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342章 乱世不记年
平台下载链接

更新时间:2021-04-12 15:31:42

我要打赏
官方版升级版
    打赏共746470恒币
    是什么样的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安卓版体彩

    我要评论
    指导玩家
    评论共7106条
      平台下载网站

      交了费以后,我带着林梦洁坐在一个椅子上输液,这时候人很多,空气有些难闻,我只好轻轻地用我的手挡住了林梦洁的鼻子。林梦洁皱了皱眉头,貌似想说什么,我却是直接开口了:“放心,距离上次撸管后,现在我的手洗了一百多次了,绝对干净。”

      回复(76)

      深雪兰茶

    • 我与你遥不可及
      推荐出品

      闷着头走了几步,却忽然看到林梦洁就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我。女神的气势瞬间盖满了我的全身,我有些紧张地后退了几步。林梦洁的脸色有些不善:“你是一直跟踪我倒宾馆的?”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不然的话,我也找不到你啊。”

      回复(70)

      斗阑干

    • 夏天的风我在等
      旧版升级版
      
      

      听到莫雅的话,贾军顿时眼前一亮:“小雅,这是你表哥?”“关你什么事?还有,别叫我小雅!”莫雅的脸色有些冷,不过眼角却是露出一丝笑意:“另外,不准欺负我小磊哥!”

      回复(60)

      夏叶

    • 星星的太阳
      策划技巧

      她迷迷糊糊地骂了一句,但是没有说什么,满脸不情愿地靠在了我的身上,不过一双小手拦在了胸前,貌似生怕我侵犯她一般。我苦笑了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晓梅姐已经拿着一袋包好的药走了过来。

      回复(55)

      水晶之恋

    • 权臣与我两相倾
      ios下载平台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大众女神,现在却传出了和我这种屌丝同居的绯闻,于是很多人就开始看我不顺眼起来,动不动就会有些小混混过来找茬,不过都被我和莫丹搞定了。

      回复(30)

      咩咩灰

    • 漫点咖啡屋
      日志计划

      一边扔,一边大声怒骂着,让我现在就滚。我狼狈至极的逃了出来,甚至都不顾的询问她刚才为什么给我足交,匆匆忙忙地跑到了自己的房间。老爹那个货,果然是个傻货,发生了这么吵的事情也不知道出来看看,居然只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

      回复(12)

      慕灵

    • 成为杀人凶人的人
      中文版下载免费

      这个骰子根本就没有旋转,直接就停在了洁白的床单上。我和林梦洁同时凑过了脑袋,差点撞在一起,不过却看清了骰子上的字。“双耳”这两个字让我和林梦洁都愣住了,我是满脸失望,而她则是松了一口气。

      回复(92)

      蝴蝶飞飞

    • 御天策
      资料下载区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晓梅姐的身份应该就是那种发廊女了。因为明天还要上课,所以我就打算过几天再去那家发廊,毕竟上学期间如果被熟人看到就不好了,特别是跟我在一块的那个二货莫丹。

      回复(98)

      斗阑干

    • 赤心巡天
      安卓下载平台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瞬间感觉有些不对味,“你难道认为,谈恋爱就是要在一起……啪啪啪?”“你……恶心!下流!”林梦洁气恼地转过了身,但还是嚷嚷着:“谈恋爱的最终目的就是要……要这样,根本就没什么区别!你真是小题大做!”

      回复(66)

      筱兮

    • 末世重生女主她内力深厚
      苹果版Store

      这个女人看着我紧张的样子,居然轻笑了一声:“我叫晓梅,应该比你大,你就和梦洁一样,叫我晓梅姐吧。”提到林梦洁,我就想到了这一次的来意,急忙开口询问:“那个,晓梅姐,刚才我妹妹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回复(16)

      涩悠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玩法信誉

      书友还读过

      罪恶联邦
      下载网站

      罪恶联邦
      安卓版体彩

      玄幻  |  伊人飘雪

      “八点半我看电视剧都来不及,看什么开奖结果!”苏蓉嘴唇一翘,“老赵,要买彩票咱自己买,别占人家两块钱的便宜!”“孟浩既然有心,你们就收着呗!”程河打圆场,从孟浩手里接过彩票,就着路灯看了一看,“咦,两张彩票前六个号码都一样,就最后一个号码我这张是,老赵这张是!”“是!前六个号码我把握比较大,所以我说至少能中个二等奖!”孟浩说。“还二等奖呢,我就不信了!”赵砌匠伸手将孟浩给他的那张彩票从程河手里抢过来,也就着路灯看了一看,“行,我今晚就等着开奖,看看你孟浩是不是真有本事一口猜中中奖号码!”“你敢!晚上我要看那个穿越剧,你敢跟我抢电视!”“我也就是说说,反正彩票是人给的,不要也是白不要!”“要了也是白要!就他那个满脸晦气的瘸子腿,能中奖鸭子都能上树了……”那夫妻二人再不理会孟浩,而是一边嘀嘀咕咕说着话,一边先往前边走了。“程哥你租的房子跟他们在一起?”孟浩看着那夫妻的背影,随口一问。“没有,那夫妻的脾气谁敢跟他们住得太近呀,我租的房子离他们老远,只不过是一个方向而已!”程河回答。“那程哥一定要记得晚上八点半,收看央视一台,我确信你这张彩票至少能中个二等奖!”“行,我晚上一定看!”程河呵呵笑着将彩票收起,这才跟孟浩扬手告别。孟浩眼瞅着更前方赵砌匠夫妻快要消失的背影,脸上划过一抹阴冷的笑意。他可不是圣人,赵砌匠敢冲他扔砖头,他肯定不能让赵砌匠好过。跟程河分了手,孟浩重新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孔琳住的小区。孔琳跟她老公买了一栋两室一厅的房子,目前还没有要小孩儿。不过孔琳一个十几岁的小表妹在她家里住,孟馨晚上只要跟这个小表妹一块儿睡就行。孟浩赶到的时候,孔琳的老公还在工厂加班没回来,一眼看见孟浩,孔琳习惯性地流露出热情的笑脸。孟馨使眼色想问孟浩有没有弄到钱,孟浩只当没看见,从兜里掏出两张彩票递给孔琳,说道:“刚在你们家小区旁边的彩票点买了几张彩票,我有预感至少能中个二等奖,所以送你两张吧!”孟馨没想到他哥说出去找钱,居然是买彩票去了,一时满脸尴尬无话可说。孔琳却笑呵呵地接过彩票,说道:“那敢情好,我这两天正想去买彩票碰运气呢!孟哥既然这样说了,肯定能中个大奖!”她将彩票珍珍重重收进茶几下边的小屉子里。小表妹伸手拿出彩票玩,孔琳赶忙说道:“可别弄烂了,要不然中了奖也无法兑奖!”小表妹嘿嘿一笑,又将彩票重新收进屉子里。正好门铃响起,孔琳走到门口打开房门,不由得一个愣怔,叫道:“马叔,马婶,我不是说了等几天嘛,怎么你们又来了?”“什么叫我们又来了,你们家欠了我们家的债不还,我来讨债天经地义,你今天再不还,我就坐在你家里不走了!”一个女人尖着嗓门,一边推开孔琳走进门来。那女人四十多岁年纪,尖尖的下巴狭长的额头,一看就是个刻薄相。她身后跟着一个瘦瘦的男人,瘦得皮包骨头一样,也不像是个好心人。“怎么回事?”孟浩问。“我们家阿勇不是新接手了一家小工厂嘛,就是从马叔马婶手上接的!本来说好半年之内交清转让费,可这才过了两个月,他们就追着讨债,昨天来了,今天又来……”“孔琳你这话什么意思?”马婶气势汹汹一口截断孔琳的话,“你看哪一家工厂转让能拖半年才交清转让费的?我们能让你们拖俩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当初咱们确实说好了半年之内交清啊!……算了马婶,我先送走客人再跟你说!……孟馨真是不好意思,今晚我就不留你在家里住了,你跟孟哥先回去,改天我再跟你联络行不?”因为孟馨还欠着孔琳五万块钱,偏偏赶上今晚有人上门讨债,那就让孔琳大不自在,生怕孟浩孟馨以为她是跟马叔马婶串通好了在演戏。孟馨更是满脸通红,只能望着她哥孟浩,多希望孟浩能够从兜里掏出钱来。孟浩自然明白孟馨的意思,赶忙上前一步说道:“没事的孔琳,这件事要不让我来解决吧!”“你来解决?你谁呀你!”孔琳还没说话,马婶抢先开口,一边斜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孟浩,“我瞧你这模样,不像是个有钱人吧?孔琳可还欠着我们家整整十万块呢,你真有本事替他们解决?”“他能解决倒好了,反正今晚拿不出钱来,我们就不走了!”马叔说,满不在乎地往沙发上一坐。孟浩微微一笑,说道:“我的确不是个有钱人,不过我还欠着孔琳几万块钱,待会儿我直接把钱还给你们就是!”“孟哥,你……有钱?”孔琳一愣之后谨慎发问,“孟哥我真不知道马叔马婶今晚会过来,这本来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要不你跟孟馨先回家吧,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再让他想想办法!”“不用了,我待会儿一定有钱还马叔马婶!”孟浩说。“待会儿?要待多久?”马婶抢口发话,“你有钱就马上拿出来,我们可没时间跟你磨叽!”孟浩想了一想,从裤兜里又摸出一张彩票来。“是这样的马叔马婶,我今天买了几张彩票,每一张都至少能中二等奖,照今晚开奖的大乐透积攒下来的奖金核算,二等奖能有二十三万多!如果两位等不及,干脆用我这一张彩票,抵了两位的十万块欠账如何?这样你们明天去兑了奖,可以尽赚十三万!”他说得平静淡然,满客厅的人却都一脸懵逼。孟馨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她哥会说出这种话来。孔琳则冷下面孔满脸无语。马婶好不容易咽口唾沫,像看傻一样看着孟浩,老半天才问出一句:“是你傻还是我傻?我如果没听错的话,你是想拿两块钱的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欠账?”“没错!”孟浩点头。“哥你别说了!”孟馨不得不开口阻拦,恨不得地上有条地缝钻进去。马叔嘿嘿嘿嘿笑起来,笑得一张瘦脸格外狰狞。“你小子还真说得出口呀,敢拿一张彩票抵我们家十万块钱,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看你是存心想要赖掉我们家十万块钱吧?”“真不是!我可以保证我这张彩票可以兑换二十三万奖金……”“够了!”马婶忍无可忍尖声打断孟浩的申辩,“你这穷酸B真是有出息啊,一张彩票就想抵我们家十万欠账,你是当我傻呀还是当你傻?算了算了,你就是个打酱油的,我懒得跟你说废话!孔琳我告诉你,这小子既然说出这种话来,今晚你要是不把十万块钱全部还清,我老两口干脆就死在你们家算了!要不然再过几天,还不知你们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她一边说,一边果然往地板上一坐,摆出一副死痞活赖的模样来。

      罪恶不赦
      推荐

      罪恶不赦
      安卓客户端下载

      玄幻  |  瑶箐

      我很感激她的用心,竟然把重复的号码都给标注好了,我看起来就省事很多,我找了一遍,也没发现老婆的号码,这让我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没有老婆的号码,说明这条线索已经断了。我仔细看了看另外几个号码,还没开口询问舒雅的,她就一一告诉我了。这个机主经常通电话的号码,有三个,一个是电信的,两个是移动的,电信那个号是一个叫高大鹏,通话记录最为频繁,剩下两个移动她就没办法查出来了,毕竟她妈妈做的是电信的工作。我拿过那张A纸走到旁边的电话亭,打通了两个移动的手机号码,拨过去之后,冒充认错人了,确定了这两个号码都在外地,应该和老婆没太大关系。剩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电信号码,我打过去之后,一直处于忙音中。我把最后的希望锁定在仅剩下的那个电信号码上,只要能找到高大鹏,就可以找到给我发信息的那个人是谁,然后再逼他说出,关于老婆的一切,整个问题就解决了。我想通了这一切后,就把A纸放进了包里。“徐老师,这些能帮助你吗?”舒雅小声问道。“舒雅太感谢你了,对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我感激道,望着舒雅有一些忸怩的表情,我忙是拍了一下脑门,她是我的学生,请她单独吃饭明显不合适,我想了想拿出了一百块递给她。“徐老师你这是做什么?”舒雅退后了几步,不解的看着我。望着周遭望过来的眼神,我被当成了一个拿钱诱骗小女孩的坏人了。我忍不住有些埋怨,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老师又不是坏人,你怕什么。舒雅摇了摇手,嘟囔了一声,我也没有听清楚到底是什么,我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把钱塞进了她的手心里,因为推让的关系,我的手臂不小心碰触到了她的胸口。我感受到那上面的饱满和柔软,眼神忍不住扫了一眼,估计刚刚来的时候,她跑的太快,领口开了忘记扣住,一件白色的胸罩包裹住两个已经颇显规模的小馒头,还有一道略有深度的沟壑。舒雅愣在了那里。我心里竟然有一些害怕,如果舒雅喊非礼,在学校附近如果被抓住,我别说转正,估计实习期都要提前结束,到时候一穷二白,没有工作,估计老婆更能明目张胆的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刚刚只是不小心,老师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不要太在意,不小心碰触一下,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很正常的。”我干咳一声,一脸正经的说道。舒雅哦了一声,默默的低下头。我出于内疚,又多给了她一百块。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嫖客一样,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学校的一些传闻,听说有些高中生为了期末分数,被一些老师占便宜,有的还会献身。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怪怪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舒雅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个好学生而已,当然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为了以后方便交流,我向她要微信号码,原以为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看舒雅好似很不情愿,在我的强求下,她不情不愿的给了微信号,确认通过之后就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随后让她注意那几个号码的通话记录,嘱托她早点回家,我扭头直接打车也回去了。等我走之后,舒雅的脸色红红的,迟疑了一下,翻弄出来手机直接屏蔽了我,让我无法看她的朋友圈,才转身上了公交车。我一到家老婆就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鱼和炒土豆,老婆接过我的公文包,问我怎么电话也不接,回来这么晚。我随口应付了一句,在开会,手机没电了。“老公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过去你每次回家都会抱着我,现在都不理我了。”老婆从后面抱着我的腰,有些撒娇道。“或许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吧,你也知道,我实习期快结束了,要准备转正的事。”我皱了皱眉,我很想告诉她,是因为你的出/轨,你的不坦白,才导致今天这个局面的。“那你可要注意身体,来,先吃饭吧,不然都凉了。”老婆颇为体贴和善解人意,帮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帮我拿过来拖鞋换上。“对了,我的手机没电了,有个电话我需要现在打过去,你的手机让我用一下。”我笑着对老婆道。老婆没有怀疑,把手机解开密码后递给了我。我接过手机有点激动,如果她的手机里有那个短信男的号码,几乎可以证明她和那个人确实发生过关系。等我把号码拨完之后,并没有显示短信男的号码,随后扫了一眼通话记录也没有那个人,心里稍稍安心了些许。我想到早晨老婆接的秦主任的电话,我搜了一下秦主任的名字,很快那个号码出现,对照了一下,发现短信男的号码和秦主任的完全不一样。还好,秦主任的也是电信号码,我默默记住号码。在我快放下手机的时候,我抱着试一试,把那个有舒雅从短信男通信记录中,提取出来的叫高大鹏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没想到竟然显示了出来。上面备注的名字并不是高大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赵丽莎。我皱了皱眉,难道老婆故意用女人的名字混淆视听,其实这是个男人。我突然想到会不会发短信的男人,也在老婆手机上,只不过没有备注,通话后就删除了记录,所以我才搜不到的。我一想到老婆偷偷的和这些男人联系,我就一阵的愤怒,一个秦主任,一个短信男,还有这个叫高大鹏的男人,这三个男人到底和老婆有什么关系,一个正经女人怎么可能会和这么多男人有联系。老婆疑惑的问我怎么没有打,我摇了摇头告诉她,忘记了手机号码,我把手机还给了老婆,心里一阵心烦意乱。吃过饭老婆在刷锅,我坐在沙发上望着厨房里忙碌的老婆,看上去确实非常的贤惠,如果能如同过去那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可惜,这一切随着她的谎言和她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渐渐的已经远去了。老婆收拾好东西后,擦了擦手走到了我身边,笑着道:“老公,你等着,我给你泡泡脚。”不大一会,她端着一个洗脚盆走了过来。她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就帮我脱掉袜子,放进了洗脚盆。“老公舒服吗?”老婆帮我搓着脚,笑着仰头问道。我嗯了一声,告诉老婆挺舒服的。我的脚被老婆的双手揉着确实很舒服,平常我是不会让她这么服务我的,不过我今天却没有抗拒,一是我心烦懒得说话,二是我想看她是怎么服务人的。她的按摩非常的到位,我感觉到脚心的穴道好似都被照顾到了,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水桶里的水轻溅扬起有一些打在她的胳膊和脖颈上,她每次用力微微弯腰的时候,领口的双/峰都会同一时间跃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老婆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胸罩,一抹深深的沟壑,在黑色的映衬下极尽迷人,饱满的白皙雪峰有一大部分,显现在我的眼里,那惊人的沟壑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心跳加速。

      最后的壁垒
      策划方案

      最后的壁垒
      电脑版免费下载

      玄幻  |  白洛

      胡丽丽说,我这次回来是想跟你打听一下,今年的公务员招考政策和有关事业单位招考的信息,想问问市发改委关于考试方面的面试辅导班和基础知识培训班,能否有作用,我想参加培训,到时候参加考试。此时的秦书凯哪还有心情谈这个话题,他嘴里支支吾吾的应付着胡丽丽的问话,两腿中间的物件却一刻不停的向女人发起了冲击。激情过后,胡丽丽枕在秦书凯的胸前说,自从秦书凯离开后,常常夜不能寐,总希望也能很快的离开乡下,想来想去,对于自己这样没有关系和背景的人,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参加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招录考试了,凭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一份正式的工作才是自己现在最想要的。秦书凯知道胡丽丽的心里对自己上次没有帮她安排工作的事情一定还是心有芥蒂的,可是这样的事情是很难解释清楚的,就算自己把实话跟她说了,她也未必会相信,想想还是算了,就没有开口。胡丽丽见秦书凯一直不出声以为他对自己有什么意见,她心想,以自己目前的条件能找到秦书凯这样条件的男朋友已经很不错了,可不能让他飞了,于是又主动的把身体缠到了秦书凯的身上,两人缠缠绵绵的又来了一次。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了,秦书凯每天踩着脚底下的水泥路上班,到了单位的办公室大楼里,每个房间的地上铺的全都是木地板,跟在乡下的工作条件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秦书凯想,难怪现在的人宁愿留在大城市里漂着,也不愿意回条件差点的家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要城里一张床,不要乡下一栋房,确实是有理由的。一天傍晚,斜阳西下,再过几分钟就要到下班的时间了,发改委大楼的走廊里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一些老资格的同志已经迫不及待的拎起早已收拾好的公文包,匆匆下楼。秦书凯规规矩矩的坐在办公室里,两眼盯着电脑,浏览一些最近科的工作内容,等到时间一到,就准时下班。办公室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桌上放着的手机配合似的响起振铃声,秦书凯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是李成万的电话,自从挂职干部结束回城后,李成万这两个月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道去了哪儿,电话联系,竟然说已关机。秦书凯对着电话说:“你最近似乎如老鼠钻到地底下挖洞去了,很长时间也没有人影,是不是嫖娼被派出所抓去,还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连面都不敢露了。”李成万带着骂字的口语声,笑着说,秦书凯,你他妈狗嘴永远吐不出好东西来,心态就不能阳光一点,把人往好处想,枉我今晚打电话,想请你到饭店大吃一顿。秦书凯就说,今晚怎么想请我吃饭,怎么了,又有什么喜事啊?是不是在外面找了个女人?秦书凯知道,李成万人长得不怎样,却很有女人缘。身边一直不缺少各色各样的女人,不知道这些女人图他什么。李成万说,别***贫了,快点过来,告诉你一件好事,大好事,你来了就知道了,保证让你今晚一定不虚此行。秦书凯见李成万的口气不像是开玩笑,就笑着说,好吧,你说今晚聚餐的地点,下班后就过去。不知道这个家伙失踪两个月,能带来什么好消息。李成万说,交通宾馆不见不散。那天晚上,秦书凯进入包间,发现来的人有的是认识的,有的是不认识的。不知道今晚李成万把这么多人,聚集到一起,什么形式的聚餐。结束后,秦书凯回到住处,想到李成万对说的话,几乎是一夜无眠。李成万说,知道今天晚上,我为什么把很多挂职干部找在一起吃饭吗,你看看来的人都是因为挂职工作受过市委和县委表彰的。今晚,为什么把他们都找来,那是因为最近市委出台关于对优秀挂职进行培养重用的意见,这个意见到了县里能不能准确实施,可是和在座的人息息相关。秦书凯说,我他妈一直在懊悔下乡,照你这么说我们这次去乡下似乎是赚了,有机会提拔了,是不是?李成万说,市委的大政策就是这样要求,意见也已经出台了,只要咱们这些得过表彰的挂职人没犯什么大的错误,按照正常的程序应该是这样的。当然能不能提拔,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县委说了算,同时,也需要大家的呼声,这样县委也才重视。秦书凯就兴奋的拍了拍李成万的肩膀说,小子,你提供的消息很重要,今晚这顿饭真是吃的太高兴了,有了这个意见,不管能不能提拔,但是如果单位考虑提拔人的时候,毕竟这是一个借口。李成万就说,在官场,想要有自己的一席之位,就必须手中掌握权力,拥有权力是投身官场的人所追求的最终目标。我们都还那么年轻,只要继续努力,有机会就尽量的争取,前途一定是光明的。李成万没有回到和秦书凯共同的住处,那是因为吕婷的父母在城里有了房子,所以李成万经常会到那边去过夜,毕竟两人是进出很多次,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一个星期后,市委关于挂职干部可以重点培养的文终于下来了,在普水掀起了一阵 风,很多人特别是第一批人员都有了想法,而那些受过表彰的人更是摇摇欲试,知道一个文件下来,县委肯定会做个样子落实一下,肯定会提拔一批人的,那么是能在这个时刻吃到蛋糕呢。不久,听李成万说县委特地为如何落实市委的文件,提拔一批挂职干部的事情开了个常委会,在这次会议上,县里主要领导明确表态,既然有文件就要执行,县委组织部近期要按照要求考察一批优秀的挂职干部,尤其是受过市县表彰的挂职干部。也要求各个县直单位,在部门职位空缺的情况下,优先考虑在有过挂职干部工作经历的同志,鼓励和调动年轻干部到基层的干事热情。过一段时间不久,就是听到有挂职干部被组织部考察的消息,能被组织部考察,说明就是科级领导干部,那是县城很多人奋斗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目标。李成万和金大洲也在考察之列,考察金大洲的那个晚上,金大洲给秦书凯打了电话,高兴的说:“小秦,很高兴被组织部考察了,你在单位也要好好争取,有了机会就要抓住,否则,等到这阵风一过,挂职干部的招牌就不值钱了。”秦书凯就说,感谢领导提醒,自己会争取的,不过没有强硬的关系,领导肯定不一定把科长的位置给自己。金大洲就说,你该努力就要努力。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秦书凯就说,知道了。感谢提醒。考察过后,大约一周的时间,县委开了一次常委会,过后就是干部任前公示,让很多人眼红。公示说,经县委研究,决定将拟提拔任用的金大洲等名同志予以公示,征求广大干部、群众的意见。经过一个星期的公示,后县委开了一次常委会,这些公示的人就经过发文,任命为领导干部。金大洲的职位为县委办副主任,李成万被提拔到了县纪委任廉政室主任,纪委比一般单位高半级,所以李成万也就成为副科级的干部。

      做一个温柔的人
      活动推荐

      做一个温柔的人
      策划方案

      玄幻  |  白宁

      “小安,你和苏总认识很久了吧?”我神情一愣,装着不知道胡明问这话的意思。“胡总,为什么你会这样问呢?”“小安,我没别的意思。我跟着苏总三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对新进来的员工亲自过问,关照。”胡明说着,盯了我一眼,嬉笑了一下,“小安不会是哪位领导的亲戚吧。”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个胡明,看到我刚到这家公司,就得到了苏雅的特别关注。胡*里一定是在想,就算我不是苏雅的亲戚,一定也是上面某位领导的亲戚。不然,对一个新来公司的职员,公司老板会如此热情过问我的情况。看样子,胡明是在试探我的来历,如果我真是有后台,他就想盘算着和我拉近关系了。“胡总,其实我......”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胡明打断了。“小安,你放心,我不会在公司同事面前说的。不过,在我们安雅尔公司,管理和能力上都要求严格,你要有思想准备。”听胡明这口气,他是把我看成是关系户了,认为我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我也故意镇定,相信会有一天,我的努力和能力要让他对我另眼相看。我勉强地对胡明笑了一下。“胡总,谢谢你的指教,我一定会努力的,绝不会成为公司的负赘。”“小安,在我们这样的公司里,竞争是很激列的。进了公司以后,苏总对每一个人都要求很严格。”“以后,还望胡总对我多多的关照,刚到公司里,许多方面,还需要像胡总学习。”“小安,你也太谦虚了,既然我们能成为同事,以后,就需要彼此都关照。走,我带你到其他几个部门认识一下。对了,这次你是应聘的策划部,是吗?”“是的,策划部总监助理。”“那我就先带你去策划部,把方总监介绍给你认识。”胡明带着我,经过几间办公室,来到了策划部总监办。原来,策划总监是一个女人,年龄看上去比苏雅要大几岁,但方总监打扮得很时尚,第一眼看上去,就是很有修养魅力的女人。一头卷发,染成了淡黄色,远远就能闻着,她发丝里散逸出来的那一股股清香。“方总监,给你介绍一下新来都同事,属于你们策划部的。小安,给你招都特别助理,很能干的一个小伙子。”“安夏,我看过你的资料。你都资料写得很优秀,但实际工作能力,还需要在工作中才能体现出来。我这人对下属要求严格,小安,如果要当我都助理,你就要有吃苦和埃骂的心理准备。”“方总,我一定虚心的向你学习,争取做到让你满意。”“不是争取,是一定要做到让我满意。如果你现在觉得胜任不了这份工作,可以给苏总说,帮你换一个部门。”“方总,我一定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那就好。”“方总,那你先忙,胡总带我到其他办公室认识一下。”“嗯。”方总监点了一下头。她的名字叫方芳,名字和人一样,简洁干练,看上去很是舒服。离开方总监的办公室,胡明又带着我去了营销部,公关部,后勤部。一圈转下来,安雅尔公司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美女成群。就算是年纪稍大一点的女人,气质也不凡,外表也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不知道为何,胡明带着我每到一间办公室,他把我向同事们介绍以后,办公室里的人都要小声的议论几下子。好像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特别人物。难道,公司里的所有人都和胡明一样,把我误认为是关系户。我和苏雅的关系,公司里的人应该是不会知道,只是,我刚到公司的第一天,得到了苏雅的特别叮嘱,一定是这个原因,才会引起公司里其他人的猜疑。“小安,苏总从医院回来后,还会针对你们新进来的员工开一个会议。我今天只是先把公司的情况给你介绍一下。”“苏总病了吗?”“可能是感冒了吧,她说到医院去输液。”“哦,她没有说去哪家医院?”“这个我倒是没有问,不过,苏总看病的时候,经常都是去市中医院。”“哦,最近流感严重。”“小安,等苏总回来把会议开了以后,再给你安排办公室,你看,这样行吗?”“好的,不是还有其他新员工吗,到时一起安排吧。”“小安,你就先在公司行政部去坐坐,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胡总,你去忙。”胡明离开后,我也马上离开了安雅尔公司,在搂下打了的,赶到市中医院。刚才在安雅尔公司听到苏雅病了,我心里就对苏雅牵挂起来,很想马上就知道苏雅现在的情况。于是,我急切的想来到苏雅的身边,关照着她,给她生活的呵护。在市中医院号病房,我找到了苏雅,她正躺在铺上,一只手上插着输液管。当我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苏雅有些惊讶,同时,她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些惊喜。“安夏,你今天不是去公司里报到吗?你怎么到医院来啦?”苏雅抬了头,看着我。我走到苏雅的身边,说:“我已经去过公司了,也向行政部报了到。听到胡总说你感冒进了医院,我放心不下,就想过来看看你。”苏雅感激地一笑,说:“我只是小感冒,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有你来看望我,我还是很高兴。”“我知道是你一个人在医院,害怕你一个人无聊,我就想过来陪着你,谁让你是我的苏姐呢。”“今天去了公司,感觉怎么样?”“有些惶恐,公司里的人都认为我是有特别的来历,对我很热情。苏总,是你给公司行政部特别交待的吗?”“交待什么?”“就是让胡总好好接待我。”“对啊,你是我们公司新来的人才,对每一个加入我们公司的人,我们都会热情的欢迎。”“可是,公司里的人却对我有些误会。苏总,虽然我叫你苏姐,也喜欢和苏姐在一起共事,不过,苏姐以后能不能不给我特殊关照呢,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公司里的一员,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我们都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来说话。”苏雅招招手,“过来。”我坐下后,苏姐拉着我的手,关心地问道:“怎么?生苏姐的气了啊,其实,我也没有对你有特别的关照。我把你要进我们公司,并不是看在我们的关系上,而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能干的男生,充满了活力。看到苏姐那张迷人的脸蛋,我真想去亲着它,感受着它的温暖和柔滑。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女人已经是我的上司,不再是那天夜里在我家睡觉的女人。从现在起,我对她只能是像对待上司一样,尊敬着她,支持着她。但是,我还是壮着胆子,把我的手放在了苏雅的脸上,苏雅没有说什么。她只是微笑,表现出一副很幸福的模样。“怎么样,好些了吗?”我轻柔地拂着苏雅的脸,关心地问着。苏雅点头,笑着回答我。“好多了,只是小感冒,等把瓶里的输完,就回公司里。”

      追鲨令
      单机游戏下载

      追鲨令
      介绍引导

      玄幻  |  冷陌歆

      一些列的检查,我都是麻木地配合着,根本不在意医生说什么。孕酮低先兆流产,必须要卧床静养,注射黄体酮,再吃保胎丸。孩子算是保住了,庄逸阳要求我必须马上回阳城,那边的医疗条件比这边要好很多。“为人子女,我爸这情况,我能走吗?”我冷冷地说,既然他不肯帮我,就不要来干涉我的生活!庄逸阳站起来,走到我的床头弯下腰,高大的身影给我形成巨大的压力。“我们之间所有的合作都源于这个孩子,如果这个孩子没了,你就会知道我比杨瑞狠多少倍?所以乖一点,懂吗?”他凑在我耳边,气息滚烫,话语却狠绝。让我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能够让庄氏集团在三年内翻了一番,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明天走,可以吗?让我跟他们告别一下!”极强的求生欲,让我妥协了,我不是独身一人,我还有父母。庄逸阳同意后,就离开病房,我也没有奢望他能够陪我,毕竟我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孕育孩子的工具。梅子姐倒是安慰了我几句,来来回回也就是庄逸阳对我已经是够特别,够好的。这就是好?就是特别?虽然我承认他这次帮我,后面就会被我爸接着逼迫,但是那时候他身体好一些,我就不会这样被动!谁知,他走后没多久。我妈就推着我爸来了,坐着轮椅,他死死地盯着我。“不许跟他走,必须要打胎!我林海这辈子绝不会让人戳脊梁骨!你在离婚前,就怀上他的孩子,你还要脸不?”我爸一边说,一边咳嗽着。医生一再强调让他不要再生气,可眼下怎么办?“爸,医生这个点都下班了,明天好不好?”我只能先哄一时是一时,实在不行等会就离开临城。“我让你妈给你买了药,你吃下去就好!”我爸猜到我的打算,直接让我妈将药送到我嘴边。不,我不能吃下这药!梅子姐出去给我买饭,现在病房里就我们三个人。我刚刚见红,身体正虚弱,根本不是我妈的对手。只能死死地咬紧牙关,我坚决不肯吃下这药。我妈使劲抠我的嘴,拧我的胳膊,一边哭一边劝道,“好雯雯,听你爸的。我们不能看你错一次又一次,那个男人给不了你幸福!”他们说得都对,但是这孩子得活着。不仅是因为庄逸阳的威胁,还有我这个当母亲的心愿。哪怕日后再也见不到他,我也希望他活着。“你这混孩子,爸妈都是为你好,你吃吧!”我妈将我嘴唇牙齿都抠流血了。我流着眼泪,拼命地摇头。“谁准你们动我的孩子?”庄逸阳快步走过来,将我妈拽开,力道之大,直接让我妈摔倒在地。我爸着急地要扶我妈,从轮椅上跌下来了。我妈又爬着护我爸,老两口就抱在一起哭,我也跟着哭。“林靖雯,你联合外人打你妈!你这个逆女!”我爸喊着直接吐血,晕倒了。我妈的哭喊声,医生的怒骂声,我爸被紧急再次推入手术室。一个小时,医生下了两次病危,第三次宣告我爸死亡!“不,不要!”我跌坐在地上,怎么会这样?手术都已经六天了,为何还会这样?医生给出的解释是我爸从轮椅上跌下来,肝脏出血,他们尽力抢救,还是无法阻止死亡。等于我爸是被我害死了,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他能够活下来。“都是你,你怎么不去死!”我妈抓着我头发,把我往墙上撞。头被撞得发蒙,剧烈的疼痛,我心里却是很痛快。打死我吧!我就是这样该打,气死自己的父亲,活在这世上都是多余!我真要是被这样打死,也算是一种救赎。梅子姐很快就阻止我妈,将我抱在怀中,“阿姨,雯雯的伤心难过比您还要多,您难道真要逼死自己女儿吗?”我无声地流泪,其实我妈何尝不知道,但是她需要发泄,需要找一个怨恨的对象才能活下去。我愿意做她怨恨的对象,只要她好好地活着。谁知道我妈捂着心口,直挺挺地倒下去了。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我妈心脏病爆发,医生建议马上做心脏搭桥。银行卡里有离婚时的一百万,我立刻同意做搭桥。三天后,我爸出殡,我妈却禁止我出现在葬礼上,否则她立刻自杀,让我滚回阳城,此生不再相见!我是被庄逸阳强行带回去,在我爸出殡的前一天回到阳城。坐在飘窗上,看着外面的天空,我一言不发。不吃不喝不睡,更别说吃什么保胎药了。如果就这样死去,是不是就可以赶上我爸,求得他的原谅。我握紧手中的刀片,隔开血管,看着喷溅的血,希望流得快一点,再快一点。不疼,一点都不疼,因为我已经感觉不到疼痛。渐渐地眼前有些晕,这是死亡的感觉吗?这辈子算是比较失败了,老公算计我出轨,爸爸被我害死,妈妈不要我了,活着确实没什么意思了。门被踹开,耳边传来庄逸阳愤怒地吼声,“如果你敢死,那么你妈跟着一起死!”不,不能这样!可是我已经喊不出来任何话!再次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庄逸阳双眼布满血丝,犀利地看着我,“你爸是因为我要你生下这个孩子而死,如果你要恨,就恨我!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对我的孩子好一点!”对,这一切的起源就是他要我生下这个孩子。我爸才会被气得伤口崩裂,否则怎么会跌下轮椅就肝脏出血而亡!“我恨你!”我恨庄逸阳不肯婉转一些,等我爸病好了,再说实话,那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可肚子里,偏偏是他的孩子!这个孩子,经历几次波折,居然都还在。他跟我一起去听了胎心,看了胎芽,也许是第一次做父亲,他看起来比较激动。而我摸着肚子,却没有这份喜悦,我爸刚刚去世,因为这个孩子。但是那生命同体的心跳,却拽动着我的心。“孕妈妈要注意自己心情哦,宝宝非常好!加油!”做B超的医生看我心情不好,鼓励鼓励我。我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宝宝真的很坚强,经历这么多,我会好好保护他。哪怕是为了我妈妈,我也会生出来,庄逸阳绝对是说到做到的人。我努力地吃,努力地睡觉,但却不跟任何人说话,包括庄逸阳。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在那发火,掐着我的脖子,最后也是无力地放下。但是从这天开始,只要庄逸阳在阳城,基本上都是在这房子里睡的。他靠近我的床,我就大喊大叫,攻击性十足,不畏惧地跟他对打。“我不会伤害你,放轻松一些!”庄逸阳慢慢地抱住我,声音里透着从未有过的温柔。我先是一愣,接着就狠狠地咬住他的肩膀,血腥味充斥着口腔,我也没有松开。是他害死我父亲,我吃他的肉,喝他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