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第七纪元战记
安卓版应用

第七纪元战记
支持可靠

玄幻  |  怡澜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陈啊,一定要努力啊,我相信你行,这样吧,你先跟小刘去宿舍,安排好住的地方,再去办公室,有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啊。”说这话的时候,她手上的力度大了一些,胸前那鼓囊的东西有些摆动。我看着张指导的脸,点头说好。然后跟着刘姐出来,出门的时候,我在心里骂了一声**。为毛线我这么说,因为我刚才一进去,就从那张指导的眼镜片上看见反射的图像,居然是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这尼玛到底是有多寂寞,大白天的,居然在办公室里看毛片?那张指导虽然跟我聊天的度把握的很好,但是眼里偶尔流出异样的光芒,让我心知肚明,这老女人八成是思春了!都说这女子监狱里多么糜乱,我这才见了一个指导员,居然就遇到这事,有意思,这真他娘的有意思啊!都说这三十如狼四十虎,看着这话一点不假啊。我住的宿舍不知道在哪,跟着前面的刘姐走,期间路过一个用铁丝网围住的校场,那刘姐从前面对我说:“别往校场那边看啊。”她要是不说,我还或许不看,这么说了,我肯定是要偷瞧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这仔细一看,那被铁丝网围成的校场中,有几个穿着深颜色的衣服的人,仔细一看,我去,那不是女囚么!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女囚,而且是在那类似于笼子里面看见的女囚,我看见她们,那些女囚也同样看见了我,就算是我不扭脸,她们也看见了我。对于这些女犯人,我是比较好奇的,本想多偷瞧几眼,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怎么也想不到了。那校场上离我比较近的那些女犯人,居然嗷嗷叫着朝我跑过来,那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看见村里的那疯子跑一样,愣头愣脑的,嘴里还撕心裂肺的喊着:“男人,是男人!”你们见过疯子或者神经病吗,或者说,你们见过动物园的笼子里的猴吗?那些女犯人像是疯了一样,嗷嗷朝着我跑过来,跑的最快的那个已经到了铁丝墙边上了,她使劲从那铁丝的窟窿里赛出胳膊,那棉衣都被撸铁丝撸了上去,露出白花花的胳膊,疯狂的摇晃着胳膊:“男人,男人啊!”更多的犯人都围了过来,有的学着第一个人把手伸出来,有的拽着铁丝网,哗哗的摇晃着,还有女犯人,直接手脚并用,开始爬那铁丝网。我丝毫不怀疑,我现在要是落在她们手里,这些人会把我直接撕烂。在我身边的刘姐冲着那些犯人喊道:“滚,发什么浪,看看你们这些贱货,见到男人就浪起来了,在叫唤,一人扣一分!”我不知道这一分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概念,但是刚才还像是磕了春药一样的女犯人,听见要扣分,都不叫唤了,也不闹腾了,但是她们还眼睛红红的,看的我心里直发毛,虽然没了动静,但更像是暴风雨前面的宁静。刘姐又骂了一会,对着我说:“都是你害的,一个大老爷们,来什么女监狱,看看她们骚的!”说完就在前面带我继续往前走,我不时的偷偷看着铁丝网里的那些女犯人,我们往前走,她们在里面扒着铁丝网,一直跟我们往前走,虽然不说话,但是眼睛是通红的,手都要被铁丝网勒破了。我一直喜欢女生主动,但是第一遇见这事,我还是被吓的不轻。终于是离开了那个校场,又从几个很高的楼旁边绕过,到了管后勤的地方,那发东西的大妈看我像是看鬼一样,发给我被褥还有洗漱用品,我和刘姐走的时候,那老大妈还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又走了三分钟,就到了监狱后面的宿舍楼,这里基本上住的都是监狱里的工作人员,刚一进楼,我就闻到一股味,说不出来是什么味,反正是上学时候进女生宿舍能闻到。一楼还好点,等到了二楼,我就有流鼻血的冲动了,这走廊里面,居然三三两两的挂着几个小丨内丨裤和胸罩,我估计是走廊向阳的原因,这小丨内丨裤各种颜色的都有,虽然不是丁字裤那种的性感内衣,但是花花绿绿,还有的带着蕾丝,看的我都有偷几条回去的冲动。不过那刘姐不合时宜的说着:“看看看,小心长鸡眼!德性!”因为是冬天,这宿舍门都是关着的,所以直到我进了我自己的宿舍,都没有撞见有什么**妹子之类的,不过那内衣丨内丨裤倒是让我看了个够。宿舍是两人一间,但因为我是男的,所以我自己住一间,屋子里两张床,一左一右,有一张桌子,俩板凳橱子什么的一一俱全,甚至还有空调暖气,比我租的房子条件都要好。我把东西放在左边的那张床上,屋里暖气足,我把外套脱了仍在床上,那刘姐冷着脸冲我喊:“干什么,看不见有女士在这,耍流氓啊!”我去,我想狠狠的把这张臭脸给踩在脚底下,但是我刚来,不想惹事,我不知道怎么惹到这狗ri的了,一直针对我,等我熟悉了之后,一定给这王八蛋好看。我也没理她,开始收拾起床铺,刘姐哼了一声,指着墙上贴着的一张白纸说:“这是卫生条件标准,你按照这个来打扫卫生,要是不合格,扣分!不对,扣钱!”我抬头看了看那贴在墙上的条文,点了点头。那刘姐等我把东西收拾好之后,把我重新带回到那个办公楼,这监狱里面的建筑不少,我看见围着铁网的那种真正关押犯人的监狱都有好几幢,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不同监区,还有几个好像是厂房一样的建筑,虽然好奇,但是我也没问。刘姐没带我去张指导那,直接把我带到二楼,到了标着心理咨询的房间门口,对我说:“这就是你办公室,没事不能乱跑,只能在办公室里,下班之后不准乱逛,吃饭后直接回宿舍。”说着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这办公室不小,就在靠玻璃窗户的那块有一张办公桌,一个人的话,这办公室显得空了一些,不过在北面,有一张很大的桌子,一边一个椅子。刘姐从靠窗户的那个抽出一本书,厚厚的,上面写着女子监狱守则,对我说:“你仔细看看这本书,你想知道的是i去哪个,在这上面都有,桌上有电话,但是只能打内线,桌面玻璃上压着所有科室的联系方式,你的警服我待会给你送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说完这话的时候,她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我赶紧说没有,她扭头就走了。等到那刘姐走了之后,硕大的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抬头看了看窗外那还不曾长出嫩芽的树木,心里没有来的发慌,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么,仅仅是来了半天,我对这个地方居然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恐惧。我到底是来工作了,还是来坐监了。我想给大长腿发个短信,但是手机被收了上去,我在通讯录上找有没有什么茹的,但是上面科室比较多,具体叫什么茹的,还真没找到。好在这里还有一个电脑,我打开电脑,开机之后,打开网页,还好,能上网,可是等我上qq之类的聊天软件,我去,居然提示不能上,这东西都被限制了,而且就算是上网,限制的也很多,别说是上黄网了,就算是看黄色图片都不行!

丁日镜穿越了
指导其他

丁日镜穿越了
手机版哪个好

    玄幻  |  舒展

    我微微一愣,诧异地道:“捣乱?是些什么人?”小芳皱着眉头,忿忿地道:“还不都是那些街面的混子,其有个叫大勇的,看了嘉琪姐,三天两头地往咱们这店里跑,赶都赶不走。”我胸口的火气逐渐升起了,沉声问道:“有那个人的电话吗?”小芳摇了摇头,赶忙道:“小泉,大勇在这边挺有势力的,你可别去招惹他。”我摆了摆手,微笑道:“小芳,你别担心,我是想和他聊聊,劝他别闹事儿。”小芳连连摇头,有些害怕地道:“不行,他们那些人都不讲道理的,别到时候打起来,那样你会吃亏的。”我微微一笑,走到她身边,轻声道:“小芳,没关系,你尽管打电话好了。”“还是不要……”小芳刚要说话,忽然神色一变,拿手指着不远处,焦急地道:“真糟糕,他又过来了,这人可真是麻烦。”我抬起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见斜对面的街角处,一个穿得花里胡哨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冷冷一笑,轻声道:“没事儿,来得正好,倒省得我去找他了。”小芳顿时紧张了,拉住我的衣角,忙不迭地劝道:“小泉,千万别冲动,你要是真得罪了大勇,咱们这服装店可开不下去了。”“那不一定!”我冷笑了一下,回到店里,坐在桌子后面,拿起一张报纸,随手翻了起来。那混混很快走了过来,站在门口,往里面瞅了几眼,皱眉问道:“小芳,你们老板娘呢?”小芳赶忙陪着笑脸,道:“大勇哥,我们老板娘生病了,这几天没有过来。”“生病了?”那混混满脸不悦,一把推开小芳,拉了把椅子坐下,骂骂咧咧地道:“切!怕是在装病吧,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不相信,她还能一直躲下去!”这时我把报纸放下,淡淡地道:“你找老板娘有什么事情?”那混混转过头,斜眼睨着我,语气不善地道:“你他妈算是哪颗葱?我凭啥要告诉你?小子,少管闲事!”我笑了笑,气定神闲地道:“我是老板娘的弟弟,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也是一样。”那人撇了一下嘴,满脸不屑地道:“那可不一样,我劝你快点打电话给你姐吧,告诉她,说她再不来,这服装店的生意可要干不下去了,准备关门吧!”我一扬眉毛,厉声的道:“你什么意思?”那混混站了起来,走到桌边,双手扶着桌面,恶狠狠地瞪着我,道:“什么意思?意思是让你传个话,明天午之前要是再见不到她,我把这个店给砸了,让她喝西北风去!”我腾地站起来,但还强压着怒火,以尽量和缓的语气道:“朋友,别做得太过份了,要给自己留一点退路!”“留一点退路?”那混混嘿嘿地冷笑了几声,拿手敲打着桌子,轻蔑地道:“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也不出去打听打听,在这条街,有哪个敢不卖我大勇哥的面子?”我不动声色的走前,猛地抬手是一拳,狠狠地砸在他的鼻梁,怒喝一声,道:“老子敢!”那家伙被我揍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他顾不鼻血长流,发疯般地冲过来,抡起胳膊打,大声骂道:“你他妈到底谁?混哪片的,居然敢跟老子动手,不想活了是吧?”我挡了几下,闪过身子,敏捷地绕过桌子,瞅准机会,飞起一脚,把他踹了个筋斗,低声喝道:“老子是谁不重要,不过,你要敢再到这边闹事儿,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那人摔得七荤六素,眼冒金星,好半天才从地爬起来,用手捂着小腹,虚张声势地恫吓道:“小子,有种的你别走,咱们等会见真章!”我点了点头,回到桌后坐下,拿起报纸,擦了下桌子的血迹,轻描淡写地道:“没关系,你尽管去找人,一个小时之内,我不会离开这家店。”“靠!你牛.逼,真有种别跑,在这等我!”那人回头骂了一句,狼狈不堪地跑了出去。小芳在旁边看傻了眼,这时忙奔过来,哆哆嗦嗦地道:“小泉,坏了,你惹大麻烦了,等会他们那些人过来,非把这里砸了不可,这下可怎么办啊?”我微微一笑,没有吭声,而是摸起话筒,拨了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低声说了几句,放下话筒,微笑道:“没事儿,能摆平,等一会我也有朋友过来。”小芳愣了一下,脸色煞白,惊慌失措地道:“这下糟了,等会非闹出人命不可!”我微微一笑,轻声道:“你要是害怕,先走吧,等会我来帮你锁门。”小芳急得直跺脚,赶忙奔到门口,向外张望道:“好了,你既然不听劝,那我也没办法了,我去隔壁店里等会,要是事情闹大,你记得马报警。”我点了点头,走到门边,拉了把椅子坐下,拿着一张报纸,向外查探情况。约莫十几分钟的功夫,见几个手拿木棒的小混混,大声喧哗着朝这边走来,这些人走在路很是惹眼,路人纷纷停下脚步,向这边张望过来。我微微皱眉,拎起椅子,堵在门口,准备自己先顶一阵子。那个叫大勇的抬手一指,大声吆喝道:“是这小子,弟兄们,给我往死里打!”众混混听了,发出一阵叫喊,蜂拥着奔跑过来,刚刚冲到一半的距离,见一辆警车呼啸而来,后发先至,‘吱嘎!’一声停在服装店的门口。“靠!丨警丨察来了,快闪人!”几个混混见事不妙,叫嚷一声,扭头要跑。警车的车门打开,徐海龙跳了下来,向这些人招了招手,大声喊道:“靠!都不许跑,曹军,秦永泰,刘大勇,李辉,你们几个混蛋,给老子滚过来!”被点名的几人面面相觑,都丢下棍子,慢吞吞地走了过来。徐海龙摘下警帽,拿手往服装店里一指,黑着面孔道:“都滚进去,抱头蹲下,等会再收拾你们,兔崽子,还反了不成!”这几个混混都是打架斗殴的惯犯,进公丨安丨局跟回家一样频繁,自然认得这位刑警队的副队长,因此,也格外听话,众混混早没了刚才的威风劲,都耷拉着脑袋,规规矩矩地进了店里,各自靠着墙边,抱头蹲了下去。徐海龙进了屋子,冲我点了点头,笑着道:“小泉,没受伤吧?”我微微一笑,摇头道:“没有,还好你来得及时,要不然,这些家伙真能把店砸了!”徐海龙点了点头,走到墙边,拎起刘大勇,左右开弓,啪啪地抽了几个响亮的嘴巴,低声骂道:“大勇,刚出来才几天?你又得瑟起来了,是打算三进宫啊?”刘大勇知道自己闯祸了,不敢反抗,而是低眉顺目地道:“徐队,真是抱歉,是兄弟没长眼,惹了您的朋友,我这给他赔礼道歉。”徐海龙伸出手指,戳着他的脑门,厉声道:“记住了啊,下次遇到我兄弟,要绕道走,谁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剥了谁的皮!”刘大勇缩成一团,连连点头道:“徐队,小泉哥,都是兄弟的错,还请两位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徐海龙哼了一声,转过身子,扫视着其他人,叉腰道:“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以后谁再敢来这家店里闹事,被我抓到,一定严办,不蹲个三五年,谁都别想出来!”

    都市超级豪婿
    推荐出品

    都市超级豪婿
    苹果版引导

    玄幻  |  傲晴

    “你已经同意的事,本来不想说什么,不过这件事不说出来,不是我老朱的个性!”朱爱国后来说出的话,田主任不得不考虑很久。朱爱国说:“今天党组会上,刘大明提出秦书凯作为挂职干部,你知道我为什么摇头吗?因为,你没有回家,刘大明就开了动员会议,在动员会议开过的第二天,下面的人就私下问我,单位是不是已经决定推荐秦书凯作为挂职干部?我就很奇怪,我是党组成员,党组还没有开会研究,我作为党组成员都不知道要推荐谁,怎么底下人倒是先得到消息呢?”田主任听了这话,脸色有些凝重起来,他冲着朱爱国抬抬手,意思让他继续往下说。朱爱国继续汇报说:“就在前几天的晚上,秦书凯到我办公室亲自对我说,刘大明早就跟他谈过话了,决定让他当挂职,我起初还不信,又找底下人打听了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得到的答案是相同的。下面的人对我说,书记,现在整个单位的人都在私下议论,说刘大明已经决定秦书凯做挂职干部,这种苦差事,为什么要派秦书凯去呢?原因很简单,秦书凯不是刘大明的人。还有的人说,最近因为王娟的时候,秦书凯得罪了刘大明,说王娟的离婚和秦书凯有关系,至于此事情的真实情况,我是不知的。不过得到秦书凯做挂职干部的时候,我就感到很不正常。即使刘大明是代管发改委内外的业务,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想让谁去挂职就是谁去,这是要经过党组会议研究的!朱爱国说话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他伸手弹了一下田主任的办公桌说,老田啊,你看见没有,在今天的党组会上,另外两个副职对刘大明的建议那是异口同声的表示赞同,老田,你也是老领导了,你认为这种现象正常?”田主任一言不发的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眼睛里却已经有了几分怒气,他伸手接过朱爱国递过来的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党组会上的过程,的确像朱爱国说的那样,整件事自己都是被刘大明牵着思路走,而另外两名副职竟然对刘大明相当的顺从,如果真像的确是朱爱国说的那样,自己这个发改委的主任岂不是成了光杆司令,这以后还怎么控制单位的局面?田主任心里很是不舒服,有些发狠的口气说:“老朱,你继续说下去。”朱爱国分析说:“如果刘大明在单位想调整谁就调整谁,你有没有考虑到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连这么大的事情都由刘大明一个人说了算了,以后谁还把你这个一把手主任当回事?秦书凯的事情只是个开头,当单位里所有的人都感觉刘大明才是真正掌握自己官运的时候,他们就会对刘大明产生畏惧,下属们想巴结他,另外两个副职也不愿意得罪他,刘大明这个副主任倒是成了发改委说话最管用的主了,到那个时候,还要你这个田主任坐在这里干什么?直接滚回家抱孩子去吧。”田主任一时无语,只是眼神有些愤怒的紧盯着朱爱国。朱爱国很不高兴地口气说:“你看着我干吗?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个性,你是最清楚的,反正今天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底下的事情,你看着办吧。”田主任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半根烟,低声嘱咐说,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你给我在私下悄悄的调查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样的?秦书凯被指派挂职的事情,到底是谁首先传出来的,这里头到底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猫腻。朱爱国点头说,行,这点小事费不了多少功夫,你等信就行了。朱爱国走后,田主任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考虑了很久,眼前的形势已经相当危急了,一个单位的副职做出的决定,竟然在党组会上顺利通过,这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单位党组成员五个人,只有朱爱国跟自己是一条心,这种状况对于一把手的权威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挑战,更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夜色,如水般安谧。浓乳般的月光浇洒大地,蟋蟀的凄切声慢慢的透进水样的夜色,深夜的香气绕了很多圈如雾般弥漫空中,织成一个滑滑的网,把安静的景物都罩在里面。靠水而建的住宅区,显得很安详,一个房间内,亮着昏黄的灯光,荡漾着不一样的浪漫。一个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不停地起伏,后来,男人不知道为何叹了一口气,停止了进出,家伙不协调的从女人的身内滑了出来,短短的,软软的,如一段橡胶皮管,可怜的挂在裆部。女人失望的睁开眼睛,心里骂道,***,这时侯出来,不是要人的命吗?现实告诉女人,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没有他,自己肯定不会如现在风光,所以把不满藏在心里,爬起来,妩媚的摸着男人的胸部,关切的问:“麻杆,怎么了?”麻杆是女人对男人都称呼,说男人瘦的像麻杆一样。为此,男人总是说,人瘦长吊,地瘦长草。男人歉意的嘟哝说,不知道怎么就软了?在一起多年,女人太知道男人的底细,虽然年纪也就五十出头了,到了关键时候不比小伙子逊色,这几次中途熄火,肯定有原因,她不满的说:“还不了解你,说实话,到底是怎么了?”男人犹豫了很久,从嘴里憋出了几句话,骂道,都是***刘大明给害的。男人咬牙切齿的模样,让人看出他对刘大明是深恶痛绝。“刘大明又怎么你了?再说,他想怎么你,能有那个能力吗?你才是单位的一把手,他不过是个副主任罢了?”“你可别小看了这孙子,这混蛋的野心可不小,手伸的还不是一般的长,恨不得把发改委内外所有的工作都抓在手里,我看他现在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孙子,他刘大明还真把自己当成发改委当家的主了。”男人很不高兴,嘴里就不干不净的骂道。身底下的女人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她循循善诱的口气说,到底怎么回事,刘大明得罪你了?男人点头说,挂职的事情,刘大明竟敢不经过我的点头,私自做主,这也就罢了,他还在背后操纵党组会议的结果,把这件事给坐实了,如若不是老朱及时提醒我,我岂不是会成了被人耍弄的猴子?女人听了这话,伸手轻轻的抚着男人的后背后说,老田啊,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说了,刘大明这个人要是再不好好的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可真是要上房揭瓦了。田主任纳闷的眼神看着女人,问道,怎么回事?刘大明还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女人伸手推了男人一把,男人从女人的身上缓落下来后,把女人顺势搂进怀里,就听见女人说,你是不知道,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刘大明整天假传圣旨,在单位里拉帮结派,依我看,现在这发改委里倒是有大半的科室长都成了他刘大明那条线上的人了。田主任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嘴里忍不住骂道,狗日子,敢跟我斗,他刘大明还嫩了点。

    绝世妖帝有点蠢
    日志指导

    绝世妖帝有点蠢
    app下载

    玄幻  |  漌柠年

    转了两趟公交之后,王谦终于到了青湖山庄这边,作为星城市有名的一个纯别墅小区,远是远了一点。可胜在风景秀丽。刚一下车,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一路小跑着迎了上来。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体型已经开始发福了。精致的板寸头,黑色的短袖T恤,蓝色的休闲牛仔裤,手腕上那金色的大金表十分的晃眼,手中还拿着一个普拉达的黑色手包。一凑近过来,刘老板就笑着道:“王大师,两个月不见风采又胜从前啊。大师真乃天人也。”听着这刘老板半文不白的马屁,王谦虽然觉得有些恶心,可却也有些兴奋和期待起来。这两年下来,自己虽然一直都从事这一行当。可是,年纪轻轻的,又没有一个固定的场所,再说了,看相算命能有多少钱,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而现在,刘老板越是这么说,就说明这事情越大,看着这样子,自己这是要时来运转了啊。王谦不动声色边走边说道:“刘老板,闲话就不要多说了。说说看,怎么回事吧。”刘老板引领着王谦一路走进了青湖山庄小区,一边道:“王大师,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不是承蒙您关照给我算了一命么?果不其然,这两个月下来,我还真就小小的赚了几十万。”“这不,前几天正好遇到这么一个朋友,他在青湖山庄这里有一套空闲下来的独栋别墅,面积不大也就是三百八十几平米而已,带有一个接近三百平米的大花园。可他这豪华装修的房子却只要价五百万……”刘老板说到这,王谦其实就已经明白了,以星城市现在的房价来说,这类的独栋别墅,就青湖山庄这种地方,光是这么大的花园和别墅面积,空壳就要五百万往上走了。更遑论还是豪华装修了。要知道,这类别墅的装修,随便做一下没有三百万都是下不来的。这也就是说,刘老板看中了这个便宜。五百万的卖价,买过来不管是自住还是出售都是赚了。王谦心中已经猜到了,问题恐怕就出现在了这别墅上,王谦神情淡然,看了刘老板一眼,道:“你买了?然后出问题了?”刘老板立刻变得尴尬起来,竖起了大拇指,一个马屁立刻就拍了过来:“王大师厉害。”说完,刘老板神情立刻黯然下来,叹息一声道:“唉,真是悔不该贪小便宜啊。这房子住了还没有几天,我这一家人就出事了。先是我父母生病了。接着我老婆孩子都做噩梦了。老是听到晚上有人在别墅里晃动。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开始我还不信,可这一两天我也听到了。这不房子都不敢住了。我只能求王大师您了。”王谦此刻却是眉头一挑,轻松道:“那有什么不好办的,既然有问题,不住不就好了。挂一个低价,哪怕是亏损一点卖出去不就行了。”这话一下就让刘老板尴尬了起来,露出一丝苦笑道:“王大师,哪有这么容易啊,这五百万我可是卖了原来的房子,还做了按揭才买下来的。如今还欠着房贷呢。王大师,我知道你是有道高人。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无论如何您都得帮帮我。事成之后,我给您五万块!”王谦眉头一挑,心中却是大骂起来,五万块!还真敢开口啊。这刘老板也是一个能察言观色之人,一看王谦这神态,立刻就改口道:“二十万,二十万如何?”说到这,刘老板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王谦,道:“王大师,这可是我能凑出来的最大数目了。”二十万!王谦表面平淡,心中却已经是激动得飞起了。这可是他这两年能赚到的最大数目了,有了这笔钱,自己的修为可以更进一步不说,这*焚身的问题也能大大的缓解了。至于更多,王谦倒是没有想过,如果这差价都让自己赚了,那别人也没有必要买这个便宜了。再说了,自己除了钱,还能赚到名声,赚到人情不是。以后刘老板要是能介绍几个生意,那自己的路子就铺开了。说话之间刘老板已经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王谦此刻也缓缓道:“看看吧,能不能解决我也没有把握,尽力而为吧!”刚说完,一跨进别墅的范围,王谦顿时就喜上眉梢。一股浓烈的阴煞之气扑面而来。王谦呢喃着道:“这是阴煞风水局啊。”“阴煞风水局?”刘老板惴惴不安的重复了一句,那张苦巴巴的脸上横肉紧堆,仿佛不是第一次听到这几个字。还没等刘老板多问,王谦就从随身携带的黄布包中拿出了一个老式罗盘。罗盘边沿锃光瓦亮,乃是久经摩擦所致,再加上那依稀可辨的模糊花纹,可见这罗盘的年代之久远。王谦一手托着罗盘来回渡步,只见那罗盘上的指针摇颤不止。王谦凝视着罗盘沉吟道:“不得不说,这的风水的确堪称一流。”刘老板闻言笑了笑,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王谦面带忧色的继续说:“不过……”“王大师,不过什么?”刘老板脸上肥肉一抖,这大喘气让他紧张了起来。王谦没有回答,只指向不远处那座青葱翠绿的假山,道:“那下面应该有一个盆地,在行话中我们称作‘金盆献瑞’。”说着又向前走去,刘老板不时点头仔细听着,这时耳畔有潺潺流水之声落入两人耳中,叮咚流水清澈动听。王谦点头赞道:“好一个‘水榭中堂’。”再走几步,行至大门前,一股劲风袭面而来,只让人觉得神清气爽。“南北通透虎虎生风,正是丁财两旺的极好布局。”刘老板不住点头,满脸敬佩道:“王大师果然厉害啊,不瞒您说,在您来之前我也请过别人,说的和你都差不多。不过……他们又说这宅子没问题,让我放心住着。王大师,你说我这有问题么?”“哦?”王谦眼中精光一闪。既然已经来过好几个了,正好就说明了问题的严重。自己来之前的价格,怕是要作不得数了……王谦心中暗笑,面上却紧蹙着眉,发出一声长叹:“这个,哎,倒也不是不能解,但着实麻烦呀……”刘老板是谁?那是人里头的老王八,都快活成精了。当即便明白过来,连忙掏出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递给王谦后哀求道:“王大师,这三十万不成敬意。你可一定得帮帮我啊!”看来这家伙是真怕了,毕竟王谦跟他不是头一次打交道,那可真是一个抠字当头。如今这么爽快拿出三十万,着实让王谦高看了一眼。收起银行卡后,王谦老神在在道:“虽说麻烦了点,但也不是全无办法。你去准备些东西,我要开坛作法。”“是是。”听说要作法,刘老板不疑有他,急忙准备去了。没多久后,他家大厅之中放好一张方桌。王谦解开自己的包裹,原来这包裹就是一张印着八卦的黄色法袍。穿好法袍,又将取出的木剑、白烛一一摆上,最后让刘老板弄来一碗石灰水,王谦不知从哪掏出几张符纸,双指捏着默念几句法决,猛喝一声便见那符纸‘噗嗤’一下燃了起来。将符纸丢入石灰水里,王谦双手持剑闭眼凝神,仿佛在做什么极了不得的事情。

    顶着毁灭变无敌
    预览版特色功能演示

    顶着毁灭变无敌
    优势下载

    玄幻  |  猫澹

    丁志华像是得到了许可,有些激动起来,开始大胆地在杜睿琪全身摸索起来。杜睿琪心里却想着他能快点进入主题,快点结束。因为她对丁志华真的是一点儿渴望也没有。磨梭了好一阵子之后,丁志华才算进入主题。这次他终于尝到点滋味儿了!丁志华兴奋不已,开始增大幅度,杜睿琪依旧闭着眼睛,正有点感觉的时候,没想到丁志华突然又不动了!“怎么了?”她睁开眼睛问道。“对不起,我——我又没控制住——”他很是懊丧地说道。她心里不由得有些懊恼,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丁志华,本想生气地说“你怎么这样!”想想还是忍了。“没事,可能太累了,睡吧!”她推开他的身体说。“唉!”一声沉重的叹息,他滚下她的身体,躺在床沿边。“怎么每次都这样?难道真的有生理缺陷?”连续几次都是这样刚刚兴起就偃旗息鼓了,杜睿琪心里不由得产生了疑问,却不敢随意下结论,这可是男人致命的缺陷啊!但愿不会。丁志华背着杜睿琪躺着,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怎么还是这样?难道自己真的这方面不行?不可能,不可能啊!明明是治好了的,为什么总是没开始就结束了呢?这可怎么办?要不要再去那个医生那里看看?可这怎么说得出口?丁志华抱着脑袋,又是一晚挣扎难眠。星期一一大早,朱青云就起床了。吃过早饭,他坐最早一班车赶到了黄麻镇政府。当车子停在政府院子门前时,朱青云才反应过来自己到了。下车后,朱青云有些茫然,这个地方他还是第一次进来,不知道舅舅王建才的办公室在哪里。院子两边种了很多法国梧桐,枝繁叶茂的,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树两边是两排房子,左边是平房,右边是一栋两层高的楼房,看起来都很陈旧。朱青云想舅舅应该是在楼房里办公,于是就往右边走去。正寻找着舅舅的办公室,前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子,高高瘦瘦的,身材很好,样子也长得标致。朱青云上前问道:“请问王书纪的办公室在哪儿?”“你找王书纪什么事?”女孩很警惕的样子。现在的刁民很多,经常有告状的过来,王书纪交待了,不能随便让人进他的办公室。“我是他外甥。”朱青云说。“外甥?没听说过啊。”女子撇撇嘴说,看他也不像告状的,就朝楼上指了指,“二楼,右边第一间。”“谢谢!”朱青云走上楼,发现办公室的门锁着,只好站在门口等。此时王建才正在食堂里吃早饭,回来发现朱青云正提着个箱子正站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看上去很拘束。看着朱青云那一副老实的样子,王建才心想,还好,这小子还有得救!“来啦!”王建才走过朱青云身边并没有停住,只是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嗯。”朱青云跟在王建才的后面进来了。朱青云是第一次来王建才的办公室,原本以为一个镇丨党丨委书纪的办公室应该很气派,没想到却是这么破旧和简陋。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办公室里只有一套藤条的沙发,已经有些地方出现了断裂,扶手上也是斑驳不堪,看上去用了很多年头了。办公桌很小,上面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靠墙放了两张书柜,里面摆放着一些书籍和文件夹。这么寒碜的办公室和杜家庄小学校长的办公室没什么不同,朱青云在心里想。“站着干嘛,坐吧。”王建才说。朱青云在藤条沙发上坐下,他只是把半个屁股放在上面,不是不敢坐,而是怕一屁股坐下去把椅子给坐塌了。王建才抬手看了看手边,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喂,钟站长啊,你好你好!我,王建才。你好你好!吃过早饭了吧,嗯,对对,他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到了你的手下,可要给我好好锻炼锻炼他啊,今后他听不听话就看你的了!哈哈哈,好,一会儿我让小吴送他过去。唉,这边忙,上午八点半有个会,不然我就自己送他过去了!好,再见!”王建才挂了电话,看着朱青云说:“你个臭小子,到了辅导站可得跟着钟站长好好干啊,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会儿让司机小吴送你过去。”王建才往外走,说:“跟我来!”走在楼梯上,王建才拍了拍朱青云的肩膀,说,“小子,好好干,男人有能耐了,不愁没有女人!”到了楼下,王建才朝办公室探了一下头,说:“小吴,你来一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马上跑了出来,说:“王书纪,要去哪儿?”“你把他送到中心小学辅导站那边去,马上回来。”朱青云看了王建才一眼,本想说“谢谢舅舅”之类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边跟着小吴上了吉普车。黄麻镇辅导站设在镇中心小学里,离镇政府不远。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中心小学门口。朱青云下来车,说了声谢谢。站在大门口,几个妇女正坐在门口的小卖部那儿聊天。朱青云不知道辅导站在哪个楼,更不知道钟站长在哪间办公室,一时竟有些茫然。他便走向那几个聊天的妇女,鼓足勇气说了句:“请问钟站长在哪里办公?”几个妇女马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抬起头,上下看了他几次:“问道,你找钟站长有什么事?”“我是新来这里工作的。”朱青云说。“哦。”胖妇女点了点头,“老钟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啊!这里上去,二楼右边第一间。”朱青云道了声谢谢,顺着胖妇女指的楼房走了进去。此时的他哪里会知道,这个胖女人就是钟站长青梅竹马的文盲妻子钟来凤。朱青云来到二楼右边的第一间,外间空空的,并没有看到钟站长,朱青云呆站着,不敢往里面走,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位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笑容灿烂地望着他,说:“是朱青云吧!你舅舅说你一会儿过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看来四个轮子就是跑得快啊!”说完又呵呵呵地笑起来。“钟站长,你好!”朱青云说道。“好,来,坐吧!刚刚过来,先熟悉一下环境,待会儿我让高竿事带你去到处转转。现在临近期末,各个学校都在进行期末复习和总结工作,你熟悉之后呢,就先跟着高竿事,他去哪儿你就去哪儿,干事干事,就是要干干事情的了!”钟和平笑着说。朱青云听钟和平这话的意思是让自己当干事?可舅舅不是说先打杂吗?转念一想,干事就干事吧,总比打杂强啊!“好,我听站长的安排!”朱青云满心欢喜地说。钟和平是个聪明人,对朱青云的安排其实上面已经说了,以后就留在黄麻镇辅导站当干事,这个月算是临时借调,手续还没有正式过来,可以先安排打打杂。可是这个朱青云是王建才的亲外甥,这个王建才可是个厉害的主,当年他和钟和平一样,也是个民办教师,后来两人在前后一年的时间先后通过招考转为了公办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