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满级龙女在快穿世界艰难求生
安装可靠

满级龙女在快穿世界艰难求生
知名平台下载

玄幻  |  宸宫

让我们记住这一个时刻吧,这个让赵慎三翻天覆地的时刻,让他一辈子都念念不忘的时刻!一把手的办公室自然是豪华宽敞的,郑焰红因为时常中午不回家在办公室午睡,所以她的套间里有一张很舒适的大床,此刻借着大院里灯火辉煌的路灯,屋里还开着一盏柔和的小灯,再加上赵慎三在黑暗中站了半天了目力非凡,自然看得清清楚楚的在那张大床上,有一团雪白在辗转蠕动着。他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看的越来越投入,听的也越来越血脉贲张,他身子原本在门外,仅仅把脑袋伸进门去**,可不知不觉间就整个人都顺着虚掩的房门走进去了!一走近他看的更加清楚了,在床上翻滚着的不是别人,居然正是那个平时冷冰冰的、高高在上的一委之主郑焰红!此时此刻,这个女人浑身不着寸缕,那一头老太婆般的发髻散落了下来,居然长长地披散了一整个枕头,黑黝黝的把她的脸衬托的那么白嫩,那个黑框眼镜丢在床头柜上,眼睛紧闭着。在柔柔的灯光下,她的脸蛋娇红,嘴唇更是嫣红可爱,此刻正微微的张开着,露出雪白的牙齿,丁香般的小舌头焦渴的舔着嘴唇,那让赵慎三血脉贲张的声音正是从这个鲜草莓般的小嘴里发出来的。赵慎三再也没想到他一向视为中性人的女领导居然这么美丽,他的眼睛渐渐的飘忽到了那女人的身体上,女人雪白的脖颈下面,两个深深地肩窝把锁骨显示成秀美的轮廓,下面却妙到极处的闪现出两团雪白的丰隆,那上面两点小小的、樱桃般的、闪着粉红色光芒的小点点如同激光般瞬间穿透了赵慎三的神经!他着了魔般的越来越走近了床边,眼睛发红贪婪的看着床上那具魅惑到极点的身体。郑焰红也是尚在醉中,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床边有一个她平时根本连留意都不曾留意过的男下属正贪婪的盯着她,赵慎三再也没想到,自己的领导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平时穿着刻板的正装,可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她也能跟人间**扯上关系,可现在哪里还能跟平常那个伪男人划上等号呢?现在赵慎三正值身强力壮的时候,因为妻子生过孩子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照顾孩子分了神还是身子没有养好,对男女之事总是显得十分勉强,对他的要求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满脸的不耐烦死鱼一般躺着不动,让他就算是要了她也寡淡无味,跟吃了少油没盐的菜一般难受。看着床上这个极度需要男人的抚慰的女人,赵慎三忽然忘记了这个女人就是他平时畏惧如虎的、能一言确定他成败荣辱的领导,在他的眼里,此刻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可怜到极点的柔弱女人,而他,正可以跟扶危济困的大侠客一般帮她一把,让她畅快淋漓的尝到男人的味道。酒精的力量跟床上女人的诱惑这双重作用让赵慎三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他色胆包天,昏头昏脑的、手忙脚乱的、忘乎所以的扯下了裤子,连上衣都没来得及脱就扑上了床,二话不说就占有了她……云收雨住,赵慎三就算是再强壮,也不由得浑身汗湿,丢盔卸甲的坐倒在了沙发上,女人就保持着刚刚达到顶峰的姿势歪倒在老板桌上一动不动,仿佛还在享受着尚未消退的幸福。而男人总是比女人干脆好多,赵慎三的快乐就已经结束了,酒意也更加随着汗水一起消散了,他坐下来之后仅仅得意了一两分钟,马上,理智就回到了他的脑子里,这一恢复可就把他吓得浑身冰冷,魂不附体了!“老天爷!刚刚我这是鬼迷心窍了吧?这下不死也要脱层皮了!”赵慎三在心里暗暗叫苦,他一低头看到自己已经丢盔卸甲的物件依旧丑陋的垂在外面,更是吓得浑身颤抖起来,赶紧扶着沙发背艰难的站了起来,跟脱的时候一样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掩盖好了罪恶的证据,偷眼看着老板依旧躺在那里不动,长长地头发从桌边垂了下来,她好像仍旧闭着眼睛。“看来她依旧醉的不轻,老天爷保佑,让她别醒!”赵慎三暗暗祈祷着,轻手轻脚的准备溜走,谁知道就在他转过沙发抓住卧室的门把手的时候,一个他无比熟悉又无比惧怕的、冰冷冷的声音说道:“站住!”赵慎三一听到这个平时发号施令的时候就是这种口吻的声音,登时吓得腿肚子转筋,想要夺门而逃又迈不动步子,心里更是不争气的只想求饶,就哆哆嗦嗦的停住了身子,听天由命般的背对着已经在桌子上坐的稳稳地了的女领导。“呃……郑……郑郑郑……郑主任……您……您您……您叫我?”赵慎三不单单是声音吓得颤抖着,更是从头发梢一直抖到了脚趾头,裤裆里刚刚收起来的本钱此刻也是又湿又凉,让他难受到了极点,此时倒是对那根惹了祸的东西痛恨不已。“你是小赵?”郑焰红刚刚在神魂颠倒的时候,似乎已经看清楚了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是谁了,但是不太确定,因为赵慎三在她的印象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窝窝囊囊的平庸相,跟在她身上奋力驰骋的形象相差太远!可是她看他被她一声“站住”就吓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利落的样子,就又把那个胆小如鼠的男人跟眼前这个人融合到一起了。赵慎三听到领导居然认出了他,更加魂不附体了,他低着头嘟囔道:“嗯……郑主任,我……我来……我来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我送您回家……”郑焰红却已经彻底的放下心来了!刚刚她朦胧中遭到侵犯,非但不大叫反抗,反而顺势享受了一番,当时固然是畅快淋漓,可高潮消退之后,理智瞬间让她也出了一身的冷汗!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平时窝囊到极点的小杂碎给玷污了,她心里显然是窝火之极的!那么该如何处理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呢?报警显然是不明智的,那样身败名裂的可不仅仅是那个男人,她立刻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就此赶走他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如果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借这件事要挟把持她可怎么办?她在烦乱之中试探的叫了一声,谁知赵慎三马上就承认了是他,这就好办了!就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今晚也不知道什么壮了他的胆子,让他敢对她行使了男人的威猛,看他现在就吓成了这样子,只要她不追究他就会觉得老天爷照看了,还怎么敢反过来要挟她呢?唉!吵嚷出去吃亏最大的不会是这个死小子,就算是他被丨警丨察抓走了又管她什么事?可她立刻就会成为大众的笑柄,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罢了罢了!只当被鬼压了一次吧,把这个哑巴亏吃了算了,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安抚住这个混蛋不让他出去乱说,至于日后怎么处置他,反正他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放着,要他扁要他圆还不都在她一念之间?“去给我倒杯水来,我渴了!”郑焰红放心之后就恢复了威严,跳下桌子一边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一边吩咐赵慎三。“哎……哎哎哎!我马上去给您倒水,郑主任。”赵慎三听领导话里的意思,好似也没有怎么怪罪他的意思,登时如蒙大赦,屁颠屁颠的跑去倒水。

流年似水亦如梦
苹果版引导

流年似水亦如梦
建议推荐

玄幻  |  寒江雪柳

“放开我!有种单挑!”李信双眼通红道。“呵呵!还单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哪怕在这里,我想弄死你,也是轻而易举!”陈卓靠近李信小声说道。“有种就弄死我!要不然等着我弄死你!”李信眼神冰冷的看着陈卓说道。陈卓眼神微变,他想要动手,但林璃几女都还在,所以不好意思。“把他的包拿下来!看里面有什么东西!”陈卓命令旁边的人说道。李信一听,开始挣扎起来,但还是被旁边的人把书包拿了下来。林璃四女都很意外,李信应该是没有这个包的,而且他这身衣服好像也换了。那人拿下李信的包,然后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五六包零食掉在地上,还有一套湿的衣服和一套干的衣服。“好啊!你居然私藏食物!”陈卓冷笑起来,然后直接安排了一个罪名。“那是我找到的!”李信挣脱开压制,站了起来反驳道。“我们现在在这里不能得救,应该共同团结起来,而你,不仅私藏食物,以前还做过一些违法犯忌的事,所以为了在场女生的安全,我决定把你踢出去!”陈卓直接一通罪名安了上去,然后不让李信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我同意!”张钰琪率先第个同意,她早就看李信不爽了。紧跟其后还有一些女生同意,男生也在陈卓小弟带领下纷纷同意。“我不同意!你们为什么要欺负李信!他明明是个好人,你们实在太过分了!”赵雨凝实在忍不住站了出来说道。“你也想和他一起离开吗?”陈卓虽然也有些贪婪赵雨凝,但有欧阳静雪在,所以他根本成功不了,所以对赵雨凝并不是特别好的态度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欧阳静雪站了出来冰冷的说道。“我说的不对吗?她一个人要反对我们所有人,难不成我们要听她一个人的话?”陈卓直接带动群众,让欧阳静雪无话可说。欧阳静雪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她不可能让赵雨凝因为李信被别人孤立,所以拉开赵雨凝说道:“她说的话不用听!”“为什么!李信明明就是好人!”赵雨凝很不理解的说道。“够了!就因为半条鱼!你就这么相信他,如果别人给你一条鱼,那你就不得跟人家走了!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他是什么人,别人看不清楚吗?你非得要为他和这么多人唱反调吗?”欧阳静雪冷冷的说道。赵雨凝显然被欧阳静雪的态度吓到了,但她依旧倔强的说道:“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说李信,在我看来,他就是个好人,或许是因为那半条鱼,或许也不是,但现在我就相信他,不就是一起离开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小雨!你……”欧阳静雪显然因为刚才的语气有些后悔,所以看着赵雨凝欲言又止。“呵呵!你……”陈卓冷笑两声,正想开口说话,但却被欧阳静雪打断。“你给我闭上嘴巴!”欧阳静雪眼神冰冷无比道。陈卓被欧阳静雪吓到了,一时间居然真的没有开口,但反应过来之后的他立马又恼羞成怒起来,眼神深处闪过一丝阴霾之色,看着欧阳静雪突然有了些想法。换在以前,陈卓肯定不会有什么想法,但今时不同往日,在这里,只要自己掌握了话语权,到时候总有办法让欧阳静雪服软。“小雨!我知道我说的有些过分,而且你说的也是有些道理,所以我觉得还是让李信留下来吧!”欧阳静雪安慰了一番赵雨凝,然后对着陈卓说道。陈卓思考片刻,觉得倒是可以留下李信,在他看来,李信特别容易拿捏,想要对付他,随时都可以,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让李信留下,他也没有损失什么,还能更好的折磨李信,而且不仅可以买一个人情给欧阳静雪,也可以让赵雨凝对自己的好感大幅度提升,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买卖。“既然欧阳校花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给他一个机会,但我们要时刻监视他,不能让他有作恶的机会,而且李信还要出力,为我们去寻找更多的食物,以此来赎罪!”陈卓十分恶毒的说道。这哪里是让李信留下,而是想控制而且还榨压李信,完全比一些无良地主还恶心。“哼!不用了!”李信冷哼一声道,他才不会留,更不会答应陈卓的要求。“你要知道离开了我们!你还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吗?”张钰琪在一边冷冷地说道。“没有我找到的食物,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理直气壮说话?”李信嘲讽的说道。“你……”张钰琪突然有些底气不足起来。因为李信说的确实没错,自己是吃了李信的食物,但李信也太令她讨厌,而且张钰琪本身也看不起李信,所以才会一直和李信过不去。“小雨!你看!我们也让他留下了,可是他自己要走,所以你也不用再为他说什么话了!”欧阳静雪见赵雨凝似乎还想说什么,于是抢先一步说道,直接打断赵雨凝的念想。李信也很感谢赵雨凝,但他也知道没必要因为自己而被其他人疏远,所以直接走到旁边,把地上的书包捡起来,然后衣服放到里面,时候正准备捡起一包零食,但却被别人拦住。“怎么?这可是我的东西,你们还想硬抢不成?”李信冷笑两声说道。“呵呵!只不过是几包零食,放手,让他带走!”陈卓冷笑几声说道,在他看来,既然李信这种人都能找到食物,他们这么多人还怕活不下去吗?陈卓在学校就比较得人心,哪怕在这荒岛上,他依旧表现得比别人优秀,所以他的话,大多数人都还是会听的。李信把零食抽了出来,然后一包一包的放进去书包,随后背了起来,撇了一眼陈卓等人,然后离开。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张钰琪见到李信落寂的背影,心中不由想到。张钰琪赶紧摇了摇头,嘴角露出几分自嘲,她怎么能关心李信呢?林璃的眼神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赵雨凝倒是显得有些生气,鼓起嘴来不理会欧阳静雪。欧阳静雪眼中微微失神,但随后又坚定下来,她欧阳静雪做事,没有后悔之言。陈卓看着李信的背影冷笑两声,在他看来,李信到时候吃完那几包零食,就会灰溜溜的跑回来求自己,所以对于李信,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先把树上的椰子摘下来!我们要把一切的资源收集起来,然后再进行分配!”陈卓立马开始下命令,他已经想好了,要一步一步来,慢慢成为这些人当中的领袖,到时候自己就能伸手来对附林璃她们。李信离开陈卓他们,来到藏东西的地方,见红酒那些东西还完好无损的放着,于是准备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而且最好离陈卓他们远一点。李信把书包放了下来,然后坐在旁边,摸了一下口袋的烟,抽了一根出来,然后点上。“咳~咳!”李信吸了一口烟,忍不住咳嗽两声。他虽然抽过几次,但还是有些不适应,他完全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会喜欢这种东西。

穿梭诸天之长生
客户端下载

穿梭诸天之长生
电脑版客户端官方下载安装

玄幻  |  宁茯苓

“安夏,原来你是我们策划部的啊,你不知道,公关部的那群美女都羡慕死了。”我尴尬一笑,没想到自己在公司的女孩子心中,很受受欢迎的。“大家好,我叫安夏,希望各位多多的给予支持。”“安夏,为什么放着助理的位置不要,却要选择和我们几个人一起挤一间办公室呢。要是我,我就宁愿坐在单独的办公室里,一个人多自由啊。”我说:“你不觉得几个人坐在一间办公室里,更热闹嘛。真要是你一个人坐一间办公室,多无聊啊,想找一个人说话都没有。”“同志们,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新同事加入我们部门,欢迎策划部的安夏同志。”大眼镜妹妹提议着,掌声在策划部的办公室里响起。我能感觉出,这里是一个很有凝聚力的团队,他们的谦和,让我第一天就喜欢上了这个办公室里的一切。接下来,他们逐个的把名字作了介绍,我用心的记着。大眼镜的名字和她人一样可爱,赵巧巧,她是我们办公室里最活泼的一个女孩.办公室里的人都说,巧巧就是策划部的一个宝,有她在的一天,就有大家的快乐。巧巧当仁不让地对大家拱手,客气一番。她的这个调皮动作,引起大家的一阵欢笑。当大家都被巧巧这个乖宝逗得十分高兴的时候,一个美女站在门口,这个美女我见过,就是我早晨刚到公司来的时候,是她把我带到了胡经理的办公室里。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冉倩,一个很可爱漂亮的女孩。冉倩站在门口,看到我们办公室的气氛很好,笑着问道:“你们在聊些什么呢,这么开心?”巧巧好像是故意想逗大家的乐子,她把我朝前面一推,差一点就把我推到了冉倩的身上,吓得冉倩赶紧后退了几步。“看到了吗?”冉倩不明白地问道:“什么?你们办公室不就是几个人吗。”“看到这个了吗?帅哥,我们办公室新来的。”我回过头去,看着巧巧,“巧巧,你要干嘛?”“炫耀一下,你现在是我们策划部的招牌,形象代言人,以后,我们策划部有什么重要公关的活动,就委派你为代表,代表我们策划部,跟公司的其他部门接触,要让其他部门眼馋一下。”巧巧好像是说给我听,也好像是在说给门口的冉倩听。冉倩撅了一下嘴角,也开了玩笑。“巧巧,不会安夏才来第一天,你就看上人家了吧。”“咋个,不可以啊。不抢先下手,以后想下手,恐怕都没有机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公关部的那一群美女,单身的还多着呢,要是让他们和安夏混熟了,能放过安夏啊。”“那你这就叫近水楼台先得鱼。哦,不,是先下手为强。我看啊,你干脆生米煮成熟饭,别人想要抢安夏,那时就没有机会了。”“要想得到安夏的人,首先要得到安夏的心。生米做成熟饭有什么用,那还不就是夜痴情。”“看不出来,我们的巧巧早就有了计划,就是不知道我们的安哥哥愿不愿了。对吧,安哥哥。”冉倩好像故意要逗巧巧,也摆出一幅不饶人的架势。两个年轻姑娘你一句,我一句的闹着。我和办公室里的其他几名同事就当成是在看热闹,不时的笑两声,来增添一下她们的气氛。巧巧说:“不?茉趺囱衷诎蚕氖俏颐堑娜恕!?“你这话又说得不对了吧,安夏是我们安雅尔公司的人,他不光是你的同事,也是我们的同事。安夏哥哥,你有女朋友了吗?”冉倩在和巧巧斗了一阵子嘴角以后,突然话题转到了我的身上,问上了我感情方面的问题。我想到了心里藏着的女人,苏雅,她在我心中,已经成为了我的女人。可是,苏雅不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的老板,是我只能在夜里躺在chuang上的时候,悄悄去想念的女人。巧巧也追问着。“安夏,你还没有女朋友吧?”这会儿,策划部的几个同事,加上行政部过来的冉倩,都把目光盯在了我的身上,期待着我的答案。难道,我有没有女朋友这个问题,她们真的关心吗。我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她们眼中的宝呢。我回答:“目前还没有。”巧巧抢着说了一句,“那就是没有了。不过,没有关系,公司里的美女多,不用担心会成为老光棍。”“我听说,公司里有规定,不许同事之间谈恋爱,对吗?”我想起了刚才在苏雅办公室里,苏雅说的这句话,于是,我拿了出来,想要证实一下。冉倩鼓着一对大眼,讶异地问道:“谁说的啊?”“有这回事情吗?”“当然没有,谁告诉你的?”“我只是听说的,是谁说的,我也记不起来了。”这个问题还没有谈论完,策划部的另外几个人都嬉笑了起来。我这才明白,是苏雅给我开的玩笑,或者,苏雅说的这句话中,还包含了其他一层意思。不会是......我心里突然乐了一下,苏雅的心里,会在乎我吗。这个问题一下子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想到了苏雅,想到了她那迷人的笑容。巧巧拍了我的肩膀,对我说:“安夏,别相信刚才你说的那话,公司怎么会有这样的规定呢。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安雅尔公司这么多的美女,那不是全部都要拱手让外面的男人占便宜啊。”我笑着,对巧巧说:“巧巧,你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公司就应该合理利用资源。安雅尔公司里的美女,也是公司里的一种资源,我们就应该合理的利用。”“安夏,我支持你。如果你看上了公司的那位美女,给我说一声。如果你不好意思开口,我帮你说去,我还从?疵挥懈说惫饺四亍!?冉倩又来上了,似乎,她和巧巧凑在一块的时候,口水战争就会爆发。“安夏,你听出巧巧话里的意思了吗,如果你想在安雅尔公司找女朋友,巧巧就愿意当你的女朋友。”“那又怎么样,安夏这么好看,只要他愿意,我就愿意。”“你就先美吧,晚上回家做chun梦。”“有些人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干脆去给苏总打一个申请,调到策划部来得了。”身边的一位男同事看不下去了,问了冉倩。“倩倩,你不会也是专门过来看安夏的吧。”这下,冉倩才做了一个惊愕的表情出来,好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一样。“哎哦,我差点忘记了正事。刚才苏总说了,为了欢迎新来的几名同事,今天晚上一起聚餐以后,到大歌星去嗨一下。”巧巧反应最激列,疑惑地问了一句。“真的啊?”“时间,下班后一起出发,吃饭地点暂时还没有定。”“苏总早就该带我们去大歌星了,算算上次去的时间,恐怕有三个月了吧。”“我的任务完成,回办公室。各位,记下了啊。拜拜,安夏,拜拜。”冉倩转身离开的时候,莞尔一笑,冲着我们挥手。“各位,还有一个小时下班,努力的工作吧,别辜负了苏总对我们的关心。”巧巧说完,率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游戏下载大全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app客户端下载

    玄幻  |  星千语

    “是,科长。”唐洋马上起身,带着十个行动队队员出发,很快就到了桐城路三号,把本田的房子包围了。唐洋敲门,开门的人是李少华。唐洋将他一把推开,大摇大摆带着两个队员走了进去。“你一个小小的丨警丨察,也敢闯进来?”李少华跟上来,问唐洋。在外面看不出这房子有什么特别,但是进到里面以后,唐洋已经感觉出来不对劲,这房屋构造一看就是日本人住的房子,茶几很矮,和膝盖差不多高,两旁铺着榻榻米,门也是推拉门,不是寻常老百姓家的样子。他不敢再往里走,伸手拦下了后面的两名队员,立马换了个笑脸转身对李少华说,“对不起,我们刚才抓到一个人力车夫,他说他是你们的人,我是来核实一下。”李少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笑一声,“你不要脑袋了?你们厅长都不敢来,还不快滚!”唐洋已经吓得手心冒冷汗,赶忙唯唯诺诺地点头,扯着队员快步退了出来,到门口挥手,“收队!”走的时候,还不忘点头哈腰地对李少华说,“抱歉,打扰了。”李少华没理他,将门关上了。“什么情况?”里屋的本田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先生,是你才发展的那个胡耀祖,被丨警丨察厅给抓了。”李少华毕恭毕敬地说。“是吗?”本田不咸不淡地说,转身回房了。唐洋收队,快速回到丨警丨察厅,给张大志汇报工作。“报告科长,桐城路三号住的真是日本人!”唐洋说。“叫什么名字?”张大志惊讶地看向唐洋,“还真是日本人?”“是日本人,名字,没敢问。”唐洋低头。“我说你们是饭桶你们还不承认,万一是假的日本人,吓唬你的呢?他们得到消息就逃跑了!蠢猪!”张大志骂人,都用最难听的字眼。唐洋他们早就习惯了,也不敢顶嘴,回答道,“我留了眼线在那儿观察,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回报情况。”张大志想了一会儿,慢悠悠起身,背着手回到自己办公室。“那人力车夫怎么安排?”唐洋追到办公室问张大志。“老规矩,人都跟丢了,只能拿他垫背,上面要问起来,就说抓到一个跑腿的。”“明白。”唐洋点头。“拷打一天,晚上就特别处理。”张大志靠在办公室后面的大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唐洋便轻轻退了出去并关上门。胡耀祖被打得遍体鳞伤,伤口一阵一阵地痛,直冒冷汗,现在就剩下代源在刑讯室,他求饶地看着代源,“大哥,我说的是真话,我真的是给日本人干活,我是帮他们跟踪书店老板。”“好,我们知道了,你跟踪人,有没有对谁说过?”代源坐下来,打人也打累了。“我没有对谁说过,你们放了我吧。”胡耀祖继续求饶,真怕小命就丢到这里了,他现在知道自己是生死未卜。“一会就放你。”唐洋走了进来,坐在代源旁边开始吸烟。“谢谢,谢谢大哥!”胡耀祖高兴地说,刚才那个科长走了,两个人也不打他了,他猜想他们是怕日本人的,所以真要放了自己。“你来一支不。”唐洋突然问胡耀祖。“我不吸烟。”胡耀祖摇头。“唉,那你这辈子可能吸不上了。”唐洋却说。胡耀祖听完这话,心凉了,还以为是要把自己放了,原来是杀了?他心里翻来覆去地想,跟踪人的事,只跟苗大爷说过,难道是他通风报信?胡耀祖有些怀疑,却不敢肯定,想着都是同胞,不能冤枉了苗大爷,所以没将怀疑告诉面前的两个人,不说也死,说了也死,何必再让苗大爷跟着一起死,最起码苗大爷一直对自己挺好的。天黑的时候,来了几个日本军人,把胡耀祖押上车。车上还有几个人,个个精神都不错,但是他们都和胡耀祖一样,全身上下都是伤,还都带着手铐和脚镣。他们不怕死吗?胡耀祖看着身边的几个人,心下奇怪,这些人比自己伤得严重,有些人,身上的伤口都在化脓,很显然已经受刑很久了,而且他们手铐脚镣带着,看起来就像是重刑犯,可是为什么每个人都精神很好。没人说话,没人告诉他为什么,他也不敢问,胡耀祖只知道,现在他恨本田,就是本田让他去跟踪书店老板的,现在自己出事了,本田也不管了。“快,下车。”一个日本人说着一口怪腔怪调的中国话,胡耀祖挨着其他人,一个个下车,去到了一间冷冰冰的大房子,地上都是污血,很臭。“排好队。”又是怪腔怪调的那个人说话,但是大家都能听懂。胡耀祖现在才知道,原来去死也要排队,他看了看这房子,三面都是墙,后面全是拿着枪的日本人,就算跑得再快,也跑不出去。还以为自己会出人头地,原来,是要人头落地,早知道就不出来了,在家和大哥一起种地多好,也不知道父亲身体怎么样了,唉……这时候来了一个汉奸翻译,梳着油亮亮的一片瓦发型,“你们可以喊口号。”一个日本士兵举着枪,对着其中一个人,那人视死如归,甚至还冷笑了一声,才高声呐喊,“红党万岁,打倒日本鬼子!”砰一声,日本兵开枪了,那人随着枪声倒地,头上的血像水柱一样喷射出来,两个日本兵见怪不怪,走过去将他拖走了。胡耀祖吓得发抖,双腿发软,不经意地往后退了两步,这是他第二次亲眼看到杀人,也是第二次见到血从一个人的脑袋里飙出来。别说身上有伤,现在他就算一点伤没有,也没办法逃跑了,因为全身都瘫软了,站都站不稳。和胡耀祖一起来的人却不同,个个都是硬骨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真的不怕死,每个人都大喊着同样的口号,然后在枪声后死掉了。现在轮到胡耀祖了,翻译转身对他说,“你现在可以喊口号了。”一个士兵用枪对着胡耀祖,胡耀祖不知道要喊什么,犹豫一下,大声哭嚎,“爹啊,孩儿不孝,不能给你送终了!”砰,枪声响了,胡耀祖也随着枪声倒下了,满地是血。“枪下留人!”一个男人冲了进来,看到胡耀祖倒在血泊中,失望地跺脚大声问,“他死了?”“方厅长,我听到你的声音,已经来不及了,开枪了。”开枪的日本兵说,翻译在一旁翻译。“来晚一步。”这个被叫做方厅长的人叹气。日本兵却笑着说,“方厅长,他应该是被吓晕了,我的子丨弹丨还没碰到他,他就倒下了,我开枪的时候,手高了一点。”方厅长听了这话,马上走过去,踢了胡耀祖一脚,“行了,别装死了。”胡耀祖一动不动。方厅长蹲下去翻看他的头,好像真没受伤,地上的血不是他的。方厅长拍拍胡耀祖的脸,“死了没有?没死说话!”“我在天堂还是地狱?”胡耀祖说话了,声音软绵绵地飘。“他没有死!”方厅长起身,高兴地对日本兵说。

    穿越时空的杀手
    玩家分享

    穿越时空的杀手
    版本旧版

    玄幻  |  璃兮

    “你的眼界也只能看到这里。”“但,已经足够!”到了这份上,徐文章哪有什么心思再跟金锋斗嘴斗硬。急切疾步上来,叫店员拿来专用工具,也不在乎损伤不损伤景泰蓝了。用专用工具在花觚的方形细腰底部挑了一毫米的颜料下来。再把民国那件景泰蓝胭脂盒的颜料取下来一比对。瞬时之间!徐文章如遭雷击,面色惨白,倒退几步,痛苦的捂住胸口,整个人都傻了。“珐琅原料一模一样!”“假的。是假的!”“这怎么可能?!”“我……打眼了……”“打眼了……”见到这般情形,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了答案,不由得悚然动容。这件景泰蓝花觚竟然是假的!博雅斋老板徐文章打眼了!堂堂锦城古玩协会副会长居然在一樽景泰蓝花觚上打了眼。这在圈子内可算是大新闻了!曾子墨也在这时捂住了小嘴,直直望着金锋,双眸深处尽是惊讶和震颤。围观的一个富豪小小声声的发问,对金锋的称呼也改成了先生。“请问这位先生,明朝景泰蓝铜胎杂质多,胎体有砂眼,到了清朝工艺提升,胎体几乎完美无缺……”“这个胎体的砂眼跟明朝的几乎一模一样,怎么却又成为了光绪的了?”金锋淡淡说道:“老天利仿造景泰年制的。”“为了多卖洋鬼子的钱。”“只生产了一批,不出九十件!”此话一出,众人尽皆动容,现场更是炸了锅。这话说完,只见博雅斋老板徐文章紧紧揪住胸口,浑身哆嗦,双眼无神,面无血色,喃喃自语。“两千万!”“两千万呐……”“我——好恨——”这时候,金锋却是冷漠一笑。“乾隆时期的景泰蓝在民国初年一件就能卖一千块大洋!”“老天都城。一千块大洋,足够一个小康之家生活十年,衣食无忧!”“景泰时期的景泰蓝虽然没有乾隆时期的精美……”“但是,景泰时期的景泰蓝流传甚少,件件都是官窑重器。”“其价格并不低于乾隆!”“你,刚才夸口假一赔十……”顿了顿,金锋寒声说道。“我说过——”“你——赔不起!”噗通一声响,徐文章瘫倒在地,双眼翻白,早已吓晕了过去。在场的几位富豪玩家都知道景泰蓝的巨大价值。早在十年前,清乾隆一对掐丝珐琅多穆壶的成交价就达到了九千万。在年港岛佳士得秋拍上,一对清雍正御制掐丝珐琅双鹤香炉落槌价则达到了上亿。虽然最近几年景泰蓝价格不景气,但这樽名义上原产乾隆时期的景泰蓝花觚徐文章可是花了近两千万才拿到手。两千万,只是本钱。卖给曾子墨曾家,虽说只赚佣金,但也得两千五百万!如今被鉴定为假货,亏了不说,自己夸下海口假一赔十,那就得赔两亿五。饶是徐文章做了三十年古董生意,赚得盆满钵满,身家也不过区区上亿。这一次打眼将赔得倾家荡产!这还不算什么。自己辛辛苦苦三十年在古玩行里摸爬滚打建立起来的名声被毁。从此以后,在这个圈子里再也混不下去。这个跟头栽得太大!加上这次自己的雇主,也就是曾子墨,来头非同小可,尤其是曾子墨的爷爷,那可是一方巨擘。自己竟然卖假货给曾家,将来一旦被高人揭穿,没人能承受得起曾家的报复,自己粉身碎骨都难辞其咎。几个富豪藏家们俯视着昏厥倒地的徐文章,神色各有不同,暗地里也是摇头叹息。同时,也对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青年充满了敬佩和尊敬。更有些畏惧。金锋面无表情,一脸冷峻,冷冷的看着徐文章。虽然不知道景泰蓝在如今世界的价格,但看徐文章从嚣张跋扈到现在的晕迷不醒,心里却是波澜不惊。接下来的事却是令人有些不可思议。片刻之后,徐文章缓缓醒转,艰难的站起身子,垂头丧气,失魂落魄,整个人苍老了十岁,那还有半点锦城古玩协会副会长的样子。“是徐某栽了,对不起曾总。”“终日打雁,到头来却被雁啄了眼睛……”“愿赌服输,徐某甘愿受罚。”“徐某一辈子的心血都在这家店里,从今以后这家店就归曾总名下。”“锦城再无博雅斋,再无徐某人。”曾子墨轻摇玉首,轻声说道:“这是我朋友的一时气话,徐叔别往心里去。”“徐叔的为人,爷爷和父亲都了解。”“还好没有把这花觚搬回去,倒也没什么大碍。”“爷爷和父亲那里我会去解释。”“下面还得麻烦徐叔再帮着家里寻摸件好东西,你知道,我们时间很紧。”这些话从曾子墨嘴里出来令在场的富豪们倍感惊讶之余,又复赞叹曾家不愧是屹立三世的锦城豪门望族。心胸气度令人佩服。听到这话的徐文章如蒙大赦,浑身径自颤抖起来,当着众多人的面竟然老泪纵横,深深的向曾子墨鞠躬道谢。而旁边的金锋却是对此不置可否,依旧一脸冷漠,不发一言。走出门的当口,徐文章鼓起勇气朝着金锋开口问道。“请问先生大名。”金锋头也不回,冷漠回应。“你不配问。”几个富豪也追到门口,遥望金锋背影,暗地惊骇。从此圈子里也多了一个传说。有一位少年,竟然连手都不上,单凭肉眼一看,就把纵横圈子里三十年的徐文章给打跪下了。跟着曾子墨出来,曾子墨与金锋并排而行,偶尔偏转臻首侧望金锋,瑞凤双眸中充满了好奇。好几次欲言又止,却是难以启齿。这是一个谜一样的男子。虽然穿着褴褛,但脸上那份坚毅和冷酷却令人望而生畏。终于,曾子墨鼓起勇气,娇声细语。“对不起啊,刚才我真的,没看不起你的意思……”“我,就是有点好奇……你都没上手就看出来那是假的了……”“你很……厉害。”好闻的异香幽幽淡淡,传入金锋鼻息,那是纯天然的女子体香。清幽如雪兰,淡雅如茉莉,勾起金锋心底最深处的回忆。忽然间,金锋转过头来,正正与曾子墨对视。黑曜石般深邃静谧的眼光透射过来,宛如一尊神像。一瞬间,曾子墨只觉得芳心一抖,连呼吸都已经停止。金锋随眼一扫,落向远方。曾子墨心底微微失落,因为自己发现金锋刚才的注意力根本没在自己身上。曾几何时,锦城曾家最骄傲的公主竟然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无视了。“我怎么这样在意他……”忽然间,曾子墨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