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男鬼诡事集
正式版下载

男鬼诡事集
ios游戏下载网

玄幻  |  筱兮

“苏姐不能这么做,你给我的温柔浓情,我担心那一天会掉进你的多情陷阱里,会不小心爱上你。”“可是,我已经掉进了你的柔情陷阱里。”我伤感地说,抓着苏雅的手,揉着,舍不得放开。苏雅抹了一下我的脸蛋,那天晚上,她在我的铺上,压着我身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弄我的脸蛋。动作轻柔,眼神里有爱意,就像是在爱她的初恋一样。“安夏,听苏姐的话,回家睡觉吧。忘记对苏姐的情,姐会耽误了你的青春,你会在生活中遇到真正值得你去爱的女孩子。”“我不明白,我的苏雅为什么会这样对我。”“姐是结过婚的女人,难道,你会让你身边的朋友们都笑你,你爱上的女人,是一个结婚过的女人吗。姐是为你好,有时候,流言蜚语不光会伤害到你自己,也会伤害到你的亲人。”“我不在乎。”“不要再使性子了,快回去吧,别让姐生气。”苏雅说完,把头侧到了另一面,不再理会我。“苏姐,我走了,你开车小心点。”我哽咽着,说完这句话,下了车。一步一回头,看着车里的苏雅,有种依依惜别,惆怅万千的伤感。苏雅的车调了头,缓慢地消失在夜幕中。我掏出手机,给苏雅发了一个短信过去。“苏姐,今夜,你又把我的魂带走了,注定我今天晚上会彻夜无眠。”苏雅离开了,我回到家中,脑子里,还是苏雅刚才留下的欢笑和清香。我惆怅地蜷缩在沙发上,没有心思地翻阅着电视,似乎,心中在期待什么。我拿出手机,凝视着,上面没有任何的反应。原来,我才知道,自己是在等待苏雅的信息,或者电话。夜,变得越来越安静,我对苏雅的等待,让我很失落。苏雅没有给我发来信息,直到我躺在chuang上,无法入眠。此刻,我好想再给苏雅发一个短信,告诉苏雅,我好想念她。好想在这样的夜里,拥抱着她,闻着她发丝里的香味,宽心地睡觉。犹豫了一会儿,我把编辑好的短消息删去,干脆关了手机,钻进了被窝。苏雅不回我信息,一定是不希望我在感情上对她骚扰,为了不影响到苏雅的生活,我只能忍受着对这个女人的思念,压抑着对苏雅的情感。真是上天捉弄,当我快要把苏雅从我的生活中忘记的时候,命运再次让我和苏雅在这个城市中相遇,苏雅的出现,又一次点燃了我对她的期待和向往。想着苏雅,我从chuang上起来,找出一本没有用过的笔记本,开始写日记。我要把有关我和苏雅的点滴,都写在日记里,写下我对她的感受,写下苏雅的生活。这是我为苏雅写的第一篇日记,合上本子,我想着苏雅迷人的身体,还有被她拥抱亲吻时的舒畅,熬了好半夜才睡去。第二天早晨,闹钟将我吵醒。我想到今天是我第一天到安雅公司上班,闹钟响后,赶紧起chuang,认真的洗刷了一番。出门的时候,电梯刚要合上,外面一个女孩大声地叫着。“等等,等等。”我赶紧把快要关上的电梯重新拉开,一个身材高挑,容貌娇美的女孩,拉着一个小拖箱,闪的一下,钻进了电梯里。“谢谢!”她进了电梯,礼貌地对我点了头。我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她刚搬到我隔壁两天,搬家的那天,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见过这个女孩一面。“你住?我叫安夏,住。”她笑着,迷人的笑,很自然,两边微凹的小酒窝,让这个女孩子在美丽的外面中,带着几分*。说话的时候,她依然轻快地笑着。“我知道,刚搬来的那天,我见过你一面。我叫白颜,以后就是你的邻居。”“有邻居好,热闹。你是要出差吗?”“对啊,我是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出差。习惯了,工作就是这样。”“那你真辛苦。”出了电梯,白颜拦了一辆出租,我帮着将她的拖箱放在了出租车的后备箱里。“这是我的电话,记住了吗,我叫白颜。”白颜上了出租车,写了一张纸条,递了出来。我接过写上电话号码的纸条,对白颜挥手告别,“路上小心,我叫安夏,会记住你的名字,白颜。”“邻居,再见。”白颜可爱地笑了笑,随着出租车慢慢远去。我把白颜的电话号码存入了手机,接着给白颜发了一个信息。“我的美女邻居,安夏祝你一路顺风。”“美女邻居记下了你的祝愿。”白颜在信息的后面,还发了一个顽皮的笑脸。我心里乐着,因为白颜的可爱,这个早晨,碰上白颜,她带给了我一份很好的心情。到了安雅公司,我的心情特别的愉快。一个年轻女孩从行政部办公室出来,走到我的身边,当时,我正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先生,请问你是找苏总的吗?”“不,我是来报到的,我叫安夏,是公司新聘用的员工。”女孩上下的打量了我一会儿,试探地问着:“你就是安夏啊,我知道你的名字,刚才苏总给我来过电话,说有一位叫安夏的先生要到公司上班,原来就是你。”我笑着回答:“是的,我就是安夏。”女孩子热情地笑着,给我一种很和蔼亲近都感觉,似乎第一次来到安雅尔公司,他们就是我的老同事一样。没有给我陌生感,而是亲切和热情。“安先生,苏总上午有点事情,要不你先到我们办公室里坐会儿吧。”“胡总呢,他在吗?”“你是问的我们行政部的胡经理啊,他在,我带你去吧。”女孩走在我旁边,引领着路,“安先生,你以前做什么的呢?”“HR公司。”“原来也是做服装的啊,我叫冉倩,你可以叫我倩倩。”冉倩的性格很活泼,她在我的面前,表现出很从容。谈话间,我们就像是相处了很久都朋友。只是,她把我安先生安先生的叫着,我听着有些别扭。“那好吧,我以后就叫你倩倩。”冉倩带着我来到行政部经理室门口,门虚掩着,冉倩敲了几下门,把门推开。我看到胡明坐在转椅上,专注地敲着键盘。胡明异常的热情着,主动起身和我打招呼。我惶恐着,有些失措。“小安,坐,坐。”然后,他又吩咐和我一起进来的冉倩,“冉倩,给小安倒杯水。”冉倩倒来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离开了办公室。胡明挨着我,坐下。“小安,早晨苏总特地给我打了电话,说,要是你到了公司,她不在,就让我好好接待一下你。看来,苏总对你期望很高啊。”“苏总真是太客气了,她是领导,我只是新来的员工,让苏总这样为我操心,我真是过意不去。”“苏总在公司里,平时是很严厉的,对你,苏总好像是特别的热情。小安,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方便就说,不方便就算了,当我没问。”“胡总,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有什么事,只管问,大家都是一家人。”胡明嬉笑着,一脸讨好的样子,这个场景,要是在外人看来,我倒成了他的领导,对我恭敬着。

八世同你同行
安装说明

八世同你同行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玄幻  |  楚笙

做了领导后,几个被提拔的人又聚了一次,秦书凯也参加了。秦书凯羡慕对李成万说,运气不错,第一批提拔的名单就有你。李成万说,那是领导关心的结果,再说我只是有个县表彰,你秦书凯可是身上背着市委表彰的挂职干部,那么多的挂职干部里受过市级表彰的也就几个人,有句老话,好事多磨,说不定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你呢。秦书凯嘴上说,你就别胡扯了,我这人是个懂得知足的人,只要是上级能给个安慰奖,稍微提拔一下,弄个科长,我就知足了。心里却被李成万的几句话说的美滋滋的,心想,老子要是能被提拔个副科级领导干部,一定请所有的朋友大吃一顿,好好的乐呵乐呵。但是,现在的级别为副科长,能提拔为科长也是谢天谢地了。那天晚上,秦书凯和李成万他们酒席到中场的时候,接到胡丽丽的电话,她说,今天是周末,已经到了县城了,问秦书凯人在哪里?秦书凯听了电话,很兴奋,知道今晚的又可以舒服的在女人身上进出了。作为多岁的男人,一天进出两次肯定没有问题,可是没有女人,平均几天才能有一次,长期处于不饱状态,现在女人回来了,等着自己去穿刺呢,于是跟李成万打声招呼就要回走。李成万说,难得今天这么高兴,一起玩会吧,反正是周末,这么早赶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多没意思。秦书凯见大家都看着自己,走近李成万的身边,趴在他的耳边说,胡丽丽刚才从乡下回来,找我有事。李成万一听笑骂说,你这家伙典型的爹亲娘亲不如家伙亲,见了女人,连兄弟都不顾往人家那跑。能有什么事?至多是放一炮。到了胡丽丽的家里,胡丽丽的父母不在家,秦书凯于是直接进入了胡丽丽的房间,胡丽丽见他进来,脸色很兴奋地说:“秦书凯,看报纸了,县委最近提拔一批挂职干部,名单后面跟着一大段的说明,我就想问问你,这次的名单上怎么没有你啊?”秦书凯解释说:“这次的提拔是领导干部,是要有一定级别的,正股级的干部才能提拔,我是副科长,其实就是副股级,提拔也只能是科长。市县大的调子已经定下了,只要是有合适的岗位,挂职干部一定要优先提拔。”这几年,沿海的几个省都是机关的称呼提高,县里原来的股,现在改为科,实际人员的级别还是股级。而市里原来的科,也就改为处。科长就是处长,但是级别还是正科级,所以让很多外地的人不了解。胡丽丽就很失望的说,看来做领导还要再爬一个台阶,就问:“发改委的科长位置有没有空缺,如果有一定要争取到。”秦书凯想了想说,“空出了一个位置。”胡丽丽一听放下心来,说有此情况,你一定要争取。后来,胡丽丽、她钻进秦书凯的怀里撒娇似的说,我就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以后你提拔了,当了领导可不能把我给忘了。秦书凯多日没碰女人,浑身是火的烧着呢,家伙早就如钢棒,被胡丽丽这么一钻,火全被撩了出来。他抱住胡丽丽,把他压倒,骑到女人的身上,不管不顾的胡乱亲着。胡丽丽的心情今天看起来非常好,她一边卖力的哼唧着把自己的身体尽力往男人的身上粘着,还用嘴巴柔中带力的亲咬着男人的耳朵,前面部,秦书凯被她的主动撩拨的兴奋到了极点。秦书凯无法控制,把手伸到女人下面处,用力的扒下她的短裤,把自己滚烫的家伙送了进去。他像是正在进行百米竞赛的参赛选手,用最快的速度向目标一次次的冲,终于雄器的顶端一阵无比舒畅的颤抖,秦书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后来,秦书凯如煮烂的面条,整个人无力的趴在胡丽丽的身上。从胡丽丽家出来后,秦书凯从女人身上排泄的快乐一直荡漾着全身,特别是下面的家伙经过女人的洗礼,再也不在裆部昂首的提意见了,如泄气的轮胎,软软的挂在下面。胡丽丽说的话提醒了秦书凯,按照市委规定肯定是应该提拔的,但是官场上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尤其是涉及到最为很是敏感的提拔问题,事情更加复杂多变,一个人的提拔涉及到这个人的背景,以及背后所有的交易等,像自己这样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是最容易遭人挖墙脚的。要打有准备的战斗,才能获得胜利。第二天,一大早,办公室新来的同事小冰趁着办公室只有秦书凯和自己两人,神秘兮兮的走到秦书凯办公桌旁说,秦科长,咱们办公室又有人要被提拔了。秦书凯不由一怔,他现在对提拔两个字特别敏感,官场的现实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要是级别上去了,他刘大明敢对自己不待见?尽管心里特别在意这件事,秦书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问小冰,谁呀?运气这么好。小冰把嘴巴冲陆长生的位置上撇了一下说,还能有谁?这两天一直跟在邱科长身边拍马屁,不就是为了能提拔当科长吗?这种人,我最看不顺眼了,为了升官,连一点做人的尊严都没有,领导放个屁都当成枪扛着。小冰的父亲是县里某局的局长,官宦家庭背景,让小冰即便是作为办事员的身份,也有胆量瞧不上陆长生这个副科长。小冰说的兴起,索性拖了张椅子坐在秦书凯办公桌一头喋喋不休的絮叨说,前一阵子,秦科长下乡,这办公室的卫生工作一直是陆长生在做,我才来几天啊,他立即摆起领导的架子来了,现在连笤帚都不摸一下,到了办公室后,要是发现哪里不干净,还跟我龇牙,你说说看,人家邱科长可是正职,人家都没吭声呢,你一个副科长,狗仗人势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体现自己对工作认真的态度,可你要在领导面前表现好,你自己亲自动手干活就是了,别把我给扯上啊,我从小就这样,你要是见我做事不顺眼,我还不干了呢。小冰小嘴巴微微翘起,言谈举止一副孩子气的模样。秦书凯微微一笑说,小冰啊,你也别生陆长生的气,这机关里的规矩就是这样,谁的资格浅,这些粗活就砸到谁的手里,我之前也是在办公室一直负责卫生打扫工作,干了一年多,直到后来下乡才有机会脱手的。小冰从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顺着我的话说,在机关里呆的时间长了,个个都同一副德性,遇到问题绕道走,自我保护意识特别严重。话不投机,小冰有些悻悻然的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秦书凯倒是愣了一下,敢情这姑娘心里也挺明白的,怎么说话做事就有些不上路子呢?正有些愣神,瞧见邱科长和陆长生前后进了办公室,邱科长的包是被陆长生拿在手里的,秦书凯不由又是一愣,要是自己没记错的话,自己没走之前,陆长生跟邱科长之间的关系,应该没那么近乎,难道小冰说的话,竟然是真的?秦书凯心说,陆长生到底比自己早工作两年,这次要是能提拔起来,也是应该的,在机关里混,不就是混年头,熬日子嘛,陆长生提拔了,底下就该轮到自己了。

27年浑浑噩噩的日子
什么意思

27年浑浑噩噩的日子
活动推荐

玄幻  |  陌城南

有人摆出这样的风水局,不难看出,苏芮家这是遭人报复了。而我之前看过的风水局自然也是对的,只不过这两天来,对方又布下了更为精妙的风水局,把我之前的小局给盖了。“苏芮,别进去,告诉我,这两天你家来了什么人?”我的脸上变的紧张让苏芮也紧跟着不敢大声言语。她想了想,小声说道:“这两天没人来啊,就我爸回来。”这就奇怪了,对方居然能隔空布局!正当我在怀疑的时候,门口一辆豪车慢慢悠悠的开到了门口,但似乎并不想停下。车子居然朝着铁门上就撞了上去,砰的一声,直接把门口的大理石柱子也撞出了一个凹坑来。苏芮此时大叫一声:“爸!”话音落下,她连忙把门给打开,驾驶座上,一名中年男子也歪歪斜斜的倒了下来。我赶忙迎上去,一把接住,从车里拉了出来。我小心翼翼的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呼吸均匀,只是有些弱罢了。“苏芮,快,把你爸搬到树底下,我进去看看!”苏芮已经吓得瑟瑟发抖,此时,除了我的话,她还能听谁的。把她爸搬到树下,我这才重新回到门口。浓烈的灰气比刚才更胜了,若是不快点解局,恐怕就有性命危险。看样子,这个局只对她爸有作用,一定是她爸的仇人做的。我现在也没心思想这些,先把局解了再说。根据玉尺经上记载,破解此局很不容易,最主要就是找到已经颠倒位置的各处方位,堵上巽口和坎口,让中堂之气留在家中。我拿出身上破破烂烂的罗盘,这还是在风水街买的别人不要的。我走到门口,转身站着,罗盘上磁针不断摇摆,中堂之位已然是错乱不堪。房屋坐北朝南,正常下,巽位便是东南之位,坎位为正北。可此时,东南位早已不是巽位,自然,要找到巽位,才是重中之重。“能耐挺大,但也别小看我方易!”我眼神一凝,观察着周围别人根本看不到的灰气,此时灰气流动的方向便是从巽位朝着坎位而去。一般的风水师根本看不到这灰气,自然,想要找到方位已是难上加难。灰气虽然动作很慢,但根本逃不过我的法眼。此时,他正从西南位的慢慢游移进来,这里正好是别墅的侧门,虽然关闭着,但旁边的栅栏却根本阻拦不了灰气的进入。随着灰气我一点点往里探究,从房子中她爸的房间穿过,便来到房间正中央的大厅,随即从东北方的厨房油烟机出口处逃散出去。好一个中箭伤人局!若不是有我方易,恐怕还真不好破!“苏芮,快去找点水泥来!”此时,苏芮担心的看着她爸,连动都不敢乱动。听到我这么叫,赶忙点了点头,从家里的储藏间里找来了两袋水泥。我拿起铁铲,把水泥搅和上,对准了侧门处的栅栏上就是一阵堆砌。随后又跑进厨房里,直接把油烟机出口给封了。而此时,房间中的灰气一下子没了地方飘散,也都纷纷沉溺下来,在地上不断回旋,最终冲中南口和正北口仓皇逃出。我长长的松了口气,这风水局总算是破了,但这并不算完,既然对方有心报复,那势必还会有接下来的风水局!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走到苏芮身边,此时她爸已经睁开了眼睛,气息也变的正常了。“谢谢你,大师,要不是你……”我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直接就抢答道:“你别说这客气话,你得罪人了,别人肯定会再来的,你好好想想谁要害你!”我的话不无道理,这也让她爸一阵阵的紧张。想了好一会儿,这才笃定的说道:“看样子,只有张家了。”他的眼神之中飘过一丝害怕,紧接着,喉结也动了一下,咽下一口口水。张家?难道是我要找的张家?一时间,我也跟着他紧张起来,这可是爷爷交代过最重要的事了。苏芮哭哭啼啼的跑了上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绵软之感瞬间蹭在我的手臂上,弄的我有些神魂颠倒。“方大师,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啊!”我被弄的有些尴尬,咧嘴笑道:“你刚才还不是叫我骗子,神棍嘛!”苏芮瘪了瘪嘴,十分不好意,俏红爬满了脸颊。“对不起,方大师,我错了还不成嘛。”“你也别叫我方大师了,叫我方易就行,后面的事嘛我得看情况,这个张家得接触一下才知道。”我也是想要知道这个张家是不是我要找的张家,所以才有此意。她爸连连点头,这事得从长计议,万不能轻举妄动。索性,我也就扶着她爸走进了屋中,这时候,我也感觉到了家中稍稍有了一股清凉之意。灰气彻底的消除了。“爸,感觉好点了吗?”苏芮上前来,十分关心她父亲。他点了点头:“好多了,心口也不堵了,刚才我开车的时候感觉到心口堵得慌,根本呼吸不了,现在呼吸这空气都感觉是甜的。”她爸朝着我投来一个感谢的眼神。“方易,真是谢谢你了。”我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哎,破了这风水局,又让我泄露了天机。”这话难道还不明白嘛,老子要钱!我可穷了二十年了,刚得到点好东西,这还不得赶紧捞点好处啊。“苏芮,去给大师拿一万块钱,一定要留下来吃饭!”一万!我丢!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啊,现在却这么轻易就挣到了!随即,一沓毛爷爷便送到了我的手里。看在这么多钱的面子上,也只能好人做好底了。“叔,你说的张家到底是什么人啊?”“大师,您叫我苏满城就行,我说的张家算是工作上的死对头,最近这些日子和他家业务上有些冲突,算是抢了他们的生意。”苏满城说完,似乎还有话要说,他继续说道:“对了,我打听到张家有个地师,是专门帮他们家弄风水的。”我微微皱眉,地师这称呼在风水界可是相当高的赞誉,也只有业界认可才能有此殊荣。如果说真是这所谓的张家所弄,那要对付这地师,恐怕还真不太容易。我按了按太阳穴,问道:“地师之名可不是乱叫的,这个风水局破了,他们一定会再来,若是今天过去还没人打电话来,那咱就主动联系张家。”苏满城重重的点了点头,现在他早已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吃过晚饭,苏芮想送我回去,但我没肯。并不是我不想早点回去,若是让苏芮看到我住的地方,她肯定要对我的人品产生巨大的怀疑。我住的地方向来不好,毕竟赚钱不多。一个小时,我终于乘坐公交车回到了旧楼区,这地方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全都聚集在这里。而我住的地方是合租的,另外一人是个小姐。一走到长长的走廊,就听到吱嘎吱嘎的摇床声此起彼伏,我刚想进屋,屋内便开门了。

爱是生命里的光
ios版可靠

爱是生命里的光
有什么不一样

玄幻  |  薇雨

我随着庞大的人流走出了花城火车站的出站口,在出口那里停了一下脚步,看着大楼高处那响彻全国的八个大字: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看着这八个大字,我的心里就涌起一阵阵的情绪,然后,恶狠狠地对着天空说了一句:“花城,我江宁来了!”难怪我会兴奋。我终于在千禧年的时候,远离了那个生我养我的穷乡僻壤,也远离了那个三流都算不上的成人高校,来到这个全国最发达的城市里开始我的奋斗生涯了。东西不是很多,一个超大的编织袋,一个帆布做的大背包,大背包里的最深处,藏着我仅存的八百块钱的其中五百。还有三百,放在我的内衣口袋里。这个时候,就在我驻足的几分钟里,已经至少有三五个人撞在我身上了,可见这地方的人流量的恐怖。这个地方,这个车站的人流量,可是排在全国前三的,在我亲眼见证之下,这个排名,真的没有任何水分。但是,耐不住我喜欢啊,人越多,机会不是越多吗?机会越多,我不是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和发展吗?兴奋的心情平复了一下,完全没有留到刚刚经过我身边的有些人的眼神。可惜没有照相机,没有办法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留下点纪念和痕迹。往四周看一下,离出口几十米远的书报亭,上面写着:电话。这几年,报刊亭发展得真是快啊,几乎几百米远就会有一座这样的报刊亭,卖着书报,杂志,还有饮料什么的,胆大的也卖些烟之类的。这才是大城市呢。我们那里要买书刊杂志这些,都得要到县里的新华书店才行。我需要和我的同学刘乐打个电话告诉他一下,我到达了,然后,坐公车去找他。“老板娘,打个电话。”我放下大袋子和大背包,冲着那个黑矮胖的老板娘打了个招呼。老板娘正磕着瓜子,一手一个,速度贼快,打量了我一下。“打吧。”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老刘啊,我到了,刚刚下车站,准备去找你啊。”“啊?江宁啊?你真来花城了?”老刘是我的成人高校同学,先来花城一年,就是因为他在这里,我才踏上了寻梦之路。但听他这个口气,有些不对劲啊。“什么意思?上个月我不是和你说过,我要来吗?”“咳,我以为你只是说说啊,你真来啊?我靠,还真是本地的电话打来的。”他拿着手机看了一下电话号码。“可不是嘛,刚刚下火车,马上给你打电话了。”我重复了一下。“那个啥,老江啊,我现在不在花城啊!”老刘口气里有些吱唔。“啥?你说啥?那你在哪?”这个时候,我心里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个,我上个月,刚刚被公司外派了,现在在宽城呢。离花城三百多公里的地方。”老刘说这件事的时候,明显心里发虚,语气都低沉了不少。我当时就有些毛了。“我说你这家伙,你外派,咋不跟我说一下呢?”要不是他这个上下铺的同学在,我怎么可能独立一人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上次接到你电话,真以为你只是说笑啊。哪想到你这么快就真的跑来了,再说,我就想通知你,我也找不到你啊。你连个手机都没有。”这个家伙的特长,就是能先服软,然后慢慢说,找到你不占理儿的地方,最后你突然发现,真的发不了他的火。我的整个家产,也就这些衣服,还有这八百大洋,上哪去弄手机?随便一台新机子,至少也人一千多,二手机市场逛了半圈,能用半年以上的,至少也要二三百的。这点钱,还得要撑到我找到住处,找到工作,至少工作完一个月后才能拿工资的漫长时间呢。哪可能有多余的钱买手机?再说,这八百,还有一部分是学校里毕业时,退还公物的押金,还有一部分是自己勤工俭学辛苦扫礼堂的收入。好吧,我穷,我没手机,我的错!我快速调整了心情。“那你住的地方,退了没有?我可以先住吗?”如果没有地方落脚,那就太惨了。“我之前是住在公司宿舍里啊,我外派后,肯定给别人住了。而且,公司的地方,我不在那里,肯定也不可能给你住的。但是,我可以教你怎么找到又便宜又好住的地方!”我此时的这个心情,就像坐过山车。刚刚下了车站,是来到了最高处,嗯,从打电话开始,就往下掉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往下掉的距离,到底有多高!“行,那你告诉我,我去哪里能找到又便宜又好住的地方吧!”他让我连续失了两个大望,希望他介绍的这地方,不会让自已有第三个失望机会。“你从火车站坐公车,坐号电车,然后坐个站,投币两块钱。到显村下车。然后直接进显村,那个村里面,全是空房子,一百多到三百多一个月的大把,你先找一间落下脚,然后再找工作。”挂了电话,收拾起乱糟糟的心情,拿起双包,准备搭公车。“欸,靓仔,还没给钱哪!”我一拍脑袋,刚刚给老刘弄蒙了,连打电话要给钱这事儿都给整忘记了。从外口袋的口袋里拿零钱:“老板娘,多少钱?”老板娘停下手里的瓜子,看一下电话显示的时间:“三分钟,一共一十五。”我像被电到了一样提高了嗓门:“多少?”别蒙我哦,老板娘,固定电话费最多也就三五毛一分钟好不好?你加点手续服务费啥的,二三块钱一分钟还说得过去,你加到五块钱一分钟,真的合适吗?“一十五啊!耳朵没聋吧?小伙子?”老板娘一脸的冷笑。一副看着我这个刚刚来大城市混的外乡人,就像看到案板上的鱼肉。这时,周边几个店的老板听到老板娘提高了声音,都纷纷探出头,不怀好意地看着我。我瞬间认怂,掏钱,背包,走人!碰上孙二娘了!我从兴奋的心情到直接跌落低谷,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看着长长的排队等上车的队伍,我相当的冒汗。这可是起点站哪老天爷!我在外衣口袋里摸出一张有些皱的五元纸币,丢进投币箱,然后我问司机说:“上哪里找零钱?”到显村,老刘说了,只要两块钱,他得找我三块钱才对。“靓仔,这是无人售票机,没有售票,也没有人找零的。”我张大了嘴,这么一个小举动,我又多损失了三块钱?后面的人已经在着急了:“小伙子,进不进的?”我只好再次自认倒霉地提重重的两个往里面挤着,在车中部将两个包找好位置放下,自己勉强稳定一下心情,靠在扶杆上,随着公车的出发和摇晃,打量着路两边川流不息的车流,和超宽的马路,还有高高的建筑和超多的各种店铺。对我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和新鲜的。这时,车子靠边停站了,没有下去的人,这才第三个站,只有几个上车的。

南方的清晨没有阳光
平台下载链接

南方的清晨没有阳光
玩家引导

玄幻  |  姬琇

吴秀清笑了笑说:“你不会是怕了吧?哈哈!”“怕倒是没有,姐,我的胆子很大滴!哈哈”赵倩笑意浓浓地说。“我知道你胆子大!啥事都敢干吗?哈哈!所以才要你去兼任校长啊!你胆大心细,我相信你能做好!”吴秀清信心十足道。“姐,我不是所有的事儿都敢做的,比如违法违规的事儿我就不敢做,也不愿做!我坚决完成局长大人交办的任务!我一定想办法把这所学校经营好!只要自己行得正、坐得端,讲究艺术,团结大多数人,我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赵倩信心满满地说。“好,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也相信你一定能做好!我到家了,咱们就先聊到这儿吧,明天见!”赵倩等对方挂断之后,便将手机放在桌子上,边舞动着柔美的双臂边哼着:“那一天你拉着我的手让我跟你走,我怀着那赤城的向往走在你身后,跟你涉过冰冷的河流患难同经受,跟你走过坎坷的小路,从春走到秋……”第二天,清晨的阳光普照着大地,晴空万里无云,空气十分清新。大街上交通协警舞动着双臂,指挥着行人安全过道。十字街公开栏下驻足着许多过路人,对着提拔考核人选公告议论着。长发飘飘的年轻美女酸溜溜地说:“啊,那个赵倩才二十九岁就提拔为教育局副局长!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是不是长得特别漂亮啊?大家看,她就当过城南小学的教研室主任!有什么资格当副局长啊?起码也要当过校长吧!”没人正面回答长发美女的“醋味”质疑。机关干部模样的中年妇女,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说:“这个名字很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头发略有些发白的老同志说:“赵倩老师是我孙子的语文老师,书教的非常好!上过咱们福宁县电视台呢!”“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上过电视,长得非常漂亮,像仙女一样美丽!我想起来了,是一位美女记者采访她。”中年妇女激动地说。四十出头的男人含讥笑道:“女人吧,只要漂亮就行,不一定要有才华!如果妖艳一些,提拔就更快啦!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遗憾我不是美女!”六十多岁老同志十二分严肃地反驳道:“同志,话可不能这样说啊!赵倩老师确实非常靓丽,她更是一位好老师,一位非常有才华、有责任心的老师!我孙子原来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到她的班级,不但语文成绩好,其他科的成绩也提高了很多!老师要是漂亮,学生会更喜欢!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现在的小孩子都喜欢年轻漂亮的老师!”许多人听了老同志的话,都点头表示赞成。“老同志,您有所不知啊,漂亮的女人故事多,赵倩老师的故事就更多。大家想不想听听她的故事呢?”一位中年男人走进人群中说道。此时,“刷”一下,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这位中年男人身上,兴奋地叫道:“想听!”“想听!”“想听!”于是乎,这位戴着金边眼镜学者模样的中年男人,便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拉开话流……县里要组织一个合唱团,参加市一年一度的合唱比赛,人员由各县直机关单位干部和中小学幼儿园教师组成。炎热的晚上,县北路戏剧院灯火通明、光亮四射。多人齐聚在舞台上排练。赵倩来自福宁县城南小学,是一名靓丽的富有音乐细胞的语文教师。利用休息时间,赵倩独自进了洗手间,刚蹲下,突然有个男人进来。赵倩“啊”地一声连忙站起来,双手紧抓着牛仔裤头,慌乱中喊道:“你怎么搞的,这是女卫生间!你赶紧出去啊!”“啊?”张强吓了一跳!连忙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走错了!”扭头便往外跑。赵倩一脸尴尬,心砰砰直跳,她想,不知道被他看到了没有?赵倩穿好裤子,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衣装,调整了一下心情,回到了舞台上。心想,他会是谁呢?怎么这么糊涂啊,难道是故意的吗?此时,大家还在休息,一群群,一对对,有的坐在合唱梯上,有的站在舞台四周,有的在练唱,有的在聊天。赵倩好奇地四面寻找,这个进入女卫生间的男人到底是谁?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这个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男人。过了一会儿,有些偏胖的女指挥田若琴老师喊道:“各位队员,请站回合唱梯上继续排练!”合唱队员陆陆续续地站回队伍。赵倩继续在队伍中寻找,还是没找到这个男人。她想,难道他不是合唱队员吗?赵倩的位子是第一排,不好意思向后寻找,只好规规矩矩地站着,脸蛋还是火辣辣的,泛起红晕。正在这时,一位一米八多,身材魁梧的白色T恤帅哥,从舞台左侧慢悠悠地向合唱梯走来。赵倩一眼就认出,对,就是他。可是,他叫什么呢?赵倩的心颤动了一下,继续跟着队伍练声。几个月排练下来,他们俩虽然不同声部,但还是经常会碰面的。每当看到他时,赵倩的心都不会平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开始的时候,他也有点不好意思,见面次数多了,他也没什么了,偶尔还会对着赵倩微微一笑。有一次,他竟然和赵倩说起话来!“哇,你好美啊!”他盯着赵倩说。赵倩心想这男人怎么这么色啊!但出于礼貌,赵倩笑了笑说:“谢谢夸奖!你也好帅哦!”“我们可以加一下微信吗?”他直勾勾的盯着赵倩请求道。赵倩红着脸蛋说:“好啊!”两人同时拿出手机,他扫赵倩二维码。“我叫赵倩,你叫张强吧?”赵倩看了看他清秀的国字脸笑着说。张强笑盈盈地说:“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了!团花,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赵倩同志!”赵倩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道:“张强同志,你很会花言巧语哦,不过我挺喜欢听好话的!谢谢夸赞!”张强笑嘻嘻地说:“这是我喜欢说的话,不客气啦!”赵倩带着调皮的样子说:“你是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这样说啊?帅哥!”张强的脸蛋有点儿微红,笑了笑说:“我……我,不会啊,团花只对你说,你确实非常靓丽!你是我看过最美的女人,不,女孩子!”赵倩有点激动地微微一笑,注视着张强说:“你尽管说好听话,说到我心花怒放,我会很高兴的哦!”赵倩向坐在台上台下的团友们扫了一眼,发现好多人都在看着他们,并在嘀咕些什么,就对着张强轻声地说:“张强,快回到你的低声部去吧,他们都在看着我们呢!”张强扫了一眼四周,笑了笑说:“他们看他们的,我们聊我们的!别在意哈!”赵倩有些脸红地笑着说:“张强,他们会说我们什么呢?”“他们会说什么呢?嗯,嗯,应该在说咱们是天生的一对吧?哈哈!”张强凝视着赵倩的俏脸,眼里冒着暧昧的火花,笑眯眯地说道。赵倩瞄了一眼张强,脸蛋微红,内心跳动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便低着头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