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下载官方版

道友,买把加特林吗?
指导经验

玄幻  |  芩燕

随后,把脱到一半的睡衣穿上,然后躺在了床上,示意我过来自己脱,婉儿还张开了腿,把双手放在她自己的私处不断地抚摸着。看到她这个姿势,我仅存的理智也荡然无存,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扔到了床上,然后向她扑去,我手慢慢的伸进她的睡衣里,抚摸着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一路上升,在我快要握住那并不突出的胸部时,婉儿却突然大叫起来。“李玥,你在干嘛,我是你妹妹啊,啊……爸,救命啊。”我一愣,她这是突然怎么了?养父原来是当兵的,据说还是顶尖部队,差点就进了特种兵,他睡觉很敏感,稍一有动静就能醒来,再加上婉儿叫的这么大声,自然是能听到的。“砰”的一声,门被踹开,养父一脸震惊的看着我,然后看到我的手在婉儿的睡衣里面,顿时怒不可遏,他把我拉了过来,啪啪就是两巴掌,扇的我脸颊微微红肿。这时,养母也进来了,她看着我,又看看衣衫不整,正在微微抽泣的婉儿,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说,玥儿,你太让我失望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的房间。被人误解的感觉很难受,平时对我最好的养母说出了这种话,我当时心都快要碎掉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养父还有婉儿,婉儿躲在被子里微微啜泣。“爸,不是这样的,我……”“你还狡辩?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养父用手指着我,气的浑身发抖。这时,婉儿从被子里探出头说道:“爸,我有道题不会,想让李玥帮我看看,可他一进来就对我……对我要做……”还没说完,婉儿又哭了起来。“我!没!有!”我攥紧了拳头,看着养父,字字铿锵的说。“爸,不信你可以看看桌子上的作业,我真的是让他过来帮我解题的。”婉儿哭的更狠了,她这演技都能拿小金人了。“滚出去,滚,离开我家。”养父冲我吼道。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毕竟我对他们来说是个外人,他们是怎么也不会相信我的,哪怕我说的是真事,是实话。我走出了家门,发泄似的用力把门一关,发出巨大的声响,在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婉儿那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看着我。当时夜已经深了,我不知道我能去哪,兜里又没有钱,坐在马路边发呆着,冷风不断吹啸而过,连带着我的心也吹得冰凉无比。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婉儿竟然会给我下套,让我往里钻,平时那么相信她……我感到十分无助,开始想念小时候亲爸亲妈没有出意外的时候,一家人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样子,又想到小时候在孤儿院,和别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光,一时之间,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重新回到家里后,养母把我拉进他们的卧室,说我和婉儿不能同在一个屋檐下了,还说我是哥哥,妹妹小,做哥哥的得让着妹妹之类的话。我看着他们,没说话,等待着下文,其实,婉儿也就比我小四五个月吧,也小不到哪去。养母见我没吭声,她也不说话了,养父叹了口气,说你和婉儿这样下去总会吵架的,要不你去住宿吧。我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合着他们这是觉得我多余的,要撵我走啊。呵呵……我果然是外人啊,本来还以为在他们家呆了七八年了,能真心实意的把我当一家人。我低下头,轻声笑了笑,没说话。养母柔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挺难受的,但是你和婉儿得去住宿一个,婉儿性子傲,我和你爸跟她说的话,指不定闹到哪去,所以只能委屈你了,不过还好,每个星期的星期六星期天还是能回家的。”养母的眼神中充满了愧疚,我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无奈,我知道,因为婉儿,养母也没办法,更何况养母把我从警局找回来,我也就知足了。我并不是那么让养父养母讨厌。我擤了擤鼻子说,行,不就是住宿吗,也挺好的,有更多时间学习,还不用给婉儿洗衣服。第二天一早,养父带着我去教导处申请住宿,我也就当天带着东西搬到了宿舍,不过我和婉儿还是同桌,上课的时候,该见面还得见面,有时候老师让同桌两人讨论问题的时候,倒是挺尴尬的,我俩谁也不搭理谁。时间一长,婉儿开始烦我了,她因为漂亮,也爱玩,在学校里认识了不少朋友,她煽动着那些朋友来欺负我,不是我的笔被掰断了,就是我的本子上有脏脚印。婉儿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希望我和老师申请,不要和她做同桌,但是吧,我又想到了养父养母的初衷,就是希望我俩关系能好才这样的,我也就没跟老师说。婉儿见我这样,也是无奈了,她自己跟班主任申请过调换座位,可是班主任想让她和我坐在一起能让我带动她的学习成绩,也是不同意。婉儿知道这学期我俩是同桌定了,欺负我也就更凶了,基本上三天两头都会找外班人的人一放学就堵我,那些人堵我的理由是问我要钱花。我也每次都给他们钱,希望他们能够放过我,久而久之,班级里的同学甚至是老师都知道我是个懦弱的性格,渐渐地,班里的同学们也对我不再是掰断笔和在本子上踩脚印那么简单了,有时候还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把我书包拿出来在走廊内当球踢。起初,老师还会教训那些同学,但是时间一长了,老师对我的眼神中也带着轻蔑,不屑,哪怕我是个班级学习前五的好学生。我委屈,我怨恨婉儿,但是我一直忍着,不想在让养父养母为难了。这样的生活伴随了我好久,直到有一次上体育课回来。当时的我,因为身边没有朋友跟我玩,体育课也跟老师请假,独自一个人在教室里写着作业,当下课后,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回来时,我发现婉儿并没有回来,直到下一节上课铃响了我才看到婉儿姗姗来迟,她的脸色还红扑扑的,眼神飘忽不定,连跟老师报告都没喊就直接进来了。这节课是地理课,地理老师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婆,在她的课堂上,即使我们是实验班也是乱糟糟的,都不想听课,原因就在于每次老师上课讲个十几分钟后,接下来的时间就让我们自习,她也不管了。我做完笔记后,余光看到婉儿身体微微颤抖,双腿还在来回磨蹭,看到这一幕,我吓了一跳,我吞了吞口水,偷偷地看着婉儿。婉儿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惊讶万分,她慢慢的把她白嫩的右手伸到她双腿之间,隔着裤子开始摩擦着,嘴里还若有若无发出呻吟声。我见她弄的兴起,也没注意到我偷看,索性就光明正大的盯着她双腿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对我凶巴巴,很厌烦我的妹妹竟然是这种人,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随后,婉儿估计也是觉得隔着裤子弄有点不舒服吧,竟然当着我的面把手伸进裤子里面,我估计她以为我还在专心致志的学习,才有这么大胆吧。

她姓里德尔
app下载

她姓里德尔
    官方版APP下载

    玄幻  |  丛蝶

    宋嘉琪愣了一下,随即俏脸绯红,惊慌失措地道:“小、小泉,快起来,不然嘉琪姐真生气了。”我点了点头,却没有离开,而是盯着她那娇艳的脸庞,轻笑的道:“嘉琪姐,你今天怎么不去店里,却跑我屋里来扫黄打非?”宋嘉琪娇.喘吁吁,伸出一双白.嫩的小手,努力推着我,结结巴巴地道:“来找你逛街,顺便买点好吃的,给妈送过去。臭小子!快别闹了,衣服都弄皱了呢。”我“噢!”了一声,虽然极为不舍,还是翻了个身子,躺到旁边,低声赞道:“好香啊!”“香你个头!”宋嘉琪坐了起来,抄起枕头,狠狠地砸了我一下,怒声道:“小泉,下次再敢毛手毛脚的,小心姐姐翻脸了啊!”我慌忙举起了双手,笑着道:“嘉琪姐,你别生气,下不为例好了,咱们这出发吧!”“去,到楼下等着我。”宋嘉琪白了我一眼,拂了下凌乱的秀发,这才恨恨地走出了房间。我哑然失笑,半晌,才轻吁了口气,望着屋顶,喃喃地道:“她刚才好像……凸.点了呢。”来到楼下,等了约莫十分钟的功夫,见那俏丽的身影走出了门,我不禁觉得眼前一亮,只见宋嘉琪刚换了身衣服,那是一条浅蓝色的束腰长裙,裹得腰肢纤细,胸前饱满,窈窕动人的曲线显露无遗,充满了难言的诱.惑。我的眼睛不怎么听使唤,总是自作主张地在宋嘉琪饱满的前胸乱晃,这让我有点心虚。稍稍有些失神,我赶忙迎过去,由衷地道:“嘉琪姐,你真漂亮,杂志那些女人可好看多了。”宋嘉琪桃腮绯红,低声啐道:“要死呀,说什么呢?”我嘿嘿一笑,满脸无辜地道:“说实话而已,这也有错?”“德行!”宋嘉琪撇了下嘴,咯咯地笑了起来,扭.动着腰肢,和他并肩走了出去。到了商场时,我才忽然发觉,和这样漂亮的女人逛街,实在是自讨苦吃。也不知宋嘉琪的精力怎么会如此旺盛,每到一个商店,她都会停下脚步,看着里面的服装,兴致勃勃地试个不停。宋嘉琪的身材极好,是好的衣服架子,任何衣服到了她的身,都显得别有风情,把女人的性.感与妩媚,诠释的淋漓尽致。很多时候,看得店员和周围那些顾客的眼睛都直了,但她却偏偏没买的意思,而是拉着我又去另外一家店,继续试衣服,当起了免费的服装模特……快到晌午的时候,两人终于从商场里出来,进了一家冷饮店,要了一杯柠檬水和一杯冰激凌。“你们女人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一逛起街来,变成了女超人。”我笑着打趣道,一副深受其害的样子。宋嘉琪莞尔,粉嫩的樱唇,衔住了吸管,吸了一小口后,轻笑一声,道:“我这是在训练你呢,等你将来有女朋友了,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累。”我笑了笑,摇头道:“看样子,以后我得找一个不是那么爱逛街的老婆才行。”宋嘉琪撇了撇嘴,悻悻地道:“没用的,算能找到,我也会把她把带坏。”我微微一笑,半开玩笑地道:“嘉琪姐,看样子,你是铁了心要祸害我下半辈子。”“祸害你又怎么了,谁叫你是我弟弟呢!”宋嘉琪扬起俏脸,洋洋得意的说道。“是啊,谁叫我是你弟弟呢!”我默念了一句,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原本悸动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吃完冰激凌,我望向窗外,因为是周六,街行人很多,各家店铺的生意都是极好,熙熙攘攘的人流,在商店里进进出出,显得极为热闹。在这时,一辆黑色的雅阁车缓缓驶来,刚好停在冷饮店门口,一个长得高高大大的年轻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这人却是熟人,那个与我有过口角的同事,杨浩。杨浩下了车子,挽着一位年妇人的胳膊,抬腿往旁边的商场里面走。不经意间,隔着透明的玻璃橱窗,两人四目相对,杨浩神色微变,立时停下脚步,之后视线又落在宋嘉琪的身,眼闪过一抹惊艳之色,随即冷哼一声,扭头离开。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杨浩,他身边那位满身珠光宝气的妇人,与杨浩的脸型、五官都很相似,应该是他的母亲了,早听说过杨浩的家境很好,现在看来,果真如此了。“那个人眼神有些怪,小泉,你们认识?”宋嘉琪有所察觉,蹙起秀眉,小声问道。“认识,是我一个同事,不过,相处得不太好。”我淡淡一笑,转过身子,把事情的经过略微说了一遍。宋嘉琪抽出纸巾,擦了红唇,温柔地道:“小泉,别理那些人,咱们只专心工作行,不去招惹麻烦。”我笑着点头,轻声道:“没事儿,嘉琪姐,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那好。”宋嘉琪抿嘴一笑,用手抵住下颌,那张秀美的脸蛋,笑容渐渐褪去,眼波里,却闪过一丝莫名的惆怅。黑色雅阁重新启动,往前开出一段距离,在一间饭店门口停下,一个看去和杨浩有几分相像的年人从车下来,带着杨浩母子二人一起往饭店里面走去。进了饭店,三人坐在靠近窗边的位置,点菜之后,妇人这才抬起头,关切地问道:“浩,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啊?”杨浩咬了咬牙,脸色阴沉地道:“妈,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叶庆泉吗?刚才我看到他了,在之前我们经过的冷饮店里,正和一个女人在调情。”“原来是他啊!”妇人皱了下眉头,忽然想起冷饮店里那个惊鸿一瞥的漂亮女人,心里有些不舒服,撇了撇嘴,骂骂咧咧地道:“果然不是正经人家出身的孩子,刚参加工作学会勾搭女人了。”杨浩点了点头,添油加醋地道:“那人是一个小混混,我打听过了,他在学校里喜欢沾花惹草的,我是看不惯他的行径,所以找他谈话,谁知道这家伙不知收敛,居然想动手打人。”妇人哼了一声,又对年男人道:“志鸿,浩在单位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难道你不管管?”杨志鸿笑着摇了摇头,轻描淡写地道:“同事之间发生一些小矛盾,这也正常,事情既然都过去了,算了吧,以后别和这种人多废话是。”妇人面色一沉,不满地道:“怎么能算了?那小子这么过分,该好好收拾他一下,让他知道点天高地厚。”杨志鸿其实心里也知道,妻子溺爱孩子,从小把他骄纵坏了,久而久之,使得杨浩养成了嚣张自大的坏毛病。本想借着这事情说儿子几句,可见母子俩的脸色难看,也于心不忍,点了点头,答应道:“好吧,你想让我做些什么?”杨浩见父亲松了口,顿时喜眉梢,赶忙凑过去,小声道:“爸,你们公司最近不是在和农机厂搞合作嘛?叶庆泉的父亲在农机厂班,把那老头赶出厂去,应该问题不大吧?”杨志鸿皱了下眉,轻声道:“这点小事,没必要搞得太大,这样吧,改天我去你们单位,找你们资源局的贾主任聊聊,让他找那小子谈谈。”“不行,那小子刚进我们局里,目前这段时间在为高局长服务,贾主任那老狐狸,暂时不会去得罪他的……”杨浩有些急了,气呼呼地站了起来,黑着脸孔威胁道:“爸,出不了这口恶气,我不去班了。”

    汉末之势不可挡
    下载网站
    
    

    汉末之势不可挡
    下载指导

    玄幻  |  颖芍

    刘大明把女人轻轻的搂在怀里,愤愤不平的口气说,这董云霄也太不是东西,晚上对你真下得了手,他哪里还把你当成是他的老婆,不过今天的事情幸亏那个秦书凯做了替身,否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女人眼里噙着泪问道,老刘,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那个家是不能再回了,我这肚子里可是你的骨肉,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再说,那个秦书凯现在也一定要自己给他个说法。刘大明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董云霄跟王娟的婚事,他是介绍人,那就是为自己的马子找个合法的老公,当初就是因为王娟怀上了,他一心想要王娟帮自己生个儿子出来,才会出此下策,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横生枝节,儿子还没生出来,自己跟王娟的事情倒是差点被董云霄给撞破了。身为官场的老狐狸,刘大明心里明白此事的重要性,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一定要安抚住王娟,绝对不能把自己这个正宗奸夫给秃噜出来,否则的话,自己在陵水县为官多年的一世英名就算是彻底毁了,这还不算,其他方面的负面影响多不胜数。人到了最危急的关头,首先考虑的一定是自保,这是一种本能,刘大明亦是如此。刘大明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膀说,没事,大不了跟董云霄离婚,再说,董云霄知道这个事情,也不可能和你过日子了,你放心,你的住处我来安排,至于董云霄那边,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尽快答应跟你离婚,你现在的任务是安心养胎,你是知道的,我家几代单传,我老婆又生了个女儿,现在计划生育抓的这么严,根本就指望不上我老婆能生二胎,你肚子里的这个可是我刘氏宗族传宗接代的希望。王娟可能是没想到刘大明竟然说出这样的解决问题办法,她心里不由一凉,照刘大明建议的解决方案,自己岂不是成了刚结婚就离婚的名声不好单身母亲,领着一个私生子以后一辈子过着被人指指戳戳的日子?遇到关键问题的时候,王娟把刘大明看的更透了,这老男人心里压根只是贪恋自己的年轻貌美,从来没设身处地的真心替自己想过,他倒是想得美,还指望让自己给他生儿子?做梦去吧!见王娟沉默不语,刘大明也意识到自己对此事的表态有些操之过急了,必定引起了女人的内心不快,赶紧补充说明道,你放心,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的,对你和孩子负责的。王娟伸手把刘大明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拿开后,往前走了两步,坐在刘大明办公室的木制沙发上,轻轻的摇头冷笑了一声说,刘主任,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刘大明被王娟的问题一下子问住了,是啊?他不过是陵水县发改委的一个副主任罢了,把王娟从工厂调动到机关来,已经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了,自己还能怎么补偿她呢?像是下定了决定一般,刘大明低沉的口气说,我那里还有一万块的私房钱存款,这钱我老婆是不知情的,要不,你先拿着用。那会一万块的概念相当于现在的百万富翁,一旦某处出现了“万元户”,是要被报纸新闻大肆宣传的。王娟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倒是一下子愣住了,在机关呆了一年多,小女人也精明了不少,懂得机关人袖子里玩火的那一套。她故意装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说,老刘,你还是先拿出来看看再说吧,你也不过是县发改委的副主任,一个月工资几百块,哪里来的一万块存款?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刘大明见王娟不信他说的话,急切的口气解释说,那都是我帮底下人要项目资金的回扣,这些年聚起来,总共也就这么些钱了,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这钱就是你的。“不行,你得先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否则的话,我怎么确定你的确有这笔钱?”刘大明低头沉思了片刻,终于艰难的做出决定,他点头说,好吧,我可以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但是你也必须兑现承诺,把孩子给我留着。王娟扭着屁股转身要离开,临走时冲着刘大明来了一句,先把钱打过来再说吧。从刘大明的办公室出来后,王娟心里其实早已做好了打掉孩子的准备,先不说孩子生下来要背上一个私生子的身份,按照眼下的情况,离婚是在所难免的,自己还这么年轻,想要再找个男人不难,可要是带上个孩子,那可就说不定了。刘大明帮自己调动工作到发改委,自己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难不成自己还指望这老男人供养自己一辈子,再说,这个老男人也是靠不住的,不过是把自己当成是发泄的工具。秦书凯正着急到哪里去找王娟呢,王娟却大大方方的推门进来了。一进门像个没事人一样,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处理办公桌上的一些文件。瞧见王娟进门,其他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到这女人的身上。可是,这女人很是镇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秦书凯有些激动,头一个站起身,走到王娟面前,一副激愤的口气质问道:“王娟,咱们也算是同事一场,你为什么要诬赖我?“王娟根本就眉头抬头,一头雾水的样子反问秦书凯:“小秦,你这唱的哪一出啊?我什么时候诬赖你了?诬陷你什么?”秦书凯倒是被王娟给反问住了,一时愣怔在那里。***,这是什么世道,难道是自己的不是,自己可是无辜的,为什么这样,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抱过她的腰。秦书凯不知道说什么好。邱大姐坐在位置上,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王娟,你该知道今天你老公董云霄带人到发改委的事情?王娟见邱大姐插嘴,很是不高兴的说,事情从头到尾我是看到了,也许他和小秦是有什么事情要谈,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从来不问,怎么啦?绝对的装逼。装逼成这个样子,那也是相当有水平的。邱大姐很是不了解的问,王娟,董云霄带人来打秦书凯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原因?我认为你要好好的处理这个事情,如果要是真的闹起来,那么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特别是小秦。王娟脸上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男人之间发生点矛盾,那也是很正常,否则,怎么说男人都是激动的动物,本来是小事,可是如果人为的操着就变成大事情了,我说怎么小秦见了我这副模样呢?原来是背后有人说三道四,没事找事,现在这世道啊,就是小人多。王娟根本就不理邱大姐。任凭再好脾气的人听了这话,也会忍不住要发火,邱大姐毕竟是这个科室的一把手科长,一下子激动起来,“忽”的从自己的座椅上站起来,冲着王娟的方向喊到:“王娟,你这话里怎么带钩子啊?谁背后说三道四了?谁又是小人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了。”王娟又是冷笑了一下,转头面向邱大姐说,我说话,邱科长着什么急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邱科长非要强出头,这又不是年底评先进,也有人主动站出来抢,真是奇了怪了!

    天冷了你知道吗
    下载大全中文版下载

    天冷了你知道吗
    介绍指导

    玄幻  |  君慕

    “蓝哥,我们跑吧?”张琦已经准备好了。“你,你拉我一把。”蓝昊嘴上跑火车可以,真听到老虎叫了,腿有点不听使唤。张琦哆嗦着手把蓝昊拉起来,拉到一半儿,手放开了,蓝昊背后一只老虎在慢慢靠近,张琦想跑最终没能挪动,指着蓝昊身后:“蓝…虎,老虎!”蓝昊嗷的一声跳起,老虎扑了个空,落下后不偏不正砸在老虎背上,立刻喊出了爷爷的名字。危急时刻蓝昊没有其它选择,谁叫他们点子这么寸呢,老虎偏偏让他们遇到,蓝洪应声而出,到了老虎前面,伸手放在了老虎的额头。轻轻的触动,老虎打了个哈欠趴了下来,蓝昊顺势从老虎的背上轱辘下来,全身冰凉,已经被汗浸透了。“爷爷,我的好爷爷……”劫后余生,蓝昊坐在爷爷面前大哭一场。张琦擦擦自己额头的冷汗,过来把蓝昊拉起来:“蓝哥,我们得救了。”见两人没什么大碍了,蓝洪身影一晃,消失在两人眼前,蓝昊擦擦眼泪,捡起干粮一块一块的放进嘴里。“吓死我了,把手电打开,吃点东西我们继续找。”蓝昊觉得九死一生都经历过了,不能半途而废。张琦点头,赶紧吃东西,胡乱往嘴里填了几口就拿起了探棒,蓝昊走过去搬起金属探测器,两人绕过老虎向鹰嘴峡深处走去。找遍了鹰嘴峡也没有发现除镰刀头外其它铁器的感应,蓝昊急了:“这老头骗我呀,看我回去找他算账!”“蓝哥,消消气,那边还有一个深潭。”蓝昊没有报什么希望,不过最后一个地方不找找心有不甘,两人带着金属探测器到了深潭边。探棒绕着深潭走了半圈,金属探测器响了起来,张琦的眼睛亮了,放下探棒拿出腰间的铲子就开挖。挖下两米深,骸骨出现,蓝昊在坑前用手电照着,张琦在坑里找,因为在深潭边上,坑中有水,两人轮着摸,摸到了天亮总算是找全了。南宫岩的骸骨全部装箱,蓝昊最关心的是南宫岩的细软和佩剑,但看着张琦有点浮肿的手脚,心里过意不去,上前问道:“你的手脚没事吧?先过来晒晒。”“蓝哥,南宫将军随身物件都在这了,剑真棒可惜不是我们的,包裹里的物件我们看看?”舍命不舍财,张琦贪财的性格不比蓝昊差,手脚都哆嗦了还想着南宫岩的金银细软呢。打开包裹,最显眼的是纯金腰牌,将军的腰牌张琦拿在手中兴奋劲儿就别提了,深潭边光着脚跳了五六分钟。几块碎银子蓝昊没看上,拿起了一只金丝珍珠耳坠,心里有疑惑,将军带着耳坠,还是一只,不知道是为何,这件事只能问南宫岩了。看过物件,蓝昊招呼张琦收拾东西,趁着没人发现赶紧离开鹰嘴峡,张琦穿好鞋子,背上箱子,蓝昊提着金属探测器和包裹往外走。两人对面老虎已经醒来,拦在回去的路上,昨天晚上有蓝洪在蓝昊有恃无恐,大白天的蓝洪也不好出来不是,来一招敌不动我不动,两人一虎相隔二三十米就那么站着。“张琦,你别跑啊,不管是狗还是老虎你跑了他就追你。”蓝昊告诫张琦。“蓝哥,我们不跑不就被吃了?”“你怕什么,它不动我们就熬到天黑,天黑我就有办法了。”对峙了半个小时,双方依旧没动,蓝昊脑中传来一声大笑,蓝洪快被蓝昊逗死了,对他说:“过去吧,老虎不伤人,而且你们还能成为送虎英雄。”蓝昊松了一口气,张琦眼看着他向老虎走去,老虎见蓝昊动了,也向蓝昊走去,张琦有心提醒,越急越说不出话。一人一虎来个碰头,老虎蹭蹭蓝昊的手,蓝昊抬腿坐在了虎背上,招手让张琦过来,张琦脚怎么动的都不知道,来到老虎旁边:“蓝哥,这是真的吗?”“上来吧。”张琦笑着抬腿,想到老虎背上,刚刚上去,老虎一扭张琦被甩了下去,还好箱子有锁没把南宫岩的骸骨散出来。“哈哈,它不喜欢你,箱子给我,你走着吧。”“你说它一畜……”张琦话还没说完,老虎像听懂了他的话,转头瞪着张琦。“好好好,你厉害,你别这么看着我,我错了。”张琦向老虎认错,老虎这才转过头去,张琦的意思它全懂。蓝昊接过张琦的箱子,两人一虎出了鹰嘴峡,到了虎庄街上路人四散逃走,骑着老虎逛街谁看到不害怕呀。没几分钟丨警丨察就到了,蓝昊只好下来向丨警丨察喊道:“都别过来,这是鹰嘴峡的老虎,前些天听说老虎出来害人,我祖上是驯兽师,我得到真传来到虎庄鹰嘴峡把老虎带出来送去动物园,还请丨警丨察叔叔不要靠近呀!”丨警丨察可不管蓝昊是不是驯兽师,不过这满嘴跑火车的话丨警丨察相信了,随着蓝昊去了动物园,让动物园园长接收了老虎。“丨警丨察叔叔,我做好事会不会有奖励?”蓝昊和张琦从动物园出来问道。“把地址给我们,是不是有奖励到时候就知道了,手机随时保持通话。”把话撂下丨警丨察走了。但记者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爆款新闻,“驯兽师小哥勇擒猛虎”“神奇一幕小哥骑虎过街”等新闻铺天盖地的来了。蓝昊把祖宅门关上不敢让人进来,乱乱哄哄的他没法做生意,想着怎么把这件事平息下去呢。“蓝哥,我们还开门吗?”张琦心里着急,挺肥的买卖停上几天得少赚多少钱呀。“我不知道闷声发大财吗?但我不把老虎送动物园去还能把它领家里来养呀?那咱们麻烦事更多。”蓝昊正想着怎么打发记者和报社的人呢,总堵着门口,人多眼杂的,发现了他这通灵商店的秘密可不得了。想的入神,手机一响把蓝昊吓一跳,刚想发火,看到是美女侦探林语苏的电话,语气立马变了。“语苏,怎么是你呀,来家吃饭吗?”张琦听蓝昊这话,鸡皮疙瘩掉一地,起身就出了屋,实在听不下去这肉麻的话。“我就在门口,你让我进去。”蓝昊出去把大门打开,林语苏进来立马关门,怕记者跟着进来,到屋子里就开始恭喜蓝昊成了名人,话说完桌子上拍了五万块钱。穿皮衣的一男一女是收藏家的哥哥嫂子,贪图收藏家的钱杀人,被林语苏查出来,收藏家的儿子把那一男一女都送了进去,钱也给林语苏兑现了。“没你的线索,我查不出来什么,五万块钱你该得的,饭我也得吃。”“你想吃饭我没有办法了,家里没菜,你没看到门口那么多记者都等着采访我呢,我正在想办法把他们赶走,你要是有办法把那些人赶走,我亲自下厨。”“那就这么说定了。”林语苏把带来的箱子放在桌上打开,当着蓝昊的面开始化妆,画了一脸的血,衣服拿剪子弄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自己大声喊着“杀人了”,随后就往出跑。在门口叫了半天,蓝昊和张琦在院里笑,五分钟后林语苏打开门招呼蓝昊他们出门,大门口一个记者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摊牌了我真的富可敌国
      app客户端下载

      摊牌了我真的富可敌国
        苹果版文档

        玄幻  |  蝴蝶飞飞

        在我站在服装店门口与小芳说话时,几个年轻的女孩走了过来,其一人伸手在我胳膊轻轻拍了一下,我扭头一看,愣了愣,扫了一眼她身边几位小美女,道:“咦!婷婷啊,你干嘛?和朋友在逛街吗?”“是啊!”穆婷婷说着,露出那对漂亮的小兔牙,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接着她瞟了小芳一眼,道:“叶庆泉,你在这干嘛呢?”我微笑着道:“这家服装店是我姐开的,我没事过来看看。”丁幸松的大奔在路过商业街附近时,因为人流量大,开的极为缓慢。这时高启荣突然发现看站在路边的我,他微一愣怔,随后又看见了穆婷婷几个小丫头。“唉!丁总,你瞧瞧,路边站着几个女孩子,里面那个身材高挑的不是穆婉兰家的吗?”丁幸松听了往外面仔细一瞅,一撇嘴,道:“是那小丫头片子,天天疯的跟什么似得,穆婉兰也根本管不着她。”高启荣口淡淡“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但是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脸色一付若有所思状。等到穆婷婷和朋友继续逛街去玩了,我跑到外面的商店里,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直接赶往郊区,向英阿姨家里赶去。刚刚到了院子门口,西墙根的大黄狗汪汪地叫了起来,待我推开栅栏门,大黄见是我,才停止了叫嚷。很快,英阿姨推门出来,离了老远招手道:“小泉,快进屋坐,刚刚阿姨宰了一只鸡。”“阿姨,这回我可有口福了。”我微微一笑,拎着礼物走了过来,探头向屋子里瞄了几眼,有些心虚地道:“我叔没在屋里?”英阿姨拿手向屋后一指,满面笑容地道:“没在家,他还在后山呢,要晚一点才能回来,不过,你别担心,他这几天气已经消了,不会拿擀面杖追着你打了!”我嘿嘿一笑,轻声的道:“那好,阿姨,那天早晨,可是把我吓坏了。”英阿姨笑了笑,接过礼品,把我让到屋子里,又拉着我去了东屋,端一盘瓜子,神秘兮兮地道:“小泉,你要说实话,你和嘉琪之间,到底是啥时候好的?”“阿姨,这可说来话长了,其实,在很早的时候,我对嘉琪姐有好感了。”我摸着鼻子,讪讪地道,末了,我又嘟囔了一句,道:“早知道嘉琪姐不等我,我不去大学了。”英阿姨听了,笑得合不拢嘴,喜滋滋地道:“那是自然,你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不旁人,不过,是担心嘉琪大了你几岁,还是离过婚的,你心里没有意见?”我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我不会有意见的,阿姨,我倒是怕嘉琪心里有想法。”英阿姨轻吁了口气,笑眯眯地道:“你没意见好,嘉琪要是真跟了你,我还放心了呢!她那边,阿姨会找时间跟她说说,你不要太担心。”在屋子里看了会儿电视,我瞄着英阿姨推门走了出去,离开院落,向后山方向行去,我赶忙关了电视,转身走到厨房门口,探头望了过去。却见宋嘉琪身穿一套没袖的黑色紧身套裙,将窈窕纤细的身姿裹得曲线毕露,那两条莲藕般的胳膊都露在外面,她手里拿着铲子,正在做着蒜苗炒肉,扑鼻的香味,一阵阵地往鼻孔钻。我微微一笑,悄悄地走了过去,从后面抱住她柔软的腰肢,轻吻着她精致的耳垂,悄声道:“嘉琪姐,想我了没有?”宋嘉琪吃吃地笑了起来,灵巧地挥动着铲子,摇头道:“没有,早忘到脑后了。”我含住她的耳垂,又轻轻滑下,轻吻着那嫩腻如玉的脖颈,小声道:“不许撒谎!”宋嘉琪俏脸绯红,忙用胳膊肘碰了我一下,有些难为情地道:“小泉,别毛手毛脚的,小心被别人看见。”我摇了摇头,一脸坏笑地道:“没事儿,阿姨刚刚出去,估计是去后山找宋叔叔了,现在家里没人,算在厨房里偷吃,也不会被发现的。”“偷吃你个头!”宋嘉琪‘扑哧’一笑,横了他一眼,把炒好的菜拨到盘子里,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段,送到我的嘴里,轻笑道:“小坏蛋,别闹了,快回屋里歇着,还有两个凉菜好了。”我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摸出条精美的白金项链,细心地挂在她修长优美的脖颈,扳过她娇俏的身子,笑眯眯地道:“嘉琪姐,这是送你的礼物,喜欢吗?”宋嘉琪见了,脸立时现出惊喜之色,却摸着项链,嗔怪地道:“小泉,你刚班,大手大脚的乱花钱,这样可不好。”我笑了笑,轻声道:“没办法,这不是为了讨老婆大人欢心嘛!不然,早被人家忘到脑后了。”宋嘉琪笑得花枝乱颤,娇嗔地白了我一眼,美滋滋地进了屋里,站在镜子前,用手摸着发烧的面颊,轻盈地转动着身子,啧啧赞道:“真是漂亮,是太贵重了,这条项链,要好几千块钱吧?”我笑了笑,掏出一支烟点,轻声道:“不贵,只要你喜欢好。”宋嘉琪微微一怔,转过身子,蹙眉道:“小泉,怎么吸烟越来越多了?”我走到床边坐下,嘴里吐出一缕淡淡的烟雾,微笑着道:“这一工作,事情以前多,吸几支烟,可以减压。”宋嘉琪脸现出担忧之色,忙走了过来,坐在我的身边,关切地问道:“怎么,工作干得不太顺利?”我微微一笑,拉过她柔嫩白皙的小手,轻轻摩挲着,小声道:“没有,只是单位里人多事杂,不像在学校那么轻松了。算以后真有麻烦,我相信自己也能解决。”宋嘉琪叹了一口气,温柔地道:“小泉,你这人别的都好,是性子有时急了些,也太要强了。要知道,班以后,要守规矩,按部班地做事,那样不会招惹麻烦了。”我摸着鼻子,嘿嘿地笑道:“嘉琪姐,你倒真是了解我,居然一猜。”宋嘉琪抿嘴一笑,娇嗔地道:“那是当然了,别忘了,你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跟着我身后乱跑了。”我心大乐,把半截香烟熄灭,弹了出去,伸出双手,横抱了她,望着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轻声调侃道:“当然没忘,那时候,你可没少欺负我,我现在可要报仇了!”宋嘉琪咬着嘴唇,咯咯地笑了起来,眼波如水地望着我,一脸娇羞地道:“怎么报仇呢?”我嘿嘿一笑,把手探到她的裙底,温柔地抚摸着,小声的道:“你猜一猜?”宋嘉琪登时满面晕红,赶忙捉住了我的手,悄声哀恳的道:“好了,你这小坏蛋,不要再欺负人了!”我笑着点头,轻声的道:“不欺负也可以,不过得有个条件哦。”宋嘉琪莞尔一笑,娇嗔地道:“什么条件呀?”我贼嘻嘻的笑了笑,舔了一下嘴唇,微笑着道:“亲我一下呗!”“不行呢!”宋嘉琪笑着摇头,向窗外瞄了一眼,挣扎着坐起,悄声的道:“好了啦,不能这样胡闹了,咱俩得早点断!”“好啊,嘉琪姐,我听你的!”我嘿嘿一笑,搂抱住她的腰肢,向后倒了下去,翻过身子,捧着那张羞红的脸蛋,温柔地亲了下去。“别,不行!”宋嘉琪摇摆着俏脸,躲闪了几下,闭美眸,张开温润的薄唇,努力地迎.合着,很快,那条柔软的香舌被我擒住,纠缠在了一起。半晌,我们俩才气喘吁吁的分开,宋嘉琪拿手拨弄了一下满头乌黑的秀发,赌气地道:“真是被你害死了,以后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