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追蓝
下载平台安卓游戏

追蓝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玄幻  |  梦吟

又折腾了七八分钟,在穆婉兰媚媚的惊呼声,大床猛地抖动了几下,微微颤动起来,过了好一会,我探出脑壳,掀开了被子,望着脸色红润的穆婉兰,嘿嘿地坏笑起来,轻声道:“兰姐,这麻酥.酥的感觉真好。”穆婉兰轻吟了一声,伸出瓷器般精致的玉臂,在我胸前推了推,羞恼地道:“小坏蛋,快出去!”我咧了咧嘴,笑嘻嘻地道:“别急,兰姐,让它在里面在动一会。”“别说流氓话!”穆婉兰臊得满脸通红,屈指在我额头敲了一记爆栗。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眉花眼笑地道:“兰姐,昨晚我们俩难道说的还少吗?”穆婉兰白了我一眼,用手捂了脸,咬着粉唇,有些伤感地道:“我真是失心疯了,喝了点酒鬼迷心窍,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情来。”我听的微微一愣,心里嘀咕:咦!这女人什么意思啊,那天他和高局在办公室……加第二天早我打扫卫生时,还看见了纸篓里的卫生纸……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装起清纯来了,有意思吗?“小泉,你经常锻炼吗?身体好结实呀。”穆婉兰没有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紧紧地搂着我,手掌在我胸口轻轻抚摸着,轻轻喘着香气道。这次我和穆婉兰缠.绵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算是彻底将穆婉兰给喂饱了,让她在一个小时之内两次到达了快乐的巅峰,完完全全的享受了一回做女人的乐趣。“嘿嘿!兰姐,怎么样,刚才爽不爽啊?”我躺在她身边,扭头看着她,一脸的坏笑。“舒服死了呢,姐都好多年没体验过这种高.潮的感觉了。”穆婉兰喘着气,有点感慨的说道。“兰姐,你别骗我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像兰姐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哪里会缺少男人。”我甜言蜜语的灌着迷汤。“你个小坏蛋!”穆婉兰满脸潮红的乜了我一眼,娇嗔的道:“你把兰姐我看成是什么人了呀,难道是个男人我会让他床?”“兰姐,那……那个……”我故意欲言又止,嘿嘿一笑,将话题转到了高启荣身。“你不是想问高启荣嘛……”穆婉兰只瞄了一眼,猜出我在琢磨什么,她轻蔑的笑了一声,不屑的道:“要不是让他给我帮忙,我才懒得应付那个老色鬼呢。你刚进资源局,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这些事以后你自然会了解的。”“兰姐,那老家伙那天下午把你叫进他办公室,你们都……做什么了啊?”我壮起胆子,笑嘻嘻的问她,一付欲言又止状。虽然基本断定他们是在里面嘿咻了,但看见刚才穆婉兰的神态表现,却觉得又有点不像,我懒得琢磨了,干脆确认一下。“你个小坏蛋!什么意思呀你?”穆婉兰捏着我的鼻子,扭过头看着我,一脸疑惑的问道。我暗咬了咬牙,干脆把话挑明,道:“兰姐,我……我第二天看见字纸篓里的卫生纸,不是……那个……你们在一起啊?”“卫生纸?……我们在一起?……”穆婉兰愣了愣,脸一付恍然大悟状,突然冷冷一笑,道:“怎么?合着搞了半天,你以为是我和那老色鬼……?”“兰姐,我不知道,随便问问嘛。”我表面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切!我算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做,躺在家里也够我一辈子吃喝了,高启荣那区区一个副科级的老色鬼,凭他也想睡老娘我?他肚子里倒是有这份鬼心思,但也要老娘能看他才行啊!……”说着,穆婉兰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告诉你吧,光是我知道的,你们局里有两个小姑娘和他有一腿,其一个是局办公室的,另一个是财务科的,那老色鬼凭着手那点破权,这些年可没少做这种事情。”说到这儿,穆婉兰恨恨的乜了我一眼,面带寒霜的道:“算了,懒得说这些破事,你现在都知道了,赶快走吧,早还要班呢。”我一听对方这语气,心里登时“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刚才说话没注意,将大美女给得罪了。但我哪知道这间有这许多曲折,也不能怪我啊。可这时候和女人讲道理是不行的,唯有赔小心是策。好话说了一箩筐,穆婉兰募得咯咯笑了起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撅着小嘴道:“干嘛啊你,不会这么快爱姐姐了吧?”我翻了下白眼,轻声的道:“爱不爱的先放一边,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那又怎么样?”穆婉兰撇了一下嘴角,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哼了一声,淡淡地道:“不怎么样,只不过,除了我以外,任何男人都不能碰你!”穆婉兰愕然,吃惊地望着我,伸出芊芊玉指,点着我的脑门,饶有兴致地道:“小.弟弟,你讲一点道理好不好?我们两个算是发生了点什么,也只是暂时的你情我愿,却不受法律保护的。呵呵!算是你们高局长也不敢管我,你倒好,居然有胆子管起老娘的事情来了?”我笑了笑,把头转向窗外,目光却逐渐变得锐利起来,轻声的道:“高局?哼!他算个屁。像你之前所说,凭他区区一个副科级局长,我至于要怕他?现在只不过是才参加工作不久,低调做人罢了。”穆婉兰秀眉微蹙,道:“不会吧,他好歹也是你们局里的二把手,你能奈何得了他?”我淡淡一笑,语气凝重地道:“给我半年时间,或者最多一年,我能把他踩在脚底下,你要不要打个赌?”呆了一呆,穆婉兰双手捧腮,怔怔地望着我,好地道:“小.弟弟,你该不是认真的吧?”我轻轻点头,微笑着道:“当然是认真的。”穆婉兰撇了撇嘴,白了我一眼,道:“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才参加工作的新丁,说起大话来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小.弟弟,姐姐真服了你了!”我嘿嘿地笑了起来,却没有吭声,这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穆婉兰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是送牛奶的。”“兰姐,我们俩的事,你可千万别和高局说漏嘴了啊。”等到穆婉兰拿牛奶回到卧室,我叮嘱她道。我还是有点担心她一不小心告诉了高启荣,不过我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这女人是老江湖了,说话、办事肯定会有分寸。再说了,穆婉兰和自己在一起,说给高启荣知道,对她这样有身份的集团老总来说,可也没有半分的好处。“切!看把你吓得,刚才是谁在一旁把大话吹的呜呜作响的?”穆婉兰咯咯一声轻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呀?”她说着,娇俏的乜了我一眼,指尖顺势在我脸庞轻轻划过,那付冶艳的表情堪金莲,赛过妲己,把一个三十多岁花信小少丨妇丨那种独特的魅力,展现得是淋漓尽致。早晨班时,我婉拒了穆婉兰送我的好意,坐公交车,晃晃悠悠的直奔资源局。可没料到的是,我因为莫名其妙的得罪了杨浩,现在遇到麻烦了,之前陈发全还真说的没错。刚走出车站不远,看到杨浩正在路边吃着早点,我稍一犹豫,还是向他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走向分歧的路
APP特色

走向分歧的路
收藏回复

玄幻  |  夕颜

孔香芸也没有想到我胆子这么大,惊叫一声,脚下一滑,差一点摔倒,回头却见我埋着头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正卖力的扣住两旁石块往爬,脸一热,觉得自己是想多了。“怎么了?”这个时候我才抬头问道。“没啥,我看见一条蜈蚣。”孔香芸连忙吱唔着敷衍道。我心头暗笑,其实在手碰到她臀部时,我意识到不对,但是这个时候要解释也说不清楚,索姓装出一副茫然无知的模样,果真将孔香芸麻痹了过去。不过肌体亲密接触的霎那,让我一阵血气翻涌。这段时间自己忙于工作,倒是很久没嘿咻了,尤其是想到那内.裤下诱人的风景,我觉得身体某个部位在迅速膨胀。看样子孔香芸真如韩建伟所说,对自己有点意思。我知道孔香芸的脾气,若是换了别人,只怕她早闹了起来。前方渐渐明亮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快到出口了。出口的坡道更陡,听得韩建伟他们几个都在洞口享受着山腰处的劲风吹拂,我忍不住又催促两女走快一些。两女也是手足并用的忙不迭的往爬,只剩下我在她们后边等她们爬去之后好一鼓作气完成这次爬山活动。听得汪昌全兴奋的在那里朗诵着一首酸溜溜的诗词,我随意抬起头,却见到一副惊心动魄的、绝美无的图画。四条白.嫩的大腿在自己头顶处蹬踏着向移动,晃动的裙袂下两个充满青春活力的躯体,四瓣浑圆饱满的臀瓣被两条可恶的三角内.裤紧紧包裹。两条三角裤,一粉一白,一抹暗影正好处于两腿结合处,傻瓜都能想象出那里的无限风光。从洞口投射下来的阳光刚好在这一刻将这副美景定格,让我一览无余,纤毫毕现。而汪昌全吟诵着的那句名句似乎是为了刚好映证这副情景,无限风光在险峰这句话没错,但是另外一句却该改成天生两个仙人洞才对!我在内心呐喊着,觉得自己全身几乎都要沸腾起来,那膨胀的所在更是差一点把洞口都给撞垮。两个女孩子压根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洞口传来的凉风和攀爬成功的胜利喜悦让她们都只顾和韩建伟三人去享受清风拂面的快.感去了,只丢下我独自一人站在洞内苦苦压抑着那份煎熬。“叶庆泉,你在干嘛呢?孔香芸她们女孩子都出来了,你还缩在里边干啥?”韩建伟几人突然发现我还没出来,有些怪的叫道。“出来了,我龟速,行了吧?”我慢腾腾的从洞口爬出来,他不得不处理一下自己身体,否则难以掩盖某些不良特征。从麒麟山下来,我心情说不出的舒爽,山那副场景始终在脑海里盘旋不去,以至于某个部位坚.挺不消。长宁江的江水相当清澈,甚至可以看到水砂石,我悠哉游哉的浮在水面听凭水浪拍击着自己的身体。不远处,凌菲和孔香芸也羞答答的换了泳衣下了水,不过遗憾的不是基尼,是那种两件套。不过,两具娇美的躯体即便是穿着两件套,同样勾勒出绝妙的身体曲线,青春之美是任何东西无法拟的,不过只是惊鸿一瞬消失在水,使得几个男人相当遗憾。“庆泉,你好像有心事?”韩建伟游了过来。“没啥。”“在山你好像有些恍恍惚惚的,不是身体不舒服吧?”韩建伟的观察力很好。我有些感激的拍了一下对方肩头,这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笑着道:“真没事,我只是在想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你还有啥考虑的,在机关里好好表现,争取往爬,混个一官半职的。现在公务员要说挣钱也容易,不过那是黑心钱,容易出事,我觉得你还是别去沾染那些的好。”韩建伟说着,随手摸起一块片石,猛力一扔,片石在水面飘行,一连在水面碰击几下,飘出十几米远才沉下去。“黑心钱我当然不会去碰,找个饭碗不容易,我没那么傻。”我摇了摇头,目光追随着孔香芸和凌菲两具身体移动,一边说:“你呢,有啥打算?”“我还能有啥打算,只有这么干着呗。”韩建伟目光有些无奈和茫然。我其实同样迷茫,当官、赚钱,说起来容易,但具体怎么当,怎么赚?一点没有头绪。当官还只能好好工作,按部班的往爬,赚钱……我除了母亲去世前给我留的那点股票,我几乎是一无所有。而且那些股票,母亲当时买了下跌,到现在已经跌的是惨不忍睹,自己都很久没去关心那支股票的价格了。话说凭自己这点工资,算关心也丝毫不起作用。唉!万事开头难,只要掘到第一桶金,事情好办了,但是这第一桶金却不是那么容易挖掘的啊……和同学告别后,我去了英阿姨家,要进门时,才发现香烟抽完了,折回到不远处的小店,准备买包香烟。店主王大妈道:“对了,你们大概不知道吧,老宋家那对小两口离婚了。”一旁有人诧异地道:“老宋家?是嘉琪那孩子离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王大妈道:“听说前几天才办完手续,刚才我看见嘉琪已经搬回娘家来了。”“小两口关系一直不错,怎么说离离了呢?”王大妈笑了笑,轻声道:“说实话,以嘉琪的相貌人品,跟着那姓方的有些可惜了,早点离了也好。”一旁那人点了点头,道:“那方正源是不太争气,整天游手好闲的,知道赌!”王大妈哼了一声,赞成地道:“可不是,这才离婚几天,他张罗着卖房子,估计用不了多久,得输个精光!”一旁那人叹息道:“这个方正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前些年都以为他能成才,没想到会变成这副模样,唉!可惜了。”王大妈叹了口气,悻悻地道:“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沾赌博,准没个好结果。”我也不想买香烟了,躲在一旁默默地听着,过了会儿,我悄悄地溜回了屋里,躺在床,心情很是复杂。周日的午,我装着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拿着扫帚,开始清扫屋子,以往小时候都是我和嘉琪姐一起来做卫生,这次自己单独做事,感到分外冷清。约莫十几分钟之后,我抬起袖子,擦了把额头的汗珠,不经意间却发现,宋嘉琪正倚在门边,默默地望着自己。她身穿粉色小衫,墨绿色长裙,束得腰身美好,一双雪白的手臂,都露在外面,宛如出水荷花一般淡雅,只是那张漂亮的脸蛋,还带着难以掩饰的惆怅。我们俩这样站在原地,静静地对视着,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宋嘉琪叹了口气,缓缓走来,与他擦肩而过,走到窗台边,伸手取了干净抹布,袅娜地进了屋子。日期:-- :

醉卧东楼之闽南奇谈
玩法安全

醉卧东楼之闽南奇谈
点击查看

玄幻  |  沐西

我皱了皱眉,老婆应该是叫那个高大鹏来接她。没过多久,我看到一辆奥迪车停靠在老婆的身旁,她笑着上了车,我看到驾驶座上的人在俯身帮她扣安全带。老婆竟然欣然接受,两个人还笑着说着话,看来不是第一次偷偷约会了。可惜隔得太远,我看不清楚那家伙的样子。我脸色瞬间一沉,心里凉飕飕的,她走这么远原来是怕人知道。我想到那个混蛋帮老婆扣安全带的时候,肯定在偷看她的胸部,我恨不得冲上去把她给揪出来。我望着奥迪车开始启动,我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里。“师傅,跟上那辆车。”我急忙指了指道。“小伙子又是你啊,挺巧的。”师傅认出了我刚下车,不过他看我脸色不好,没有再说什么。“师傅麻烦你跟紧了。”我没想到这么巧,刚下了车,又被我拦到了同辆车。我没心情和师傅闲聊,拿出了手机拨打老婆的电话,我其实很希望她能主动的向我解释,我不断的拨打他的电话,想要看她怎么说。电话拨过去,我隐约看到前面奥迪副驾驶座上的老婆接了电话,还示意驾驶座上的男人不要说话,她没想到我在后面的出租车上,把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电话接通,我强忍住心里的愤怒,语气平淡的问她在哪里的?“在家睡觉的,昨天有点累了,老公你在哪里的?那边怎么有车响。”老婆电话里回答道。我脸色有些难看,老婆果然一直在撒谎,我一想到她当着那个男人的面,竟然谎称在家睡觉,来骗自己的丈夫。如果老婆和对方不熟悉,会坐在后排,而现在她坐在副驾驶,又当着那个男人的面,说她在家睡觉,两人的关系很可能已经非常的亲密。我一想到老婆坐在副驾驶,穿着那条紧绷性/感开叉很高的裙子,坐在驾驶座的男的只要稍微一瞥,就能看的一清二楚,依他们俩的关系,很可能那个男人一手开车,另外空出来的手正在用手抚摸着她白/嫩的大腿,或者更甚者,那手已经摸进了她的大腿里面。我脸色铁青,心里很愤怒。一想到老婆今天特意穿着的黑丝裤袜,我突然心里一惊,想到了一个不妙的事情。上一次老婆被突然叫走去加班,隔天在商场里我看到了秦主任,我心里就断定她那天裤袜被抠破,沾染上男人的精/液,是那个秦主任。现在想一想,她那天很可能是谎称加班,把我扔在餐厅,出去约会的对象,是这个高大鹏,而不是秦主任。如果不是舒雅的帮忙,调取了她的通话记录,我到现在估计还蒙在鼓里,认为那天和她发生关系的肯定是秦主任。现在想想,那天晚上的男人应该就是他,今天的奥迪车主,高大鹏。而高大鹏和那个短信男有过频繁的通话记录,我不敢再往下想去。我的心一片冰冷,越往下想,我越是感觉老婆和短信男早就有过关系,而高大鹏只是第二个接手的罢了,难道她是短信男介绍给高大鹏的,玩过老婆身体的人不止是短信男,还有这个高大鹏。我一想到她在我面前如此的羞涩,清纯,而在外面竟然不止和两个男人发生过关系,搞不好还是P,我的心就犹如刀搅的一样,疼的让我无法呼吸。我没有心情说话,在电话里说了一声没事,就挂了。“小伙子,你老婆可是集合了万千男人的幻想与一身啊,不过听我一声劝,女人如果不忠了,就趁早离开,要不然你就完全放开,在外面也养个小老婆,大家各玩各的,如果你内心放不开,那个事会把你折磨疯的。”中年司机有些感叹道。“你见过我老婆?”我皱了皱眉道。“刚刚上了奥迪车的应该是你老婆吧,我刚刚还想超车去接你老婆的,没想到她在等那辆奥迪车。”中年司机嘿嘿一笑。我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还要靠他,我肯定立即下车。看得出来中年司机对老婆也非常的感兴趣,说道老婆的时候,从他的语气中透着兴奋,我心里非常的不爽。一想到门卫的老王,出租车司机,在心里肯定都在幻想着她,她的穿着从背后看确实惊心动魄,黑丝修长的双腿,是那么的修长,被裙子包裹的圆滚滚的翘/臀,惊人的有弹性,踩着高跟鞋后更是凹凸有致充满着浓郁的女人味。我一想到那天晚上的被扣破的裤袜,以及我在后面粗/暴进入时她脸上的表情,就忍不住浮现出坐在主驾驶座的秦大鹏。他的样子我没有见过,不过我脑海里却浮现出类似秦主任以及隔壁老王,出租车司机的模样,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在后面侵犯老婆,而她呻/吟,娇/喘求饶而又配合的场景。这样浮现出来的场景,让我的脑子快要炸了。“兄弟,他们停车了。”中年司机开口道。我急忙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前方奥迪车停在了一个不起眼的酒店旁,我心里一寒,偷/情都这么小心翼翼,怪不得我一直没有发现。我付了车钱就把司机打发走了。“小伙子这个送给你了,或许有用。”中年司机随手递给我一个扳手,我看了一眼确实需要,正打算掏钱,司机挥了挥手,开车直接走了。我把扳手放进包里,快步走进了这个酒店里,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先一步到了前台那里,扬了扬包装作一脸焦急的样子。“美女你好,刚刚进去的两个人包忘记了,我是他们的司机,里面有重要的文件,你看他们在哪个房间,我要尽快送过去。”我装作着急的样子,并描绘了一下老婆的长相,对于那个男人我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只能尽可能的说起老婆的模样。我不知道老婆在哪个房间,只能通过前台。我担心前台会打电话过去求证一下,不过我明显过虑了,前台只是扫了我一眼,加上对老婆记的很清楚,就告诉我,并顺手指了指,告诉我去那边坐电梯。我道了一声谢,快步上了电梯,在电梯里我的心跳得非常快,心里很复杂,我只在电视里看过捉奸,没想到我也有今天,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到了八楼以后,我很快找到了,我强忍着一脚踹开的冲动,先把手机调成振动模式,然后打开了照相机功能。我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凑近门口的位置,我就能听到隐约间的女人呻/吟的声音,我的心像是被刀搅了,疼的让我几乎要窒息。我不敢在门口徘徊太久,我怕保安突然上来,到时候就前功尽弃。我只有一次机会,担心会搞错。我先拨打了一下手机号,尽管我隐约间听到的呻/吟声,确定很大可能是老婆发出的。我电话拨过去,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接通。“喂,老公有什么事情吗?”老婆的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和散漫,好似用力过猛之后,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心中一寒,一想到她和高大鹏一进房间就迫不及待的脱光衣服,地摊上扔的到处都是她的衣服,她一手接电话的时候,身上还被高大鹏压着,慢慢的耸动着,使得她说话都慵懒无力。

追仙者也
下载站

追仙者也
    版本旧版

    玄幻  |  楠晴

    只是为什么会那么巧?当钱多多在等他的旅游团的时候,他身边挤了一堆小粉丝,她们的应援物是可耻的粉色,她们标语的人物他还都认识。这是撞机了??明显这次是林小鹿那边公司提前把行程公布出来,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粉丝在这里等待着。钱多多再次见到林小鹿时,一身皮裤,上身格子衬衫,戴着一副墨镜,少女感十足。明显她也看到钱多多了,因为她看他的眼神超过了一秒钟。她热情的跟粉丝签名拍照,钱多多没上去打招呼,毕竟他们只是邻居,并没有太熟。想到等下要接的上帝们是少女时代的粉丝,要不要上去找她拿几个签名,然后卖了?金钱的力量是伟大的,当钱多多奋不顾身的挤上去的时候,他感觉无数的金钱在跟我招手。钱多多把刚才的接机纸当签名本让她签名时,她有一阵迟钝。然后好笑的看了钱多多一眼就把名字签了下去。钱多多鼓起勇气,脸红红的,尴尬的说出他今天最厚脸皮的一句话。“要不你给我签十个名字,我等下把它剪开就好了。”理所当然,钱多多这种得寸进尺的行为她没有接受。当钱多多接到他的vip贵宾时,他感觉自己老了,一群高考毕业的准大学生。男女,一出来碰面就问他有没有看到林小鹿,他们在官网上看到林小鹿的飞机就比她们晚分钟。得知林小鹿刚走,一片唉声叹。等钱多多拿出刚才临时拍的照片时,他们在兴致勃勃的讨论起来少丨妇丨时代个妹子哪个最美。上到大巴车,当钱多多拿出林小鹿的签名,他都要怀疑是不是他们都疯了,在那里趴地打滚的撒娇。可是,大家都想要,为什么没人报个价??钱多多只好把签名放回包包,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我要上粉丝官网把这个如此有纪念价值的签名卖掉才行。”这时他们才省悟到,想得到就要付出金钱。这世界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钱买不来快乐,但有钱的我真的感觉好快乐!最后钱多多以一千块rmb成功的把第一次获得的明星签名轻松成功买出。这次的旅游团就不是过来常规旅游的。一群国内的粉丝团为了庆祝毕业专门跑来半岛追星。好吧。追星的孩子搞不懂。“不过她们年纪比你们大那么多,你们不应该追四五代女团嘛?”“导游大叔,你太肤浅了,真爱没有国界,没有身高限制,更不会有年龄差距。”当钱多多看到一个岁不到的男孩,那神圣的模样,就连那几颗爆出来的青春痘都显得神圣无比,钱多多彻底闭上了的嘴巴。“那你们想去哪里?”“当然去姐姐们的公司啦!不去她们公司一趟不是一枚合格的粉丝!”“然后再去两个小忙内读书的大学看有没有机会碰到她们。”“最后我们要去一趟姐姐们的打歌舞台,大后天姐姐们有新歌要打歌,我们都抢到票了。”来到ss公司门口时,一群小粉丝像脱了僵的野马狂奔下车,在那里疯狂的摆姿势拍照。拍完照后,碰到半岛本地的粉丝在那里热情的交流。可惜的是一个成语。鸡同鸭讲。语言不通是硬伤。迫不得已,钱多多临时担当翻译给他们做交流的渠道。午饭他们选择在ss公司后面的一条小巷子一家烤肉店。因为他们的偶像在节目里爆出以前做练习生时候会偷偷跑来这里打牙斋,解解馋。这家烤肉店其实钱多多之前也来过,毕竟也曾经是她们的粉丝,她们的兴趣爱好还是了解的。当时来的时候钱多多身边还有一个她,现在来的时候却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一群小年轻坐下来后纷纷拿出手机把今天拍到的相片上传到粉丝网上,美中不足的今天没有逮到野生的小姐姐。身边有一桌应该是练习生,身穿练习服几个小女孩在那里吃的不亦乐乎。“要不你们去跟她们拿个签名,拍个照,或者过几年她们也成了大明星呢。”当他们看到钱多多手指示意的那几个女孩时,对于钱多多所说的话深表怀疑。几个初中生会是日后的大明星?开玩笑吧?钱多多就把半岛关于练习生的事情告诉他们,半岛这边偶像圈跟国内大不一样。国内的基本上童星,或者选秀节目出来,不然就是经纪公司签约后推出来的。而半岛这边有着独特的练习生渠道。其中有个男孩子有点动摇,但给其中的少女阻止!按她们的说法,做粉丝怎么可以爬墙?要坚定不移的追随着姐姐们的步伐,革命的意志不能动摇!看着她们追星的模样,钱多多不由得感叹粉丝的世界我真的搞不懂。但是钱多多脑子里有一种想法一直挥之不去!好像有一条金闪闪的赚钱大路在他身前一直蔓延而去。把他们送到五星级的半岛酒店时,钱多多知道:他钱多多这次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了。“如果说她们个人的签名照卖给你们要吗?”“废话,当然要啦!”“如果说我带你们去见她们某一个成员你们愿意给钱不?”“当然愿意啦,我们辛辛苦苦来半岛就是为了见欧尼们!”回到家,提着一大堆水果,深呼吸,来到隔壁的房间时:林小鹿,我来了。不对,应该是。金大腿,我来了!铃声响了好一阵子还是没人开门。莫非林小鹿还没回家?满腔赚钱的心情开始低落了。在钱多多想转身回家时,门开了。出水芙蓉,这个词他以前不懂,现在懂了。当看到林小鹿依靠在门口,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吹干,脸红红的,一双带笑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钱多多,看着他手上的水果惊喜的喊到:“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晚餐?”看到她不避讳的带头领着进门时,钱多多不禁怀疑的摸了一下我帅气的面颊。莫非我看起来是好人?不然为什么那么放心我?钱多多也不知道她私底下性格是怎么样的,但感觉看到的有些怀疑,在节目上跟现实中的哪个才是她。她双手盘坐在沙发上,苹果还没有洗就xing,急的拿出来咬了一大口。闭上眼美滋滋的回味着。“有那么夸张吗?洗都不洗一下?”“饿死我啦,今天忙了一天,还没来得及叫外卖呢。”得了,有求于人的时候就是要主动。作为多年一个人生活的男人,做饭多好吃不敢说,但还是勉强能将就下的。“要不今晚我做点东西给你吃?天天吃外卖也不太好。”“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有什么事情先说了,免得我吃完才说!”钱多多也不客套,走去冰箱看看有什么食材,看来她虽然不经常在家,但冰箱的食材还是很丰富的。钱多多熟练的开始准备着,他自己已经吃过了,所以只需要做一个人的菜就好,请示过她之后就打算简单的做两个小菜。

    转生伪少女也能来场恋爱嘛
    下载专区

    转生伪少女也能来场恋爱嘛
    最新可靠

    玄幻  |  旎滢

    柳橙说,听人说你把单位同事的肚子给弄大了,想不到平时文质彬彬的秦书凯,背后却还是这样的一个花心大萝卜,真是看不出来啊,我以前一直在想,你这么大,知道那个事情吧。秦书凯听到这样的话,很是不高兴,***,老子也周岁了,如果不是读书,在乡下孩子都能上学了,再说。老子那个方面的能力还是有资本的,什么事情不知道。嘴上还是说,柳姐,那是没有的事情,我和你做邻居一年来,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柳橙笑着说,你的事情我哪儿知道,不过你现在名气大了,估计政府大院以后不知道你的人很少,哈哈,我就是问问。看着柳橙走进房间,秦书凯很是忧闷,***,这是什么世道,后来想到王娟说尽快还自己清白的事情,也就回到了房间。隔壁,李成万和女人还是啪啪的动作,秦书凯恨不得把这个李成万拉下来,自己上去运动一会儿。第二天,秦书凯正常的上班。邱大姐瞧着秦书凯,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想到昨天的事情,有些看不过去了,趁着办公室里陆长生出去办事,王娟又没来,邱大姐搬了张椅子坐到了秦书凯对面。邱大姐语重心长的口气问秦书凯,小秦啊,董云霄找你麻烦那件事,你就这么算了?秦书凯对邱大姐这个人虽然指挥自己做事,但是还是信任的,瞧着她一副为自己担心的口气问自己,苦笑着回答说;“科长,这个董云霄他爸是乡里的党委书记,又是城里长大的孩子,在城里算是有势力的人家,从哪一方面讲,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办事员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何况王娟昨天已经答应我,最近会想办法还我清白呢。”邱大姐看到秦书凯的样子,怒其不争的表情质问道,你是不是被王娟给迷惑了,她说的话,你也信?秦书凯倒是愣了一下,王娟跟她坐一个办公室,低头不见抬头见,她说的话自己怎么就不能信?再说,和她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同事,都是和平相处,似乎没有什么过节。秦书凯就问,怎么啦?邱大姐左右看看,一副神秘的模样低声说,小秦啊,你还不知道吧,王娟要调动工作去市里上班了,你说你的事情她能够放在心上,只要她到市里了,还会想起你的什么事情。秦书凯忍不住“啊?”的一声,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听王娟跟自己说起呢?自从在茶水间谈话后,他以为王娟有些话应该首先告诉自己才对,再说,如果真的突然走了,自己怎能清白,毕竟自己是被冤枉的。秦书凯忍不住的问,大姐,这是真的?邱大姐很是不屑的说,小秦,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要知道在这个科室你可是我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也是唯一能够帮助我做事的人,所以我根本没有必要骗你,昨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现在那个王娟把我也恨上了,就是因为我帮助你说了几句公道话。邱大姐对昨天王娟对她的行为,一直是耿耿于怀。秦书凯后来想了想说,王娟如果真的走了,那么这个事情还真的很难说清楚,那个董云霄也会再次的找我的麻烦,毕竟这个王娟肚里的孩子是谁的问题,董云霄很在乎。邱大姐点了点头说,小秦,你说的很有道理,董云霄作为花花公子,整天跟着领导人,而且是个司机,那就是混混,对于这个事情一定不会简单的放过,如果王娟走了,那么你就是最大的受害者。秦书凯很是无奈的说,我必须找王娟问清楚。邱大姐这个时候,再爆猛料说,你知道王娟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秦书凯摇了摇头,赶紧追问,谁的?邱大姐叹了口气说,小秦,你这个愣头青啊,这发改委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王娟是刘大明副主任在外头勾搭的小马子,两人都好了几年了,王娟当初能从工厂调动到发改委,就是刘大明一手操持的,现在事情闹大了,孩子都有了,王娟要离婚,刘大明又忙着把王娟往市里调,他这是想要保住他跟王娟的孽种,你想想看,等到王娟调走了,刘大明自然是不会承认孩子的事情,到时候,就凭你浑身上下满是嘴,也解释不清跟王娟之间的这一段了。秦书凯的脸色一下子灰白起来,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件事背后竟然还有诸多背景,可王娟明明答应他,一定会想办法还他一个清白,如果真是像邱大姐所说,王娟很快要调走了,她对自己承诺的话还能兑现吗?秦书凯一下子没了主张的模样,他自言自语的口气说,***,那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王娟要是不肯配合的话,只怕我的清白是再也没法说清了。邱大姐伸手拍了一下秦书凯的肩膀说,小伙子,关键时刻人人都是有私心的,现在能救你自己的人,就只有你自己了。秦书凯一时没听清邱大姐话里的意思,疑惑的眼神盯着邱大姐。邱大姐压低声音说,小秦,你可别傻了,王娟不过是跟你玩的拖延战术,她那样狡诈的小狐狸,会把你秦书凯的清白放在心上?这办公室里,也就大姐我是真心关心你的前程,你想想看,你现在才二十出头,没成家,没立业的,要是因为不相干的人毁了名誉,这辈子可就再也难抬头做人了。秦书凯被邱大姐形容的可怕未来感到有些心寒,瞧着邱大姐那副义愤填膺的表情,他心里有种意识,以邱大姐嫉恶如仇的个性,一定不会对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平不管不问,不管怎么说,自己是邱大姐的下属,在一块相处一年了,邱大姐一向没把自己当外人,现在自己遇上了天大的事情,邱大姐能不主动帮一把?秦书凯问,那么该如何办?果然,邱大姐建议说,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能证明你的清白。秦书凯急切的口气问道,什么办法?邱大姐低声说,去上级领导那里告刘大明跟女下属有作风问题,连孩子都有了,竟然还栽赃陷害,你作为此事的受害人,只要去找上级领导举报,刘大明的事情一定会败露,到时候上级领导一调查,自然也就还了你的清白。秦书凯一听说让他去告状,心里不由一哆嗦,他感觉这种背后告状的事情,怎么听起来有些不那么光彩。邱大姐看出秦书凯眼里的犹豫,在一旁给秦书凯打气说:“小秦啊,路我是给你指明了,你要是不为自己的未来和前途作想,宁可帮不相干的人背黑锅,只当我什么都没说,你要是相信大姐对你的一片好心,你就按照大姐跟你说的去做,大姐保证你这次的事情过后,前途一定会芝麻开花节节高。”秦书凯感觉邱大姐说的话有些过了,就算自己去上级领导面前告状刘大明和王娟的事情,也最多获得一个清白的名誉,这跟前途节节高多少有些扯不上。秦书凯从小就老实本分,说话做事有板有眼,凡事做决定之前,都想到一个“理”字,邱大姐建议的事情在他看来,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妥当,可又实在找不到反驳邱大姐一片好意的理由,稍稍思忖了片刻后,秦书凯问邱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