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800章 明日修仙记
    最新V10.1版

    更新时间:2021-04-12 14:53:54

    我要打赏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打赏共745020恒币
      建议推荐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优势下载

        我要评论
        正式版下载
        评论共8176条
        下载站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苹果版文档

        书友还读过

        五彩大陆
        稳定版下载
        
        

        五彩大陆
        平台客户端下载

        玄幻  |  梦吟

        回到寝室,严寒就在思考拉谁一起组成协会的筹备小组,这个筹备小组也就是今后协会的核心成员。理论上,协会的成员可以从全校范围内选人,但虽是同一个大学,认识其他院系同学的机会却不多。严寒只好先把全系认识的同学在脑海里筛了一遍,互联网经济是小系,一届才两个班,两个班经常一起上课,一起组织活动,所以隔壁班的同学有不少严寒也认识。第一个在严寒脑海里闪过的是冯斌,冯斌成绩好,工作能力也强,关键是做事情比较负责任,再加上一个寝室的,工作上也好沟通。想到这里,严寒就把拉他入伙的想法向冯斌和盘托出,冯斌苦笑着说:“老严,你这个想法好,但是我时间怕不够啊,我还没告诉你,我现在是院学生会学习部副部长,学生会那摊子事情你知道的,有点儿分身乏术啊。”“靠,啥时候混成学生会干部的?请客请客。”严寒说。“别腐败别腐败,副部长而已,又不是当了副主席。”冯斌说。“没事儿,副主席指日可待,先吃一顿再说。”严寒说。“都快穷得要饭了,要不,请你喝瓶饮料?”冯斌说。“唉唉唉,算了算了,一点儿诚意都没有。不过我想想也是,你说我俩如果在一个组织里,认识的美女都是同一批,没办法信息互换啊,你还是在学生会好好混吧,我的终身大事还得靠你啊,本班的女生我是一个都没兴趣啊。”严寒说。“你这么想就对了,我的会长大人。”冯斌说。“别别别,现在我这个协会后面还必须加个括号——(筹)。”严寒说。“行吧,你再找找其他人看看,我先睡了。”冯斌说。严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当心中冒出一个想法,就像点燃了一个火苗,如果不及时给它更多的材料,付出更具体的行动,这个小小的火苗很可能就会灭掉。另外,若其他人抢先注册成功类似的专业协会,那再想注册难度就太大了,就如同有了证券投资协会,就不会再允许注册炒股协会一样,资源有限,先到先得。一晚上没睡好,但第二天严寒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目标就是最好的兴奋剂,第二天有课,严寒听不进去,因为课堂上是绝好的选人场合,同学们都在,看着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真人更有助于理性思考核心团队的组建。严寒拿出一张纸,圆珠笔在手指尖飞快地来回旋转,时不时又停下来在纸上写上候选人的名字。王欣怎么样?不行,她有点儿公主病,到时候还要照顾她的情绪,麻烦。李沛呢?她虽然脾气有点儿大,但只要能压得住,就是一把搞外联的好手,嗯,先作为备选。隔壁班的刘志彬如何?一起打过球,也是算认识,看上去人还不错,应该是干事情的好手,嗯,也先备着。杨菁菁也不错,成绩优异,做事认真,没事喜欢傻笑,女孩子心地很善良。王大志就算了,天天在网吧打游戏,今天怎么来上课了?这可真是暑天下大雪——少见。最终,严寒初步拟定了协会核心成员名单,并拟任了职务。会长:严寒。副会长:隔壁班的刘志彬,本班的李沛、杨菁菁。会长助理:严寒的中学同学何帆,何帆是学计算机的,严寒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接下来,严寒分别找他们几个私下沟通,李沛刚开始略有犹豫,但严寒态度诚恳,李沛也只好同意了,其他人沟通都很顺利,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好。第二天,严寒带着核心团队一行人又去找了刘老师,刘老师看着一行人精神抖擞的很满意,说:“我和系里其他老师交流了一下你们的想法,其他几位老师都很支持你们要办协会的创意,我打个电话给团委刘书记,看他在办公室不,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他。”“我们直接去找刘书记,合适吗?”严寒说。“合适啊,这是好事,正大光明,只要你们有想法,肯干事,谁都没有理由拒绝你们。”刘老师说。其实大学教育是属于放养式的,老师相对更喜欢这种自己钻研、自我学习、自我突破的学生。要么学习好,要么实践强,总要有一样。团委刘书记显然对商学院是有深厚感情的,他听了刘老师的介绍以及严寒的想法后,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学校的学生社团是不少,但这看跟谁比,北京大学最近就提出要搞百团大战,意思就是北大要突破个社团的规模,学生社团作为学生自发的兴趣爱好和专业组织,对学生的课余生活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对你们更是极好的锻炼。”说罢便拿起钢笔,在严寒的那份报告正面写下:请团委和社联的相关负责同志协助办理为盼,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有了“尚方宝剑”,协会的注册变得异常顺利,就连社联负责人陈星也似乎换了个人似的,竟主动给严寒发短信告知协会注册的办理进度。当时,正好有一部反腐题材的电视连续剧《绝对权力》在江南卫视首播,严寒正好看完了,这部剧在当时创下%的收视率奇迹,编剧是周梅森,正是十多年后再次创下收视率奇迹《人民的名义》的作者和编剧。《绝对权力》讲的是斯琴高娃饰演的女市长赵芬芳利欲熏心,为了获得权力暗箱操作、放弃原则、不择手段,一心想当市高官拥有所谓绝对权力,最终以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故事。严寒暗想,要不说谁都想当一把手呢,别人求爷爷告奶奶想办的事,一把手几个字的批示就办好了,如果是办好事,那就是为人民造福;如果是办坏事,那也没人敢反对啊。一周后,协会顺利地注册下来了,此时恰逢五一劳动节天长假,严寒想着,如果互联网协会都没有自己的网站那还能叫互联网协会吗?严寒想要会长助理何帆在长假期间突击做个网站出来,可何帆早就计划好了要和家人去上海旅游。严寒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严寒以前在中学的时候和何帆一起参加过电脑培训班,对dos、windows操作系统了如指掌,盲打速度极快,也都拿过省级中学生电脑打字比赛的二等奖,但做一个网站涉及的知识太多,从photoshop到asp编程,要掌握access数据库,还要学会如何配置iis环境、注册域名、购买服务器空间等,这些知识严寒只是听说过,但完全没有深入了解过。但是,放假前,严寒已经拍着胸脯跟同学们承诺假期之后协会网站就会闪亮登场的,怎么办?没办法,只有靠自己,只有自己是最靠得住的。前三天,严寒把自己关在家里,系统性地了解网站的前端、后台、代码、数据库、环境等等,发现如果从头建设一个网站,自己不钻研几个月是搞不定的,这是根本完不成的任务啊。正当快要绝望之时,严寒找到一个快速建站的捷径,在一个论坛里,有个网友说,其实没必要自己去从头到尾写代码,建数据库,要做个网站,可以直接在源代码网站上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模板,还有很多开源或不开源、付费或不付费的现成的源代码可以下载,只要学会如何在本地配置环境,然后根据自己的想法修改前端的图片和文字即可,没那么复杂。这个观点,就像在黑夜里拾到一根火柴梗,虽然还未见光明,但严寒心头已豁然开朗。长假最后的三天,严寒虽仍遇到一些困难,但都是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实在遇到迈不过去的关卡也可以在网上搜索类似的问题以寻求答案。假期归来,一个拥有国际顶级域名的莲城大学互联网协会官方网站正式上线,严寒对此充满成就感,这可是莲城大学所有学生组织(包括各级学生会)里第一个拥有自己官网的,严寒恨不得要把网址告诉全世界的人。

        细念因缘尽是魔
        大厅安全

        细念因缘尽是魔
        官网下载

        玄幻  |  潇湘夜雨

        码头镇为了感谢第一批挂职几个人对该镇农村工作的大力支持,全市大会后,码头镇邀请第一批的五个人和第二批的三个人在政府召开了会议,对第一批的人员表示感谢,第二批的人表示欢迎。姜照光高度评价第一批几个人取得的成绩,希望第二次来的三个人能保持第一批人的好的作风,继续为码头镇建设添砖加瓦。会议过后,就是乡里的领导干部和新老挂职一起聚餐。聚餐结束,几个人就回到房间,收拾来的时候带来的东西,第二天乡政府将安排车把他们送到单位,做个交接表示,意味着这里的挂职生涯将结束。聚餐后,秦书凯回到宿舍,看到等着自己的胡丽丽。因为全市开会和张富贵留下聚餐等原因,几天不见,两人就有了那个方面的意思。后来,胡丽丽很伤心的说,秦书凯走后,她一个人在乡里感到很孤单,希望秦书凯天天晚上能来陪她。还对秦书凯说,不许背叛她。秦书凯就说,当然不会,需要的时候就打手枪,并且如实汇报,也要求胡丽丽不得受人诱惑。秦书凯还安慰说,年后公务员考试或者事业单位招考,胡丽丽一定要参加,如果能考上也就脱离这里了。第二天早上,很晚才醒来,起床,收拾完了东西,胡丽丽亲自送秦书凯到了车站。昨天晚上,秦书凯拒绝了乡镇派车送他的事,说自己有点事要处理,到时候自己乘车回去。乡里的人都知道秦书凯和胡丽丽的事,也就随着秦书凯自己的意愿。那天,目送秦书凯离开,胡丽丽感觉那滋味真是难受啊,虽然只是几天的时间,因为周末秦书凯会来陪她的。天空飘散着洁白的雪花,翻滚的雪花给苍茫大地铺上了一层薄薄晶莹洁白的银毯,给房屋、树木披上了玉丝银线织成的素装。刺骨的寒风从农村广阔的田间掠过,在风中站着的树木发出呜呜的叫,几棵大树光秃的站在田间,就象一个瘦骨嶙峋的病人被剥光了衣服,淌出一副生硬的肋骨一样地刺眼坐在车上,秦书凯的目光像蛇信子一伸一缩,从车里向外看去,似乎要寻找一个熟悉的目标。确信自己所在的位置。寻了半天,什么也寻不到,确信自己从没有来过这里,蛇信子忽然就蔫了,如秋风里的枯草。车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在大地上晃动前行。秦书凯想到张富贵临走时说的话,他说,秦书凯,看出你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说一声,只能是能力范围内的,哥肯定不会推卸责任的,假如那次举报,你真的说出什么,我什么都完了。张富贵继续说,从金大洲那儿也知道刘大明准备给你的对象胡丽丽找工作的事,可是你没有支持他,肯定就没有戏了。其实,哥哥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不要把女人看的怎么样重要,假如你有地位了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如果你没有出息,找个老婆都困难。就说胡丽丽,现在你们关系是很好,假如胡丽丽哪一天有了很好的工作会不会嫁给你?张富贵的话,秦书凯一直也在思考,假如胡丽丽真的有了很好的工作,会嫁给自己吗?秦书凯无法知道答案。那天走的时候,张富贵给了一样东西,请秦书凯带给刘小娟。秦书凯知道,在他们挂职先进个人和单位推荐过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刘小娟,后来从别人那儿知道,刘小娟已经调整到县里做了一个局的副局长,已经把工作做了交接,不可能再来乡镇了。张富贵到乡镇的很大目的就是希望看到刘小娟,无果后肯定遗憾。秦书凯看着很小的包裹,心想,不知道张富贵送什么东西给刘小娟?走在熟悉的县城街道上,干净宽敞的马路让秦书凯的心情变的格外好了起来,离开县城到乡下期间的很多事无法对别人说起,也不想说起,毕竟被人弄到乡下一年,不是一件值得宣扬的事,苦难的日子终于结束了,现在终于回来了。临走的时候,胡丽丽含着泪水无奈的眼神,给秦书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直很难忘记。他知道胡丽丽的眼泪并不完全是为了自己离开乡镇而流的,更主要的是为了她自己,为她自己的未来。秦书凯的挂职结束了,离开给他很多不快的乡镇,可是胡丽丽离开乡镇的日期却还是遥遥无期的 ,因为暂时情况下没有人帮助她,不可改变的现实让她的心情很郁闷。胡丽丽的眼泪,是一种无望的眼泪。回到县城后的第二天,秦书凯收拾一番后,就到单位上班了。他提前半小时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把办公室的卫生好好的打扫了一下,两年没人办公,房间到处灰尘满布,打扫的时候扬起的灰尘呛的他喘不过气来。刘大明也上班了,秦书凯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刘大明的办公室还是原样的整洁干净,心里就忍不住骂,人和人相比,就是不一样,那些办事员就是狗眼看人低,刘大明是领导,办公室就有人整天帮他打扫,而自己因为级别不够高,办公室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好不容易把角落的灰尘都打扫干净了,上班的时间也快到了,秦书凯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嘈杂的讲话声也变的密集起来。他听到副主任胡长贵一边讲话一边用钥匙打开办公室门的声音,就收拾好东西,准备进入胡长贵办公室和他好好的谈谈,大约五分钟后,秦书凯立即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驻村结束,上班后的第一件事情,必须先到分管人事的副主任那里去报个道,告诉领导,我秦书凯回来上班了,这不仅是必须的程序,也是必要的礼貌,否则就算你在办公室里立即开始工作,苦死累死,没到领导面前露个面,领导就会在心里觉的你这个人是不懂机关规矩的。何况从乡镇回来,到底在工作上有没有变动,究竟有什么安排调整,也要请领导给个说法。进入领导办公室的时间必须拿捏准确了,如果在领导刚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你就进去,肯定不行,进去早了,领导正在整理衣服,起身倒杯水,去迟了,领导已经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办公,左一个电话有一个电话接的正欢。选择大约分钟左右这时进去真是时候,这个时候,领导的茶水也倒好了,放在桌上,忙碌的工作也没有正式开始,掐在这个时间点进去是再合适不过了。秦书凯准确的踩着这个时间点到了副主任胡长贵的办公室的门前。门关着,轻轻的敲了敲门。敲门是机关的人最头疼的事,敲轻了,领导听不见,那是白敲。敲重了,让领导感觉这个人不礼貌,不成熟。如果冒然推门进去,这个时候假如胡长贵在里面做自己的私事,打扰肯定不妥。机关几年,这个度,秦书凯还是能把握的。过了一会里面就传来浑厚的男中音:“进来。”秦书凯推开门进去,脸上早已准备好的恰到好处的微笑及时绽放在领导面前,秦书凯一边随手关上门,一边点着头跟胡长贵打招呼:“胡主任,早上好!”

        小故事的汇聚
        功能特性

        小故事的汇聚
        是什么样的

        玄幻  |  萧未倾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陈啊,一定要努力啊,我相信你行,这样吧,你先跟小刘去宿舍,安排好住的地方,再去办公室,有什么事一定要来找我啊。”说这话的时候,她手上的力度大了一些,胸前那鼓囊的东西有些摆动。我看着张指导的脸,点头说好。然后跟着刘姐出来,出门的时候,我在心里骂了一声**。为毛线我这么说,因为我刚才一进去,就从那张指导的眼镜片上看见反射的图像,居然是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这尼玛到底是有多寂寞,大白天的,居然在办公室里看毛片?那张指导虽然跟我聊天的度把握的很好,但是眼里偶尔流出异样的光芒,让我心知肚明,这老女人八成是思春了!都说这女子监狱里多么糜乱,我这才见了一个指导员,居然就遇到这事,有意思,这真他娘的有意思啊!都说这三十如狼四十虎,看着这话一点不假啊。我住的宿舍不知道在哪,跟着前面的刘姐走,期间路过一个用铁丝网围住的校场,那刘姐从前面对我说:“别往校场那边看啊。”她要是不说,我还或许不看,这么说了,我肯定是要偷瞧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这仔细一看,那被铁丝网围成的校场中,有几个穿着深颜色的衣服的人,仔细一看,我去,那不是女囚么!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女囚,而且是在那类似于笼子里面看见的女囚,我看见她们,那些女囚也同样看见了我,就算是我不扭脸,她们也看见了我。对于这些女犯人,我是比较好奇的,本想多偷瞧几眼,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怎么也想不到了。那校场上离我比较近的那些女犯人,居然嗷嗷叫着朝我跑过来,那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看见村里的那疯子跑一样,愣头愣脑的,嘴里还撕心裂肺的喊着:“男人,是男人!”你们见过疯子或者神经病吗,或者说,你们见过动物园的笼子里的猴吗?那些女犯人像是疯了一样,嗷嗷朝着我跑过来,跑的最快的那个已经到了铁丝墙边上了,她使劲从那铁丝的窟窿里赛出胳膊,那棉衣都被撸铁丝撸了上去,露出白花花的胳膊,疯狂的摇晃着胳膊:“男人,男人啊!”更多的犯人都围了过来,有的学着第一个人把手伸出来,有的拽着铁丝网,哗哗的摇晃着,还有女犯人,直接手脚并用,开始爬那铁丝网。我丝毫不怀疑,我现在要是落在她们手里,这些人会把我直接撕烂。在我身边的刘姐冲着那些犯人喊道:“滚,发什么浪,看看你们这些贱货,见到男人就浪起来了,在叫唤,一人扣一分!”我不知道这一分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概念,但是刚才还像是磕了春药一样的女犯人,听见要扣分,都不叫唤了,也不闹腾了,但是她们还眼睛红红的,看的我心里直发毛,虽然没了动静,但更像是暴风雨前面的宁静。刘姐又骂了一会,对着我说:“都是你害的,一个大老爷们,来什么女监狱,看看她们骚的!”说完就在前面带我继续往前走,我不时的偷偷看着铁丝网里的那些女犯人,我们往前走,她们在里面扒着铁丝网,一直跟我们往前走,虽然不说话,但是眼睛是通红的,手都要被铁丝网勒破了。我一直喜欢女生主动,但是第一遇见这事,我还是被吓的不轻。终于是离开了那个校场,又从几个很高的楼旁边绕过,到了管后勤的地方,那发东西的大妈看我像是看鬼一样,发给我被褥还有洗漱用品,我和刘姐走的时候,那老大妈还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又走了三分钟,就到了监狱后面的宿舍楼,这里基本上住的都是监狱里的工作人员,刚一进楼,我就闻到一股味,说不出来是什么味,反正是上学时候进女生宿舍能闻到。一楼还好点,等到了二楼,我就有流鼻血的冲动了,这走廊里面,居然三三两两的挂着几个小丨内丨裤和胸罩,我估计是走廊向阳的原因,这小丨内丨裤各种颜色的都有,虽然不是丁字裤那种的性感内衣,但是花花绿绿,还有的带着蕾丝,看的我都有偷几条回去的冲动。不过那刘姐不合时宜的说着:“看看看,小心长鸡眼!德性!”因为是冬天,这宿舍门都是关着的,所以直到我进了我自己的宿舍,都没有撞见有什么**妹子之类的,不过那内衣丨内丨裤倒是让我看了个够。宿舍是两人一间,但因为我是男的,所以我自己住一间,屋子里两张床,一左一右,有一张桌子,俩板凳橱子什么的一一俱全,甚至还有空调暖气,比我租的房子条件都要好。我把东西放在左边的那张床上,屋里暖气足,我把外套脱了仍在床上,那刘姐冷着脸冲我喊:“干什么,看不见有女士在这,耍流氓啊!”我去,我想狠狠的把这张臭脸给踩在脚底下,但是我刚来,不想惹事,我不知道怎么惹到这狗ri的了,一直针对我,等我熟悉了之后,一定给这王八蛋好看。我也没理她,开始收拾起床铺,刘姐哼了一声,指着墙上贴着的一张白纸说:“这是卫生条件标准,你按照这个来打扫卫生,要是不合格,扣分!不对,扣钱!”我抬头看了看那贴在墙上的条文,点了点头。那刘姐等我把东西收拾好之后,把我重新带回到那个办公楼,这监狱里面的建筑不少,我看见围着铁网的那种真正关押犯人的监狱都有好几幢,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不同监区,还有几个好像是厂房一样的建筑,虽然好奇,但是我也没问。刘姐没带我去张指导那,直接把我带到二楼,到了标着心理咨询的房间门口,对我说:“这就是你办公室,没事不能乱跑,只能在办公室里,下班之后不准乱逛,吃饭后直接回宿舍。”说着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这办公室不小,就在靠玻璃窗户的那块有一张办公桌,一个人的话,这办公室显得空了一些,不过在北面,有一张很大的桌子,一边一个椅子。刘姐从靠窗户的那个抽出一本书,厚厚的,上面写着女子监狱守则,对我说:“你仔细看看这本书,你想知道的是i去哪个,在这上面都有,桌上有电话,但是只能打内线,桌面玻璃上压着所有科室的联系方式,你的警服我待会给你送来,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说完这话的时候,她皱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我赶紧说没有,她扭头就走了。等到那刘姐走了之后,硕大的办公室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抬头看了看窗外那还不曾长出嫩芽的树木,心里没有来的发慌,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么,仅仅是来了半天,我对这个地方居然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恐惧。我到底是来工作了,还是来坐监了。我想给大长腿发个短信,但是手机被收了上去,我在通讯录上找有没有什么茹的,但是上面科室比较多,具体叫什么茹的,还真没找到。好在这里还有一个电脑,我打开电脑,开机之后,打开网页,还好,能上网,可是等我上qq之类的聊天软件,我去,居然提示不能上,这东西都被限制了,而且就算是上网,限制的也很多,别说是上黄网了,就算是看黄色图片都不行!

        雾下清
        官方下载网址

        雾下清
        官方版可靠

        玄幻  |  苏沫凝

        “你偷人家包子?”军官笑了,觉得胡耀祖有点意思。“是顺,不……不……不是……是偷。”包子铺老板抬了整整一笼包子过来。胡耀祖不再说话,大口吃包子,很烫,但他还是两口一个,两口一个,他真的太饿了。吃了四五个以后,他缓过来一口气,继续边吃边说,“那……那举人,太……太坏,喂着大狼狗,我要比狗跑得快,才能吃到包子,我在我们村里人缘可好了,我有一群小兄弟,嘿嘿……”“小兄弟?因为你常常顺走举人家的包子分给他们吃!”军官又笑。“你怎么知道?”两分钟时间,胡耀祖吃完一笼包子,看向老板。军官点头,老板又抬了一笼过来。“你还认识字?”“也……也……也是我们村的举人教的,我去他的私塾上过几天学,有时候去顺包子,如果被抓到,他就罚认字写字。”“你还会写字?”军官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胡耀祖吃包子的速度降下来,老板端了一碗茶放到桌上,“小心噎着。”胡耀祖点点头表示感谢,对军官说,“会写的字不多,会写名字。”“你叫什么?”“胡耀祖。”“你来广州干什么?来走亲戚?”“来闯荡,混个名堂出来,就有吃不完的包子。”胡耀祖吃饱了,说话声音也大起来,再喝了两碗热茶,全身都舒服了。“你想不想跟我混?”“你只要管我包子,什么都行。”胡耀祖响亮地说,豪气云天的样子。“非常辛苦,很累!”军官说。“我这个人,力气有的是,吃饱了就不知道什么是累。”胡耀祖拍着胸脯得意地说,因为在家干农活他也是一把好手,就算今天累个半死,吃饱了睡一觉,明天起床又没感觉了。军官满意地点头,“吃饱了吗?还吃不?你饭量不错。”“饱了,饱了。”胡耀祖打起嗝来。“好,走,我带你去报名。”军官和胡耀祖走到报名处,对着桌子后面的年轻人耳语几句。年轻人点点头,拿起笔,准备开始写字。军官对胡耀祖说,“把你家的地址、家庭情况都登记一下,不会写的字,问他,你登记完,他会安排你住处的。”军官走了,胡耀祖高兴地开始登记,然后被年轻军人带到一个有着三间大房子的四合院里面,年轻人指着其中一间房,“你住在这里,不要乱跑,有人按时送吃的来。”年轻军人走后,胡耀祖推门进去,仔细打量房间,有五张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里面没人,他随便选了一个靠墙的床位躺下去。“舒服!”床垫是棉花的,比家里的草垫子舒服多了,被子又软又大,吃饱了的胡耀祖自言自语。这几天,他都在赶路,大多数时间都饿着,也没好好睡过觉,在路上遇到草垛子,就爬到里面眯一觉。这会儿吃饱了,也有了住的地方,还能管饱,他满足地摸摸自己鼓鼓的肚皮,没多久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他醒来,其他四张床上都坐着其他人了。“几位兄弟,怎么称呼?”胡耀祖热情地站起来,主动去打招呼。“你们不要说话,不准相互打听对方情况。”一个看起来很凶的年轻军官,突然推门进来,把胡耀祖吓了一跳。他点点头,回到自己的床上乖乖坐着。“十分钟后,到院子集合。”军官说完走了。胡耀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听到哨声,看大家都出门,他也迷迷糊糊跟着去院子里集合。“都站好了。”刚才让他们不要说话的那个军官,站在前面给大家训话,“我现在问一遍,有没有人想离开?如果有,现在就走。”站在胡耀祖旁边的人问,“你们找我们来做什么?”“不该问的不要问!”军官严厉呵斥道。“我不干了,你们不说清楚,我不干了。”一个瘦小的年轻人从队列里面走出来,准备要出去。刚走到门口,军官拿出枪,都没犹豫一下就扣了扳机,砰一声,瘦小的年轻人身体猛地往前挺一下,再朝后重重倒到地上,脑袋上不停往外冒血,他都没来得及喊一声救命。胡耀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旁边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也吓得退后一步。“还有要离开的没有?”军官继续问,神色如常,好像刚才杀了一个人这件事根本不曾发生。大家都傻眼了,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没人说话,也没人敢站出来,大家都偷偷用眼睛瞄那个倒在地上的年轻人。年轻人并没有马上死去,身体偶尔抽搐几下,渐渐地不再动了。“我再问一遍,有没有人要离开?”军官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度。院子里几十个人,鸦雀无声,没人敢说话,胡耀祖现在才知道,这包子不是他想不想吃的问题,是必须吃,没有选择。他后悔了,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先问清楚,可是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报告长官,现在没有人要离开了。”军官一个向后转,敬着礼大声说。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个脸上涂了颜色的人,个子很高,魁梧挺拔,但是看不出相貌,他走过来站到中间,笑着说,“感谢各位加入,以后我们要相处一段时间,你们叫我零零三就行。”没人说话,大家都只是看着说话的人。“你们听到没有用,”站在旁边的军官大声说,“听到了要回答‘是’。”“是,零零三长官。”大家齐声地说。“我们是平等的,以后你们叫我零零三,没有长官。”“是,零零三。”大家又一次整齐地说。“从现在起,你们起床、睡觉,都要画成零零三这样,”旁边的军官说,“我,叫零零幺。”“是,零零幺。”大家有了经验,都回答得很好很整齐,毕竟门口还躺着一个新鲜的死人,谁也不想去陪他。“从现在开始,你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所有人一会到我这里领代号。”胡耀祖领到一个代号,零零九,他认出来零零三就是刚才请他吃包子的军官,拿着号去登记,登记的人在胡耀祖名字后面写上零零九。然后大家都领到一盒双色油彩棒,回到宿舍开始学着画脸,十分钟后再次回到院子里。胡耀祖看到所有人都和他一样,脸上涂满了一道一道的双色斜杠。“立正。”零零幺喊道,所有人都站直了,但形象各异,高矮不一。“今天是你们新的开始……”零零三开始训话,讲了很多。胡耀祖大部分时间都像木头一样,笔直地站着听话,但是他真不知道零零三在说什么,很多内容他都听不懂。他的眼睛一直在观察四周,看看有没有可能逃跑,他猜想自己应该是被抓壮丁了,以前村里常常有人带枪来抓壮丁,他和他哥胡立业因为跑得快,躲过了,但是被抓走的人,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太笨,被几个包子就骗到这里出不去了!”胡耀祖在心里大骂自己。“你们听明白没有?”零零三训完话大声问大家。

        系统让我去修魔
        软件下载中心

        系统让我去修魔
        安卓下载

        玄幻  |  琦箬

        走在大街上,因为先前苏雅说的那一些话,我开始对苏雅有些忌惮起来。苏雅对我,难道真的就一点情都没有吗。我原本对苏雅有太多的思念和想法想给她倾诉,想在我们单独相处的时刻,拉着她的手,在夜色中漫步,把她拥抱在怀里,像那天晚上一样,激情地与她相吻。但是,现在,我没有了这个勇气。苏雅的话已经很明确地告诉我,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就当是两个寂寞男女不小心发生的夜欢情,没有掺杂进去任何的感情。我乖乖地跟在苏雅的旁边,不时的在路灯下偷望,苏雅的美丽,仍旧会在夜里挑动我情意的神经。她身上的香味,被微风吹进我的鼻里,沁人心脾在希落迷人的月光下,苏雅那张笑脸在我的眼神中越发美丽。她慢慢地走着,不时指着路边的那一栋栋拔立的建筑,说这说那。看得出来,苏姐在这样的夜里,过得很快乐。可是,她那里知道,跟在她身边的这个男孩子,苏姐眼里的小男人,心情却高兴不起来。我的心里,充满了对苏姐情感的期待,更渴望能得到如同那天晚上一样,被苏姐多情的呵护。“苏姐,今天晚上夜色真好。”“是啊,这样的夜色,很适合情侣谈恋爱。安夏,能谈谈你以前的女朋友吗?”苏雅突然站住,转过身来,近距离的贴近我。因为苏雅的迷人,我感到一阵心乱。原来,我的心里,已经对这个大我六岁的女人产生了情感,会因为这个女人的一语一笑影响到我的情绪。苏雅并没有注意到我神情的变化,她还是那样的自然,微笑着看我,想从我这里知道有关我过去的感情生活。“苏姐,如果我说我曾经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你会相信吗?”苏雅惊讶着,看得出来,她对我的话,产生了怀疑。“安夏,你是在逗姐吧。”“我没逗你呢,说的是真话。安夏没有遇到像姐这么好的女人吗,直到遇到姐,我才知道,爱,原来是一种心动,一种牵挂。”苏雅嗤嗤地笑了,“安夏,你不会真爱上姐了吧。”“如果我说,我喜欢上了我的苏姐,你会相信吗?”“不会,苏姐比你大,你不会喜欢上苏姐。如果在你的心中,真的对苏姐产生了情感依赖,这也并不说明就是爱,很有可能,就是你最近的情感太空缺,心里很寂寞,我的出现,只是填补了你的空虚,才会让你产生这样的错觉。”苏雅依然不想承认,我对她产生的情感。她的心里,还是对男人有恐惧,她不想接受这样一个事实。“苏姐,我真希望我是你生命中爱上你的第一个男人。”“安夏,你别乱想了,姐不是你想要的女人。走,姐送你回家吧,感谢你今天晚上陪我吃饭。”苏雅说完,主动的拉住了我的手,我的心里荡起一阵子涟漪。我一直想要拉苏雅的手,感受着苏雅的温暖和柔滑,自己却没有那勇气。这会儿,苏雅主动的拉了我,我激动地用力握紧了她。“苏姐,拉着你的手,感觉真好。”苏雅回眸一笑,说:“等你有了女朋友,拉着你女朋友手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说了。到那时,你就会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女朋友才最好。”我们回到车上,汽车发动,在街上穿梭,苏雅打开车载音乐,放了一首《qing人》。“苏姐,如果半年后,我还没有女朋友,你会喜欢上我吗?”“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喜欢我吗?”“都说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但我喜欢苏姐,有理由。”“是吗,什么理由。”“苏姐的美丽勾走了小男人的心,让小男人无法不去喜欢上我美丽的苏姐。”“安夏,你能喜欢苏姐,苏姐听了很高兴。不过,苏姐不会再去喜欢上任何一个男人。”“包括你的小男人,你也不喜欢吗?”“不。安夏,请谅解姐的苦处。苏姐不接受你的感情,但姐并不讨厌你。姐愿意像今天晚上这样,工作之外,我们是亲密相处的朋友。”“我知道了,苏姐,我听你的。”苏雅把音乐声音调大了一些,尽管这是我平时很喜欢的一首歌曲,可是这会儿,身边坐着苏雅,她的妖娆迷乱了我的一切,我无法静心下来,欣赏这首爱昧的音乐。听着这歌,我就在想,苏雅在我的眼中,会和这歌里写的一样吗,我的心里,是在把她当成了爱人吗。“喜欢这歌吗?”苏雅问。我毫不犹豫第回答,“喜欢。”“安夏,苏姐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不管你是真心对我有情,还是因为日子寂寞,需要一个女人来慰藉你的心灵,对苏姐来说,苏姐都很高兴。在这个城市中,能和安夏认识,苏姐就觉得是一种幸福。”“安夏听到这话很高兴,安夏也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不是我日子寂寞才会迷恋上苏姐。是我把苏姐带回家中的那一刻,你的美丽和高雅,就把我迷上。你离开后,我不止一天的对苏姐思念,期望着能和你再相遇在这个城市。老天有眼,终于让我在再见到了苏姐。”我壮着胆子,将手放在了苏雅的大腿上面,苏雅看了一眼,没有做任何的反抗。汽车缓慢行驶,我和苏雅没有再说话。我一直把手放在她的身上,感受着苏雅身体的温暖,感受着苏雅的存在。苏雅的突然出现,给了我意外和惊喜。一路上,我都祈祷着,希望我们这次见面以后,我和苏雅再也不分离。就算我在苏雅的眼里,只是她公司里的员工,她不会对我动感情,我不在乎,有苏雅在,能和她说说话,闻着她身上那特别的香水味道。我就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中,已经离不开苏雅。这个女人,彻底的征服了我,就一个晚上,苏雅用她那女人的魅力,征服了我的身体和心。害得我对身边的这个女人有了思念,有了对那禅绵夜的无边幻想。苏雅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让你见了一眼后,就会被她妖精一般的身材迷恋住的女人。车速缓慢,我感觉出来,苏姐好像也舍不得离开我。不过,这正合我的心意,我恨不得汽车就在城里逗留,永远不停下,永远到不了我的家。这样,今夜我就可以呆在苏姐的身边,陪着苏姐,听着她欢笑和心跳。车,最终还是在我住的那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我迟疑着,不想下车,只是怔怔地看着苏雅。心里多想对她说,苏雅,下车吧,一起到我的家。我没有勇气,心里的这点小心思不敢告诉苏雅。她已经成了我的老板,现在,我只能像苏雅说的那样,把她当领导尊敬着。苏雅想让我忘记对那天晚上的回忆,可是,我做不到。“到了。”苏雅对我说。我故意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说:“还真到了。”“上去吧。”“你上去坐会吗?”我小声地问道。“不了,我害怕上去以后,就舍不得走。”我拉住了苏雅的手,想靠过去亲吻她,苏雅制止了我的鲁莽。“如果你真舍不得走,那就不走。我想让你留下,有我陪在你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