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585章 苦海情崖
玩家分享

更新时间:2021-04-12 15:58:44

我要打赏
指导攻略
打赏共585905恒币
软件安卓下载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收藏回复

我要评论
安装说明
评论共8577条
游戏中心下载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是什么样的

书友还读过

爱无如果
    建议推荐

    爱无如果
    功能APP

    玄幻  |  萧竹影尘

    “放开我!有种单挑!”李信双眼通红道。“呵呵!还单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哪怕在这里,我想弄死你,也是轻而易举!”陈卓靠近李信小声说道。“有种就弄死我!要不然等着我弄死你!”李信眼神冰冷的看着陈卓说道。陈卓眼神微变,他想要动手,但林璃几女都还在,所以不好意思。“把他的包拿下来!看里面有什么东西!”陈卓命令旁边的人说道。李信一听,开始挣扎起来,但还是被旁边的人把书包拿了下来。林璃四女都很意外,李信应该是没有这个包的,而且他这身衣服好像也换了。那人拿下李信的包,然后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五六包零食掉在地上,还有一套湿的衣服和一套干的衣服。“好啊!你居然私藏食物!”陈卓冷笑起来,然后直接安排了一个罪名。“那是我找到的!”李信挣脱开压制,站了起来反驳道。“我们现在在这里不能得救,应该共同团结起来,而你,不仅私藏食物,以前还做过一些违法犯忌的事,所以为了在场女生的安全,我决定把你踢出去!”陈卓直接一通罪名安了上去,然后不让李信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我同意!”张钰琪率先第个同意,她早就看李信不爽了。紧跟其后还有一些女生同意,男生也在陈卓小弟带领下纷纷同意。“我不同意!你们为什么要欺负李信!他明明是个好人,你们实在太过分了!”赵雨凝实在忍不住站了出来说道。“你也想和他一起离开吗?”陈卓虽然也有些贪婪赵雨凝,但有欧阳静雪在,所以他根本成功不了,所以对赵雨凝并不是特别好的态度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欧阳静雪站了出来冰冷的说道。“我说的不对吗?她一个人要反对我们所有人,难不成我们要听她一个人的话?”陈卓直接带动群众,让欧阳静雪无话可说。欧阳静雪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她不可能让赵雨凝因为李信被别人孤立,所以拉开赵雨凝说道:“她说的话不用听!”“为什么!李信明明就是好人!”赵雨凝很不理解的说道。“够了!就因为半条鱼!你就这么相信他,如果别人给你一条鱼,那你就不得跟人家走了!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他是什么人,别人看不清楚吗?你非得要为他和这么多人唱反调吗?”欧阳静雪冷冷的说道。赵雨凝显然被欧阳静雪的态度吓到了,但她依旧倔强的说道:“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说李信,在我看来,他就是个好人,或许是因为那半条鱼,或许也不是,但现在我就相信他,不就是一起离开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小雨!你……”欧阳静雪显然因为刚才的语气有些后悔,所以看着赵雨凝欲言又止。“呵呵!你……”陈卓冷笑两声,正想开口说话,但却被欧阳静雪打断。“你给我闭上嘴巴!”欧阳静雪眼神冰冷无比道。陈卓被欧阳静雪吓到了,一时间居然真的没有开口,但反应过来之后的他立马又恼羞成怒起来,眼神深处闪过一丝阴霾之色,看着欧阳静雪突然有了些想法。换在以前,陈卓肯定不会有什么想法,但今时不同往日,在这里,只要自己掌握了话语权,到时候总有办法让欧阳静雪服软。“小雨!我知道我说的有些过分,而且你说的也是有些道理,所以我觉得还是让李信留下来吧!”欧阳静雪安慰了一番赵雨凝,然后对着陈卓说道。陈卓思考片刻,觉得倒是可以留下李信,在他看来,李信特别容易拿捏,想要对付他,随时都可以,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让李信留下,他也没有损失什么,还能更好的折磨李信,而且不仅可以买一个人情给欧阳静雪,也可以让赵雨凝对自己的好感大幅度提升,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买卖。“既然欧阳校花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给他一个机会,但我们要时刻监视他,不能让他有作恶的机会,而且李信还要出力,为我们去寻找更多的食物,以此来赎罪!”陈卓十分恶毒的说道。这哪里是让李信留下,而是想控制而且还榨压李信,完全比一些无良地主还恶心。“哼!不用了!”李信冷哼一声道,他才不会留,更不会答应陈卓的要求。“你要知道离开了我们!你还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吗?”张钰琪在一边冷冷地说道。“没有我找到的食物,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理直气壮说话?”李信嘲讽的说道。“你……”张钰琪突然有些底气不足起来。因为李信说的确实没错,自己是吃了李信的食物,但李信也太令她讨厌,而且张钰琪本身也看不起李信,所以才会一直和李信过不去。“小雨!你看!我们也让他留下了,可是他自己要走,所以你也不用再为他说什么话了!”欧阳静雪见赵雨凝似乎还想说什么,于是抢先一步说道,直接打断赵雨凝的念想。李信也很感谢赵雨凝,但他也知道没必要因为自己而被其他人疏远,所以直接走到旁边,把地上的书包捡起来,然后衣服放到里面,时候正准备捡起一包零食,但却被别人拦住。“怎么?这可是我的东西,你们还想硬抢不成?”李信冷笑两声说道。“呵呵!只不过是几包零食,放手,让他带走!”陈卓冷笑几声说道,在他看来,既然李信这种人都能找到食物,他们这么多人还怕活不下去吗?陈卓在学校就比较得人心,哪怕在这荒岛上,他依旧表现得比别人优秀,所以他的话,大多数人都还是会听的。李信把零食抽了出来,然后一包一包的放进去书包,随后背了起来,撇了一眼陈卓等人,然后离开。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张钰琪见到李信落寂的背影,心中不由想到。张钰琪赶紧摇了摇头,嘴角露出几分自嘲,她怎么能关心李信呢?林璃的眼神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赵雨凝倒是显得有些生气,鼓起嘴来不理会欧阳静雪。欧阳静雪眼中微微失神,但随后又坚定下来,她欧阳静雪做事,没有后悔之言。陈卓看着李信的背影冷笑两声,在他看来,李信到时候吃完那几包零食,就会灰溜溜的跑回来求自己,所以对于李信,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先把树上的椰子摘下来!我们要把一切的资源收集起来,然后再进行分配!”陈卓立马开始下命令,他已经想好了,要一步一步来,慢慢成为这些人当中的领袖,到时候自己就能伸手来对附林璃她们。李信离开陈卓他们,来到藏东西的地方,见红酒那些东西还完好无损的放着,于是准备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而且最好离陈卓他们远一点。李信把书包放了下来,然后坐在旁边,摸了一下口袋的烟,抽了一根出来,然后点上。“咳~咳!”李信吸了一口烟,忍不住咳嗽两声。他虽然抽过几次,但还是有些不适应,他完全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会喜欢这种东西。

    你们就不能真诚点
    什么意思

    你们就不能真诚点
    下载网址

    玄幻  |  白宁

    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碟子,顺手在柜台上的自动筷子机里抽出一双筷子,走到最近的一张桌子边,坐下便吃起来。吃到一半我才想起来——这家店没有开灯,我怎么还能看得一清二楚?虽说我视力没毛病,但在一家没开灯的店里,我没有理由能看得清一切啊,那老板娘夹菜还开着手机的灯!这是怎么回事?是我想多了,还是我真的具有了夜视能力?!我匆匆把碟子里的拌面扒拉完,扫码买单,便往水北新村公交站走去,虽然没有路灯,但我对脚下的路、身边的事物、旁边花店的招牌,看得一清二楚,或许是因为天光与远处的路灯的缘故吧。我走到公交站台,坐在石头长凳上,等路公交车,七八分钟后,路公交缓缓驶来,车上很多老人——因为这趟车终点站是市民广场,很多老人去那里跳广场舞。我在车后门旁的一个角落站好,一只手扶着吊环,一只手拿着手机。我右手边是一个足有两百斤重的老爷爷,我看向他,他也看向我,突然一个机器人般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响起:现在的年青人真是不懂事,都不懂得为老人家让位子。这声音很奇怪,之所以说像机器人的声音,就好像是腾讯读书里那种机器读出来的感觉,语气没有轻重快慢,一直都在一个调子上。音质也很奇怪,就像金属撞击发出的回声,听得我脑袋疼。我再看向我的左手边,是一个漂亮的妹子,长得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女主角,齐耳齐刘海的短发,上身黑色小皮夹克,下身穿着黑色皮短裙,身上有一股说不清的野性活力。我感觉到她的眼梢的余光似乎也瞟了我一眼,然后那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妈蛋,看什么看,臭流氓!我一下子做贼心虚地低下头,但转念一想,我也没干什么啊!老子是抱着欣赏的眼光看啊,很单纯的好不好!但也只是心里想想,便没有真的理论,毕竟只是我脑子里听到的声音,是我脑子里的幻听还是真的她的心声,还未可知!你们想象过捡到金子的感觉吗?如果你想象过,那你就应该明白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兴奋(老子发财了),也很慌恐(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还很担心(相信这么不靠谱的事,难道是我脑子进水了吗?)越想越觉得可疑,什么夜视眼、什么读心术,这恐怕就是我的幻觉吧!按我的专业知识来说,神经病与正常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正常人有幻觉后,他能区分出来,哪一部分是幻觉,哪一部分是真实;而神经病,不能区分幻觉与真实,他可能会把真实当幻觉、把幻觉当真实,也可能把把所有的幻觉都看着真实发生的。按这个标准,我不是标准的神经病吗?心中有事,便无心再看旁人了,盯着窗外疾驰而过的人影,虽然晚上七点多了,但窗外灯火通明,因为只要驶过那一段老社区,路公交就进入了惠城区最现代化最像大城市的一个区域——江北CBD,这里有惠城最高的写字楼佳兆业中心,也有惠城最好的商业中心华贸天地。佳兆业中心不仅有写字楼,还有公寓与商场,我就住在佳兆业公寓楼的室。大约分钟后,我下了车,走上佳兆业中心的前广场,前广场白天人不多,晚上却非常热闹。有很多人在踩那种三个人骑的车子,一般是一家三口玩;还有那种小孩子骑的电动车,好像是十块钱绕着广场转一圈;还有很多年青人在玩滑板。还有几个女孩子在拍抖音视频,两个女孩子在假装一边走一边吵架,有一个身高体壮的男孩在给她们拍摄,一边走一边往后退。他离我大约有三米远。本来那两个假装吵架的女孩,走得很慢,所以这倒着走拍摄的男孩也走的很慢,但好巧不巧的是,那两个女孩子突然像遇到抢动犯一样,突然往前猛冲。那倒走男也飞也似的往后退,本来就离得近,他又是突然加速,我闪躲不及,那倒走男的后背一下子撞到我身上,我倒没事,只是往后一踉跄,便稳住了身形,但倒走男一下子摔了个狗啃泥。那两个疯女子也一下子收不住脚撞上来,还好,她们应该是条件反射地收住了脚,要不然恐惧要踩在这倒走男的头上。我下意识地走过去,扶起那倒走男,那倒走男没说什么,站起身时,手机依然紧握在双手里,看来这是个相当敬业的摄影师。那男子站起来,看起来足有一米八,比我要高出一个头,他脸上稍稍有些怒意,但没说什么,而是先看向手里的手机屏幕,然后抬头对那两个长发女孩说:“不好意思,我没保存住!”声音里满是歉意。一个微胖的女孩说:“没关系,再重拍就好了,倒是你,额头有事吗?要去看医生吗?”我也看向那男子的额头,红红的,往外渗了一点红色的血液,应该是擦破了皮。但那个高瘦的女孩,立码大声吼起来:“哎呀,都拍了好多遍了,我脚都走疼了,好不容易录了段有感觉的,哎呀真是~”说着一个大大的白眼瞪给了倒走男。这高瘦女孩说完,倒走男迟疑了一会儿,迅速地转过身来,朝我骂到:“你踏马没长眼啦,没看到老子在拍摄!”我虽然我从来不是喜欢挑事儿的人,但也从来不会怕事儿,谁敢犯我,我必让他自食其果(这种反应模式,恐怕与我与父亲的关系有关。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一个人与父亲的关系,是以后他与权威相处的模型。)。我心里有点发怵,但并未退缩,而是朝他走进一步,说:这广场又不是你家的,你在这儿像开火车般地跑,撞到了我,你还怪我,这有点说不过去吧!哎哟,你踏马还嘴硬,怎么着我都是被你撞倒的,你踏马就得付出代价,说着一拳向我挥来。我这人嘴巴虽然硬,但真的是没打过什么架,经验少,凭本能地向后一闪,竟然成功闪了过去,他一拳挥空,因为用力过猛,身子便往前一倾,差点扑倒在地。我朝右侧躲去,他顺势一个恶虎扑食,再次向我冲来,近两百斤的一跎肉向我袭来,我一个躲闪不及,被狠狠地摁倒在地,所幸在倒下的过程中,下意识地双肘往地面上一撑,要不然我后脑勺都要撞在了坚硬的地上。我双肘处传来钻心的痛感,身上的恶徒一下子坐起,骑在了我的身上,挥着右手拳头,向我脸上砸来,我哪里还能躲闪,只能任他攻击了,我下意识地闭上眼,任凭那一拳狠狠地打在我的脸上。所幸,这时那两名女子拉住了这恶霸样的男子,这男子便借坡下驴,放开我站了起来,我也狼狈地爬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这名男子,在我瞪他的过程中,那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在我脑海中响起:哇拷,这弱鸡还要干啊,当街跟人干架,这让我老娘知道了,还不气死,她老人家的音波攻击还不我给灭了,怎么办?要是不跟他干,我这面子往哪挂。我寻思着,跟他硬拼,激起他的狠劲之后,恐怕受罪的还是我自己,反正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人,我还是快点溜吧!我尽量装着凶狠的样子,狠狠地说:“好小子,有种你就别走!”,说着便大踏步地走开。

    念你是琛
    建议推荐

    念你是琛
    安装官网

    玄幻  |  又菱

    “老黄,你门路很广啊,这个年代还能弄到这样的烟?”陈六合跟黄百万蹲在工地旁吞云吐雾。“嘿嘿,这烟便宜。”黄百万大喇喇的说道。陈六合打量了黄百万一眼,笑道:“老黄,你说你在这干苦力,好歹也有一两百一天,干嘛要把裤腰带勒的这么紧。”黄百万毫不避讳的说道:“没,我一天只有八十,被工头抽去了一百二,他不说,但我知道。”想了想黄百万又道:“我有个小妹在离山里有十几公里的镇上读高中,我供着,苦我不要紧,不能苦了读书人,读了书才有大出息,不能像我。”“吃得了这个窝囊亏?”陈六合打趣的问道。黄百万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招牌式不讨人待见的笑容:“我十三岁走出大山的时候老母亲就跟我说过,吃亏是福。”陈六合没再说话,轻轻拍了拍黄百万的肩膀,他觉得身旁这个面黄肌瘦跟竹竿一样的刁民,肩膀很宽,脊梁也很硬!“黄大牙,你他吗的不用干活啊?今天是不是不想要工钱了?”这时,有个人模狗样的中年人走过来,对着黄百万就是一顿呵斥。陈六合昂头看去,脸上挂着笑容没有出声,黄百万脸上更是堆满了谄媚,道:“刘经理,好哥们来了,我陪陪他,最多几分钟,马上就去干活。”刘经理看了眼陈六合,眼神中露出轻蔑的神情,旋即对黄百万骂道:“干你麻痹,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今天工钱减半,但活不能少干。”“得得。”黄百万点头哈腰,一点脾气都不带有的。等刘经理走了,黄百万看不出半点怒气的对陈六合歉然道:“六哥,嘿嘿,让你看笑话了。”陈六合摇摇头:“我倒觉得你以后肯定会比那个刘经理有出息。”黄百万咧咧嘴,问道:“六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吩咐?”陈六合点头道:“你在杭城混了十几年,对这里肯定熟悉,是有一个事情想让你帮忙。”黄百万丢掉烟蒂,道:“那六哥算是找对人了,别的不敢说,就这杭城一块,哪条深街小巷就没有我老黄不知道的,说吧,什么事,我老黄绝不带眨眼的。”陈六合说道:“我手上有这么一个事情,有一定的危险,弄不好或许会丢掉小命,你敢不敢去做?”“敢!”黄百万想也没想,直接应承。“好,先看看这个再说。”陈六合从兜里掏出一团纸条,皱巴巴的,黄百万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也就分把钟的时间,他就用打火机把纸条烧了。黄百万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六哥,给我多久时间?”“两天。”陈六合伸出两根手指,顿了顿,又笑问:“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们?”“六哥吩咐的,我老黄只管办事,我脑子不好使,只有一膀子力气。”黄百万说道。“你自己小心点,黑龙会不是什么善茬。”陈六合站起身。陈六合走了没多久,黄百万就吐了口吐沫,站起身,直接向工地外走去,身后传来刘经理的喝骂:“黄大牙,你他吗的死去哪?不要干活?我看你他吗是活腻了。”而黄百万则是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他觉得他自己就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潇洒过。两天的时间眨眼即过,两天里,陈六合什么也没干,就是整天游手好闲,除了雷打不动的洗衣做饭和接送沈清舞,最大的乐趣就是把破三轮骑到哪个广场公园,看着形形色色的都市丽人与丝-袜白-腿。陈六合对大长腿一直是情有独钟,当然,也少不了超薄丝-袜的锦上添花,他一直认为,丝-袜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伟大的创造,具有无比巨大的杀伤力。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银行,当然,女人是穿腿上,男人是穿头上,但都有着征服的效果!两天里,秦若涵给陈六合打了无数个电话,但每次陈六合都是漫不经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秦若涵几次都想冲过来咬死这个混蛋王八蛋。也不知道那娘们现在对陈六合是不是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但这些,陈六合丝毫不去在乎,不慌不忙、不急不缓。值得一提的是黄百万,这家伙已经有两天两夜没回来过了,也没有任何消息。陈六合倒也不担心,如果黄百万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的话,那活该这辈子只能苦苦挣扎。交给黄百万的那点事情,如果他自己出马的话,自然是能够轻松搞定,但黄百万既然想活出个人样,那么自然需要付出,陈六合不是雷锋,不会施舍。机会他已经给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黄百万自己的本事。这晚,正当陈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饭的时候,消失了两天的黄百万终于回来了,只不过此时此刻黄百万的样子有些狼狈。蓬头垢面嘴角淤青不说,破旧的衣服上还沾了鲜血,几条刀口散布在肩膀、背脊,大腿上也挨了一刀,血淋淋的,走路一瘸一拐。看着黄百万,陈六合没有起身迎接,让黄百万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沈清舞没有言语,更没有多问,默默的回到房里,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医药箱。虽然遍体鳞伤,但黄百万从走进院门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咧着笑,他从怀里掏出几张相片,放在陈六合眼前:“六哥,这些或许对你会有用。”陈六合没有去看那些相片,而是打量了一下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从沈清舞手中接过医药箱,道:“我帮你处理下伤口。”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不轻,有一处可以见骨,陈六合拿针线帮黄百万缝上的,没有麻药,院内自然响彻着黄百万那杀猪一样的惨嚎。不过这看似弱不禁风的汉子倒也算是个硬骨头,就着一口烈酒,楞是扛了过去。处理完伤口后,黄百万的脸色发白,嘴唇都在颤抖,点燃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对着陈六合咧嘴直笑。陈六合问道:“这两天没少吃苦头?”“跟我当年在湖北那边行骗的时候差远了,三天两头被人追着满街砍。”黄百万说道。陈六合点点头,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那一幅幅亲密甚至淫-秽的画面看得陈六合津津有味,相片有十多张,男主角是同一个人,女主角却有三四个。黄百万在一旁讲解道:“这家伙就是周云康,这瘪犊子风流的很,两天换了四个娘们玩,那些娘们长得是一个比一个水灵,看得我都想上去给那些娘们一炮子。”黄百万接着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周云康不但好色,而且色胆包天,说出来六哥估计都不相信,这狗东西不光玩良家,还玩少丨妇丨,甚至连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过,简直是做多了孽,可谓是百无禁忌。”“哦?”陈六合来了兴趣。说起这事,黄百万也是浑身来劲,指着一张相片上的风韵妇人道:“这奶-子大屁股圆的大娘们看到没,她其实是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二奶,可在暗地里,跟周云康也有一腿,你说这特么的是不是很刺激?”陈六合没问黄百万是怎么查到这么多的,也没问他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虽然他知道过程一定很凶险,但很多事情,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csgo玩成开箱go
    广告发布

    csgo玩成开箱go
    适用范围

    玄幻  |  墨阳

    “小哥,你看你脸色阴沉,印堂发黑,前途堪忧呀……”蓝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了半句留半句,闭目养神。“大师,这是五千块钱,你给破解破解。”小哥叫张琦,月光族,天天想着发大财,从小广告上看到蓝昊专门给人指财路,带着家底就过来了。财路没指出来,张琦先挂上了凶兆,本来挺好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蓝昊指指旁边的镜子,张琦到镜子前看到自己的脸对蓝昊深信不疑。张琦转头一脸堆笑,蓝昊见钱眼开,不光给张琦破解霉运,更是指点他去东街逢春小超市,把门前的小石狮子挪动一尺。张琦一听能转运,坐不住了,从蓝昊家里出来一路小跑到了东街逢春小超市,见天色还早,饿着肚子等了四个小时,脸上被蚊子咬了十几个包才等到小超市关门。左右看看没什么人了,偷偷摸摸的去把小超市的石狮子搬到了路中间,量量够一尺,擦擦汗蹑手蹑脚的逃离现场。蓝昊想看看自己嘴上跑的火车是不是奏效,准备摸过去瞧瞧,祖上虽说是道士,但到了他这辈不学无术,只能坑蒙拐骗,生活倒还算过得去。“我怎么有你这么一个孙子!”蓝昊刚到院子,准备出门,听到有人骂自己,火冒三丈。“哪个孙子骂我!”左右看看没有人,家里就他自己住,身上哆嗦一下,锁门去了逢春小超市。逢春小超市老板叫刘逢春,前几天蓝昊去卖酱油,多给了两块钱,刘逢春死不承认,蓝昊把这事记下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报仇,张琦来找他指财路,又能赚钱又能气刘逢春,心里那叫一个美。人高兴,容易得意忘形,小步伐蹦蹦哒哒的往前冲,咣当一声,蓝昊差点把吃的饭给摔出来,起身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衣服里滑落下去。见到地上摔断的半截吊坠,解下来脖子上的另一半开始往一块对,一边对一边哭:“爷爷,我对不住你呀,我真不是有心的,爷爷你在天有灵可不能埋怨我,呜呜呜。”突然发现一双老布鞋,顺着布鞋往上看,长衫背手,胡须无风自动,仙风道骨,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蓝昊面前,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爷爷,我错了,你咋回来了,我真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蓝昊虽然不学无术,但对爷爷特别崇拜,常年供奉爷爷的照片,这张脸太熟悉了。“看你这点出息,想当年你爷爷我叱咤风云,多少妖魔鬼怪在我手中魂飞魄散,你看看你吓成这个德性,要不是看在你对我的孝心,我早揍你了,赶快起来!”蓝昊听到爷爷说话了,感觉不对,试探着站起来,围着爷爷转了一圈,确认没错,高兴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向爷爷抱去。啪的一声,扑了个空,又被石狮子绊倒趴在了地上,爷爷就站在眼前却抱不住,这时候蓝昊的爷爷蓝洪说道:“赶紧起来,我就是一丝残魂,一直躲在你胸前的吊坠里,你要不摔破了我也出不来,你是家里九代单传,我对你不放心才藏了一丝残魂,你这几年做了多少丢人现眼的事呀,我差点被你气死。”“嘿嘿,爷爷我不是传承你的衣钵嘛,为民除害,你还别说我真就没饿着,要是没你……”蓝昊话还没说完,蓝洪一巴掌给蓝昊打的转了两圈。“你还有脸说,坑蒙拐骗,今天自作自受了吧?赶紧回去,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蓝洪走路无声,蓝昊心里纳闷,自己没抱住爷爷,这嘴巴打的可够疼的,不过他疼的幸福呀,爷爷回来了,要是教他一招半式的,这辈子就不愁钱花了。“爷爷,等等我……”蓝昊一路小跑,追着蓝洪回了家。到家也不顾身上的疼了,跪在地上就给坐在椅子上的蓝洪磕头,蓝洪刚刚还生气,此时脸上已经有了笑容:“起来吧,虽说你不学无术,但你这份孝心我知道,逢年过节都给我送钱,家里的确该换些新家具了。”“对对对,爷爷我不是手里没钱嘛,我手里如果有钱怎么能让你看着添堵呢。”“孙子,你说的也对,打今天起我就教你道术,认真学,钱少不了你的。”蓝昊活了二十年都没有过底气,爷爷回来了,腰板瞬间直溜不少,他听过爷爷当年驱邪捉鬼的事儿,爷爷亲自教他还不财源滚滚呀。脸上正笑呢,爷爷消失在了自己眼前,蓝昊荒神了,再看手上的吊坠已经恢复原样,这才松了一口气。“来人了去开门。”玉坠里传出蓝洪的声音,蓝昊才听到外面有人敲大门。到前院把大门打开,眼前一身休闲西装,瓜子脸、大眼睛、齐肩发的美女看着自己:“美女,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你是蓝大师吧?”美女试探着问,他不确定看上去年纪不大的蓝昊会道术。“没错,我就是蓝大师,屋里请吧。”蓝昊头一次没有先提钱的事,更是觉得爷爷给自己带来好运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美女让进了屋里。美女叫林语苏,是个侦探,而且是侦探社社长,不过她侦探社里就她一个人,二十岁已经撑起了门面,最近接到一单生意,调查死者的死亡原因,酬劳丰厚。可林语苏查了二十多天都没有一点头绪,她本来不信鬼神,看到小广告上蓝昊吹嘘的广告词,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上了门。蓝昊可没什么真本事,活人都没整明白,更不用说死人了,但此时脑中传来一句话:“让这位姑娘找一件死者生前用过的物件,查凶手的事你接了。”有蓝洪在,蓝昊底气十足,扯着嗓子喊道:“美女,这件事我接了,你找一件死者生前用过的物件来吧!”如果不是蓝洪指点,蓝昊现在又要满嘴跑火车了,可现在不一样,底气非常足,敢直勾勾盯着美女了。林语苏来之前做了准备,拿出来一块手表放在蓝昊面前,接过手表,蓝昊身体一颤,像通了电,把林语苏吓的站起来就要往外跑。刚转过身,蓝昊恢复了正常,对着林语苏已经踏出门口的背影说道:“你怕什么,通灵术都这反应,赶紧回来。”如果听不到蓝昊说话,林语苏估计早就跑出了院子,听到声音这才重新走回来坐到了蓝昊面前。林语苏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蓝昊:“有线索了?”说了半天没回音,蓝昊被林语苏迷住了,精神太专注,根本没有听见林语苏说话,林语苏以为蓝昊再次通灵,不敢打扰,但她越发觉得不对劲儿,再次问了蓝昊有没有线索。蓝昊这才反应过来,可他不能承认自己走神了,满嘴跑火车:“刚才我入定了,神游现场,发现一男一女害杀了死者,直接推到水里淹死,那叫一个惨,可惜我不能违背天道,不能让死者复生,逝者已矣,只能略尽绵薄之力查出凶手了,哎。”“对对对,就是被淹死的,死者生前是个收藏家,家里特别有钱,开出了十万的价码,如果你真的能帮我找到真凶,酬金我们一人一半儿。”林语苏一脸的真诚,等蓝昊的回话。蓝昊可激动坏了,心脏加速差点蹦出来,又直勾勾盯着林语苏,有了刚才的经验不敢打扰蓝昊,耽误了蓝昊神游案发现场钱就赚不到了。

    你要活的像条鱼
    特色演示

    你要活的像条鱼
    下载中心

    玄幻  |  紫月忧蓝

    刹那间,脑袋里一片空白,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也太魔幻了吧,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我的心里是一万个大写的感叹号与问号,这是什么鬼玩意儿?这踏马是真的吗?然而无论我如何否定,天牛纹身就在我手背上!我的心情兵荒马乱,我将目光从纹身转向庄小栋。庄小栋的眼神很复杂,有不知所措,有惊讶,有欣喜。大脑经过漫长而短暂的空白后,开始清晰起来,庄小栋或许知道些什么。“老、老师,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跑到你身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说话时眼神坚定、没有眨眼,他没有说谎。我后背发凉,对这个天牛纹身充满恐惧。它让我想起《夏目友人账》里出现在夏目朋友的脸上的会动的壁虎纹身,是樱花国传说里的一种式神。“在西湖郊游那次,它上了你的身之后,你有什么变化吗?”我语气尽量平和,但从庄小栋的眼神里,还是读出了我的不善。“老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那种人。”庄小栋的态度非常诚恳,这进一步打消了我对他的怀疑,没有说什么,我此刻心里兵荒马乱,不知从何说起。庄小栋看了我一眼,接着往下说:“刚开始时,它也是在我手背上,后来就跑到了我的胳膀上。每逢农历初一、十五,我全身就疼痛无比,疼得我失去知觉,浑身冒汗,一年比一年严重。去医院也查不出来问题,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嘛?”庄小栋神秘地小声说。我摇了摇头。“我用烟头去烫它,竟然一点都烫不坏它,那里皮肤一点都没有烫伤,好像是它爬过的地方,就有了神奇的防烫功能。”我问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影响?庄小栋想了想说:自从它上了身后,我就能听到别人头脑里的声音,比如,我总能听到我同桌的脑子里说,我为什么和这个傻比同桌。比如在课堂上,我被数学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时,我就能听到很多同学的脑子里的声音,这个傻波怎么可能知道。多年的心理学教育,让我相信,庄小栋可能有被迫害妄想。听到这里,我感觉我的人生就像坐在东部华侨城的过山车上,正渐渐驶向最高点,积蓄着狂暴的力量要把我甩出车外,我的求生欲在经历着难以言表的磨难。这天牛纹身在他身上存在了快四年,他家人就没有带他去过医院吗?医院就没有发现什么吗?另外,他是怎么熬过每个月两次的剧痛的呢?接下来,我与庄小栋进行了很长的对话,从对话中,我得知了以下信息:他的天牛纹身他身边的大多数人都看不到,爸爸、后妈、老师都看不到,这四年里,只有一个女同学能看到,那个女同学患了白血病,没多久就去世了。还有一个亲戚的小孩能看得见,那孩子才一岁多,还不太会说话,看到庄小栋,就用右手食指在天牛纹身上摸着玩,一边摸还一边笑。家人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小孩为什么跟第一次见面的小表叔竟然会这么投缘,只有小栋知道,那孩子应该是与那天牛纹身投缘,而不是与自己投缘——尽管知道这真相,但他还是为这个误会而窃喜,因为这个世上似乎没有人说过与他投缘。庄小栋每个月的那两次剧痛,后妈也带他去医院检查过,但医生说,这小伙子身体棒得很,比同龄人更健壮有力。去过一次之后,后妈似乎也就心安理得了,便没有再过问他的事,甚至还怀疑他是为了不想上学而故意装疼,对此小庄也没有什么怨言,毕竟是后妈,而且自己平常也没对这个年轻的后妈有多好。至于那个长年在外的爸爸,他跟他也没什么好说,也便没有人再管他的事了,就这样与这个天牛纹身相处了这么些年。甚至有时候,他能精确地知道它会在几点几分疼,疼多久,有时候,他甚至要感谢这个痛——因为这个疼证明他还活着,他似乎失去了很多情绪,幸福、兴奋、希望、失望,就像一具行尸走肉,而唯有这疼痛证明他还有感觉,他还是个活人。小庄与别人的关系很淡很淡,淡到快没有。我不知道这种淡与他身上的天牛纹身有没有关系,但我觉得多多少少会有些关系。我不知道,天牛纹身的存在,是否也让我偏淡漠的人际关系变得更淡漠?我觉得我与小栋身上有很多相似的特质,这或许是天牛纹身找上我们的原因。庄小栋的性格便害羞内向,我的本性也是如此,只是在社会上打磨了这么久,才稍稍改观,也接受了自己这种性格,认识到无论是外向与内向,都各有优势与劣势,不必羡慕别人,只需发扬内向人的优势即可。小栋的家庭关系比较淡,我也是。小栋与父亲没有什么感情,我也是,我或许比他更严重——我非常痛恨我的父亲。我父亲是个赌徒,还非常暴力,妈妈被他打到几乎残废,我初中时,被他用赶牛的木棍打到昏倒在地,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对自己的妻儿如此暴力!这或许是我在广告行业工作多年之后,还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心理学,并兼职心理咨询师的潜在原因。我并不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目前做心理咨询师还不足以支撑我的生活,我只是与一个同学在江北的水北新村合租了一间工作室,有来访者时我才会过来,通常是与来访者约在工作日的晚上或双休日的白天,我的全职工作是地产广告公司的策划师。虽然心理咨询师只是我的兼职,但我非常以这个心理咨询师的身份而自豪,与别人初次相识是,我会习惯性地介绍:你好,我是心理咨询师林东,我擅长的方向是亲密关系成长,像婚姻关系、情感关系是我的主攻方向……不知为什么,我会跟庄小栋说起这些,或许我把他当作年轻时的我吧,或许我出于咨询师的本能,想让他从我的遭遇中看到未来人生的希望——我虽然跟你一样苦,但你看,我现在过得还可以,有着不错的工作、不错的人际关系。我可以,你也就可以。那晚我跟小栋聊了很久,一直到晚上六点多,我才与他告别!并告诉他不要与任何人谈起我身上的天牛纹身,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恐慌。该来的自会来,该去的自会去。整个江北,是惠州最具现代都市气息的区域,高档写字楼林立,堪称惠城CBD。而我的心理工作室是江北的东北面的水北新村,这是个老旧小区,好在人气足,小吃店很多。从工作室下来,路对面就是一家沙县小吃,现在已是十月份,六点多天就已黑透了,这条路的路灯却没亮——估计又是停电了吧。我走进沙县小吃,一个中年大姐在玩手机,我知道她就是老板娘,我指着台子上放着的食物,说:“大姐,一个茶叶蛋,两块卤干,一份拌面。”大姐忙站起身,一只手举着手机当电灯,一只手拿着个铁夹子,往一个蓝边碟子里夹食物。到这时,我感觉到哪里有点异样,但又想不起异常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