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只怪你当初太年轻
更新日志

只怪你当初太年轻
苹果客户端下载

玄幻  |  涩悠

孟浩运使这股真气,在周身经脉运转了十几个周天,这才满意地收功起身,将铁盆跟铁箱全都收拾起来,躺在床上推算了一下接下来几天会发生的事情,这才安然入睡。他每天早上都要早起帮向思思做早餐,已经成了习惯。虽然今天向思思不用去上班,他还是在八点以前就起床洗漱了,只因孔琳的奶茶店要九点以后才开门,所以孟浩干脆进厨房做点早餐自己吃。还没做好,听见门铃声响。孟浩走出去拉开房门,看见一个长相满英俊的男人站在门外。他叫王金,是向思思的表妹夫,开了一间小公司,每回看见孟浩,便跩得跟亿万富翁一样。“我表姐呢?”王金一把推开孟浩就往屋里走,走几步却又贼头贼脑回脸向着门外瞅。孟浩立刻明白他的来意。不过孟浩没有马上点破,只是淡淡说道:“你表姐?那是我老婆!”“你老婆?别让人笑掉大牙了!”王金立刻摆出一脸嘲讽,“你跟我表姐到现在都没同过房吧?丢人不丢人,说你是窝囊废都是轻的,要我说你简直就不是男人是太监!”“是吗?”孟浩一点生气也没有,却突然拉开房门,冲着门外大喊大叫,“讨债的人听着,王金就在我家藏着呢,你们赶紧过来把他抓走吧!”“你他妈的干什么?”王金大吃一惊冲过来,“赶紧把门关上,要不然我他妈的弄死你!”“弄死我?”孟浩冷笑,“我看你还是跟高利贷的人去耍横吧!”“你你你……怎么知道……?你他妈的敢偷偷调查我,我今儿非弄死你不可!”王金先是惊得满脸雪白,紧随着便目露凶光,扬起拳头冲向孟浩,满拟要将孟浩一拳打得满地找牙。事实上他曾不止一次冲着孟浩挥过拳头,而且每一次孟浩都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但是这一次他失算了。而且失算得很彻底。没等王金的拳头落在孟浩脸上,就听见“噼啪”一声清脆响亮,紧随着王金半边脸颊火辣辣地痛起来。同时王金只感觉身上一轻,“哇呀”叫着横飞而起,凭空一掠数米,“扑嗵”一声摔落在了门外的水泥地面上。王金直被摔得昏头涨脑,老半天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勉勉强强撑起身体,向着大门口的方向一望。他看见孟浩一脸阴森,从前的窝囊废软饭王,此刻看起来就像一个魔鬼。“跟我玩儿,玩儿不死你!”他听见孟浩阴沉沉地冒出一句话来,紧随着“砰”的一声响,孟浩将房门重重关上。王金很想跳起身来,就像从前一样将孟浩狠狠狠狠折辱一场。可是他瞅一瞅他自个儿的身体跟大门之间至少五米以上的距离,再摸一摸又肿又烫还痛得钻心的脸颊,不得不认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他根本就不是孟浩的对手。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那个窝囊废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吗?怎么会突然变成了一个武林高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老虎?不行,这口气他忍不下去,他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来。他知道孟浩最怕的是向思思,他只要在楼下大喊大叫吵醒了向思思,他相信孟浩绝对又会变成一只软绵绵任人宰割的窝囊废。所以他就准备放声大叫。只可惜没等他叫出声来,他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在这儿躲着呢,看你个王八蛋往哪儿跑!”王金大吃一惊,这才想起他自个儿还麻烦缠身,赶忙想要转身逃走,已经有两个汉子分从两边扑上来,一下子将他按倒在了地上,并且很快拿出一个废布团,将他嘴巴牢牢塞住。门外发生的事情,孟浩全都推算得清楚明白,不过孟浩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他不是一个老好人,更不是一个圣人,王金对他做过的恶事,他不完全报复回去已经算是格外宽大了,没可能再主动出手救下王金。他在屋里慢条斯理做好了早餐,再慢慢享用完早餐,将碗筷清洗干净,这才上楼整理了几件换洗衣服,一手提着背包,一手拧着那只小铁箱下楼。他将小铁箱扔进门口的垃圾桶里,背着背包沿着林荫小道往小区大门口走。走没多远,就看见迎面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老女人阴阳怪气地说道:“这不是咱向家那个上门女婿吗?大嫂你不是说他从建筑工地掉下来摔死了嘛,我不会是看到鬼了吧?”“你没看到鬼!这就叫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另一个老女人扁着嘴说。这个老女人正是孟浩的岳母陈幼莲,先说话的那个老女人则是向思思的姑母向玉湖。两年前孟浩跟向思思结婚,向老爷子花几百万在这个小区买了一栋小别墅送给新婚夫妻。为公平起见,老爷子又给向念念、以及向玉湖的女儿曲艳芝也在这个小区各买了一栋小别墅。陈幼莲会经常跑到这个小区带同向念念夫妻找孟浩蹭吃蹭喝,这也是原因之一。赶上最近一段时间向念念检查出身怀有孕,喜得陈幼莲一天三趟往这个小区跑。今天又带了几样补品送过来,向念念的老公葛运强殷勤地接到小区大门口来。可巧又在大门口碰到了向玉湖跟曲艳芝母女,四个人便说着话一同走进来。孟浩其实知道会遇到这几个人,但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他躲不过,也不想躲。所以孟浩尽量显得心平气和,先冲曲艳芝跟葛运强点一点头,再冲陈幼莲跟向玉湖喊了一声:“妈,姑!”“我说了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女婿!”陈幼莲一看见孟浩就来气,“你说你吃软饭就吃软饭吧,竟敢背着我们去建筑工地打小工!真丢人啊,我们向家哪辈子造了孽,遇到你这样一个甩不掉的大蚂蟥!”“可不是孟浩!”曲艳芝明明是个表妹,这会儿也板着面孔开始教训,“你说你好歹也跟思思姐有夫妻名分,你可以不要自己的脸,怎么也得顾着思思姐的脸面吧?居然到建筑工地打小工,连我这个表妹都觉得丢人!”“对呀孟浩!”向玉湖跟着接口,“不是我这个姑愿意说你,你要是确实在家闲得慌,跟你表妹夫王金说一声,让王金帮你谋一份差事也行啊!做不了其他的,做个勤杂工总可以吧,那也比你去建筑工地打小工强百倍吧?”“妈你千万别给王金找麻烦!这人不止是个窝囊废,还会公款挪用!真要是进了王金的公司,谁知道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曲艳芝说。“对对对,我把这茬儿给忘了!……大嫂你是不知道,咱们家王金是有多本事!虽然他开的那间公司不如思思的公司大,但毕竟思思的公司是老爷子出资开起来的,王金却是白手起家,现在也有七八百万的资产了,上个月接了一单大生意,把他高兴得还买了一串珍珠项链孝敬我呢!你瞧就是这串项链,二十四颗都是一样圆润一样的颜色,十几万真是买便宜了!”陈幼莲真是堵心死了,只能一边啧啧赞叹,一边狠瞪了孟浩两眼,一边又拿葛运强来挽回面子。

重生之大建筑师
有什么不一样

    重生之大建筑师
      是干嘛的

      玄幻  |  深雪兰茶

      “找……找到了!”他的声音,都在发颤,仿佛如获至宝一般,激动莫明。当下,拉着张天便向着一辆车跑去:“快!传令所有人,林先生在盛世会所!”“玛的,随我去请罪!快!!!”哗!一话落下,无数量轿车,瞬间仿佛疯了一般,发动了起来。而就在两大恶少,带着乌压压的车队,浩浩荡荡向着盛世会所疾驰而来的时候!林光耀正在享受包厢内所有老同学的献媚和恭维:这些人,看向林光耀的目光,仿佛在看偶像一般,透着浓浓的崇敬:“哈哈……还是我们班长有本事!竟然和徐子恒大少,都有交情!”“是啊!看样子,我们班长在天龙集团,又要高升了!恭喜!恭喜!”“班长,以后可要帮我们引荐一下徐子恒大少啊!我们对他仰慕已久!”“……”众多老同学,对着林光耀不断的阿谀奉承着。这一句句话语,让林光耀心头的虚荣,瞬间爆棚。“哈哈!好说!”林光耀说完,便对着林凡和白伊说道:“来者是客!林凡、白伊,过来坐!”当下,便引领着林凡二人,坐了下来。只是刚刚坐下!林光耀便对着身边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立刻会意,满脸玩味笑着起哄说道:“林凡,光耀班长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今天这顿,你请客吧!”“对!林凡,今天你必须请客!我们班长可是救了你一命!”“……”周围的老同学,纷纷响应了起来。这些人的目光,透着戏谑和嘲讽,尽数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而这些话语,则让白伊俏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她可是知道,这里的消费,人均一万,而在座的足足十几人,一顿下来,怕是十几万挡不住。而自己出门的时候,只带了一张零花用的银行卡,卡里也仅仅几万块而已,这怎么能够。当下,白伊焦急的给林凡使眼色,让他拒绝!然而,林凡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他嘴角的笑容,似乎有无,淡淡的点了点头:“没问题!今晚,我买单!”在他成为环球新任董事长的一刻,他的所有卡,已经全部解冻。别说是一顿饭,就算是买下一个国家,都轻而易举。更别说,盛世会所本来就是他的产业之一!轰!只是此刻,林凡话语一出,让白伊脑袋一震眩晕,而周围众人瞬间沸腾起来。答应了?而且如此干脆!就连温倩和林光耀也是一愣,毕竟一顿下来,足足十几万,就算是他们,都消费不起,每一次都是AA而已。而林凡……“好!”温倩生怕林凡反悔,立刻满脸讥讽的喊了一句,而后将菜单递了过来:“林凡土豪,来吧,今天你做东,你点菜!”不仅是温倩,旁边的林光耀等人,也一个个满脸戏虐的看着林凡,他们很想知道,这个家伙若是看一下菜单的价格,会不会被吓晕了过去。此刻的白伊,嘴角浮现浓浓的苦涩。她没有想到,林凡如此莽撞,竟然真的答应了下来。不过!说什么已经无用,林凡答应了,那么就要做到,白伊当下便盘算着,找人送钱来。而一旁!对于白伊的担忧,林凡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拿过菜单,大致的扫了一眼,手指点了点上面的几个菜品,这才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嗯?温倩和林光耀微微一愣,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他们发现,林凡点的几道菜,竟然全部都是配菜。价格属于最便宜的那种。“我说林凡土豪,你怎么只点最便宜的啊!要是没钱买单,就别在这里装大尾巴狼!”温倩说话,毫不留情,看向林凡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厌恶。而听到这话,其余的众人,也一个个面色阴沉了下来。“林凡,点最便宜的配菜,你是看不起我们吗?”“对啊!刚才班长可是救了你的命!你就这么回报的?太抠门了,白伊,这种男人不能要!”“吝啬鬼!没钱还装逼,真是的……”“……”这一道道讥讽声,仿佛一个个耳光,让白伊的俏脸,臊红一片。这一刻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是,就在她想要劝一下林凡的时候!只见,林凡将菜单一合,仍在桌上,而后对着服务员说道:“除了我点的几个配菜,其余全部来一份!”什么!全部来一份?窝……窝草!这一刻,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盛世会所内的每一道菜品原材料,都是从各个国家空运过来的,成本极为昂贵。在加上米其林主厨的手艺,每一道正菜近万之巨,而菜单上所有的菜品加起来,至少数十万,乃至于百万级别。呼!此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凉气。而白伊,更是如遭雷击,俏脸惨白一片。本来,她已经打算为了林凡的虚荣而买单,甚至考虑让人送钱过来,但是做梦都想不到,林凡竟然点了一个菜单。这……一丝丝水雾,弥漫白伊的美眸之中,她的心头,仿若刀绞。她不是心疼钱,而是对林凡失望到了极点。她没有想到,林凡为了装逼好面子,竟然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简直不可救药。“林凡,白伊给了你很多零用钱吗?”温倩这一刻,不由好奇的问道。在她的认知里,就算是白伊,寻常也极为节俭!而一顿饭近百万,这简直不可想象。只是!林凡淡笑着摇了摇头。嗯?众人越发好奇,林光耀不由问道:“那你用什么买单?”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林凡,透着浓浓的质疑和疑惑。就连白伊,也不由自主看向林凡。而就在众人瞩目之下,林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放在了桌子上,而后转头笑着对白伊说:“白伊,一会用这张卡买单!从此以后,她属于你了!”唰唰唰!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那张卡片之上,顿时看到,这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没有一个数字编号,只有一个灰白色的骷髅图文。静!在众人看到这张卡片之后,整个包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紧接着!轰!爆笑一片。“哈哈哈……林凡,你脑子进水了吗?这张卡又不是银行卡,你怎么用来买单?”“是啊!这特么是一张游戏卡吧?上面还有骷髅图案?你装逼装错地方了,哈哈,简直笑死老子了!”“切!原来是一个吹牛逼的白痴!真是浪费感情!”一瞬间,所有人看向林凡的目光,透着浓浓的鄙夷和厌恶。他们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任何一家银行的银行卡。用这张卡买单,这不是开玩笑吗?浓浓的嘲笑声,响彻不断。而白伊的俏脸,从惨白,变成了血红,犹如被扇了一个又一个耳光,让她的泪水,不争气的掉落下来。

      重生2010年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重生2010年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玄幻  |  夏颜伊

      等人群都散去之后,季幼青才走出树荫,朝学校大门走去。“杨主任。”季幼青主动喊道。杨主任脖子上还有不知被谁抓的抓痕,听到季幼青的声音,他暂停了与丨警丨察的交谈,转头看过来。“季老师?”他注意到季幼青走来的方向,问了句,“你是刚从医院回来吗?”季幼青走到他面前点头,同样也和身边的丨警丨察打了招呼。和杨主任说话的两个丨警丨察,就是今天一大早来学校给她录笔录的两位。他们刚从学校离开不久,去附近派出所了解情况,就听到学校报案说文秀岫的母亲带了记者来学校闹事,所以又跟着派出所一起出警了。“季老师是去医院看文秀岫?”那个女警眸光锐利的在季幼青身上打量。季幼青心中无愧,也任由她打量。“是的。”“文秀岫现在情况怎么样?”女警紧接着问。他们原本打算去完派出所后,就去医院的。关于文秀岫现在的情况,不仅丨警丨察在意,学校也很在意。杨主任也跟着问,“季老师,你问清楚文同学是为什么自杀了吗?”在三人期待的眼神中,季幼青遗憾的摇头。“她虽然醒了,但是一直不肯说话,拒绝和外界交流。对不起杨主任,我什么都没问出来。”听到这个答案,杨主任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不能怪在季幼青身上,只能反过来安慰道:“没关系,这也不怪你。”两个丨警丨察对视一眼,心中有了决定。女警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去医院看看,或许我们能问出点什么。”杨主任眸中一亮,感激的道:“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希望两位丨警丨察同志能早日调查清楚,还我们学校清白。”两个丨警丨察没有再说什么,告辞之后,就开车朝医院的方向去了。杨主任和季幼青一起走向学校,杨主任问,“季老师,你还有其他办法让文秀岫开口吗?”季幼青在路上已经想过了,此时也不担心杨主任追问。“我先去她班上了解一下,再和她的老师谈谈,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等放学后,再去一趟医院。”杨主任一边听一边点头,“这也行。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在这件事上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接找我,或是找校长。”“谢谢杨主任。”季幼青真诚道谢。在去高二教学楼的岔路口,季幼青想起了文秀岫的母亲,便问杨主任道:“文秀岫母亲那里……”一提到这个人,杨主任的眉头都皱得打结了。季幼青继续道:“我去医院的时候,听管床医生说她去上班了。但是,她却出现在了学校门口,还找来了记者。”后面的猜测,她一个字没说,她相信杨主任能猜得到。果然,杨主任脸色变了变,对她道:“好,这件事我知道了。季老师你去忙你的,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咱们两个及时沟通,我的联系方式咱们教师群里就有。”季幼青点了点头,目送杨主任匆匆离开。等杨主任离开之后,她才继续朝前走。回来的路上,季幼青有发信息请林璇帮她查了一下高二三班的课表,也就是文秀岫所在的班级。现在这个时间,是早上第三节课刚上,高二三班正好是体育课。操场在高二教学楼的后面,季幼青绕过了前面的教学楼,穿过一个小花园,就看到了正在操场上跟着体育老师上课的同学。文秀岫的事,学校里根本没办法封锁住。她是在学校厕所里自杀的,救护车、警车都来了,众目睽睽之下,已经上高中的学生们,又怎么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季幼青走到操场边缘看着高二三班的学生,他们的课业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但是心理上呢?离季幼青站着的位置不远的树荫下,有两个女生坐在椅子上,看着操场中的同学,小声的说着话。身为过来人,季幼青立即就反应过来她们为什么没有上课。想了想,季幼青朝两人走了过去。“你们好。”季幼青走到两个女学生身边,主动的打招呼。正在小声交谈的两个高二三班女生,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立即抬头看向季幼青。在看清季幼青长相的时候,她们怔了一下,便想起眼前的人,是学校新来的心理老师。这学期开学后,已经给他们班上过两次课。“季老师。”“季老师好。”两个女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神态拘谨。“不用起来,坐吧。”季幼青对她们笑道。她的笑容一向给人很温和,亲切的感觉,也让两个女生放松了紧张的心情。操场上,传来吹哨的声音。三人都抬眸望去,高二三班的同学们,已经开始按照体育老师的要求,围着操场跑了起来。两个女生坐的椅子很长,足够容纳三个人坐下都不会拥挤。季幼青主动道:“不介意我在这坐一会吧?”两个女生连连摇头。这可是学校的老师,她们怎么敢介意?季幼青笑着坐下后,侧目看向她们道:“怎么样?肚子很疼吗?要不要去医务室?”“不用不用,其实也不是很疼,就是做不了剧烈运动。”其中一个女生忙道。另一个女生也跟着点头。季幼青道:“嗯,这种感觉我很懂。”说完,她还冲两人眨了眨眼睛。这俏皮的一幕,顿时拉近了三个女生之间的距离。季幼青顺着她们这个年龄比较关心的话题和她们聊了起来。等操场上的跑圈结束后,上课的同学进行到下一项运动中时,季幼青才把话题一转,问两人:“你们和文秀岫熟悉吗?”两个女生都摇摇头。她们的反应很自然,也很放松,没有丝毫隐瞒和迟疑。如果季幼青一上来就问关于文秀岫的事,恐怕两人会因为紧张,而下意识的隐瞒一些有用的线索。而不是像现在,自然主动的配合季幼青。“季老师,文秀岫性格很闷,在班上基本上都不说话。”“是啊,感觉她像隐形人一样,没见到她和谁走得近。”两个女生挽着手臂,对季幼青道。季幼青问,“她一直都是这样吗?”“是的。”其中一个女生点头。另一个女生倒是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高一的时候,她偶尔还会说几句话。可是到了高二,她几乎都不和人接触了。有时候老师叫她站起来回答问题,她说话的感觉也怪怪的。”“怪怪的?”季幼青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点。说话的女生点点头。“就是……我也说不太上来。反正就是觉得,如果是女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还算正常。但,如果是男老师叫她,她就会很紧张,而且大多数都回答不上来。”“会不会是她刚好碰上了自己不会的题,所以紧张?”季幼青猜测。可是,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却齐齐摇头。“不会啊!有些题很简单的。比如就像教语文的龙老师,叫她朗读课文,她都紧张得开不了口。”女生很积极的举例。

      转生成蜘蛛在异世界努力活下去
      演示大厅

      转生成蜘蛛在异世界努力活下去
      APP指导

      玄幻  |  千墨寻

      原来这声音是火车,第一次坐火车居然是这种感觉,到底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胡耀祖心里骂着,知道自己永远回不来了。“都站好,和刚才一样,手搭着前面人的肩膀往前走。”零零幺在喊,胡耀祖也只好跟着走,因为他清楚,逃跑就是找死。几分钟后,零零幺说,“现在,你们可以摘下头套了。”胡耀祖高兴地一把将头套扯下来,两秒钟以后,他失望了,因为,车厢是封闭的,根本看不到外面,他们同样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将要去哪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编号坐下。”零零幺又喊一声。“是。”然后整个车厢寂静无声,大家就像僵尸一样,低头默默寻找自己的位置。没人问要去哪里,没人聊天,到点就有人送吃的来,吃完还有人收走,整个空间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火车开了两天两夜,除了轰隆隆的车声,车厢里安静得让人害怕,时不时地,胡耀祖会产生一种忘记了自己存在的感觉。终于,零零幺说话了,“现在,大家戴上头套,开始下车。”话音刚落,火车停了下来,胡耀祖他们一群人下车,转乘汽车,汽车又开了一天,“我们到了,可以把头套摘下来了。”胡耀祖摘下头套,一时间睁不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他将手放在额头稍微遮挡,看向周围。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得刺眼,面前是一片湖泊,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却看不到边际到底在哪儿,偶尔几只大鸟从水面掠过,不知道是否捉到了鱼,很快又飞向高空。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树林,稍微往里走一阵,就能看到林间有大大小小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木板或者竹子搭建的,属于吊脚楼一样的干栏式建筑,底部腾空抬高了一部分,没有直接着地,这样就避免了蛇虫鼠蚁进房间,也减少湿气侵袭。总算回到正常的世界了,总算不用暗无天日地关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了,胡耀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还没来得及稍微感慨一下,“所有人,快速找到自己的房间,十分钟后集合。”零零幺大声命令道。胡耀祖找到自己房间,不再是一群人住一间了,是个单间,配置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和简陋的洗澡间。床上用品齐全,已经铺好,都是全新的,房间里还有一套小木桌和小木凳,另外还有一个木质洗脸架,两层,上下两层分别放着脸盆和脚盆,顶部的支架上还搭着一块纯白色的毛巾。胡耀祖没时间多想,看一眼,就马上出去集合,没有行李,不需要整理,到了操场,有一部分人已经站好了,他找一个靠后的地方站着。不敢明目张胆地四处打望,他一直用余光瞟着周围环境,希望能找到逃跑的机会。不过,没多久,他就绝望了,发现树林里偶尔有东西在闪光,说明有人,而且有武器。人都齐了,零零幺开始训话,“你们在这里要呆两年,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就靠自己,没人能帮你们,明白没有?”“明白。”队列不整齐,没人管,但又要把他们军事化管理,胡耀祖实在不明白,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不过,他知道不能问,只能回答明白两个字。伙食开得不错,一如既往,天天都有肉吃,而且顿顿都可以吃饱吃好,这是胡耀祖能得到的唯一安慰。每天的生活,仍然和原来一样,吃饭、睡觉、跑步,日复一日。每一天,到了晚上,大家都累得和死狗差不多,睡到床上,连身都不翻、梦都不做,就一直到天亮。但是经过一个月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大家也慢慢适应了,好像这点量也无所谓了,强度就开始一点点加大。这天早上零零幺训话,“都站好了,从今天开始,以后不再只有跑步了,跑步只是每个人的基本功,是为了提升你们的身体基本素质,以后,我们还要学习翻墙、擒拿、开锁、射击……每一项都是必修课,每一项都必须过关,今天的训练主题是逃,人只有活着才有价值,所以,要先学会逃。”“是!”大家虽然心里感到气馁,但没人敢提出反对。零零幺给大家做示范,如何曲线逃跑,如何利用周围物品做掩体保护自己,最后翻上三米高的墙跳出去就算逃跑成功。示范结束,大家便分组练习,有人逃,有人追,追击的人手里还有枪,当然枪里不是真的子丨弹丨,是颜料弹,被击中的人身上会出现颜料,训练结束,身上有颜料的人都会受罚,特别是要害部位有颜料的更是重罚。逃,对胡耀祖来说不难,他有顺包子的经验,不仅跑得快,翻过三米高墙也不是难事,所以基本上没中过颜料弹。每一天的训练,强度都很大,而且很残酷,起床,搞完自己的内务工作,大家都是只穿着条丨内丨裤,统一在湖边洗漱。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不再提供热水洗漱,每个人端着自己的盆,在湖边就着冰凉的湖水刷牙、洗脸,天气热的时候还好,虽然湖水都是冰凉浸人,但总能忍受。到了冬天,光是揉搓和拧干毛巾就让人感到痛苦,总是将毛巾打湿了,还没拧干就冻得忍不住扔了出去,经过几回扔和捡,才算是把脸给洗干净了。想洗澡的人,头天晚上训练结束就得用木桶提水回到自己房间去,过一夜以后,这水也差不多能达到室温了,虽然还是冰凉浸人,但至少比湖里能高几度,在简陋的洗澡房擦洗一下,就饿着开始跑步。跑累了,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又开始跑步,再跑完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大汗淋漓,教官说这只是热身而已……接下来开始各种擒拿格斗的训练,教官示范动作,大家自己练习,逐渐掌握要领,一段时间以后,开始两人一组对打。每个人都浑身是伤,又疲倦又痛,教官却好像并不体谅任何一个人,还觉得力度不够,便出了新规定,对打的时候输了的人,当天训练结束后还得再接着跑步一个小时。因为有了这个新规定,原本大家累了痛了,对打的时候都是点到为止,互相让着随便打打就算了,但后来,为了不被罚跑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希望赢,就真打起来。越打越厉害,偷袭的功夫也用上了,总之就是要赢,一段时间下来,每个人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当然,每个人身上的伤也更多了。没有时间养伤,再痛再累,第二天照常出勤,虽然每天都极度疲惫,但这些对胡耀祖来说,都还好,他年轻,体力充沛,只要能吃好睡好,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即使今天把力气全用光了,睡一觉,明天又跟没事人一样。至于疼痛,吃点药,搽点药,忍忍就过去了,总会慢慢好起来,日复一日的练习,大家都不再是几招就能打倒的人了,个个身强力壮,全身肌肉。对胡耀祖来说,最头疼的是后来加的文化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天晚上不再训练到很晚了,而是给他们时间来认字。

      诸天国漫聊天群
      游戏活动

      诸天国漫聊天群
      最新客户端

      玄幻  |  湘岚萧依

      “找……找到了!”他的声音,都在发颤,仿佛如获至宝一般,激动莫明。当下,拉着张天便向着一辆车跑去:“快!传令所有人,林先生在盛世会所!”“玛的,随我去请罪!快!!!”哗!一话落下,无数量轿车,瞬间仿佛疯了一般,发动了起来。而就在两大恶少,带着乌压压的车队,浩浩荡荡向着盛世会所疾驰而来的时候!林光耀正在享受包厢内所有老同学的献媚和恭维:这些人,看向林光耀的目光,仿佛在看偶像一般,透着浓浓的崇敬:“哈哈……还是我们班长有本事!竟然和徐子恒大少,都有交情!”“是啊!看样子,我们班长在天龙集团,又要高升了!恭喜!恭喜!”“班长,以后可要帮我们引荐一下徐子恒大少啊!我们对他仰慕已久!”“……”众多老同学,对着林光耀不断的阿谀奉承着。这一句句话语,让林光耀心头的虚荣,瞬间爆棚。“哈哈!好说!”林光耀说完,便对着林凡和白伊说道:“来者是客!林凡、白伊,过来坐!”当下,便引领着林凡二人,坐了下来。只是刚刚坐下!林光耀便对着身边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立刻会意,满脸玩味笑着起哄说道:“林凡,光耀班长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今天这顿,你请客吧!”“对!林凡,今天你必须请客!我们班长可是救了你一命!”“……”周围的老同学,纷纷响应了起来。这些人的目光,透着戏谑和嘲讽,尽数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而这些话语,则让白伊俏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她可是知道,这里的消费,人均一万,而在座的足足十几人,一顿下来,怕是十几万挡不住。而自己出门的时候,只带了一张零花用的银行卡,卡里也仅仅几万块而已,这怎么能够。当下,白伊焦急的给林凡使眼色,让他拒绝!然而,林凡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他嘴角的笑容,似乎有无,淡淡的点了点头:“没问题!今晚,我买单!”在他成为环球新任董事长的一刻,他的所有卡,已经全部解冻。别说是一顿饭,就算是买下一个国家,都轻而易举。更别说,盛世会所本来就是他的产业之一!轰!只是此刻,林凡话语一出,让白伊脑袋一震眩晕,而周围众人瞬间沸腾起来。答应了?而且如此干脆!就连温倩和林光耀也是一愣,毕竟一顿下来,足足十几万,就算是他们,都消费不起,每一次都是AA而已。而林凡……“好!”温倩生怕林凡反悔,立刻满脸讥讽的喊了一句,而后将菜单递了过来:“林凡土豪,来吧,今天你做东,你点菜!”不仅是温倩,旁边的林光耀等人,也一个个满脸戏虐的看着林凡,他们很想知道,这个家伙若是看一下菜单的价格,会不会被吓晕了过去。此刻的白伊,嘴角浮现浓浓的苦涩。她没有想到,林凡如此莽撞,竟然真的答应了下来。不过!说什么已经无用,林凡答应了,那么就要做到,白伊当下便盘算着,找人送钱来。而一旁!对于白伊的担忧,林凡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拿过菜单,大致的扫了一眼,手指点了点上面的几个菜品,这才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嗯?温倩和林光耀微微一愣,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他们发现,林凡点的几道菜,竟然全部都是配菜。价格属于最便宜的那种。“我说林凡土豪,你怎么只点最便宜的啊!要是没钱买单,就别在这里装大尾巴狼!”温倩说话,毫不留情,看向林凡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厌恶。而听到这话,其余的众人,也一个个面色阴沉了下来。“林凡,点最便宜的配菜,你是看不起我们吗?”“对啊!刚才班长可是救了你的命!你就这么回报的?太抠门了,白伊,这种男人不能要!”“吝啬鬼!没钱还装逼,真是的……”“……”这一道道讥讽声,仿佛一个个耳光,让白伊的俏脸,臊红一片。这一刻的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是,就在她想要劝一下林凡的时候!只见,林凡将菜单一合,仍在桌上,而后对着服务员说道:“除了我点的几个配菜,其余全部来一份!”什么!全部来一份?窝……窝草!这一刻,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盛世会所内的每一道菜品原材料,都是从各个国家空运过来的,成本极为昂贵。在加上米其林主厨的手艺,每一道正菜近万之巨,而菜单上所有的菜品加起来,至少数十万,乃至于百万级别。呼!此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凉气。而白伊,更是如遭雷击,俏脸惨白一片。本来,她已经打算为了林凡的虚荣而买单,甚至考虑让人送钱过来,但是做梦都想不到,林凡竟然点了一个菜单。这……一丝丝水雾,弥漫白伊的美眸之中,她的心头,仿若刀绞。她不是心疼钱,而是对林凡失望到了极点。她没有想到,林凡为了装逼好面子,竟然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简直不可救药。“林凡,白伊给了你很多零用钱吗?”温倩这一刻,不由好奇的问道。在她的认知里,就算是白伊,寻常也极为节俭!而一顿饭近百万,这简直不可想象。只是!林凡淡笑着摇了摇头。嗯?众人越发好奇,林光耀不由问道:“那你用什么买单?”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林凡,透着浓浓的质疑和疑惑。就连白伊,也不由自主看向林凡。而就在众人瞩目之下,林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放在了桌子上,而后转头笑着对白伊说:“白伊,一会用这张卡买单!从此以后,她属于你了!”唰唰唰!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那张卡片之上,顿时看到,这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没有一个数字编号,只有一个灰白色的骷髅图文。静!在众人看到这张卡片之后,整个包厢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之中。紧接着!轰!爆笑一片。“哈哈哈……林凡,你脑子进水了吗?这张卡又不是银行卡,你怎么用来买单?”“是啊!这特么是一张游戏卡吧?上面还有骷髅图案?你装逼装错地方了,哈哈,简直笑死老子了!”“切!原来是一个吹牛逼的白痴!真是浪费感情!”一瞬间,所有人看向林凡的目光,透着浓浓的鄙夷和厌恶。他们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任何一家银行的银行卡。用这张卡买单,这不是开玩笑吗?浓浓的嘲笑声,响彻不断。而白伊的俏脸,从惨白,变成了血红,犹如被扇了一个又一个耳光,让她的泪水,不争气的掉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