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114章 报恩简单入门
安装官网

更新时间:2021-04-12 15:50:03

我要打赏
策划方案
打赏共484080恒币
演示说明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周边推荐

    我要评论
    特色功能
    评论共4889条
    广告发布

      ios游戏下载网
      璃分

    1. 混在港综世界当大佬
      指导经验

      “什么游戏?”叶凡一愣,没有想到林美玉会主动搭讪自己……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林美玉,在样貌上,她和她的姐姐有着八分相似,只是少了那种成熟妩媚的气息。

      回复(38)

      晨曦骄阳

    2. 载体世界
      综合客户端

      想到了自己所接触的异性,却没有一个让自己动心过,司空嫣然的嘴角又浮现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难道真的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么?轻轻的抚摸着自己那汉白玉一般光滑的玉`峰,司空嫣然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叶凡刚才摸自己这个部位的一幕。

      回复(41)

      漌柠年

    3. 那个基地叫堡垒
      功能特性

      司空嫣然自然不会客气,拉着叶凡直接进入了房间,顿时叶凡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只因为包厢唯一的一张大桌子前已经坐满了人,而且全是清一色的女人,最重要的一点,这些女人竟然全是美女……

      回复(33)

      寞柳柔

    4.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书友还读过

      许你一次生死与共
      知名平台下载

      许你一次生死与共
      游戏规则

      玄幻  |  君慕

      这天,秦书凯接到柳橙的电话,说,秦书凯,你小子到了乡镇是不是被哪个女人给吸引了,最近不给姐打电话?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秦书凯是很激动,就说,姐,主要是最近很忙,你还好吧。柳橙说,你***骗谁,乡里挂职的就说隔壁的那个李成万,和你住在一个房间的人,我基本是每周要看到天在县城里晃悠,而你去了就是不会来,要知道你可以答应我做我的保镖的。秦书凯心里就想,***,你也不是;老子的马子,凭什么老子要整天跟着你,如果要是给老子上去一次,还是很愿意的,就说,姐,我是小人物,没有关系,不敢乱动,上次就是陪着朋友钓鱼就出现那么大的动静,好险背个处分,现在是不敢乱走啊。柳橙说,典型的小洞里爬不出大螃蟹,不过现在我遇到点事情,就是那个张东山,还***整天缠着我,所以还是麻烦你,这两天晚上一定要到我的住处给我做保镖,我他妈是害怕死了,晚上都做噩梦。说着,柳橙就是要哭泣的声音。听到美女的哭声,秦书凯心里的保护女人的胆气就冲了出来,说,***,被老子打的还不长记性,老子今晚回去一定让这个小子以后再也不敢靠近你。柳橙就说,还是你关心我。挂了电话后,柳橙那边很是高兴的叫到,ok,小P孩只要老娘嗲几声,他就完蛋了,哈哈。这边的秦书凯就为今晚回县城做准备,这个时候金大洲推门进来,问,小秦,准备干什么?秦书凯就说,准备回县城有点事情要处理。金大洲就说,先到市里去一趟,等到市里的事情处理完,再回去县城吧。秦书凯就问,金大哥,什么事?金大洲说,张富贵刚才从市里打来电话,说你联系的村关于需要解决铺设两公里道路的事,他已经向市财政局的领导做了汇报,市财政局主要领导和市交通局的领导打过招呼,今晚财政局的分管领导将带着张富贵处长去交通局落实这件事,张富贵让我们跟着一起过去。张富贵做了指导员队长后,就要求每个指导员将联系村急着需要解决的问题交给他汇总上报。张富贵这么做,有自己的考虑,第一是作为队长,肯定要了解每个队员联系村的实际,这样不管是省市县领导来调研,有东西汇报,也就有话可说,让领导感觉到这个队长是称职的;第一是作为队长,肯定要了解每个队员联系村的实际,这样不管是省市县领导来调研,有东西汇报,也就有话可说,让领导感觉到这个队长是称职的;第二就是利用单位的资源,为每个队员联系的村提供一点帮助,解决一点实际的困难,这样也能混个好的名声,就能达到当初下来的真实目的。对张富贵来说,和很多有关系的人一样,是来镀金的,这个金要镀的好,不仅要让自己联系的村有成绩,其他队员联系的村也要有成绩,就有和组织讨价还价的资本,就有要位置的本钱。当初,家里让自己这儿,就是这个目的。有目的就要有行动,没有行动的想法就是梦想。张富贵是有思路的人,在挂职文件下来之前就到普水来看过,到所联系的村了解过情况,从知道要设立挂职人员队长的时候,张富贵就想到了争取队长这个职位。刘大明也在争取队长的行动,张富贵看在眼里,知道如果顺其发展,队长的位置肯定不是自己的,因为丨党丨委书记姜照光的表现,让张富贵了解这个人将会推荐柳承敏做队长。要想达成所愿,就不能消极等待。张富贵回到市里,打通了关系,请有头有脸的人给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打了电话。常委组织部长整天就是研究人,是研究人的人精,知道这个电话的份量和内容,于是带着副部长到了码头镇,让张富贵达成所愿,做了队长。后来,县委按照每年市县下乡挂职干部一样,对在普水挂职的原来有职务的干部都在乡里都挂了个职务,张富贵因为是队长,挂职码头镇丨党丨委副书记、刘大明也是副科级职务,挂职为副镇长。刘大明不管从资格还是经历都认为比张富贵要硬的多,队长被张富贵抢走了,镇里挂的职务也比自己要重视,心里就抵触张富贵的任何决定。对张富贵要求的上报联系村情况的事,根本没有当回事。一个挂职干部能给村里解决什么,那都是所在单位的事,就是队长也不能帮助解决什么。刘大明这么做,也暗示吴龙这么做。他对吴龙说,因为举报,张富贵和我们已经有矛盾,说不定他们也都知道钓鱼的事情是我们举报的,都是官场的人,大家不想把脸皮撕开而已,现在张富贵是队长,他很多工作都需要我们的支持,如果按照他的要求做了,说不定认为好欺侮。吴龙听了刘大明的话,默认了刘大明的建议,同时请刘大明给农业局的余副局长打声招呼,希望尽快能给自己联系的村解决点实事。张富贵期间向刘大明和吴龙催问了一次,问什么时候能把他们联系村的情况给他。刘大明和吴龙就说,张队长,正在调研,等摸清情况以后再说。一拖一个月,也没有具体的回音,张富贵就知道这两个人对自己很抵触,不会有结果,也就不再过问,就把秦书凯和金大洲联系的村需要解决的情况研究了一遍,给单位的领导打了电话,请求帮助。单位的主要领导知道张富贵的后来,主动和交通局协调过后,如何落实就到了张富贵和分管领导的头上。分管局长研究一番后,决定带上张富贵等人一同去市交通局协调。主要领导已经同意,到那儿就是走个过程,说是去拜访,给人家面子。有的时候,具体办事的领导,掌握的权力比主要领导还要大,县官不如现管就是这个道理。好话一千,不如酒杯一碰。官场办事,讲究气氛和场合,联系感情交流问题,酒桌上是最好的地方。酒杯一端,政策放宽,到最后就是酒杯当大印。所以,市财政局的分管领导带着几个人到交通局那儿去了一趟,谈了几句话,就约定了晚上谈话的地方。秦书凯以前来过市区,但是没有机会进入市区的高档绝点,不知道市区的高级酒店是如此的富丽堂皇普安国际大酒店雄踞商业及休闲中心地带,俯瞰普安城,步行分钟即可到中信广场、市长大厦、大都会广场等百货购物中心。酒店设计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装饰:法国的青铜、意大利的音乐喷泉、法国的水晶灯、国际一流水准的寝室用品、加上富丽堂皇的回廊,金箔的装饰,由内及外无不彰显皇室气派。酒店拥有一流的豪华俱乐部、西餐厅、日本料理、粤菜、酒吧、娱乐中心、SPA、宴会厅、大型停车场和世界著名品牌精品店等一系列设施,恭候海内外贵宾的光临。

      要不要逃跑算了
      介绍演示

      要不要逃跑算了
      支持玩法

      玄幻  |  咩咩灰

      直到现在我都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十分荒唐,因为我婚内出轨了。我只是个普通妇女,而我出轨对象却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土豪,我之所以会和他所有交集,一切拜我老公所赐。当时我老公杨瑞的公司接了一笔大单子,把所有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眼看距离项目完成越来越近,却没想到对方无缘无故扣押了一千五百万的尾款。期间杨瑞也去沟通了很多次,可对方态度强硬,坚决不给。眼看着公司要破产,家里的房子车子都怕保不住,我气的自己跑去找他们老板要钱,可连庄氏的大门还没进就被轰出来了。接下来的几天我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可都行不通。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我从杨瑞口中意外得知庄氏集团的老总庄逸阳在富康大酒店休息。我当时就觉得这是唯一的机会,我绝对不能错过。就算庄逸阳是老虎,我也必须去找他将钱给要回来。为此我特意打听到庄逸阳休息的地方,所以到了酒店之后我直接到了他房间门口。按照原计划我应该理直气壮地直接敲门,但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门突然自己打开了。紧接着我被一只手直接拽了进去,然后就有一个巨大的身影将我抵在门上。我下意识想要逃跑,但对方把我禁锢在门上我压根动不了。这时我看清了他的脸,确定是庄逸阳,但他满身的酒味,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想要张嘴解释却被他的大嘴堵住了,只能呜呜的叫着。我使劲拍打着他,却被他直接扛起扔到床上,直接用床单捆住我的手。我哭喊着,怒骂着,身上的衣服还是一件件地落地。他贯穿我的那一刻,我使劲咬在他的肩膀上,入口的血腥味都无法冲淡我的耻辱。我泪流满面地任他折腾,到最后这羞耻中居然还带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愉悦!暴风雨后庄逸阳似乎清醒了,递给我一张支票让我走,很显然他将我当成了卖肉的。羞愤当头,我一把撕了支票,裹着浴巾就哭着跑出去了。我就算是报警,那也只能查出来是我主动进入他的房间,所以这等于吃了个哑巴亏。我这身装扮,在路上引起无数人指指点点,等我回到家,居然没有人。婆婆不在家,杨瑞也不在家。这让我害怕的心落地,赶紧去泡个澡,好好地洗一洗,将那个男人的味道去掉。换身衣服,在家等着杨瑞,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我居然婚内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给他戴了绿帽子,他现在能承受得住这么残忍的消息吗?前几天他就自杀了一次,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再加上婆婆那么厉害,让我将这个消息直接隐瞒了下来。面对杨瑞的彻夜未归,我甚至都不敢问,好在他也没有问过昨晚几点回来的。听闻我也没有将钱要回来,杨瑞脸色有些发白,主动地就要提离婚,说是不要拖累我。“不,不要离婚!我们可以继续要钱,实在不行就打官司。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我本来心中就有愧,这个时候怎么能扔下杨瑞呢?可是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劝,杨瑞都是铁定了心,一定要离婚。我只能求助婆婆,她直抹泪,说不管我们两个的事情。看着一纸离婚书,上面写的是给我一套小房子,没有任何债务。杨瑞这是要将所有的债务都扛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越是这样,我这心中就越发地难受。下定决心,不能离婚,必须要再次找庄逸阳,要回属于我们家的钱。那一夜,我的手机钱包全部都丢在那里。所以这一次,我是在前台要求见庄逸阳,告知房间号,日期。面对前台小姐轻视的眼神,我心中酸楚,但更怕他不见我。半个小时后,庄逸阳的助理程贺将钱包手机都送下来给我,并且将那晚的支票一起给了我。“林小姐,庄总不希望有后续!”这明显是怀疑我欲擒故纵,手机钱包故意丢在那呢?我在对方鄙夷的眼神中收了那张十万块的支票,然后将我的名片递给对方。“告诉你们庄总,还欠我们家一千四百九十万的工程款!”说完我就在坐在楼下等着。今天来,我可没有打算走。如果对方不见我,我就一直等下去,等到他见我为止。程贺拿着我的名片,迟疑了一会就转身回去。又等了十分钟,前台小姐通知我去顶层见庄逸阳。面对阳城第一富豪,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绝对不要再被蛊惑。已经对不起杨瑞一次,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要回这工程款,就算是将功赎罪。一路走进庄氏集团老总的办公室,那是真切地让我感受到上市公司与我们家公司,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我坐立不安地等着庄逸阳忙完,甚至都不敢去看他。白天的他太过于冷漠,那天晚上也许是因为喝了酒,才会热情得跟一个火炉一样,燃烧得我失去了理智。许久,他抬起头,“你是瑞龙公司的人?”一句话就让我倍感苦涩与羞耻,很显然他忘记那晚的事情。我点点头,在他那漠视的眼光下拿出两家公司的合同,“庄氏集团没有给我们结尾款一千五百万,请您今天给我!”他公事公办地拿起合同,看了几眼,然后打了个内线,该项目经理跟财务人员一起进来。听着他们的汇报,我这时才明白,是杨瑞以次充好,交付验收的时候被查出来,所以庄氏集团拒付。而这一切,杨瑞根本就没有跟我说,真是羞得我当场要钻进地缝。“杨夫人,这钱,我们怕是不能给你了!如果没事,我要去开会了!”庄逸阳站起来居高临下地说着,抬腿就走人了。我有什么立场,再拦住对方呢?估计没有那一夜,今天这办公室我都进不来。所以,我赔上自己的身体,什么都没有换来!这十万块简直就是个笑话,我将支票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转身离开。既然以次充好,那我们根本就没有欠下那么多的外债。杨瑞啊杨瑞,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在骗我?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公司,居然发现他的秘书衣衫不整地从办公室出来。秘书许琴更是挑衅地看着我,扭着腰去工作,连一句问候都没有。看见我,杨瑞先是惊讶,很快又恢复了那爱理不理地样子。原来这才是离婚的主要原因吗?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人!“我同意离婚!但是财产要合法分割!你根本就没有亏损那么多,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吼起来!心如刀割,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要走一生的人,却伤我最深!“合法分割?一个婚内出轨的人,有这资格吗?”杨瑞撕破脸皮,变成了一副我完全不认识的样子。婚内出轨?呵呵,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却装作不知道!一副为我好,不让我背负债务,离婚还给一套小房子,这算是施舍吗?

      凶煞传
      什么意思

      凶煞传
      引导方向介绍

      玄幻  |  又菱

      你这次晕倒虽不是什么大病,但我劝你还是静养一段时间为好,再这样下去,病情会继续恶化的。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在我们医院修养,最好也能够回家休养一段时间,这对你的身体有好处。”高启荣有些无奈,点了点头,微笑道:“那好吧,我在医院修养几天,胡医生,看来要给你添麻烦了。”胡医生微微一笑,一摆手道:“高局长,不要客气,你安心休养吧,明天我再过来探望你。”“谢谢胡医生。”看见医生准备离开,我和贾主任忙站了起来,贾主任送他到了楼梯口回病房了,让我去找医生询问一下病情。我从医生办公室询问之后出来,暗自嘀咕:差点‘马风’了,居然只是晕倒,这老色鬼的命还真的是挺硬的……正想着心事,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望,却看到宋嘉琪那张白腻秀美的脸庞,我不禁微微一愣,好地道:“嘉琪姐,你怎么来了,来看病人的?还是你自己生什么病?”“啊?哦,……对,我是去看个病人。”宋嘉琪脸色忽然红了,神色忸怩,似乎有些难为情的样子。紧接着,她睁大眼睛,问道:“你怎么也到医院来了,不会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吧?”我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嘉琪姐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温柔的拍拍我的肩膀,道:“那行,你去忙吧,多做一点事情,不要让领导觉得你偷懒。我去看病人了。”说完,她左右瞅了瞅,向妇科病房那边走去。我刚想跟过去,办公室里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我不禁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这是方正源沙哑的声音,能够感觉得到,他的情绪非常沮丧。那医生笑了笑,慢条斯理地道:“你都来我们医院检查过三次了,结果都是一样的,精.子的活跃度太低,粘稠度也不够,不管是药物治疗,还是生理刺激,都不起作用,所以我们也是无能无力啊。”“连人工受精都不行吗?”方正源仍然不甘心,用满是哀求的语气问道。医生仍是摇头,淡淡地道:“人工受精的前提条件,是必须保证良好的精源,你现在的情况,算花费巨资到精.子库配对,也是不可能实现的,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好吧,我知道了。”方正源叹了口气,失魂落魄地从办公室里走出,黯然离去。我站在医院的角落里,微微皱眉,也有些同情对方,可回想起那次方正源与嘉琪姐之间的争吵,不知为什么,又觉得心里慌慌的,像是长了草,搅得我有些心神不宁。高启荣的晕倒好在是虚惊一场,医生经过检查之后也说了,他在医院静养几天,可以恢复如初。等到高局长的家人赶到之后,贾主任又让我在医院找了个看护在医院陪护几天,跑跑下的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我才向高启荣告别,坐车回了家。周六的早晨,我不用班,打算睡了个懒觉,但大清早的听到一阵敲门声,我只得下了床,推开房门,却见方正源端着一盘饺子,站在门口,笑吟吟地道:“小泉,知道你肯定要睡懒觉,早不吃可不行,来,嘉琪做的饺子。”我忙说谢谢,把热气腾腾的饺子端过来,笑着道:“方哥,进屋坐会吧。”方正源进了客厅,坐在沙发,点一支烟,微笑着道:“怎么样,小泉,最近班很辛苦吧,我看你眼圈都微微有些发黑,是不是熬夜了?”我笑了笑,轻声道:“没事儿,平时还都挺清闲的,昨天单位有事情,忙了点。”方正源掸了掸烟灰,摇头道:“那可不行,你还年轻,要注意劳逸结合嘛,等一会,我带点好东西过来,让你解解闷。”我有些好,诧异地问道:“什么好东西啊?”方正源站了起来,笑着道:“一会儿你知道了,先趁着热,赶快把饺子吃了吧。”我点了点头,去卫生间洗漱一番,出来之后,也感觉到饿了,拿起筷子,如风卷残云一般,不到五分钟的功夫,一盘饺子被我消灭掉了。刚刚放下筷子,见方正源走了进来,把一摞花花绿绿的杂志放到沙发,我走过去一看,顿时有些无语,摸着鼻子笑道:“方哥,都是花花公子啊?”方正源笑了笑,随手丢过来一本,啧啧地叹道:“这些可都是好东西,我千辛万苦弄来的,你拿去看看,调节一下情绪,以后,工作要是感觉累的时候,看看这些东西,能提神醒脑。”我摸着鼻子,嘿嘿地笑了起来,点头道:“谢谢方哥了,这些杂志的确不错,图并茂的,那些小黄耐看。”“还行,你小子挺识货的,藏好了,别让家里人看到。”方正源哈哈一笑,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拿起空盘子,回家去了。我觉得有些好笑,也没多想,抱着这摞杂志,重新回到卧室,躺在被窝里,慢悠悠地翻看起来,没过一会儿,只觉睡意袭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睡得正香时,忽觉耳朵一痛,我猛然惊醒,睁大了眼睛,却看到宋嘉琪那张漂亮的瓜子脸,赶忙呼痛道:“松手,轻点,嘉琪姐,轻一点啊!”宋嘉琪拿起一本花花公子杂志,砸在我的胸口,怒道:“小泉,敢情你一天到晚看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呀,真是不像话了。”我嘿嘿一笑,一骨碌坐起,手忙脚乱地将杂志都收拾起来,赶忙辩解道:“哪有?我昨晚在看单位的参考资料呢,学习到深夜,这些东西,只是随便看看的。”“随便看看?”宋嘉琪俏脸绯红,气呼呼地道:“小小年纪不学好,以后可怎么得了。”我笑了笑,摆了摆手道:“嘉琪姐,拜托,我已经工作了,早是成年人了好不好?看这些杂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行,我不许你看这些东西!”宋嘉琪俏脸微寒,伸出白.嫩的小手,勾了勾手指,冷哼道:“把那些色.情杂志拿过来,当着我的面,全部撕掉!”我连连摇头,笑着道:“不行,绝对不行,这可都是些好东西,宝贝着呢!”宋嘉琪斜睨着我,挽起袖子,露出一段雪白的胳臂,怒道:“哟!你还敢顶嘴?”我微微一笑,斜躺在床,摇着手指,一本正经地道:“作为男人,我有保留性幻想的权利。”“幻想你个头,去死好了!”宋嘉琪轻啐了一口,弯下腰,伸手来抢。我赶忙笑着阻止她,急道:“别抢,嘉琪姐,小心弄坏了。”宋嘉琪手疾眼快,瞬间摸起两本杂志,气呼呼地道:“快说,这些都是从哪买来的?”我有些着急了,赶忙扑了过去,按住那双小手,笑着解释道:“不是买的,是从朋友那里借来的,千万别弄坏了,不然没法还人家。”宋嘉琪蹙起秀眉,依然怒气冲冲,道:“你松手!”“不松!”我握住嘉琪姐那白.嫩滑腻的小手,心里竟然有些异样,砰砰地跳得厉害。“还敢犟嘴?反了你了。”宋嘉琪哼了一声,抬起膝盖,撞向我的小腹。我哈哈一笑,侧身躲过,顺势将她压在身下,轻笑着道:“嘉琪姐,再不还我,我可不客气啦!”宋嘉琪扭.动着腰肢,羞恼地道:“臭小子,还不快起来!”“我不!”我盯着她那张诱人的俏脸,感受着身下柔若无骨的绵软,身子竟然有些失控了,瞬间起了生理反应,那地方竟然英姿勃发,硬邦邦地顶在她的小腹。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软件官网下载

      学霸马甲捂不住了
      免费下载

      玄幻  |  秋棋

      天绣的稀有程度虽然比不上古董,但在特别的人眼里,却是愿意高价求购的好东西。董雅洁专做女人生意,她比谁都知道,那些有钱的贵妇会花多少钱来买一件独一无二的天绣制品。“刚才我说要多少有多少,确实是夸张了点,”萧晋适时开口道,“但是,像这样的,一个月二十件,还是没有问题的。”董雅洁不太关心数量,她的公司走的就是高端订制路线,稀少,才能昂贵。“为什么都是……肚兜?”“呃……”总不好说这些都是从一个小寡妇那里拿的,萧晋尴尬的挠挠头,胡邹道:“那什么,这个……拿着方便。”董雅洁不疑有他,点点头,又仔细研究了一会儿,这才正色看向萧晋,问:“你想怎么合作?”萧晋说:“很简单,你提供图样、布料和针线,我负责找人绣制,不过你要先预付百分之三十的款项。”“价钱怎么算?”“按针数算,”萧晋又拿起那件绣有红牡丹的肚兜,说,“董小姐刚才愿意花一万元买这件天绣,那咱们就以它为准,它的针数正好大概是万把左右,一针一块钱。”“这不可能!”董雅洁想都不想就拒绝道。天绣不同于其它绣种,因为针法独特,所以有自己独有的针数计算方法,董雅洁对这个是了解的,因此她并不怀疑萧晋会在针数上作假,之所以不同意,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利润太薄了。虽说奢侈品价格昂贵,但它的成本也是比普通商品要高得多的,毕竟有钱人没几个是真傻子,你造一老头代步车,非说它是劳斯莱斯,那也得有人信啊!董雅洁要把天绣制品推向市场,光是前期的宣传投入就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每件制品都让萧晋分走那么多,她就算还有得赚,一时半会儿也是不可能收回成本的。“萧先生,刚才我之所以会出一万的价,那是以为只此一件,而且给的也是零售价,你以此作为我方的进货价,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萧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挺过分的。”董雅洁刚要松口气,却见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可恶的坏笑,心脏不由瞬间被提了起来。果然,那货在片刻之后就又开口道:“可是,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我能为董小姐提供这种产量规模的天绣,纯粹的‘卖方市场’下,您似乎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你……”董雅洁虽然是个女人,但也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深知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有心起身离去,却又实在不甘心“天绣”这么珍贵的商品被竞争对手得到。想了想,她故意冷起脸,说:“萧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的公司主营高端私人定制,不是走量的商贸公司,你应该知道,如果一件商品的利润太低,那我们根本就没有做它的必要。”“这个我当然明白。”再怎么说,萧晋也出身大家,自然不会被董雅洁唬住,老神在在的说,“但是,请董小姐注意,‘天绣’本身就有其不容忽视的价值。现如今,还在世的天绣大师可能已不足一手之数,且轻易不会有作品面世。”顿了顿,他身体前倾,沉声接着道:“也就是说,诗咏国际推出的天绣制品,基本上就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这会给贵公司的品牌带去多少升值?会拉动贵公司旗下其他品牌多少增长?我想,董小姐不需要我给你算这笔账吧?!”董雅洁听完萧晋这番话,眼中就闪过一丝讶异。她当然不需要萧晋替她算什么账,甚至,“天绣”能够给她带来多少好处,刚才她就想出了个大概,除了萧晋所说的那两点,还有另外一样最为重要的,那就是推广“天绣”,起码也能为她赢得一顶“弘扬传承民族传统工艺文化”的红帽子,这对于商人来说,万金难求。她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她没想到萧晋会有这份见识。这家伙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像个地痞流氓。可是,这流氓却出手不凡。嬉笑谈吐之间带着骨子里的自信,拥有月出二十件天绣的珍贵“生产力”,一身破破烂烂却用着最专业最顶级的户外背包,医术更是令人惊叹。这些光环已经足够耀眼,没想到他竟然对商业也知之甚详,以二十来岁的年纪来看,堪称精英中的精英。如此人才,非大富之家不可能培育的出来。见董雅洁久久沉默不语,萧晋抿了口咖啡,适时又道:“话说回来,利润真的会很低吗?那件牡丹肚兜只是成品,董小姐都愿意花一万块来买,那如果按照你心目中的图样‘量身打造’出专属于你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天绣,我收你两万块,你愿不愿意付账呢?”听到这番话,董雅洁就叹了口气,不说别的,光是“专属”二字,就值得多花一倍的价钱了。眼前这个一身农民工打扮的家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知己不知彼,这让她非常的郁闷,于是便问道:“还没请教,萧先生在哪里高就?”萧晋耸耸肩:“董小姐客气,我只是一名山村支教老师而已。”董雅洁瞪大了眼,她怎么都没想到萧晋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而且看样子,他的语气似乎还非常的诚恳。支教老师?什么鬼?富二代上山下乡再改造么?心中的疑惑和好奇让她不想再绕圈子,直接问道:“萧先生哪里人?”萧晋呵呵一笑,说:“董小姐不用再猜测什么了,我老家在西北,大学在省城,毕业后暂时没有生活压力,所以就跑去支教,好给履历镀镀金,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普通人。”这个身份,是爷爷在战争年代救过的一位开国老人给安排的,一般人根本查不出来真假,所以他说的非常坦然。董雅洁无法分辨他所说是真是假,沉思片刻,说:“既然如此,请恕我对于萧先生‘一月出产二十件’的说辞表示怀疑。”“那你要怎样才会相信?”“眼见为实。”“那算了,拜拜。”萧晋起身就走。笑话,他跟囚龙村的村民又没什么多亲密的关系,要是让董雅洁知道她们就是绣工的话,以她的能力,稍稍使点手段,就能把他跟村民们割裂开来,那他还赚个屁钱?当然,他并没有想在村民身上喝血的意思,赚钱是为了修路,如果没有路,村民的富裕,只会加快囚龙村的消亡,那样一来,这一切就都没了意义。董雅洁见他竟然真的要走,连忙出声道:“萧先生,我不明白,在合作之前考察一下合作伙伴的生产能力,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吧?!”萧晋回过身来,语带讥讽道:“董小姐,我很好奇,你吃相这么难看,是怎么保持身材的?”董雅洁目光有些躲闪,“我、我不懂萧先生的意思。”“刚才你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好,咱就把话摊开了说。”萧晋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天绣的人吗?既然我不会,那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中间商,就是一个‘倒爷儿’,之所以敢要你一半的收入,那是因为我奇货可居,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无论谁想要做天绣生意,都只能来找我。

      雄主的异界之恋
      平台ios下载

      雄主的异界之恋
      应用旧版

      玄幻  |  灵珑

      原来的胡耀祖肯定听不懂这话,但现在的他是经过培训的,一听就明白了苗大爷的意思,但是他没点破,毕竟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挽救谁的性命。看胡耀祖没说话,苗大爷开始给他讲故事,都是一些戏里的人物故事。胡耀祖听得很认真,也喝得七分醉,讲话都不利索了,原本不结巴了,又开始结巴。一天午后,胡耀祖和往常一样拉车,在大街小巷中穿梭。“这小子天生的就是拉车的,腿力是真好!”李少华开车,本田坐在旁边。“和他一起的老头都搞清楚了?”本田看着车外面拉着人快速奔跑的胡耀祖,问李少华。“姓苗,本地人,祖上抽大烟,房子都卖了,就剩下一小间连一个阁楼,胡耀祖就住他家阁楼。”李少华说。本田点头,李少华把车开到桐城路三号,本田下车,警惕地左右看看,确定没人,才进了屋子。“你有红党的线索吗?”本田进屋坐下以后才问。“有一个,留意书店老板,杨归远。”“是真名?”“应该不是。”李少华把照片放到本田桌上。“关注多久了?”本田拿起照片仔细端详。“两个月,一直没被唤醒。”李少华回答。“没被唤醒的暂时不要动,把人抓起来,只是多一具尸体而已。”本田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就一直没抓。”李少华微微弯腰。“刺激他一下,让胡耀祖试一下身手,让胡耀祖去跟踪他。”“胡耀祖就是个拉车的。”李少华有些惊讶。“我想试一下,如果杨归远跑了,说明胡耀祖有问题。”本田淡淡笑着。“好,先生,我照办。”李少华说完便出门了,按照本田的交代找到胡耀祖,在隐蔽处和他说明情况。胡耀祖一听就愁眉紧锁,“小哥,你饶了我吧,我干不了这活儿,我就是个拉车的,力气活可以,其他的,我干不了,真的。”“一块大洋,跟一个月,这生意不错,胡耀祖,难得的机会。”李少华拿出大洋。“好吧,我试一试。”胡耀祖知道,这活儿其实拒绝不了,便接过大洋,装着很爱钱的样子。第二天开始,他便将人力车停在了留意书店门口,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来到南京,第一次跟踪的活儿居然是日本人安排的,他坐在车把上,眼睛时不时地瞄向四周。他已经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车,车里坐着人,也一直盯着书店,看来,对书店老板感兴趣的人很多。“人力车。”叫车的人正是留意书店的老板杨归远。“你要去哪里,老板?”胡耀祖站起来高兴地问道。“火车站。”“好的。”胡耀祖的第一反应,猜测这个老板要逃。杨归远上了人力车,路太窄了,汽车没办法跟踪,胡耀祖发现那辆汽车上跳下来两个人,紧跟在他们后面,他腿力好,跑得快,几分钟就把那两个人甩得老远,弯着腰在路上喘气。“腿力不错啊,以后你的车我包了。”杨归远当然发现了后面有人跟踪。“谢谢老板。”胡耀祖心里偷着乐,被自己跟踪了还要给钱。十几分钟就到了火车站,杨归远并没有逃跑,而是进了一家咖啡馆,“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十分钟就出来。”“好的老板,不过,你得先给钱,不然有别的活儿我就不等你了。”胡耀祖说。“先给你钱,你跑了我怎么办?”杨归远只付了单程的车费,大步进了咖啡馆,胡耀祖就等在门外,他看到杨归远就坐在窗户边喝咖啡,一个人。跟踪人还挺轻松的嘛,胡耀祖心里想着,坐在车把上高兴地吹口哨等着杨归远。十分钟后,杨归远还真的出来了,胡耀祖拉他去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又回到了留意书店,再没有出来。天黑了,胡耀祖发愁,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跟踪,正想着,突然有人拍打自己的肩膀,他吓一跳,回头,“李少华,你怎么不发出一点声音?吓死我了。”他不是故意装着被吓到,是真的被吓到了,李少华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边,一点都没感觉到。李少华面无表情,“你每天,天黑就下班。”“我还以为要守到天亮。”胡耀祖清楚,书店老板即使有行动也是晚上,大白天肯定不会贸然逃跑,这种重要的活轮不到他来干。李少华把胡耀祖带到一个邮箱边上,“你把杨归远今天到过的地方写下来,放到邮箱里。”“啊?我认识的字不多,要写到什么时候?”胡耀祖犯难了。“明天天亮交都可以,”李少华幸灾乐祸地拍打胡耀祖的肩膀,“你遇到重要的事,都可以放到这邮箱里,我们少见面,明白不?”胡耀祖点头,“好,我明白。”说完拉着人力车回家。“今天回来得晚,就和我一起吃吧,你别再做饭了。”苗大爷看胡耀祖回来,就招呼他一起吃饭。“行,也不能让你吃亏,我交点饭钱。”胡耀祖把刚挣到的那一个大洋放到苗大爷面前。“你发财了,这大洋是真的假的啊?”苗大爷看着那个大洋,拿起来在嘴边使劲吹一口气,再拿到耳边听,真有嗡嗡的声音,是真的。“假的,不要就还我。”胡耀祖手也不洗,直接坐下来吃饭。“算了,假的也将就了,”苗大爷把大洋放进自己口袋里,“又遇到大活儿了?”“苗大爷,你知道红党是干什么的吗?”吃了两口饭,胡耀祖突然大声问。原本在喝酒的苗大爷,停下筷子,急步走到门外面,左右看了看,没人,他关上大门走回来,低声提醒道,“红党,不能乱说,要杀头的。”胡耀祖点头,看向大门,这才放低声音说,“今天,本田让我跟踪一个书店老板,他们就说那个人是红党。”“什么书店?你认识字吗?”苗大爷打量着胡耀祖。“认识,留意书店。”胡耀祖得意地笑着,“这老板真傻,被我跟踪,还包我的车,咳。”苗大爷极其严肃地看着胡耀祖,“告诉你,这事情,你只能跟我说,其他人知道了是要杀头的!”“我知道,我不会说的,我也不认识其他人,就车行的几个人面熟,各做各的生意,见面点个头而已,”胡耀祖以前觉得喝酒辣口、难受,可是陪着苗大爷多喝几回以后,渐渐也觉得挺有意思的,“这红党是干什么的?”苗大爷又走到门边,将耳朵紧贴在大门上,门外悄无声息,他这才折回来,低声说,“是一个杀日本人的组织,这个组织里的人,个个都不怕死。”“啊?他们会不会杀我啊?我现在帮日本人跟踪红党的人,我都成汉奸了!”胡耀祖放下酒杯。“你不要乱说就行了,”苗大爷抿了一口酒,问道,“本田还要你做什么?”“把今天书店老板的行踪写下来。”“你会写字吗?”“你提醒我了,不能再喝了,写字让我头疼,要写一晚上。”胡耀祖吃了几口菜,就急急忙忙回到阁楼写杨归远的行踪。他能认字,写字就不行了,极慢,还特别难看,就算会写,也是故意多一笔、少一笔,大部分用图来表示,两个小时后,他吐一口气,“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