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从替身使者开始诸天穿越
软件升级版

从替身使者开始诸天穿越
资源下载中心

玄幻  |  雪色无香

有人摆出这样的风水局,不难看出,苏芮家这是遭人报复了。而我之前看过的风水局自然也是对的,只不过这两天来,对方又布下了更为精妙的风水局,把我之前的小局给盖了。“苏芮,别进去,告诉我,这两天你家来了什么人?”我的脸上变的紧张让苏芮也紧跟着不敢大声言语。她想了想,小声说道:“这两天没人来啊,就我爸回来。”这就奇怪了,对方居然能隔空布局!正当我在怀疑的时候,门口一辆豪车慢慢悠悠的开到了门口,但似乎并不想停下。车子居然朝着铁门上就撞了上去,砰的一声,直接把门口的大理石柱子也撞出了一个凹坑来。苏芮此时大叫一声:“爸!”话音落下,她连忙把门给打开,驾驶座上,一名中年男子也歪歪斜斜的倒了下来。我赶忙迎上去,一把接住,从车里拉了出来。我小心翼翼的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呼吸均匀,只是有些弱罢了。“苏芮,快,把你爸搬到树底下,我进去看看!”苏芮已经吓得瑟瑟发抖,此时,除了我的话,她还能听谁的。把她爸搬到树下,我这才重新回到门口。浓烈的灰气比刚才更胜了,若是不快点解局,恐怕就有性命危险。看样子,这个局只对她爸有作用,一定是她爸的仇人做的。我现在也没心思想这些,先把局解了再说。根据玉尺经上记载,破解此局很不容易,最主要就是找到已经颠倒位置的各处方位,堵上巽口和坎口,让中堂之气留在家中。我拿出身上破破烂烂的罗盘,这还是在风水街买的别人不要的。我走到门口,转身站着,罗盘上磁针不断摇摆,中堂之位已然是错乱不堪。房屋坐北朝南,正常下,巽位便是东南之位,坎位为正北。可此时,东南位早已不是巽位,自然,要找到巽位,才是重中之重。“能耐挺大,但也别小看我方易!”我眼神一凝,观察着周围别人根本看不到的灰气,此时灰气流动的方向便是从巽位朝着坎位而去。一般的风水师根本看不到这灰气,自然,想要找到方位已是难上加难。灰气虽然动作很慢,但根本逃不过我的法眼。此时,他正从西南位的慢慢游移进来,这里正好是别墅的侧门,虽然关闭着,但旁边的栅栏却根本阻拦不了灰气的进入。随着灰气我一点点往里探究,从房子中她爸的房间穿过,便来到房间正中央的大厅,随即从东北方的厨房油烟机出口处逃散出去。好一个中箭伤人局!若不是有我方易,恐怕还真不好破!“苏芮,快去找点水泥来!”此时,苏芮担心的看着她爸,连动都不敢乱动。听到我这么叫,赶忙点了点头,从家里的储藏间里找来了两袋水泥。我拿起铁铲,把水泥搅和上,对准了侧门处的栅栏上就是一阵堆砌。随后又跑进厨房里,直接把油烟机出口给封了。而此时,房间中的灰气一下子没了地方飘散,也都纷纷沉溺下来,在地上不断回旋,最终冲中南口和正北口仓皇逃出。我长长的松了口气,这风水局总算是破了,但这并不算完,既然对方有心报复,那势必还会有接下来的风水局!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走到苏芮身边,此时她爸已经睁开了眼睛,气息也变的正常了。“谢谢你,大师,要不是你……”我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直接就抢答道:“你别说这客气话,你得罪人了,别人肯定会再来的,你好好想想谁要害你!”我的话不无道理,这也让她爸一阵阵的紧张。想了好一会儿,这才笃定的说道:“看样子,只有张家了。”他的眼神之中飘过一丝害怕,紧接着,喉结也动了一下,咽下一口口水。张家?难道是我要找的张家?一时间,我也跟着他紧张起来,这可是爷爷交代过最重要的事了。苏芮哭哭啼啼的跑了上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绵软之感瞬间蹭在我的手臂上,弄的我有些神魂颠倒。“方大师,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啊!”我被弄的有些尴尬,咧嘴笑道:“你刚才还不是叫我骗子,神棍嘛!”苏芮瘪了瘪嘴,十分不好意,俏红爬满了脸颊。“对不起,方大师,我错了还不成嘛。”“你也别叫我方大师了,叫我方易就行,后面的事嘛我得看情况,这个张家得接触一下才知道。”我也是想要知道这个张家是不是我要找的张家,所以才有此意。她爸连连点头,这事得从长计议,万不能轻举妄动。索性,我也就扶着她爸走进了屋中,这时候,我也感觉到了家中稍稍有了一股清凉之意。灰气彻底的消除了。“爸,感觉好点了吗?”苏芮上前来,十分关心她父亲。他点了点头:“好多了,心口也不堵了,刚才我开车的时候感觉到心口堵得慌,根本呼吸不了,现在呼吸这空气都感觉是甜的。”她爸朝着我投来一个感谢的眼神。“方易,真是谢谢你了。”我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哎,破了这风水局,又让我泄露了天机。”这话难道还不明白嘛,老子要钱!我可穷了二十年了,刚得到点好东西,这还不得赶紧捞点好处啊。“苏芮,去给大师拿一万块钱,一定要留下来吃饭!”一万!我丢!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啊,现在却这么轻易就挣到了!随即,一沓毛爷爷便送到了我的手里。看在这么多钱的面子上,也只能好人做好底了。“叔,你说的张家到底是什么人啊?”“大师,您叫我苏满城就行,我说的张家算是工作上的死对头,最近这些日子和他家业务上有些冲突,算是抢了他们的生意。”苏满城说完,似乎还有话要说,他继续说道:“对了,我打听到张家有个地师,是专门帮他们家弄风水的。”我微微皱眉,地师这称呼在风水界可是相当高的赞誉,也只有业界认可才能有此殊荣。如果说真是这所谓的张家所弄,那要对付这地师,恐怕还真不太容易。我按了按太阳穴,问道:“地师之名可不是乱叫的,这个风水局破了,他们一定会再来,若是今天过去还没人打电话来,那咱就主动联系张家。”苏满城重重的点了点头,现在他早已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吃过晚饭,苏芮想送我回去,但我没肯。并不是我不想早点回去,若是让苏芮看到我住的地方,她肯定要对我的人品产生巨大的怀疑。我住的地方向来不好,毕竟赚钱不多。一个小时,我终于乘坐公交车回到了旧楼区,这地方鱼龙混杂,三教九流全都聚集在这里。而我住的地方是合租的,另外一人是个小姐。一走到长长的走廊,就听到吱嘎吱嘎的摇床声此起彼伏,我刚想进屋,屋内便开门了。

传奇球星的传奇之路
客户端可靠

传奇球星的传奇之路
应用旧版

玄幻  |  蔻谨

“你这个朋友好像挺傲啊。”我悄悄在孔香芸耳旁说道。孔香芸小声的道:“嗯,她这姓格,看不的不大爱搭理别人,这一次不是看在你的面子,她怕是连话都懒得和汪昌全他们说。”“她是哪儿人?”“平川县的,玉州师大毕业后分来的。”孔香芸笑了起来,“怎么,叶庆泉,看她了?嗯!她好像对你也很有好感呢。”“嘿嘿,孔香芸,怎么你也学会做媒了?”我胆子也大了起来,笑着道:“听说你也没男朋友,要看也该看你才对,咱们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啊。”“呸!谁和你两小无猜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对象?”孔香芸俏脸浮起一丝红晕,想起初那会儿叶庆泉似乎对自己是有那么点意思,不过当时岁数都小,也没太在意。高又不在同一所学校,之后叶庆泉了大学,而自己只考专科,回到了厂里。“初同学嘛!怎么不算青梅竹马?”孔香芸娇羞的模样一下子刺激了我心那份蠢蠢欲动的心思,话语也越发随便了,笑道:“那要怎么样才算,非得是光屁股长大才算么?”“你说什么呢?下流!”孔香芸娇嗔的道,狠狠揪了一把我腰间的肉,不过动作很隐讳,她还不想让别人发现这个小秘密。“呵呵,孔香芸,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用在你身可一点没错,不愧是咱们的校花。”我也算是过来人,赞美女人容貌的话再俗再多都不为过。“什么校花,都是你们这些男生瞎编的。”孔香芸心里一阵暗喜,表面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凌菲才漂亮呢,你没看她那对酒窝多好看?”我当然也注意到了凌菲,那女孩的确有些出众,尤其是那股子倨傲清高的气质更增添了一份味道,不过女人的内心我十分了解,这个时候你若是多看别人一眼,只怕都会招来对方不高兴。我只是装作很随意的瞄了凌菲一眼,目光重新回到孔香芸身,小声道:“嗯,是不错,看看韩建伟和汪昌全有没有机会吧。”孔香芸正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把凌菲扯进来,好在对方的目光没怎么在凌菲身多停留,听我这样一说,她连忙摇头,道:“凌菲眼光很高的,厂里有个技术员想和凌菲处对象,凌菲一直没答应,汪昌全和韩建伟怕是没希望。”“眼光高?在农机厂她还想要找什么样的?”我随口道。“厂里的怎么了?”孔香芸有些不高兴了,我的话也触及到她的痛处。她一心想要考出这山旮旯,却没有想到高考受挫,最后还是回到厂里,这都成了孔香芸胸口永远的痛了。“我没那意思,不过现实是如此,厂里这圈子较封闭,基本和外界没太多接触。”我大大咧咧的道:“除非能找到一个帮她调出去的。”“是啊,万一凌菲能找到个帮她调出厂子里去的呢?”孔香芸悻悻的道。“想调动不是容易的事情。”我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知道对于家庭没有关系的普通人来说,人事调动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见孔香芸嘟着嘴巴不开腔,我连忙岔开话题,道:“好了,好了,我们管别人的闲事干什么?孔香芸,你在人事科还好吧?厂里人事调动都得从你们那儿过啊。”“哼,只能说较轻松,人事调动哪是我们作得了主的?科长副科长,面还有分管人事的丨党丨委副书记,我一打杂的小兵。”两人正说笑间,我看到凌菲和韩建伟、汪昌全两人与方才脸色吓得煞白那个青年一起走了过来。“叶哥,你还认识我吗?我你低一届。”青年身穿一件新潮T恤,脚下皮鞋也是铮亮,只是身子较为单薄了一点,像是一跟竹竿挂着一件衣裳似的。“朱荣鑫是吧?好久没有看见你了,但有点印象。”如果不是先前汪昌全的介绍,我肯定想不起这个人,不过他父亲是副厂长,我觉得没必要得罪人。朱荣鑫显然对我能够记起自己十分高兴,掏出一包芙蓉王忙不迭的敬烟,笑道:“叶哥还记得我?刚才可全靠你了。”我摆了摆手,笑着接过香烟,道:“呵呵!那么客气干嘛?毕竟咱们都是厂子弟,一个学校的,难道看见了不帮忙,让外人在咱们这儿欺负你?”原本与孔香芸之间十分融洽的氛围,硬生生的被朱荣鑫横插一杠子给破坏了。但朱荣鑫客气,又是敬烟,又是请喝酒,我总不至于翻脸赶人家走吧?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对方热情。无奈之下,我们一众人在舞厅外的大排档里喝了些酒。当孔香芸和凌菲与我道别离开时,我心里还真有些恋恋不舍,还是韩建伟知趣,代我邀约了孔香芸和凌菲,下次我们一起出去玩,两个女孩都很爽快的答应了。和一帮同学打过招呼后,我坐厂里的大客车回了家。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回到家里,我有些心绪不宁了,打开台灯,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叠厚厚的资料,随手翻看起来。这份资料,自然是为宋嘉琪准备的。里面的内容,都是我这段时间煞费苦心写出来的,其既有短期的运作思路,也有长远的发展规划及目标。可以说,方案的每一个细节,都凝聚着我的心血。我毫不怀疑,只要按着面的步骤,按图索骥,服装店的生意很快可以盘活,并能迅速发展壮大。然而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把资料送过去,也没有依照原来的设想,陪伴宋嘉琪去珠城寻找商机。事实,自从我次扮演了一回公交色.狼之后,我们俩见面的次数都已经很少了。这其大部分的原因,还在我的身。自从我知道方正源的目的后,我的心情极为矛盾,不知该如何处理与嘉琪姐的关系,因此,也有意无意地躲避对方。“这个方正源,还真能出难题!”我把资料丢下,躺在床,怔怔地发呆,虽然把责任都归咎到对方身,但我心里清楚,真正困扰我的,并不是这个原因。冷静下来仔细分析,我隐隐发现,自己对于宋嘉琪的感情,非常微妙,也很复杂,以前之所以能够把握得好,不过是觉得两人之间根本没有那种可能罢了。可自从那天在门外听到了他们俩的争吵,我的心态悄悄发生了变化,在忐忑不安之多出了某种期待、甚至是渴望。这种渴望,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稍有减少,并且还在与日俱增,以至于,当方正源捅破窗户纸之后,我虽然多次拒绝,但在最后,还是经不住诱.惑,亲口答应了。这足以证明,我对宋嘉琪的感情,并不像想象那样纯洁,或许,也和其他男人一样,对这位风姿绰约的漂亮女人,存有非分之想,渴望有一天能够征服她,占有这个举手投足间,都会产生致命吸引力的尤.物。发了会呆,我翻身坐起,走进浴室,扭开水龙头,哗哗地放了水,冲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心情才随之慢慢好转。刚刚推门出来,听到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他快步走过去,接起电话,轻声道:“喂,你好。”“小泉,是我。”电话那端传出方正源沙哑的声音。

从东京开始的咒术生涯
适用范围

从东京开始的咒术生涯
玩家分享

    玄幻  |  公子欢喜

    “俺,俺没钱。”回答售票员的是支支吾吾的林玉芳。车厢里瞬间静了下来,全车的人目光“嚓”的一下集中到了林玉芳的身上,林玉芳的脸一下变的通红。“你说什么?”售票员显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侧耳倾听的样子。“俺没钱……”林玉芳的头快低到了肚子上,声音更是小的象蚊子叫。不过现在车厢里静的很,售票员还是听到了。“没钱坐什么车。”售票员没好气的道:“下去。”售票员那比丨警丨察还彪悍,比法官还不容置疑的口气,让林玉芳一呆,随即这个胆小怕事女人快哭了。可她没有下车,而是她可怜巴巴的看着售票员,哀求道:“大姐,求求你了,俺真的没钱,就带俺一趟吧,俺,俺这是回家。”车厢里传来轻轻的笑声,或是不相信,或是看笑话,或是嘲弄,很多人笑眯眯的看着这边。“切,谁不是回家?你回家我就该不要钱白拉你啊?这里所有人是不是我都不要钱了?大姐?谁是你大姐?赶紧的,给我下去。”售票员高傲又不屑的说着,伸手就要拉扯林玉芳。“住手。”李小亮再看不下去,伸手挡住了售票员的胳膊。“她的票钱,我出。”李小亮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钱包,拿出二十元,递给了售票员。“小亮!怎么是你!”林玉芳惊喜的叫起来。李小亮感觉胳脯一紧,接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弹性触感从胳脯上传来。他低头一看,发现林玉芳抱住了自己的胳脯,那傲人的胸正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胳脯上。顿时,李小亮差点流鼻血!看到了李小亮的动作,林玉芳一下意识到自己动作不妥,连忙松开了胳脯,脸红红的抚了下鬓角的头发,很不好意思的说:“小亮,没想到碰到你啊。”虽然是不长的接触,但这接触却是绝对意外。李小亮甚至感觉有股电流从胳脯一下传到心里,等林玉芳松开他,他才反应过来,心里甚至有一点点失落的感觉。定了定神,李小亮轻咳了一声:“嫂子,我也没想到碰到你。”车厢里的人都转回了头,不过很多人在偷偷的瞄着林玉芳同那李小亮,小声的议论着什么。售票员伸手拿过钱,撕了张票扔给林玉芳。虽是拿到钱,但她心里不顺走了两步终究嘀咕一声:“有男人付钱装什么蒜,真是浪货。”李小亮脸色一沉,正要说话,却听到迷彩服哼了一声道:“什么素质,什么服务态度!卖票就卖票,胡乱说什么屁话。”售票员脸色难看,但她看出迷彩服的样子很不好惹,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话来。李小亮有些愕然。李小亮没有想到迷彩服会打抱不平说出这话,虽然刚才迷彩服很关注林玉芳,但刚才林玉芳说没钱买票时他并没有站出来。刚刚他故意等了会让林玉芳受了刁难失面子,就是想看看迷彩服会不会有什么行动,可到最后迷彩服也没有站出来。现在怎么又说这样的话了?李小亮诧异的看了一眼迷彩服,却与迷彩服的目光正好撞上。迷彩服并没有做出热情搭讪的表情,只是冲着他点了点头,目光里透着赞赏。李小亮也礼貌的点了下头,心里寻思,这样纯正的目光应该不是坏人,但又想坏人不一定就能从表面看出来。不知道是心态的问题还是怎么的,李小亮总感觉这个迷彩服同其他人不同,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戒备。“小亮。”林玉芳轻唤一声,打断了李小亮的思绪。李小亮抬起头,看到林玉芳欲言又止的样子,突然明白,她想同自己坐在一起。“嗯,嫂子你等一下。”李小亮回了一声,便转头向身边的乘客请求换座。坐在他边的人倒也识趣,笑嘻嘻的同林玉芳换了位置,暧昧的两人之间转来转去。林玉芳坐到李小亮的身边,重重的吐了口气,紧张的身体明显放松了下来。看着她的样子,李小亮笑了笑,他突然感觉这个比他大三岁的嫂子,似乎象一个小妹妹一样需要人呵护。他从包里拿出一瓶雪碧递给了林玉芳,林玉芳没客气,伸手接过去,拧开瓶盖子就向嘴里送。李小亮一愣,他发现林玉芳喝的是自己喝过的半瓶,包里原来有两瓶,他拿错了。“等下嫂子……”林玉芳喝了一口,却没有吞下,嘴巴里鼓鼓的,很不解的看着李小亮。“那个,我喝过的……”看着林玉芳那鲜红带着水珠的红唇,李小亮心里不由自主的想,这里面有我的口水啊,这算不算喝了我的口水,间接接吻……“嫂子,我拿错了。”李小亮咽了口唾沫,拿出那瓶新的雪碧。“没……事……”林玉芳低声说,脸又红了起来,她大概也想到了口水的事。“你还是喝这个吧。”李小亮说着,把新的一瓶雪碧塞到林玉芳手里,并从她手里拿回自己的那瓶。两人坐的很近,动作不大,却免不了接触。一拿一送之下,李小亮的手碰到了林玉芳的手,两人象是触电一样,同时缩了一下。真的有点酥麻。李小亮心里道。同时,他又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自己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还会这么敏感?李小亮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林玉芳脖颈处的雪白,却见林玉芳抬头看向他。心里有鬼的李小亮,连忙拿起手中的雪碧,掩饰的猛灌了两口。不对,这雪碧……似乎,有好闻的香味。李小亮猛然想起,这是林玉芳刚刚喝过的!一时间,两人之间变的有些尴尬,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存在翻腾……“咳。”最先开口的,居然是林玉芳,她轻轻咳了一下道:“小亮,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学校……我提前实习了。”李小亮感觉自己脑子木木的,顿了一下,才想起先前自己想好的谎言。“啊,提前实习,你真厉害,现在毕业的吗?现在就实习了啊?”林玉芳有些惊叹的道。“是啊。”“就说嘛,小亮可是咱们的大才子,什么都比别人厉害。”“嫂子,看你说的,我哪是什么才子,不过读个大学而已。”李小亮有些尴尬有些不好意思。他是真的纠结,真的不好意思,不是谦虚。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没有拿到毕业证的事要是被义父知道了,会怎么样。说起来,李小亮的挺有名。不光下林村,就是上林乡、平罗县都挺有名。平罗是穷县,同上江市比起来,最少落后三十年。可越是落后的地方,越是讲究文化。平罗县高考成绩一直在中江省都是上中游,特别出了一个李小亮后,这样的趋势更是厉害。李小亮的义父李忠军,更是仿佛比以前年轻了十岁,脸上也有红光了,说话也响亮了,走哪里头一句都是“我家的那小子”。可被开除的这事只能瞒的住一时,不可能瞒的住一世。李忠军把李小亮当成了他这一辈子的成就与精神寄托。如果被开除的事被李忠军知道了,李小亮不知道李忠军会被打击成什么样。虽然李小亮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但李忠军却在意,而李小亮又十分在意李忠军。

    琅环图
    引导方向介绍

    琅环图
    平台下载官网

    玄幻  |  沛珊

    秦良一听,更生气了,他和他那同学对视了一眼后,又纷纷使劲踹我几脚,把我踹的浑身都疼,我躺在地上蜷着身子抱着头,根据多年来我挨打的经验得知,这样能有效减少伤痛。“去你妈的,你昨天晚上怎么答应我的?”秦良又狠狠的踹了我一脚,骂道。看他们都不继续踹我了,我拍了拍身上的脚印,正想站起来的时候,又被秦良一脚踹倒,“你说咋办吧,老子和老子哥们的火被勾上来了,难不成你用菊花给我去去火?”我一咬牙,说行。秦良一听,气不打一处来,骂道:“草泥马的,行你麻痹,宁愿把菊花给我都不肯让老子上李婉儿?行,你等着,我这就把录音传播遍。”秦良又扇了我一巴掌,带着他同学扭头就走,我站起身拉住秦良的胳膊,说:“良哥,我错了,你别把录音发出去啊。”“去尼玛的,你说错了,我就不发了?我再给你个机会,晚上想办法把李婉儿约出来,听到没?”秦良摆脱我的手后,又踹了我一脚,说道。这时,一些不明所以的同学们也都围了过来了,看到被打的是我,纷纷都幸灾乐祸的站在一边看戏。在他们眼里,我被打也是常事了。看到那一个个面带戏谑的表情,我真想把他们全按到地上暴揍,可我不敢,我打不过这么多人。这时,婉儿从楼梯处上来了,看到这里人多,好奇的看了一眼,发现被打的是我后,估计觉得我给她丢人了吧,她过来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有人去告赵青山了。”大家一听赵青山,都脸色一变,刚准备散开的时候,却被秦良喊住了。“慢着,都先别急,我给大家放个东西。”秦良一脸坏笑的拿出手机。我看到这个,脸色一变,连忙跑过去想把手机夺过来。秦良身边那个同学拦住了我,说:“哎,你这么冲动干啥?那是秦良的手机,你抢什么呀。”“你都婉儿婉儿叫的那么亲,关系会不好?”“你找个借口把李婉儿约出来吃饭,灌她喝几瓶酒,剩下的不用你管了。”“哦对了,吃饭和开房间的钱都由你来出,而且既然你上过李婉儿了,那等她醒来你就告诉她是你上她的,听到没?”“知道了。”短短几秒钟的录音,把我和秦良的话播放出来,本来应该喧闹的走廊内,却安安静静的,好多人都好奇的围了过来,再加上秦良又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导致围观人群全都听见了。不过,中途秦良说话的那部分被做了处理,声音听起来比秦良的要粗狂一些。全场一片哗然。“没想到李玥是这种人啊,果然草包一个。”同学中,有一个人说道。“是啊,没想到李玥叫李婉儿叫的那么亲热,他俩不会情侣吧?”“没想到李婉儿和李玥竟然是情侣啊,李婉儿怎么看上这怂逼的,也不怕修志明知道,堵他。”这时候,组长陈亮趾高气扬地过来了,看了我一眼,不耐烦的说,“李玥,交作业,全组就差你一个了。”我说,我没写。组长也没说啥,只是笑了笑然后朝着李婉儿说,“听说你被李玥上过,他还想再让别人上你,是不是真的?”瞬间,班里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听到教室外面秦良放语音的声音了,都看着婉儿,等待着婉儿的答案。婉儿听到这话,身体颤了颤,没说话。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陈亮鼻子骂道:“草泥马,陈亮你别瞎说。”陈亮被我一指,他可不乐意了,推了我一把,说:“你他妈骂谁呢?我什么时候瞎说了,你在用手指着我试试。”我被他吓到了,怂了,把手放下,没说话。这时,老班来了,陈亮又骂了我一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偷偷看了婉儿一眼,她看着桌子上的语文书发着呆。老班进来后,开始问各科组长谁没交作业,结果全班就我和谢伟没交,谢伟是因为请假没来。而我自然也就被陈亮供出来了,老班问我为啥没写,我说我没带。老班也不信,冲着我翻了个白眼,也没说什么,然后他问我要了那天欠他的钱。我刚交给他,准备回座位的时候,砰地一声,门被大力的推开了。老班面色恼怒,刚想发火,一看来的人是年级主任赵青山后,赔着笑脸走过去,赵青山把老班叫到班门口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对着我指指点点的。老班连连点头,然后冲我大声吼道:“李玥,你给我过来。”我一听,就知道糟了,赵青山要找上门了。“你小子真能啊,看不出来还学别人打架?周末作业还没交。”我走到教室门口时,老班一把把我拉过来,拉到走廊上。我说,“我没打架。”赵青山用食指敲了敲我的头,说:“放屁,那天我看的清清楚楚的,你和外校学生在一起,那不是打架事什么。”呵呵……和外校学生在一起,那些学生您是找不到吧,才找的我,还真会给自己台阶下。我就站在那,没吭声,无论赵青山怎么说我,就是不理他,说时间长了,赵青山也烦了直接把我交给老班后走了。老班很干脆,他直接说了句,你回家补作业去,把作业补好了再写份检查交上来。然后就不管我了,自己跑到教室里继续上早读去了。我站在走廊上,有些不知所措,我们学校有规矩,上课期间要想出校门必须得需要班主任的假条才行,老班没给我开假条,我也不知道该去哪。然而,就在这时,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也不知道是谁打的。本来想挂掉的,毕竟这年头无聊电话这么多,但是我现在也挺无趣的,就来了兴趣,如果是诈骗电话啥的陪他聊会,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了。“喂?”“帅哥,这么长时间不接我电话,在干嘛?”这声音,这帅哥的称呼,只有林灵儿能叫得出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我纳闷,我记得好想并没有透露给她手机号啊。“嘻嘻,这你就不用管了,你现在干嘛呢,听着声音有些不太对劲啊。”我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全告诉了林灵儿。林灵儿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来后操场篮球场这。”然后不等我说话,就挂断了电话。本来吧,我是不想去的,但是一想林灵儿这脾气,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而且我在这也没意思。把林灵儿的号码储存下后,看了一眼教室里老班还在叽里呱啦的讲课,没注意到这里,我直接一路小跑到后操场林灵儿所说的篮球场那。“李玥,过来过来。”篮球场旁边的凉亭处,林灵儿对着我挥手。我跑过去,却是一愣,她今天这是又染了个头发?变成银白色的了。林灵儿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她笑了笑,说道:“这是假发啊,帅哥,那天带的也是假发。”说着,林灵儿把假发拿了下来,亮出了她那乌黑的秀发。我看了呆了一呆,真的,林灵儿不带上假发的时候,真好看。

    大概宅女也有爱情
    预览版特色功能演示

    大概宅女也有爱情
    介绍引导

    玄幻  |  夏忆慕

    吴龙就很担心的说,你说的很有道理,关键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我这时候想靠张富贵,张富贵也不一定给机会,到乡镇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我是跟在刘大明后面的,现在即使张富贵愿意,也没有合适的途径和条件。现在,在乡镇张富贵很少和自己交流,每次和自己谈话都是礼貌性的言语,没有实际的交流和沟通。牛大娟就建议说,找秦书凯做个中介,张富贵和秦书凯的关系很好,你请秦书凯找个机会把你和张富贵拉到一个酒桌上聚聚,男人在一起几杯酒一喝,什么都有了。牛大娟说的都是实际情况,这个世界上真正不能喝酒的男人很少,大凡有男人的地方,酒是一定不能少的。男人爱酒,是因为酒能助兴,酒精刺激男人的神经与血脉,往往使男人变得雄赳赳、气昂昂,更有“男人”味,此时,“男人即酒,酒即男人”,因而有“男人如酒”之一说。男人最豪情的时候就是喝酒,男人最能表现出质感的时候也是喝酒。现在男人喝酒更多的是交际需要,如果仅是清茶一杯,谈话就有些放不开,气氛也未免显得过于拘谨,生意又怎么谈得来?朋友怎么聊得来?但假如以酒造势,情形将大不相同。三巡之后,随着脸愈发红胀,声音高了,话直了,关系自然而然也拉近了。吴龙就说,秦书凯肯定不会帮这个忙,我和他也没有这个交情。牛大娟就笑着说,让秦书凯做这件事对你来说真的很难,因为你们没有那个私交,对我来说却是小事一桩。这么说的时候,牛大娟早就想好一个人能调动秦书凯的积极性,心甘情愿让秦书凯做这件事的。吴龙就很不了解的看着牛大娟。牛大娟说,秦书凯现在最听谁的话?胡丽丽,她是今年刚来的大学生村官,他是我以前的同班同学,知道秦书凯最近在追求她,而且关系很不一般。这个时候秦书凯为了能够下面舒服,对胡丽丽是如狗一样听话。牛大娟如此一说,吴龙就不住的骂自己傻逼,怎么就没有想到利用这层关系呢。男人对付男人也许束手无策,但是女人对付男人,那是一个出马抵上两。因为,男人很多时候都是大头听小头的,秦书凯现在为了下面的小头舒服,对胡丽丽的话还不是奉若圣旨。第二天,牛大娟就和胡丽丽一起到浦和县城逛街去了,两人在县城吃了一顿饭,之间究竟谈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但是从县城一回来,胡丽丽就对秦书凯提起这件事,要求秦书凯把这件事摆平。秦书凯就很为难的解释说,吴龙一直跟着刘大明,还跟踪张富贵想抓住张富贵的把柄来要挟,有此矛盾,张富贵肯定不会同意和吴龙和解。秦书凯没有告诉胡丽丽,其实吴龙有那个摄像机的事都是秦书凯告诉张富贵的,没有任何背景的秦书凯有了张富贵这个可利用的靠山,肯定要尽力保持这个靠山绿水长青,永远不倒。胡丽丽就有了很多女人不讲理的个性,说,这个事究竟怎么办,我就不想知道的而很多,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当着大事来看待。既然同学求到我,我不能不给人面子,答应了就要落实到位。面对胡丽丽如此霸道,秦书凯没有任何办法。有人说:女孩霸道叫可爱 男孩霸道叫无赖。还有人说,如果女人对一个男人霸道,是因为她太在乎那个男人了。试问:要是她不在乎的人,女人会对他霸道吗?秦书凯无法理解胡丽丽的霸道,但是知道只能接受这样霸道,否则,晚上就接触不了她的身体,就没有了晚间的乐趣。自从秦书凯看上胡丽丽,而且上手后,那就如吃大烟,上了瘾。秦书凯为了下面的小头舒服,很无奈的到了张富贵房间,说了吴龙想请张富贵吃顿饭,大家聚聚沟通沟通这件事。秦书凯怕张富贵反感,就解释说,张处长,我也知道这件事不妥,可是吴龙的那个经常送上门给吴龙进出的对象,和胡丽丽高中时是同班同学,胡丽丽你也是知道的,是我最近追求的女人,她命令我,没法交代,只好和您说一下,至于结果,有你自己决定。张富贵是自己现在的靠山,千万不能得罪。张富贵听了秦书凯的介绍后,笑着说,有人请我吃饭那是好事,不花钱的饭不吃白不吃,告诉金大洲,到时候一起去,兄弟们好好地聚聚。张富贵说完,看着疑惑的秦书凯,暧昧的笑着说,这样你也可以回去向你的胡丽丽交代了,让你晚上好好地服侍你。秦书凯就笑着说,感谢领导成全。聚餐是在浦和县城的食为天酒店,秦书凯、张富贵、金大洲、吴龙四个男人加上牛大娟和胡丽丽也一起参加。进入酒店,酒席开始的时候,张富贵开口说:“很感谢吴科长给我们提供这次聚会,让来码头镇做挂职干部的同志有机会聚在一起,交流感情,沟通思想,这里除金大洲科长岁数大一点,其余的几个人都差不多,大家就不要有顾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目的是一致的,就是希望能有收获的度过挂职干部的两年。”金大洲等人就说,处长说的很有道理,很有道理。后来,男人之间就是大口的喝酒,两个女人本来就是同学,坐在旁边悄悄的说话。金大洲和秦书凯就借着吴龙的酒对张富贵提供的帮助表示感谢,说张处长的大恩永远记住。吴龙就说,希望以后能得到队长的全力帮助,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尽管批评。张富贵成为众人敬酒的对象,酒喝的很多,也就喝高了,说喝酒不能想太多事。否则,要么没食欲,喝得没滋没味;要么喝起来没完没了,滥喝。这两样都不好,伤脑筋,伤身体。所以今晚就什么都不想,尽管喝酒。那天,参加的人都很高兴,都认为达到自己的目的。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张富贵走到秦书凯面前问,说昨晚喝酒他喝多了是否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秦书凯就说,领导的酒量很大,昨晚那点毛毛雨,对领导来说是润润喉咙,很好,很清醒。后来,秦书凯就很不解的问,说张处长,到现在有一个问题还在心里纳闷,就是昨晚那顿饭吃了以后,对吴龙这个人的印象是不是有点改观?秦书凯就想张富贵接受吴龙的吃请,是不是就能和吴龙握手言和,从目前两个人的矛盾来看,那是不可能的,一般人根本没有那个度量,除非他不是人,或者说不是凡人。张富贵就很不在乎的说,一天,不用考虑那么多,不过是一顿饭,是什么大事情,再说人家把饭送上门,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不要把吃饭和很多事联系起来,吃饭有时候是联系感情的纽带,有的时候就是简单的吃饭。秦书凯就更不理解的看着张富贵。张富贵没有细说下去,只是拍拍秦书凯的肩膀说,不要考虑过分多,吃饭不是解决任何问题的万能钥匙。刘大明不知道从哪儿知道吴龙请张富贵等人吃饭的事,一天走进吴龙的房间,装着关心的问,吴龙,最近在忙什么?吴龙就回答说,能忙什么?混着过。