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乎逢而至
ios下载平台

乎逢而至
最新V10.1版

玄幻  |  匀铭钧

天绣的稀有程度虽然比不上古董,但在特别的人眼里,却是愿意高价求购的好东西。董雅洁专做女人生意,她比谁都知道,那些有钱的贵妇会花多少钱来买一件独一无二的天绣制品。“刚才我说要多少有多少,确实是夸张了点,”萧晋适时开口道,“但是,像这样的,一个月二十件,还是没有问题的。”董雅洁不太关心数量,她的公司走的就是高端订制路线,稀少,才能昂贵。“为什么都是……肚兜?”“呃……”总不好说这些都是从一个小寡妇那里拿的,萧晋尴尬的挠挠头,胡邹道:“那什么,这个……拿着方便。”董雅洁不疑有他,点点头,又仔细研究了一会儿,这才正色看向萧晋,问:“你想怎么合作?”萧晋说:“很简单,你提供图样、布料和针线,我负责找人绣制,不过你要先预付百分之三十的款项。”“价钱怎么算?”“按针数算,”萧晋又拿起那件绣有红牡丹的肚兜,说,“董小姐刚才愿意花一万元买这件天绣,那咱们就以它为准,它的针数正好大概是万把左右,一针一块钱。”“这不可能!”董雅洁想都不想就拒绝道。天绣不同于其它绣种,因为针法独特,所以有自己独有的针数计算方法,董雅洁对这个是了解的,因此她并不怀疑萧晋会在针数上作假,之所以不同意,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利润太薄了。虽说奢侈品价格昂贵,但它的成本也是比普通商品要高得多的,毕竟有钱人没几个是真傻子,你造一老头代步车,非说它是劳斯莱斯,那也得有人信啊!董雅洁要把天绣制品推向市场,光是前期的宣传投入就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每件制品都让萧晋分走那么多,她就算还有得赚,一时半会儿也是不可能收回成本的。“萧先生,刚才我之所以会出一万的价,那是以为只此一件,而且给的也是零售价,你以此作为我方的进货价,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萧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挺过分的。”董雅洁刚要松口气,却见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可恶的坏笑,心脏不由瞬间被提了起来。果然,那货在片刻之后就又开口道:“可是,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我能为董小姐提供这种产量规模的天绣,纯粹的‘卖方市场’下,您似乎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你……”董雅洁虽然是个女人,但也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深知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有心起身离去,却又实在不甘心“天绣”这么珍贵的商品被竞争对手得到。想了想,她故意冷起脸,说:“萧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的公司主营高端私人定制,不是走量的商贸公司,你应该知道,如果一件商品的利润太低,那我们根本就没有做它的必要。”“这个我当然明白。”再怎么说,萧晋也出身大家,自然不会被董雅洁唬住,老神在在的说,“但是,请董小姐注意,‘天绣’本身就有其不容忽视的价值。现如今,还在世的天绣大师可能已不足一手之数,且轻易不会有作品面世。”顿了顿,他身体前倾,沉声接着道:“也就是说,诗咏国际推出的天绣制品,基本上就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这会给贵公司的品牌带去多少升值?会拉动贵公司旗下其他品牌多少增长?我想,董小姐不需要我给你算这笔账吧?!”董雅洁听完萧晋这番话,眼中就闪过一丝讶异。她当然不需要萧晋替她算什么账,甚至,“天绣”能够给她带来多少好处,刚才她就想出了个大概,除了萧晋所说的那两点,还有另外一样最为重要的,那就是推广“天绣”,起码也能为她赢得一顶“弘扬传承民族传统工艺文化”的红帽子,这对于商人来说,万金难求。她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她没想到萧晋会有这份见识。这家伙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像个地痞流氓。可是,这流氓却出手不凡。嬉笑谈吐之间带着骨子里的自信,拥有月出二十件天绣的珍贵“生产力”,一身破破烂烂却用着最专业最顶级的户外背包,医术更是令人惊叹。这些光环已经足够耀眼,没想到他竟然对商业也知之甚详,以二十来岁的年纪来看,堪称精英中的精英。如此人才,非大富之家不可能培育的出来。见董雅洁久久沉默不语,萧晋抿了口咖啡,适时又道:“话说回来,利润真的会很低吗?那件牡丹肚兜只是成品,董小姐都愿意花一万块来买,那如果按照你心目中的图样‘量身打造’出专属于你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天绣,我收你两万块,你愿不愿意付账呢?”听到这番话,董雅洁就叹了口气,不说别的,光是“专属”二字,就值得多花一倍的价钱了。眼前这个一身农民工打扮的家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知己不知彼,这让她非常的郁闷,于是便问道:“还没请教,萧先生在哪里高就?”萧晋耸耸肩:“董小姐客气,我只是一名山村支教老师而已。”董雅洁瞪大了眼,她怎么都没想到萧晋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而且看样子,他的语气似乎还非常的诚恳。支教老师?什么鬼?富二代上山下乡再改造么?心中的疑惑和好奇让她不想再绕圈子,直接问道:“萧先生哪里人?”萧晋呵呵一笑,说:“董小姐不用再猜测什么了,我老家在西北,大学在省城,毕业后暂时没有生活压力,所以就跑去支教,好给履历镀镀金,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普通人。”这个身份,是爷爷在战争年代救过的一位开国老人给安排的,一般人根本查不出来真假,所以他说的非常坦然。董雅洁无法分辨他所说是真是假,沉思片刻,说:“既然如此,请恕我对于萧先生‘一月出产二十件’的说辞表示怀疑。”“那你要怎样才会相信?”“眼见为实。”“那算了,拜拜。”萧晋起身就走。笑话,他跟囚龙村的村民又没什么多亲密的关系,要是让董雅洁知道她们就是绣工的话,以她的能力,稍稍使点手段,就能把他跟村民们割裂开来,那他还赚个屁钱?当然,他并没有想在村民身上喝血的意思,赚钱是为了修路,如果没有路,村民的富裕,只会加快囚龙村的消亡,那样一来,这一切就都没了意义。董雅洁见他竟然真的要走,连忙出声道:“萧先生,我不明白,在合作之前考察一下合作伙伴的生产能力,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吧?!”萧晋回过身来,语带讥讽道:“董小姐,我很好奇,你吃相这么难看,是怎么保持身材的?”董雅洁目光有些躲闪,“我、我不懂萧先生的意思。”“刚才你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好,咱就把话摊开了说。”萧晋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天绣的人吗?既然我不会,那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中间商,就是一个‘倒爷儿’,之所以敢要你一半的收入,那是因为我奇货可居,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无论谁想要做天绣生意,都只能来找我。

欢乐而狂乱的赛博世界
APP稳定版下载

欢乐而狂乱的赛博世界
特色功能

玄幻  |  七清谨

李扬冷冷地说:“不必了,现在没喝酒的心情了。”我心里也老大不痛快,李扬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没人愿意惯着你。我说:“你不想喝了去球,也没人稀罕陪你喝酒。饭店该打烊了,各自回家吧。”李扬一言不发提起随身携带的包就冲出了包房,李嘉文急忙跟着出去,一个劲道歉。我心里有点堵,这算什么意思!日他哥的,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我走出包房,看到李嘉文正站在大厅里等着我,脸上居然挂着得意的笑。我没好气地说:“你笑什么,神经病,你可笑不可笑!”李嘉文笑眯眯地说:“看到没,人家吃醋了,还敢说你们的关系是纯洁的。”我说:“她有病,精神错乱,我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甩脸子给谁看啊。”李嘉文笑眯眯地说:“这你就不懂了,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就会变得蛮不讲理。”我不想跟她废话,白了李嘉文一眼准备离开。李嘉文突然喊了一声:“等等。”.我回头纳闷地看着李嘉文,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名堂。李嘉文云淡风轻地说:“现在还不到九点,你不会这么早就回家睡觉吧?”我奇怪地问:“不回家还能去哪,你有什么节目?”李嘉文说:“没什么节目,要不我们找个酒吧去坐会,反正太早回去也睡不着。”李嘉文居然向我发出了邀请,望着她的眼睛,我心里忽然升腾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毋庸置疑,李嘉文是个美女。她今年岁,还没结婚,也没男朋友。女人长得漂亮,又能干,眼光自然高,挑挑拣拣错过了不少好姻缘,至今没有正经的男朋友,这种女孩子现在被称人为“高龄剩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高龄剩女有点抵触。我认为这些女人心理很扭曲,缺乏女性应有的温柔和善良,非常难搞,所以我对这些女人一把年纪了还在挑三拣四很反感,不太愿意和他们打交道。李嘉文虽然长得漂亮,条子又很正点,但我对她从未有过任何想法。我三十岁还没结婚,好在已经订了婚,幸好还没被人称为剩男。这次李嘉文居然主动约我去酒吧,多少让我感到有些意外。李嘉文见我犹豫不决,以为我不想去,就说:“既然你没时间,那就算啦。”我连忙说:“不是不是,我是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有美女邀请我当然是很荣幸了。”李嘉文笑了一下,她笑起来的样子眼睛眯成一条线,却很迷人,说:“那就走吧,我知道破头街有一个新开的酒吧,装修得有点意思。”我和李嘉文从饭店出来,来到我停车的地方,却看到黑暗中一个女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我紧张地问:“谁?谁在那里?”女人大声说:“喊什么喊,才几分钟你就不认识我了。”我听出是李扬的声音,和李嘉文都吃惊地对视了一眼,注意到李嘉文满脸的不解和失望之色。我惊讶地问:“原来你没走啊,躲在这里干什么,人吓人吓死人的。”李扬说:“我干吗要走,我在这里等着你开车送我回家呢。你磨磨蹭蹭在里面干什么,这么久才出来。”李嘉文忽然十分隐蔽地拉了拉我的手,说:“唐少,那就再见了。你送李扬回家吧,我店里还有点事,就不送你了。”李嘉文可真是个聪明的女人,遇到突发情况应变能力之强出乎我的意外,同时心里对这个女人又多了一份欣赏。我说:“那好吧,关了门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李嘉文点点头,冲李扬挥挥手,转身走回了饭店。我看着李扬说:“我以为你生气走了呢,既然没生气那就先上车,我送你回家。”李扬坐进车里,沉默了一会,忽然说:“对不起,今天在你下属面前让你没面子。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这个人太感情用事了,还希望你见谅。”李扬能主动道歉倒让我有点意外,我开着车笑了笑说:“别这么说,你没什么错,错的是我们,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包房里。”李扬惊喜地说:“你没生气啊,那就好。我就说嘛,你一个当局长的,度量肯定大,不会跟我一个小女人计较的。”我说:“我当然不会跟你计较,对了,你家怎么走?”李扬却说:“这么早回家又睡不着,刚才酒没喝透,我们找个夜店继续去喝酒吧。”我说:“那我给李玉打电话,让他把王斌也叫上,我们四个人一起去。”李扬说:“你叫他干什么,烦不烦,干吗老把我跟他扯在一起啊。我今晚不想见他,只想跟你在一起。”李扬的话已经很明白了,她今晚的目标是我,也就是说她想泡我。可她是我的铁哥们李玉的马子啊,这让我左右为难。即便李玉和她只是炕友,可我在未征得李玉同意之前和她走得太密切总说不过去。万一她没把李玉当回事,李玉却把她当回事呢?那我不彻底成了禽兽了?我说:“就我们两个?这不太好吧,别人看见了要说闲话的。刚才李嘉文还问我,李玉的女朋友怎么和我单独在一起,人言可畏呀。”李扬不耐烦地说:“管那么多干什么,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去,我们活着又不是为了别人,只要我自己开心就好了。”我想了想,看来今晚想摆脱这个女人很困难,今天晚上看这架势是吃定我了。她可真能缠人,一旦被她缠上想摆脱都不容易。昨晚张萍如此,今天又碰到这货,还让不让我做人了?我说:“要不我喊几个其他朋友出来,你也喊几个你的好朋友,人多了热闹,别人也不会说什么了。”李扬说:“喊那么多人干什么,我们两个一起喝酒干嘛要那么多人打搅,今晚就我们两个人,到底行不行?”我扭头看了看李扬,她正眼神灼热满脸期待地望着我。我再次看到她嘴角的美人痣,心里一阵发热,居然脱口说:“好吧,你赢了。”说完这句话我就追悔莫及,我他妈可真是软骨头,别人几句话就把我的底线给突破了,简直太没有原则太没有道德了。李扬却很兴奋,旗开得胜般喊了一声“耶”。在江海市的酒场上,有一句非常著名的广告语:你不在英皇,就在去英皇的路上。我和李扬去的正是英皇俱乐部,英皇是本市最大的的士高舞厅,也是音响最好最HIGH的一家,带有包房,里面小姐和陪酒女特别多,本市的人一般泡夜店都到这里。我打电话给英皇的内保经理钢蛋,让他帮我订个卡座。钢蛋很爽快,满口答应,还说我来了要请我喝两杯。钢蛋是我的小学同学,从小学就爱打架不爱学习。钢蛋虽然脑子笨,但打起架了跟发了疯一样,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性命,下手特别狠,因此从小就有很多人怕他。钢蛋小学毕业就出来跟着街道上的流氓混社会,慢慢混成一个街道的流氓头,后来被英皇的老板看上,当了英皇的内保经理。说内保经理是为了好听点,其实就是看场子的流氓头儿。我上初中后去了省城市一中读书,和钢蛋的联系少了,但每次回来都会去找钢蛋玩,他去省城也会找我,算是二十多年的铁哥们。

闺蜜是我男朋友
    点击查看

    闺蜜是我男朋友
    平台下载链接

    玄幻  |  余非年

    按照陆长生的交代,他是从刘大明的侄儿刘流嘴里得到这消息的,那晚喝酒的时候,酒后失态,才会一时说漏了嘴,让很多人都提前知道了消息,第二天上午单位召开的挂职动员会议,大部分人心里都有数,那会议其实就是为了秦书凯开的,因为挂职人员的名单是早就定好的。田主任的表情铁青的有些怕人,朱爱国忍不住摇头说,老田啊,事情我是给你调查清楚了,底下到底怎么处理,就看你的了。田主任冷冷的笑了一下说,在怎说,孙猴子再狡猾还能翻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这个刘大明既然狗胆包天,我要是不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朱爱国瞧着田主任那发狠的模样,并不吭声,只是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来,慢悠悠的点上,在朱爱国的心里以为,这件事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想必田主任应该会推翻刘大明所作的决定吧,秦书凯那个愣头青肯定是不用再被刘大明算计下乡了,不知道田主任心里最合适的下乡人选到底是谁呢?人生最吸引人之处就在这里,在谜底没有揭开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正因为所有存在的未知,日子才会过的更加有滋味,连朱爱国也没想到,田主任对此事的最终处理结果,远远比他想的还要果断,利落,让刘大明几乎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挂职工作,按照市委和县委的统一部署,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刘大明把本单位的秦书凯报上去后,认为那是铁定的事实,所以很是得意,也就很是风光,那天在党组会上,建议秦书凯作为单位的挂职,没有任何阻碍的通过,让几个副职看到了自己说话的份量,所以这几天另一名副主任胡长贵对他显出了特别的尊重。同单位为官,都是副职,但是,说话的份量是很不一样的,有的人说话在一把手主任面前那是一钱不值,说明主任没有把这个人当回事;有的人说话,一言九鼎,在发改委,有此份量的人现在非刘大明副主任莫属了。机关的人,别的本事没有,见风使舵的本事是一流的。很多人看到之前流传的小道消息通过党组会变为现实,就感到刘大明现在的位置是越来越重要。于是,别有用心的人,就带上不菲的礼物,到刘大明家里说是汇报工作,其实是希望得到关照。昨天晚上,副主任胡长贵也到了刘大明的家里,向刘大明汇报说,下午因为分管科室的业务过于繁忙,陆长生不能胜任,于是向田主任做了汇报,却被田主任批评了一顿,希望刘大明出面帮助,给增加一个人手。这么说,那就是告诉刘大明,你的马子王娟不上班或者说上班不出力,所以无人干事情。刘大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胡长贵也是副主任都向自己汇报工作,这才是做领导的感觉。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说,老胡,田主任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一把手主任是做大事的,这些芝麻小事肯定不会问。再说,科室的工作,邱科长身为领导,总不能整天不干事拿工资,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秦书凯很快要走,你就要重点想办法调动老同志的积极性。胡长贵听了这话,心里就很反感,秦书凯是你弄走的,王娟是你的马子,最近几乎看不到人,现在没有人做事,不给我添加人,反而把棍子打到我的头上。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乱说话,只是诉苦说,老刘,话是这么说,可是对于邱科长这样的老资格,谁能指使动,所以只能希望陆长生尽快全程熟悉工作,希望他能把办公室的所有业务都领下来。刘大明知道对胡长贵这样的角色要哄着,这样才能继续控制在手里,就做出一副同情口气对胡长贵说,老胡,你说的我都能理解,可是田主任不能理解。当前最要紧的就是想办法弥补,指望秦书凯是不可能了,邱科长又无法指使,只有指望陆长生,我想如果给陆长生一个级别,肯定能调动积极性,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哄着胡长贵的同时,刘大明没有忘记给陆长生弄点甜头,最近一段时间,陆长生给他提供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作为领导要想有威信,要想下属拥护你,关键的一条就是给下属提拔的机会,否则,谁还愿意跟在你后面混。胡长贵心说,陆长生不是很刚被提拔为副科长嘛,怎么又要弄个级别?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可刘大明既然提出来了,他虽然不想推荐陆长生,但是想不到更好的解决问题途径,只能点头说,这是一个好办法,你是分管单位人事的,就让人事科拿方案吧,到时候党组会上我肯定积极支持。一直小心翼翼为官的胡长贵,对单位里风向的把控是相当到位的,现在一把手田主任经常不在班,发改委的大小事宜几乎都是刘大明一锤定音,现在刘大明要提拔陆长生,肯定得了陆长生的好处,反正他又不分管人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了党组会上看看风向再说,要是田主任态度很明朗的话,自己对刘大明的决定自然也是不反对的,万事做决定之前,给自己留条后路是必须的。此刻正得意的刘大明哪里会想太多,听到胡长贵依附自己的决定,心里很高兴,表态说,老胡,你说的事情呢,你也不要过分担心,田主任当时肯定是不了解情况,才会当面给你撂脸子,明天我会去解释的。另外,明天我会找陆长生谈谈,让他尽快把秦书凯手里的工作接下来,不折不扣的做好。胡长贵见刘大明一副大包大揽的口气,俨然把自己当成是发改委的内当家了,心里虽然不高兴,倒也不想多事,于是敷衍着说了几句拍马屁的好话,起身告辞离开。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刘大明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下身配一条深色西裤,脖子打了一条条纹领带,神采飞扬的出现在发改委的办公大楼走廊上。一路上,很多相熟的人主动向他问好,他都一一回应,身为领导人,有些表面工作是肯定是要做好的,尤其是亲民这一块,连中央领导没事都会下基层跟老百姓握手拍个照片什么的,自己身为县里的一个基层单位领导干部,在这一点上也该向中央领导看齐才对。进入办公室后,刘大明伸手拧了一下扣的有些紧的领带,这领带戴起来的确是显得精神了不少,可就是扣子不容易弄的端正好看,老婆今天一早在家忙乎了半天,才把扣子弄好,结果还是有些嫌紧了。刘大明心说,要是王娟在跟前就好了,这姑娘心灵手巧,人又聪明,打领带这点小事到了她手里简直小菜一碟,可惜最近怀孕后,就不和自己亲热了,还有以后王娟到了市里上班后,自己想要见一面就鞭长莫及了,那么水嫩的一个娘们,想起来都有些流口水,若不是为了儿子,他又怎么舍得把小美人弄到市里跟自己相隔那么远?头脑中想着王娟,想着未来的儿子,刘大明伸手端起桌上的水杯,慢悠悠的品味一般,很是得意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一个男人家里有着死心塌地的女人,外面有个漂亮的情人,那是多么快乐的事情。真想着,就听见有人敲门,刘大明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推门进来的人是陆长生,看起来陆长生今天的脸色不好看,他慢腾腾的踱着步子走到刘大明的办公桌前,站稳了脚跟后,却又欲言又止。

    洪荒锦鲤游
    app客户端下载

    洪荒锦鲤游
    功能特性

    玄幻  |  昙帼

    张强也站起来笑哈哈地说:“大家还是先下车吧,改日再唱哈!”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市区酒店了。团友们等车停妥后,纷纷提着行李包有秩序地下车。张强提着赵倩和自己的行李箱,与赵倩并排跟着队伍走进酒店。赵倩刚吃完晚饭回到酒店房间洗了把脸,正想着,张强会不会找她一起逛街?她渴望着,等待着,向往着。正在这时,赵倩的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是张强微她:“晚上一起逛街好吗?”“好的呀!去哪儿逛呢?都有谁一起啊?”赵倩激动地回道。赵倩口头上这样问张强,实际是想和张强单独行动。正中赵倩下怀,张强说:“就咱俩,我在酒店门口等你!”赵倩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过去,激动地说:“我马上到!请帅哥等我!”张强在酒店门口盯着大门,急切地等着赵倩,不时的看手机上的时间表。也许女人都是这样,说马上就到,还是要等一些时间的。这时候的张强有点焦急,就怕赵倩改变主意,但他又能耐心等待着,不管等多久,只要赵倩能来就行。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赵倩就到了,对于张强来说,好像等了一天。看到赵倩到,张强激动地说:“谢谢赵老师赏脸!请!”赵倩学着张强,微笑地说:“不客气,这是我喜欢的事儿!”张强哈哈大笑起来说:“太荣幸了,也有美女这样说!”赵倩边走边笑着说:“这不是你常说的一句话吗?哈哈!”张强甜甜地看了看赵倩说:“看来你也会甜言蜜语啊!赵美人!”赵倩也甜滋滋地笑了笑说:“这都是和你学的啊!撩妹专家,爱情专家!”“专家不敢,专业还说的过去哈!去哪里玩啊?要不我陪你去服美儿买件衣服?”张强凝视着赵倩笑道。他能抓住女人的喜好,懂得女人的心思,的确称得上撩妹高手。赵倩淡淡一笑说:“不用,我不太喜欢逛实体店,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网上买的。这样省时间啊,逛实体店浪费时间。”张强稍微弯下腰端详着赵倩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买啊!赏个脸,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好吗!”赵倩心里甜滋滋的,嘴上却说:“不要,无功不受禄!我们还是去逛公园吧,公园安静。”张强满脸笑容地说:“那我们就去南岸景观公园吧,那里非常安静,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是一个谈恋爱不二的选择。”赵倩笑了笑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和你谈恋爱呢!”张强招招手,拦下一部出租车,两人坐上后车座。张强说:“师傅,我们去南岸景观公园,多少钱,我先给你!”师傅说:“大概十元吧,一会儿打表再给吧!”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赵倩也没躲闪。彼此心里像吃了蜜似的。十五分钟就到了目的地,他们付了车费下了车,牵着手并肩走进公园。公园上没太多的人,他们边散步,边嘻嘻哈哈地聊天。这时,一对年轻夫妇牵着三、四岁的女孩儿走过来,小女孩走在中间,看到张强和赵倩喊道:“叔叔、阿姨好!”也许是赵倩的职业病发作,也许是母性在作怪,看到孩子就兴奋起来,蹲下去抱着小女孩笑着说:“小朋友好!谢谢啦!”小女孩笑着说:“阿姨,你不用客气!阿姨我喜欢你,你好漂亮哦!你叫什么名字啊?”赵倩亲了小女孩一口笑着说:“阿姨叫赵倩,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也对着赵倩的脸蛋亲了一口说:“阿姨,我叫雯雯,上面一个下雨的‘雨’,下面是文章的‘文’。”赵倩笑着说:“雯雯的名字真好听,你好可爱,阿姨也喜欢你!”夫妇俩笑着说:“雯雯,我们该回家了,不要影响叔叔阿姨。你们好好玩,再见!”夫妇俩牵着小女孩向公园的门口走去。赵倩笑了笑说:“张强,你喜欢孩子吗?”张强使劲地点了点头说:“我超喜欢孩子,更喜欢女孩子,我希望有一个像你一样美若天仙的女儿。你给我生一个吧!好不好?”张强总是会借题发挥,说得赵倩晕乎乎的,甜滋滋的,美哒哒的。于是,赵倩便迷失了方向,顺着张强的话题说道:“要是生个男孩儿呢?”张强开心的笑着说:“那就再生一个啊!”赵倩又说:“第二个还是男孩呢?”张强调皮的笑盈盈地说:“再生一个,直到生女孩为止啊!”赵倩瞟了张强一眼说:“你想得美啊!我又不是生育工具,哼!”他们走着走着累了,就找到一条长椅坐下来。在微弱的灯光下,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说:“我爱你,咱们在一起吧!自从认识你以后,我每天都想你,真的想你!我是很认真的!答应我好吗?”此时此刻,赵倩的心跳得特别厉害,便深情地笑了笑说:“张强,你真的喜欢我吗?那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呢?”张强盯着赵倩的脸说:“你太美、太优秀了!我不敢向你提出来,就怕遭到你的拒绝,所以才等到现在啊!”赵倩虽然没有在语言上答应张强,但却乖乖地让他紧紧的抱着。赵倩和男人拥抱虽不是第一次,但不知为什么心跳得空前厉害。他们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很久,很久,但对一对疯狂的第一次拥抱亲吻的年轻人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儿。过了许久,赵倩轻轻地推开张强说:“张强,咱们回去吧,太晚了!明天还要排练呢!”张强神情地凝视着赵倩说:“倩儿,再坐一会吧,我不想就这样和你分开,我想一辈子都抱着你!”“强儿,我们还是回去吧,来日方长呢!我也希望你就这样抱我一辈子,我也不想离开你啊!”赵倩柔声柔气地说。张强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那好吧!咱们先去吃点儿东西,不然你会肚子饿的!”“还是不要吃了,我怕胖!”赵倩推辞着。张强赞道:“你的身材非常苗条,比舞蹈系的女孩还好看!稍微胖一点点没事儿,再说吃一次夜宵也胖不了啊!”“好!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走吧!吃什么呢?”赵倩不想扫男朋友的兴,便笑着说。张强抬起右手指了指前方,笑盈盈地说:“美女有请!”赵倩扬起手说:“帅哥前面带路!”赵倩跨步向前走去,张强紧跟着。他们才走了几步,张强越前一步牵起赵倩的手说:“倩儿,咱们并排走!”“好哒!你的手真暖和,血气方刚,有阳刚之气!”赵倩笑了笑说。张强得寸进尺地笑嘻嘻地说:“我的身体更暖和,冬天就像火炉,我可以为你暖和一辈子!”他们边走边聊,一会就到小吃店了。“倩儿,你喜欢吃什么?我来点!”张强问道。赵倩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事儿,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对吃没有太多的讲究。”其实,赵倩喜欢吃店里的牛肉片,但她不说,让张强去猜,看看眼前的男人到底懂自己多少。

    嘿sao年
      日志计划

      嘿sao年
      是什么东西

      玄幻  |  猫澹

      林菲菲这时候出来打圆场,恰好这几个敬酒的男生中有一个正暗恋林菲菲,就主动和严寒碰了杯,这样一来,严寒有了个台阶下,其他几个要敬小南酒的人也不好继续强求,纷纷和严寒碰杯喝酒,严寒也是来者不拒,一口气连喝杯。几个男生起哄过后就坐下继续聊天了。这一幕,发生得匆忙而温暖,小南喜欢这种被保护的感觉,就算不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关系,她也喜欢并享受这种感觉。而对于严寒来说,小南埋下的那颗种子,此刻也许已经发芽了。新年晚会过后的几天,严寒一直忙于协会活动的策划和筹备,他也希望第一个活动就能办得漂亮,就像刚刚结束的晚会一样成功。如果说学生会办的活动是靠场面和“行政命令”,那么严寒要办的活动就是纯市场化运作的,要通过活动本身吸引人。严寒要办的是邀请当时中国几个著名黑客走进莲城大学进行一次公开的讲座和交流活动。严寒上中学的时候崇拜黑客,他觉得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有网络,就可以进入世界上防卫等级最高、安保最严密的机构,查看他想查看的资料,修改他想修改的信息,删除他想删除的数据,来无影、去无踪,这太酷了。那时人们对黑客的印象是隐藏在电脑后面的人,而这一次,严寒把他们请到了前台,请进了高等学府,这无疑是具有轰动效应的。严寒要请的几位黑客是当年参与了震惊中外的“中美黑客大战”的几位知名黑客,其中一位就是这场大战的组织和策划者之一。“中美黑客大战”一共打了两场,第一场是因为年月日凌晨,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遭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三名中国记者当场死亡,数十人受伤。中国政府发表抗议,民众激愤游行,事情的结果是美国赔款道歉,算是不了了之。大使馆遭到轰炸之际,愤怒的中国黑客们迅速行动,第二天,一个名为“中国黑客紧急会议中心”的组织就宣告成立,在网页上公布了美国多家网站的密码。不止这个会议中心,这次行动中,甚至出现了多个有组织的“黑客兵团”,几天时间就攻陷了上百个美国政府机构及军方的网站,在其首页放置悼念遇难者和抗议的文字、图片。这次“攻击”大概在一周后渐渐平息下来。但中国当年的互联网还处于起步阶段,美方更为猛烈地“反攻”,最终使得双方“两败俱伤”。中国红客联盟、中国鹰派联盟、中华黑客联盟,成为国内最知名的三大黑客组织。中国黑客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一次群体攻击,就是由这三大组织联合发起的。当严寒他们把活动海报挂在宣传栏上以后,这张海报面前就总是人头攒动,议论纷纷,最终报名人数超过学术报告厅可容纳人数的倍之多。不过,海报挂出去的第二天,就被社联的人扯掉了,理由是这个活动请来的人的身份有点儿敏感,需要向学校报批,经学校同意后方可继续进行。没办法,开弓没有回头箭,严寒又只好带着诚意拜访学校的分管领导,领导仿佛正等着严寒到来,还没等严寒把情况说完,就开口道:“黑客一般都是在网上搞破坏的人啊,不是窃取资料就是破坏电脑,不做好事,这种人怎么可以到学校来做讲座?”严寒解释道:“这是社会对黑客的误解,其实黑客一词最早是指拥有高超计算机和网络技术的人,真正的黑客进入别人的服务器是为了帮助对方找出安全漏洞,提升网络安全意识和水平,不是做坏事的。”“你跟我说这些没用,要是出了事,谁负这个责任?”“我负。我请来的真的都是好人,其中名气最大的是当年中美黑客大战的策划者和组织者,现在还是xx市公丨安丨局网络安全顾问,老师您说政府会请一个有案底的人当顾问吗?”这个信息,正是这个黑客透露给严寒的,他早就料到在学校举办讲座可能会遇到阻力,所以跟严寒说如果有问题可以适当地讲讲他的其他身份。也许是被严寒的道理说服了,也许是不想继续被严寒这小伙子软磨硬泡,分管领导勉强同意了严寒的这个活动:“你跟他们说,多讲网络技术,多讲这方面的知识,大学讲座嘛,还是要以学术为主。”“好的好的,谢谢老师。”此前在与几位黑客的沟通中,严寒判断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心里对活动的风险是有把握的。严寒把消息发到了论坛里,潭州和黎洲几个高校的学生听说这个活动也慕名前来报名,活动筹备的事情越来越多,严寒也把工作做了一下分工,刘志彬负责所有物料准备、校内宣传;李沛负责当天活动现场的主持;杨菁菁负责外联和媒体,没想到这么一个小活动得到了凤凰卫视、江南电视台、日本nhk电视台的关注,希望以各种形式收集活动现场的视频以便报道,凤凰卫视更表示要派人到现场录影和采访。由于工作量大,严寒让会长助理协助杨菁菁一起负责这个事。严寒发了个信息给叶小南,邀请她来参加这个活动,叶小南表示怕听不懂,严寒说其实不会讲什么技术的东西,基本以分享经历和感悟为主,叶小南其实连黑客是什么意思都还没搞明白,见严寒这么热情,也不好拒绝,就一口答应了。活动是在莲城大学图书馆学术报告厅举办的,活动开场前半小时,叶小南带着林菲菲、王允、何雅如约而至,严寒在门口打着招呼,“小南,你早说要来四个人,我好给你们预留位置啊,今天人数估计会爆”。小南不好意思地说:“啊?我不知道,那……我们还有位置吗?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走也可以的。”“有有有,跟我来吧。”严寒办的活动,挪也能挪几个位子出来的。小南几人坐下后不久,会场就座无虚席了,几位院里的领导和老师坐在第一排,过道里也挤满了人,最后一排也站满了人,严寒站在主讲台的一侧,看着满屋子的人,心里暗自高兴,严寒此前最担心冷场,现在看来,心里最大的一块儿石头已经落地了。活动办得精彩、热烈、圆满,当然这主要源于主讲人讲得精彩和同学们的好奇,严寒在会后还接受了一家电视媒体的采访,严寒第一次面对电视镜头,一紧张有点儿结巴,ng了三次。散场的时候,严寒还没来得及跟小南打招呼小南一行四人就已不见踪影了。晚上,李沛和李菁菁她们吵着要去开庆功宴,严寒其实没什么心情,但毕竟自己是会长,为了搞好团结,不得不去,还不得不买单。两场活动结束后的一连几天,严寒如生了一场大病,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学习生活。“叮~”严寒的手机上跳出一条短信提示,严寒拿起手机,居然是小南的短信:“学长,可以跟你学习一下电脑吗?”中学时代,严寒也就比别的同学在电脑方面多懂一点儿,这点小伎俩严寒自觉没什么,但那时候电脑刚刚走进寻常百姓家,什么diy装机、重装系统、查杀病毒、拨号上网设置等确实会难倒大多数人,尤其是女同学在这方面更要生疏一些,所以跟严寒玩儿得稍微好一点儿的女同学就会请严寒去家里帮忙,有时候正好到饭点了,女同学的父母就会请严寒在家里吃饭表示感谢。刚开始,严寒还挺享受这种被人需要和帮人解决问题的满足感,但是次数多了,严寒也觉得烦,慢慢地就开始以各种借口推辞。许多年后,互联网上有很多男生帮女生修电脑的梗,但是,那时候叫你帮忙修电脑,真的就是修个电脑而已,大家都不要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