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最新可靠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app下载平台

玄幻  |  夏黎

刘大明觉察出今天的陆长生状态有些不对劲,忍不住笑道,小陆啊,有工作汇报就但说无妨,怎么今天有些扭捏起来了?陆长生有些木然的点点头。刘大明伸手指了一下办公室沙发的位置上,傻站着干什么,我这正要找你呢?你就来了,快坐下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你先说吧。陆长生小心翼翼的口气问道,刘主任,今天一早的陵水日报你看了吗?刘大明眉头皱了一下随手拿起手边的报纸问道,怎么?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吗?陆长生尴尬的笑笑说,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下乡挂职的名单今天全都公布在陵水新闻的头版上了,全县共有各单位个干部,其中包括名科级领导干部。刘大明随口应了一声说,是吗?还有个科级干部?咱们单位报上去的秦书凯应该有吧?陆长生赶紧点头说,是啊,秦书凯的确在这个人名单中,而且……陆长生停顿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他看到刘大明稳坐钓鱼台的样子,实在不理解刘副主任此刻心里的想法,因此才会欲言又止。刘大明等着陆长生说下去,等了一会没有下文,有点不耐烦了,很不高兴地说:“这件事既然已经敲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要是没有别的事,就回到办公室认真上班,昨天听胡长贵副主任汇报说,你的业务还是很不熟练,这样很不好,你是副科长了,以后是做科长的人,关键时候一定要冷静做事,只有把本职工作先做好,才能谈其他的。”陆长生见刘大明此刻竟然还有心思来教训自己,越发感觉有些奇怪,都这种时候了,刘大明的关注点应该不在单位的事情上,难道他根本就对陵水日报上公布的事情不知情?陆长生小心翼翼的提醒说:“刘主任,这次县委研究的挂职干部的名单中,好像也有你的名字!”刘大明一下子差点蹦起来,这怎么可能?自己从来都没有动过下乡驻村的心思,田主任也没跟自己商量过这件事,好端端的,自己的名单怎么会出现在挂职的名单中?刘大明质问的口气对陆长生说,小陆,这可不是小事情,你不会是看错了吧?会不会是同名?陆长生的声音更低了,伸手指着刘大明桌上的报纸说,名单上都标注了单位,我瞧着上面好像标注了发改委三个字。陆长生对这样的结果也不满意,全县那么多的科级干部,县委领导为什么要安排刘大明下乡当挂职呢?刘大明要是离开了发改委,自己可就成了没人罩着的单独个体,只怕以后的日子难熬不说,很多希望也要落空了。刘大明赶紧把手边的报纸拿过来,放到第一版,果然看见一长串的公布下乡驻村名单上,发改委的刘大明和发改委的秦书凯名单并排列在一起,就像两个大大的笑话,堂而皇之的登载在报纸重要醒目位置上。刘大明气的把手里的报纸使劲的揉成一团,嘴里骂了一句,***,这他妈到底是谁出的馊主意?老子怎么不知道,是谁这么做的?对于刘大明来说,这样的消息很突然,事前没有任何人和他谈论过这件事,一个单位让副科级干部去任挂职,之前不通气显得很不正常,刘大明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全都涌上头顶般,有种不能自制的愤怒在身体内四处游走。刘大明狠狠的把当天的日报扔进垃圾桶后,赶紧拉开办公室抽屉,从里面找出部委办局的电话号码本,拨了一通电话,有几个没有通,提示主人不在,请稍后再拔,刘大明就嘟噜说,***怎么都在开会,一边拨另外的号码,终于有一个通了。“喂,韩部长,我是刘大明!”刘大明脸上拉起职业的笑,自报家门。陆长生知道韩部长是县委组织部的一个副部长,刘大明曾经为人事上的事多次请他吃过饭,陆长生也被刘大明带过去服务过。刘大明直奔主题,谈到这次县委研究的挂职,说科级领导干部也有一批,究竟有哪些人?韩部长沙哑的嗓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说:“是啊,是啊,今天上午陵水新闻已经做了公示,你想了解谁的情况啊?”刘大明说,我就是想问问,我们单位的名单是谁送过去的?韩部长说,具体情况我倒是不清楚,名单是负责这项工作的科室负责人接收的,你要想知道详细情况,可以找底下人打听一下。刘大明听了这话,赶紧点头说,那好,打扰韩部长了,我稍后问问情况。韩部长并没有追问刘大明为什么特意打电话问情况,刘大明也并没有跟韩部长多说什么,大家都是聪明人,谁都不想多事,彼此也都知道,有些话在电话里说了也等于白说。刘大明放下电话后,见陆长生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自己,冲他一挥手说,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先了解一下具体什么情况。陆长生听了刘大明的话,赶紧恭顺的退出来。陆长生一走,刘大明顺手操起桌上的水杯狠狠的掼在地上,水杯立即变成了无数个碎片飞舞到办公室的各个角落。就算用脚趾头想想,刘大明也明白这件事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能促成这件事的人,发改委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一定是一把手田主任。没有田主任的同意,谁敢在背后给他刘大明下这样的套子,田主任这一招釜底抽薪可真是够狠的,一下子把自己给撅弄到乡里去了,把自己在发改委好不容易打拼下来的扎实基础立即化为乌有,到了底下等于白白浪费了一年的时间,对于自己这个年纪的副科级干部来说,一年的时间有多宝贵,只有自己的心里是最清楚的。刘大明很快从愤恨,心神不定,烦躁不安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任何时候都不能乱,机关是不乱者的天下。再说在下属面前,任何时候都要摆出凌驾一切的架势,对自己有信心,别人对你才有信心。刘大明也算是机关的老油子,他静下心来仔细想想,自然明白整件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田主任这段时间看起来对自己一直很信任,对自己的诸多提议没有任何意见的同意,即便是上次开党组会的时候,田主任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极其温和的,这才几天的功夫,田主任竟然在背后对自己下刀子,这里头一定有文章。官场上,有一定级别的领导最擅长的就是在袖子里玩火,可眼下这种情况下,刘大明却藏不住也掖不住了,他必须找田主任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了,他在外头潇洒快活,自己在单位累死累活的,为什么他一回来就要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田主任做出这个重大决定之前,为什么没跟自己通气?领导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很快,刘大明走进了田主任的办公室。在田主任的办公室里,他正站在窗口眺望着楼下的停车场,初春的风还有些刺人的脸,楼下众多公车整齐有序的停放着,田主任有些眼馋的看着停在大楼一侧的一号车,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恐怕自己这辈子再怎么努力,也很难有机会成为一号车的主人了。

大佬她拿了妖女剧本
官网旧版

大佬她拿了妖女剧本
收藏回复

玄幻  |  琬莠

王谦无奈的摇了摇头,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看来今天是难逃一劫了。当然,说的是他们。“上!”其中一人呼喝一声,另外几个一拥而上。拳脚如雨不断落下,场面顿时混乱不堪。王谦被围在中间,身如鬼魅随影而行,十几只拳头连他衣角都没有摸到分寸。而片刻之后,站在那里的也就只有王谦一人了。几个青年捂肚子的捂肚子,打滚的打滚,声声哀嚎不绝于耳。旁有围观者不知道是谁叫了声好,竟然还响起了片片掌声。“承让,承让。”王谦抱拳微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哥这又不是街头卖艺,话说光叫好怎么不干脆丢点钱上来呢?解决了一众小青年后,那小太妹的脸色也变了,不过不是惧怕,而是更为怨恨。“你居然还敢还手!”王谦:“……”不还手被他们打成傻子?看样子这妹子也是个傻子,年纪轻轻的真可怜。秉承着爱护智障人士的优秀品德,王谦倒没有一脚把她也踹飞,只扭头淡然道:“别找我麻烦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完,他扭头直接走了。呼,还好还好,总算是把自己转职捡尸的事情糊弄过去了。至于那个小太妹,虽然在后面气得哇哇乱叫,不过好歹有点脑子没有追上来纠缠不休。不过刚刚那个喝醉的女人怎么感觉有点面熟啊……靠,不会是以前捡过的吧?开门不利,而且刚刚看热闹的人太多,自己这帅气的面容怕是已经被不少人记住了,今晚再去‘认亲’保不准要被认出来。虽说一般不会有人戳穿,但人要脸树要皮,王谦再无耻也是有个限度的,起码这张老脸总得留几寸不是。既然捡尸不成,一晚上时间总不能这么浪费了。王谦先是回了趟家,然后收拾东西来到了天桥底下,扯开那张塑料布坐在了小板凳上等客上门。时有人经过,就着昏暗路灯就能看到上头写着‘问天问地不如问我,求仙求神不如求人’。而且这都午夜时候了,这个点天桥下就是流浪汉都没一个,整块地方空荡荡就摆着个摊子,显得更为渗人。不过这其中也有门道,这天桥靠近和尚摆摊的地方,吃完夜宵后经过的人不少,且多是喝了酒的,胆气更壮不说,也更加好事。这不,王谦只打坐了半个多小时,就有一个醉汉上前了。醉汉先是眯眼看清了那行字,随即不屑大笑道:“问天问地都不如问你?你谁啊你!”旁边有清醒的同伴只觉得丢人,拉着他正要走,却被王谦叫住了:“且慢。”正好有几波人经过这里,见这边有热闹看就都停了下来。王谦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让你儿子活下来。”这话一出,那个醉汉的脚步就被彻底钉死了,任凭好友怎么拉扯都不动弹。等他转过头来时,眼睛瞪得跟牛眼一般,酒也完全醒了,急忙问道:“大师,你刚刚说能让我儿子活下来!?”一旁看热闹的闻言也纷纷驻足,想听听这里头有什么门道。王谦悠然笑道:“若我算得没错,你儿子方才出生,但已有夭折迹象。”“对!”那醉汉差点就跪下了,哭诉道:“我儿子刚满月,可他是早产儿,到现在连医院都没出过,医生说让我们时刻做好心理准备。大师,你有法子救他对不对?”“这也能算出来?”旁人交头接耳,议论着这醉汉是不是王谦的托。王谦道:“把你手伸出来。”醉汉照做,王谦看一会儿后摇头道:“你是孤老命,前半生顺风顺水,家庭圆满事业小成。但到了中间有条断层。”说着王谦在他掌心一划,继续道:“这也是你一生的转折点。你这辈子会有两个孩子,但我说了你是孤老命,注定不得善终,所以你这两个孩子也活不长久,到死都不会有人给你送终。”那醉汉闻言,已经是直接跪下连连磕头,声泪俱下完全不像是演的:“大师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我之前的确有过一个孩子,但才几个月就夭折了。医生说我老婆两次早产,再生基本不可能了……”“这就得看你的诚意了。”王谦不动如钟,只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敲击着。醉汉惊醒过来,连忙翻起了裤兜,掏出来零零散散也就几百块。连忙有扭头找自己那些朋友,最后几个人加起来也有个三四千。王谦接过钱后才露出三分笑意,随即沉吟道:“要救你儿子也很简单,记得我说过的,你是终老命。只要你离你儿子远远的,他自然安然无恙。”“额……”醉汉闻言,心一下就凉透了,这不是叫他去死么?许是看出了他的想法,王谦叹道:“也不是说一定要老死不相往来,在你儿子足岁前你尽量少回家。人生来有四道坎,这四道坎分别在一岁、十六岁、二十八岁、五十九岁,当然我估计你活不到你儿子五十九岁,所以在他这几个年龄阶段的时候,离他越远越好。”“至于其他时候,也尽量少接触。只有这样,才能保你儿子安然一生。而且一定得记得,不要让你儿子给你送终,最好连葬礼都别办。”让一对父子尽量少接触,这无疑是很残忍的。但王谦说的没错,唯有这样才能让他儿子保命。一个人的命运可以改变,但命理变不了。如这醉汉,生来就注定是终老命,那他就必须要终老。不论过程如何改变,结局都肯定是一样的。“是是,我记住了,多谢大师。”醉汉连连点头,已经是对王谦的话深信不疑了。“喏,这是我电话,有其他事也可以找我。看风水、算命、治病、祭祀搬迁、红白喜事,全是我的业务范围。”王谦递出一张名片,上面就一个电话号码和三个字——王大师。醉汉小心收起,又恭恭敬敬的连说了好几声谢,才在朋友的搀扶下上了远处一辆车。靠,居然还是辆宝马,刚应该多要点的。今晚第一单生意收入不错,不过王谦并不满足,反正晚上他没事,正好摆到天亮等着和尚一起回去。而旁边不少围观者也逐渐散去,就算那醉汉不是演的,这年头大部分人对算命这种东西还是本能抵触,更别说还是要出钱的。王谦也不挽留,毕竟他们里头没几个是有大灾大难的,实在也挖不出太多油水。不过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却还有一人留在原处。那人二十出头的年纪,剃着一个寸头,近一米八的身高,身板也健硕得很。他在原地皱眉想了一会儿后,慢步走了过来,弯腰低身道:“大师,你真的什么都会?”“贪赃枉法不会,**掳掠不会,吃喝赌……话倒是毫不影响。“呵。”寸头男笑了一声,道:“小弟陈浩北,想请大师上门服务一趟。”陈浩北?陈浩南他弟弟?王谦不动声色道:“上门服务啊,这倒是有点不合我这的规矩。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就看陈老板诚意如何了。”陈浩北伸出五根指头晃了晃,低声道:“大师要真有本事,这个数打底。”

大限系统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大限系统
网址登入

玄幻  |  嫣蓝

男人的自尊心有时候是一个很cao蛋的东西,慷慨激昂的大话一说出来,就不好再对水灵灵的小寡妇下手,所以,来到囚龙村的第一夜,萧晋就好好的体验了一把“禽兽不如”有多难熬。第二天天一亮,周沛芹在黑暗中鼓起的勇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的红润就没消退过,连正眼看萧晋一眼都不敢,以至于她十岁的女儿梁小月以为妈妈被这货给欺负了,吃饭时,乌溜溜的大眼珠子一直凶巴巴的盯着他看。萧晋有些郁闷,也有点诧异,不明白像周沛芹这样性子懦弱的小寡妇是怎么活下来的,要知道,即便是在城市,家里没了顶梁柱的女人都避免不了受欺负,更何况是在闭塞封建的穷山沟?不过,等他出门在村里转了一圈后,就全明白了。全村几十户人家,至少三分之二是留守的老人、妇女和儿童,其余的男人也大多老实巴交的,周沛芹一个人拉扯孩子虽然不容易,但在没人“踢寡妇门”的情况下,活下来倒也不难。村子很小,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是土坯的,而且许多都已经破败,唯一看上去鲜亮一点的砖瓦房是这里的祠堂,同时也是孩子们上课的地方。萧晋跟着“小导游”梁小月来到祠堂前的小操场,因为这里是村子地势最高的地方,所以一低头便能看到整个山村的全貌。他静静望了这个与外界仿佛差了几个时代的村子许久,再抬起头环顾四周群山,虽然风景美的令人窒息,可一想起被窝里跟小寡妇吹的牛,心里就冰凉一片。你妹呀!先不说这鬼地方有没有产出,就算山里物产丰富,没有路也运不出去啊!这他娘的怎么可能富的起来?而要修一条盘踞两座山的公路,哪怕就是平整出来一条能供车辆行驶的土路,所需的费用和人工都会是一笔庞大的开支,起码现在的萧晋拿不出来。囚龙山,囚龙村,这名字还真是绝了,连龙都囚的住,何况人类?娘的,牛皮吹大了。烦躁的揉揉头发,他也没了继续欣赏山村风景的兴致,扭头就朝周沛芹家走去。既然没办法让人家富裕起来,起码老师的职责得做好,回去了解一下村里孩子们的状况,抓紧时间备课吧!回到家一推门,周沛芹正蹲在压水井旁洗衣服,浑圆的满月把裤子绷的紧紧的,顿时就勾起了萧晋昨晚的“伤心事”,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解气。“沛芹姐,洗衣服呐!”本来是没话找话的招呼一声,没想到周沛芹却像是当小偷被抓了现形,娇躯一震,扭头瞅见萧晋,白嫩的小脸瞬间就成了大红布,啪的一声把手里的衣物丢进水里,端起盆子就往屋里跑。干嘛呀?昨儿晚上可是你钻老子被窝的,至于见到老子就跟看见鬼子进村似的吗?萧晋很受伤,也觉得总这样挺麻烦的,必须把话说清楚,于是他连忙快走几步,挡在了周沛芹的身前。“那什么……沛芹姐,你再这样,这里我可就没法儿呆了啊!昨晚上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你说你干嘛总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呀?”原本,周沛芹虽然性格懦弱,但也不是没经历过男女之事的雏儿,孩子都十岁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之所以早晨起床会不敢正眼看萧晋,那也只是因为对于昨晚自己的主动感到有些害臊而已,这一上午过去,差不多也快没事儿了。可是,好死不死的,萧晋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本来昨晚就够丢人的了,要是再让他看见盆子里的东西,那可就真没脸见人了呀!“萧、萧老师,我……我没事,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您千万别介意。”萧晋听了差点儿没喷出来,心说这跟见没见过世面有毛关系?张嘴刚要再说点儿什么,忽然发现周沛芹神色不对,微侧着身,将水盆揽在怀里,似乎是在遮挡什么。视线往盆子里一瞄,他的眼睛立马就瞪圆了。盆里的水很清,水面上飘着一片大红色的布,随着晃动,布下面还有细细的布条在微微荡漾……阅女无数的萧晋立刻就认出了那是什么。那竟然是一件抹胸,也就是以前俗称的肚兜。可想而知,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繁华都市、见识过各种各样情趣内衣的萧晋,在看到这样一件传统的旧式内衣时,内心会产生多大的刺激。一想到昨晚周沛芹如果是穿着这玩意儿钻的被窝,他就知道自己肯定把持不住。光溜溜的美女他见得太多了,免疫力还是有的,可身穿兜兜的古典小少丨妇丨,却是想都没有想过的。周沛芹等了一会儿没听见萧晋说话,一抬头就发现这货正盯着自己的水盆,眼珠子都红了,顿时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矮身就要从旁边绕过去,手臂却冷不丁被抓住了。干咽口唾沫,萧晋哑着嗓子说:“沛芹姐,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周沛芹被他像是要吃人的目光盯的心砰砰直跳,下巴埋在胸前,蚊呐般的问:“什……什么话?”萧晋有些急,“就昨晚你说,只要我留下来,你做什么都愿意的那句啊!”这货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现在被一件肚兜给勾的**上脑,哪里还会要脸?一句话把小寡妇的腿都给问软了。鼓起勇气看了他一眼,周沛芹认命般的点了点头,表情看不出到底是羞还是苦。“嘿嘿……”一见人家答应,萧晋就傻笑起来,伸手从盆里捞起那件肚兜,一脸猪哥相的抚摸着,“这衣服真好看,是你做的吗?看这鸳鸯绣的,跟真的一……”萧晋的声音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脖子一样哑了,眼珠子比刚才瞪的还大,只是里面已经没了一点情欲之色,满满的都是震惊和不可思议。在传统女人的认知中,贴身衣物被人见了,跟自己的身子被人看了没什么区别,昨晚上黑灯瞎火的,周沛芹还能咬咬牙自欺欺人,但现在是大白天,还是在院子里,肚兜被一个大男人拿在手里,羞急的她眼泪都要下来了。“萧……老师,衣服是湿的,别、别弄脏你的衣裳。”说着,她就想把肚兜夺回来,可萧晋的手很用力,不但没拿回来,反倒被他一把又握住了手。“萧老师,你……”“沛芹姐,这鸳鸯是你绣的?”萧晋瞪着眼睛问。周沛芹这会儿已经吓坏了,除了点头一个字都不敢说。萧晋的眼睛亮了起来,声音也抑制不住的激动,“这绣工,你是从哪里学的?”周沛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个,老老实实的答道:“绣法是囚龙村梁氏祖传的,村里的女人基本都会,我也是嫁过来之后学会的。”“你说什么?村里人都会?真的吗?”萧晋不敢置信的问道,抓住周沛芹的手也不自觉用上了力。周沛芹吃痛,忍不住道:“萧老师,你……轻点……”“对不住对不住!”萧晋醒过神来,连忙松开人家,可激动的心情实在无处发泄,双臂一张就将小寡妇给抱了起来,一边转圈一边欢呼道:“哈哈哈……沛芹姐,我知道该怎么让你们富裕起来啦!”

快穿之女主只想偷懒
下载中心

快穿之女主只想偷懒
如何

玄幻  |  木年槿

大概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一栋四合院前面。这栋四合院是全村最好的一栋房子了,因为建造的材质是砖头,比起那些土胚房自然要坚固的多。四合院的大门梁上挂着一块风化的木匾,只能模糊的看到段字的一半。“大师,这就是段家祖宅了吗?”“嗯。”郑道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此时他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严肃,盯着段家祖宅上空看了好一会,才从布袋里拿出一个罗盘。“没想到段家真是用尽了心思,竟然在祖宅还饲养了傀儡。”“傀儡,什么东西啊?”我有些好奇,虽然不知道傀儡是什么,但是也能猜得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从郑道天的表情中可以看得出来,不是好事。“傀儡就是所谓的小鬼,段家饲养了小鬼在这里守护段家祖宅。”“那我们还要进去吗?”我有些害怕了。“废话,不进去,那我们来这里干嘛,不就是傀儡嘛,当我吃干饭的啊?”郑道天白了我一眼,率先走进段家祖宅。可能是时间太久了,大门上的锁都掉了,郑道天随手一推,大门就被推开了,顿时一阵莫名的阴风吹了出来。吹的我有些真不开眼,连忙伸手去挡。“妖孽,见到了我居然不退下,还敢出来作恶,容你不得。”郑道天大喝一声,也不知道在布袋里抓了一把什么东西,直接朝那阵阴风撒了出去。“啊……”一声奇怪又渗人的惨叫传来,与此同时阴风截然而至。接着,郑道天一手拿着罗庚,一手拿着一把短剑,往宅子的深处走去。我不敢怠慢,连忙紧随其后。不得不说段家祖宅非常的大,刚才在外面看似一间四合院,到里面才发现,还有一条长廊,通过长廊走到后面,就像古代的宫廷一般,很大。我小心翼翼的跟在郑道天的后面,生怕不小心跟丢了。突然,一阵怪声传来,有点像婴儿的哭声,又有点像笑声,总之让我觉得头皮都发麻了。本来声音只在前方出现,很快四面八方都传来了这怪声,随着声音越来越大,我感觉脑袋快要爆炸了。“大师,救我!”郑道天听到我的呼喊,连忙跑过来。“小娃子,你怎么了?”我实在是疼的说不出话,双手抱着脑袋,全是痛苦。接着郑道天也没有多问,在我脑袋上戳了几下,居然奇迹般的不疼了,那怪声也消失了。“大师,刚才那叫声……”“这畜生不简单,给你禅珠都没用,你要切记,一定要跟紧我,小心着道。”我点点头,跟着郑道天继续往前走。没一会,我们就来到了段家的祠堂。祠堂里除了一些残旧的灵牌,也没有其他东西。郑道天在祠堂里四处寻找,应该是在找他所说的,解除诅咒的钥匙。“小娃子,你还愣着干嘛,赶紧一块找啊!”“哦。”我傻不拉几的点点头,也跟着他寻找起来,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他所说的那钥匙什么什么样子,又不敢再问他。祠堂其实也不大,除去神坛上摆放的灵位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东西。但是郑道天不死心,还在四面墙壁的砖头上不停的敲打,我也是有模学样的在墙壁上敲打起来。一边敲,一边听声音。郑道天应该是想敲打墙壁,看有没有什么暗格。就在墙壁快要敲完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块砖头里传来空洞的声音。“大师,这里是空的。”郑道天闻声,连忙跑了过来。二话不说,一掌劈在那块砖头上,那块砖头直接粉碎,看得我震惊不已,要是这一掌劈在人身上,那还得了。郑道天伸手进去摸索了一下,接着拉出一个小木盒来。我看到郑道天脸色露出一股笑容,不知为何,我觉得那笑容有些奇怪。只是当他打开木盒之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居然是个空盒?“真是老狐狸!”郑道天唾骂一句,将木盒扔到了地上。随后,郑道天将手中的短剑和罗庚交给我。“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在天亮之前找到钥匙,现在我们分开找,你拿着我的法器,那些畜生应该会有所忌惮,如果有事,就大声呼叫我。”也不管我同不同意,郑道天就快速朝其他地方走去了。我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一边看着罗庚的提示,一边拿着短剑,离开祠堂,往其他屋子走去。可能是太紧张了,哪怕一点风吹草动,我都能惊出一声冷汗。“叮咚!”突然手机的短信提示声响起来,我一哆嗦,差点没把手中的短剑给扔出去。原来是苏笑嫣发来短信,说办事去了没有看手机,然后问我到了没有。我连忙告诉她,现在的情况。很快,苏笑嫣就回了信息,让我寻找血灵眼。她告诉我,这个血灵眼是段家老祖曾经得到的一件法器,非常的厉害。只要拿到这件法器,一般的邪祟都拿我没办法。可是偌大一个段家,我该去哪找血灵眼呢?不过苏笑嫣就像亲临现在一样,对段家祖宅的情形了如指掌,她让我找到一个凉亭,凉亭上面有只猫的雕像,血灵眼就在那里面。我对苏笑嫣的话深信不疑,便按照她的提示,寻找上面有猫的凉亭。我按照苏笑嫣的提示,寻找上面有猫的凉亭。可是周围一片寂静,也不知道郑道天去哪了,我越走越害怕。虽然有郑道天给的禅珠,但我依然还是有些发虚。也不知道拐了几个弯,走了多久,依然还没找到,这段家的祖宅就像个迷宫,九转十八弯,别说大晚上的,估计是白天,没有熟人带路,可能也会迷失方向的。实在是太大了。因为我的心在苏笑嫣那里,所以并不需要手机联系,我心中询问苏笑嫣,能不能给个具体的位置,我实在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转悠了。苏笑嫣告诉我,她也是听人说的,血灵眼藏匿的位置,至于段家祖宅,她没来过,自然不知道。“唉!”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突然,眼前呈现一个人造湖泊,大概有几亩地大小样子,借助微弱的月光,看到湖泊里的水在晃荡。眼前有一条长廊,直通湖泊中间。并且还有几个凉亭,我心里祈祷,希望苏笑嫣所说的血灵眼就在这里。我慢慢移动脚步,往第一个凉亭走去,但是上面并没有什么猫的雕像,随即我又往前走。一连看了三个,都是没有猫的,现在只剩下湖泊中间的那个凉亭了。“雕像猫!”还真被我找到了。来到湖泊中间的这个凉亭,果真上面有个猫的雕像。按照苏笑嫣说的,这个血灵眼是个非常难得的法器,一般邪祟都不敢接近。所以在这个之内,肯定不会有邪祟的,我心中也镇定了不少。顺着凉亭柱子往上爬,虽然柱子光滑,好几次半途滑下来,最后还是爬上去了。

大魔法家
ios版游戏

大魔法家
下载网址

玄幻  |  沛珊

所以,苏满城知道后就一千个不同意,这才有了这些事情的出现。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别出面了,我明天回去张家,至于往后怎么办,那就看苏芮怎么想了,若是她想嫁给张子峰,那我就按照嫁给张子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说完,苏芮就冲了上来。“我才不要呢,我一个都不嫁!”“那我就按照不嫁的方法说。”苏满城很是满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我在他眼里,早已成了唯一能办成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你带方大师去转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来,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她这眼神算什么意思,怎么弄的我好像全身赤裸在她面前似得。果不其然,我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她就是用那种眼神在看我。到了晚上,苏芮带着我就直接出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车来。“方大师,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家十分高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我放松,还是想让我干吗啊?苏芮带着我进了一家大包间中,随即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喊人来,一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昧的朝着我笑了笑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功夫,一群穿着妖艳的女人排成一排,从门口徐徐而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个脸上抹着各种粉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便是苏芮。我有些懵,咋的,我是长的像这种人还是风水先生就吃这一套?虽然我穷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种事还是很保守的!老子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笑道:“方先生,这几个是我们这边的头牌,您看有没有合意的,要都是喜欢,就全都留下。”我慢脑门的黑线,怪不得她之前笑的那么暧昧呢。我不屑一顾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我朝着男人摇了摇头,男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脂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包厢里也变的有些气愤诡异起来,苏芮假咳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噗!我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钱,可我俩才见过几次面啊。好歹这话也让我说才行啊。“你以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一惊,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过闹鬼的啊,之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个人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方易,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不出来?想必你父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吧,有些话我想你们可能还没说清楚,对吧?”我朝着她看了一眼,看来,我这钱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本事,却还要瞒着我。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问问这鬼吧!苏芮上前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去。”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了不对,鬼气森森,虽然众多人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可依旧阻止不了这里的阴气不断的往里聚集着。风水之说其实和鬼怪也有关系,玉尺经并非普通的风水类神书,而是一本另类的法书,鬼怪同样也会影响风水,很多风水大师都有办法引来引来煞气,其中一部分便是鬼怪造成的。这里的鬼物不简单,处处透着诡异,如果苏芮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放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害,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境。”苏芮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来,这东西我随身携带,拿出朱砂笔,在黄纸上按照玉尺经中的模样画了一张道符来。道符画的有模有样,似乎还有些氤氲之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符应该是画成功了,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手中。我也紧跟着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时热闹非凡,可我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气流动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我顺着阴气流动的方向便走上楼梯,一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有两个黑影在楼梯口靠着。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灭,也在亮的时候稍稍照清楚了他们的脸颊。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头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两人面相一看就是早死之命。我缓缓走了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直到临近了两人,这才把他们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直接一扔烟头,手中电筒朝着我的面门上照来。我可不会客气,直接直拳冲出,朝着那家伙的眼窝砸去,也就一拳,男人便倒地不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昏迷而已。而另外一个,看到这副场景,黑暗之中便想逃跑。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是从下面上来的,他可没地方跑。我直接一脚横在他的双腿前面,他想要跑下楼,却被我绊倒了。人也跟着就摔下楼梯,发出了好几声闷哼来。他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来也昏过去了,那我就能好好查查这阴气是来自何处了。随着我往里面走,便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消失不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阴气,这也让我无法找到阴气往后怎么走的了。不知不觉,我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左侧门上挂着一幅小装饰画。怎么在门上挂画?好奇怪!三层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暗,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阴气。这屋子里怎么还挂着好几副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吧,而且画都是一样的,肯定有蹊跷。我走上前去,掀起了其中一幅画。果然不出我所料,画下面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是镇鬼符,但制符的人修为似乎不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写的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我赶忙撕下了每一幅画,居然每一幅画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的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了,那阵阴气便是从这里出来。就在这时,一双手无声的从后面伸了出来,我刚察觉到不对,想要躲开,那人速度极快的就掏出了一张手绢来。手绢直接穿过我的脖子,捂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诡异的香味灌进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肢发软,身体放入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微的发烫。我丢!居然有人给我下迷药!我身体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到的居然是那几个到包厢来的头牌的身影。“经理,我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哪有男人到这里来不选个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