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三国之华夏崛起
资源下载

三国之华夏崛起
平台下载链接

玄幻  |  颜雪菲

我和苏笑嫣一直聊着天,时间过得很快,不过都是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当我问她私人问题的时候,苏笑嫣总是敷衍我。虽然好奇,我也没有一直追问。到了下半夜,苏笑嫣困了,就躺在收费亭的靠椅上睡了。可能是因为有苏笑嫣相陪,我也放松了警惕,完全忘记周天元的叮嘱,不要睡觉的事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睡了过去。“咯咯!”“咯咯咯!”迷糊中,我听到奇怪的声音,好像是笑声,又好像是咬骨头的声音,反正有种让人害怕的感觉。我抬起头,揉了揉眼睛,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顿时吓得我一个踉跄,直接向后倒去了。血煞!这畜生竟然找到这里来了,正趴在收费亭的窗户上,咧嘴对我笑。我下意识的转身推苏笑嫣,让她来对付血煞。“小嫣,小嫣……”可是无论我怎么推,苏笑嫣都没有反应,由于她的脑袋是朝外面,我一急之下,直接把她拉起来,可当我看清楚苏笑嫣的脸时,吓得我连忙放手。苏笑嫣变成怪物了,整张脸就像个骷髅头。我顿时一想不对,苏笑嫣死了,肯定是血煞干的。其实在我心里,已经喜欢上苏笑嫣了,她对我很好,又长的很漂亮,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我心如刀绞。看着趴在窗户上的血煞笑的更欢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拿起我坐的那张凳子,就砸了过去。可是血煞很灵活,就像猴子一样一下跳开了,还对我拍了几下屁股。真是太欺负人了,反正要被他缠死,我干脆和他拼了算了。想到这里,也顾不得它是个什么东西,心里只有愤怒,和伤心,脑子一热,就跑出收费亭,追了过去。见我出来,血煞一个劲的跑,我就在后面拼命的追。大概追了一百多米远,血煞突然停了下来,我根本没想到他回来个急刹,差点就撞上去了。“哇!”我还没反应过来,血煞突然转过头,张开一张血盆大嘴,几乎能一口吞了我,吓得我直接往后退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而血煞慢慢朝我走来,本来个头只有猴子大小,一下变的比我还高大。我心想完了,完了。我自己死了就算了,还连累了苏笑嫣,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难道我今天真的躲不过这一劫了吗?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了,突然我脖子上的血灵眼发出一阵强光,照的血煞一下就缩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接着就要逃跑。就当我要追过去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叫我。“韩源你醒醒,韩源你快醒醒啊!”是苏笑嫣的声音,我还感觉到她在摇晃我的身体,突然眼前一阵白光。“咦,我这是……”刚才居然是个梦,我醒来后,看到自己还是坐在收费亭里面,苏笑嫣站在旁边,着急的看着我。“韩源,你进入别人的梦魇了。”“梦魇?”“嗯,刚刚我熟睡的时候,就听到你在喊我的名字……”说到这里,苏笑嫣脸色红了一下,然后又告诉我,她见我情况不对,就要叫醒我,可是怎么也叫不醒。才发现我在梦里被人控制了,而她又没办法进入我的梦境,所以只能干着急,好在我终于醒了。虽然是个梦魇,但我还是心有余悸,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说来也奇怪,我把在梦里的事情说一遍,还有血灵眼的反应都告诉了苏笑嫣。苏笑嫣又拿着血灵眼看了好一会。“韩源,这次你走运了,这个血灵眼真是个好法器啊,你被人带进梦魇,如果不是血灵眼,估计你就要一直被困在梦魇里面了。”“真有这么好?”“那当然,不仅如此,它除了能对付一般的邪祟之外,还能提升你的战斗能力,并且能看穿幻境。”这么厉害,我心中一阵激动。不过我并没有感受到有战斗力。苏笑嫣告诉我,因为何时潜在的能力,如果想要发挥自如,还得训练一下才行。“要不这样吧,你不要回宿舍了,去我那里,我教你一些防身的技能,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能应对突发状况。”这么好的事,岂有拒绝的理由?下班后,我和苏笑嫣来到她的住处,距离大洼湖也不是很远,坐公交车也就半个小时的样子。本来以为苏笑嫣是带我上她家的,没想到这是她租的公寓,面积不大,一房一厅,刚好够她一个人居住。不过让我有些吃惊,一般女孩子的房子都会布置的很温馨,比如会摆放花朵和一些布偶之类的。但是苏笑嫣这里一点都没有,反而有很多做法用的东西。“你坐会,我先去洗个澡,一会吃完早餐,我就教你。”苏笑嫣洗澡去了,我就好奇的拿起她桌上摆放的那些法器来看。很多东西都是在电影中见过的,比如什么桃木剑,铜钱剑,罗庚,照妖镜之类的东西。随后桌上的一张相框勾起了我的注意。照片中,有两个男人,还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小女孩和苏笑嫣很像,应该就是她了,不能把别人的照片摆在这里吧?但是后面那两个男人却有些奇怪,虽然都是一副笑脸,但是皮肤黑黑的,而且靠左边那个男的有种让人发毛的感觉。“看什么呢?”就在我认真打量的时候,苏笑嫣已经洗完澡出来了。转过头,顿时让我有种汹涌澎湃的感觉,本来以为苏笑嫣和其他女孩子与众不同,没想到也有小女人的一面。只见她穿着一件卡通睡衣,尤其是卡通人物那一对大眼睛,正好在胸口,看起来有种让人想入非非的感觉。“哦,没什么,这些都是你平时对付邪祟用的嘛?”我看的太入迷,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扯开话题,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到女孩子家里,有些紧张。“嗯。”苏笑嫣点点头,没有多说,又转身去了厨房。没一会,两碗热乎乎的面条就煮好了。这个点确实饿了,主要是苏笑嫣的手艺特别好,一碗普通的面条,让她煮出了海鲜味来,我三两口就嗦完了。收拾好碗筷,苏笑嫣便开始教我。“玄术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学会的,我现在只能教你一些入门之法,平时也可以应急用。”“好,我一定会好好学的。”我本来以为玄术正如其名,都是一些呼风唤雨之术,没想到苏笑嫣却拿了一只黄纸折的千纸鹤给我,让我用意念来控制千纸鹤,直到千纸鹤能随意飞行,就算成功了。“这也太玄乎了,真的能飞起来吗?”“你不信?那我示范给你看吧!”苏笑嫣没有废话,直接那着一只千纸鹤放在自己的手掌心,全神贯注的盯着千纸鹤,几秒钟后,奇迹发生了。千纸鹤真的飞了起来,她还用意念控制千纸鹤在我头顶盘旋。“你也不用太着急了,在我师门,我的资质还算比较好的了,也用了一个月才学会,慢慢来。”

犬夜叉之杀薇爱在繁星下
平台下载官网

犬夜叉之杀薇爱在繁星下
    优势演示

    玄幻  |  慕枭璃

    污言秽语!此刻,这两名青年看着奔驰车内的白伊,满脸的邪恶和猥琐。“徐子恒!张天!”而一旁的白伊,则是看到这两名青年后,俏脸瞬间煞白一片。她可是知道,徐子恒乃是江市三大龙头企业天龙集团的大少爷,一个超级纨绔二代。而张天,更是江市那位权势滔天的会长独子。这二人被称为江市两大恶少。之前,他们二人便苦苦追求过自己,却被自己一而再的拒绝,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还不止。徐子恒的目光一转,看向驾驶座上的林凡,不由微微一怔,紧接着脸上浮现浓浓的嗤笑:“哈哈哈……白伊,这位便是你的废物老公吧?咦,据传他一无是处,没有想到还会开车,真是不一般,哈哈……”徐子恒的话语之中,充斥着嘲讽意味。而一旁的张天,也爆笑出声:“白伊,你究竟怎么看上他的?没工作,没相貌,没本事!莫非他是器大活好?哈哈……”这两位大少的眼底,充斥着嫉妒和鄙夷。在他们眼里,白伊这种女神,只有自己这种公子哥才能配得上,而现在,显然白伊这朵鲜花,插到了林凡这坨牛粪上。听到这一句句羞辱的话语,一丝冷芒,在林凡的眼眸闪烁而过。尚未等他说话,旁边的白伊赶紧对着林凡劝道:“林凡,快走!不要理他们!”白伊俏脸煞白,神色之中充斥着担忧。显然,得罪不起这两位恶少。看到这幕,林凡只能点了点头,在看到绿灯亮起,瞬间踩下油门,奔驰轿车一窜而出,向前行驶。只是,他们想走,但是兰博基尼上的徐子恒和张天,怎肯罢休。“咦?在本少面前,还想跑?白痴!”话语一落!徐子恒冷笑一声,顿时猛踩油门,兰博基尼仿佛一道离弦之箭,发出一道咆哮轰鸣,向着前方的奔驰,飞快追去。他可是超跑俱乐部的主力成员,在江市业余赛车圈内,更是数一数二的赛车手。尤其加上这台进口改装的兰博基尼,想要追上一个废物赘婿开的奔驰,简直轻而易举。嗡!几乎眨眼之间,兰博基尼和奔驰越来越近。百米!五十!三十!看到兰博基尼,马上要追上自己的车后!白伊俏脸难看到了极点,急的冷汗直流:“怎么办?那个徐子恒据说,赛车技术一流,我们肯定跑不掉了!”只是林凡看了一眼后视镜,则是嘴角浮现一抹浓浓的不屑:“坐稳了!”淡淡的三个字,让白伊微微一怔。什么?在她尚未明白过来的时候,只见林凡的脚掌,将油门一踩到底。嗡!!!奔驰车车身一震,发动机爆出一道沉闷轰鸣之音,犹如一头狂暴的野兽,骤然提升了速度。不仅如此。更让白伊愕然的是,车速从提到了,再到、、……要知道,这可是在市中心的大街上。周围车流横行,车速到了,已经极为危险。可现在!整辆奔驰轿车,如飞一般在马路之上穿梭,一辆又一辆轿车,被狠狠甩在身后。尤其恐怖的是,林凡驾驶着奔驰车,或左、或右、或加速、或转弯……犹如一条飞快的游鱼,在车流横行之中,飞速疾驰。白伊整个人的脑袋都懵了。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飞了起来一般,有一种飞在云端的恍惚错觉。不仅是她!后面的徐子恒二人,也彻底懵了。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兰博基尼提速起来,竟然和奔驰的距离越来越远。五十米!一百米!二百米!尤其。那奔驰车,在一辆辆车流之中,犹如闪电一般窜行,让他们都一阵心惊肉跳。“子恒哥,快!追上他!别让这小子跑了啊!”张天急的满头大汗。若是被一个废物甩掉,那么他们两个超跑俱乐部主力的颜面,便彻底丢的一干二净,成为所有人嘴里的笑话。滴答!滴答!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徐子恒的额头流淌下来。他已经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车速保持在左右,但是即便是如此,那擦肩而过的一辆辆车辆,依旧将他吓得冷汗淋漓。“玛的!这个疯子怎么开的这么快,这特么简直找死!”徐子恒眼皮狂跳,神色之中充斥着浓浓的难以置信。毕竟在车流之中,急速赛车,太过考验一个人的反应速度。就算是职业赛车手,也很难开的以上,一不小心很可能车毁人亡。而前面那个疯子,绝对开到了二百之上,这特么……简直就是一个怪物。而就在徐子恒的内心,几乎绝望的时候。他却是愕然的发现,前面的奔驰车,速度竟然慢慢减慢了下来。“子恒哥!那个废物不行了!快,追上他!撞死他们!”张天狂喜至极。他虽然不明白,前方的林凡为何将车速减慢,但这绝对是他们二人挽回颜面,教训那个废物的最佳机会。“好!”徐子恒同样狂喜。脚掌再次一踩,兰博基尼便发出惊天的咆哮之声,对着奔驰车,狠狠冲撞而去!这一刻!前方奔驰车内,白伊更是心急如焚,对着林凡娇斥道:“林凡,快开啊!我们马上要被追上了,你这是做什么!”白伊的脑袋完全处于宕机状态。她发现,林凡开的车,越来越慢。更可怕的是,后面的兰博基尼竟然带着一种狂暴的冲击力,向着奔驰车,狠狠撞击而来,更是吓得面如死灰!完了!白伊的内心彻底绝望了。按照这兰博基尼的冲势,怕是整个奔驰轿车都会被撞成一堆烂铁,而她和林凡怕是在劫难逃。嗡!后面的发动机轰鸣,越来越近,几乎瞬息之间,便冲撞到了奔驰轿车的后尾。“撞吧!哈哈哈……”徐子恒二人的嘴角,泛着浓浓的狞笑,仿佛已经看到,奔驰轿车变成一堆烂铁一般。只是就在这时!轰!一道轰鸣之音响彻,徐子恒和张天二人脸上的狞笑,瞬间僵住了。因为他们看到,前方的奔驰车,竟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骤然漂移了起来。整个车身,足足旋转了九十度。兰博基尼,一撞而空。更为可怖的是,漂移之中的奔驰车尾,对着兰博基尼的前头,轻轻一碰。整辆兰博基尼,仿佛被一个撬杆扫中一般,整辆车竟然凌空飞了起来,而后对着路边的石坛,狠狠撞上。嘭!巨大的冲撞声响彻,兰博基尼的前头车身,瞬间凹陷了下来。车身爆碎,零件飞溅。整辆兰博基尼化为一滩铁泥。奔驰轿车上。白伊整个人完全懵了。她看着报废的兰博基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彻底完了。但是做梦都想不到,林凡驾驶着汽车,仿佛原地漂移一般,旋转九十度。

    我老婆胡桃真不是负三
    安卓客户端下载

    我老婆胡桃真不是负三
      ios官网下载

      玄幻  |  古嘉宁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啊,现在的我也只是刚刚认识你,我目前这个状态对你又不了解,我还是听你多说说吧。”“那我就说说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怎么追的我吧。”周婷美矛盾了,她直觉感到车祸有点蹊跷,那天晚上林文峰和她通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广州,为什么夜里会在河西市郊出车祸呢?所以她既想着林文峰能早日恢复记忆,又有点期待林文峰最近几天的记忆永远也不要恢复。和林文峰在一起虽然物质上差了一点,但是精神上是满足的,能被一个男人当作小公主一样呵护,任谁也难也割舍,偏偏自己的虚荣心很强,凭什么别人长得还不如自己,找的男人能让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殊不知,人与人之间最怕如此比较,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到了周一,医生安排他去换了头上的绷带,检查了一下伤口,愈合的很不错,重新包扎了一下,不过没有像原来那样左三圈右三圈还绕着下巴缠起来,换了一个网兜像瓜皮帽一样盖在头顶,两条细绳连着,在下巴下到了一个结。何医生对林文峰说道:“头部外伤已经在愈合了,等下再去做个磁共振,如果没有什么问题,下午或明天都可以出院的。”“谢谢何医生。”林文峰回到病房看了一会昨天朱胜杰拿来的资料,护士拿着单子陪他去检查,磁共振的片子何医生看了没什么问题,问林文峰是下午就出院还是等到明天,林文峰当然越早越好了,何医生让他下午来拿出院小结,明天自行办理出院结算。中午梁淑华又做了几个好吃的送来,听说明天能出院,也是一脸高兴。昨天周末周婷美来陪了一天,跟着林文峰在医院了转了几圈,说了一天没营养的套话,见他除了头上的绷带,压根不像是个病人,所以今天周婷美去上班了。梁淑华这二天看出点端倪,小俩口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儿子话很少,媳妇说的也不多,梁淑华对媳妇不是很了解,但是对儿子却知根知底。自己儿子不算太聪明,但是做事认真,不是个没头脑的人,凭周婷美的长相身材工作单位,儿子即使啥都忘了,但名义上周婷美还是他老婆,他的牢牢抓住才对,这么蜻蜓点水若即若离的模样不大对劲啊。“小峰,马上出院了,回家后我们也要回北口镇了,你跟小美之间这么不理不睬不行啊,你是男的主动点,以前的事暂时想不起就想不起了,你就换个花样再追一次呗,她是你媳妇,你害什么羞呢?”“妈,我不是害羞,我觉得有点想不通,从你们那了解到我现在的工作情况家庭情况,凭什么她会嫁给我的,我是怎么追上她的。”“你想那么多干嘛,等你记起以前的事不就知道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感情可以培养的,你记住她是你媳妇,条件又好,结婚至今也没听到你们吵嘴干架的,下班回家多聊聊天,没话找话呗,过几天估计就熟悉了,我们那个年代媒人带着见一面就结婚过日子的男男女女多的很。”梁淑华其实是想提醒儿子,就算周婷美有点娇气,城里人嘛,多少有点看不上农村的,但是他们是合法夫妻,儿子结婚该花的钱都花了,可不能打了水漂,早点生个小孩就没有夜长梦多了。“好了,我知道了,现在我身体没毛病了,主要是保持心情愉快,早日恢复记忆,听我们经理说工作上还有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呢,是我家里的又跑不掉的,你别担心了。”林文峰看到父亲没怎么说话,又把话岔开:“爸,我看了我们公司的资料,像挖机铲斗车压路机打夯机,我们主要是生产销售这一类大型建筑设备,你们机械厂和我们公司生产的东西还是有点关联,你们的除尘设备虽然说不能范围用在建筑上,但还是有几个小产品能用的上的,“比如买我们砂石分离机、滚砂机的客户肯定对你们除尘设备感兴趣的,回头我留意一下,如果成了,到时候你们厂长得给我分成啊。”林桂平现在分到保卫科,对厂里的销售大事不关心了,摆摆手说:“厂里的事自有厂长副厂长负责,你把自己厂里的事情办好,等到有余力时候顺便再考虑。”“恩,我知道轻重,我是说有机会我会留意一下,花不了多少精力的。”林文峰也不多说了,专心吃饭。梁淑华接过话对林文峰说:“你有这个精力还不如帮帮你你大姨家的晓玲,她也在河西,好像在一家医药厂卖药的,这几年她们药厂效益好的很。“听你大姨说,晓玲在河西买了房在装修,年前准备一家都搬过去,也就前几天在镇上碰到你大姨才知道的,回家我把晓玲电话找出来告诉你,你们年轻人能聊到一块去,还能交流交流买东西经验呢。”林文峰知道母亲梁淑华有个堂姐梁淑艳,她二人年纪相差一岁,姐妹俩打小一道长大,感情深厚,当年梁淑艳家境比她家境好,嫁到隔壁蓝山县马渡镇,丈夫杨文博在镇医院上班。因为她结婚比梁淑艳结的早,林文峰比梁淑艳的大女儿杨晓玲还大二岁,杨晓玲下面还有个弟弟叫杨腾飞,目前大学快毕业了。杨晓玲大学上的就是河西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杨文博托老同学帮忙,把女儿送到河西一家大型药业公司春兰药业当了一名医药代表。林文峰他表妹杨晓玲遗传了她母亲精明能干的基因,人长得也不错,个子高高的,从小到大只见过几次,所以他俩不是太熟。最近的一次见面就是林文峰婚礼上,当时杨晓玲穿了一身浅色的长裙,腰身收得极细,束了一根腰带,将她丰满的身材衬托的很性感。“妈,你说大姨和大姨夫是怎么想的,他们家又不是很缺钱,干嘛把晓玲弄到医药公司去当个销售?整天在外面和乱七八糟的男人推销卖药抛头露面的,他们放心吗?”“上次听你大姨讲,是晓玲自己选的,原本是想弄到镇医院的,她自己不愿意,后来正好有那么一个关系就送到药材公司了,听说卖药也不错,收入挺高的。“前一阵刚刚在河西买了一套平方的电梯房,多万呢。你结婚买的平方房子也不过才万,就把我们家掏空了,要不是最近这几年攒了点钱,就这房子都买不起,上次你跟我说你现在工资多了,小美跟你差不多吧?”“妈,你看你,我现在人都不认识,哪还知道她工资多少呢?”林文峰苦笑应对,“不过我们老大要去当副总了,准备提我当部门老大,到时候公司也得升,其实我们销售主要是业绩提成,原来普通销售员提成很少的,但是当上经理工资马上提高不少,所以我觉得以后赚钱机会多的很。”林桂平接过话语:“不管赚大钱赚小钱,首先要合法,再者合规,最后合理,合肥呢就是国家法律不容许做的事情不要做,特别是行贿,逮到就要进去了,我就你一个儿子,别人做不做你不要眼红,你不能做。”“知道知道,就算送,也轮不到我去送,级别不够呢,我这个级别的也就是送送烟酒联络联络感情的,达不到犯罪的标准。”

      人类翻盘计划
      是什么意思

      人类翻盘计划
      单机游戏下载

      玄幻  |  璃沫延

      这个幼儿园园长的职务不高,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跳板,踏上去,说不定就能借此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了!“杜老师,我个人以长辈的口气对你说句话,丁志华这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人本分老实,家教很好。大学毕业后就到了县广播电视局,跟你杜老师是很般配的。下个周日是丁志华的生日,上午点丁志华会在县幼儿园门口等你,希望你能一起去庆祝他的生日!”李良田说。杜睿琪想了想,说:“李主任,谢谢您的好意!我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去了,就表明自己愿意和丁志华发展,就要接受他们之间的这个结果,了断自己和朱青云之间的一切。不去,拒绝这个能往上跳的机会,继续和朱青云留在杜家庄,面对自己的父母被人无端欺侮却无能为力!一边是和朱青云的感情,一边是可以一步达到自己十几年努力都达不到的地步……怎么办?怎么办?杜睿琪在极度的纠结中煎熬了一个星期。周末朱青云本想带着杜睿琪一起回自己的家里,杜睿琪却借口推脱了。周日上午,杜睿琪经过精心打扮,出现在余河县机关幼儿园门口,她看见丁志华果然站在那儿等自己。迎亲的车子已经进入县城,杜睿琪靠着车窗,出神地望着窗外。一路上,杜睿琪都没怎么说话,显得很沉默,丁志华几次想调动杜睿琪的热情,但是都没有成功。丁志华感觉到了,杜睿琪有心事。其实,对于杜睿琪过去的恋情,丁志华也是有所了解的。为了这个,丁志华也想过要放弃杜睿琪,但是妈妈很看好她,自己在交往中也觉得这个女孩很阳光。关键是杜睿琪曾经表示过,只要选择了丁志华,她就会处理好其他的事情,不会再有任何纠葛。可是今天,丁志华能感觉到,对于过去的感情,杜睿琪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正想着,车子开进了余河县大酒店。这是县城里最好的酒店。车子刚在大门口停下,挂在旁边的大鞭炮就响了起来。丁志华快速下车,来到另一边牵着杜睿琪的手,杜睿琪从车里慢慢地出来。眼前的景象让杜睿琪有些吃惊,地上铺着红红的地毯,门口放了许多花篮,一块红色的大牌子上写着:丁府、杜府婚宴。丁志华的父母和李良田都站在门口,还有其他一些杜睿琪不认识的人,都笑着看着他们。丁志华牵着杜睿琪的手走到父母身边,杜睿琪看着他们,内心挣扎了一下,笑着叫了声:爸、妈!乐得方鹤翩是眉开眼笑,旁边站着的丁志华的父亲丁光信马上从裤兜里掏出两个很大的红包,放在杜睿琪的手里。方鹤翩则拿出了一个首饰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金灿灿的黄金手镯,戴在杜睿琪的手上。杜睿琪很明理,乖巧地说:“谢谢爸爸,谢谢妈妈!”进入酒店大堂,里面一派喜气洋洋!几十张圆桌上都已经坐满了来客,菜也开始上了。杜睿琪挽着丁志华的手,来到了最前面的舞台上,方园长请来的主持人已经开始隆重介绍这一对新人了!杜睿琪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心里却总是想起杜家庄小学门口那个孤独的身影。杜睿琪强迫自己回到眼前,并且不断地告诫自己,从今天开始,不能再想过去的事了,丁志华才是自己的丈夫,今天的宴席一过,自己就要开始与往日完全不同的生活,这不正是你所渴望的吗?杜睿琪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可是主持人说的什么,她却一句也没有听清楚。只是下意识地跟着丁志华,他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轮到双方家长讲话。方鹤翩第一个结果话筒,热情洋溢地讲了起来。杜睿琪看着方鹤翩,却只看到她的两片唇在动,究竟她说了些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清楚!易海花也说了几句,无非是让杜睿琪以后要好好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之类的,毕竟是农村妇女,能在这样的场合说几句话已经很不简单了。婚礼结束,酒席正式开始。杜睿琪和丁志华被方鹤翩和丁光信领着穿梭在各个酒桌上敬酒,几十桌转下来,杜睿琪只觉得一双脚被高跟鞋憋得生疼,难受极了,但是这种场合却无论如何要坚持,好不容易敬完了酒,坐下来休息,杜睿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丁志华往杜睿琪的碗里舀了刚端上来的鸡汤,体贴地说:“睿琪,趁热喝点!”杜睿琪看着丁志华,心里觉得暖暖的,低下头喝了几口汤,但是嘴里却没有一点儿味道。丁志华又夹了几个饺子放在杜睿琪的碟子里,并嘱咐道:“睿琪,赶紧吃点,垫垫肚子!”杜睿琪本想说,实在吃不下了,可是看到丁志华那张饱含笑意的脸,还是不忍心说出口,勉强吃了一个,就再也没有动筷子了。看着大家觥筹交错,杜睿琪只想早点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宴席未散自己是不能走开的。好不容易熬到大家都要撤了,方鹤翩夫妇又拉着杜睿琪和丁志华到一楼去送客,杜睿琪只好忍着钻心的脚疼,强颜欢笑着跟大家打招呼。终于送走了所有的来客,乘车回到家里,杜睿琪一头扎进了房间里,躺在床上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一动也不动。杜睿琪知道,客厅里还有丁志华的几个同学正等着闹洞房呢,可是现在自己真的是没有一点力气了。丁志华伏在杜睿琪身边,小心体贴地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头痛,脚也很痛,浑身都不舒服。”杜睿琪说,“志华,你跟那几个同学说说,今天就算了别闹了,我实在是太累了,好不好?”“……好吧!”丁志华沉默了一下说道。杜睿琪闭上眼睛,听着丁志华走进客厅的声音,然后就听到几个人在大声说道:“太不够哥们了吧,就这样把我们给打发了,不行,得叫新娘子出来点根烟抽抽!”也不知丁志华跟那些人怎么解释,最后终于是把他们给支走了,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这个三层小楼是丁志华的家,一楼是客厅厨房和客房,方鹤翩夫妇住在二楼,三楼是丁志华的住所,现在布置成了新房。两房一厅的格局,倒是很大。门口的小院子里还种了许多花和果树。杜睿琪躺在床上,本想沉沉睡去,可是脑子里却是很乱,总觉得一堆堆的黑暗无边地压过来。朦胧中,杜睿琪感觉到丁志华在给自己脱鞋、洗足,正当丁志华要给杜睿琪脱下外套换上睡衣的时候,杜睿琪猛地清醒了,突然间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丁志华被杜睿琪吓了一跳,说:“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没,我自己来吧!”杜睿琪感觉到了自己的反应不对,低着头说。丁志华却不肯就此放过,说:“我们都是夫妻了,我来帮你吧!”说着就要给杜睿琪脱衣服。杜睿琪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算了吧,今天进了这个门,一切都得心肝情愿地接受,与其让彼此不愉快,还不如好好配合他。心里想着,也就随了丁志华。丁志华有些激动,一层层剥落杜睿琪的衣服,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杜睿琪闭着眼睛说,把灯关了吧。丁志华犹豫了一下,还是“啪”地把灯给关了。

      裙撑
      特色演示

      裙撑
      官方版可靠

      玄幻  |  苏七

      常言道狗急了还要跳墙,赵慎三就决定跑路了!他想就算是郑焰红咽不下被他**的侮辱,他走了,她看不见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那样的话,也许这女人就会打消报复他的念头,放过他一条生路吧?妈的,姓郑的这个臭婆娘真**狠毒,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那么**,抱得紧紧的好像老子是块宝贝,现在居然用看垃圾眼光看老子,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了!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赵慎三骂完,不禁又想起那女人白生生的身子,心里又是一软,倒后悔刚刚不该那么狠毒的咒骂她了!他下了公交车,明知道回机关了被蒋海波看见还是一场训斥,既然打算不干了,又何苦去看他们的脸色?看看已经中午了,还不如溜回家去舒舒服服睡一觉呢!老婆刘玉红是中学教师,中午可以在班上吃饭是不回来的,他就一个人胡乱煮了些面条吃了,倒在床上一直心烦意乱的折腾到下午快上班时分才睡着,谁知就一口气睡到下班时分了!他看了看表先是吓了一跳,马上开始习惯性的想借口准备给领导打电话解释,可随机就觉得很是扯淡,还不如现在就去找同学去。于是他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谁知同学郭晓鹏正好在一家酒店吃饭,就约他一起过去。他又给老婆刘玉红打了个电话,就打车去了郭晓鹏约的酒店,走进同学说好的房间,看到同学,也就是云河集团的少老板郭晓鹏正跟几个人一起喝酒。看到他进来郭晓鹏就热情的介绍到:“伙计们,我这位同学可是大才子啊!人家现在是市教委的笔杆子,哥几个以后有需要鼓吹的事情尽管找他,保管把你们夸得花团锦簇,黑白不分!哈哈哈!”原来在座的都是云都市私营企业的富二代们,看到赵慎三倒也抬举,一个个给他端酒,他心里正在愁苦,也就酒到杯干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工夫就喝了个五六分了。郭晓鹏看出了他的不对头,在别人喝酒中间把他拉到一边问他怎么了,赵慎三哪里敢说是他把大老板**在教委呆不下去了,就唉声叹气的说在机关处处遭人排挤,郁郁不得志,还不如早点下海算了。郭晓鹏是一个爽快人,一连声说他早就应该下海了,在那个鸟机关呆着有毛的出息?还拍着胸脯说赵慎三到了云河,一切都包在他身上了。赵慎三得到了承诺,心里稍微松动了一点,但还是觉得自己忍气吞声的在教委呆了三年,是指望有一天苦尽甘来出人头地,也让平庸了一辈子的父母跟着骄傲一下子,现在却被迫夹着尾巴跑路,还是一阵阵心里发酸,眼泪也不争气的要落下来了,就站起来借口去洗手间,不想让老同学看到他红了眼圈。从房间走出来之后,赵慎三站在远远的走廊尽头默默地抽烟,心里充满了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悲愤跟决然,愤愤然的咒骂着教委的那帮王八蛋们,对于大老板郑焰红,更是千操万操的恼恨不休。谁知正当他平息了悲愤,狠狠地摔掉了烟头说了声:“妈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不伺候你们这帮兔崽子了!郑老板,等你犯到了老子手里,看老子操不死你!”刚一回头准备回郭晓鹏的房间去,却看到对面过来一个女人,居然好死不死的正是郑焰红!看到她的身影,赵慎三刚刚心里准备**大老板的歹毒心肠登时没有了,脖子一缩就想躲起来,谁知郑主任却看到他了,就招手叫道:“小赵,你过来!”赵慎三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这次会遭受到什么样的侮辱,但依旧硬着头皮走近了她,猛然想起他就要跑路了,还怕她吃了他不成?逼到了死地的赵慎三反而不低声下气了,第一次没有奴颜婢膝,直着腰板走到郑焰红面前大刺刺说道:“郑主任您叫我?”“你能不能喝点酒?”郑主任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赵慎三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又是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郑焰红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赵慎三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赵慎三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赵慎三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郑主任,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是教委请客,作为主人的郑焰红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郝市长,彭局,吴大秘,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赵,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赵慎三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早就看明白那个白面书生般的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郝建伟,那个低矮的黑红脸是云都市财政局长彭会平,那个笑眯眯的戴眼镜的是高明亮市长的秘书吴克俭!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赵慎三替酒。郑焰红回头叫赵慎三,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赵慎三跟一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小赵怎么回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你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几个领导都明白郑焰红最是第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赵慎三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扑克牌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云都市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赵慎三刚给郭晓鹏说了情况就走回来,傻愣愣坐在郑主任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市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一个个都成了照妖镜下面的妖精,被脱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哈哈哈,郑主任,你又输了!我放你的风,你要喝两杯的,喝酒喝酒!”郝市长大笑着丢下扑克牌,满满的替郑焰红倒上了酒。“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赵,来,你替我喝了吧。”郑焰红丢下牌叫苦不迭的看着两杯酒说道。“那可不行!”吴秘书伸手拦住了说道:“郑主任你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