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360章 重生腹黑小王爷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更新时间:2021-04-12 15:08:07

我要打赏
登陆网站
打赏共274118恒币
策划技巧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下载专区

我要评论
优势升级版
评论共4881条
指导玩家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支持可靠

书友还读过

穿越之重返高中时代
    app客户端下载

    穿越之重返高中时代
    玩家分享

    玄幻  |  初夏

    等人群都散去之后,季幼青才走出树荫,朝学校大门走去。“杨主任。”季幼青主动喊道。杨主任脖子上还有不知被谁抓的抓痕,听到季幼青的声音,他暂停了与丨警丨察的交谈,转头看过来。“季老师?”他注意到季幼青走来的方向,问了句,“你是刚从医院回来吗?”季幼青走到他面前点头,同样也和身边的丨警丨察打了招呼。和杨主任说话的两个丨警丨察,就是今天一大早来学校给她录笔录的两位。他们刚从学校离开不久,去附近派出所了解情况,就听到学校报案说文秀岫的母亲带了记者来学校闹事,所以又跟着派出所一起出警了。“季老师是去医院看文秀岫?”那个女警眸光锐利的在季幼青身上打量。季幼青心中无愧,也任由她打量。“是的。”“文秀岫现在情况怎么样?”女警紧接着问。他们原本打算去完派出所后,就去医院的。关于文秀岫现在的情况,不仅丨警丨察在意,学校也很在意。杨主任也跟着问,“季老师,你问清楚文同学是为什么自杀了吗?”在三人期待的眼神中,季幼青遗憾的摇头。“她虽然醒了,但是一直不肯说话,拒绝和外界交流。对不起杨主任,我什么都没问出来。”听到这个答案,杨主任说不失望是假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不能怪在季幼青身上,只能反过来安慰道:“没关系,这也不怪你。”两个丨警丨察对视一眼,心中有了决定。女警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去医院看看,或许我们能问出点什么。”杨主任眸中一亮,感激的道:“如果是这样就太好了!希望两位丨警丨察同志能早日调查清楚,还我们学校清白。”两个丨警丨察没有再说什么,告辞之后,就开车朝医院的方向去了。杨主任和季幼青一起走向学校,杨主任问,“季老师,你还有其他办法让文秀岫开口吗?”季幼青在路上已经想过了,此时也不担心杨主任追问。“我先去她班上了解一下,再和她的老师谈谈,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等放学后,再去一趟医院。”杨主任一边听一边点头,“这也行。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在这件事上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可以直接找我,或是找校长。”“谢谢杨主任。”季幼青真诚道谢。在去高二教学楼的岔路口,季幼青想起了文秀岫的母亲,便问杨主任道:“文秀岫母亲那里……”一提到这个人,杨主任的眉头都皱得打结了。季幼青继续道:“我去医院的时候,听管床医生说她去上班了。但是,她却出现在了学校门口,还找来了记者。”后面的猜测,她一个字没说,她相信杨主任能猜得到。果然,杨主任脸色变了变,对她道:“好,这件事我知道了。季老师你去忙你的,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咱们两个及时沟通,我的联系方式咱们教师群里就有。”季幼青点了点头,目送杨主任匆匆离开。等杨主任离开之后,她才继续朝前走。回来的路上,季幼青有发信息请林璇帮她查了一下高二三班的课表,也就是文秀岫所在的班级。现在这个时间,是早上第三节课刚上,高二三班正好是体育课。操场在高二教学楼的后面,季幼青绕过了前面的教学楼,穿过一个小花园,就看到了正在操场上跟着体育老师上课的同学。文秀岫的事,学校里根本没办法封锁住。她是在学校厕所里自杀的,救护车、警车都来了,众目睽睽之下,已经上高中的学生们,又怎么会猜不到发生了什么?季幼青走到操场边缘看着高二三班的学生,他们的课业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影响,但是心理上呢?离季幼青站着的位置不远的树荫下,有两个女生坐在椅子上,看着操场中的同学,小声的说着话。身为过来人,季幼青立即就反应过来她们为什么没有上课。想了想,季幼青朝两人走了过去。“你们好。”季幼青走到两个女学生身边,主动的打招呼。正在小声交谈的两个高二三班女生,突然听到有人说话,立即抬头看向季幼青。在看清季幼青长相的时候,她们怔了一下,便想起眼前的人,是学校新来的心理老师。这学期开学后,已经给他们班上过两次课。“季老师。”“季老师好。”两个女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神态拘谨。“不用起来,坐吧。”季幼青对她们笑道。她的笑容一向给人很温和,亲切的感觉,也让两个女生放松了紧张的心情。操场上,传来吹哨的声音。三人都抬眸望去,高二三班的同学们,已经开始按照体育老师的要求,围着操场跑了起来。两个女生坐的椅子很长,足够容纳三个人坐下都不会拥挤。季幼青主动道:“不介意我在这坐一会吧?”两个女生连连摇头。这可是学校的老师,她们怎么敢介意?季幼青笑着坐下后,侧目看向她们道:“怎么样?肚子很疼吗?要不要去医务室?”“不用不用,其实也不是很疼,就是做不了剧烈运动。”其中一个女生忙道。另一个女生也跟着点头。季幼青道:“嗯,这种感觉我很懂。”说完,她还冲两人眨了眨眼睛。这俏皮的一幕,顿时拉近了三个女生之间的距离。季幼青顺着她们这个年龄比较关心的话题和她们聊了起来。等操场上的跑圈结束后,上课的同学进行到下一项运动中时,季幼青才把话题一转,问两人:“你们和文秀岫熟悉吗?”两个女生都摇摇头。她们的反应很自然,也很放松,没有丝毫隐瞒和迟疑。如果季幼青一上来就问关于文秀岫的事,恐怕两人会因为紧张,而下意识的隐瞒一些有用的线索。而不是像现在,自然主动的配合季幼青。“季老师,文秀岫性格很闷,在班上基本上都不说话。”“是啊,感觉她像隐形人一样,没见到她和谁走得近。”两个女生挽着手臂,对季幼青道。季幼青问,“她一直都是这样吗?”“是的。”其中一个女生点头。另一个女生倒是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高一的时候,她偶尔还会说几句话。可是到了高二,她几乎都不和人接触了。有时候老师叫她站起来回答问题,她说话的感觉也怪怪的。”“怪怪的?”季幼青敏锐的抓住了这个点。说话的女生点点头。“就是……我也说不太上来。反正就是觉得,如果是女老师叫她回答问题,她还算正常。但,如果是男老师叫她,她就会很紧张,而且大多数都回答不上来。”“会不会是她刚好碰上了自己不会的题,所以紧张?”季幼青猜测。可是,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却齐齐摇头。“不会啊!有些题很简单的。比如就像教语文的龙老师,叫她朗读课文,她都紧张得开不了口。”女生很积极的举例。

    穿书成女版唐僧去取经
    资源下载平台

    穿书成女版唐僧去取经
      ios下载平台

      玄幻  |  柒萧

      那拉提山如一块绿色的翡翠横卧在巩乃斯河畔。山势高大雄浑,威而不猛,秀而不媚。位于那拉提山东侧的大东沟是公园的主景区,沟深近公里左右,这里山清水秀,草甸林灌相间,错落有致。临河之处是旅游者落帐之胜地。山涧峡谷幽深,两岸峭壁陡立,怪石嶙峋,天造石门高耸入云,洞壑神秘莫测,瀑布飞流,水落深潭,溪流淙淙,充满大自然的神韵,是难得的探幽寻胜之佳境。”张凡快起来,快看草原到了“。肃省来的李辉第一次见如此大如此漂亮的草原有点激动,正在系统学习的张凡被李辉打断了。虽然草原漂亮可张凡没啥心情观赏,昨天一顿酒下来还没缓过劲来,进入系统学习的时候体会不出来,结果一出来不行,又累又饿,张凡感觉现在给他一头牛,他都能吃的下去,给他一张床他能睡到昏天暗地。现在不是学生了,不能随便任性。张凡咬着牙跟随着大部队,巴图很会做宣传,他来之前已经让办公室主任做好了一个大红色的条幅”夸克县医院大学生下乡活动“。午前,巴图让新来的大学生们拿着条幅拍照,这要用来做宣传,当然了这种宣传是让领导看的。没系统前张凡肯定会和院长几个主任拉拉关系,套套近乎啥的,现在有了来历不明的系统,巴结领导的心思了也熄了,全都放在系统了。终于熬到了吃午饭,草原的蒙人的帐篷里放着长条形的矮桌子,大家盘腿席地而坐,当然了帐篷里铺的是地毯。草原蒙菜是主打个原生态、新鲜、豪爽。烤全羊了两只,夸克县特有的熏马肠、大盘鸡、黄焖牛肉,菜一盘盘的朝端,张凡口水都下来。可当穿着民族服饰的服务员端着银碗开始挨个敬酒的时候,张凡再一次的懵逼了,这要饿死的节奏啊。昨天体会的白酒的刚烈以后,打击的他有一股对酒而死的心,真的喝不了。面对领导的劝酒张凡不好推脱,可几个民族小姑娘那是贩子张凡的对手,抡起巧舌,最终劝酒的小姑娘把张凡的那碗酒给喝了,不是被张凡说动的,是被烦的。张凡那个嘴碎,叨叨叨、叨叨叨唐僧一般说个不停,豪爽的姑娘一生气咕噜一下吧给喝下去了,然后带着鄙视的眼光走向下一位。当然了鄙视的眼光是没办法影响张凡的食欲,不停的吃啊吃。草原民族,随便拉出来一个能歌善舞。蒙人的小姑娘不仅唱着歌,唱高兴了还拉着客人们跳舞。别人听歌的时候张凡在吃,跳舞的时候张凡还在吃。那些蒙人小姑娘看着张凡饭桶般的样子更加的鄙视了,没人请他跳舞,正好张凡也乐得自在。年轻能吃是正常的,可张凡已经吃了一个羊腿,一个羊尾巴。还是了不少的鸡肉、牛肉,反正每个菜都吃的很多。系统加身的时候已经强化了张凡的身体,强化的也不逆天。身体消耗增大摄入相应的变大,消化也加速,如果你不消耗,也对应的摄入变少。这也是因为医生这个职业太累,未来的科学家对应的一种程序保护。当张凡吃饱放下筷子的时候。场第三轮的银碗敬酒已经开始。不过居马别克已经醉了,他对象都拉不住他了,非要和人家蒙人小姑娘喝个交杯酒,估计酒醒以后他对象会好好的收拾他的。张凡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表演的时候,发现院长巴图也在观察着大家。张凡想了一想,端起茶杯走了过去,没牛逼之前一定要尊敬眼前牛逼的人物,这是张凡几年小贩生涯下来总结的。走到院长身边,张凡盘腿坐下,边疆省有个规矩是站着喝的酒不算数,所以一般喝酒敬酒都是坐着的,挺人性化的规矩。”院长,我以茶代酒给您道个歉,昨天您给我们接风,结果我丢人。“假不假的不管了,但是态度得有一个,”哈哈,张凡啊,男人喝醉不丢人,不能喝才丢人啊,以后要加强锻炼,来的几个大学生你是,更应该起带头作用,你说是不是呢,今天先放过你,我也拿茶和你碰一杯。我看好你啊“拍了拍张凡的肩膀,和张凡碰了一杯茶。对应的张凡也诚恐诚惶的表示以后一定在院长的带领下迈向未来!给院长敬酒的人很多,张凡说了几句和对方喝了几口茶后,赶紧的让位置给后面等着敬酒的人,巴图说的话像风一样吹了过去,一点都没进入张凡的心,是一句不走心。周末两天,第一天喝的横七竖八,第二天都没啥精神去玩,去草原温泉泡了半天的温泉,打道回府。周一,张凡他们大学生各科主任再一次的来到院长办公室。今天要分科了,小医院的分科是院长一句话的事情,巴图结合学生们的意向综合大家的体质,两天来的表现做出了决定,像李辉的女友王莎想去妇产科,可她豆芽般的身材绝对吃不消,所以巴图把王莎分到了儿科。如居马别克,哈人,和当地少数民族容易沟通,而且性格较开朗,所以去急诊科。李辉去了内科,张凡被分到了外二科。外二科是骨科和脑外。主任努尔五十三岁,骨科副高,他带着张凡回到科室。开晨会的时候把张凡介绍给了大家,副主任石磊脑外的主治四十来岁,吐逊脑外的副高石磊岁数大点,陈启发骨科的住院医师,四十来岁还没执业证,护士长古丽,四十多岁,挺漂亮,不过有点发福了,维人妇女婚后如果不发福,哪表示着老公没本事,生活不好,所以一般维人妇女婚后都会发福。虽然这两天医院带着张凡他们出去玩,张凡也没落下系统的学习,这几天吃的好,精力足,外科基础已经学完,创伤骨科已经刷了一半。张凡也有自己的考虑,县级医院骨科,最多的还是创伤,关节置换之类的应该不多,算有也不会让张凡手的,所以张凡先刷创伤骨科。虽然在系统学习了,可人家系统是有要求的,每个对应的科目必须在实际生活有一定数量的应用才能进入更高一级。目前能看到的数量不少,如一个外伤缝合要达到三百例才回进入肌腱缝合,让后才是神经血管缝合。人家也是寻循序渐进的。熟悉了一周后,按捺不住的张凡开始频繁的跑急诊科,一周过去了,张凡他们科室还没做过一台手术,病号也是小鸟一两只,不是泡病号的是打架住院赖床要赔偿的,正经的病号一个都没。没手术没实际应用,进入不了更高级别的联系,天知道着系统会不会哪天忽然消失了,为了以后幸福的生活,张凡是抓紧一切机会的去实际操作,都有点不要脸了。他不仅去急诊科,还跑去人家外一科普外科去混手术,外一科胆囊、阑尾较多,要不是县医院的妇产科没男医生,他都有心去妇科给刨妇产去缝肚子。外二科主任努尔是哈人,因为快退休了,每天早晨开个晨会去喝酒不管事,天天摇摇晃晃的,副主任石磊脑外的,又不好说骨科的人,再说张凡也不是逃班。而陈启发看着张凡蹿下跳的只能自己嘀咕嘀咕,谁让他没执业证呢。这样,科里只要没事,他去其他科找活干,还抢着干。

      初恋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
        下载链接

        初恋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
        游戏官方版下载

        玄幻  |  璐鱼

        宋叔叔看到我发呆的样子,走过来好地问道:“小泉,你怎么了?”我的笑容有点干涩,摇头道:“没什么。”宋建国抬腕看了下表,点了点头道:“没事你回办公室去吧,小泉,工作要好好干啊!”说完,他回到路边,跟同事们打过招呼,一起朝农机厂的方向走去。我很清楚,农机厂的效益很不好,可因为最近市政府颇为重视,要大力扶植农机厂改革,还拨付了一笔专项资金,要求扩大生产规模,提速发展,农机厂借着这机会,一直在开动员大会,给工人们鼓劲,准备大干一场。我心里知道,宋叔叔对农机厂的感情很深,几乎是把一生的心血都放在了厂里。不过很显然,无论是市政府方面,还是农机厂自身,对当前的形式,都过于乐观了,犯了方向性的错误,要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绝非第二个春天,而是一个冷峻的严冬。最重要的是,现在时间紧迫,若不能及时调整思路,那么最终的结局,将是个悲剧,这个青阳市举足轻重的国有企业,接下来的日子必将不会好过了。我躺在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自己对农机厂的死活其实并不关心,但涉及到宋叔叔,却由不得我了。“不行,必须得做点什么!”我翻身而起,来到书桌边,点了支烟,打开电脑,敲击着键盘开始奋笔疾书……第二天大清早,我依旧是早早的来到局里,照例和刚进门的同事们笑着一一打着招呼。刚进入办公楼,看见资源局一把手张局长的秘书潘奕欣与另一个男同事杨浩两人并肩行走,我张嘴正准备打招呼时……潘奕欣已笑吟吟的道:“早啊,叶庆泉。”“你们早。”我笑着朝两人点了点头,但我刚将目光从潘奕欣转移到杨浩脸时,谁知道杨浩根本没有接茬,只是在鼻子里轻蔑地‘嗯’了一声,居然耀武扬威地背着手走了过去。一直到进了办公室,坐到椅子的我仍在纳闷,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同事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资源局办公室的陈发全迈步走了进来。陈发全径直走到我面前,将手里一个档案袋放在桌子,随后轻轻敲了敲桌子,低声道:“叶庆泉,你是怎么得罪杨浩了?”听了陈发全的话,我不禁一愣,我刚班几天,与对方相安无事,怎么会得罪对方呢,我摊开手,无辜的道:“没有啊。”“没有,你确定?”陈发全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一脸暧昧地问道:“叶庆泉,昨天在走廊,看见潘奕欣和你有说有笑的,你们俩在议论什么呢?”“潘奕欣在练习英语口语发音,问了我一下,其他也没说什么。怎么!你打听这个干嘛?”我淡淡地道。“问一下口语发音,你们俩也能说笑半天?”陈发全听后一脸的不相信,却也没再说什么,之后嘿嘿一笑,竖起拇指,在我面前晃了晃,低声笑道:“你小子牛,有种!居然敢去惹杨浩,这下你麻烦大了,够你喝一壶的。”说完他的话,我不禁有些好笑,杨浩和陈发全这批人是我早一年来局里工作的。杨浩平时善于拍局领导马屁,和同事关系处理的也不错,因为他家庭富裕,他出手又较阔绰,在局里这些年轻人威信颇高。而关键的是,杨浩喜欢这潘大美女,非常喜欢!这件事情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局里很多同事都知道,连局领导们也都略有耳闻。但两人现在却不是情侣,不知道潘奕欣是不是没看杨浩。另外,在自己来局里工作之前,局里有不少年轻人都曾经想来给高启荣当秘书,其包括了杨浩和陈发全这些人,可结果却是……我笑着摇了摇头,他杨浩马屁拍得震天响,却始终得不到局领导的重视,怕是面也知道杨浩的度量太小,没有容人之量,干不了啥大事。而陈发全在局机关里一直都被杨浩压得死死的,但他敢怒不敢言,只能把自己的脾气全都阉割掉,把棱角磨没了,然后静静等待时机。陈发全本来见我占了他看的职位,这几天对我也较冷淡,但这次见杨浩给我脸色看,心窃喜的同时,不由得有了同仇敌忾之心,低头凑到我的耳边,轻声道:“小叶啊,不用担心,咱们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他要是敢找茬,你也可以向面领导反映嘛,他只不过是和办公室贾主任关系好一点罢了,可办公室面还有局长、副局长呢,又不是他杨浩能一手遮天的。”说完,陈发全也如同早杨浩一般,背着手在我办公室里转了一圈,之后转身离开了。等到陈发全出去之后,我“嗤!”的冷笑了一声。以后算杨浩在背后给我使绊子阴我,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我何至于担心这个我早工作一年的杨浩。我心里知道,陈发全这是在挑唆自己去给杨浩找麻烦,在心底我有些瞧不起他,你自己没本事儿,被杨浩吃得死死的,现在却想拿我来当枪使,我叶庆泉当然不会去做那种傻事,那样做的结果,除了给级领导留下极坏的印象外,可没有丝毫的益处。当天晚,我拿着一份在电脑打印的资料,递给宋建国,微笑着道:“宋叔叔,你看看这个。”宋建国接过资料,凝神望去,看到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这个大得不像话的标题,眼皮是猛地一跳。他愣了半晌,才扬起手的资料,吃惊地道:“小泉啊,你这是什么时候写出的材料?”我轻声道:“宋叔叔,最近我一直在看这方面的书籍,有一点自己的想法,昨天看见你在散宣传单页,忍不住写出来了。”宋建国将信将疑,有些生气地道:“小泉,你刚参加工作,现在你的主要任务是尽量将局里的工作摸熟、搞透,而不是耗费精力搞别的东西!”我笑了笑,道:“没什么,宋叔叔,写这份材料不需要多少时间,几个小时搞好了。”宋建国哼了一声,低头翻阅起来,把资料全部看完之后,闭眼睛,半晌没有吭声。“怎么样?”我知道这份东西应该会给宋建国带来一些触动,所以侧过身子,不动声色的问道。宋建国放下材料,思考了好一会,才轻声道:“你是在唱反调,这样不行!”我挠了挠额头,语气凝重地道:“宋叔叔,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农机厂好,听说农机厂最近正在为推进改革的事情,广泛征求意见,其实,这份材料,倒是可以给你们厂领导看看。”宋建国连连摇头,断然回绝道:“不行,绝对不行,这份材料的大部分内容,我虽然不是很懂,可里面写了农机厂的很多问题,还是在和面唱反调,真要交去,刘厂长会发火的!”我笑了笑,摇头道:“宋叔叔,你要是真为了农机厂好,最好把材料递去,否则看这形式,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农机厂会出大问题。”宋建国愣住了,诧异地道:“你怎么会这样肯定?”我有些无奈,努了努嘴,笑着道:“材料里面都写了,有些你可能看不明白,但刘厂长看了,或许会意识到,当前的形势非常严峻,不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反而盲目扩张,农机厂必然面临破产倒闭的风险。”

        楚先生追妻套路深
        资源下载中心

        楚先生追妻套路深
        最新客户端

        玄幻  |  珊璃陌

        现在想想,当年的我确实很幼稚!我来到她家门前,进了屋,老妈正在织毛衣,一件蓝色的高领毛衣,已经到袖子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她在我生日的时候要送给我的,虽然这家人对我隐瞒了很多,但是对我好也是不掺假的,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换成现在,可能想的就有点多了。我问苗苗去哪了,她说还没回来,不是找你吃饭去了吗?我有点慌,她天没黑就走了,没回家吗,老妈也有些紧张,问我你们吵架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说没有,我去找苗苗,慌不择路的走了。我在想苗苗会去哪里,把她可能去的地方都想了一遍,最后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地方是电影院和溜冰场,那是我们约会去的最多的两个地方,我先去了溜冰场,找了一圈没看到人,后来又去了电影院,电影已经放了一半了,我买了票进去,开始一排一排的找,最后一排到第一排都没有。我出了电影院,心里很压抑,沉甸甸的,就像星爷电影里的台词一样。在你面前的时候不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我的脑细胞疯狂运转,突然我好像抓住了什么一样,一个词语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饭店,对了,一定是饭店!我们第一次约会不就是在饭店吃饭嘛。我向那个饭店狂奔而去,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细节忽略了,我平时侦探小说没少看啊,关键时刻还是起作用了。几分钟后,我来到饭店门口,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走到楼上,苗苗果然在这里,桌上六七个空酒瓶,那一刻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我走到她面前,语气轻松的说,苗苗,喝酒不叫我吗?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她抬头看我,大眼睛忽闪忽闪,下一刻,眼泪就夺眶而出,站起来扑进我的怀里,牙齿死命的咬住了我的胸膛,咬的牙齿打颤,咬的我出血,我一声没坑,任她咬着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头,忍着巨大的痛苦。二十年过去了,这两排牙印还在,每次我去洗澡,一会看看左手,一会看看自己的胸膛,这两个女人都给我留下了一辈子的烙印。我何德何能,能让这些女人爱我如此之深,当然后面还有更狠的,老家有个姑娘,大冬天的从几米高的河上跳下去,我都没有勇气下去捞她,是我朋友下去给她捞上来的。女人一旦为情发疯,男人拍马难及,说死就死,当然我也干过这事,不过没死成,不然也没这么多时间在这里写这些了。发泄过以后,她冷静了一点,看着我衬衣上的血迹,有点心疼,问我疼吗我说不疼,她醉眼朦胧,泪花闪烁看着我的脸,和我说我要听你唱心太软,我唱;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我吻她的脸,吻她的眼睛,把她的泪水吃进嘴里,咸咸的,有点苦涩。我和她说,我要娶你做老婆,你愿意吗,我不在乎之前的事情怎么样,我也不想知道过去的你是如何,我只要你以后陪在我身边,好吗?她有点情绪失控,没说话,只是用嘴用她的舌头一个劲的往我嘴里钻,呼吸急促,很明显是动了情了,可是这是在饭店啊,理智让我推开了她。你喝多了,我先送你回家,我把她带下楼,从她的兜里掏出钱结账 (汗啊)她喝了瓶啤酒,还有半斤的白酒之前就喝掉了,酒量不错!我把她背回老妈家,老妈帮着我七手八脚的给她弄到床上,她紧紧的箍住我的脖子,用她的小嘴来拱我的脸,老妈还在边上看着呢,我也是尴尬的很。我说;妈妈她喝了不少,你照顾她吧,我回去了。明天来看她老妈应该也隐约猜到一些什么了吧,看了看我,嗯了一声,就去拿热毛巾去了。我慢慢的走回家,躺到床上,想起我说的话,想起我的决定,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第二天下班以后,我从表叔那里借了块钱,准备请苗苗吃饭,走到商店,老妈和苗苗正准备关门,看到我来了,老妈笑了笑走开了,很明显母女交流过了,我也没怪老妈,以前不知道,现在还不知道吗,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带着苗苗来到另外一家饭店,这家是做川菜的,我和杨来过她没来过,点了两个辣的,也点了两个不辣的素菜,要了瓶花雕加热。她明显不能吃辣,脸上汗都出来了,舌头直伸,我特意关照老板微辣就好,她还是不行,拿瓶矿泉水给他漱口吧,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和她说起了我的家乡,以前也提过,但是没那么详细,她听的很入迷,我说;家乡的小河可不像萧山的小河,萧山的河水又脏又臭,我们那的河水清澈,以前的村民都是直接喝的。夏天的时候,我和哥哥光着膀子,带一条毛巾,一块肥皂,从几米高的地方直接跳下去就洗澡,洗完回家换个裤头就好了。她听得很神往,说以后一定要去我家乡看看。吃完饭她坚持要买单,被我拦住了,说好了我请你吃饭的,然后再请你溜冰去,这一次她没和我犟,以前有几次我是犟不过她的,在溜冰场的时候,有好几个姑娘主动要过来拉我的手,我都婉拒了,我不想让她生气,我一直都在看着她溜,她很开心,红色外套倒映着她红红的脸庞,我发现其实她还是很美的,就那大眼睛就能让人过目不忘,我跑过去拉住她的手,紧紧扣着。没几天以后,我生日到了,中午的时候跑去外面给母亲学校打了个电话,那时候家里还没电话,我一般半个月左右打一次电话到学校,母亲问我什么时候回家,还说今天生日吃什么,我和她说我恋爱了,是个本地姑娘,晚上在她家吃饭。母亲沉默了几秒,她说儿子终于长大了吗?回去和父亲说了他也会很高兴吧。晚上下班,苗苗已经在等我了,她拿给我一件白色的长款棉衣,带着毛内胆可以脱卸下来的让我穿上看看大小怎么样,说是她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问她多少钱,她说不贵,块,我张大了嘴,从来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啊。套上以后,转了一圈,苗苗说,帅,真帅!我也很喜欢那件衣服,后来第二年我没穿的时候就一直挂在家里的,到今天那件衣服还在,还有老妈织的毛衣,那是我第一次收到女孩的生日礼物,此后多年,我很在意女孩给我送生日礼物,我岁那年生日,中午在老婆家吃的,老婆送了一件阿玛尼给我,晚上和哥哥他们吃的,收到的是香烟,打火机之类的东西,吃完晚饭去和小三过,那是我第一个小三,她什么也没买,我大发雷霆,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是你有没有心意。小三泪眼汪汪,连夜跑去给我买了一条皮带,第一个小三也是我这几个三里面最爱我的,最专一的。她根本不图钱。晚上去老妈家,她爸在市里没回来,老妈依然和奶奶做了很多菜,爷爷奶奶每人给了我块钱红包,老妈拿出蓝色的毛衣给我。

        龙钦天下
        规则大厅

        龙钦天下
        推荐

        玄幻  |  白莹

        可是,家族虽然侥幸保存了下来,经过多年的人脉经营,实力也有了不小的增长,可在新时代的“新贵”面前,依然属于第二梯队。而萧晋惹出的祸事,就是把在第一梯队都算拔尖的易家继承人给废了。这祸闯的太大,萧家根本就保不住他,他爷爷只能连夜把他送出京城,又消耗了几个珍贵无比的人情,才让他安然无恙的躲过易家的追杀,以支教的身份藏进茫茫大山之中。易家虽然实力强大,但要想吃掉萧家,怎么着也得崩坏几颗牙,所以萧晋并不担心家里人的安危,无非就是损失一些利益而已,在进山之前,他甚至都抱了就这么老死大山的念头。只是他没有想到,刚到囚龙村的头一晚,一个没文化没见识的小寡妇就给了他狠狠的一记耳光。人家在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犹在为改变命运而努力牺牲着,自己虽然被人追杀的像条狗似的,可家族教育出来的眼界和见识还在,有什么资格就这么破罐子破摔?对得起爷爷二十年来的细心教导,对得起自己吗?所谓“豪门”,还不是人建立起来的,萧家的祖上可以,易家的家主可以,没理由老子不可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老子会强大到哪怕废了易家所有的嫡系子孙,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命的地步。抱着这种生平第一次的雄心壮志,萧晋稍稍调理了一下内息,就踏上了进城的客车。龙朔市,地处华夏中南方,自古便是商业重镇,随着时代发展,更是成为了沟通东西南北的几大交通枢纽之一,经济繁华程度隐隐直追一线大城,谁能想到,在它的治下,还会有囚龙村那样被人遗忘的贫苦之地?虽然只是稍稍离开都市没几天,但萧晋站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丝荒谬的恍若隔世感,自嘲一笑,摇头甩去无聊的思绪,掏出手机叫了个同城速递,然后就走进了一间咖啡馆,要了个包厢坐下。没一会儿,快递员到了,萧晋将那个绣有大红牡丹的肚兜装进袋子,填好单据递过去。快递员一看地址,发现竟然就在马路对面的写字楼,不由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他巴不得每天都是这种轻松的活计,所以并没有说什么。对面写字楼顶层,诗咏国际总裁办公室里,董雅洁正在看一份文件,忽然小腹传来一阵绞痛,让她的俏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片止痛药服下,情况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转,她看看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不加班了。这样想着,她正打算呼叫秘书,办公室门却已经被秘书方菁菁推开了。“董总,有您一份快递,寄件人叫萧晋,他的地址很奇怪,居然是马路对面的品幽咖啡。”董雅洁接过一看,快递上面的寄件人地址果然如方菁菁所说就在对面,眉头不由蹙起。萧晋?名字很陌生,会是谁呢?打开快递伸手进去,触感柔软舒适,像是衣物,等她完全掏出来一看,顿时就气的面红耳赤。该死!不知道又是哪家的纨绔,一个个整天不干正事,就会用这种恶心的方式围着女人转。“给我丢进卫生间的马桶,我们下班回家!”把肚兜狠狠丢给方菁菁,董雅洁拿起手包起身,气鼓鼓的就往外走,可刚走到门前,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回身从方菁菁手里夺回肚兜展开细看,看着看着,一双桃花眼就瞪圆了。天呐!这上面……竟然是“天绣”!这姓萧的什么来头?追女人还真会花心思啊!不得不说,从十五岁开始,到现在三十岁,其间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所送之物里,这件肚兜是董雅洁最感兴趣的礼物。对于本身就是知名时尚设计师的她来说,一件“天绣”肚兜的价值,绝对远远高于几百万的珠宝首饰。这么“有心”的追求者,不见一面的话,实在是无法给自己的好奇心一个交代。当然,只是见面而已,董雅洁之所以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不是因为她眼界太高,而是因为她压根儿就不喜欢男人,这从她刚刚对秘书说的那句“我们下班回家”中就可见一斑。因为方菁菁不仅仅是她的秘书,还是她的“女朋友”。很快,董雅洁就带着方菁菁走进了品幽咖啡,可当她推开快递单上所写的包厢房门后,整个人却惊讶的呆住了。萧晋出门的时候换上了一套周沛芹丈夫的衣服,上身是一件印有“XX水泥”字样的文化衫,下身黑色的粗布裤子,脚上也是一双土得不能再土的回力鞋,灰尘扑扑的,除了一双眼睛看上去自信有神采外,整个一刚从工地上下来的民工。这是什么鬼?虽然董雅洁对民工并没有什么歧视,可自己的追求者竟然是这样的身份,还是让她觉得像是在经历一场荒谬无比的梦。不过,只是片刻之后,她的嘴角就冷冷翘了起来。先不说一个民工是怎么得到“天绣”的,单单是知道她的名字,还能把快递准确无误的送到她的办公室,就绝不会是一个民工能办到的事情。所以,这算是比较新颖的泡妞套路吗?易家的影响力主要在北方,龙朔市不在它的势力范围,至少在大街上,萧晋不用担心会被认出来。因此,他特意把自己打扮成农民并不是为了伪装,事实上,确实如董雅洁所想的那样,这就是他以往惯用的泡妞套路——先声夺人。女人都是被好奇心支配的动物,所以初次见面,男人最首要做的就是给对方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只要能让她们产生出足够的好奇心,开局才算成功。关于董雅洁,萧晋在京城当纨绔子弟的时候就听说过,大家族里面出个“女同性恋”并不奇怪,但是能硬抗住家里的压力,还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以一个华夏本土新生企业,愣是吞并了不少西方主流品牌,这份能力,“女强人”三个字实至名归。他玩过的女人不少,唯独还没尝过女强人和女同性恋,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对这两者合体的董雅洁产生了不小的兴趣,还特意找资料研究过呢!当然,那都是以前,现在的他心思早就淡了,之所以在这个时候用自己的泡妞套路,一点要追求董雅洁的意思都没有,只不过跟女人打交道,不管是追求,还是合作,说到底都无非是打动她而已,殊途同归罢了。“萧先生?”董雅洁率先开口,声音慵懒,略带些许沙哑,有点像轻口味版的斯嘉丽约翰逊,充满了撩人心弦的魅惑。萧晋站起身,微笑:“董小姐,幸会。”董雅洁没有理会他伸过来的手,冷冷的在对面坐下,方菁菁则很自觉的站在她的身后。萧晋也不以为意,看了方菁菁一眼,发现这姑娘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眉眼之间却隐隐有股遮掩不住的媚意,不由对董雅洁的眼光佩服起来。娘的,老子自诩风流,当初还号称阅女无数,如今看来,全加一块儿竟然还没有一个拉拉质量高,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