先用妹妹杨洋的名字注册了风和日丽广告有限公司,然后又用杨洋的名字注册了一家郑大厨餐饮有限公司。广告业务风和日丽主要做江海市的户外广告和平面设计,这几年业务逐渐增加,盈利还不错。郑大厨饭店是我和发小郑天浩合伙开的,他出人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出资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另外百分之十给了负责饭店管理的李嘉文作为入伙的干股。郑天浩是江海市著名的大厨,炒菜做饭的技术绝对一流,但不懂经营,于是我从别的饭店挖了李嘉文过来做董事副总经理,负责饭店的全盘运营。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对自己的安排十分满意,这样做不仅能随时掌控我旗下两家公司的情况,还什么都不耽误。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唐大少,猜猜我是谁。”这种无聊的把戏只有女人才会玩,不用猜我就能听出是张萍的声音。这个女人还真来劲了,才几个小时不见就给我打电话。奇怪的是,我们根本就没有互换电话,她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我说:“是张萍吧,有什么事吗?”

总裁的新婚乖妻
游戏官方版下载

总裁的新婚乖妻
苹果版Store

玄幻  |  妙嫣

众人都把头低下,齐声道:“徐队,我们知道了。”徐海龙皱了下眉头,摆手道:“都给我滚!”“是,是,徐队再见。”众混混如遭大赦,赶忙站了起来,灰溜溜地跑了出去。徐海龙骂了几句,回到我身边,轻笑道:“这些家伙,几天不收拾,皮痒痒!”我笑了笑,轻声道:“徐队,多谢了。”徐海龙呵呵一笑,一摆手道:“唉!别客气,咱俩是什么关系,有事儿打个招呼成,随叫随到。”我笑着点头,抬腕看了下表,轻声道:“到吃饭时间了,一起去饭店吧,我请客。”徐海龙摆了摆手,笑着道:“改天吧,晚家里来客人。”“那好吧。”我把徐海龙送到门外,目送着他开车离去,挥了挥手,冲着旁边的小芳笑笑,轻声道:“好了,没事儿了,等会你给嘉琪姐打个招呼,说那些人以后不敢再来闹事了。”小芳望着警车离去的方向,咋舌道:“小泉,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居然会有这么硬的关系!”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保密!”“为什么要保密呢?”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愣了一下,缓缓转身,却在人丛之,看到了那张如花俏脸。街边的饺子店里,生意很是红火,几十张桌子边,都坐满了客人,服务员双手端着热气腾腾的盘子,跑来跑去,忙得不亦乐乎。二楼靠近窗边的位置,宋嘉琪手里拿着筷子,却没有吃东西,只是将酱牛肉、红烧排骨拣出来,一样样地放到我面前的碟子里。嘉琪姐身穿着一件白色丝质小衫,下身是件紧身皮裙,一双纤细修长的美腿,被黑色丝袜裹得紧紧地,偶尔晃动间,却仍有雪白娇嫩的肌肤,在裙摆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晕。“有混混来找麻烦,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拿起酒杯,喝了口啤酒,有些不满地问道。宋嘉琪抿嘴一笑,温柔地道:“小泉,怕你知道,又和人打起来,次受伤住院,把我们一家都吓坏了,哪敢再惊动你!”我笑了笑,放下杯子,轻声道:“嘉琪姐,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来找我,别闷着不吭声。”宋嘉琪双手捧着脸蛋,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扑哧’一笑,悄声的道:“好吧,不过说来怪,总感觉你工作之后,和以前变化挺大的,不一样了。”我微微一怔,好地道:“哪些地方不一样?”宋嘉琪蹙起秀眉,迟疑着道:“说不出来,有时感觉,你像个成年人一样成熟,有时又跟个孩子似的,挺矛盾的。”我哑然失笑,拿起酒杯,轻声道:“嘉琪姐,其实在我眼里,你也是这个样子。”宋嘉琪展颜一笑,歪着脑袋,笑吟吟地道:“怎么说?”我仰起头,把杯酒喝下,微笑道:“有时候,你在我心目,是温柔体贴的大姐姐,而有时候,却只像是个需要关心和呵护的小妹妹,甚至是红颜知己。”宋嘉琪愣住了,半晌,才伸出白.嫩的小手,支着下颌,有些苦恼地道:“的确,我这个姐姐做得很失败,经常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还要你来解围。”我笑了笑,轻声安慰道:“嘉琪姐,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然后,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宋嘉琪点了点头,眼波里满是笑意,抿嘴一笑,说道:“你这小家伙,倒是会开导人,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和你说说话,心里会舒坦多了。”我嘿嘿一笑,半开玩笑地道:“嘉琪姐,那你准备怎样感谢我?”宋嘉琪白了我一眼,夹起一块酱牛肉,送到他的嘴边,娇嗔地道:“这是奖励,满意了吧?”我笑着张开嘴巴,咬了酱牛肉,含混地道:“还不够,至少得抽空陪我看一场电影吧。”宋嘉琪哼了一声,佯怒地道:“臭小子,又在动歪念头了?”我连忙摆手,笑着道:“不陪算了,你可别生气。”宋嘉琪嫣然一笑,拿手摆弄着筷子,悻悻地道:“专心吃饭,其他的,过一会儿再说。”我笑着点头,望着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食欲大涨,把桌的一盘三鲜馅饺子,吃得精光。结了帐,两人并肩下楼,我推着自行车,和她漫步在街头,提起了去珠城的事情,宋嘉琪犹豫良久,终于同意了,要准备一下,说下周末有时间去看看。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家小电影院门口,宋嘉琪停下脚步,抿嘴笑道:“好像有两年多没进电影院了。”我赶忙把自行车停好,快步走到售票口,掏钱买了两张票,又买了爆米花和两瓶饮料,陪着宋嘉琪走了进去。这家影院原来是国营的,后来因为生意不好,承包给了私人,成了青阳市最大的录像厅,生意很是兴旺,里面将近一百多个座位,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影院里面黑漆漆的,光线很暗,我拉着宋嘉琪,小心翼翼地摸到角落里,找到无人的位置坐下,却舍不得松手,握着那只柔软的小手,盯着前面的屏幕。大屏幕,正在放映新龙门客栈,这部片子是经典的香港武侠电影,我也是百看不厌,更何况,身边还有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心情愈发愉悦了。当剧情发展到张曼玉脱光衣服,在房顶对着大漠放声歌唱时,宋嘉琪忽然‘扑哧!’一笑,凑了过来,小声嘀咕道:“小泉,她可真野!”我笑了笑,轻声道:“嘉琪姐,每个女人都有野性的一面。”宋嘉琪莞尔一笑,摇头道:“我没有!”我转过身子,把嘴唇放到她的耳边,轻笑道:“怎么没有,记得小时候,你曾经爬到家里的房顶唱歌来着。”宋嘉琪拿手捂住小嘴,咯咯地笑了半晌,才悄声道:“可我没像她那样,把衣服都脱光了,多难堪啊!”我摆了摆手,笑着道:“嘉琪姐,我倒是觉得,这部片子的风格很美,尤其是这个部分,更能体现出影片的魅力!”宋嘉琪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她演得那样风.骚,你们男人当然都爱看了!”我哈哈一笑,轻声调侃道:“风.骚不假,那也得分人,不过,你要是来演这出戏,肯定她好看多了!”“去,去,说什么呢!”宋嘉琪佯怒,白了我一眼,用手摸着爆米花,放到小嘴里,笑眯眯地看着屏幕,不再吭声。看了两部老武侠片,当众人稍稍感到疲惫的时候,屏幕画面一闪,竟然开始播放一部恐怖的鬼片,伴着阴森恐怖的乐曲声,影院里一片骚动,有人尖叫,有人却吹响了口哨。这部片子虽然没有大牌明星,可剧情设计得极为惊悚,屏幕出现的镜头,让影院里尖叫声四起,很多女生都吓得缩成一团,拿手捂住了眼睛。宋嘉琪自然也不例外,在受到惊吓之后,一头扎进我的怀里,闭眼睛,哆哆嗦嗦地道:“太可怕了,小泉,我不敢看了,咱们快走吧!”我心大乐,忙用手揽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低头道:“没关系,再坚持一会儿,现在走了,对不起票价了!”“不行,太吓人了!”宋嘉琪带着哭腔,眯起眼睛,回头望了一眼,却见飘起的人头,呜呜叫着飞过来,又发出‘呀’的一声,双手抱紧了我,身子抖作一团。

最是人间红尘客
功能客户端

最是人间红尘客
正式版下载

玄幻  |  海安

精疲力尽后,我松开了牙齿,感觉到他也放松下来,然后将我放在床上。他合衣躺在床上,这是要同床的表示吗的?我爸才刚死,他难道良心就不会痛吗?“我不会动你!”庄逸阳的声音透着疲倦,根本没有管出血的伤口,很快就睡着了。我缩在床上一角,抱着腿坐在那,看着他的睡颜。坦白说,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无论是工作还是睡颜都是碾压杨瑞。安静的夜,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明知道这样的男人就如罂粟,沾上就会戒不掉。可就是忍不住盯着他的脸,如果,如果我没有离过婚,是不是可以争取一下?这个念头冒出来,我立刻拍拍自己的脸。别傻了,那是天上的星星,凡人怎么可能摘到?那一夜本来就是个意外,而且如果我对他动心,我爸在天之灵都会变成雷电劈死我。困意来袭,我睡在了床的最边上,离他远远的。不敢靠近!然而第二日醒来,我却睡在他怀中,并且是主动地抱着他。我们的呼吸纠缠在一起,他的唇离我不到一厘米,我鬼使神差地亲了一口。看到他的眼睛要睁开,吓得赶紧闭上眼睛,装作睡觉。一会,他帮我盖好被子,就起来了。“我会尽力对你好,直到这个孩子生下来,你不用想太多。”庄逸阳看出来我是装睡,依旧很温柔。我忍不住开口,“为什么?”为什么突然对我好?怕我不生这个孩子吗?完全没有必要,他不是握住我母亲的生死,我还能反抗吗?“医生说了,父母感情好,生出来的宝宝才会聪明可爱!”庄逸阳突然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在我一脸懵逼的状态下离开。这个理由我给满分!“可我没有父亲了!”我低声说着,再也没有父亲了。庄逸阳没有说话,沉默地出去了。我爸的死,成了我们之间跨不过去的鸿沟。很快孩子就满三个月,那些保胎药也就不用吃了,庄逸阳允许我可以出去走走。我就想去逛逛母婴店,亲手给孩子挑一些用品,不用庄逸阳的钱,是我送给孩子的。哪怕最后必须要离开,我也希望可以多做一些。但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见了杨瑞跟许琴,很显然对方也是来买东西的。看许琴那肚子得有六个月了,而我跟杨瑞离婚不过才两个月。孰是孰非,现在那些人该明了。我并不打算跟他们纠缠,转身就走。但许琴却拦住了我的路,“林靖雯,你现在攀上庄总,真是不一样!将我们往死里逼,瑞龙破产,你高兴了吧!”瑞龙公司破产?这个消息我还真是不知道,一直都没有去处理那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谁知居然破产了。这样更好,我得不到,大家都别要了。“高兴,我当然高兴!说明我是个旺夫的女人,而你是个灾星!杨瑞离了我娶了你,就只能是一败涂地!”我确实高兴,看着杨瑞那衰样,别提多爽。曾经视如生命的男人,现在不过是一根稻草,遇见还可以踩几脚。“雯雯!”杨瑞这次倒是没有骂人,反而拉住要骂人的许琴。让我有些意外,这次又想算计我什么?“请叫我林小姐,好狗不挡路,让开!”我皱着眉头,这两个人直接将店门口给堵住了,这是什么意思?梅子姐扶着我,小声问我,要不要动手,我示意她再等下!“杨瑞,你什么意思,拦着我让这贱人骂我!”许琴推开杨瑞,就想要来打我。梅子姐抓住她的手,我反手就给了她一耳光。“做小三,就应该躲起来,这巴掌是教会你怎么做人!”我离婚前后都没有去找许琴的麻烦,是因为这个男人脏了,我已经不需要。可不代表她有资格对我耀武扬威,还来辱骂我。“我小三,你林靖雯不照旧是个小三,庄逸阳可是有未婚妻的,你以为凭着肚子就可以嫁给他吗?简直就是做梦!”许琴捂着脸,想要动手,有梅子姐在,他们两个都不是对手。庄逸阳有未婚妻?这件事我从未问过,也不知道!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没有未婚妻才不正常。小三,这两个字对我打击性比较大,我爸妈为何那么反对,就是怕我成为小三。本↘书↘首↘发↘追.书.帮↘而现在对于庄逸阳未婚妻来说,我不就是个小三吗?杨瑞给了许琴一巴掌,看着他们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我都没有任何快,感。完全陷入小三这个身份中,我爸死亡的画面又再次涌上心头。我又开始了浓烈的自责,疯狂地打我妈的电话,可那边一直都挂掉,最后直接关机。她是有多厌恶我这个女儿,眼泪顺着脸颊流个不停。“雯雯,你别哭,如果他对你不好,我们复婚好不好?”杨瑞从后面追过来,独身一人,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恶心。我擦干眼泪,咬牙切齿地说,“你最没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你闹到医院,我爸就不会死!”庄逸阳有错,杨瑞就是有罪。我千里迢迢地嫁给他,他却那样对我,明知道我爸生死关头,还闹到医院去,这仇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错了,我鬼迷心窍,我不是人!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头再来,好不好?”杨瑞突然拽起我的手抽他的脸,我嫌脏往后退。他就自己抽自己,很快脸就肿起来。我心中真是五味陈杂,“杨瑞,你不爱我就该放了我,而不是设计我陷入这样的境地!”往事不堪回首,我再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他今日是做戏,还是真心悔改都跟我没有关系了。回到庄逸阳的别墅,我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他今日在阳城,打电话来一起吃晚饭。他对孩子非常重视,但凡有时间,就会来多陪陪我们。有时候还会非常神圣地摸摸我的肚子,倒是没有太多逾越的动作。“你未婚妻是谁?”我有些恐慌他的未婚妻,那可是我未来孩子的妈妈!性格好不好?会不会虐待孩子?任何一个女人怕都不会喜欢老公的私生子吧!庄逸阳诧异地看着我,“不要胡思乱想,这跟你没关系!”我摸着肚子,勇敢地对上他的眼睛,“她是我孩子的妈妈,当然有关系!”如果她不好,我拼了命,也不能将这个孩子给他。我才不管什么协议不协议,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周思颖,孩子不会给她带,我自己带!”庄逸阳给了一个承诺,但我却不能相信。“如果她找到我,我该怎么处理?”我的存在,迟早会被人查到,庄逸阳基本上都在这里休息。只要有心,很快就能查到。“不用怕,保护自己就好!她不会在意这些的。”庄逸阳随意说出来的话,却让我很吃惊。他的未婚妻不会在意我的存在吗?如果说,女人对小三不在意,那就一个可能,他的未婚妻根本就不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