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星际穿越之果儿小灵傍大仙
开户在哪

星际穿越之果儿小灵傍大仙
软件下载中心

玄幻  |  夜蓉

“姜书记,对你刚才说的这个观点我要说句话,经验对工作来说是保贵的,但是有时候经验也是阻碍创新的关键,所以看问题要全面,不能说出有片面指导性的话语,影响每一个挂职干部的真实想法!”组织部副部长很武断的打断姜照光的话,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姜照光就插话,这让副部长已经很不高兴了,没有领会自己的话音随意发表意见,更生气,也就不会给姜照光面子。“我要重点解释的就是,希望各位挂职干部正确的看待和选择队长,经验虽然在工作中是需要的,有的时候经验也会成为限制人思想的框子,你们的职责是帮助联系的村解决问题,为农民做实实在在的事,否则,都是假的,没有任何用。所以队长不仅要有工作经验,更要有能力帮助挂职干部联系的村解决问题!”姜照光听出自己刚才的话和副部长的话有点不同,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对副部长的话没有反对,说明部长是赞同副部长的,自己的话和部长的意图是相悖的,赶紧接上说:“部长刚才说的太有道理了,长期在乡下,视野就不够开阔,眼光就显的短浅了,就没有这么高的观点,要多向县里的领导学习,队长是个领导,不仅要有经验,更要具有服务队员,服务乡镇,服务联系村的能力,这样才能完成市县领导的任务。”作为乡镇丨党丨委书记,肯定知道如何拍领导的马屁,副部长不能得罪,组织部长更不能得罪,说不定哪天不高兴找个理由向县委书记建议把自己位置给动了,努力爬到现在的位置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为了刘大明而失去现在的位置,肯定是不值得的。后来,组织部的副部长就说:“码头镇这边有两个副科级干部,选择谁做队长,县委不能指定,要根据乡镇和各位队员的意图来决定,按照以前几个乡镇的做法,很简单,参加会议的个队员和乡里的一把手书记、分管乡镇长各有一票,投票决定。”拿到选票的时候,刘大明很紧张,这是关系能否达成所愿的关键,看看七个人,心里还是有希望的,根据姜照光刚才的谈话,知道姜照光是有意想推荐自己的,刘小娟作为副镇长肯定会领会姜照光的意图去投票的,否则,那就是违背领导的意愿。还有就是吴龙,已经完全的被自己控制,至于秦书凯,如果有眼光,指望给他说好话,肯定也会投自己一票的,所以很放心。后来,投票结果,是刘大明没有想到的,一直都不明白为何是这样。现场公布的结果是,刘大明两票,张富贵票。刘大明知道,两票,自己一票,吴龙一票。就很不明白,姜照光等人为何关键时候不投自己的票?投票结束,副部长发表讲话,说结果已经出来,恭喜我们市里的张处长当选为队长,以后在工作中要为码头镇的发展多出力,多争取资金,同时对别的挂职干部联系的村有需要协调的,能主动帮助解决。姜照光也发表讲话,他知道副部长的意图就是常委部长的意图,于是很激情地说,恭喜张处长成为队长,以后我们在工作中团结合作,齐心协力,把挂职干部工作做实做好,也希望张处长能利用市级机关的优势,为码头镇的发展多争取项目资金。后来张富贵发表感言,他说很感谢大家对他的信任,一定认真履行队长职责,带领大家做实事干实事,把联系的村的基础设施等健身带来很大改变,不辜负领导对自己的希望。张富贵过后就是刘大明等挂职干部讲话,表示坚决拥护今天的结果,工作中一定积极配合,服从领导,把本职工作做实做好。不管有什么想法,到了这个时候就要看到大局,认清形势,否则,就会被形势所淘汰。晚上聚餐结束,部长等一行人走后。几个人回到宿舍,秦书凯就问金大洲:“钓鱼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现在自己还是一头雾水。”金大洲笑着说,事情一出来,就知道有人想利用这件事达到什么目的,于是让张富贵请假回去。自己当着什么不知道,纪委调查的时候,就说钓鱼的钱自己没有付,就是要看看什么人在搞鬼?等到出差回来,带着收据到纪委汇报说,钱早就付了。秦书凯就生气的说:“知道结果,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担惊受怕了那么多天。还有,纪委派人到鱼塘那儿问问老板就知道底细了,为何不去问?“金大洲说:“你说我付了,我回答我没有付,纪委就认为你是撒谎。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纪委也没有当回事,不过是走个过场。你以为真的会处分谁?那是不可能的。“秦书凯说:“那段时间查的很紧的。“金大洲就说:“开始的时候也许真的准备处分几个人,但是拖到现在,就会不了了之的。**事情就怕拖,一拖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该找人的都找了,也就没有人过问了。“秦书凯说:“你一失踪,那段时间弄得是吃饭不香,睡觉不香,早知道这个结果,却不说,金科长,你真不是东西。“金大洲说:“以你的狗肚,藏不了四两油,知道了底细肯定会告诉周围的人,举报的人就永远不会知道,举报的目的也就不会知道。不过,这次你的精神损失最大,有机会一定补偿。“秦书凯就说:“补偿就算了,你现在知道是谁举报的?目的是什么?“金大洲笑了笑,冲着走在前面有些落魄的刘大明背影指了指,秦书凯不由疑惑起来,难道还真让邱科长猜中了?张富贵上任后,第二天,就开始行使挂职干部队长的职权,要求大家按照市委县委的要求,认真做好联系村的调研工作,摸清联系村的实际情况,急需要解决什么,近期能解决什么,形成一个计划表,报到他那儿,让他心中有数,便于向市委县委汇报。因为刘大明这么一捣鼓,张富贵,金大洲和秦书凯三分倒是抱团起来,彼此之间多了几分兄弟情分,尤其是张富贵,对秦书凯相当照顾,一口一个小兄弟,秦书凯心里明白,自己在钓鱼事件中主动扛包的事情,为自己赢得了两个好兄弟的信任。

星之尘埃
软件升级版

星之尘埃
手机版客户端

玄幻  |  初夏

随后,把脱到一半的睡衣穿上,然后躺在了床上,示意我过来自己脱,婉儿还张开了腿,把双手放在她自己的私处不断地抚摸着。看到她这个姿势,我仅存的理智也荡然无存,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扔到了床上,然后向她扑去,我手慢慢的伸进她的睡衣里,抚摸着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一路上升,在我快要握住那并不突出的胸部时,婉儿却突然大叫起来。“李玥,你在干嘛,我是你妹妹啊,啊……爸,救命啊。”我一愣,她这是突然怎么了?养父原来是当兵的,据说还是顶尖部队,差点就进了特种兵,他睡觉很敏感,稍一有动静就能醒来,再加上婉儿叫的这么大声,自然是能听到的。“砰”的一声,门被踹开,养父一脸震惊的看着我,然后看到我的手在婉儿的睡衣里面,顿时怒不可遏,他把我拉了过来,啪啪就是两巴掌,扇的我脸颊微微红肿。这时,养母也进来了,她看着我,又看看衣衫不整,正在微微抽泣的婉儿,明白了怎么回事,她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说,玥儿,你太让我失望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的房间。被人误解的感觉很难受,平时对我最好的养母说出了这种话,我当时心都快要碎掉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养父还有婉儿,婉儿躲在被子里微微啜泣。“爸,不是这样的,我……”“你还狡辩?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养父用手指着我,气的浑身发抖。这时,婉儿从被子里探出头说道:“爸,我有道题不会,想让李玥帮我看看,可他一进来就对我……对我要做……”还没说完,婉儿又哭了起来。“我!没!有!”我攥紧了拳头,看着养父,字字铿锵的说。“爸,不信你可以看看桌子上的作业,我真的是让他过来帮我解题的。”婉儿哭的更狠了,她这演技都能拿小金人了。“滚出去,滚,离开我家。”养父冲我吼道。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毕竟我对他们来说是个外人,他们是怎么也不会相信我的,哪怕我说的是真事,是实话。我走出了家门,发泄似的用力把门一关,发出巨大的声响,在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婉儿那嘴角带着一抹笑意的看着我。当时夜已经深了,我不知道我能去哪,兜里又没有钱,坐在马路边发呆着,冷风不断吹啸而过,连带着我的心也吹得冰凉无比。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婉儿竟然会给我下套,让我往里钻,平时那么相信她……我感到十分无助,开始想念小时候亲爸亲妈没有出意外的时候,一家人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样子,又想到小时候在孤儿院,和别的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时光,一时之间,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重新回到家里后,养母把我拉进他们的卧室,说我和婉儿不能同在一个屋檐下了,还说我是哥哥,妹妹小,做哥哥的得让着妹妹之类的话。我看着他们,没说话,等待着下文,其实,婉儿也就比我小四五个月吧,也小不到哪去。养母见我没吭声,她也不说话了,养父叹了口气,说你和婉儿这样下去总会吵架的,要不你去住宿吧。我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合着他们这是觉得我多余的,要撵我走啊。呵呵……我果然是外人啊,本来还以为在他们家呆了七八年了,能真心实意的把我当一家人。我低下头,轻声笑了笑,没说话。养母柔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挺难受的,但是你和婉儿得去住宿一个,婉儿性子傲,我和你爸跟她说的话,指不定闹到哪去,所以只能委屈你了,不过还好,每个星期的星期六星期天还是能回家的。”养母的眼神中充满了愧疚,我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无奈,我知道,因为婉儿,养母也没办法,更何况养母把我从警局找回来,我也就知足了。我并不是那么让养父养母讨厌。我擤了擤鼻子说,行,不就是住宿吗,也挺好的,有更多时间学习,还不用给婉儿洗衣服。第二天一早,养父带着我去教导处申请住宿,我也就当天带着东西搬到了宿舍,不过我和婉儿还是同桌,上课的时候,该见面还得见面,有时候老师让同桌两人讨论问题的时候,倒是挺尴尬的,我俩谁也不搭理谁。时间一长,婉儿开始烦我了,她因为漂亮,也爱玩,在学校里认识了不少朋友,她煽动着那些朋友来欺负我,不是我的笔被掰断了,就是我的本子上有脏脚印。婉儿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希望我和老师申请,不要和她做同桌,但是吧,我又想到了养父养母的初衷,就是希望我俩关系能好才这样的,我也就没跟老师说。婉儿见我这样,也是无奈了,她自己跟班主任申请过调换座位,可是班主任想让她和我坐在一起能让我带动她的学习成绩,也是不同意。婉儿知道这学期我俩是同桌定了,欺负我也就更凶了,基本上三天两头都会找外班人的人一放学就堵我,那些人堵我的理由是问我要钱花。我也每次都给他们钱,希望他们能够放过我,久而久之,班级里的同学甚至是老师都知道我是个懦弱的性格,渐渐地,班里的同学们也对我不再是掰断笔和在本子上踩脚印那么简单了,有时候还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把我书包拿出来在走廊内当球踢。起初,老师还会教训那些同学,但是时间一长了,老师对我的眼神中也带着轻蔑,不屑,哪怕我是个班级学习前五的好学生。我委屈,我怨恨婉儿,但是我一直忍着,不想在让养父养母为难了。这样的生活伴随了我好久,直到有一次上体育课回来。当时的我,因为身边没有朋友跟我玩,体育课也跟老师请假,独自一个人在教室里写着作业,当下课后,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回来时,我发现婉儿并没有回来,直到下一节上课铃响了我才看到婉儿姗姗来迟,她的脸色还红扑扑的,眼神飘忽不定,连跟老师报告都没喊就直接进来了。这节课是地理课,地理老师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太婆,在她的课堂上,即使我们是实验班也是乱糟糟的,都不想听课,原因就在于每次老师上课讲个十几分钟后,接下来的时间就让我们自习,她也不管了。我做完笔记后,余光看到婉儿身体微微颤抖,双腿还在来回磨蹭,看到这一幕,我吓了一跳,我吞了吞口水,偷偷地看着婉儿。婉儿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惊讶万分,她慢慢的把她白嫩的右手伸到她双腿之间,隔着裤子开始摩擦着,嘴里还若有若无发出呻吟声。我见她弄的兴起,也没注意到我偷看,索性就光明正大的盯着她双腿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怎么也没想到,平时对我凶巴巴,很厌烦我的妹妹竟然是这种人,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随后,婉儿估计也是觉得隔着裤子弄有点不舒服吧,竟然当着我的面把手伸进裤子里面,我估计她以为我还在专心致志的学习,才有这么大胆吧。

星海霸主签到全宇宙
手机版客户端

星海霸主签到全宇宙
官方版升级版

    玄幻  |  竹娴

    “阿姨,我是林羽的好兄弟,这钱我肯定会帮您还,您给我一些时间。”林羽硬着头皮说道。吃人家的嘴短,既然这个何家荣是吃软饭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张口问长裙美女要钱,只能想其他办法帮母亲还钱了。随后林羽打了个欠条,按上手印,交给了黄毛。黄毛见林羽老婆开那么好的车,也不担心他还不上钱,便带着一众手下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贪婪的在长裙美女白皙的小腿上扫了几眼。“这笔钱我可不会帮你还。”长裙美女冷声道,她不知道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义气了,一醒过来就跑来替自己的狐朋狗友还钱。“放心,我自己能还。”林羽略微有些不爽,这个女的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但是对自己丈夫态度也太差了吧,当着外人的面毫不避讳的揭他的短。“小伙子,你这是何必呢,这些债我自己能还的。”林羽母亲红肿的眼睛有些湿润,印象中儿子好像从未跟自己提起过有这么个好朋友啊。“这是我应该做的,阿姨,林羽不在了,以后我就是您亲儿子,我给您养老送终。”林羽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湿润了,母亲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却不能与她相认,白白让她承受这种痛苦,实属大不孝。“阿姨,明天我再来看您。”趁眼泪没出来,林羽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怔住了,哽咽道:“阿姨,如果林羽泉下有知的话,他肯定不希望您轻生,您应该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把他那份也活下去。”说完林羽再没犹豫,走出了包子店。林羽母亲心头一震,愣愣的看着林羽的背影发呆。长裙美女看了林羽母亲一眼,没说话,转身跟了出去。上车后,长裙美女有些不悦的说:“你要来当好人我不反对,但你刚醒过来,起码得跟我说声吧,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的力气吗?”“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林羽语气有些冰冷,此刻他心里牵挂的全是自己的母亲。见他神情冷漠,长裙美女接下来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用力的挂上档,驱车返回托养中心。医生给林羽做了个全面的体检,显示一切正常,随后便给林羽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去的路上林羽看着长裙美女精致的侧脸,感觉有些梦幻,突然间就多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实在有些难以适应。同时他内心也有些自责,自己霸占了人家的身体,又霸占了人家的老婆,真的好吗?一想到晚上要跟长裙美女同床共枕,他就心跳的厉害。他很想跟长裙美女打听一些关于她和这个何家荣的信息,毕竟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又害怕被看出异常,最后也没开口。其实林羽很想编一个失忆的借口,但自己还没失忆她都对自己这么差,要是失忆了,还指不定怎么虐待自己呢。这时长裙美女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嗯了几声就挂了,接着把车往路边一停,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林羽说道:“诊所那边有个急诊,我得赶回去,你自己打个车回家吧,我爸妈都在家。”“我跟你一起去诊所看看吧,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林羽迟疑一下说道,自己连她爸妈长啥样都不知道,回去后得多尴尬啊。帮忙?长裙美女冷冷扫了他一眼,这话从一个饭桶嘴里说出来,真是可笑。车子在一家社区诊所前停下,门口牌子上写着华安诊所,诊所规模不大,总共也就十几个工作人员,不过看起来挺正规的。长裙美女刚进去,就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跑过来急声道:“江主任,您快去看看吧,都两剂退烧针了,那个孩子头还是烫的要命,嗓子都哭哑了。”长裙美女急忙换上白大褂,快步走向里面的诊室。江颜。林羽从她胸口的工作证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忍不住感叹道,人有气质,名字也不赖。诊室里一对年轻的夫妇正焦急的哄着一个哭闹的小女孩,那孩子也就三四岁,整张脸赤红,跟火烧一样,在年轻妇人怀里用力的挣扎,看起来十分的焦躁,嗓子都哭哑了,声音尖锐刺耳,时不时伴有一阵干呕。林羽看到这一幕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不知是不是花了眼,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孩子的哭声,并不是因为尖锐,而是奇怪,说不上来的奇怪。“江主任,你可来了!”年轻夫妇看到江颜后仿佛看到了救星。江颜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接着把了把孩子的脉搏,说道:“没事,就是受了惊吓,我给她扎几针就没事了。”随后江颜吩咐眼镜医生去把她的针袋取过来,顺便让护士开一针镇定剂。“江主任,这孩子今天怎么哭闹的这么厉害,而且还干呕,前几天并没有过啊。”年轻妇人满头大汗,吃力的哄拍着怀里的孩子。“你们怎么来的?开车吧?”江颜问道。年轻夫妇点点头。“那应该是你们开车开得太急了,这孩子晕车,所以反应才这么强烈。”江颜说道。“对对,这孩子从小晕车晕的厉害,我也是太着急了,所以车子开得很快。”年轻男子有些自责道。“没事,打一针镇静剂很快就好了。”江颜说道,对于自己的医术,她向来十分有信心。华安诊所作为一个社区诊所,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几乎全是她的功劳,这点小毛病,自然不在话下。“不能打镇静剂,她并不是简单地发烧焦躁,如果随便注射镇静剂的话,病情可能会更严重。”护士已经把针袋和镇静剂取过来了,刚要准备打针,林羽却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林羽生前本就是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现在又继承了祖上的医术法典,医术飞升,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准。他觉得这孩子的病并不简单,不能草率的注射镇静剂。“我在工作,请你出去!”江颜冷声喝道,面色愠怒的瞪着林羽。她工作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废物插嘴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以前有过隐疾吧?”林羽没有搭理江颜,转头问向年轻夫妇。年轻夫妇一愣,没想到林羽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孩子以前患过隐疾。但是见江颜面色愠怒,年轻妇人也没敢直接回话,小心询问道:“江主任,这位也是大夫吗?”“他是大夫?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医院院长!”没等江颜说话,眼镜医生率先冷笑一声,轻蔑的瞥了眼林羽,讽刺道:“这位是我们江主任的老公,清海职业技校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俗称无业游民,全靠我们江主任养活……”“行了,别说了,何家荣,你先出去吧。”江颜冷声打断道,摊上这么个窝囊丈夫,自己脸上也没光。年轻夫妇眼神讥讽的扫了林羽一眼,心里直纳闷,江主任上辈子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会嫁给这么个废物。

    幸福相遇
    苹果客户端下载

    幸福相遇
    介绍引导

    玄幻  |  萦溪

    我这还没回过神来,突然手电筒在上面亮了,照着我的脸。就听虎子喊道:“老陈,还楞啥呢?快出来啊!”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掀开这血葫芦就往上爬,虎子一伸手抓住我的手,把我拉了上去。我到了上面就开始提裤子。就听虎子说:“多亏虎爷还是童子身,老陈,要不是我守身如玉,今天你就交代这里了。”我这时候总算是明白过来那场雨是什么了,我说:“我槽,我说这雨怎么一股子尿骚味呢。”“最近水喝得不多。你就将就点吧。”虎子说着,用手电筒照了照棺材里面,那血葫芦这时候脸朝下,趴在了棺材里。她竟然一动不动了。虎子说:“老陈,封棺。”我被吓傻了,经过这么一折腾哪里还有力气,但是又不能不干。只能咬牙把棺盖推回来盖上,虎子用斧子将棺盖上的棺钉一个个砸下去。然后我俩把椁盖又拽回来,推进去之后,封好。之后用河沙将坑填平了。这一套干下来,东方见白。大风还在吹着,很快就把我俩弄出来的痕迹给吹平了。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再看虎子的脸上,出了汗之后粘上灰土,已经不像样子了。从他就看得出来,我自己也是这个德行。虎子和我坐在了河床上,背靠着背,他说:“老陈,你跟我去北京吧。我估摸了一下,一个金簪子,还有那块牌子,怎么也能值个万八千的。我俩有本钱了,可以做点小买卖。”我说:“没户口能行吗?那不成了盲流子了吗?”虎子说:“你不和我回去的话,这两件东西我俩就分了。干脆我俩就抓阄,抓到啥就是啥。”说着,随手虎子就拿起了两个石子,一大一小,他把手背过去,然后把两只手伸出来说:“老陈,抓到啥是啥,大的是牌子,小的是簪子。”我伸手点了点左手,他两只手同时松开,我选的是大的。他从挎包里把牌子拿出来递给了我。这金牌大概四公分宽,七公分长,上面有看不懂的文字。虎子说:“好像是契丹文,这东西八成是辽代的。千万别当金子就这么卖了,这是文物。”我点点头,把牌子在袖子上蹭了蹭之后,塞到了大衣里面的口袋里。我俩回去大龙沟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虎子去找队长请假,说自己肚子转着筋的疼,拧着劲的疼,让我护送他回滦县。其实上学时候就是这把戏,俩人商量好之后,一个假装肚子疼,一个假装护送回家。之后俩人就去河套摸鱼去了。我和虎子离开大龙沟背着行李往回走,先回了我家。我家就我一个人,家里冷锅冷灶,除了我会喘气,连耗子都没有。曾经何等辉煌的一个富贵人家,这才几十年,到了我这一代就这样了,难免令人唏嘘。(以后再交代家里变迁的事,先说正题。)虎子看了我家的情况之后,语重心长说:“老陈,你还是跟我去北京吧。你看看你,在家就一个人,有啥意思?在这里一辈子你能有啥出息?”我说:“我去北京能干啥?”虎子说:“有本钱了想干点啥都行。我们可以租房开个书店。现在金庸、古龙、卧龙生写的武侠小说多火啊,我们连租带卖,在北京一个月也能混个两三百的不成问题。”“那毕竟不是我的家。”我说。虎子叹口气,他说人各有志吧。随后给我写了个地址,说:“老陈,你这样,你在家里要是呆腻了,你就去北京找我。我肯定安排你。”我嗯了一声,然后去找我三姨奶借了一瓢白面,扒拉了一锅疙瘩汤,我和虎子就在我家的炕桌上给扒拉了。第二天一早,我送虎子到了国道旁,等到了去滦县的公共汽车,送走了虎子。我回来之后,在家里捡了半月粪,拾了一垛柴火。靠着东家借西家挪来那点粮食度日,时间久了,也就没有人借给我了。怎么办呢?我现在也算是被逼上梁山了,拿着那块金牌就去了县里。在县里饿着肚子走了一天,也没有能找到合适买家。有那种摆地摊的老头,看了东西之后,直摇头,给我三十块钱问我卖不卖。我实在是气氛,心说这小地方就是不行,不识货啊,这东西别说是金的,就算是铁的也不止这个价吧。到了种地的时候,别家都是一家一国的,有人拉牲口,有人掌犁杖,有人下种,有人施肥。我孤身一人,根本就种不成地。想种地,连种子化肥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啊!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办法生存下去。我给虎子写了一封信,问他混的咋样,和他说了下我的情况。半月后我收到了虎子的回信,他让我立即坐火车去北京,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买好车票之后给他打个电话,他去火车站接我。说心里话,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一粒粮食了。我去火车站买票,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火车票是这样的一个宽两公分长四公分左右的小纸板儿。我是第二天八点零五的车票,中午十二点二十八分到北京站。村里有一部手摇电话,我给村书记送了一盒官厅烟,村书记才打开了电话室的门。他帮我摇电话,然后通过那边的话务员转接过去,那边接电话的是个女人,我说找虎子,她问我找虎子什么事。我说我是虎子的朋友,我坐明天的火车去北京,到时候需要他去接我一下。那边女人说知道了,会转告虎子的。我也没有什么好带的,几件衣服,从大板柜里找出来一套还算新的被褥,这被褥还是我祖母的嫁妆带过来的,都是好棉花的。家里最贵重的东西就是一把梳子,还有祖父留下来的一本叫《入地眼》的书。这是一本有关风水的书,虽然看不太懂,但这是祖父留下来的东西,也算是个念想。我把那块金牌缝到了自己的裤衩子上,都说火车上有很多小偷,别的东西偷了就偷了,这东西不能丢。从这天下午我就断了顿儿,我也不好意思再找人借粮食了,就这样忍着,心说忍到明天中午见到虎子就有吃的了。也是从这天我才知道,这世上最难以忍受的事情就是饥饿。我寻思着睡着了就不饿了,但是偏偏就饿得睡不着。我只能喝凉水充饥。在炕上躺到了后半夜又觉得冷,干脆就下炕去抱柴火烧炕,把炕烧热乎了我就蜷缩在炕上忍着。到了早上的时候,我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心生一计,去敲响了隔壁的大门。经过商量,他们给了我几块烤红薯,我把门口那一堆粪送给隔壁了。也就是这几块烤红薯,支撑着我走到了火车站,准时上了火车。不然我双腿没有一点力气,一动就冒虚汗,根本是走不到火车站的。上了火车之后,我就急切地盼着火车快点开出去。火车在昌黎站停靠三分钟,这三分钟,就像是等了三个世纪那么长。火车开出去的时候,我看着窗外,心总算是踏实了下来。我穷怕了,也饿怕了。没出过门,更没坐过火车,不知道火车什么时候能到北京,还好我旁边坐着的一个戴眼镜的女老师也是去北京,她说要我跟着她,她下车的时候会带上我。

    徐徐徒之
    特色安全

    徐徐徒之
    特色功能

    玄幻  |  千墨寻

    方正源‘嗯!’了一声,忙溜进房间,拿了条干净毛巾,跟在英阿姨的身后,东擦西抹,甜言蜜语地哄着,几乎把好话说尽,英阿姨却面罩严霜,始终没有好脸色。他有些气馁,走到英阿姨身前,愁眉苦脸地道:“妈,以前都是我的错,这次我是诚心悔改的,您千万要给次机会。”英阿姨放下手的活计,转头看了他一眼,冷冰冰地道:“正源,嘉琪心太软,总是狠不下心和你离婚,可你天天游手好闲,没个正事儿,再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头?”方正源陪着笑脸,低声下气地道:“妈,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托了关系,过段时间能去班,到时和嘉琪一块打拼,多赚些钱,争取早点把日子过好,免得二老跟着操心。”英阿姨冷笑了一下,摇头道:“你那些鬼话,也只有嘉琪会信,回家以后,只怕用不了几天,会变成老样子了。”方正源有些恼火,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低眉顺目,继续恳请道:“妈,放心好了,这次不会的。”英阿姨见他再三恳求,终于心软了,叹了口气,摆手道:“好了,你们家的事情,我不管了,有什么话,回屋和你媳妇说吧。”方正源如遭大赦,连连点头道:“谢谢妈,感谢您老宽宏大量。”英阿姨白了他一眼,语气冷淡地道:“正源,咱们把丑话说到前面,以后嘉琪再哭哭啼啼地跑回来,你是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有用了。”方正源擦了把汗,笑呵呵地道:“妈,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那好,信你这最后一次。”英阿姨被他缠得有些不耐烦,端起一盆衣服,扭头出去了。方正源把嘴一撇,丢下毛巾,转身进了西屋,看着坐在床沿的宋嘉琪,嘿嘿一笑,轻声道:“嘉琪,还生气吗?”宋嘉琪轻轻摇头,小声道:“正源,还没吃饭吧?厨房里有现成的饭菜,自己去热热吧。”方正源摆了摆手,笑着道:“已经吃过了,刚吃了两袋方便面。”宋嘉琪又有些伤心了,把头转向旁边,悄声埋怨道:“家里吃的东西都有,你是不肯做,以后我要是出门,你都没法照顾自己,这样怎么行呢?”方正源哈哈一笑,坐在床边,轻声道:“嘉琪,你不在家,我心里烦闷,哪有心情做饭。”宋嘉琪哼了一声,撇嘴道:“现在知道哄人了,午为什么跟我吼?”方正源摸着下巴,嘿嘿地笑道:“嘉琪,夫妻之间没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下次再有这种情况,可别往家里跑了,非但解决不了问题,还让老人跟着担心,怪不好的。”宋嘉琪轻抚秀发,不满地道:“敢情什么道理都被你占了,又是我的不对?”方正源嘿嘿一笑,悻悻地道:“那倒不是,只不过,刚刚被岳母大人好一顿数落,真是下不来台。”宋嘉琪轻啐了一口,小声说:“那能怪谁,还不是怪咱们两个不争气?”方正源没有争辩,而是干笑几声,转过头,笑着对我说道:“小泉,你先出去转转,让我给老婆赔礼道歉,你在旁边,好多话都讲不出来。”我点了点头,笑着道:“好吧,那不当电灯泡了,只是,你们两个,可别再吵架了。”宋嘉琪嫣然一笑,娇声道:“小屁孩,你懂什么,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不拌嘴的?”我有些无语,摇头离开,来到院子里,看着英阿姨喂鸡,笑着道:“阿姨,女婿门,您老不宰一只鸡犒劳一下吗?”英阿姨哼了一声,满腹牢骚地道:“这个女婿真选错了,什么本事都没有,脾气还不小。”我咧嘴一笑,轻声道:“方哥过去是有些缺点,不过,他既然想改,总要给他个机会。”英阿姨把盆放下,双手在围裙抹了几下,皱着眉抱怨,道:“小泉,你倒是说说,以你嘉琪姐的模样,要是离开他方正源,找啥样的不行?”我点了点头,微笑的道:“那倒是,不过,嘉琪姐对他还是有感情的。”英阿姨回头望了一眼,不再吭声了,半晌,才叹了口气,皱眉道:“小泉,你去后山看看,把老头子叫回来,晚咱们一家人包饺子吃。”“好的,阿姨,我这去。”我爽快地答应下来,出了院子,沿着崎岖不平的小路,向山边走去。山里的风景极好,空气也格外清新,散发着一股泥土的芬芳,我本来情绪极好,可想起方正源之前的那番话,心情变得有些矛盾,有点忐忑不安。事情若真向那个方向发展,三人之间的关系,将变得极为微妙,更何况,我非常珍视与宋嘉琪之间的友情,不忍破坏,这时倒真有些后悔了,不该一时冲动,随口答应下来。当然,他也清楚,方正源虽然计划的很好,可若是想做通宋嘉琪的工作,也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或许,拖一段时间,方哥会改变主意吧?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后山,绕着山坡转了一圈,只看到两头散放的黄牛,却没有找到宋叔叔的踪影,我来到山头,向下眺望,却发现一辆白色面包车从远处驶来,停在山脚下。随后,车门打开,两个男人跳了下来,各自扛着一个麻袋,鬼鬼祟祟地向山走来。这让我感到有些怪,后山这里平时十分安静,极少会有人过来,看那两人的穿戴打扮,倒有些可疑,不过我也没有多想,仍顺着原路向山下走去。走了七八分钟,忽然听到虚弱的喊叫声,像是有人在喊‘救命!’,但只喊了几声嘎然停止了,我微微一愣,神经顿时紧张起来,循着声音来处,飞快地奔了过去。跑出三十几米远,我躲在一颗大树背后,向前观望,却见不远处,两个留着小平头的年轻人,手里拿着匕首,正站在山林间的一块空地里交谈。前面的一颗松树,竟然捆着两个人,其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蓝色衣,铅灰色牛仔裤,一头蓬松的秀发,遮住了半张俏丽的面孔。而她的旁边,则是一个三四岁的女童,穿着白色碎花裙子,头还带着粉色发卡,这两人的嘴里都被塞了卷破布,虽然惊慌失措,却偏偏无法呼救。“糟糕,怕是遇到绑票的了!”我紧皱着眉头,脑海飞快闪过这个念头,忙将身形隐藏好,准备找机会出手,解救这两个被绑的人质。林子里,一个脸带着刀疤的年轻人显得有些焦躁,拿着匕首在空地转来转去,骂骂咧咧地道:“操,真是晦气,才出来不到半个月,接了这个活,搞不好,要把命搭进去了。他身旁那个身材不高,但很结实的年轻人却咧嘴笑了笑,摸出了一支香烟点,斜睨着他,淡淡地道:“怎么滴,黑子,事到临头,不会是怂了吧?”刀疤脸瞪大了眼睛,怒声道:“刘华平,你这话什么意思?”刘华平仰起头,吐了个烟圈,若无其事地道:“没什么,要是怂了,现在你可以走,老大给的六万块钱,都是我一个人得。”刀疤脸有些沮丧,摆手道:“说啥呢,那点钱倒算不了什么,我二黑丢不起这人,这要是临阵退缩,以后还怎么在道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