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270章 乔先生请自重
安卓版体彩

更新时间:2021-04-12 15:33:13

我要打赏
电脑版免费下载
打赏共551912恒币
特色官网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app下载平台

我要评论
游戏下载
评论共5971条
苹果游戏下载平台

软件下载中心
筱兮

  • 名姓
    苹果版Store

    在办公室里,我资源局的各种材料找了出来,翻看学习了一天,直到下午六七点钟才离开单位,这时正是下班高峰,我挤了公交车。刚一车,被汹涌的人潮挤得脚不沾地的往前走,之后死死握住扶手,才勉强站稳。

    回复(74)

    梦琪

  • 四号茶楼
    怎样

    而此时,小美女翻了个身,不在动弹。我从床坐起,有些激动地趴在小美女身,双手揉.搓住那对刚盈盈一握的酥胸,不住把玩,并低下头去,从向下,一路温柔地亲了下去……

    回复(24)

    宸宫

  • 玲珑秀云
    有什么不同

    过了一会儿,我们三个人在楼下汇合,说说笑笑,打了辆车去了英阿姨住的地方,晚一家人相聚,饱餐一顿之后,却怀着不同的心情各自散去。

    回复(55)

    寞柳柔

  • 捡到锦鲤夫君
      平台下载官网

      开好了房,我把身份证给她塞进了皮包里,搀扶着她进了电梯。她趴在我的肩,喘着气,那股热乎乎的气息扑打在我的耳根和脸,痒痒的,极具诱.惑性。

      回复(33)

      夏颜伊

    1. 我是你的一只猫
      ios游戏下载app

        “火车经常晚点,我那么大的人了,哪还要你接。”我不动声色的笑着道,也顺势看了方正源两眼。毋庸置疑,方正源有着令女人心动的外表,他身高体壮,在部队时锻炼出了一付好身体,脸型硬朗,充满了阳刚之气,若不是身体那方面的隐疾,两人的婚姻应该是颇为幸福的。

        回复(25)

        媛蝴

      1. 诗人醉
        单机游戏下载

        我嗯了一声,抱着这具娇美的身子,心欢喜,双手在她光滑细嫩的后背摸来摸去,在温柔的游弋之,张晓芬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下来。不知不觉,她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我的脸颊,轻轻吹了一口兰气,咯咯地笑了起来。

        回复(24)

        以沫

      2. 我在作家模拟器上写小说
        下载游戏中心

        相反,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对于我来说,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没有理由不珍惜。吃饭时,英阿姨发了通牢搔,对象是方正源,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但根子依然是赌博引起的。

        回复(79)

        琬莠

      3. 你天赋不错现在是我的了
        优势引导

        但算交了女朋友,午夜梦回时,我脑海浮现的总是嘉琪姐在拼命挣扎时那绝望的神情,被颤巍巍压在办公桌的雪兔,以及不经意间瞄见的……黄昏时分,列车到达了青阳火车站。

        回复(60)

        桑玖

      4. 考虑过主演小丑回魂吗?
        演示说明

        我轻笑着摇头,听这小美女说的话,知道她的心智和她胸前的玉兔一样,还不够四两重:“再说了,过两年你也许还这样一马平川呢,依旧是飞机场,还看你呢,切!”“你个大坏蛋!”

        回复(85)

        旧晨

      5. 我真的只是个法师!
        正式版下载

        张晓芬收敛了脸失落的神情,抬起俏脸,一双丹凤眼直视着我,嘴角勉强挤出一丝浅浅的笑容,说道:“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你要不嫌弃,要不到我家去吃饭吧?”

        回复(96)

        水晶之恋

      6.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安装指导

        书友还读过

        童年往事记
        特色功能

        童年往事记
        演示说明

        玄幻  |  琬莠

        我心想这下糟糕了,班第一天没办好局领导交代的事情,事后少不得要被批评。谁知这个少丨妇丨拉开高副局长的门进去以后,高副局长并没有发火,反而从里面传来了两人的窃窃私语声。片刻后,门打开了,高副局长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我说:“小叶,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先不用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开始正式工作吧。”我察言观色之下,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即点头说道:“好的,高局,那我先回去了。”从资源局出来,我经过青阳市有名的红灯区一条街,街道两旁排列着一家家所谓的洗头房和按摩休闲心。我刚一走到巷口,洗头房里衣着暴露的姑娘们操着各种方言向我眉目传情,勾.引我进去,同时拍打着玻璃、冲我挤眉弄眼的喊叫着……“小帅哥,进来玩玩呗。”“帅哥哥,进来耍一哈子嘛,进来嘛,我家小妹想和你说个话撒。”我没搭理这些女人,加快脚步紧走了几步,快速的消失在了巷口。穆婉兰站在高副局长的休息室窗口,看着我消失的身影,问道:“高局,这个小伙子是你们局里新来的?”“是啊,江州大学的高材生,今天刚来我们局班。”高启荣从床挣扎着爬起来,色迷迷的看着她,满脸堆着笑,调戏道:“怎么?穆总,莫非看这小帅哥啦?”三十多岁的穆婉兰有着少丨妇丨成熟妩媚的韵味,在整个青阳市是出了名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的一对硕大丰满和挺翘的美臀所折服。短短十来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穆婉兰从当初一介小职员,迅速成为手握亿资产的美女富婆。穆婉兰没接他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走过去坐在高启荣床边,关心的道:“高局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难怪都不记得我为什么来了呢。”“当然记得,王哥叫你来肯定是有事对你说的嘛。”高启荣的手不安分的放在了穆婉兰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大腿摩挲,笑着道:“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穆总,我想你肯定对这件事感兴趣。”高启荣一副色鬼的样子,嘴角带着邪笑,盯着穆婉兰贴身衣服下那对丰满的玉兔,故弄玄虚的卖着关子。穆婉兰见对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高启荣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是贪财好.色,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而穆婉兰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怎么抓住高启荣的弱点,从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欲擒故纵的把高启荣搭在自己大腿的手拨开,穆婉兰神色娇媚的说道:“高局,听说你今天和林老板一起吃饭了啊。”高启荣愣怔了一下,随即满脸堆笑的说道:“穆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你和老林都想争这开采权,王哥今天叫你来,是想给你透露一下这事情嘛。”说着,他一张肥手又放在了穆婉兰的腿,不怀好意的抚摸起来……回去的路,我一直在琢磨,那个性.感的少丨妇丨和高副局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要不然怎么敢不经高启荣的同意,连门都不敲,一声不响的拉开局长休息室的门,进去了呢?一想到少丨妇丨那丰盈性.感的身材,尤其是那双魅惑的会放电的杏眼,看着妩媚极了,我不禁有些心里痒痒的。“或许,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应该认识一下她。”回家的路,我仍在思索着这少丨妇丨,看去多少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一个声音叫了我好几次,这才反应过来。“小泉,在想什么呢,叫了你这么久,都没有听到。”方正源追到我身边,笑着打招呼道。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可能是第一天工作,有点不习惯吧,注意力有些不太集。”方正源一听,倒有些紧张了,赶忙劝道:“小泉,工作是很重要,可是也要注意保重身体,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本钱要没了,以后没机会翻身了。”“谢谢方哥关心。”我笑着点头,好地道:“方哥,你在这儿有什么事?”“这个嘛,不太好说。”方正源左顾右盼,见附近往来的行人很多,讲话不太方便,随即改口道:“小泉啊,我出来之后,发现身没带钱,你身有钱没?我去买包烟。”我点了点头,将身的几块零钱递过去,微笑道:“只有这些了,够不?”“够了,够了。”方正源接过零钱,朝着旁边的小卖部走去,嘴里轻声嘀咕着:“真是见鬼了,今天的手气怎么会这样差。”我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去,转头道:“方哥,你是不是又去赌了?”方正源黯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轻描淡写地道:“小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点爱好了。”“赌博害人害己,方哥,你还是早点戒了吧!”自从方正源身缺少了作为男人那方面的机能之后,将兴趣转移到了赌博面,我知道劝他也是对牛弹琴,有些无奈,只得暗自叹了口气。我还在纠结心事,刚刚走到楼梯口,差点与人撞个满怀,抬头望去,那人却是嘉琪姐,她身穿浅蓝色吊带长裙,红色高跟鞋,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雪白的胳膊,挎着一个黑色小包。她脸画了淡妆,唇涂着口红,娇艳欲滴,优美的唇线极为姓感,嫩白的脸蛋,带着迷人的笑意,更加显得娇俏艳丽,妩媚多姿。宋嘉琪停下脚步,倚在门边,疑惑地问道:“小泉,怎么了,看你好像是有心事?”“没什么,嘉琪姐。”我笑着回道,想起那天在门外偷听到的争吵内容,竟觉得有些不自在,也不敢去望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在心底酝酿着,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让我在面对嘉琪姐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坦然。宋嘉琪却是神态自若,仿佛早忘记了那件事一般,咯咯一笑,道:“小屁孩,我可是被你吓了一大跳,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呢。”我轻吁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微微一笑,望着那张妩媚的俏脸,轻声道:“嘉琪姐,这是要出门吗?”“嗯,出去买些东西。”宋嘉琪嫣然一笑,再次提醒道:“小泉,你刚才的气色不太好,刚参加工作,这样的状态可不行,要多吃点好的,保证自己的营养,把身体养得棒棒的。”这番话本来很平常,放在以往,并不会引发歧义,可此时听到,多出了些耐人寻味的意味,不禁让我怦然心动。“把身体养得棒棒的?”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有些吃惊地盯着宋嘉琪,见她眉宇间满是关切之意,不像是在暗示什么,点了点头,快步向前行去。走出几米远,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发现一路跟来的方正源站在不远处,正在跟宋嘉琪说话,夫妻俩的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到谈话内容。一会儿的功夫,只见宋嘉琪满面怒容,一手推开方正源,愤然离去,婀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同桌中的爱情
        免费版下载

        同桌中的爱情
        有什么不同

        玄幻  |  旧夏妜

        林文峰知道各个行业都有潜规则,像送红包返回扣等等目前轮到他头上的基本没有,他级别不够。“第二点就是合规,也就是符合你们行业的规矩,符合你们公司的规矩,第三是合理,不要逮到一个不太懂行的买家就狠命的宰一刀,做人讲规矩讲道理,这样才不会丢了底线。”林桂平早年上过夜校,以前在厂里也算是半个技术工人,说起话来有条有理,林文峰还是虚心接受了。下午林文峰拿着医生开的出院小结自己去办理了出院。整理好物品,三人打了一辆车回到了林文峰在河西的家----和平家园幢室。打开大门,虽然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场景,但林文峰还是假装东看看西看看,为了不露出马脚,他随后到小书房开始看资料。林文峰中午在电话里已经告诉过周婷美自己下午就会出院了,让她下班后不要去医院了,直接回家,所以当周婷美下班回来后,梁淑华已经做好晚饭了。一家人已经好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林文峰拿出一瓶五粮液递给他爸说:“爸,找到两瓶五粮液,不知道以前哪来的,你顺便喝点。”其实这酒是有一次送给一个客户,最后业务没成,对方给退回来了,正好被他顺回家了,还有几条烟自己给抽光了,平时在家他是不喝酒的,所以一直留到现在。周婷美知道这事,她说道:“这酒是有一次你送给河西二建的一个科长,让他帮忙采购设备的时候多用点你们公司的产品,不过后来事情没办成东西给退回来了,烟酒也就没有上缴给公司了。”林桂平看了看酒说:“我可是第一次喝这个好酒,就这么一瓶抵得上我一个月工资了。”“不是自己钱买的,不心疼,喝吧!”晚饭后林文峰又到小书房看书,其实更多的是在想事情。自己和周婷美如何不声不响的把婚给离了,父母年纪大了,小俩口离婚对老俩口肯定有打击的,一个家庭过日子不是像小孩子过家家,说游戏结束了就结束,明天再来?总得有个能上台面的理由,目前周婷美还没有对自己有过不满,工作貌似也没有太大不满,自己没有和二位老人家住一起,也没有什么不满的,自己失忆,虽然在一起聊天交流困难了一些,但周婷美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满。对于周婷美那晚的事情,自己没有证据,林文峰也不打算把这个事摊到台面上,四年的感情还是有的,你不仁我不能不义,何况自己凭空得来读心,以后广阔的天空任自己遨游,自己心里面还得感谢周婷美呢。感谢归感谢,底线不容突破,这是林文峰做人的原则,自古男人三妻四妾是传统,是男人的博爱,但一个女人有好几个男人就是这个女人水性杨花了,最起码自己做不到视而不见,所以这件事必须快刀斩乱麻。对方不能出现过错,那只有自己成为过错方,如果林文峰出轨了,并且让周婷美发现了,这个婚应该就算成功离了吧。但是对象是谁呢?请人演戏还是假戏真做?还有如何去赚钱呢?难道真的去找人赌博?而且只能赌扎金*花、梭*哈之类的,那些比大小靠运气还不行。突然想起来,上次有个朋友说他在投资古钱币古玩,但是这个市场假的太多,如果在一堆假的中找到真的,那赚钱还是很快的。怎么用上读心读出真货呢?想起这些突如其来的烦恼,林文峰的脑袋瓜子就疼,脑袋瓜子嗡嗡疼的时候又想起了读心。这是他正式思考读心,在医院里也就是随意读了那么几下,让他对未来的自己充满幻想。“现在只知道读心的时候头疼,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副作用,还有读心能一直读下去,对所有的人都有用还是只对一群较特殊的人有用?对周婷美有用,基本上对女人有用,对何医生有用,对陌生人也有用的,好像当时他们关注的对象就是我,所以读心的对象也应该是针对我当时的想法,偷偷观察别人去读他的心应该不行,不然的话,这世界对自己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读心是间隔施展还是连续施展,这个要尽快搞清楚,否则想要用它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读不出来那就完犊子了。还有就是读心属于自己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以后即使有推不了的酒局也只能意思一下,绝对不能喝多,酒多失言的大有人在。”“要沉稳,务冲动,每临大事要静气。以前的自己很低调,需保持,和同事间的关系有好有坏,就当自己不认识他们吧,重新结交,广州城投的单子也要尽快理清思路,关系到李大国和自己的升迁,该对谁发大招呢?”“今天爸妈都在,自己也是刚出院,没有任何借口不在家,今晚怎么过?周婷美一会该喊我洗澡睡觉了。”果然,周婷美洗好澡后就来喊他洗澡,林文峰用毛巾把头重新包好,舒舒服服的冲了一个澡,穿好睡衣又想去小书房,周婷美喊住了他:“文峰,刚出院早点睡吧。”“哦!”林文峰从床的另外一侧上去了,和周婷美离了一尺多,斜靠在床上,假装有点不好意思,周婷美往林文峰这边移了移,拉起了林文峰的手从她脖子底下穿过,自己的手抱住林文峰的腰。“文峰,虽然你失忆了,但是只要对我好,我不会不要你的。”“恩,我知道,我是怕我这丢掉的记忆找不回来,对你我都是遗憾,你条件这么好,人长得这么漂亮,就这么睡在一起,我有点紧张。”“当年你比现在还紧张呢,不也过来了。”“我争取尽快适应吧。”林文峰有点敷衍回道,右手轻轻地揽了一下躺在自己怀里的周婷美肩膀,左手试着抚摸着周婷美的脸颊,然后又抬起她的脸让自己正视到周婷美的眼神。林文峰想试试读心,顺着眼神往头颅深处果然传来一股股跳疼,头脑深处传来一股意念:“和以前一样这么羞涩,但只要他和我那个过,就会迷恋上我的身体了,想想我不也是迷恋他的强悍吗?”林文峰清楚的记得那个晚上,看完电影回到他的租房里,他把刚刚坐下的周婷美紧紧的抱在怀里,深深地堵上她软软的嘴唇,让自己沉醉在她无比诱人的味道中。周婷美感到一阵酥软,心底还想着挣扎一番,可手脚却软了下来,微微的反抗让林文峰发起冲锋的信号。林文峰又飞快的用嘴咬向周婷美敏感的耳垂,同时双手撩起裙子,探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搭扣,一下子就捉住了那对小兔子。周婷美的身体颤抖着,放弃了微微的抵抗,抱着林文峰顺势躺在了床上,随后水到渠成,彼此坦诚相待。此后二人关系迅速升温,得益于林文峰强悍的能力让周婷美非常满意,虽然林文峰物质上还欠缺一点,但最终周婷美还是接受了林文峰。林文峰想到这里说道:“我们之间想要熟悉到从前那样,你先把自己的优点缺点都简单的说一下吧,也省的我去摸索了。”周婷美也一直看着林文峰说道:“优点嘛我想想,我也不知道有的算优点还是缺点,我自我总结一下吧。年轻貌美可以有,聪明贤惠谈不上,有一点点可爱一点点浪漫,还有一点点拜金,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一切让我舒服的东西。”

        土狗超进化
        app平台下载

          土狗超进化
          萌新指导

          玄幻  |  夏桐

          做了领导后,几个被提拔的人又聚了一次,秦书凯也参加了。秦书凯羡慕对李成万说,运气不错,第一批提拔的名单就有你。李成万说,那是领导关心的结果,再说我只是有个县表彰,你秦书凯可是身上背着市委表彰的挂职干部,那么多的挂职干部里受过市级表彰的也就几个人,有句老话,好事多磨,说不定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你呢。秦书凯嘴上说,你就别胡扯了,我这人是个懂得知足的人,只要是上级能给个安慰奖,稍微提拔一下,弄个科长,我就知足了。心里却被李成万的几句话说的美滋滋的,心想,老子要是能被提拔个副科级领导干部,一定请所有的朋友大吃一顿,好好的乐呵乐呵。但是,现在的级别为副科长,能提拔为科长也是谢天谢地了。那天晚上,秦书凯和李成万他们酒席到中场的时候,接到胡丽丽的电话,她说,今天是周末,已经到了县城了,问秦书凯人在哪里?秦书凯听了电话,很兴奋,知道今晚的又可以舒服的在女人身上进出了。作为多岁的男人,一天进出两次肯定没有问题,可是没有女人,平均几天才能有一次,长期处于不饱状态,现在女人回来了,等着自己去穿刺呢,于是跟李成万打声招呼就要回走。李成万说,难得今天这么高兴,一起玩会吧,反正是周末,这么早赶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多没意思。秦书凯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走近李成万的身边,趴在他的耳边说,胡丽丽刚才从乡下回来,找我有事。李成万一听笑骂说,你这家伙典型的爹亲娘亲不如家伙亲,见了女人,连兄弟都不顾往人家那跑。能有什么事?至多是放一炮。到了胡丽丽的家里,胡丽丽的父母不在家,秦书凯于是直接进入了胡丽丽的房间,胡丽丽见他进来,脸色很兴奋地说:“秦书凯,看报纸了,县委最近提拔一批挂职干部,名单后面跟着一大段的说明,我就想问问你,这次的名单上怎么没有你啊?”秦书凯解释说:“这次的提拔是领导干部,是要有一定级别的,正股级的干部才能提拔,我是副科长,其实就是副股级,提拔也只能是科长。市县大的调子已经定下了,只要是有合适的岗位,挂职干部一定要优先提拔。”这几年,沿海的几个省都是机关的称呼提高,县里原来的股,现在改为科,实际人员的级别还是股级。而市里原来的科,也就改为处。科长就是处长,但是级别还是正科级,所以让很多外地的人不了解。胡丽丽就很失望的说,看来做领导还要再爬一个台阶,就问:“发改委的科长位置有没有空缺,如果有一定要争取到。”秦书凯想了想说,“空出了一个位置。”胡丽丽一听放下心来,说有此情况,你一定要争取。后来,胡丽丽、她钻进秦书凯的怀里撒娇似的说,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以后你提拔了,当了领导可不能把我给忘了。秦书凯多日没碰女人,浑身是火的烧着呢,家伙早就如钢棒,被胡丽丽这么一钻,火全被撩了出来。他抱住胡丽丽,把他压倒,骑到女人的身上,不管不顾的胡乱亲着。胡丽丽的心情今天看起来非常好,她一边卖力的哼唧着把自己的身体尽力往男人的身上粘着,还用嘴巴柔中带力的亲咬着男人的耳朵,前面部,秦书凯被她的主动撩拨的兴奋到了极点。秦书凯无法控制,把手伸到女人下面处,用力的扒下她的短裤,把自己滚烫的家伙送了进去。他像是正在进行百米竞赛的参赛选手,用最快的速度向目标一次次的冲,终于雄器的顶端一阵无比舒畅的颤抖,秦书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后来,秦书凯如煮烂的面条,整个人无力的趴在胡丽丽的身上。从胡丽丽家出来后,秦书凯从女人身上排泄的快乐一直荡漾着全身,特别是下面的家伙经过女人的洗礼,再也不在裆部昂首的提意见了,如泄气的轮胎,软软的挂在下面。胡丽丽说的话提醒了秦书凯,按照市委规定肯定是应该提拔的,但是官场上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尤其是涉及到最为很是敏感的提拔问题,事情更加复杂多变,一个人的提拔涉及到这个人的背景,以及背后所有的交易等,像自己这样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是最容易遭人挖墙脚的。要打有准备的战斗,才能获得胜利。第二天,一大早,办公室新来的同事小冰趁着办公室只有秦书凯和自己两人,神秘兮兮的走到秦书凯办公桌旁说,秦科长,咱们办公室又有人要被提拔了。秦书凯不由一怔,他现在对提拔两个字特别敏感,官场的现实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要是级别上去了,他刘大明敢对自己不待见?尽管心里特别在意这件事,秦书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问小冰,谁呀?运气这么好。小冰把嘴巴冲陆长生的位置上撇了一下说,还能有谁?这两天一直跟在邱科长身边拍马屁,不就是为了能提拔当科长吗?这种人,我最看不顺眼了,为了升官,连一点做人的尊严都没有,领导放个屁都当成枪扛着。小冰的父亲是县里某局的局长,官宦家庭背景,让小冰即便是作为办事员的身份,也有胆量瞧不上陆长生这个副科长。小冰说的兴起,索性拖了张椅子坐在秦书凯办公桌一头喋喋不休的絮叨说,前一阵子,秦科长下乡,这办公室的卫生工作一直是陆长生在做,我才来几天啊,他立即摆起领导的架子来了,现在连笤帚都不摸一下,到了办公室后,要是发现哪里不干净,还跟我龇牙,你说说看,人家邱科长可是正职,人家都没吭声呢,你一个副科长,狗仗人势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体现自己对工作认真的态度,可你要在领导面前表现好,你自己亲自动手干活就是了,别把我给扯上啊,我从小就这样,你要是见我做事不顺眼,我还不干了呢。小冰小嘴巴微微翘起,言谈举止一副孩子气的模样。秦书凯微微一笑说,小冰啊,你也别生陆长生的气,这机关里的规矩就是这样,谁的资格浅,这些粗活就砸到谁的手里,我之前也是在办公室一直负责卫生打扫工作,干了一年多,直到后来下乡才有机会脱手的。小冰从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顺着我的话说,在机关里呆的时间长了,个个都同一副德性,遇到问题绕道走,自我保护意识特别严重。话不投机,小冰有些悻悻然的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秦书凯倒是愣了一下,敢情这姑娘心里也挺明白的,怎么说话做事就有些不上路子呢?正有些愣神,瞧见邱科长和陆长生前后进了办公室,邱科长的包是被陆长生拿在手里的,秦书凯不由又是一愣,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自己没走之前,陆长生跟邱科长之间的关系,应该没那么近乎,难道小冰说的话,竟然是真的?秦书凯心说,陆长生到底比自己早工作两年,这次要是能提拔起来,也是应该的,在机关里混,不就是混年头,熬日子嘛,陆长生提拔了,底下就该轮到自己了。

          万界真武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万界真武
            知名平台下载

            玄幻  |  穹笛

            邱大姐伸手拍了拍董云霄的后背低声劝慰道,小董啊,你父亲也是县里有头脸的人,有事说事,咱们不能胡来,你说你今天要是把小秦给打死了,自己还得搭上一条命,为了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不是吗?再说,你说是和秦书凯,那么有证据吗?邱大姐的话正好说到了董云霄的心里某个点上,他默许的点点头,冲着邱大姐说,那成,今天我给邱大姐面子,不闹了,不过这对狗男女的事情,你们单位可一定要给我个说法,我董云霄也是堂堂七尺汉子,不能受了这样的侮辱,连个屁都没有。邱大姐大包大揽的口气说,董云霄,我和你父亲而是认识的,放心吧,这种事情,就算是你想有心放过他们,我们单位也不会放过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的,你回去等我消息就成了。邱大姐跟董云霄低声沟通的时候,办公室外早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站在外围的人有本单位的,也有外单位的,都是听说了动静过来看热闹的,大家都在焦急的低声询问着,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什么?小秦跟王娟有一腿?连孩子都有了?王娟不是结婚了吗?哎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众人的窃窃私语不时的传进秦书凯的耳朵里,他感觉自己心中有团火燃烧的越来越旺,恨不得立即点燃某个炸弹之类的物件,把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一帮人全都炸飞到九霄云外去,整件事他自己还没回过神来,身上却已经被众人贴上了诸多标签。可以预见的是,经过了这件事后,他秦书凯立即成为发改委甚至是县政府大院里的知名人物了,只是这名声不是什么好名声,在这种声誉的影响下,要是还能找到好姑娘愿意跟自己处对象,那才真是奇了怪了。女人真是不能碰啊,摸了一次,就是这样的麻烦。难怪上班的时候,父亲对自己说,做人一定要正,千万不要和女人不干不净,世上最难说的事情,就是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当时对父亲那是不屑啊,一个土八路懂什么,漂亮的女人都没见过,谈什么经验,现在想来,父亲还是有远见的。这个时候,邱大姐像是哄小鸡似的两只手围成一个弧形张罗着,说,大家都散了吧,都不要上班了?赶紧的各自回自己办公室去,这有什么好看的?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倒真像是一群小鸡被主人赶走一般。人走后,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后,里面只剩下三个人,邱大姐,陆长生和秦书凯。邱大姐走到秦书凯的办公桌对面椅子上坐下,低声安慰秦书凯说,小秦啊,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你要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组织上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秦书凯听邱大姐的话里竟然也并不是完全信任自己,心里的委屈愈加强烈了,平日里,邱大姐是科长,对自己说话还是信任的,现在,连邱大姐都对此事有了疑心,可见外头的人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了?秦书凯一想到这里,不由心灰意冷起来,自己可是连媳妇都没找好呢?王娟跟自己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这样害自己啊?可是,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要摸人家的腰。***,报应,谁让你碰女人。秦书凯还是那句话,我和王娟没有任何事情,董云霄这么闹,我不会放过他的,必须给我道歉。邱大姐问,那个董云霄为什么怀疑你,他和你也没有仇恨,再说,哪个男人愿意承认自己女人和别人有那个事情,哪个男人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所以要找找原因,打打闹闹不能解决问题。秦书凯也很是不能明白,说,邱大姐,我也是不能明白,这个董云霄还说王娟都承认了,我那是说了说不清,关键我真的没有做。“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邱大姐当着秦书凯的面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后,转脸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这一声叹息倒是点醒了秦书凯,此时此刻,能证明自己清白的人只有王娟,自己一定要找到王娟,让她当众把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了。王娟的心里是最清楚的,她跟自己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两人除了每天在办公室见面外,私底下连一起吃饭都没有过,怎么可能就有了那层关系,还怀上了孩子呢?可是,要到哪里去找王娟呢?***,当董云霄和自己闹事的时候,王娟为什么不出来,为什么看不到这个女人?***,这个女人难道要陷害自己?()王娟此刻也在班上,不过是在发改委副主任刘大明的办公室里。刘大明今年四十多岁了,因为谢顶的缘故,头上少有几根头发,有人说,谢头顶的男人**往往比较旺盛,谢头顶顶的男人没有阳痿的,这话用在刘大明身上倒是恰如其分。刘大明对女人方面的喜好的确比一般男人更加强烈些,年轻的时候如公狗,每天回家都要抱着女人做几次,现在四十多岁了,也是**旺盛,每天晚上不熄火,不过不是和家里的老太婆,而是和别的女人。王娟肚子里的孩子正是副主任刘大明的,不是别人的,她跟刘大明之间的这一段孽情还得从几年前说起。那时候,王娟高中毕业,到县里的化工厂上班,刘大明作为县领导,一次去工厂检查工作,厂领导为了接待好上面的领导,刻意的安排的几个漂亮姑娘当接待员。社会上说的接待也是生产力,接待也是润滑剂,很有道理。对于做官的,只要接待好了,那么一些的优惠也就来了,包括扶持的资金、优惠的政策、大的项目等。工厂安排的姑娘中,其中最漂亮的就属王娟,刘大明一眼就看中了这长相出众的姑娘,没有想到这个厂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那时的王娟不到二十岁,皮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一双美目含水般勾人心魄,刘大明只看了一眼,脚底下就再也挪不动步子了,恨不得立即把这个女人压在下面好好的日日。那天,晚上的接待王娟就成为刘大明口中的话题,厂领导那是心知肚明,酒席结束后,安排了一场误会。理所当然,王娟就是刘大明的舞伴。搂着女人在旋转,刘大明的手却很不老实的在女人的身上乱碰,因为厂领导的吩咐,王娟虽然不愿意,但是还是陪着刘大明。考察结束后,刘大明那是无法忘记这个女人,私下几次想请王娟吃饭,被王娟拒绝了,作为一个长相比较漂亮的姑娘,王娟对周边男人的奉承早已习以为常,在她心里,尽管刘大明是个领导,可毕竟有家庭有孩子,年纪也比自己大了很多,这样的男人肯定是不能作为交往对象的。越是得不到的女人,那越是让人难受。刘大明想到了很好的解决办法,那就是给这个女人实际的东西,也许就可以得到这个女人,于是请中间人传话给王娟,承诺可以把她调动工作到发改委上班,只要王娟同意。

            大佬的纸片人觉醒了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大佬的纸片人觉醒了
                  版本旧版

                  玄幻  |  妙嫣

                  时间长了,他知道房东老伯姓苗,胡耀祖就叫他苗大爷。今天有点感冒,他没去拉车,在家休息,毕竟拉了一个多月车,没休息过一天,正好感冒了,给自己找个休息的理由。前几天是十号,他买了份报纸看,连中缝都认真看完了,没看到零零三说的狗皮广告,他也不在意,没有更好,每天拉车挺好的,只是有点想家,等以后挣了钱,回家去。“你感冒了,我帮你熬点中药,喝了肯定好。”苗大爷端一碗中药,上了胡耀祖住的阁楼。“苗大爷,我感冒不重,就是给自己找个理由休息。”胡耀祖接过中药,一口喝完,苦得直摇头。“一大老爷们,还怕苦。”苗大爷笑起来。胡耀祖也笑,一脸憨厚,这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两人看着窗外的天,突然听到远处传来枪声。“怎么有枪声?”胡耀祖吓得一哆嗦,这是条件反射,听到枪声就会死人。“出事了,你跟我来。”胡耀祖跟在后面,两人急忙去了苗大爷的房间。苗大爷熟练地拖开床板,“快进去。”来不及多想,胡耀祖弯腰跳进去,床板下面原来是个地窖,苗大爷也进来了,再把床板往回拖。刚盖好床板,就听到有人进院子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过后,听到日本人的声音,中间也有中国人的声音,“太君,没有人。”脚步声慢慢远去,过了一阵,苗大爷和胡耀祖爬了出来。“刚才是怎么回事?”胡耀祖很不安,感觉这种状态比在那个不知名的湖边树林生活还让人害怕。“可能死了日本人。”苗大爷猜测着说。“死了日本人,就到处乱开枪?”胡耀祖问。“日本人说了,死一个日本人,就得死一百个中国人。”苗大爷看着胡耀祖。“他们也不问问,就乱开枪?”胡耀祖瞬间觉得美好的南京城变得昏暗了。“现在的政府是汪精卫掌权,给日本人办事。”苗大爷解释道。“我听过有人骂他是汉奸,我也不知道汉奸是怎么回事。”胡耀祖说。“汉奸,就是连自己祖宗都不认的人!”苗大爷说。胡耀祖听完,点头,咬着牙说,“原来是这样,真够坏的,我们家乡,人做了坏事,进不了祠堂,死了没人收尸。”苗大爷脸色沉重,关上大门,低声说,“今天是死一百个人,日本人占领南京的时候,那死的人才叫多,我是躲在这个地窖才逃过一劫的。”“我也听拉车的车友聊过,说满城到处都是尸体,收尸的人都没有,用大坑埋了。”胡耀祖没想到,平日里听来的、以为是故事的事情居然是真的!苗大爷去做晚饭,胡耀祖回到自己的小阁楼睡觉,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今天,是他来南京后第一次听到杀人的枪声,第二天,胡耀祖和往常一样拉车,过菜市口的时候,看到地上横七竖八堆着一排尸体。一群日本人在尸体面前排着整齐的队伍,个个得意洋洋,一个像是军官的人大声说话,一个翻译站在旁边点头哈腰地翻译着,也跟着得意洋洋。胡耀祖快步绕了过去,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不想看那些同胞的尸体!可是,那些尸体旁边,却站着很多中国人,都麻木地看着那些死去的人!从那以后,胡耀祖拉车没以前勤快了,总觉得有心事,又说不上来。时间一天天过去,又到了十号,去买报纸,还是没有零零三说的广告。难道他们把我忘了?胡耀祖来南京两个月,每天就是拉车。“人力车。”有人叫车,胡耀祖走了过去,他经常在火车站门口拉车,这里来往的人多,生意好。“胡耀祖!”刚才叫他的人愣神看着他,有些吃惊。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胡耀祖也愣神,一看这人,穿着绸面长衫,手提黑色大皮箱,脸上都是肉,马上高兴地喊起来,“举人老爷!”真高兴,没想到,来到这南京城,还能遇到自己的家乡人,这举人老爷家有很多土地,胡耀祖家就是他家佃农。“你小子怎么会在南京?你不是被抓壮丁吗?”举人老爷拍拍胡耀祖的肩头,高兴地问。“逃出来了,你到哪里,我免费拉你。”胡耀祖将举人老爷让到车上。“去桐城路三号。”“好的,你坐好。”路程不远,二十多分钟时间,到了一所大房子前面,胡耀祖笑呵呵的说,“举人老爷,你到哪里都是住大房子!”“你也进去坐,我们聊聊。”举人老爷热情邀请他。“我就是拉车的,不合适。”胡耀祖摇摇头,转身准备走。“你来了,本田先生。”一个年轻的日本人站在门口迎接本田,胡耀祖愣了,回身看,门口只有举人老爷和自己两个人,自己当然不是本田先生,那么,举人老爷是日本人!举人老爷笑着对胡耀祖说,“过来,我给你介绍,他是我的门徒,我给他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叫李少华。”“欢迎你。”那个叫李少华的日本人马上笑着弯腰和胡耀祖打招呼。胡耀祖来南京这么长时间,早就知道,日本人看起来都很有礼貌,可是,笑脸背后藏着大刀和子丨弹丨,现在的他,极其不喜欢日本人,但还是点了点头。举人老爷又开始给李少华介绍胡耀祖,“他是广州胡家庄人,和我一个村的,没想到来南京第一天,就见到了家乡人!”李少华弯腰请胡耀祖,“请进。”胡耀祖不想进去,但是他知道,如果拒绝日本人,可能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就只好跟着叫本田先生的举人老爷进了屋子。“坐吧,你不用客气。”本田脱了鞋子盘腿坐到榻榻米的矮茶几前面。胡耀祖只好跟着学,也脱了鞋子坐到地上,可是这样坐怎么都很不舒服,他动来动去地调整姿势。李少华给他们倒茶,“请!”然后转身出去了。“谢谢,”胡耀祖还是忍不住问了,“举人老爷,你怎么成了日本人?”“我不是举人,我父亲是举人,我们家来中国好多年了,我到你们胡家庄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我父亲死了,村里人还是叫我举人老爷。”本田喝着茶,笑眯眯地回答胡耀祖的问题。“哦,这样。”胡耀祖也喝一口茶,这茶和苗大爷家的不一样,味道寡淡。“你怎么来南京的?听你爸说,他找人到处打听你的消息,说你进城第一天就被抓壮丁了!”本田问。“运气不好,我到广州,就被抓去当兵了。”“你部队的番号是什么?”本田很感兴趣。胡耀祖已经培训了差不多两年,听本田一问,就知道是探听自己虚实,“不知道,我不懂,刚到广州,在路上差不多饿了三天,被一个军官骗了,说给我管饱,我就跟着他去了一所房子,确实管饱,可是没有自由了,还被蒙上眼睛带上火车,我也不知道是要去哪里,我害怕,火车停下来的时候,有人逃跑,我也跟着跑,你是知道我的,你家狼狗有时候都跑不过我,我跑得快,后面有人开枪,但我还是逃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