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带着仓库到明末
苹果版Store

带着仓库到明末
特色演示

玄幻  |  柒若

苏雅上身白色的衬衣,搭配着紧身的牛仔裤,完美地勾勒出她那一米六五的苗条身材。我看着苏雅的脸,因为刚才的眼泪,妆已经脱落。长长的睫毛,配着那双大大的眼睛,迷住了我的所有目光。 她低着头,专情地看着我,然后,用右手的中指在我兄膛上滑过。这个动作是如此的性 感和迷人,苏雅做的每一个细节,都像她这个人一样,充满了妩媚和妖娆。我想,在这样一个浓情的夜里,谁也无法逃避一个温情女人的爱意,也不想逃避。 她的美,足以让你在这样的夜里迷醉。 苏雅是我从公园里带回来的,半个小时前,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叫苏雅。一个让人无法抗拒的名字,和她人一样,会使我在这样的夜里产生无边无际的遐想。一束乌黑齐肩的秀发,把苏雅烘托得干练和高雅,典型的一个气质型美女。 我在公园里碰上苏雅的时候,她蜷缩在一条椅子上哭泣着,让人怜惜。我就是在这样的哭声中靠近了她,当时,只是想给她一点安慰和劝解,更没有想过,会有更美妙的故事在我们相识后发生。 苏雅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哭泣着,我从她的话中,知道苏雅刚和丈夫离婚,丈夫带着她的孩子,和另一个女人去了上海。看着她那憔悴和伤心的样子,我不放心将她一个人丢下,把苏雅带回了我住的公寓。 或许是苏雅受到了感情的刺伤,也或许是她想用另一种方式来对她前夫的报复,宣泄她心中的委屈。我们刚回到家里,苏雅主动的把我推到了墙边,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润润而淡香的唇朝我靠了过来,轻轻地碰触着我的唇。她的眼神中依然带着忧伤,我不想趁着她情感防线最薄弱的时候,去欺负一个受伤的女人。 我只是木讷地紧贴在墙角边,睁着双眼凝视着苏雅那张白嫩得让人疼惜的脸。 “怎么啦?是因为我的岁数比你大,你不愿意吗?”苏雅轻吻了我一会儿,见我没有主动的去亲近她,她用她迷人的眼睛看着我,不解地问道。 在回家之前,我把年龄和名字都告诉了苏雅。这会儿,苏雅一定是误会了我芥蒂年龄的差距,所以,她才会这样问。 我用手指轻轻地拂起她额前的一榴发丝,将它们夹在苏雅的耳后,手指慢慢地从苏雅的脸蛋上滑落。 “不是因为这个,我不想趁人之危。” “安夏,我是志愿的,吻我,好吗?如果你不介意我是你的姐,吻我。”苏雅凝视了我一会儿,重新将她的嘴唇印上。 苏雅,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你的气质和美丽,已经在我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把我迷醉。我刚才没有吻你,只是害怕你把我误会成小人。我想要的,是在你的眼里成为君子。尽管过了今夜,你就会从我的生活中消失,成为我生命中的过客,我还是想留给你一个美好的印象,一个男人的君子风范。 我在心里叨念着,双手抱紧了苏雅的腰。 “苏雅,你真漂亮。”我吻着苏雅,忍不住对这个女人的赞叹。她的形象,和我想要的女人完全吻合。 齐肩短发,鹅蛋般的脸,白嫩滑嫩的皮肤,大眼睛,组合得那样的均匀,简直就是我梦中的完美恋人。 我甚至在想,苏雅的出现,是老天爷赏赐给我的最好礼物。 她的出现,就在这一刻,我就迷恋上了她的美丽。我知道,就着几个眼色,苏雅已经将我的心掏去。 苏雅听到我夸她漂亮,只是淡雅一笑。 在遇到苏雅之前,我从没有想过,会对一个大我六岁的女人产生好感。苏雅三十二岁,估计是平时保养得好,皮肤依然是那样的细嫩和光滑,身材也保持得很好,看上去就像二十六、七岁的女人,更看不出她是一个生过孩子的母亲。苏雅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气质高贵,容貌娇媚的女人。 “哈哈,姐,你整我。”我被她挠得嗤笑出来。 “喜欢吗?”她逗着我。 我点头,抿笑着。 眼前的苏雅,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人一样,在我的嬉闹下,驱走了她先前的那一阵子忧伤,找到了快乐。 我们嬉闹了一会儿,苏雅慢退到床边,站住,凝视着我。 我靠近她,双手搂住她的腰。此刻,在我的眼里,苏雅就像是我认识了多年的恋人一样,没有陌生。她带给我的是一种轻松和愉快,我对她没有任何的顾忌。 虽然我和苏雅是初次相逢,但苏雅带给我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我们的心在靠近。 窗外的夜,变得很安静。 我幸福地她揽入怀中。 苏雅把脸贴在我的心口,用一束感激的眼光看着我。 “安夏,谢谢你,是你在我最忧伤的时候,带给了我安慰和快乐。” “姐,是缘分安排了我们相识,我就应该让你过得快乐,充满欢笑。” “安夏,不管以后我们能不能再见面,姐都不会忘记,有一个叫安夏的男孩子,在姐最悲伤的时候,给了姐几个小时最快乐的时光。” “姐,如果有缘的话,我希望能再见到你。” “姐现在不能回答你,如果姐没有再来找你,你会恨姐吗?” “不,我知道姐的心思,姐并不是因为喜欢我,今天晚上才会和我在一起,弟不会恨你。我只希望姐以后能快乐的生活,忘记那些不开心的过去,只希望姐快乐。” “谢谢你,我的小男人。”苏雅感动着,用情地亲了我一口,蜷缩在我的怀里。我紧紧地相拥着她,感受着苏雅带给我的那种幸福。我拥抱着苏雅的香体,闻着她淡淡的呼吸气息,在苏雅的温柔里,我们一起入了梦乡。虽然,我和苏雅只是在城市中的偶然相遇。而今夜的这种相依相偎,更像是一对煽情男女的偷爱。但是,在我的思想里,我并没有把苏雅当成是这个夜里闯进我生活中的夜女人,我已经在心里把我和苏雅的相遇,当成是一种缘分。苏雅特别的气质和外表的妩媚,深深的吸引了我对她的向往。我已经感觉得到,在我的心中,已经烙印下了苏雅的样子。尽管我知道,苏雅随时都会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从此,我们会回到几个小时以前的生活状态中。各自的忙碌,苏雅也会把我从她的记忆中忘记,删除和我今夜的禅绵往事。对苏雅来说,我只不过是她寂寞夜里的情感填补,是弥补她心灵创伤的一个寄托。甚至,她会在离开我的时候,忘记我的模样和名字,把这一切都当成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和我昨夜想象的一样,苏雅悄悄的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东西。除了身边的被单还有余热,让我能回想起,昨天夜里,有一个漂亮女人睡在我的身边,她带给了我快乐。阳光射进来,我掀开被单,想在这上面再找找昨夜和苏雅的温馨。被单上,只有几缕秀发,凌乱地洒落着。我知道,这几缕发丝,就是苏雅留下来的。我将秀发拾起,放进钱夹中。不管苏雅把昨天夜里的那一场恩爱当成是越情也好,还是把我当成是她对丈夫的情感宣泄也好,我不在乎苏雅怎么看待这事。因为在这样一个大都市中,两个陌生人不期而遇,彼此需要,一晚过后,各自离去,谁也不为谁负责的故事每夜都会发生。但在我的脑子里,已经有了苏雅的影子,我无法做到像遭遇一晚欢爱那样洒脱地放下。苏雅的悄然离开,我的心,竟为这个陌生女人的离去,有些失落。

快穿之末世踏黎明
    周边推荐

      快穿之末世踏黎明
      日志计划

      玄幻  |  柔诺

      刘大明走后,王娟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先把垫在肚子上的毛巾拿下来,离婚后,王娟就到了医院把孩子拿了,最为女人王娟知道漂亮是资本,如果生了孩子失去了资本,那么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不过,为了糊弄这个刘大明,装孕妇的确很不舒服,好在刘大明还算是好糊弄,她有些不放心的走到窗口仔细看着楼下的动静,想到秦书凯的事情,不得不想了很多。田主任回来后的第二天上午,召开了一次发改委党组成员会议,在会议开始后,田主任满面春风的冲着几位说,这阵子,我陪着县委组织部长在外地考察,家里的工作辛苦各位了。几个副职都连连摇头说,主任,我们做什么是应该的。只有朱爱国冲着田主任笑笑说,田主任,如果你要是真心感谢大家,今晚可以请在座的各位吃一段吗?这样道谢才显得有诚意,不要整天把空话说出去,那样不实惠。也只有朱爱国敢说这样的话。田主任没有生气,而是伸手一指朱爱国说,你这个老朱啊,我算是看出来了,整个一吃货,除了吃,你还能惦记点其他吗?作为领导干部,重要的做好本职工作,服务发展大局。田主任这话一说出口,几个副职都配合的“哈哈”笑起来,朱爱国倒也没显出尴尬的神情来,冲着田主任说,我没有你那么高的觉悟,你这不是要开会吗?怎么批评起我来了?赶紧的,办正事要紧。田主任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说,朱书记说的对,咱们言归正传,我这次跟组织部长出去一趟,收获还是很大的,南方的一些省份,尽管经济环境不如咱们这地方,在规划方面的工作的确也有独到之处,此次考察的行程和内容,我已经让秘书整理成册,大家有空的时候可以稍微浏览一下,取长补短嘛,积极吸取人家工作中的长处,争取在自身工作中能取得历史性的突破。俗话说,百姓找题材,领导会总结。这话一点也不假,平民百姓能从生活中,找出各类的题材,津津乐道。而做到了领导的层面,最大的功能就是总结,不管什么事,都能总结出几项工作取得历史性突破,全省先进、全国领先、全市唯一之类的论断。田主任接着说,今天上午把大家临时召集过来,主要是研究三件事,第一,就是大会议室的装修问题,要尽快落实到位,这次和常委部长出差,路上部长特别提到这件事,要求尽快装修好,以后相关部门召开的小型会议就放在这里召开了;第二,就是关于项目规划中的资金问题,要和财政局协商,尽快到位。第三,就是挂职干部的事,市县领导都相当重视这次的工作,希望咱们发改委在这项工作上要勇于争先,而不是拖延落后。前两个议题,都是工作布置,分管的副主任汇报工作进度和下一步的推进措施后,田主任又做了简单的总结,大家把重点讨论的问题放到了关于挂职干部的事情。田主任对此项工作的开展提出几句宏观的指导意见后,分管人事的副主任刘大明就开始汇报此事情的进展。刘大明在发改委领导班子成员中排名第二,田主任又是五十出头的年纪,在很多人心目中,刘大明很有可能就是顶替田主任位置的候选人,因此刘大明在发改委内部的权威性相当高,这一点刘大明心里自然也是有数的,当着其他几位副职的面,刘大明说话的语气铿将有力,比前面发言的两位副职领导要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底气。刘大明汇报说,各位领导,按照上级领导的要求,人事科把《关于选派干部挂职的实施方案》以及市委的通知等材料复印发放到单位每个人手里,并组织了一次学习动员,全局很多干部积极性很高,但是报名情况不如人愿,到目前还没有一位同志主动报名。刘大明汇报到这里,抬头看到田主任没有表情,就继续汇报说:“为了把县委布置的工作落实到位,后来又征询了几条线领导的意见,认为既然没人报名,就由组织推荐,把优秀的人才推荐到乡下,体现咱们发改委干部的素质,打造好集体的形象。“田主任作为一把手,不想听过多冠冕堂皇的场面话,于是很武断的打断话题问:“人选落实的怎么样?”对一个领导来说,下属怎么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出了什么样的结果。刘大明汇报说:“局长,针对无人报名的情况,人事科对发改委里的年轻干部进行了仔细挑选,认为秦书凯同志是最合适的人选,选择秦书凯同志有三个理由,第一他是发改委里最年轻的办事员,是单位里新生力量的杰出代表,选他也说明单位对这件事的重视;第二是这个人的工作能力强,做事比较踏实,不会给单位的形象带来损失;第三是秦书凯专业对口,学的是农学,正好学有所用。”刘大明汇报的时候,纪检组长朱爱国用很不一般的眼神看了刘大明一眼,摇了摇头,却什么都没有说。主任坐在会议桌中间的位置上,一边听刘大明汇报工作,一边密切关注着在场每位领导班子成员的表情,看到朱爱国的神色后,心里有点疑惑,于是问道:“大家对刘大明副主任的提议有什么看法,对于人选推荐工作,希望大家都能畅所欲言,把最合适的人选推荐出去。”另外两位副职,和刘大明都是老搭档,所以工作上都是积极配合,团结一致,因此两位副职先后表态,刘主任的提议我认为很中肯,秦书凯下去也确实能起到那几点作用,对于树立咱们发改委队伍的集体形象应该是相有利的。另外一个副职也表态说:“刘主任的建议,我认为是经过认真思考的,如果把一个不优秀的人推荐出去,到时候出工不出力,弄出点事情来,对单位影响很不好,我本人也觉的秦书凯比较忠厚老实,是最合适的人选。”田主任见大多数领导班子成员在挂职干部的推荐人选上意见一致,脑子里并没有想很多,当即拍板说:“既然大家都说推荐秦书凯,那就让他去,会后老刘你代表单位党组和他好好的谈谈,待遇吗?还是那句话,一切为驻村的人服务好,补助加倍,不能让年轻人流泪又受气,表现优秀的,回来后该提拔就提拔。”党组会议一结束,刘大明本来还有事准备向田主任私下汇报的,看到纪检组长朱爱国随着田主任一起出了会议室门,就知道这两个人有事要谈,自觉的避开了。进入主任办公室,朱爱国很随便的坐了下来,从包里取出自己的茶杯,旋开,低头吹着茶杯上漂浮的茶叶片,不紧不慢的有滋有味的喝着茶,没有说话。“老朱,不能坐在那里光喝着茶,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出来,你我又不是外人,用着那么拘谨吗!”田主任知道这个朱爱国此刻跟在他屁股后头过来,肯定是有话要说。朱爱国听了田主任的话,放下手里的水杯,直起了腰,笑笑说:“人事上的事,会议上我不敢讲话,否则,给领导添乱。不过,关于挂职干部的人选问题,有几句话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啊。”田主任听了这话笑着说:“老家伙,早就看出你对刘大明提出的事有意见,人都坐到办公室了,还是说说你的理由吧。”

      大唐之无敌熊孩子
        稳定版下载

        大唐之无敌熊孩子
        资源下载平台

        玄幻  |  灵素

        两包血浆下肚之后,杨枭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血色。他有气无力的指了指自己被拔下来的衣服,说道:“闭嘴上衣口袋红色的瓶子”红色的瓷瓶里面都是红色的药面,在杨枭的要求之下,孙胖子将整瓶的药面都灌进了他的嘴里。随后用一瓶葡萄糖水将药面冲进了老杨的肚子里。药面下肚之后,杨枭的脸色又好了几分,起码能说出来整句的话了。他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的对着孙德胜说道:“大圣,这个小道士到底什么来头?你是不是故意隐瞒不说,就等着看我的笑话?”“哥们儿,但凡我知道这孩子有这个本事,早就把他供起来了。还能让你对他动手”孙胖子难得的说了句心里话,他先关了病房里面的氧气,随后点上了两根香烟,一根塞进了杨枭的嘴里。另外一根自己抽了一口,缓了缓之后,继续说道:“我还纳闷,高老大怎么对这小道士这么上心,现在多少明白点了。要是用得好,这就是个宝贝疙瘩”“正好”杨枭抽了口烟,随后吐掉了大半没抽完的香烟。随后继续说道:“我进不了鬼市,沈辣去给吴主任办事,你带上这个小道士吧。只要广元冥鉴到手,这一下我也认了。”听到杨枭这时候还惦记着广元冥鉴,孙胖子也开始好奇起来,说道:“老杨,这个什么冥鉴是什么宝贝,你能这么上心的可是不多。还有九河那个鬼市,以前在局里也听他们说过几嘴。当时也没听明白,怎么就鬼市了?”孙胖子自打进了民调局开始,对局里的业务就不怎么上心。他的本事是在处理各种人际关系和突发事件上,这个老句长高亮也已经给孙德胜定性了。论起来局里的业务能力,他孙胖子绝对的倒数。趁着自己还在恢复身体,杨枭对着孙胖子说道:“九河鬼市你都不知道?九河是通往阴阳两界的出口之一,偶尔下面会有阴司鬼差将冥府的宝贝偷出来卖掉。只是这个机会十分难得,有人在鬼市转悠了一辈子,也没有遇到过几次”听到这里,孙胖子忍不住开口打断了杨枭的话,他说道:“老杨,你先等等吧,阴司鬼差偷下面的宝贝上来卖?卖给谁?卖的钱他们能干什么用?换成纸钱再少给自己?这个不能够吧”听到孙胖子这个民调局的前局长竟然对鬼市一窍不通,杨枭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当初高亮也是瞎了眼算了,我从头和你说吧。阴司鬼差也分好几种,有一种是阳世差。就好像以前跟着郝正义的鸦那样,有特殊的办法可以混迹阴阳两界。替冥府巡视阳间,这些人也是大活人,在阳世也要生活,也要吃喝嫖赌。”“你这么说,哥们儿我就明白了。”孙胖子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那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一旦被什么阎君发现,那妥妥的要剥皮抽筋下油锅啊”“大圣,你这么一个聪明人怎么想不到?”说到这里,杨枭四下看了一眼,随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要是阎君也偷着卖下面的宝贝呢?听说这一任的阎君喜欢装扮成富商上来办事,他比我可会花钱,想要维持可不是一亿两亿的事情传说他还给有钱人买卖寿命,当然了,这个我是不信的”杨枭是在冥府挂了名的,他可不敢得罪下面。赶紧说的过头了,急忙又把话题拉了回来。对着孙胖子继续说道:“我是在下面挂名的,阴司鬼差想要至于我死地。见了我不动手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把宝贝卖给我?再说说鬼市的事情,那边和这里的潘家园、老簋街差不多,都是卖假古董和旧货的。天不亮的时候就开市了,你记住了,这个时候里面会混着卖宝贝的鬼差,等到天光大亮之后,阴司鬼差就撤走了”孙胖子一边听,一边点头。等到杨枭说这几句话,他才开口说道:“不是我说,再聊聊广元冥鉴,什么宝贝让你这么上心?”“这个你别操心了,知道东西到了手,你自然会知道的。”这么会功夫,杨枭已经彻底缓了过来。他从病床上爬了起来,一边拔掉自己身上的管子,一边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事情拜托你了。千万别让欧阳偏左先弄到手,说句犯忌讳的话,一旦真出现了那种局面大圣,说不得我要送他先走一步了”杨枭虽然下手狠辣,可是却从来不对自己人下手。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那个广元冥鉴对他有多么重要了。孙胖子还打算再劝两句,病房大门打开,那位劝拔了杨枭管子的医生正走了进来。见到光着膀子,露着一身精炼白肉的老杨,医生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确定了这就是刚才那个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尸体’之后,嘴里喃喃自语的说道:“不可能——这是医学史的奇迹你不要走,我要给你做全面的身体检查”杨枭连理都没有理这位医生,他回头冲着孙胖子说道:“去九河,记得啊,是广元冥鉴”说完之后,他的身体一晃,随后消失在了医生和孙胖子的面前。看着张口结舌的医生,孙胖子嘿嘿笑了一下,说道:“哥们儿我说这是幻觉,你信吗?要不平行宇宙?”车前子昏睡了也不知道多久,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不是医院的病房了。自己身在一辆商务车上面,有人给自己穿了一套税务人员的制服。小道士迷迷糊糊的摸了摸上衣口袋,在里面找到了一张当时税务局的工作证件。车里面只有车前子一个人,车窗外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地方,更不清楚现在几点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色,推测也就是凌晨三点来钟道士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到车上来的。他最后一段记忆是在医院里,好像被孙德胜坑了一把,然后又出现了一个叫老杨的白发男人。他的记忆到这里便消失了这时候,商务车外面终于出现了亮光。透过车窗看到有几个人推着小车,开始在街道两边摆摊子卖货。这些摊子越来越多,开始只有四五家,没过多久变成了十几家,几十家,最后整条街道两边都摆了几百家的小摊位。每个摊口前都摆放着一盏油灯,除非有人亲眼看到,否则很难相信这个电气化已经普及的年代,还会有地方出现这么密集的油灯。不止是摆摊子的摆放油灯,来买东西的也是人手一盏油灯。除了几百盏油灯之外,这些小摊子还有个共同的特点,没有人大声说话。如果有人在这里发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买卖双方便会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用两个人刚刚能听到的声音开始讨价还价。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安静的有些吓人这些摊子售卖的货物多种多样,有不知道旧家具、旧电器和旧衣服。还有小孩子玩的玩具,家里用的锅碗瓢盆和菜刀、餐具之类的,甚至还有人摆摊子卖吃食。有个卖馄饨的小摊子就在商务车旁边,一阵一阵馄饨的香气飘了过来。让不知道多久没吃过东西的车前子,顿时饥肠辘辘了起来。车前子已经顾不上自己有没有钱了,他直接拉开车门跳了下去。到摊子前面找了个长条凳子坐下,随后对着馄饨摊老板说道:“先来一碗馄饨,有没有烧饼?油条也行只有锅盔啊,也行,来俩锅盔。再来俩茶叶蛋咸菜?要,还有酱牛肉啊,要找马上就能吃的,一样先来一份”

        当科技遇见神明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当科技遇见神明
        下载网

          玄幻  |  千羽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快穿之逆劫
          是表示什么

          快穿之逆劫
          平台怎么下载

          玄幻  |  聆冬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